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北海妖孽一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178字
  • 2022-05-01 20:38:54

回到仙海神山后史莲自然就恢复了神力,也恢复了自己三界第一的美貌。她在离海棠树不远的地方挖坑,将苹果种子一颗一颗的种进去。然后第二日的清晨,在游动的晨光里史莲看到了苹果树上已经结出又大又红的苹果,远远望去红红一片,煞是好看。

“这真是一种神奇的力量,我活了万万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史莲飞下海棠树,去苹果树那里摘了一颗苹果。一口咬下去,又脆又甜。

整个的仙海神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完全苏醒过来,花团锦簇,莺飞草长。

史莲飞上高空在自己仙海神山上巡视一遍,才重新又回到海棠花树上坐下。

“我就这样看着花,看着海,没有人打扰,也很好。”史莲悠闲的自言自语,她把夜阑送给自己的王冠拿出来,“如果从此再也见不到夜阑我也不会很伤心,只是偶尔会想起他,曾经有一个对我很好的男人。”史莲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绝情过分,她微笑着把王冠戴到自己头上,安静的看着远处的海。

夜阑把昆仑带到了自己营帐,整日整日的不再回大鹏宫。金翅坪是个热闹的去处,只是史莲回了神界后,夜阑极少凑热闹。现在金翅坪上包括整个魔族最引人注目的男人是凌云,夜阑要让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凌云顺利完婚后,让轩辕芙的生米彻底煮成熟饭。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神界怎么还没有把你娘亲放回来?”夜阑看着摇篮里的昆仑,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他意料。

“南宫长卿!”

“主上”

“最近神界有发生什么大事?”

“主上,就只有北海妖孽横行这一件。”

“就这一件,神界拖了这许久都没有镇压掉?”

“主上,臣听闻神界已经派出许多兵将。只是听说北海的妖孽如暴雨后的河床,神界这次是有心无力。”

“什么暴雨后的河床,他们神界就没有一个有用的。一群只会背后使阴招的小人,还自诩清高雅量。”夜阑听到神界吃瘪,心里是藏不住的欢畅。“上次让你和南宫大鹏把魔族军队里的人都彻查一遍,干的怎么样了?”

“进行的差不多了,军队还好说,只是军队里还有王公贵族家的府兵。主上,魔族权贵的府兵,我们还要查吗?”

“查,当然要查,我本来就是要查他们。这些高门贵胄的府兵狗仗人势,你们要借这次机会把这些狐假虎威的东西都给揪出来。该发配到白虎关的马上发配,该砍头的一个不留。”

“主上,王公贵族们最难办的是众王子与公主,若他们出头阻拦?。”

“无论是谁都不行,记住这个魔族的主上叫夜阑。其他人谁敢阻挡就以同罪诛之,先斩后奏,绝不姑息。”

“喏!”

金翅坪上各种战鼓与擂台基本都已经建好,马上就能正式比武。夜阑一只手抱着昆仑,难得到坪上去走一遭。

“三叔父,几日不见三叔父清癯了许多。”凌云见到夜阑赶紧行礼。

夜阑自史莲离开后就没有打理自己的胡子,他现在的样子是又苍老又憔悴。

“哦,这几日太过劳累了。”夜阑粗糙的搪塞过去,其实他这几日都藏在帐篷里没有出来过,哪里会操劳。“我已告诉你父亲让他在大鹏宫外再僻一宽阔宅院,用作你的府邸。你还有半年就要成婚了,告诉你父亲工期要抓紧一点。”

“凌云先谢过三叔父美意,不过凌云并不想着急搬出去住。一来父亲的府邸已经够大了,就算再住上一百口人也不成问题。二来凌云是父亲长子,弟妹们还都年幼,父亲又鲜去关心儿女,所以凌云想着跟弟妹们住在一起也好照付。”

“难得你成熟懂事,不过府邸还是要给你盖好的。将来不管你与两位公主去不去住,也是三叔父对你的一番心意。还有你对家里的兄弟姐妹有心,也要考虑两位公主的感受,切不要怠慢了人家神界的公主。”

“三叔父此言差矣,神界的两位公主无论是长公主轩辕芙,还是大公主轩辕敬蕊她们两个既然嫁到我家。我凌云自然会待她们亲密无间,但是她们也要做好自己的新妇,他们神界那些娇嗔的习惯也得改一些方好。”

