第59章 夜阑的胜利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80字
  • 2022-05-13 13:06:45

曙光乍现,史莲手里提着一个简单的竹篮就出了营帐。

“将军,所有的人都站到城墙那里了,龙岩将军说给你留了最好的位置。等你过去,可以放眼看到北海大半个全境。”一个卫兵过来禀告史莲。

“看北海的大半个全境,今天有什么热闹可看吗?”史莲问。

“将军难道不知道今天是魔族夜阑与妖族杜鲲决一死战的日子。”

“哦,这个我是知道的,真的是一出难得一见的好戏。你先退下,我一会儿便过去。”

史莲抬头看见城墙那里密密麻麻站了无数的神界士兵,看来无论是谁大家都很喜欢看热闹,而且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

史莲提着竹篮爬上一处高高的山坡,站在山顶之上要比神界的那处城墙视野更加开阔。

“这里视野开阔,天好的时候站在这里能看见一望无际的北海。就把你安葬在这里吧,知道你们蛇类喜阴,所以把你安葬在这棵松树下,着也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史莲放好竹篮就开始在松树下的地上挖洞,用狩魔箭使劲挖开还是冻着的泥土。她努力挖了深深的一个坑,又在坑底给铺上了稻草。

“我知道蛇类喜欢阴冷,但是你们也是需要冬眠的。这样我竟不知道你到底是喜阴还是喜阳了。”

这时史莲耳畔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山坡上土石滚落,老松树的松枝在沙沙作响。群鸟慌乱飞起,山林里的兽类在四下奔窜。

史莲知道夜阑与杜鲲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天空上时而黑云翻滚,时而电闪雷鸣霞光四射。脚下的山峦地动山摇,就连四周里吹来的风都带着狠狠的杀气。

“夜阑这几年的确是没有闲着,天赋异禀的人,只要稍稍一努力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史莲看了一眼远处,飞沙走石,云雾腾绕的什么都看不见。

“青山你看,想给你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都这么难。”史莲打开竹篮,剥开包裹的锦缎又重新看了一眼小青蛇。“好了,自今日起我便将你留在这里。”史莲又盖好竹篮,将竹篮一起给放进她挖好的土坑。轻轻将刚才挖出的土给填进去又重新给青山起了一个鼓起的土堆,立下一根松木,上书青山两字。

“想你五万年兢兢业业,好不容易得道成仙,却因我惨遭不测。早就告诉你的,要离我远一点,我史莲从来不会遇到危险,就是遇到也耐我不何。你却偏偏要去犯险,让杜鲲一下子毁了你五万年的修为。你说这件事是怨我,还是怨你呢?”

史莲拿出一些纸包的糕饼放在青山的墓前,“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觉得你说的三界第一的那个炒面实在是难吃。这些个糕饼都是神界千万里快马加鞭送来的,你这个级别的神平日是吃不到的。自今日起我们恐怕就要相隔千里迢迢,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若有机缘也许五万年后我们还能够重新认识,不过你还是最好不要再来找我,已经为我死过一次,重生后就不要再见了,免得我又会连累你毁了修为。”史莲又为青山坟茔上添了一捧土。

“走了”史莲起身弹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在轰隆隆的地动山摇中慢慢的下山去了。

眼前的杜鲲是一个六尺有余的巨人,夜阑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真正用过自己的长戟。但今日用起来却十分的得心应手,史莲说过戟是用来装饰的,不适合用来作战。但史莲说的只是短兵相接得情况,等到要用法力来争斗的时候,夜阑手里的长戟那种帅气的样子在颜值上是有压倒性优势的。

“夜阑你就是个疯子,你们魔族的人都是疯子!”

“人一般都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开始骂人。”夜阑飘在半空中看了一眼北海阵地上成片成片的死去的妖族士兵。“杜鲲你一人作恶却要这么许多人来给你陪葬,你这种心思险恶的人,最适合万恶之域不过。”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杜鲲把钢刀横在身前。

史莲这时已经到了城墙之上。

“将军你来晚了,刚才那会儿电光火石特别过瘾。”一个士兵对史莲说。

“那依你看谁会赢?”史莲微笑着问。

“一定是魔族主上赢。”

“为何?”

