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北海妖孽三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61字
  • 2022-05-06 19:20:04

史莲与青山吃完那难吃的面条,一起在北海大街上闲逛。

“哎,你怎么不把她的尸体给收了?”青山问。

“她的尸体会有人收的,都被恶疮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还有谁会觊觎她的身体,不用管的。”

“她临死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你手里,在她心里你应该是个能信任的人。”

“算不上,只是没有她那么坏而已。”史莲笑笑。

“这北海妖族有没有个头目什么的?”史莲又问青山。

“有,妖王嘛。”青山皱了一下眉。

“还真有,谁?”

“说是龙族,却长着两个翅膀。叫陆鲲还是什么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来打仗,当然是擒贼先擒王了,怎么能不知道妖王的名字。”

“你不用知道他,他是自封的妖王。这妖嘛就是未成的仙或者魔,所以北海的妖族说白了归魔族管,你要擒王,就得擒魔族的主上夜阑。而不是这个冒牌货,知道吗?”

史莲以前倒是听夜阑说过,三界之内除了神界都归他管,看来不是吹牛的。

“北海都要翻天了,夜阑不知道吗?”史莲心里暗想。

“这个魔族主上,心眼坏的很。他从来都是与神界交好,却放任手下的妖族在这里给神界找麻烦。他自己躲在魔族,跟没事人一样。”青山边走边说。

“你对他的意见不小啊?”史莲笑着说。

“不敢,发发无用的牢骚而已,你不会跟那个人说吧?”

“我跟他又不熟。”史莲顿了顿,“话说,我要是把夜阑的诛仙剑给偷来就好了。”

“你要做什么?”

“你是不知道,那些妖族的女妖就是在妖窟里产卵的那些,它们的皮太厚了。还有就是它们好恶心,我不想脏了我的银枪,好恶心你懂不懂?”

“史莲,你真是个特别的女人,你杀人还怕人家脏了你的兵器。”

“本来就是。”史莲站在青山旁边笑得那么开心。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史莲该多好,可是若她不是史莲,我应该就不会爱她了。”青山心里暗想。

“哎,你知不知道那些生卵的,其实都是妖族里最貌美如花的女妖。”青山说。

“我不信,都说魔族的女子是由妖化来。魔族的女子多美我是见过的,你是没有见过那几个……,不可形容。”史莲的表情很可爱。

“那是它们为了给妖王绵延子嗣在生产的时候才会那个样子,若是在平日里,仅比你差一点点。”青山做出一点点的手势。

“哼,你是说我神力在时的样子吧?”

“难道不是吗?”

“我十成神力都恢复正常时候,什么妖女,魔女算哪棵葱?”史莲心里暗想。

“不跟你说这些,我要去买一些吃的带回去。你们这些神仙怎么会知道我这个小凡人的饥饿,走了,走了。”史莲跟着自己鼻子的方向就跑去了。

轩辕明羽看完北海的战报,久久没有说话。

“神主,这上面都说什么了?”樊樱天妃问。

“唉!这个史莲,才到了凡间三年就一点都不像她了。做事蛮横任性,我们神界的将军没有一个能管得了她。”

“史莲做战神万万年,我们神界这所有的将军都曾是她的手下。管不了她是必然的,好在史莲上神做事有分寸,她又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李天妃说。

“她哪里有分寸,她放水去把人家的老家给淹了,死伤无数。人家战书都送来了,要跟我们神界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我们神界会怕它妖族不成,我们神界连魔族都不怕,何况妖族它一个半吊子!”是大公主轩辕敬蕊。

“大公主”

“大公主”

众天妃纷纷给大公主轩辕敬蕊行礼。

“各位天妃不必这么客气,敬蕊马上就要嫁人了,以后还要仰仗各位天妃照顾我父皇。”轩辕敬蕊还礼说。

在神界大公主轩辕敬蕊的地位远高过众天妃,因为轩辕敬蕊为轩辕明羽长女,自小就温良恭俭,而且为人正直,又敢于仗义执言。深得神界众天神敬仰,她在神界的名声远大于那娇纵的长公主轩辕芙。