“啊,哈哈哈……”夜阑不可思议的哈哈大笑。

“三叔父为何发笑,凌云说的可有不妥?”凌云一脸疑惑。

“妥,妥,太妥了。凌云你做了三叔父不敢干的事情,好好干!”夜阑拍了拍凌云,抱着昆仑去了轩辕幕遮那里。

“哥!”轩辕幕遮老远就看见了夜阑,策马飞跑了过来。“哥,你这是西部牛仔风。”轩辕幕遮说了一句凡间的话。

“金翅坪扩建的不错,我得好好嘉奖你。”

“行啊,我轩辕幕遮别的不爱,就是比较贪财好色。”轩辕幕遮在自己衣服上擦了一下手,将夜阑怀里的昆仑抱了过去。

“你会抱吗?”

“小看我,我轩辕幕遮抱过的孩子,比主上你见过的都多。”

“吹牛,哎轩辕幕遮。我把我们魔族最好看的公主许配给你怎么样?”

“大哥你饶了我吧,轩辕幕遮承受不起。”

“什么意思,魔族最美的公主夜倾城配不上你?”

“不是这个意思,我还没有玩够。我在凡间还有好多女朋友呢,倾城公主虽然人如其名,但是我还是觉得一花独占总不及百花争春。哥你也知道我的德性,总不能把自己亲妹子推进火坑里吧。”

“行,随你。”夜阑伸手要把昆仑抱回来。

“哎,再让我抱一会儿。哥,要不给我放两天假?”

“怎么想回去人间花天酒地?”

“主要是我凡间的那些女朋友,她们想我了,是她们想我了,我要再不回去看看,恐怕她们都要改嫁了。”

“行,安排好这里的事情,让你回凡间好好玩几天。”

“好唻,”轩辕幕遮把昆仑还给夜阑,骑上马呼啸着跑远了。

轩辕明羽把北海那里的战报给丢在地上,“堂堂我神界的天兵天将,打不过北海的几个妖孽,你们还自称神,你们也配叫神!”

“主上,不如派龙岩与虎章两个将军去试试。”樊樱天妃说。

“他们两个跟其他将军也没什么不同,那些妖孽们身上的风雨雷电比他们还厉害!”轩辕明羽气不打一处来。

“那不如派史莲去?”樊樱小声说。

“不行,史莲过不了多久就要让她返回凡间去,不能把神力还给她。”

这样一番试探下来樊樱基本上知道,轩辕明羽对史莲是忌惮的。“那不如只还她三成神力。”

“还她三成神力,让她去北海,我们神界就真的没有一个能堪大用的将军吗?”

“神主,可以仅仅给她一个小参军的职位,就算立了功也不是她史莲的。”

“还是你们魔族的人,诡计多端。”轩辕明羽深以为然。“百合仙子,你去把史莲叫来。”

“喏”

史莲这次为自己选了两匹高头大马,一匹是枣红色,一匹是黑缎色。

“上神,你为何要选两匹马,是因为一匹脚程不够吗?”百合仙子见史莲不仅选了两匹马,而且还在马的身后套了一辆车。

“我一个凡人,要骑马去北海那不得把我和马一起累死。”

“上神可以和神主言明,从玉宵宫到北海不过是一眨眼的距离。”

“嘘”史莲笑着给百合仙子做了个小声的动作。“千万不要去说,我就这样坐着马车去,一路上走走停停,岂不快乐。”

“可是,上神就不担心北海妖孽?”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小百合告诉你我做上神万万年,还从来没有好好逛过神界呢。这真是天赐良机,我可以一路游山玩水,这次先把神界的大北方给游了。”

“上神!”

“好了,好了,百合仙子你回去复命吧可不要把我的小秘密说出去哦。快走吧,我还有好多东西需要收拾,去玉宵宫给我说些好话。”

“上神,我想说你恢复原样真的很美,百合都要羡慕死了。”百合仙子酸溜溜的看了史莲一眼,恋恋不舍的走了。

百合仙子的话提醒了史莲,史莲赶紧去仙海里拿了一块蚌珠做的镜子。

史莲到凡间做了几年凡人,好像比原来自私了许多,貌似开窍了。

没有人送行,史莲就这样自己坐在马车里,让两匹高头大马驾着马车,悠哉悠哉的上路了。为了给自己解闷,她还带了两只山鹰随行,主要是自己出了仙海神山就会恢复凡身,她会饿。山鹰会帮她找到足够多的食物。

夜阑回了营帐,铺开素锦想着给史莲写一封长信。

“昆仑,你说我写些什么好呢?”

