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史莲的王冠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481字
  • 2022-04-29 19:18:14

慕色黄昏的时候夜阑终于送走了轩辕明羽与一众的天妃,凌云与神界长公主轩辕芙和大公主轩辕敬蕊的婚事也定了下来。虽然轩辕明羽来的突然,但幸好一切还在夜阑掌握之中。

果然不出夜阑所料,神界长公主轩辕芙在神主轩辕明羽面前将她的娇嗔卖萌,可怜无助,弱小无知,还有一往情深表现的淋漓尽致。然后那个跟她在玉带溪那里私会的人就由夜阑顺理成章得变成了乔装过的凌云,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由夜阑变成了一头露水的凌云。

“大公主是凌云对不住你,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对人,没想到却多了一个长公主轩辕芙。”凌云等神界的人一走就赶紧去安慰大公主轩辕敬蕊。

“这不怨你,像你这么好的男人我轩辕敬蕊喜欢,别人一定也记挂着。是我大意了,以后我倍加小心就是,你也要小心。”轩辕敬蕊话里有话,她已经做好了要和大姑姑明争暗斗的准备了。

轩辕敬蕊作为神界大公主,轩辕明羽的长女。不仅从小享受着无上尊容,也同时承受着远远近近无数的压力。尤其是每次都要被拿出来和堪称完美的长公主轩辕芙比较,没想到如今嫁人也是和大姑姑嫁了同一个人。看来这就是宿命,轩辕敬蕊从来坚毅,爱穿男装,喜爱大红色的衣裙。在神界的时候她都要压抑自己的本心,好在很快就能嫁到魔族,从此可以放飞自己的喜好。更可贵的是,凌云中意自己,有了后半生所托,倍感欣慰。

轩辕芙与凌云的婚事已定,解决了夜阑的心头大患。轩辕明羽一走,夜阑如释重负,心里高兴的要飞了起来。

“主上,凌云上将军到了。”金翅乌通报说。

“快进来。”夜阑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三叔父,凌云对不起你!”凌云一到营帐就给夜阑跪下了。

“怎么,这家伙是要悔婚?”夜阑心里暗想。“我们叔侄用不着行此大礼,你马上就要成家立业了,神界里两个最厉害的公主都要嫁给你凌云一人。你说这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报,高兴傻了吧!”夜阑故作轻松的把凌云请到身边座位上。

“三叔父,那长公主轩辕芙不是你的意中人吗?况且她腹中胎儿不是凌云的,虽然我也知道更不是三叔父的。”

“你怎么知道轩辕芙肚子里的胎儿不是三叔父的?”

“三叔父子嗣艰难。”凌云红着脸说,他不想提自己三叔父的伤疤。

“啊,这些都是三叔父年青时候胡作非为的结果,你不要学三叔父就好了。至于那长公主轩辕芙,她并不是三叔父意中人。三叔父无忧苑里美女如云,三叔父还喜欢年轻的俊后生,那轩辕芙你就好生的娶回家就是。”夜阑为了让凌云放宽心,不惜把自己扮丑。

“凌云最敬重三叔父,只是这次千万不要夺了三叔父所爱才好。”

“你多虑了,你能成家立业三叔父以后就更放心把魔族的事务交给你处理。你是三叔父子侄里最年长的,并且还是最懂事的,以后还有更多重任加到你肩膀上。”

“三叔父,我一定不负你的期望,成家立业,光大魔族!”

“这才是好样的,你的婚事三叔父给你定了。刚才已经着人去给你父亲送信去,估计你父亲很快就到。”夜阑话音刚落,金翅乌就进来禀报说,二王子夜琛求见。

“看,我们正说着他,他就来了。”夜阑起身迎了出去。

“二哥你来的够快,我这边正跟凌云提起你。”夜阑皮笑肉不笑的说。

“臣夜琛,拜见主上!”夜琛进帐就给夜阑行了君臣大礼。

“二哥快请起,一家人不用行这些俗礼。”夜阑亲自去搀扶,夜琛却有意躲开了。

“凌云,我跟你三叔父有话要说,你先回自己帐里,为父一会儿去你那。”

“三叔父,凌云先行告辞了。”凌云躬身退了出去。

夜阑与夜琛两人就这样站在那里静止了片刻,“金翅乌撤掉附近的侍卫,你也走远点。”夜阑交代了一声。

“好了,二哥,要打要骂赶紧动手。”夜阑嘴角冷笑。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夜琛丢掉拐杖向夜阑一下子扑了上去。奈何他废了一条腿,夜阑一转身,夜琛扑了个空,桌子上的杯子盘子被他打落一地。

几个士兵听见动静,一下子闯了进来“主上,主上!”