“敬蕊,你不是在金翅坪吗,怎么回来了?”轩辕明羽虽然认不齐自己的女儿们,但是他却十分认得轩辕敬蕊。

“父皇,儿臣想父皇和母妃了,也想神界的妹妹们。”轩辕敬蕊说到妹妹们赶紧闭嘴,她的妹妹们都在金翅坪,如今说想她们,是给自己挖坑呢。

“敬蕊啊,挺你刚才的话,你是觉得史莲做的对?”轩辕明羽问。

“对,敬蕊觉得上神做的一点没错。还有就是那些将军们出去这么多天不但一点战功没有,还要来打小报告。他们要把说坏话的心思都放在对敌上,也不会等史莲上神出头了。”

“哈哈哈,敬蕊你还是太年轻了。我们神界虽是三界之首,但是人丁最是稀疏,仅仅靠兵将勇猛才维持这三界第一的位置。现在魔族好不容易消停了,要是再惹恼了妖族,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轩辕明羽拉着大公主的手说。

“父皇此言差矣,像那些蛮横之辈你越是敬他,他就越是欺你。我看倒不如打他个落花流水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

“敬蕊,妖王杜鲲可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姑苏天妃说。

“话说这坏人还得坏人磨,父皇何不让魔王夜阑出面周旋呢?夜阑作为魔族主上,那妖族本来就归魔族管,再说什么妖王杜鲲,魔族主上承不承认他还是两说呢。”

轩辕敬蕊的一番话让轩辕明羽茅塞顿开,“你说的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来人去魔族请魔族主上夜阑来一趟神界玉宵宫。”

“父皇,慢着。”轩辕敬蕊叫住那传信的人,“父皇,魔族主上夜阑现在不在魔族,他与轩辕幕遮一起去了凡间。”

“去了凡间?”

“父皇有所不知,魔族主上夜阑在魔族本来就是个甩手掌柜,魔族的大小事务都被他给分派下去了。他每日干的就是吃喝玩乐,这不在魔族玩腻了,就叫着轩辕幕遮跑到凡间去了。”

“没想到,这夜阑年纪轻轻就能如此看得透彻。我也羡慕他这种甩手掌柜的生活呀,来人,让巡天大使找到魔族主上还有轩辕幕遮,再派人把夜阑请来玉宵宫。”

“是”

“神主,你整日里励精图治怎么会羡慕那无所事事的夜阑?”姑苏天妃说。

“你们不懂啊,无论是神界之主还是魔族之主,做的最成功的就是能当一个万事不管的甩手掌柜。我就是操心太多了,你们看我这副苍老的模样,但是你们再看那史莲,她跟我同庚竟然比我的公主们都要年轻。”轩辕明羽说着摇摇头,很是失落的样子。

雨过天晴,山寺的清晨格外的明亮干净。夜阑站在大山深处的寺院里,欣赏着满山的桃花,一眼望去激流飞湍的,真是人间仙境。

“夜阑你要是喜欢,可以在为兄这山寺里多住几天。”夜风站在他的茅庐,看着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弟弟。

“我哪里有兄长的好福气,不过等这里漫山遍野的桃子熟了,我一定带史莲来这里跟兄长要桃子吃。”

“为兄准备去行脚了,这一下山还不知会走到哪里去。等这漫山遍野的桃子熟了,为兄该不知驻足在哪里呢。”

“兄长你真是个绝情的人,少年时留恋花丛却总是让那些少女们希望落空。成年后丢下魔族索性做了和尚,如今做了和尚也是个不安分的和尚,却要辜负这大好春光,偏偏去行脚。”

“阿弥陀佛,夜阑你不懂我们出家人,不要乱讲。”夜风又煮起了茶。

“哈哈,我怎么不懂。史莲告诉我你们这些和尚,有一种叫苦行僧的,好东西不吃,偏要等到它酸了,臭了才放到碗里去。他昨天跟我说的,害得我恶心了一夜,一夜都没有睡好。祈祷你将来千万不要做了这种苦行僧,去若不是,以后见你都得捂着鼻子。”夜阑本来就不喜欢夜风做了和尚,所以他就故意在史莲跟自己说的话上添油加醋,就是要表达自己对兄长行为的十分不满。

