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五万年蛇仙青山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20字
  • 2022-05-03 20:16:59

马车的慢行换成了小跑,神界就是传说中的仙境,史莲这一路下来完全是画中游。小桥流水,桃红柳绿,极少见到几户人家,都是隐居的仙人,不愿意被打扰的。

行走了几日,史莲马车上的苹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也吃腻了苹果。这辆马车上的两只老鹰加上两匹快马,还有史莲一个凡人。只有史莲一日不吃饭会饿的难受,无论是马还是鹰它们都是仙物,可怜了史莲,坐在马车上眼巴巴的看着秀色可是真的不能可餐。

中午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一阵急一阵慢的,这下史莲就更难找到吃食了。

史莲望着窗帘外的小雨呆呆出神,想到自己肚子撑不了太久。等小雨过后自己就要快马加鞭,快速的赶去北海,那里有妖孽,就一定有吃的。

突然湿漉漉的地下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马车上的两匹骏马,也有一些躁动不安起来。

终于轰隆一声巨响,地下裂开一条大沟,一条巨大的青绿色蟒蛇从地下钻了出来。那蟒蛇绿的闪亮,头上还戴着三个巨大的宝石,有红色,绿色和黄色。

“小绿虫子,是你吗?”史莲问。

“亏你还认得我,我在外面喊的嗓子都哑了,你都不出来看一下。”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快进来。”史莲掀开门帘,请青蛇进来。“不过,你现在太大了,能进来吗?”

“摇身一变的事。”只见那青蟒蛇摇身一变成了史莲见自己时的模样,小小的一个小青蛇。他出溜一下钻进了史莲马车。

“小绿绿,我们有几万年没见了?”史莲忍不住去摸青蛇的蛇头。

“差不多五万年。”

“五万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你这五万年都在忙什么?”

“忙修炼。”

“修炼?既然要修炼为什么不去仙海神山,还有比那里更适合修炼得地方吗?”

“我不想见到你,见到你会让我分心的。”

“哈哈哈,你这个小可爱,那你现在修成什么样子了?”

“你要看吗?”青蛇问。

“要,要,我的小绿绿不知是不是都修成蛟龙了?”

“你看,这是我要修成的结果。”小青蛇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不光眉清目秀,而且姿态温和,手里还拿了一把山水画的折扇。

“你!”史莲没有想到小青蛇会修炼成人形的样子。

“怎么样,你喜欢吗?”青蛇很深情地望着史莲。

“很好,很好。”史莲尴尬的点点头。

“这么说你喜欢!”青蛇兴奋的靠近史莲。

“不,不,你离我选一点。”其实这时史莲是想逃的远远的,奈何在马车上没有地方闪避。

“怎么了,不是很好吗?”

“你还是变回小绿绿吧,你这个样子我就不能让你在马车里了。”

“刚才明明说很好的!”

“那都是客套话,你这样一点都不好。”

“哪里不好,我现在也是个仙人虽然不及你仙根深种。但是这五万年我从来不敢偷懒,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光明正大的和你站在一起,我的心思你能理解吗?”

“我不理解,你快点出去吧。”

“你可以不理解,我不奢求你理解。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就当我是你的一个仆人。从今日起我不会离开你,除非我死了。我出去驾车了,我是不会走的。”青蛇说完出去挽起了马车的缰绳。

夜阑正在跟轩辕幕遮还有夜常欢说着话,突然就感到了心跳加速。“这个女人出什么事了?”他心里忍不住暗想。

“哥,你们魔族这个九王子,长得像个西域人。令尊还有西域的妇人?”轩辕幕遮问夜阑。

“夜常欢的母亲是至暗黑森林里的人,也不知到底是公主还是普通女子。在魔族主上的女人都是没有名分的,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生了谁。”

“哦哦,哥,九王子一头白发再加上他紫色的眼睛和红润得皮肤。我保证不出两日,你们魔族又会添上一份喜事。”

“你想多了,夜常欢他不爱女色。就算有哪个女的看上他好看的外表,用不了多久也会被他古怪的脾气给劝退的。”

“古怪,哪里古怪?”