“就算他不敌,上神也会出手相助的。那杜鲲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是上神的对手。”

史莲笑笑没有说话。

“不要乱说话,史莲将军现在只有三成神力,你让将军去相助,不是让将军去送死!”龙岩说道。

“上神,神主果真仅给了你三成神力?”虎章将军问。

“对,仅有三成。我的神力是与我的相貌相辅相成的,你们看我现在的样子就应该知道,我身上的神力很少。”

“上神,恕虎章直言。”

“虎章将军说就是,我们一起并肩作战都数百万年了,还有什么不能直说?。”

“虎章那次布天雷捉拿魔族三王子夜阑的时候,上神的样貌真的是欠佳。不过自从与那魔族已是主上的夜阑交好后,你的样貌一天比一天好看。”说到此处虎章将军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怎么会,他夜阑还能有返老还童的本事不成?”史莲笑了笑,“不过你刚才说的我很高兴,我真的很好看吗?”史莲笑着问身边的士兵。

“嗯,嗯……”史莲收获了一片赞美的声音。

看着那些往日战友的脸,史莲突然回想起了那些金戈铁马的日子,铁马冰河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愿神魔两界从此再没有大战,大家相安无事,万万世太太平平!”史莲双掌合十,向苍天发出了她诚心的祈求。

夜阑与杜鲲在天上斗的天昏地暗,“你可知道我这柄钢刀叫什么名字?”

“重要吗?”

“这把钢刀砍在史莲身上,她竟然能马上愈合,她是个凡人这是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夜阑你这个败家子,你把魔族圣物给她吃了?”

“哎呀,我本来想留你一命。谁让你这么聪明,让我不得不杀你!”

“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杀我,杀我你还没有资格,连史莲杀我都要受到天谴!”

“所以需要我来动手!”夜阑与杜鲲的兵刃交接处雷电翻滚,被他们的雷电扫到得地方,马上就一片荒漠,寸草不生。

“我是杜鲲,我身上有龙族与鹏族的血脉,我活于人间百万年。我手里的钢刀叫灭神,除了诛仙,也只有它能让诸神闻风丧胆。”

“这些我都有耳闻,所谓灭神是你自己取的,它比起诛仙差太远。”夜阑说毕,左手亮出他的诛仙。“若是不服,咱们比一比!”夜阑不等杜鲲说话,一手提着诛仙,一手拿着长戟将杜鲲如泰山般重重的压了下去。

“快看,快看,他们从天上打到地底下去了!”神界的士兵惊呼。

果然,夜阑与杜鲲一起消失在地平线上,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无底深的巨坑。

大家只能听见地面的轰鸣声,与雷电交击碰撞声,声如磐石,震耳欲聋。

“把我赶到这里,是要灭口?”杜鲲奋力的抵挡着来自夜阑的压力。

“我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对史莲有威胁的人活在世上,无论他是谁!”

“夜阑你那点修为根本扛不住天谴!”

“抗不抗得住,那得试一试才知道!”夜阑已经收起长戟,把诛仙剑驾到杜鲲的脖子上。

“还有什么遗言?”

“浅璁。”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孤女,她会在魔族大鹏宫无忧苑平静的度过一生。”

“你怎么知道浅璁是我的女儿?”

“猜的”夜阑淡淡一笑,“以你杜鲲的为人,那个浅璁能在你眼皮底下完好无损还娇生惯养,穿着妖族最华丽的衣服,戴着你妖族最名贵的首饰。她若不是你的女儿又是谁呢?你杜鲲绝情,却唯独牵挂自己的独女。想来你这闺女还真是红颜薄命,可惜她的盛世美颜就要淹没在毫无男女之情的大鹏宫了。”

“你不准备封她个妃位?”

“魔族的王族从来没有女人什么事,你不会今天才知道吧?不过我既然说了要保证她一生平静,就不会食言的,你放心上路吧。”诛仙剑已经在杜鲲脖子上划出鲜血。

“不成,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遭了天谴,谁还能保证浅璁半生幸福?”

“放心,史莲心性善良。万一我不幸被天谴死了,史莲做的会比我更好。”

“你把魔族主上的位置留给了史莲?你这个头号败家子!”

“关你屁事!”夜阑挥剑就要砍下去。

这时一片闪光的刀片飞过来直接把夜阑的诛仙剑给弹开。然后是一道金光飞来,把杜鲲给束了起来。

史莲元神出窍去了坑底,“夜阑你不能杀他。”史莲小心的说,她知道夜阑非常不希望自己插手他与杜鲲的事。

“你来做什么,不是让你老实待在营帐吗,你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夜阑果然十分没有好气。

“你不能杀他,杀他天谴会要了你的命。”

“我不信,白楚说我是天选的魔族主上,难道老天会这么轻易把我的命收回去?”夜阑的精神有些崩溃。

“白楚也是天选的魔族主上,还不是被镇压在天台山。夜阑你不能杀他!”

