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北海妖孽五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15字
  • 2022-05-11 10:51:59

夜阑重新回到营帐里的案子那里,他要亲自为史莲画一副画。

“史莲,你知不知道这画画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伸手就来的,它也有很多讲究。你画的这些让外行看还马马虎虎,拿给我们这些内行就是涂鸦。入不得眼的,我这就给你画一副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工笔人物画,以形写神,以线立骨。”

史莲坐在火堆旁认真烤着夜阑买回来的肉,“没想到你还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样子。”

“你别以为我是在吹牛,这三界里再精巧的活我也能完成了,我天生巧手,无可匹敌。”

史莲浅浅的笑了,她跟夜阑很少能在说这么多话后还没有吵起来。

“你说要给你一天一夜的时间处理妖族杜鲲的事情,难道你中午从我这里回去几个时辰就办妥了?”史莲问。

“只能说办好了三成,这杜鲲我是迟早要收拾他的只是还没有腾出手来。我跟杜鲲说了给他三天时间亮出他手里所有的家底,任由他折腾去。”

“主上,你身边只有一个轩辕幕遮就让人家亮出所有家底,疯了吗?”

“史莲你看不起我,你史莲能出入妖族灭他妻子儿女,我夜阑怎么就不行?”夜阑一边说一边认真调着他的颜色。

“我那是偷袭,但你刚才说的那明明就是两军对垒。”

“那又怎么样,我夜阑如果没有这点本事,怎么能让你史莲心悦诚服的嫁去魔族?”夜阑嘴角轻轻上扬,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你心里一直都想跟我一较高低。”史莲拿着几个糕饼走到夜阑身后,将一个红豆糕轻轻放进夜阑嘴里。

“男人总是喜欢争强好胜的,何况是我夜阑。这次就让你好好看看你夫君夜阑怎么把那妖孽杜鲲打的心服口服。”

“画的真好。”史莲忍不住夸赞。

“我这还没有画完呢,史莲我们说好的,这次收了杜鲲你就回去跟我成亲。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把你给娶了。”夜阑放下画笔,拉住史莲的手,认真的说。

“你干什么这么严肃,我都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何时嫁娶只是一个时机罢了。”史莲笑着走开,去翻看火堆上的烤肉。

“你写字画画的本事是天生如此吗?”史莲问。

“这三界里哪有什么天生的本事,谁能像你史莲一样天生就是战神。我除了天赋高一点,别的也是靠勤学苦练,写字与画画都是兄长夜风教的。你不知道夜风的戒尺有两尺多长,我一不小心就被打,唉……”夜阑笑着摇摇头,“像你这样的,要让夜风教,你那小手得肿成癞蛤蟆。”

史莲若有所思。

“哎,又想什么呢?”夜阑问。

“我在想,做你魔族的王后不用写这样的字吧?”

“哈哈哈……”夜阑开怀大笑,“放心,做我的王后就一个条件。”

“什么?”

“她必须是史莲!”夜阑红着脸盯着远处同样红着脸的史莲说。

妖王杜鲲把自己的金刚宝刀给请了出来,“我与魔族主上的这一战还是在所难免,本来想先收拾好神界再拿他开刀。现在看来这夜阑偏要给神界挡刀,那就别怪我不顾妖魔一家了。”杜鲲捧着他亮闪闪的宝刀,一副壮志未酬的样子。

“妖主,魔王夜阑让我们亮出所有的家当。但是他身边只有一个随从,不知到时会怎么来对付我们?”杜鲲的一个手下说。

“夜阑是被他老父亲独孤城宠坏了的孩子,他能有什么本事?整日里游手好闲,也不知是如何勾引上了神界的战神史莲。”

“妖主,你是说夜阑会请史莲帮忙?”

“不一定,不过就算有史莲出面那又如何?史莲仅有三成神力,这两次她来我们妖族都是偷偷来的。如果这么有本事怎么会被神主仅仅封一个参将的职位,史莲早就不足为惧了。”

“如此说来,我们妖族这次是胜算在握!”

“我之所以忍受魔族许久就是因为我们妖族势单力薄,现在他夜阑不知天高地厚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拿下魔族,那人丁稀少的神界更是不在话下!谁!”。杜鲲突然察觉妖殿外边有人在偷听,等卫兵追出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妖主,会不会是史莲?”

“不会,史莲要来,一定不会被发现的。你们都退下,我来想想怎么对付夜阑。”

众人都退走,杜鲲借着灯光仔细地打量他那柄钢刀。“两百万年了,我为妖族励精图治,这次你终于可以随我一起攻入大鹏宫,毁掉玉宵殿,这个三界终于能属于我杜鲲一人!”

