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北海妖孽四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766字
  • 2022-05-08 20:23:33

夜阑回到自己住处,对着镜子仔细的端详自己的面容。

“哥,你在看什么?”轩辕幕遮问。

“你看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比平时难看一些,没有原来英俊了?”夜阑用手摸着自己的胡子。

“哥,你这张帅脸,长一些胡子也不会影响你的颜值。只是表现在你身上的韵味不同了,都好看,都好看。”轩辕幕遮躺在床上,悠闲的玩弄着妖族杜鲲送给夜阑的珠宝。

“在玉宵宫的时候,你舅舅轩辕明羽说我苍老了许多,还要我保重身体。”

“我舅舅他老了,审美不成。”

“那你说史莲的审美会不会跟你舅舅一样,她会不会不喜欢我这个样子?”

“史莲上神才不会跟我舅舅一个审美,她是三界里想法最独特的一个,她是一个思想独立走独特的女人。你看她把妖族那个妖王给耍的团团转,昨夜灭人子孙,今夜灭了人家的后宫。”

夜阑微微一笑,“我去找史莲,你在这里等着就是。”

“你不在这里睡觉吗?我还等着你呢。”

“你去一边,谁跟你一起睡,走了。”夜阑说完就去了史莲营帐那里。

青山还在星空下等着史莲,夜阑直接就进了史莲营帐,神界的士兵没有一个发现,帐篷外的青山也没有察觉。

史莲人不在帐篷里,但是她的帐篷里还燃着火堆,火堆上依旧煮着牛奶,案子上还摆着各种瓜果与熟食。

“怪不得对我不理不睬的,在这里生活的这么惬意。”夜阑也不见外,坐在那里倒上牛奶,就大快朵颐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声招呼。”青山听见史莲帐篷里的动静,就一撩帘子进了帐篷。夜阑一脸错愕的看着青山,青山当然认出了坐在那里手里拿着鸡腿的男人就是魔族主上夜阑。

“呵呵,怪不得,怪不得。这里不光有吃有喝的,原来还有男人。”夜阑喝了一口牛奶,把嘴角的残渣轻轻擦去。“这些都是你给她准备的?”夜阑问青山。

夜阑的突然出现让没有准备的青山乱了阵脚,不知该怎么应对,他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

“你是夜阑?”虽然青山知道对方是谁,但还是这样问了。

“来,过来坐会儿,外面冷,这里暖和。”夜阑拍了拍身边的小凳子。

“我叫青山。”青山过去坐下,“我跟史莲的事不需要跟你说,还有我是神。”

“嗯!”夜阑慢慢的咀嚼着嘴里的肉。

“既然你来了,我就不需要在这里了,替我跟史莲说一声。”青山起身就要走出帐篷。

“哎,跟史莲说一声什么,是再见还是永别?”夜阑不怀好意的问。

“随你!”青山消失在黑暗里。

史莲泡在北海深处的温泉里,等到后半夜她才懒懒的重整衣衫回了自己营帐。她丢掉外套,舒舒服服躺进自己被窝。突然史莲觉得不对劲,自己半夜未归,被窝里竟然是暖的,暖倒罢了,明明还躺了一个人。

史莲马上起身,却被那人一把扯住,牢牢的按在床榻之上。

“主上现在不是应该跟那妖族浅璁春闺缠绵吗?”史莲早就知道是夜阑了。

“你闭嘴,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夜阑在史莲额头轻轻弹了一下。“就问你一句话,一个字,想不想我?”

“你是谁?”史莲故意说。

“从你发现我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了你的兴奋。我有一半的心放在你的胸口,还嘴硬!想不想我?”夜阑虽然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听见史莲亲口承认。

“嗯”

史莲的嗯一出口,夜阑悬着的心马上就放下了。

“我也好想你,一定比你想我更多一点的想。”夜阑将史莲搂进自己怀里,像哄孩子一样用手小心的拍着史莲的胳膊。“是我失算了,害得我们两个被分开这么长时间。不过看你现在过的倒是自在,没心没肺的女人!”夜阑说着忍不住亲了一下史莲的眼睛。

“来,你摸摸我的胡子。”夜阑拿着史莲的手来摸自己的脸颊。

“是轩辕明羽让你来的?”史莲问。

“这么好的氛围,不要扫幸。”夜阑打断史莲,他不想听关于神界或者魔族还有妖族的任何事。

史莲听见夜阑那咚咚的心跳声越来越强烈了。

“史莲我想亲你。”夜阑小声在史莲耳边轻轻说。

“我要睡觉。”史莲转过身去,没有理睬夜阑。

“没有关系,我亲我的,你睡你的。”夜阑没等史莲说话,就一把将她按住,自顾自的亲了起来。史莲听见夜阑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但是在看见浅璁的时候,那颗心也跳了。