“出去,走远点!不准再回来!”夜阑骂了一句。

“二哥如此境况,但是夜阑不希望外人看见。”他亲自去拉夜琛,却被夜琛趁势一下子给按到地上。

“夜阑我现在就杀了你,早就知道你重用凌云没有安什么好心。没想到你心思如此深沉,凌云他还是个孩子,每日里三叔父的叫你,你也下得了手!”

“二哥废了一条腿力气还是不小啊,神界轩辕明羽最有威望的两个公主都成了你家媳妇,二哥竟然还不高兴?”

“高兴,你怎么不要?”此刻夜琛见夜阑没有挣扎,他真有了一举要了夜阑命的念头。

“我倒想要,但是哪里有当叔父的抢侄儿媳妇的道理。行了,松开!”夜阑笑嘻嘻的,他是在给夜琛机会,但夜琛却全然不知。他只是觉得自己手上充满了复仇的力量,机会就在眼前。

“夜阑,你聪明一世,我现在就送你归西。”夜琛开始在手上使力。

夜阑的呼吸困难起来,他真切感觉到了夜琛对自己的恨。

“父亲快放手!”这时凌云冲了进来,他跑过去要扒开夜琛的手。

“还不快来帮忙,他死了,魔族就是我们父子的!”夜琛疯魔般大喊。

“父亲你疯了!”凌云用尽全力把夜琛推开。

“三叔父”凌云从地上拉起夜阑。

“快给我倒杯水,憋死我了。咳咳……,你这个父亲,你……,咳咳……,”夜阑抢过凌云倒的水一口喝了下去,却差点呛死。“咳咳……,咳咳……”

“夜琛你以下犯上,企图谋害主上,来人呐!”金翅乌喊了起来。

“在!”外边早就聚集了大量士兵,不过夜阑不让他们进去,他们谁也不敢。

“都出去,这没有你们的事。”夜阑好歹喘上了气。“金翅乌,不是让你走远点吗,都出去!”

“主上!”金翅乌不甘心。

“有凌云在,他暂时害不了我了。”夜阑示意让凌云扶自己坐下。

“三叔父放心,凌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这时凌云心里的天平明显偏向了夜阑。

“凌云快去扶你父亲起来,他腿脚不好。”夜阑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用眼神挑逗一下坐在地上的夜琛。

“父亲”凌云去扶夜琛。

“走开!”夜琛倔强的自己拾起拐杖站了起来。“凌云为父养你两万年,在你心里还不如这个你认识不足两年的三叔父?”

“父亲你和三叔父都是我最亲的亲人。”

“放屁,为父是生养你的人,他!”夜琛指着夜阑,“他并不是你祖父独孤城的孩子,只不过是天选的魔族之王而已。你不要再傻了,他是在利用你!”

凌云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叔父夜阑,夜阑坐在那里安静的喝茶。

“父亲,你休再胡言乱语了。你看你与三叔父的面容还有体形是多么的相像,外人还说我与三叔父有三分形似,三分神似。三叔父若不是祖父亲生,那么父亲你也不是亲生!”

“你!”夜琛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冒金星,就差气死了。

“父亲!”

“凌云,带你父亲去你营帐里休息。把你和两个公主的事情跟你父亲解释清楚,火气太大了,给他煮一些菊花茶。”

“三叔父,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保重。”凌云眼睛里满是对自己三叔父的疼惜。

金翅乌颤颤巍巍的进了夜阑营帐,“主上,你就这么放过二王子?”

“不放过他,还能怎么样。给我拿身衣服来,我要回大鹏宫。”

史莲抱着昆仑立在花园的海棠树下,乖乖的白虎就趴在史莲的脚下“太阳已经落山了,他怎么还不来?”