夜阑终于把他的画画好了,“你猜我画的是什么?”

“我刚才已经看见了。”

“看见了?过来看看画的好不好。”夜阑用他长长的手指在空中勾了两下。

史莲丢下木柴走了过去,“这是你背着我呢?”

史莲看见夜阑画的就是他背着史莲的样子,草原辽阔,夜阑在夕阳下背着史莲有说有笑。“这幅画,我很喜欢。”

“那你喜欢我吗?”

“你那么优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能不爱?”

“真的?”夜阑挽起史莲的手。

“你不必反反复复的确认,像你这种位高权重又英俊潇洒,年少有为,钟情专一的男人这三界万万年不过才出了一个。谁能不爱,我史莲傻吗,到手的肉包子不赶紧接住?”

“你不傻,不傻!哈哈哈……,我以为你是谁都一样的,还以为你心里没有我,你不傻。是我傻,我多想了,哈哈哈……”夜阑忍不住又放声大笑。

史莲弯腰拿起那副画,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锦囊然后轻轻将画给收进锦囊。“这幅画我要好好留着,将它装裱起来,挂在自己房间里。每日都要看,就这样日日看。”

“再有两天这个北海就大变样了,来我带你到北海逛一逛去。”夜阑牵起史莲的手。

“现在吗?”史莲吃惊的问。

“就现在,骑上你的那两匹神马。我带你用两日时间逛遍北海。”夜阑没有等史莲说什么,一手牵着史莲一手拿起披风,迈开大步出了营帐。

夜阑骑在那匹溜黑的骏马上,史莲骑在那匹枣红色的马上。

“知道吗史莲?年少时我曾与兄长夜风一起游遍三界,如果当时我们就认识,我一定会带上你的。”

“都去过哪里?”史莲问。

“哪里都去了。”夜阑笑容里都是故事。

“哪,是哪呀?”

“跟我走!”夜阑策马扬鞭,一马当先,史莲紧跟其后。

两人在星空下驰骋,夜越深,冷气越重。夜阑勒住马头,“史莲,你冷不冷?”

“不冷”

“过来我摸摸。”夜阑自己说着让史莲过来,他自己却走到史莲跟前。“脸,手,还说不冷,都冷透了。”夜阑从自己马上下来,骑到史莲的马上,将史莲围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裘氅将史莲给包的严丝合缝。

“你把我包成饺子了”史莲说。

“你是饺子馅,我是饺子皮。驾!”夜阑又骑马驰骋起来。

史莲反身抱着夜阑的腰,让自己的耳朵贴在夜阑的胸口,这样既能听见夜阑的心跳声,又能闻到夜阑身上迷人的香味。史莲不知道无论到哪里夜阑一些转身就能到,他为何偏偏要在寒冷的夜里骑马去。但是史莲不会问的,她喜欢倚靠在这个男人怀里,满满的都是无忧无虑的感觉,万万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不知过了多久夜阑的马终于停了下来,史莲把夜阑的裘氅轻轻剥开一条缝。

“这里是?”

“这里是北海人鱼的居所。”

史莲看见其实现在夜阑与自己正在海面之上,海面上笼着一层薄薄的雾。耳边有琴的声音,还有悠扬的歌声,歌声有一些忧伤,却十分的动听。

“这里居住着三界里最美的美人鱼,他们有着美丽的容颜,与万里无一嗓音。但是他们却食人肉,无论是凡人的还是魔族或者妖或者是神。他们一般先用歌声把你迷惑,再用美丽的容颜让你放下戒备。最后在你全身的轻松中将他们的手指甲插进你的胸口,先掏出你的心脏,当着你的面一口给吃了。”

“这样,他们没有爱上过自己的食物吗?”史莲问。

“他们只在内部生儿育女,让人鱼爱上人鱼以外的人,那些都是神话传说,骗人的。”

“总有例外的,比如说你。”

“走,带你进去玩玩。”夜阑抱起史莲一起下马。

“你带我去,我在你身。”史莲说罢化作一朵耀眼的红色莲花印在夜阑的额头上。

夜阑轻轻触了一下额头,轻拂衣袖变出一叶扁舟坐了上去,向着人鱼的灯火处渐渐靠近。

扁舟渐近,人鱼那里的琴声与歌声就更加清晰起来。

薄雾渐渐减少,一条浅蓝色的人鱼女子出现在水面上。

夜阑连同一艘妖族的渔船被一起邀请到海底里人鱼的家里,然后就被分别开了。

领着夜阑一直深入的是一个穿着金色衣裙的蓝发女子,史莲想这个女子若是在海里一定是金色的鱼尾吧。

夜阑被请坐在一张水草做的椅子上,人鱼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因为夜阑忘了告诉史莲,人鱼们只会唱歌,不会说话。