“夜阑你进来!”夜风唤了一声。

“来了。”夜阑乖乖的进了草庐。

“我且不跟你争辩苦行僧的事情,你就跟我解释一下你怎么会饿?”夜风凛厉的眼神一出现,夜阑马上就乖。

“饿,就饿呗。我一个魔族之主还愁吃的,想吃什么没有?”

“胡说!”夜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夜阑你身上不能有破绽,一旦让你的敌人知道你的破绽你就危险了。饿对普通人而言没什么,但是你是魔族之主,这是一个要命的破绽!”

“你不说我还没事,让你这么一说我又饿了,兄长快去再给我找几个冷馒头。”

夜风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从另一间房子里给夜阑拿出几个硬邦邦的馒头。“你知道我也是不用吃饭了,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用的。这一筐馒头放了有半个月了,有时我会用它们来喂山里的动物,今天全部喂你了。”

“兄长就把我当成跑到你家里的小动物好了,我还取笑你是苦行僧,弄半天我夜阑才是。”夜阑边说边给自己倒茶。

“现在跟我说,你为什么会饿?”

“兄长,你教我的食不言寝不语。”

“说不说?”夜风拿走了夜阑的茶水。

“说,我这就说,水给我!”夜阑就着茶水好不容易把干冷的馒头给咽下去。

“我长话短说,就是我受伤了,比较严重那种。眼看就要活不成了,史莲为了救我,把她体内的魔族圣物分了我一半。你也知道那魔族圣物被我下了诅咒,这个诅咒在不同人身上表现不同,我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这样。”夜阑把上次在万恶之域魔王翼翅被神界诛仙剑砍伤的事,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

“你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的话,为兄也没有办法。”夜风很失望。

“兄长你不要这样,好像我受了多大伤害一样。除了饿,我还是跟以前一样。”

“这个饿,就足以成为你致命的软肋。为兄真的不放心,唉……”

“你看你,用不着,夜阑好着呢。”夜阑看见夜风为自己失落的样子,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的感觉。可能兄长夜风一直以来在夜阑心里是半父半兄的地位,夜风这一多情起来,夜阑就马上有些受不了。

一会儿功夫祥云乍现,原来是神界的信使,一只蓝尾燕子化作天官走进夜风的茅庐。

“主上,大王子。事出突然,小神唐突了。”蓝尾燕子说。

“仙官突然登门,不知有何贵干?”夜阑问。

“神主轩辕明羽请魔族主上夜阑到玉宵宫一叙。”

“哦,不知所为何事?”夜风问道。

“具体小神不知,可能与北海妖族祸乱一事有关。”

“行,我知道了。烦请仙官禀告神主就说夜阑稍后就到。”夜阑笑着说。

“好,那小神就不便叨扰了,告辞。”蓝尾燕子传完话就化作燕子,回到天宫。

香馥为长公主轩辕芙找来堕胎得药,然后偷偷摸摸给轩辕芙煎好。

香馥将药给轩辕芙递过去,轩辕芙闻到那味道差点吐了出来。

轩辕芙给香馥使了一个痛苦不堪表情,她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出声,生怕被肚子里的怪物给听见。

轩辕芙咬着牙把药喝了下去,行下去两口就实在忍不住一口给吐了出来。然后就是肚子疼的死去活来,轩辕芙不停歇在地上打滚,这是她能够忍受的极限了。

“长公主,我去叫先生们来看看吧?”

“不!”轩辕芙咬牙切齿的说,“我就不信我杀不了这个祸害!你去把门口那根千年柳木给拿来。”

“长公主,你拿它做什么?”香馥不解。

“让你去,就快去,快!”轩辕芙疼的声嘶力竭。

香馥手里攥着柳木棍子,“长公主,我拿来了,给。”

“你这个没眼力见的蠢货,快,打我的肚子!”