“他,他是谁?”夜阑手里拿了一个风车,他终于来了。

“天都黑了,你拿个风车给谁看?”史莲转过身去。

“自己衣服呢,怎么穿我的?”夜阑看见史莲身上穿着自己的黑色金纹狐绒外套。“又肥又大,走路的时候没有被拌倒吗?”夜阑拽了一下史莲身上长长的袍子。

“我不要穿粉色的衣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你本来就像个十几岁的孩子,难道穿上大人的衣服就长大了,幼稚。”夜阑将昆仑接了过来。

“走,我们回寝宫。明天神界还不知要把你扣多久,先回去给你喂饱了。”夜阑知道史莲不好意思跟魔族的人要吃的,地上一摊各色果子,一定是吃了一天的果子。

“走啊!”夜阑一只手抱着昆仑,一只手拉着史莲。“今天我办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一会儿饭桌上说给你听。”

“轩辕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这个我比你清楚,难道你知道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夜阑回头看了一眼史莲。

“本来应该早些告诉你的,这几日总是忙着跟你吵架了,忘了正事。”

“神界长公主轩辕芙与大公主轩辕敬蕊会同时嫁给凌云,就是我的侄儿。若是那长公主轩辕芙肚子里的胎儿不是个好物,还是尽快除掉的好。”

“以长公主轩辕芙的资历,这个胎儿生出来起码要等八百年。不用着急,除非长公主轩辕芙用其他办法,让她的胎儿快速成形。”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个孩子还真的要不得?”

“这个不用我们操心,轩辕芙这么聪明的一个女子,她会充分利用自己肚子里的这个砝码的。一旦这个孩子没用了,她自己也会解决掉。”

“这女人的心好狠毒!”

“比起我呢?”史莲摇着夜阑的手腕。

“你是三界里最毒的,但是从不把心眼留在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上。轩辕芙怎么能和你比。”

“记得刚开始轩辕芙是赖上你了,怎么才短短几个月,就转身要嫁给凌云?”

“狐狸偷鸡总是挑最肥的下手,我在她眼里已经没肉了。”夜阑笑笑说。

“谁说没肉的,这里还有一大片!”史莲说着在夜阑后腰上狠狠捏了一把。

“哎吆,你这个女人!”夜阑疼的呲牙咧嘴。却被倚在无忧苑门口的几个无聊的女子给正好看见。

“主上!”这几个女子赶紧起身给夜阑行礼。

“都起来吧。”夜阑拉着史莲走快了两步。

“突然就快了起来,主上是睹人思人了?”史莲抛开夜阑的手。

“又使小性,我还治不了你。”夜阑低语一声。“十一翅!”

“主上”十一翅瞬间出现。

“她今天都去了哪里,见了谁,说了些什么话,来跟我详细说一遍。”夜阑回到寝宫,把昆仑放进摇篮里。

“主上,大膳堂已经把晚膳准备好了,是摆到寝宫还是?”

“放到偏殿去,就旁边的星瑶殿就好。把炉火先升起来,凳子上都铺好毛毯。”

“喏”

这时夜阑又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十一翅,“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主上,你不是问我上神她……”

“小伙子,快走吧。”金翅乌老谋深算一把将十一翅给拽走了。

史莲在摇着摇篮哄昆仑玩,夜阑走过去把昆仑的小手放在嘴上亲了亲,将那一个风车插在了摇篮的旁边。

“怎么样,别天天跟个醋坛子似的,我跟那些女人都是过去的事了。大不了我养她们一辈子,你应该庆幸她们没有给我生孩子,若真给我生了一儿半女的,像我这么重感情的人,还不得封她们个王妃做做。”

“走开!”史莲一把将夜阑推开。

“哈哈哈,逗你玩的。我今天特别的高兴,真的特别的高兴,我终于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我终于是你史莲一个人的了!”夜阑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他过去一把将史莲抱了起来。“史莲,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你知不知道我,我,哈哈哈……”他抱着史莲在那里不停的转圈。

“神经病,放我下来!”

“好,我们不闹了。走去用晚膳,忙活了一天,我就等着这一顿,等着跟你一起。”夜阑拉起史莲去了星瑶殿。

魔族的天空是三界里最魔幻的,晴好的时候,会有紫色,蓝色或者红色的银河纵横在天上。夜阑挽着史莲在大鹏宫里散步。

“刚才吃饱了吗?”

“不能再这样吃下去,会胖死的。”史莲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

“我们两个终于又多了一个共同点,以前我最不能理解你每天吃吃吃,现在我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今天做了什么大事?吃饭的时候光顾着往嘴里送东西。”

“没什么大事,哈哈哈……”夜阑情不自禁笑出声,“夜琛今天差点动手杀了我。”

“他哪里能杀得了你,都是你装可怜而已。成功把人家儿子骗到手了,夜琛怎么能不恨你。”

“骗到又如何,我又不会去伤害他儿子,只是偶尔利用一下。所有的利用我都会加倍补偿他的,我这人一向公平。”

“呵呵”

“呵呵什么?”