后半夜的时候电闪雷鸣,狂风骤雨,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哪个能人使然。待霞光洒满了整个北海的天空,已经是第二日的正午时分。

史莲坐到案前将北海的地图铺展开来。

“有些人早就不是什么将军了,还要操着统帅三军的心。”夜阑过来拿起地图也认真的端详了一番。

“那个妖王杜鲲是个什么来头?”史莲问。

“谁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你问这个干什么?”夜阑拿着披风给史莲披上。

“杜鲲作恶多端你不知道吗?”

“略有耳闻。”

“略有耳闻你不去管?”

“他又没对魔族做什么坏事,还不定期的往大鹏宫送各种好东西,我为什么要管他。”

“对呀,还给你送许多美女呢。他们吃的又不是你魔族的人,你当然不会管,反正你魔王夜阑是高枕无忧的。”史莲冷冷的说。

“姑奶奶又怎么了?我下浅璁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至于那杜鲲你还是饶他一命的好。”

“那浅璁,主上你想怎么样管我什么事?杜鲲的命我一定要取得。”

夜阑蹲到史莲身边认真起来,“史莲,杜鲲并不是普通的妖,他的命不是你可以取的。他的级别比吞天犼还要高,伤了他你会遭到天谴。”

“呵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杜鲲恶事做尽,我怎么就不能取他性命,还要遭天谴。杜鲲我是一定要杀的,如果上天要谴我,随他好了。”史莲把北海地图收了起来。

”史莲,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杜鲲的事我来解决,我一定让他老老实实的,再不出幺蛾子,怎么样?“夜阑紧紧抓住史莲手。“啊,就等我一天,我是魔族之主,他不敢不听我的话。杜鲲恶事做尽死不足惜,但是我不想你因为处罚他而受到天谴。”

“说好的,就一天。”史莲看夜阑诚恳的样子,便依了他。

一条青绿色的小蛇,弯弯曲曲的从史莲帐篷那里走了,去了北海妖窟的方向。

史莲起身思索片刻,突然预感到什么,她赶紧出了帐篷,帐篷外除了青草与风声却什么都没有。

“你昨天来的时候,有么有见过一个身穿青绿色衣服的男子?”

“在哪里,你是说北海,还是你们这神界的大营?”夜阑故意说,他知道史莲问的是青山。

“就在这个帐篷外边,一个跟你个头差不多的身穿青绿色衣服的文静男子。”

“很我个头差不多,还穿青绿衣服的文静男子,竟然还在你的帐篷外。史莲你不觉得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你到底见了吗?或者是一条青绿色的小蛇。”

“史莲,你几个月没有见我也没看你这么忧心。我没有见什么穿着青绿衣服的文静男子,或者什么青绿色的虫子。”夜阑心里不平,他的确没有见过史莲为自己这么担心过。

“没见就没见,说这么多话干嘛?”史莲也没有好气。

“我还有事先走了,今明两天你待在神界大营哪里都不要去。”夜阑拿起自己的披风穿到身上。

史莲走到自己床榻那里,拿出樊玉临死前交给她的琉璃瓶子。“这是樊玉给你的,她已经死了。”

夜阑接过琉璃瓶子,“樊玉,这是什么?”

“不知道。”史莲不愿意理睬夜阑。

“我们两个总是不能在一起太久,刚刚亲近了没有三个时辰,就这样剑拔弩张的。我走了。”夜阑头也不回的出了营帐。

史莲无聊的坐在那里,心里乱的像一团麻一样。她又把夜阑送自己的王冠给拿出来,放在案子上仔细端详起来。一滴眼泪不自觉的从史莲眼睛里滴了下去,史莲生怕再会有要眼泪慌忙的抬起头,却看见夜阑正在愤怒的盯着自己。

“我在的时候你骂我,我走了你又偷偷流眼泪。”夜阑用自己的衣袖轻轻给史莲擦去眼角得泪痕。

“你不是走了吗?”史莲躲开夜阑,起身回过头去。

“我本来打算走的,又记得有件东西忘了带的,就返了回来。”

“什么东西?”史莲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是这个吗?”史莲一手拿起那个精致的王冠递了出去。

夜阑走过去将史莲搂进怀里,“赶紧嫁给我,我们两个每天都在一起,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吵来吵去了。”

“你走吧,樊玉说他们魔族主上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对我动了真感情。那是她用命给你换回来的后悔药,你可不要辜负了她。”

“你也知道樊玉那是故意挑拨来气你的,现在你又拿出来气我?”