“我这次偏偏就不听你的,我若死了,魔族就交给你了,还要麻烦你一个人养大昆仑。”夜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杀掉杜鲲。

“你果真要杀他?”史莲拉住夜阑的手认真的问,她感觉到夜阑的手是冰冷的还有些得颤抖。

“一定要杀!”

“那你说过的盛大的婚礼呢,带我去巡游整个魔族呢?”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多话,如果我不死一定会带你去的。”夜阑甩开史莲的手。

“好吧我不拦着你。”史莲意味深长的看了夜阑一眼,转身元神回了本体。

“杜鲲,你命该绝于今日!”夜阑诛仙剑一挥,杜鲲的头滚落在他的脚下。

夜阑跃上土坑,站在妖族那高高摞起的尸山之上,一手提着杜鲲的钢刀灭神,一手将杜鲲的头颅狠狠的抛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刻,天上紫云翻动,一道火红的霞光劈开云彩,径直冲向了夜阑的方向,仿佛是一条火龙从夜阑胸口穿身而过。

神界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但夜阑站在那里却毫发无损。反而是史莲,她的身体很不情愿的晃了晃,仿佛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

“将军,你没事吧?”站的近处的士兵发现了史莲脸色苍白,形态忽然一下子从少女变成了老妪。

“没有事。”史莲努力用银枪化作拐杖,强撑着身体。

“上神,你!”

众人都发现了史莲的异常,可谁都不敢说出口,生怕会刺激到她。

“我没事,他们打完了,杜鲲死了,我也该回去了。”史莲拄着自己的银枪,慢慢的下了城墙。

史莲的骏马是识路的,史莲躺在马车上,两匹马就这样晃晃悠悠的拉着史莲走在返回神界的路上。

走在半路,史莲忍不住掏出她藏在车上蚌壳镜子,她眯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天啊,夜阑要是见到我这个样子他还继续嚷嚷着要娶我吗?”史莲感觉身上好些了,就坐起身偶尔会掀开窗帘看一眼窗外。

夜阑与杜鲲一战,北海被践踏的千疮百孔,北海妖孽侥幸活着的仅剩寥寥无几。

“妖王杜鲲已死,你们谁愿意继续追随杜鲲的都站出来!”夜阑提着杜鲲的钢刀灭神大声说道。

到处星星点点的人站了出来,粗略一看不过几百口。

“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追随杜鲲!”夜阑大刀一挥,那些人立马就躺在血泊里。

“这个夜阑看着表面沉静温和,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心狠手辣,对于兵败的人都能下手。”虎章将军说。

“魔族从来就是如此,我们跟魔族打交道数百万年。他们的秉性你我心里都清楚的很,只是可惜了上神史莲。”龙岩将军说。“对了,你们派先生去看过上神身体了吗?”龙岩问旁边的士兵。

“回将军,上神已经自己驾着马车离开了军营。”

“离开了,她说什么了没有?”虎章将军问。

“上神说战事已毕,各人收拾回家。”

“哦,她倒是走的挺快。”

战场上的硝烟逐渐淡去,夜阑坐在妖殿的废墟之上。轩辕幕遮就站在他的身后,帮他提着杜鲲的钢刀,现在轩辕幕遮已经更加无法控制的仰慕崇拜夜阑,是从精神到灵魂的崇拜。

“我早就看见你了,出来吧。”夜阑朝着一处残桓那说。“不用看了,就是你!”

果然从那处残桓里冒出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妖,他不仅身材瘦小,而且弯腰驼背。他鸡鸡碎碎的从残桓那走出来,一双细长的眼睛里眼珠子似动非动的在转。

“史莲昨天晚上来了?”夜阑问。

“来……来,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夜阑又问。

“小的,流,流……流锦……锦”

“流锦?”

“对……”流锦使劲的点下头。

“史莲来你们妖殿做什么?”

“她……,她,她……”

“来,来,来”夜阑不耐烦的向他招手。

流锦吓得软软的趴到地上,匍匐的爬到夜阑面前,他吓得都快哭了。

夜阑伸出两根手指头在流锦的喉结处轻轻弹了一下,那流锦以为自己死定了,闭着眼睛等着死。

“说句话看看。”夜阑盯着流锦。

“饶命,饶命,饶命,……,……”流锦一口气说了二十几个饶命。

轩辕幕遮被流锦逗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哥,你把他给治成了一个快板。”

“说,史莲昨晚来这里做什么了?”夜阑依旧阴沉着脸问。

“她来跟妖王杜鲲讨要青山,就是一条青蛇,不过已经修炼成仙。”

“要走了吗?”