史莲从袖子里拿出吴桁给她的果子,“给你留的。”

“什么东西?”

“好吃的”

夜阑半信半疑的拿过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苹果,你从哪里弄来的?”

“有个叫吴桁的大哥送我的。”

“还大哥,你很小吗?哈哈哈……”夜阑又笑了,从回到大鹏宫见到史莲他就止不住的笑,动不动就要开怀大笑。

“我明日就回神界,看把你给高兴的。”

夜阑咬了一口苹果,“没关系,轩辕明羽只是话说出来了,不好收回去。用不了几天他就放你回来,兜兜转转最终嫁给我的人还是你史莲。”

一会儿功夫,那个丑果子被夜阑吃的仅剩下果核了。

“你怎么不说难吃?”

“嗯,难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果子。”

“把果核给我”

夜阑乖乖的把果核放进史莲手里的锦帕上。“你这是?”

“把它栽到我的仙海神山上。”

“这么难吃的果子?”

“你有一个神奇的嘴,这个果子被你吃了,果核就有了无穷的神力。将来它再长出的果子,不比那瑶池的蟠桃差。”

“我一个魔族怎么会有神力?”夜阑继续挽着史莲散步。

“你身上有浩然纯净之气,连上神都不一定有。”

“什么浩然纯净之气,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很久以前。”

夜阑挽着史莲走上了大鹏宫的朝阳台,“这里看星星与别处不同。”

史莲抬头望去,果然是星汉灿烂,瑰丽无比。“这些都是被狩魔箭伏住的游魔,格外亮的那些,都是魔族有身份的人。”

“史莲”

“啊?”

夜阑松开史莲跪了下去,今天我就给你戴上魔族王后的王冠。

“你的王冠在哪里呢?”史莲看见夜阑两手空空。

“这里!”

只见夜阑一手托向胸口,他的心被拿了出来,然后用手里的诛仙剑一劈两半。紧接着就是两根肋骨被他拿了出来,“你说我有纯净浩然之气,一点都不错。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三界里最特殊的人的不同之处。”

一个精致的王冠托在了夜阑的手里,“过来我给你戴上。”

史莲笑嘻嘻的跪到夜阑面前,“不疼吗?”

“别说话”夜阑把王冠戴到史莲头上。“好了,你史莲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夜阑正式的妻子,由天地作证。”

“不是要有华丽的衣服和名贵的珠宝吗?”史莲故意问。

“那是迎亲大典的时候,今夜是我补给你的订婚。”

“疼吗?”史莲又忍不住问。

“有魔族圣物一点都不疼。”

“那为什么我会疼?”

“它在我们两个人身上有不同的反应,只是需要我们偶尔控制一下。”夜阑起身抱着史莲,“我们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今天真的很高兴。”

史莲摸了下头上的王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史莲,我爱你,我爱你!你不用再怀疑,再一次次的试探我,你好看,你真的好看,你真的很好看。夜阑拥住史莲,亲吻可起来。“不要再胡思乱想,我永远都爱你,直到我夜阑生命的终点。”

夜阑如此热情,让史莲觉得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了。

史莲如约到了玉带溪,“这玉带溪也许就是魔族里看见的银河,不过好像也不对。玉带溪怎么可能是银河,银河里的星星本是游魔。”史莲心里暗想。漫天都是飞舞的萤火虫,还有从玉带溪里升起的水雾,神界总是那么仙气飘飘的。

“上神”是百合仙子。

“百合”史莲冲百合仙子笑了笑。

“神主请上神到玉宵宫。”

“嗯。”

史莲随百合仙子一路到了玉宵宫,玉宵宫干净剔透,就像轩辕明羽的脸一样。

“史莲,我已经等在这里了。”轩辕明羽迎了出来。

“神主”史莲躬身给轩辕明羽行礼。

“好了,好了。史莲你到凡间走这一遭,我们大家也都跟你绕了好一圈。”轩辕明羽示意史莲上坐,史莲并没有客气。

“神主所言,史莲不懂。”

“你有什么不懂,那魔族主上为了你可是做尽了天翻地覆的事情。没想到上神不光战场上厉害,情场上也是个高手。”姑苏天妃有轩辕明天在身边撑腰,又看见史莲是一副凡人的模样,她自然是更加不怕了。

“你是?”史莲浅笑着问。

“上神,她是姑苏天妃。”百合仙子说。

“哦,姑苏傅雷的堂妹”史莲嘴角微微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史莲,那魔族夜阑一直都要求娶你,你意下如何?”轩辕明羽问。