“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明明就是,当初跟你说樊玉已经被处死了,是为了宽慰你,再说你史莲也不会在乎她的生死。樊玉被我派到北海来找这无忧之泉一定也是吃尽了苦头,可怜她一片忠心却要落得个客死他乡。”

“所以你赶紧收好你的后悔药,回头马上给喝了。这样你就对得起樊玉,也不用天天被我这个蛇蝎毒妇气。”

“我是后悔了,你以为我是后悔爱上你吗?我是后悔给你吃了带有诅咒的魔族圣物,还让你动了情,忍受钻心的痛苦。所以我才让樊玉到北海来找这虚无缥缈的蠢东西。”

“不跟你说话了,我困了想睡觉。”史莲去推开夜阑。

“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让你来气死我。”夜阑用手揉了一下脸。

“你把那瓶子里的水喝了,以后就再不用受我的气了。”

“好,说的好。史莲我就佩服你的绝情,来这瓶水我们一人一半。”夜阑说着从史莲案子上拿起一个杯子,将琉璃瓶里的水倒出来一半。“来你用杯子,我用瓶子,咱们一起干了这后悔药。”夜阑目光冷峻,全没有了往日的温情。

“怎么又是不欢而散?”史莲心里暗想,她怄着气,一手接过夜阑手里的杯子,仰头就要饮下去。

“白痴,让你喝你就喝,万一有毒怎么办,忘了自己被夜薇给陷害了?”夜阑骂着史莲一把夺过史莲的杯子,给狠狠的摔在地上。琉璃杯子跌到地上,碎成一地耀眼的渣子。

“樊玉用命给你换来的,你就这么泼到地上。”史莲大有心疼可惜的意思。

“魔族的人能为我牺牲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既是我的随我怎么处置。”

“天呢,我头一回见像你这么自恋的人,你以为你脸上开着花呢,人们都争相……”史莲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争相作甚?”夜阑不依不饶。

“爱作甚作甚。”

“好,就你有理。”夜阑努力平静了一会儿,“不跟你在这浪费时间了,我现在就去办正事,你好好在自己营帐里呆着,回头我再来收拾你!”夜阑伸手去抚摸史莲的头发,被史莲躲开。

“我在的时候你跟我怄气,我走了你又得想我。”

“我想谁,都不会想你。”

“好好,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走了,等我啊!”夜阑恋恋不舍的出了史莲营帐。

史莲看见地上那碎掉的杯子,有半盏里还有一些汁水。她又取来一个琉璃瓶子,小心的把剩余的那些水给好好收起来了,如此珍贵的东西,夜阑真是暴殄天物。

妖族妖王杜鲲要在几日之内集齐妖族所有的战士,摆出与神界决一死战得阵势,逼神界来惩罚史莲。

轩辕幕遮带着夜阑的信笺去了妖族。

“主上既然有意见我,为何不到我这里一叙呢?”杜鲲问轩辕幕遮。

“你自封妖主也没有得到魔族主上的同意,难道主上有事找你商量还要亲自来问吗?”轩辕幕遮自那日误食神肉后对妖王杜鲲越是十分的厌恶。

“哈哈哈,这也无妨,要我去我便去。主上都已经来了北海,已然是给我妖族杜鲲留足了面子,好,劳烦兄台转告主上,说我今日晚些一定到。”

“好,那幕遮就回去恭候妖主大人了。”

“请!”

夜阑在阳光下仔细打量着琉璃瓶里还剩下的半瓶无忧之泉。

“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我这一生有许多后悔的事,我自己都记不清哪个是哪个了。现在想来,那日为被赤目狼所伤的史莲疗伤,我就不应该用什么魔族圣物。直接霸占了她岂不是更好,以史莲天真善良的个性,即使我强行霸占了她,只要接下来对她足够好,她也会渐渐对我增加好感。说不定那样的话我们两个早就已经琴瑟和鸣了,哪里还像现在这样整日里拌嘴怄气。我还要担心她会为情伤心,而受钻心的痛苦。自己也不会同样中了魔族圣物的诅咒。唉……往事不可追啊。”。

夜阑正在感慨万千的时候,轩辕幕遮回来了。

“怎么样,那杜鲲说什么了?”