“有空再跟你说,你先去准备下,我下午来见你,然后我们一起去凡间。”

夜阑交代一声就匆匆走了。

夜阑还是偷偷去了仙海神山,这里一如往日般平静。海棠树上的花还在那里一簇簇的开着,不过那里并不见史莲的影子。远处的苹果树上结满了红红的苹果。“这个苹果树原来是没有的,难道是史莲回来后不久种上的,用的是我吃过的那个果子?”夜阑走过去摘了一个。果然是又脆又甜,史莲说的一点也不错。

日近西山,神界的小雨也停了。

“小青蛇,你还是走吧。”

“为什么?还有我现在有名字了叫青山,当然你如果改不过来,还可以叫我小绿绿,这个名字我喜欢。”

“你走吧,我不喜欢有人在身边。”史莲下定决心一定要赶青蛇走。

“若是在原来,你说这话我是相信的,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信。”青山回头冲史莲微微一笑,倒有那么点帅哥的样子。

“不管你信不信,你现在一定要走,你不走,我走!”

“我不会走的,你也不必担心我对你会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好好陪着你,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大哥,我不用你报恩。真的,我救过的人或者什么别的动物多的是,我都不需要谁来报恩的,真的不需要。”

“你需要与否是你的事,我只知道我要留在你身边。你现在是个凡人,今天一天没有见你吃东西,饿了吗?先在这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青山说完,一溜烟不见了。

史莲在原地停留个两秒钟,估计他走远了。于是史莲挽起缰绳,驾着马车飞快的跑了。

果然是神驹,史莲这一溜烟不知跑出了几千里。真是不跑则已,一跑万里。

看景色越来越荒凉,想必是离北海不远了。这里有一处简陋的夜市,地方虽然简陋,但是东西却很齐全,特别是吃的。隔着很远史莲就闻到了烤肉的味道,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老板,给我一份大大的烤肉。”史莲停好马车,坐到摊位上。

“这位既不是仙子,也不是妖族,你难道是凡人?”

一个长着角的妖人在仔细的打量着史莲。

“对,我是个凡人。”

“可你的马是神马,还是不可多得的名驹,你却用来拉马车。”

“好了不要再看了,老板赶紧给我烤肉。”

“烤肉好说,你要几成熟的?”

“全熟!”这时青山出现了。

“蛇,仙?”带角的人看见青山,脸上有一点仰慕。

“深山老林的一路也没有什么吃的,谁知道你自己跑到这里来了,也好。这里有吃的,还有什么想吃的,我去给你买?”青山说的格外温柔体贴。

“不用。”

史莲四下里看看确定这里已经是北海了,所有她看到的人都是奇形怪状的,没有一个长相正常。只有还没有完全修炼成精的妖,才会是这样的形状。

“姑娘,你的烤肉。”带角的妖怪把烤肉给史莲送过来。

“谢谢。”史莲稍微客气了一下。

“来,这是一整块的,我给你分一下。”青山拿过烤肉就给史莲切开了。这让史莲想起了夜阑,每次有大块的肉,夜阑都会一边唠叨着一边给史莲分切。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史莲问。

“你是说今天的第一次见面还是第二次见面?”青山回头微笑着问。

“两次都是。”

“我有敏锐的嗅觉,仅凭一点点的信息我就能找到你。我一直以来还记得你身上的味道,虽然现在你身上多了别人的气味,但是也掩盖不了你自己的味道。”

“北海这里妖孽横行很危险。”史莲说。

“所以我才要过来保护你,好了可以吃了。小心,可能还有一些烫嘴。”青山彬彬有礼的将切好得肉推给史莲。

史莲看了青山一眼,“我很安全,虽然我现在是个凡人。但是这三界里还没有能伤害我的人,你还是走吧,走吧。”

“赶紧吃肉,净废话!”

“天啊,他连语气都和夜阑很相似。”史莲从心里吃惊,这更坚定了史莲赶青山走的决心。“你去别处,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身边。”

“好,我去看下马。”青山起身走开了。

轩辕幕遮与夜阑一同到了凡间,轩辕幕遮是留恋凡间已久,但是他却想不明白,夜阑来这里是为什么。

“哥,你到凡间来是要干什么?”轩辕幕遮忍不住好奇。

“去史莲家,你去把她所有的关于凡间的兴趣爱好的东西都打开。我要好好的研究一下,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心里在想什么。”

“哥,上神现在不在家里,我们这样做不好吧?”