那个人鱼女子果然是特别的温柔,她就坐在夜阑的对面,仅仅有一尺的距离。抱着她的竖琴,轻轻的吟唱起来。歌声是那么悲伤又是那么美妙,再加上人鱼那娇美的容颜,此情此景简直是妙不可言。

夜阑用手轻轻按了下额头,像是困了一般轻轻闭上眼睛。

人鱼还在吟唱着,唱罢一曲,又是一曲,然后又是一曲。然后那个曼妙的人鱼女子轻轻的放下竖琴,向夜阑走了过来。越来越近,她先过来的不是她那春葱一般细长手指而是她美艳温柔的脸庞。

“跟夜阑说的剧情一点都不一样”史莲心里暗想,不过以夜阑的那张帅脸,哪个女人见了不想占些便宜。

果然那个人鱼女子在夜阑的鼻尖轻轻亲了一下,史莲明显看见夜阑嘴角得意的上扬了,这个骄傲的男人!

然后就是那春葱般的手指轻轻的靠近夜阑的胸口,一点点透过夜阑的衣服,一点点靠近他的皮肤,一点点的近了。

无数的星光刹那闪现,夜阑就这样消失在那个金色衣裙的人鱼女子面前。

夜阑骑上马,重新把史莲拥进怀里。

“是不是?”夜阑问史莲。

“什么是不是?”史莲还在回忆金色衣裙人鱼女子的那一吻。“她好像爱上你了。”

“爱上我的女人多着呢,想我夜阑自从遇见你注定就要辜负无数美女的芳心。”

“你不要我了,就好。”

“好个屁,快闭嘴。”夜阑在史莲嘴巴上狠狠捏了一把。“跟你说了多少次,以后再说这种没边的话我就揍你!”。

史莲本能的往夜阑身上靠了一靠,心想“他真的会揍我吗?看他脾气这么暴躁,说不定真的会揍我的。我史莲会被男人揍,开什么玩笑!”

这时一个鸡腿递到了史莲眼前,“知道你会饿,给你准备的,没有多少省着点吃。”

“你不吃吗?”史莲拿过鸡腿。

“我不喜欢身上带这么多东西。”夜阑勒住马的缰绳,慢慢的走了起来。“现在带你去雪人的家里看看。”

史莲把鸡腿递到夜阑面前,“咬一口。”

“自己吃,我要吃起来,三只鸡都不够。赶紧吃了别让我看见难受。”

“好吧。”史莲没有再说话。

天渐渐破晓,夜阑的马渐渐加速,绕过许多的雪山终于到了一片洁白的雪原。

史莲跳下马来,从地上捧起一团雪,把手和脸擦拭了一遍。

“是谁说自己不在乎外貌,你这是做什么?”夜阑取笑史莲。

“我只是让自己清醒一下,你要不要来一下?”史莲又捧起一团雪。

“不用,我这张脸一百年不洗也好看,女人们见了都会流口水。”

“哦”史莲笑笑,心里暗想,“魔族王族的男子本来就以美色著称,你虽然尤为出众,却只是略胜一筹而已。”

“笑什么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夜阑挽起史莲,“来,我们走进去,可能在路上就能遇到他们。”

史莲与夜阑踏着冰雪,走了不远就看见一群长着透明翅膀的精灵。

“这些是雪精灵,有男的也有女的,通体雪白只有眼睛是彩色的,嘴唇是淡红色。”夜阑像一个耐心的向导给史莲解释着。

“他们吃人吗?”史莲问。

“他们靠采食雪里的雪晶为食,还记得你在大鹏宫吃过的碎雪吗?就是那个。”

“那不就像蜜蜂采蜜一样?”

“对,不过他们采食的是雪花里的蜜,又十分珍贵,所以雪精灵比蜜蜂要勤劳多了。”

“那那群雪精灵现在是在采雪晶吗?”

“是,你过去就是,他们看不见你。”

“为什么?”