昆仑跟夜阑在金翅坪走了一圈已经憨憨的睡着了。

“跟你娘亲一样,没心没肺。”夜阑抱怨一句开始写自己的长信。

紫尾燕子千里迢迢,瞒天过海的找到仙海神山那里,史莲却早就不在那里了。

夜阑坐在高台上,等着紫尾燕子给他带来史莲的回信,却看见紫尾燕子把他的长信原封不动的给还了回来。

“她不在,还是你没有找到她?”

紫尾燕子在夜阑手里亲昵了一会儿就飞走了,夜阑终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金翅坪上夜倾城已经开始翩翩起舞,大大小小的篝火都点了起来。“所有人都很快乐,貌似伤心的只有我一个。”夜阑闭上眼睛,用他送给史莲的半颗心脏在寻找史莲。

“我很好,你放心。”坐在马车上的史莲回应了心慌不已的夜阑。

“你在哪里,我很想你。”

“我在自己的山上。”史莲骗了夜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只是她全没有恶意,或许是不想让夜阑跟自己一起去到北海。

“你不在山上,到底去了哪里?”夜阑没有怪史莲说谎,只是单纯想她而已。

“你猜。”

“史莲!”

史莲那边再没有回应了,如果现在就能找到史莲。夜阑真想好好的教育一顿史莲,这些似是而非的回答就像一个早就预谋好要始乱终弃的负心人一样,让一往情深的夜阑又抓狂又无助。

“主上!”南宫长卿出现。

“什么事?”

“金翅坪上的工事基本造成了,小轮的比武要不要明天就开始?”

“这件事不应该凌云来问我吗?”

“上将军刚才找不到主上,就先跟我商量了一下。”

“嗯,你们商量的结果是什么?”

“现在每日里都有大量的人涌进金翅坪,有英雄也有败类,鱼龙混杂不一而足。先开始各轮的小型比试,淘汰掉一批不合格或者人品不足的我们觉得很有必要。”

“好,就照你说的办。跟凌云商量一下你们处理就行了,还有保护好各位公主,无论是魔族还是神界的。”

“喏!”

夜阑见南宫长卿还站在那里,忍不住又问“南宫将军,还有什么事吗?”

“主上,刚才凌云上将军找遍了金翅坪都找不见你。”

“哦,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长卿来代替兄长南宫大鹏的时候,兄长告诉我,主上一有心事就会坐到很高的地方。”

“你兄长也是我的兄长,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南宫大鹏自少年就守护着大鹏宫,守护着我,他很了解我。”

“主上,那你是有心事吗?”

“有一点。”夜阑笑笑。

“主上是在想史莲上神吗?”

“想她做什么,她又不会想我。”夜阑看了一眼金翅坪上的篝火,“你看下面多热闹啊,南宫长卿你有意中人吗,这么多公主你喜欢哪一个,倾城妹妹怎么样?”

“这个……,主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哈哈哈……,我给人做媒都做上瘾了,你要有喜欢的姑娘,记得跟我说,我一定帮你得偿所愿。”夜阑笑着说。

“谢主上。”

金翅坪的篝火燃烧了一夜,夜阑坐在帐里彻夜未眠。

“金翅乌!”

“主上?”

“带昆仑回大鹏宫,好好看着,寸步不离。”

“主上,你去哪里?”

“我要去找史莲。”

“主上,上神住的地方没有神主轩辕明羽的神旨,谁都不能去,那里是禁地。”

“什么禁地,那不是把史莲给囚禁了吗?”