“长公主不可”香馥吓得后退。

“快,你不打,我就要被这和祸害给治死了!快!”

“那香馥下手了?”

“快!用最大的力气!”

香馥闭着眼睛,狠狠插举起柳木棍子一下子打了下去。

只听得轩辕芙一生惨叫,她昏死了过去。

史莲从北海集市回来后就回了自己营帐睡下了,睡觉可以让她迅速地恢复元气。今夜她无论如何都要去把那几只在不停产卵的女妖给一举灭了,虽然因为她昨天的行动,今夜的事情有些困难,但是对于史莲,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日落黄昏时分史莲走出了帐篷,“北海的傍晚总是这么好看吗?”

“你又要去做什么?”青云还是倚靠在史莲的帐篷外。

“我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后吃饱再去城头看一眼。”

“你真的要去妖族那里杀妖王的女人?”青山的眼神很严肃。

“都成那样了,还女人呢。我是去拯救她们,让她们早早解脱。”

“她们在不生产的时候不是那个样子的。”

“她们有不生产的时候吗?我看那个妖王杜鲲就没想让她们闲着。”

“那你去杀了杜鲲岂不是更好?”

“哈哈,你倒是怜香惜玉。我听他们说为了给那些女妖补充生育的能量,她们一日要吃掉数十名神界的人,这是真的吗?”史莲问青山。

“是有这个传闻。”

“天啊,不知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就是只要不吃到自己头上就不用去管。她们一日吃数十名神界的人,吃了这么久。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让她们一直就这么吃下去?”

“史莲,凡间的凡人不也吃鸡鸭鱼肉吗?弱肉强食从来就是这样。”

“谬论,凡间的鸡鸭鱼肉能和神界的神人相比吗?她们是没有吃到你青山头上是不是,若神界的神人等同于凡间的鸡鸭,那么凡人与妖族削尖了脑袋修仙是为了什么?”

史莲问的青山哑口无言。

“史莲,我只是担心你。”

史莲冲青山微微一笑,“我是史莲,我为三界众生而活,这三界里没人能伤得了我。”

史莲坐在城头上,远处的太阳一点点下移,城墙上的火把夜重新燃起来了。

“将军你今夜还要出去吗?”近处的一个卫兵小声的问史莲。

“你说,我应该去吗?”

“我如果有上神这个本事早就去了,不过妖窟凶险,上神现在仅剩三成神力。”

“对,这是个问题。”史莲看了一眼远处的青山,他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我应该怎么感谢夜阑啊,若不是他给我吃了魔族圣物,我哪里能像今天这么从容。当年就是抓一个普通的游魔我还得仔细的掂量一下身上剩余的能量,我在泰山脚下差点被赤目狼给咬死。若不是夜阑,我现在还是那般得窘迫,哪里去敢去闯什么妖窟。这样算下来,我应该谢谢夜阑的十八辈祖宗。不知这个傻子当年是怎么想的企图用魔族圣物来换我的真心,还真心呢,我史莲本来就没有心。”

想到这里,史莲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胸口,那里是夜阑的半颗心,如今它跳动在史莲的胸腔里。当史莲想要看的时候,拿出来它就是一顶华丽的王冠。夜阑每次跟史莲吵架,被史莲气得上蹿下跳的时候,都嚷嚷着要把他心给掏出来给史莲看看,如今他真的这样做了。

妖族上下戒备森严,果然是对偷袭做了防备。不过史莲还是进去了,而且进去的毫无悬念,因为她是隐身的,她自己能隐身,夜阑的隐形翼翅又时刻护着她。区区一个妖窟,比回家也难不了多少。