“正是因为她不在家,我才要这样做。她如果在家了,她的东西怎么会让我看到。”

“这个我不敢。”轩辕幕遮想逃。

“你不用担心,你只要跟我说怎么用。我来动手,到时候就是史莲知道了也找不到你的头上。”夜阑微微一笑。

晚上,轩辕幕遮快速融入到自己的灯红酒绿里。二夜阑则坐在史莲家的沙发上,安静的看着她的手机,电脑,还有平板。看她以前看过的每一条内容,追她追过得每一部剧。

史莲慢悠悠的吃完饭,又回到马车那里。“我有很多仇人,多如牛毛。你好歹有五万年的修为,如果你被杀了,就全完了。”史莲认真的说。

“为你死,我愿意。”

“可是,我不愿意。有或者没有你我都不会有危险,但是我不想白白搭上你的一条性命。”

“你是说,我对你来说没有用?”青山的脸色多少有些变化。

“不是,但是也是可以这样理解的。”史莲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我还是小绿绿的时候,你甚至都把我捧在手心里。每天温柔的给我疗伤,每天要跟我说好多话。我用五万年,化成这种还算满意的样子,原来都是用错了力气。”

“你走吧。”史莲并不打算去解释。

“从你的语气里我知道我被你嫌弃了,也罢,我现在就走。”青山把手里的马车缰绳放在车上,低头走了。

史莲看青山走远,心里不知是怎么个感觉,可能是轻松吧。史莲就是这样,不想与别人有过多的牵扯,特别是来自于男人的那些关心。每多一点,史莲都觉得是累赘。

市井里有妖兽们开的客栈,史莲还是驾着马车出了那里。她还是喜欢一个人住在荒郊里,这样就算有仇人找到自己寻仇,也不会牵扯到无辜。

史莲在离开大鹏宫的时候,带着了夜阑那件黑色带着金纹的长袍。今夜初到北海第一夜,史莲觉得一定会有仇家上门,所以穿着夜阑的袍子,就像夜阑陪在自己身边一样。

果然,远处更鼓打了三遍。寻仇的就来了,一身黑衣,头上还有两个角。

“夜羽,魔王独孤城九子你行八。”史莲笑着说。

“在凡间我绞尽脑汁想要找到夜阑不在你身边的机会,没想到最终你在这里落单了。我是夜羽,曾经魔王独孤城最宠爱的儿子。”

“我听夜阑说过,当初有多爱你,后来就有多厌弃你。”

“所以我要抓住你,从你身上得到魔族圣物。有了魔族圣物我就能重新取回属于我夜羽的东西,该是我的一样都不能少。”

“你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老魔王独孤城为什么会厌弃了你。你并不是他亲生,你的父亲其实是个赤目狼。”

“史莲你知道的太多了,夜阑视你如珍宝,我可不这么认为。他还把魔族圣物送给你吃了,真是魔族第一败家子。”

史莲心里暗想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你怎么不说话了?”夜羽问史莲。

“哦,我在听你说。”

“我手里的是魔族的另一个宝物。”夜羽说罢将手一抬,一个蜘蛛网样的东西向史莲这边过来。

史莲拿出一根狩魔箭,手指轻轻一转,那个蛛网就被狩魔箭给缠成一个团子,钉在了树上。什么宝物,太言过其实。

“你走吧,打又打不过,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看着夜阑的面子,我不会为难你。”

“打又打不过?等我打得过,你就变成丸药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傻女人。”夜羽不慌也不惊开始念起了咒语。

无数金盾向史莲包围过来,一会过后史莲连同马车都消失了。

“怎么样,弄半天还不是被我轻松抓起来了。”夜羽拿起金色的袋子,有点遗憾的离开了那里。

“战神史莲三界第一,也不过如此。”夜羽怎么都是觉得有些遗憾。

夜阑坐在沙发上累了,就准备转移到史莲的床上去。他先去史莲的浴室冲了凉,又从史莲的衣柜里一番乱找,却竟然找到了自己能穿的睡衣。就是上次史莲回凡间买的那些。

“这个女人,明明心里爱的我要命,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夜阑躺在史莲软软的小床上,仔细翻看着史莲的小秘密。“原来她喜欢这种的故事,男人和女人到最后都是要在一起的,若是死去或者分开两地,岂不是很没有意思。跟我一样的,我也喜欢爱人最后在一起的故事。”夜阑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

史莲慢慢悠悠的找到了神界的军营,去那里报道,有了自己的营帐。

“上神来的着实太慢了。”神界的上将军龙岩将军说。

“史莲现在是一介凡人,不过是过来凑个热闹而已。”

“北海妖孽横行,上神觉得热闹?”

“是史莲用语不当,还请上将军见谅。”

“上神一路劳顿,还是早些休息的好,末将就不打扰了。”

龙岩走了,史莲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正在史莲一筹莫展得时候,看见桌子上竟然放着许多肉食,还有一些水果和点心。

史莲吃饱就倒头睡过去了,一路走来北海虽然是坐在马车上,她也是乏的很了。

夜羽提着他金黄的口袋满心欢喜的回了枯城,夜琛尾随其后跟他进了房间。

“很少见你这样高兴,有什么事发生?”夜琛问。

“什么战神,不过如此!”夜羽摇了下他手里的口袋。

“这是什么?”