“他们只能看见白色物体里的东西,除了白色一概看不见。”

“哦”史莲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原来那里的地上还有更多的雪精灵,他们一群群,一片片透明而精致。在阳光的照射下,雪精灵的透明翅膀会出现彩虹一般七彩的颜色,只可惜他们自己看不见。

“他们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国王?”史莲问。

“有,一个身材高高瘦瘦的女人,今天没有时间,下次带你见她。”

“今天没有时间,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比我还要高半头,通体雪白,有一双宝蓝色深邃的眼睛。她是雪人里唯一一个能识别五颜六色的人,高贵典雅,特别好看。”

“她是夜风的爱人?”史莲突发奇想。

“之一!”夜阑过去拉起史莲,“好了,我们再去下一个地方。

史莲重新跃上自己的枣红色骏马,红日高升,热烈的阳光照在身上特别温暖。

“夜阑,为什么带我去看这些?”

“不光是这里,以后我会亲自带你把魔族给走一遍,让你见识不一样的魔族。这三界不是只有仙海神山一个去处,我夜阑现在所有的一切辽阔天地,迟早都是你的。”

“什么意思,你要托孤?”史莲问。

“我只剩二十万年阳寿,昆仑与魔族最终要交到你的手上。也只有交到你的手上我才最放心,这是我娶你唯一的一点私心。”

“二十万年后的事情,哪里会如你所料?”

“不管怎样,你先跟我走完北海这一遭。驾,驾!”夜阑又一马当先了。

哒哒的马蹄声就这样在北海转了一圈又一圈,正午十分,夜阑停在了一处荒芜的戈壁那里,风沙凛冽,枯树横卧。

“一般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会生长着最坚强的生命。”史莲说。

“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呢?”

“是强甲,身材魁梧,性格耿直又憨厚。一生只效忠一个主人,从来没有背叛。”

“那他们的主人是你吗?”史莲果然在地上发现了巨大的脚印,然后是许多的脚印,他们整齐有序的向着一个方向去了。“是杜鲲?”史莲回头问夜阑。

“就是杜鲲,可惜了这些憨厚老实的人。”夜阑从地上抓起一捧沙,细细的流沙又从夜阑手指间流走了。

“你不是要一举灭了北海吧,一草一木一生灵全部消失?”史莲怀疑的问夜阑。

“我灭了北海,几百万年后它又会重新出现,你不必为他们感到惋惜,几百万年对你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可是几百万年对你来说却是烟消云散,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我于他们本无感情,只是不能与你天长地久心里实在遗憾。”

史莲轻笑,“走吧,我们再去其他地方。”

“走!”夜阑翻身上马。

两天一夜的时间里,夜阑带史莲把整个北海给稳稳的转了一圈。除了人鱼,雪人国,强甲战士,还有百花蛇穴,九尾狐洞,长臂猿绿树林,温泉花海等等等等。

史莲没有想到北海这么一个荒芜之地,竟然是别有洞天,万般妖类,珍奇异兽,应有尽有。传闻中北海是个妖孽横行之地,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北海不光妖孽横行而且是众妖之家,甚至就连魔族的本原也可以追溯到北海。从夜阑的话里,史莲隐约知道,夜阑本人也是在北海被独孤城找到的。

妖王杜鲲果然用两日的时间将北海妖族的兵力全部集中了起来。

夜阑与史莲骑着骏马在夕阳的余晖中回了神界的营帐。

“在这里好好呆着,在杜鲲没有彻底消失之前不要到处乱跑。”夜阑将马交给兵卒。

“你要走?”史莲问。

“后日就要和杜鲲交手,我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夜阑刻意站的与史莲有些远。

“不过一个杜鲲而已,怎么会有如临大敌的样子?”史莲笑着问。

“我不是你,但我一直在努力能如你一般从容。”夜阑从怀里拿出剩余的半只鸡。“省着点吃,哪里都不准去!”。

“好,我听你的。”史莲接过夜阑的半只鸡,转身回了营帐。

夜阑回头看了一眼神界点起的火把,嘴角轻轻扬起一丝冷笑,消失在夜幕里。

那日夜阑送来的花枝被史莲插到地上,如今几日不见竟然在史莲营帐里开出了好看的花朵,怪不得这里北海能滋养出一众的妖族,就算简单的花枝落地竟然也能生根。

“上神!”夜深时候,有士兵在史莲营帐外叫道。

“何事?”史莲走出营帐。

“上神,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哪里来的。”

“妖族刚刚丢在城头上。”那士兵指着城头的方向说。

“好了,你退下吧。”

史莲回到营帐,对着火光打开信。“妖殿里有你一位故人,半柱香时间内不到,你的故人就是死人。”

“故人?”史莲若有所思。“我哪里会有什么故人会出现在北海?除非是青山,我若去妖殿,那杜鲲必死无疑。杜鲲若死了,夜阑一定会很失望,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强敌。但是我若是不去,青山必死无疑。”史莲看着火堆在静悄悄的烧着。