昨日史莲来到妖窟的时候,几个妖族的女人躺在那里就像几个巨大的蛹子。

妖族的人果然都做了准备,躺在那里的巨大蛹子都不见了。史莲不想无功而返,她想着要到妖王那里去看看。

妖王的山洞里灯火通明,还有许多丝竹管弦的声音。“果然三界当权者都一样,动不动就笙箫歌舞的。”史莲随着送水果的女妖们进了妖王的宫殿。哪知刚入宫殿就看见那边高座在王位上的夜阑,真是有些措手不及的意思。

夜阑高高坐在妖王的王位往史莲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他到底是看见没有,只是这一眼让史莲有点心惊。就像是史莲中了他的埋伏,一切都在夜阑预料之中一样。

一曲歌舞罢了,几个妖族的女子纷纷上前给夜阑斟酒。

“主上,你难得来北海一趟就不准备尝一下这北海的佳酿?”妖王杜鲲坐在夜阑的下手左侧,与他对面而坐的是轩辕幕遮。

在杜鲲右侧是一排大肚子的妖族女子,怪不得没有找到她们,原来是在这里吃酒的。

“老弟你客气了,我真的不胜酒力,别说是你这北海佳酿。就是她们女人们喝的甜酒,我都饮不了两杯。一杯酒下去,我们就一句体己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夜阑两手分别搂着那妖族女子,脸上笑的像开了花一样。几个月不见,夜阑脸上得络腮胡子都已经遮住了他半张脸,猛的一看这岁数增长了许多。

“那主上,既然北海的美酒打动不了你,你看我们北海的美人如何?”

“美人我夜阑当然是来者不拒,不过说实话你们北海的美人虽然妖媚有余但端庄不足。等有机会我给老弟送几个我魔族无忧苑的女人,我们两个互通有无,哈哈哈……”夜阑笑的特别不要脸,史莲真想拿起酒杯泼他一脸。

“就这样的,主上还都看不上眼。来人,把我们妖族第一美女请来。”

杜鲲吩咐一声,一会儿功夫一个身裹白纱的女子款款走上妖王殿前。

“摘下面纱!”杜鲲吩咐一声,他亲自起身拉着那女子走到夜阑面前,“此女名唤浅璁,是我们妖族第一的美女。”

夜阑放开他左拥右抱的女妖,抬头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那浅璁靠近一点。

史莲在观察着夜阑的表情,他真的动心了,谁让他拿了半颗心给史莲,夜阑那边的半颗心一动,史莲马上刘感觉到了。

“过来坐吧。”夜阑从杜鲲手里接过浅璁让她坐到身边。“这真是一份大礼,不知要用什么来回报妖族对我夜阑的厚爱呢?”

“主上,就在昨晚我四万个孩子被人给一举灭口。这是我妖族的奇耻大辱,你看我的这几个妻子们她们都哭了一天一夜。丧子之痛,还请主上成全。”

这时妖族的婢女们呈上了一盘美味佳肴,史莲远远就闻到了那种奇怪的香味。很香但让人想吐,这种香味冲人脑子。

“老弟要让我怎么成全你呢?这东西太难闻了,拿走,拿走。”夜阑也觉得那佳肴的味道奇怪。

“主上以后我会不定期的给你送美女去,杀子之仇还请主上不要插手。”

“哦,难道这杀你孩子的人,我认识?”

“是主上的未婚妻,史莲。”杜鲲一字一字的说。

“史莲,哈哈哈哈哈……”夜阑放声大笑,“我以为是谁呢,史莲不过是我与神界交好的一个幌子,老子才不介意她做什么呢。你就放心大胆的报仇,我绝不插手。”

“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我与史莲如何你可以问座下这位小兄弟。”夜阑说的是轩辕幕遮。

轩辕幕遮果然是夜阑的好跟班,他当即表示夜阑与史莲只是表面文章,各玩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人前一套背后又一套。

“所以,老弟准备怎样跟史莲寻仇?”夜阑说到此处故意向史莲的方向看了一眼,史莲回了他一个温柔的笑脸。

“用她史莲的人头换北海的太平。”

“史莲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夜阑意味深长的笑了。“我看你这几个夫人也都快生产了,这一下子不又是几万个孩子?”。

“士可杀不可辱,我生多少是我的事,她杀我孩子就不行。”

“貌似也对,刚才你们拿上来的那菜是什么,我看你这几个夫人很喜欢吃的样子。”

“这是用那些神的肉烹制的,主上不喜欢吗?”