“史莲。”

“史莲?”夜琛完全不信。“你是怎么把她装进着口袋的?”

“你不是从来看不上这种妖邪之术吗?现在就是妖邪之术帮我抓住了史莲,用不了多久她就化成一颗丸药。”

“我不信,你打开我看看。”夜琛说。

“这雷火九鼎炉一旦关上了就不能被打开,一旦打开会影响药效的。”

“但是,我还是不信。史莲哪里是这么好捉的,你不要炼来炼去,炼了个空虚。”

“哼,我知道你从心底也是瞧不上我的,我从小就被遗弃,受尽白眼与冷落。今日我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夜琛我要你看看魔族圣物的厉害,也在要你看看我是怎么把夜阑赶下魔族主上的位置!魔族欠我的都要一并还了,我夜羽从来就是魔族最厉害的那一个!”

“既然这样,随你吧。”夜琛知道夜羽已经疯魔了,对于疯子跟他说多了还不如不说。“我的长子凌云马上就要成婚了,夜阑要我给他重新建一所富丽堂皇的府邸。所以最近我可能在凡间的机会比较少。”

“你要回家盖房子,回就是。这里有我,从前是你照顾我,从今天起轮到我来照顾你了。放心,等我做了魔族主上,也一样不会亏待你与你的子女的。”夜羽说的一点都不心虚。

“多谢。”夜琛拄着拐杖慢慢走了。

夜阑躺在史莲床上看了整整一夜史莲的保存影视,他关闭平板,翻身下床。准备从史莲的冰箱里找一些好吃的。

听见隔壁有口哨的声音,夜阑知道轩辕幕遮忙活完一整夜后回家了。

“少爷,昨晚玩的尽兴吗?”夜阑隔着墙问轩辕幕遮。

“还好,还好。回来补个觉,一会儿还要出去。”轩辕幕遮隔着墙回答。

“出去做什么,算我一个行不行?”

“史莲上神的那些个秘密被你一晚上的时间就给全部了然了?”

“女人就那点小心思,看来看去的没意思。你带我去见识下你认为凡间最有意思的事情吧。”

“凡间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认识妹子,你又不感兴趣。”

“除了认识妹子,肯定还有别的。”

“行,待小爷我补好觉再说。”轩辕幕遮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夜阑从史莲的冰箱里找到了饼干还有牛奶,史莲很久没有回凡间,这些东西即使是没有过期也已经离过期不远了。夜阑给自己洗了几个水果,他想着如果史莲在,一定会又为自己做红烧肉了。于是夜阑起锅烧油学着史莲的样子忙活起来,就当是史莲在招呼自己。

黄昏日暮,史莲来到了神界的城头,远远望去整个北海一片苍凉。北海并不是指的一片大海,而是一块巨大的区域。这里有巨大的水域,但这里的水域上基本全部常年被冰雪覆盖。这里也有连绵不绝的高山,但是高山上除了荒草就是枯木,山顶上的白雪常年不化。这里还散布着许多的温泉,生活在北海区域的无论是仙还是妖,都是仰仗着这里的温泉存活下去。

“听说这北海之境,有一处神秘的泉水。能了却人们心中十分懊悔之事,就是传说中的后悔药,不知是不是这样的?”史莲问。

“上神,那都是无聊的人编出来骗人玩的。末将记得史莲上神曾经说过,你从来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虎章将军说。

“将军号记性。”史莲笑笑。“我现在只有三成神力,神主派我来做个参将的。诸位将军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就是,史莲一定尽量不给大家拖后腿。”

“将军客气了,上神现在还是凡人一个。这里每到夜里妖孽们会更加横行,将军还是小心一些,不要站的离城墙太近。”虎章将军说。

史莲看看太阳还没有落山,这城头上就远远近近的燃起来许多的火把。放眼望去整个城墙就像夕阳下一条巨大的火龙,煞是好看。

“北海妖孽,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呢?”史莲心里暗想。

“史将军,史将军!”龙岩叫史莲。

“啊?”史莲回过神来。

“史将军不要站的离城墙太近。”

“哦哦。”史莲往城墙内测退了两步。“这北海的妖孽不知为何会突然肆虐起来?”史莲问。

“这妖魔同宗,它们就是欠打,过一段时间不好好教训它们一顿。它们就出来群魔乱舞,扰乱三界的秩序。这些北海妖孽说不定是受了魔族夜阑的指使,那魔族新主夜阑不敢正面挑战我们神界,就让一群妖孽出来作祟!”一个年轻的少将军出来说。