史莲还是去了妖殿,那杜鲲还算周到,早早就派人在那里等着史莲。

“上神稍等,我家妖主马上就到。”

“不急”史莲笑笑,心里暗想这北海的妖孽倒是也有几分礼仪。

“来了吗?”史莲听见杜鲲的声音。

“来了”下人禀报杜鲲说。

“没想到你能来,我倒要看看被贬后的凡人史莲是个什么样子。”杜鲲大摇大摆进了妖殿。

史莲站在那里,看见一个脸上长着鱼鳞般青色鳞片的高大男子进了妖殿。

“你就是史莲?”

“对,是我。青山在哪里?”史莲问。

“不急,我倒要看看也不过是个寻常女子。”杜鲲上下打量了史莲几眼。“你够狠的,杀了我那么多老婆孩子。”

“那些女人和孩子不过是你为了满足私欲的傀儡罢了,他们在你杜鲲心里根本就没有分量。”

“可是我的大计就这样被你给毁了。”

“是呀,相比于那些傀儡你杜鲲真正在乎的孩子是你的计谋。”

“所以你还是杀了我的孩子!”

“这么说也对。”史莲笑笑。

“你还是高傲的很,跟原来毫无二致。”

“我从来如此。”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挑起战争,逆天改命吗?”

“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自认为本领过人,不甘于人后。第二种是受了不公正的对待,想要奋起反抗。”

“算你说的对,不过今夜就是你的死期,我要在明天收拾夜阑之前就把你给收拾了。免得到时候神界再把神力全都还给你,那时就麻烦了。”

“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把青山带出来我现在就走。你还是留着自己的力气明日好对付夜阑吧。”

“哈哈哈……,他一个黄口小儿,根本就用不着我兴师动众。”

“那你还招兵买马,枕戈待旦?”

“那是为了应付夜阑死了以后魔族的反扑,你以为我看得上夜阑。他的祖辈尚不如我,他更不值一提。”

“祖辈,祖到哪一辈?”史莲好奇。

“哼,反正比他太爷爷都远。”

“哦,看不出来,你竟然是一把年纪了。”

“废话少说,再老也没有你老!”杜鲲一招手,妖殿外面落下了重重屏障。妖殿里仅剩下子点点烛火。

“史莲,你今日插翅难飞。”杜鲲亮出他的白刃大刀。

“飞什么飞,快把青山交出来。”

“今天我就要领教一下仅剩三成神力的史莲,看招!”杜鲲毫不留情的一刀就砍了过来。

谁料史莲并不躲闪,就等着杜鲲过来砍。白花花的大刀一下砍到史莲左肩上,史莲左肩瞬间血流如注。

“不躲,看我第二刀!”杜鲲又举起大砍刀,大刀还未落下,他就愣神了。因为他看见史莲的左肩流血一会儿就自行复原,完全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你是?”

“看到了吧,你杀不掉我。现在把青山交出来我留你性命,你明日还能跟夜阑一比高下,我也一定不会插手。如果你拒绝交出青山,那么你的妖族大军就白整顿了。”

杜鲲握着大刀半信半疑,突然他猛的提刀径直刺向史莲的胸口。史莲胸口热血马上就汹涌的流了出来,拔出大刀,血更汹涌。但是史莲的伤口却又是刹那间愈合,又是完好如初。

“看到了吧,你杀不了我。”

“你不是凡人!”杜鲲吃惊。

“我是史莲!青山在哪里?”

杜鲲有些害怕了。

“我只要把他给你,你不会杀我?”

“说到做到!”

“好,你等着!”杜鲲快步跑出妖殿。

一会儿功夫,一个妖族的小妖就托着一个盘子一路小跑进了妖殿。

“上上……上上,上神,这是是是……是你你你……你要的青山。”

史莲其实心里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揭开盘子上的黄稠,盘子上赫然是一条死去的蜷缩的青蛇,青蛇旁边是一颗已经半干的蛇胆。

“杜鲲呢?”史莲问那小妖。

“妖,妖,妖主说上神,神,神……神,没有说说,说……说要死的的的……还是活,活,活……的。”

“你是本来就是结巴,还是吓的?”史莲问。

“我……我,我,我不,不,不知道,道……道。”

“好吧。”史莲小心把死去的小青蛇还有它的蛇胆给包起来,转身慢慢出了妖殿。

“这里我会平了的,暂且等上一两天,夜阑不平你,我也把你给砸的稀巴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