“他说会晚些过来,不过妖族正在集结大军,这杜鲲跟上神的仇是结下了。”

“就他也配跟史莲结仇。”夜阑默默念了一句。“行,趁那杜鲲没来,我出去一趟,两炷香的功夫就回来了。”

“不会吧,你这是热恋期啊,刚刚离开上神一会儿功夫,又忍不住要去?”轩辕幕遮在调侃夜阑。

“我出去逛逛,那个女人都要气死我了,我现在需要考虑下还要不要她。她如果不跟我好好认错,小心我弃了她。”

“哥,你这话最好不要让上神听见。”

“听见又怎样,你以为我怕她?”夜阑明显不明白轩辕幕遮的深意。

“哥,你有没有发现史莲上神有一点厌世?”

“什么意思,什么是厌世?”

“行了,算我没说。你去吧,也许是我想多了。”

“回来我再问你”夜阑匆匆出了客栈。

轩辕幕遮看着夜阑远去得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有发现她是多么的百无聊赖,她甚至越来越觉得无论是这三界还是你都不怎么值得她留恋。”。

走在集市街头,夜阑很快就感应到了樊玉最后闭上眼睛的地方。那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听史莲的意思,史莲当日没有替樊玉收尸,但是谁会为一个满身长满恶疮的女人收尸呢?夜阑盯着那处荒凉的墙角思索片刻,就转身离开,重新回到了客栈。

“这么快,你是没去还是忘带东西了?”轩辕幕遮吃惊道。

“我是去了回来了,你跟我说说史莲。你刚才说的话就有些不太懂,你再给我解释一遍。”夜阑坐下认真起来。

“就当我没说,我是偶尔瞎说一下,你还当真了。”

“其实有时候我也感觉史莲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正好现在我们有时间,我们两个好好聊一下史莲。”

“史莲是你未婚妻,你跟我讨论她,是不是有点对她不太尊重?”

“唉……”夜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说她是不是不想嫁给我,她根本就不怎么爱我,我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恰好出现了。就像是在我饿了的时候,又冷又硬的馒头我也吃了。”

“哥,那你觉得你是馒头还是包子呢?”

“别开玩笑,我还是没有走进她的心里去,这一点我很清楚。”夜阑用手按了下自己的额头,“好了,不说这些儿女情长了。杜鲲来了,准备一下。”

果然一会儿功夫就响起了敲门声。

轩辕幕遮过去开门,杜鲲带了两个随从轻装来了夜阑住处。

“主上叫杜鲲来不知有何事需要吩咐?”杜鲲单刀直入。

“我也不跟你客套了,你如今行事太过跋扈,让我也有些为难。如今我还不想跟神界为敌,所以我也不希望你与神界为敌。”夜阑瞟了一眼杜鲲。

“我杜鲲在北海离魔族甚远,就是妖族与神界为敌了,杜鲲也绝不连累主上。”

“我倒不是怕你连累我,只是想让你消停一下。你不光自封妖王,还与那些蚁后,蜂后们繁衍出许多被你称作孩子的死士。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是要划土封王吗?”

“杜鲲的确是不满仅仅做一个妖王,我不服神界的统治已经许久了。”

“你离神界还远着呢,我看你是不服我夜阑的统治吧?”

杜鲲嘴角冷笑,“你这样想也可以,天地既然生出了我杜鲲,就不能让我屈居人后。”

“可是实力不允许你再往前走了,给你两个选择。一,我夜阑承认了你这个妖王,但是从此以后你在妖族老老实实,再不准做一些有违天伦的坏事。这样你做过的坏事,大家既往不咎,保你和北海平安无事。”

“我不愿意!”杜鲲强横的拒绝了夜阑第一个选择。

“你既然不愿意,那就是第二种了。回去整顿你的兵马,把你妖族的家当尽管都使出来。我只给你三日时间,三日一到,我就会杀去妖族。这样你只有死路一条,以我对神界的了解,你的后半生将在万恶之域里安然度过。”夜阑淡淡的说。

“主上给我三日时间,主上有时间去招兵买马吗,难不成你要带领神界的兵来截杀杜鲲?”杜鲲冷笑着说。

“杀你们,我不需要兵。”夜阑说了许多话,嘴巴有些干了,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当年我亲眼看你被史莲一招打在马下,哈哈哈……”杜鲲放声大笑。

“哈哈哈……”夜阑也跟着大笑起来,“当年年少,让你见笑了。”

“好,一言为定,三日之后你不杀我,我就来杀你!”杜鲲起身弹了下身上的灰尘。

“慢走,不送!”夜阑安静的喝着他的茶。

夕阳的余晖透过客栈的窗户晒在夜阑安静下来的脸上,他又回想起了当年在战场上见到史莲的样子。她是那么美,又是那么可恨。美得让夜阑情不自禁的想即刻就拥有她,恨得是她冷血无情,与魔族交战万万年从无败绩,杀掉魔族无数子民。

“轩辕幕遮!”夜阑叫了一声。

“哥?”轩辕幕遮起身过来。

“我们去集市上逛逛,再过三日这里就没有了。”

“哥,你是要灭北海妖族全族吗?”

