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金翅坪盛会四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722字
  • 2022-04-27 21:24:11

香馥把魔族给公主们新裁制的衣服给轩辕芙送了过去。

“长公主,你就是现在身子重。若不是这样哪里轮得到那个夜倾城在那张牙舞爪的,真是脸皮厚。”香馥嘟嘟囔囔的说。

“让她们跳去,我现在要做的事,比唱歌,跳舞要重要一千倍。”轩辕芙接过香馥拿来的衣服仔细欣赏起来。“亏得他们魔族有心,不知是谁让做的?”。

“听说是轩辕幕遮吩咐去做的,说是他这个魔族异姓王爷的一点心意。”

“轩辕幕遮这个小孩子,年纪不大倒是很会整事情。他的娘亲我那个妹妹轩辕晓最是胆小怕事的,没想到生了这么一个顽皮捣蛋的主。这魔族的衣物比起我们神界的织物来,还是差许多的,赏给你了。”

“谢长公主,谢长公主。”香馥自然是高兴的很。

“谢什么,本公主知道你与我一心。现在就换上这身衣服,让本公主看看好看吗?”

“哎,奴婢这就去。”

轩辕芙的嘴脸放出一丝冷笑,懒懒翻了一个身又睡下了。

夜阑在营帐外吹着树叶,吹着吹着睡着了。史莲换好衣服出来营帐看见夜阑闭着眼睛睡在那里,嘴巴上还沾着一片树叶。

“夜阑,夜阑”史莲轻轻推了两下夜阑。

夜阑微微睁开眼睛,“洗完了?”

“嗯”

“这里冷,走,回营帐。”夜阑起身一把抱起史莲回了营帐,他掀开厚厚的皮毛毯子将史莲放了进去。

“我刚刚去看了一眼昆仑,他已经睡着了,他睡起觉来和你一样。就像能在梦里吃蜜一样,特别香。”原来刚才夜阑并不是睡着了,他只是元神出窍,去看儿子昆仑。

“你不是说在外边给我守着吗,偷偷跑去看儿子。”

“分了一下神而已,我从门缝里看见你已经在换衣服了,才去的。”

史莲羞红了脸,“你还看到什么了?”

“我们两个儿子都生了,你还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不过我是真的很好奇你这个肉体凡胎的身体,不知和那个仙体有什么区别。”

“你,讨厌!”史莲起身抓起几颗大大的珍珠就朝还在换衣服的夜阑丢去。

“哎,快包上!”夜阑赶紧过去把厚厚的毛皮毯子给史莲裹了起来。“这里夜里冷,小心着凉。这个大珠你不能乱丢,虽然我们有很多但是这好歹是人家东海的一片心意。”夜阑把珍珠又给放了回去。

“什么东海,南海的这三界里最好的珍珠都在我的仙海里。”

“知道,你给那神界拼了万万年命,人家赏了你一块三界里最好的风水宝地。地上插根木头都能结出金子来,你史莲富的流油。”

“你在取笑我?”

“没有”夜阑赶紧捏了下史莲的小脸,“小脸洗的白白嫩嫩的,不知身上是不是也是白白嫩嫩的?”

“不想跟你说话。”

“又小孩子气,给你做根珠钗,你喜欢金的还是银的?”夜阑将两根还没成型的钗子拿给史莲看。

“两个都好看,一样一根算了,都是你做的?”看着那精致的钿花,史莲不太相信那是夜阑的手艺。

“那就一样一根,当然是我做的,看我这一双巧手。”夜阑又亮出了他细长的手指。“你脚腕上的同心结也是我一根一根丝线给编出来的,以后你所有的首饰我都要亲手来给你做。”

“那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啊?”

“我的正业就是爱你,每天都哄你开心。”

“嘴巴跟摸了蜜一样,我才不信。”

“来,让你尝一下我的嘴巴到底甜不甜。”夜阑一下将史莲扑倒,放肆的亲吻起来。

“连接吻都不会,一动都不动,从来跟个木头一样,你不知道回应我一下吗?”夜阑意犹未尽的盯着紧张的史莲。

不知为何,史莲的脸色变了。她满脸绯红但不是害羞那种,连身体都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我困了”史莲推开夜阑,独自转头闭上眼睛。

“怎么了,又是哪里出问题了?”夜阑让史莲突然情绪的变化感到莫名其妙。

“我就是困了。”