“主上,上神被囚禁了万万年了,只是在神界需要她的时候才会被放出来。”

“对,就是这样。金翅乌我要去救史莲出来,不能再让神界随意驱使史莲。”

“主上,上神的仙海神山不是说能去就去的,那是神界戒备最严密的禁地。”

“我知道,我知道。你看好昆仑就是,我不会被发现的。”

“主上,即使你不被发现,你也带不走上神,上神跟你走了就是死罪。”

“轩辕明羽这个老狐狸!”夜阑觉得金翅乌说的很对。

“主上,老奴有一计。主上不妨听听,可不可行。”

“快,说来听听。”

“主上,去北海一趟。主上是魔族之主,那些北海的妖孽不服神界的管理,但是他们的主上也是你,他们在心里是恐惧你的。”

“接着说。”

“神界已经派出好多神兵强将去降服北海妖孽,但是不但不管用妖孽却越来越多。主上再去背地里给北海的妖孽撑下腰,必要的时候给他们出口气。神界就彻底没招了,他们会再去找上神史莲帮忙。后面的事,就全凭主上安排了。主上觉得老奴的主意怎么样,可否一用?”

“金翅乌你也是老狐狸,这主意可用,当然可用。如把轩辕幕遮给我叫来,我要带一个帮手。”

“主上要带神界的帮手吗?”金翅乌对夜阑的决定很是不解。

“不必忧心,轩辕幕遮可以一用。我又不是去做有害于神界的事,轩辕幕遮这少年心里清亮的很。”

“喏!”

轩辕幕遮风尘仆仆的到了夜阑营帐,“哥,内侍官大人说你叫我?”

“来来来,我亲自给你烤了一只羊,正在上料呢,我要好好犒劳你一下。”

轩辕幕遮眼珠子转了两圈,“哥,不会是宴无好宴你不给我放假了?”

“哥答应你的,说放就放,放心一定放!”

“那我就放心了,这一天给我忙的,还真没有吃上饭。不过我一神仙,不用吃饭。”

“你手里的活都交代下去没有?”

“还没有全交代下去,一部分。”

“明天给你一天时间,把手里的活交给九王子夜常欢。”

“谁?”轩辕幕遮第一次听说夜常欢这个名字。

“魔族九王子,你没有见过,明天他就来了接替你没完成的任务。”

“哥,你这是要开除我?”

夜阑用刀给轩辕幕遮割了一块肉递了过去,“后天我同你一起回凡间,陪你玩三天。三天后我带你去干一件大事,绝对惊险又刺激,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什么大事?”轩辕幕遮马上来了兴致。

“先保密,熟了,来吃。”

史莲坐在马车里,空旷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这里是神界,天上明星闪闪,路边的花丛里还不时的飞出萤火虫。不过就是太过安静,这种安静让史莲有点害怕。她孤身去过魔族亡魂的骷髅山,现在却害怕走神界的夜路。

“早知道我就带着一头白虎了,唉……”史莲心里暗想。她的仙海神山上有许多的珍禽异兽,当然也不缺各种猛兽。狮子,老虎,豹子,狼群等等,但是史莲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害怕走夜路,而且是神界的夜路。

史莲又拿出夜阑送给自己的王冠,它是由夜阑的半颗心和两根肋骨做成的。虽然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心与肋骨的样子,但是它华丽的外表下是夜阑爱自己的无比热忱。

“夜阑你睡了吗?我害怕。”史莲试着去唤夜阑。

夜阑从床榻上一下坐起,“没有,刚要睡的。你在哪,怎么会害怕?”

“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害怕。”

“这有什么好玩笑的,我本来预计轩辕明羽那老头会几天就放你回来,这次我失算了。”

“哪里能事事都如你所愿,越是想得到的东西,往往就越不能从心所愿。”

“说什么丧气话,我现在去找你。”夜阑果然起身去穿衣服。

“不用!”史莲赶紧阻止。

“为什么?我不会被发现。天亮之前就离开,神界那些人根本不值一提。”

“不用,你睡吧,我也要睡了。”史莲实在担心夜阑会发现自己不在仙海神山。

“你……不想见我?”

“以后再说吧,不准来!”

“史莲,史莲!”

心脏里面再没有回应,夜阑把穿到一半的衣服丢到一边,满心不解的出了营帐。

魔族初春的夜晚总是带着不怀好意的高冷,一改白天里温暖和煦的模样,翻脸比翻书快多了。

夜阑穿着单薄的衣衫,看远远近近无数的篝火与无数的人群。人们唱着闹着,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有什么好开心的,他们活着就这点意义吗?”