“能杀多少算多少,妖族不值得同情。”

“哥,你这个想法有些特别。那些平民小妖也不知他们妖王的恶事,用不着赶尽杀绝。”

“这个,看情况,我也不想。”

“看情况?”轩辕幕遮还是不明白。

夜阑买了一些花枝,还买了一些果品吃食,顺便买了一些在神界或者魔族没有见过得稀奇玩意儿。

“无论哪里,只有市井之中有这种烟火气。”夜阑笑着说。“史莲有几次跟我说,要我不当魔族的主上了,跟她找个地方安安静静过日子去。”

“上神这是要隐居?”

“我什么都能给她,她却偏偏要去过什么都没有的日子。你看这些市井小民,他们只是这个集市的装点罢了。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她们就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我才不要让我的女人跟我一起过苦哈哈的日子,我就是要有钱又权,这样才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哥,你说的很对。上神虽然岁数大,心态还是太天真,不切合实际。”

“来!”夜阑把轩辕幕遮手里的东西也一起接了过去,“现在我要去哄那个天真的女人了,你自己回去。”

“我就知道,哥你没打算跟我逛街,行,祝你顺利抱得美人归。”轩辕幕遮摆摆手,潇洒的隐进人群里。

史莲难得的空闲,她在案子上铺开纸张,认认真真的写字画画。她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青山,所以不知不觉的画了一条青绿色的蛇,连写字也情不自禁的写了许多的蛇字。

“人长的这么美,字写的实在是不忍卒读。”夜阑手里抱着一大堆的东西出现在史莲身后。

史莲没有想到夜阑会回来的这么快,她心里是十分惊喜的。她起身帮夜阑放下东西,将那些好看的花枝给插在地上。

“你看你写的这些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字。原来我就想你为何不给我回信呢?原来是因为自己写的字太丑,拿不出手哈哈哈……”夜阑看着史莲的字哈哈大笑。

“我的画画的好。”史莲不服气。

“画也画的不怎么样,过来我教你。”夜阑重新拿出一张干净的纸。

史莲并排与夜阑坐在一起,夜阑把史莲拥在怀里,用自己的手握着史莲的手。“首先你这个拿笔的姿势就不对,食指放这,中指放这。笔杆垂直,指实掌虚,写小楷时执笔用手腕,我们今天先练习小楷。我写的小楷好不好看,嗯?”夜阑亲近温和的问史莲。

“好看。”史莲小声说。

夜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样才够乖!”他在史莲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奖励你的。”

夜阑继续握着史莲的手,“那个叫青山的蛇,让我跟你说一声他走了。昨天半夜我来找你,遇见他了。”

“哦,他说过等你出现后,他就消失。青山是我五万年前救活的一条小青蛇,他苦修五万年成了今天神的身份,不容易。”

“像你这种美人,就算让他苦修上十万年,他也愿意。”

史莲被夜阑逗笑了,“那你呢,你愿意为我苦修多少年?”

“我一天也不等,现在就要亲你!”夜阑放下毛笔就要亲下去。

“别闹!”史莲害羞的躲开,两人正在嬉嬉笑笑。

这时帐篷外传来龙岩将军的声音,“史莲将军休息了吗?”

“龙岩将军?”史莲推开夜阑走出帐篷。

“将军这些是神界为将军送来的糕饼,将军现在是凡人,这些吃食想必用得着。”

“你现在才知道她是凡人需要吃饭,她都来这里许多天了,你们第一次来给她送吃的,她没被你们给饿死,真是奇迹。”夜阑从史莲帐篷里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史莲尴尬的用两只手把自己的半张脸给遮了起来。

“躲什么躲?马上就要嫁给我了,还在这里不好意思。”夜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一把搂住史莲。

“原来魔族主上也在这里,失敬失敬。”龙岩将军明显很看不上夜阑。

“都免礼,糕饼是吧?抬进去吧,史莲被你们饿了这许多天,脸都小了两圈,看着我好心疼的。”

史莲推开夜阑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干什么,你被欺负夫君替你说几句公道话,不为过吧?,龙岩将军,你说是不是?”

“是,是,那我们就告辞了,将军慢用。”龙岩将军皮笑肉不笑的说。

“哼,一群假惺惺的人!”夜阑冲还没有走远的龙岩说。

“夜阑,你小声一些。”史莲使劲拉了下夜阑衣袖。

“哈哈……”夜阑笑了起来,“你刚才那一拉我,还真有些平常人家小娘子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