“要走了,不过是死的。妖王杜鲲早就把那青蛇给杀掉取了蛇胆,五万年的蛇胆大补。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去泡酒,就被要走了。”

“史莲就这样轻易饶了杜鲲?”

“饶了。”流锦还是趴在地上。

“史莲是故意留着杜鲲给我的,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我会杀了杜鲲。我杀了杜鲲又怎样,天谴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夜阑心里暗想。

“你起来吧,随我一起去魔族,去照顾杜鲲的孤女浅璁,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

“走吧”

夜阑带着轩辕幕遮与流锦踩着妖族满地的废墟,头都不回的离开了。

史莲安安静静的回了自己的仙海神山,在海棠树上睡过一夜后她慌忙爬起身去找镜子,看到的依然是那副苍老愁苦的容颜。

“走!”史莲生气的将那面镜子给使劲的丢进海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谁说我不在乎自己的容颜,原来不在乎是因为我足够美。现在是什么,是什么!”史莲在海棠树上撕心裂肺的发泄了一会儿。

夜阑与史莲的心是同频的,史莲心里厌烦,夜阑同样也感觉到。

“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夜阑用法力划出隧道将轩辕幕遮与流锦一起送回魔族,他自己去了神界的军营。

神界的人也在忙着拔营,夜阑找到史莲的营帐处,却只看见光秃秃一片。

“主上大驾光临,怎么不让士兵通报一声。”龙岩将军早就料到夜阑会来,所以已经等在那里。

“我是来找史莲的,她人去哪里了?”夜阑指指史莲从前营帐所在的地方,现在只有十几株花枝盛开在风里。

“哦,上神早就走了。现在恐怕已经到家了,她没有跟你告别吗?”龙岩说。

“没有,她临走有说什么,或者是有什么异样?”

“这个,上神走的突然,我们也不清楚。”龙岩明明知道是史莲替夜阑挨了天谴,可他就是偏偏不说。

“好吧,多谢。”夜阑也掉头走了。

“魔主夜阑,怪不得我那个傻表弟轩辕幕遮整天跟着他,从昨天那一役看是有些本事。”轩辕幕蘅走过来说。

“哼,他那叫什么本事?自己捅了娄子,需要一个女人给收场,等着吧,又有好戏看了。”龙岩冷笑着说。

夜阑回到魔族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的昆仑小王子,“昆仑你想死为父了,来,快让我亲亲你的小脸脸。”夜阑抱着昆仑亲昵的不得了。

那金翅乌也随着抱着昆仑转圈圈的夜阑,不停的转圈。

“金翅乌,我抱着昆仑亲亲,你转什么?”夜阑笑着问金翅乌。

“我看你们高兴,我也高兴,若是史莲上神也在就圆满了。”

夜阑听到史莲,不由地停下,“给你”他把昆仑塞给了金翅乌。“别老是让他在屋里待着,你带他出去玩玩。”

“喏”

夜阑伸了下懒腰,去了寝宫后面的温泉。天气转暖,这温泉里的水似乎又不是很烫了。“我辛辛苦苦给你准备的温泉,你只在这里泡过一次。”夜阑又记起上次史莲从温泉里出来,所有衣服都贴到身上,暴露了她平板一块的身材,想到这里夜阑忍不住冷笑。“三界第一美女,到最后成了这般模样。不过我就是喜欢你,平板我也喜欢。”

一个宫娥带着一桶花瓣进来,要给夜阑放进温泉里。

“说过多少次了,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们谁都不许进来。”夜阑边说边抬头看了一眼,看看是哪个不长记性的。

这一眼夜阑后悔了,他又一次心动了。那个身穿白纱,简单挽着发髻的女子是浅璁。浅璁的长相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一样,眉眼轻盈,皮肤细腻。让人看见了都要忍不住去挽起她的手来好好欣赏一番。

“主上,姐姐们说以后就让我片刻不离的伺候你。浅璁手脚粗笨,伺候的不够周到请主上责罚。”浅璁软软的跪在那里,让人感觉可怜又心疼。

“你抬起头来。”夜阑斗胆了一会,反正现在史莲不在身边。

浅璁缓缓的抬起头,她那双温柔的眼睛里有点泪有点悔。

“她们还对你说了什么?”