“轩辕将军,慎言!”虎章将军说。

“轩辕将军,这位少年英雄是?”史莲微笑着问。

“啊,他是神主轩辕明羽的外甥,轩辕幕蘅。”虎章将军说。

“哦,轩辕幕蘅,好名字。”史莲轻轻看了一眼轩辕幕蘅没有再说话。“那边的城楼有些高,我过去看看。”

“史将军,不可太靠墙!”虎章将军又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史莲声音飘过来,人早就走到远处了。

北海的冷风就像寒冷的刀子一样,风吹在脸上就是刀子割在肉里。

史莲穿着夜阑的长袍同时披着厚厚的裘氅,仅仅留出两个眼睛的缝隙能看见远处黑压压的一片。

“早就听闻史莲将军百战不殆,没想到将军也怕冷,总归是一个女人。”是轩辕幕蘅,他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高高的城楼。

史莲在心里暗骂,“毛都没有退干净的白痴,让你做回凡人就知道人间冷暖并不是说说而已的。”。

“早就听闻史莲上神神勇,但是可惜幕蘅没有机会见识。这会儿舅舅仅给了上神三成神力,想必上神只用三成神力也可以破敌无数吧。”这轩辕幕蘅的脾性倒有一些像极了长公主轩辕芙,也难怪轩辕芙是他的亲姨母,有些相似也不是不可能的。

“少将军过奖了,区区北海这点妖孽还不够神界这些将军们分的。神主只是看我无聊,让我来凑个热闹罢了。”史莲笑笑说。“少将军年少有为,一定是立过不少战功,杀过许多妖孽了?”

“没有,我也是刚刚走出家门出来历练不久。战功是立了几小件,不过最让我过瘾的还是杀敌。我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让魔族见识下我神界的威名!”

史莲笑笑没有再说话,跟轩辕幕蘅说话就像嘴里含着一块进水的木头,一点都没有意思,还特别想往外来吐一口。

轩辕幕蘅站在城墙那里正志得意满时,这时突然一声巨响,巨大的城墙轰的倒下一角。只见一条青绿色的巨蟒冲了出来,朝着轩辕幕蘅就张开了血盆大口。

“啊……!!!”轩辕幕蘅叫的声嘶力竭,歇斯底里,附近的兵士一起涌了上去。然后那大蟒蛇冲史莲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一晃就消失在黑暗里。

“少将军你没事吧?”龙岩与虎章等将军陆续赶到。

“我没有事,本将军正要拔剑它就跑了。若它敢继续再来,我轩辕幕蘅定让它有来无回!”轩辕幕蘅本来吓得瘫坐在地上,看众将军都来了,他急忙说大话却忘了从地上爬起来。

“少将军没事就好,若你有个闪失。咱们这些人都不知该如何向神主交代。”虎章将军说。

“咳咳!”龙岩将军在提醒虎章将军小心说话。

“史将军,刚才可看清那怪物的样子?”龙岩将军说。

“轩辕幕蘅将军看见它的正脸了,四周太黑了,我没有看清。”史莲故意说。

“对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头,青绿色的。两只眼睛就像两个大铜铃,还有血盆大口,有牙齿还有舌头!”轩辕幕蘅说。

众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说什么。

“城墙又被毁了,趁现在天还没有全黑,赶紧给修好。”龙岩将军说。

史莲看他们忙了起来,自己实在太冷就下了城墙,回了自己营帐。

史莲的营帐里早就生起了火,火上咕咚咕咚的煮着奶茶。青山坐在那里,正在认真的给史莲烤着吃的。

“你不是走了吗?”史莲走进帐篷。

“放心,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一定跑的远远的,这样总行了吧?”青山给史莲倒了一大碗奶茶。

“你的脸皮真厚。”史莲脱下裘氅与厚厚的袍子坐在了火堆旁边。

“这都是爱,当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你放心的吃喝,我绝对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如果那魔族主上来了,我一溜烟就跑。”

“一会儿就走。”史莲说。

“知道了,来。”青山把烤鸡的一条鸡腿送过来。“哎,跟我说说那个夜阑是怎么把你哄到手的。”青山笑着说。

“是我哄的他。”史莲故意说。

“嗷,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的好,那你是为何?”青山仿佛如梦初醒。

“长的好看。”史莲说。

“还有呢?”青山不甘心。

“没有了。”

火堆在噼里啪啦的着着,就像青山不甘心的心情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