“小神一切都听神界安排。”

轩辕明羽对史莲的回答很满意,“这个夜阑跟魔族以往的主上都有些不同,他一开始就想着与神界交好。原来我担心他那是虚情假意的,不过从敬怡公主嫁到魔族后,我就越来越感觉他还有点意思。”

“神主,魔族金翅坪的盛会一开场就为神界的两位公主解决了终身大事。这才是刚刚开始,若再有一段时间随着盛会更加热闹起来,神界与魔族更加熟络起来,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神界公主找到她们的意中人,听说魔族的公主也都是有意在那里寻得夫婿的。”樊樱天妃符合道。

“我们神界嫁去魔族是低嫁,他们魔族嫁来神界是高嫁,这里谁吃亏谁占便宜不是一目了然。”姑苏天妃说。

“什么吃亏占便宜的,女人嫁人幸福最重要。那些个高嫁的在婆家备受冷落,还不如嫁一个普通人家,和和美美的好。”李天妃说。

“李天妃,这是话里有话,难道是我们神主委屈你了?”姑苏天妃咄咄逼人。

“好了,好了!”轩辕明羽按着头,显的很头疼的样子。“刚才说到哪里了?”

众人都不敢说话。

“让你们说的时候你们就不说了,史莲要你嫁给魔族的夜阑会不会委屈了你?”轩辕明羽看着史莲说。

“全凭神主安排!”

“嗯嗯,当年让你做天后你一万个不愿意。现在夜阑那小儿看上你,你竟没有一句不愿意,这就是十分的愿意。”

轩辕明羽一不小心说出了他与史莲的秘密,四下众天妃,宫娥,仙子都情不自禁的交换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眼神。

“你们不必吃惊,像史莲这般姿色的女子,三界里没有哪一个男人不会为她心动。我轩辕明羽也不是例外,不过史莲当时并不同意,哈哈哈……。”轩辕明羽说着大笑自嘲了起来。

“神主,是史莲位卑粗陋不敢冒领了天后的名衔。”史莲说。

“行了,大家都是老熟人不必说这些客套话。这样,我这就派人将你的神力还有美貌给拿来解封,重新还给你。”

“神主不必了,史莲的神力本是为神魔大战准备。既然神魔两界现在没有战事,史莲要那些神力也没有用处。至于美貌,那都是史莲身上的负累,史莲对如今这个容貌很满意。所以还请神主不用费心了。”

“嗯,既然这样。你一无神力,二无美貌。嫁去魔族若是那夜阑借故整日欺负你,你恐怕无处申冤。”轩辕明羽笑着说。

“这都是史莲的宿命,见我势单力薄想要欺我的人又何止一个两个。俗话说的好,虎落平阳被犬欺,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仅此而已。哈哈哈,……”史莲说到这竟然开心的笑了。

“史莲,你这刚到凡间不久,竟然学的会玩笑了起来,哈哈哈……”轩辕明羽也附和着大笑。

众人见轩辕明羽笑了,也是随着附和。

“神主,北海急报!”这时北天门的守门大神送来北海急报。

神界的急报一般都用火焰标识着紧急程度,史莲看那急报,上面错综复杂也不知标了多少朵火焰。像是情况紧急来不及标了,史莲看见轩辕明羽的手都抖了。

“这北海怎么会一时间出来这么多妖邪?几百万年不见的怪物都从地下冒出来了。”轩辕明羽把信丢在了那里。

“刚才都一个比一个的能说,现在是怎么了?都说说看!”轩辕明羽环顾了一下四周。

“神主,我们都是些天妃,宫娥什么的。这些擒妖降魔的事,你应该跟将军们商量。”李天妃说。

“我就知道你们不行,好了都散了吧。百合仙子你送史莲上神回仙海神山,上神没了神力,你一定要把她送到。”

“是!”众人退去。

时隔将近四年,史莲终于再一次站在仙海神山之上。

“上神,神主要把神力和美貌一起还给你,你为什么拒绝。难道上神不想要和以前一样不仅力压千军,而且貌冠三界。”百合仙子问。

“那些都是累赘。”史莲笑笑,“没想到我一走三四年,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

“上神真的要嫁给那魔族主上?”

“他待我极好。”

“那若是阴谋呢?”

“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只是这个阴谋恰巧是我喜欢的。”

“百合不懂。”

“好了,你回去复命吧。我要先跟这里的一草一木,万千生灵好好叙叙旧。”

“那小仙告辞了。”

“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