轩辕幕遮一口吐了出来,爬在妖殿的门口吐得直不起腰来。

“不好了,不好了,史莲往几个待产的夫人房间去了。”一个小兵卒慌忙跑进妖殿。

“什么,我都把她们藏起来了,她怎么找到的?你们留在这里,还请主上随我一起活捉史莲!”

杜鲲果然丢下妖殿里的几个夫人,匆匆忙忙带人们走了。

杜鲲一人当先,七拐八拐的把人们带到了一处秘密的洞穴,他急躁的一脚踹开门。把躲在里面的几个待产妇人吓得惊叫声一片,夜阑看见那巨大的蛹子,恶心的也想吐。

“史莲人呢?”杜鲲问。

“什么史莲,怎么回事王上?”

“你,到底怎么回事?”杜鲲回头去问那个小兵卒。

那个小兵卒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人呢,去哪里了?……不好!”杜鲲这才如梦初醒。

“老弟,怎么了?”夜阑故意装出一副傻的样子。

“我们被史莲给骗了!”杜鲲一拍大腿,撒腿就往回赶。

妖殿里杜鲲得那几个夫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就是刚刚断气。还有其他一干人等,妖殿周围所有妖类,无论男女全都没了呼吸。只有浅璁还好好的坐在那里,她手里颤抖着抓着一根狩魔箭。

“浅璁!”杜鲲一把拽起浅璁,“快说,怎么回事?”

“老弟,手轻一点,别抓坏了我的美人。”夜阑果然是色的一流,他拿过浅璁手里的狩魔箭,箭身上有两个简单的字,“史莲”。夜阑笑着说,“她把我们骗的团团转。”

谁知夜阑话音刚落,那杜鲲又一拍大腿说“不好!”他又撒腿就跑。

史莲哪里会给他时间,被杜鲲藏在洞穴里的几个待产的妇人也被史莲取了性命。

史莲在杜鲲的眼皮底下,第一夜杀了她所有的孩子,第二夜杀了他所有的夫人。第三夜可能就要取了他本人的性命。

“主上,史莲太欺负人了。我杜鲲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一定不会!”杜鲲一掌拍碎了自己对面的桌子。

“老弟也不必生气,女人这种东西,像你我这种男人不是伸手就是一大把。你大不了再费力气宠幸一些便是,用不了伤心的。为女人,不值得,我们自己才是最宝贵的。”夜阑嘴角笑着,逗了那浅璁一下。

“主上有所不知,我这几个夫人是北海里的所有蜂后和蚁后。没有了她们,我就不能一下生出好多孩子来为自己效忠。”

“老弟,一下生不出那么多,你就多麻烦几次。”夜阑在杜鲲耳边小声说。

“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这个美人老弟你给我送到魔族去,送去无忧苑就可以。”

“主上?”杜鲲还想说什么。

“怎么?放心,我绝对不会插手你与史莲之间的恩怨,就算插手,我也是跟你一伙的。”夜阑拍拍杜鲲的肩膀。

“主上在北海的日子住在哪里?”杜鲲问。

“我住在集市上,那神界的轩辕明羽要我去神界军营找史莲。你说我是傻吗?我躲她还来不及。幕遮我们走。”

夜阑与轩辕幕遮晃晃悠悠的出了妖族,“哥,你真的要去集市上住?”轩辕幕遮问。

“不然呢,杜鲲盯我盯的紧。”

“哥,你还怕他?”

夜阑笑笑,“区区一个杜鲲我怕他作甚,只是史莲许久没有干过这么有意思的事了,让她尽情玩一玩就是。至于那杜鲲,他还自诩什么妖王,谁给他的大脸!”

史莲在妖族忙完就去了北海深处的温泉,来北海许久,打过一些架,杀了一些妖。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地方清洗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