“姐姐们说,没想到,没想到,有好戏看了。”

“好戏,什么好戏?”夜阑问。

“浅璁不知。”

“你出去吧。”

“喏”

夜阑说的是让浅璁出去,但他没有说让浅璁不要再来伺候他了。夜阑心里承认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有私心的,“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夜阑按着自己的额头将自己沉进水底。

“他又心动了,是对同一个人。他的心动到现在都没有停止,一定是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史莲一人在海面上泛舟,她知道让夜阑心动的女子是浅璁。那日夜阑在妖殿便已经对她动心了。

“天地间万物本就如此,我本来就知道的,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史莲把夜阑送给她的王冠拿出来,这样没有了夜阑的半颗心,她就不能知道夜阑的心动了。

史莲躺在小舟上,任它随风摇动。往事如烟历历在目,那个装着忘忧之泉的小瓶子就挂在史莲的衣裙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史莲知道夜阑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没有一点假,但是现在他对浅璁动心也是真的。走过的路没有再回还的,难道忘忧之泉能让发生过的事重新编排一遍?

夜阑从温泉里出来,将湿透的衣服丢到一边。他上身赤裸的站在那面镜子面前,那面是夜阑专门为史莲准备的,但是他每次准备好的东西,似乎史莲总是没有福气去用的上。

“怎么会这样?”夜阑发现自己胸口上那朵焯烈的莲花没有了,还有他的落红之咒,全都消失不见了。夜阑对着镜子使劲的看,真不敢相信竟然什么都没有。

“金翅乌,金翅乌!”夜阑大声呼喊金翅乌。

“主上,内侍官大人带小王子去玩了。”浅璁闻声赶紧跑过来跪到地上说。

“你过来,看看我这里有什么。”夜阑指着自己赤裸的胸口说。

浅璁听命过去,她面红耳赤,伸出小手轻轻的去触摸夜阑的胸口。

“让你仔细看,没有让你动手!”夜阑抓住浅璁的小嫩手说。

“回主上,那里什么都没有。”浅璁低着头身体在不停的颤抖,鬓角因为紧张害怕也渗出了香汗。

“你害怕我,我有这么可怕吗?”夜阑依旧抓着浅璁的手问。

“主上,浅璁的手好疼。”浅璁柔弱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

夜阑突然意识到是自己抓的太紧了,他赶紧松手,“你出去,不准再进来。”

“喏!”浅璁转身就跑。

这时夜阑突然像一只饿了许久的豹子,他一下子扑上去,将浅璁抱进怀里。

夜阑心里在拼命的抗拒着自己,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吻向浅璁那粉色软软的嘴唇。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让你如此按捺不住?”史莲拿起王冠狠狠的丢去魔族大鹏宫的方向,自己一跃跳进海里,深深的沉到海底。

夜阑寝宫的门被咚的一声给砸开了,夜阑努力的回过神来,他推开柔软的浅璁。“走,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这时金翅乌慌忙跑进来,“主上,这个不知是哪里来的,一下砸到寝宫的门上,宫门被砸烂了一块,这个也摔烂了。金翅乌手里拿的正是当日明月夜夜阑送给史莲的王冠,不过已经摔在地上面目全非了。”

“给我吧,无忧苑新来一个叫浅璁姑娘。你跟蔷薇她们说不能欺负她,还要好好照应着。还有以后不准让她出现在我面前,还有我不喜欢她,但是谁都不能欺负她。”

“喏”金翅乌转身就走。

“金翅乌,你不问下她是谁吗?”

“老奴不敢问。”

“你有什么不敢的?”夜阑拿起衣服自己穿上。

“主上既然已经决定做了的事就不要为难老奴了。”

“我决定做什么了?你这个老鸟。”

“老奴该死,刚才闯进来的时候,什么都看见了。”金翅乌很有心事的走了。

“什么都看见了。”夜阑站在那里沉默了片刻。“难道你也看见了?”他对着已经残缺不全的王冠说。

有些故事的开始总是做足了铺垫,但是结尾却是寥寥草草。就像夜阑对史莲的爱,曾经是那么的澎湃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却莫名其妙的不想提起。仅仅只是刹那之间就全部改变了,一秒之前还爱不释手,一秒之后却要拼命的逃避。

那朵热情的莲花不见了,那刻骨铭心的落红之咒也不见了。夜阑现在是个完整的人,已经没有任何感情的束缚,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就像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史莲这个人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明知道这时应该去找到史莲,完成我们期盼已久的婚礼。我却从内心深处就十分的抗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阑赶紧去找那瓶后悔药,没错,它还原封不动的在那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难道这是梦境,梦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