“在寒冷的夜里你就穿这么点衣服,你活着的意义似乎还不如他们舒服。”一个身穿青绿衣裙的女子,出现在夜阑面前。

“绿柳,去拿一件厚点的披风送给这个壮士。”那女子说。

“是,三公主。”

“你是神界三公主?”夜阑问。

“小女轩辕敬鸾,青鸾的鸾。”

夜阑知道这神界三公主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自然是不认识的。自己还是趁夜黑看不清楚,赶紧走的好,要不然这三公主再看上自己,就麻烦大了。

“不劳仙子费心,我这就回自己营帐。”夜阑说完转身就走。

“哎,你这人,三公主的一番好意。你以为你是谁,真是不识好人心!”那绿柳也是个急脾气,她把披风一下子丢到夜阑身上,像个气恼的小娘子。

“绿柳不得无礼!”轩辕敬鸾喝止绿柳。

“主上,你忘记穿裘氅了。”这时金翅乌给夜阑送来了披风。

“原来是魔族主上,敬鸾无礼了。”轩辕敬鸾赶紧行礼,“刚才绿柳无意出言冒犯,还望主上不要责怪的好。”

夜阑把刚才绿柳丢过来的披风又给恭敬的递了回去,“绿柳仙子性格直爽,我看倒是难得的好伙伴。谢三公主美意,夜阑先行告辞。”夜阑给金翅乌递个眼神,大步流星的走了。

“主上,你的披风。”金翅乌一路追赶夜阑。

“金翅乌,谁让你追出来的?”

“主上的意思是?”

“你要不出现,那神界三公主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这倒好,万一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不过是一面之缘,能惹出什么麻烦?”金翅乌不解的说。

“她万一看上我了呢?”夜阑没有好气的说。

“主上,你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又是魔族之主,至今还没有正式的婚配。她看上你是理所应当的,你是良配。”

“去你的,老鸟!”夜阑骂了一句,拿过裘氅就大步流星的走远。

夜阑进了看夜倾城舞蹈的人群,他仔细的看围着篝火前三圈的人,果不其然全是男人。这些男人有魔族的也有神界的,夜阑仔细打量他们在看夜倾城舞蹈时的表情,想从中间给夜倾城挑选一个中意的夫婿。

“三哥,真是煞费苦心。你看了这么久可从里面找到一个让你满意的男人?”是公主夜雨。

“有,还好几个。”夜阑微笑着说。“你呢,这几天有没有找到你中意的男人,带过来让三哥看看。”

“男人倒是没有,干儿子又认了好几个。”夜雨话里有话,夜阑哪能不清楚她还在埋怨自己杀了她的干儿子凌杰。

“那个凌杰尖嘴猴腮,游手好闲他怎么配做你夜雨公主的儿子。”

“夜雨就是喜欢这样的,他尖嘴猴腮,游手好闲但是伺候我,伺候的很舒服。是个孝顺的孩子,夜雨离不了他。”

“离不了也没有用,他已经死了。”

“三哥说的可真是轻巧,夺了别人心爱之人的性命,你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别一见面就跟我剑拔弩张的,我是你三哥,这都是为了你好。”

“哈哈哈……。”夜雨大笑,“有一句话叫做感同身受,三哥活这么大恐怕还不知道感同身受的滋味吧?”夜雨的话意味深长。

史莲停下马车,做出三里禁地,然后倚在马车的门框上睡着了。史莲清楚自己内心的害怕,所以她才要走出马车,倚靠在马车门框。这样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她都能一睁眼就看见。当有危险在慢慢靠近的时候,直面危险,才是解决危险最好的办法。

“史莲!……!”果然来了。

史莲微微张开眼睛,四周除了水汽就是飞舞的不知疲倦的萤火虫。

“呵呵,找我先过来三里禁地再说。”史莲又闭上眼睛,静静享受这安静的夜晚。

“史莲!……史莲!……,……!”这种叫喊声一浪接着一浪,一波接着一波,绵绵不绝的持续着。

史莲本来心里还有些害怕的,但是那喊声一夜没有停,史莲就伴着喊声舒服的睡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破晓,阳光穿透树林,叫喊声也就消失尽了。

“连三里禁地都进不来,还要装神弄鬼的。不练好本事就出来寻仇,结果往往就是断子绝孙了仇也报不了。”史莲给两匹马取来一些苹果,让它们就着青草一起吃。

史莲的两只大鹰已经早早地把树林给巡视了几圈,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踪迹。昨夜里那个人可能已经藏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