“我抱着你睡”夜阑抱紧史莲,但他明显感觉到史莲在努力的躲闪自己的热情。“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做别的,顶多亲你一下。你对我而言就像穷人家的孩子突然得了一块糖,是不会马上一口吞掉的,非要等到一个隆重的时刻来慢慢享用。我与你真正在一起的那天,一定要是我们洞房花烛的那天,我一定要给你穿上这三界里最华丽的衣裙,戴最名贵的珠宝与我牵手在大鹏宫的朝阳台上。让他们都看看……”夜阑说的正有兴致,却听见了史莲微微的鼾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满腔的真心话,史莲不知才听到几句。

夜阑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他又搂了一下史莲,用下巴蹭了一下史莲软软的头发。

“别碰我,好热!”睡梦里史莲一把将夜阑给推开。

夜阑总觉得怪怪的,却又实在不知道史莲突然的冷淡,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夜阑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史莲早就不知所踪了。

“金翅乌!”夜阑没有好气的喊了一声。

“主上”

“史莲什么时候出去的?”

“这个,老奴该死。”

“行了,你就知道该死,早该死了。哎呀,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夜阑把被子抱进自己怀里,仿佛那是史莲。

“主上,要准备早膳吗?”

“先备着,我去找史莲。”夜阑丢开被子,起身自己穿起衣服。

金翅乌赶紧过去帮忙,“出去吧,我自己来。”夜阑赶走金翅乌。

“喏”金翅乌老实退了出去。

史莲穿着夜阑给自己准备好的女装,早早就去草原那里逛了一圈。回来的路上,恰巧遇到正在那里劈柴的秋水。

“妹子,又遇见你了。”

“我随便逛逛,一会儿人就多起来了。不是不让你干男人的活吗?”

“我这个身板不干活可惜了,人家好不容易收留我,什么都不干怎么对的起人家。我要有你这个坯子就好了,我也什么都不干。”

“我什么坯子,我们两个是一样的。”史莲坐到了木柴堆上。

“我可不跟你一样,你多招人稀罕啊。”

“你壮硕,我单薄我们是一样的。”

“妹子,昨天我说的不算数。夜雨公主说了,美女千千万,主上仅疼你一个。”

“啊,她跟你说我是谁了?”

“没有,我猜你肯定是无忧苑里的妹子。”原来夜雨并没有告诉秋水,春水就是史莲。

“哼,他才不疼我”史莲听到夜阑的名字就生气。

“哎,你,谁让你坐在那里的?”几个魔族的士兵手里提着鞭子走了过来。

“妹子快起来!”秋水小声说。

史莲本着不想惹事的态度,就低头站了起来。

“小模样,不像是咱们魔族的女子。白白净净的是神界哪个公主的侍女?”一个士兵明显对听话的史莲充满了好奇。

“几位大哥,她是主上的人。”秋水过来拦住他们。

“主上的女人会到这种杂乱的地方?”那士兵回头问身后的伙伴。

“主上无忧苑的女人那么多,少一个半个的也不会看的出来。”

那几个士兵看来不是欺负人那么简单,他们还想干些别的。

“你们眼睛不好,我并不白净。”史莲耐着性子说。

“主上是我娘亲的亲三哥,我今天求了你去,他老人家也不会不舍得。”

“我本以为你们魔族的士兵都像十一翅他们那样,本本分分,乐观积极。没想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竟然还有你们这种腌臜货。”史莲骂起人来,毫不留情。

“十一翅算什么,他不就是有个美艳的姐姐在无忧苑嘛。我的娘亲可是夜雨公主,主上这么多妹子,独宠这一个。”那士兵一副得意的恶心嘴脸。

“真是个倒霉的地方,一大早就遇到你这么个不要脸的泼皮。”

“妹子,几个好兄弟。春水妹子今天是跟我聊天遇到了你们,你们若欺负她,秋水不会看着不管。”

“去一边去。”那带头的士兵想要一把推开秋水,谁知他的力气在秋水面前就像蚂蚁撼大象,秋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死肥婆,看小爷们不打死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下贱奴才!大家一起上。”几个**朝秋水一起扑了上去。

“妹子,快跑这有我顶着。”秋水也毫不示弱,只见她脚底生风,一下就举起跑的最近处的男子,将他一下子丢出老远。然后就是接二连三,五个**还不够秋水出汗的,一会儿功夫就全趴在那里。

“好你个秋水,我娘亲看你可怜留你在这做苦力,你却欺负她儿子,你是不想活了。”被打趴下的男子说。

秋水却没有理睬他,而是过去拉起史莲的手,“妹子,吓傻了吧?你怎么不跑呢,万一我敌不过他们,委屈的人不就是你了。快走吧,这里我也待不下去了,我打了公主夜雨的儿子。夜雨公主一定也不会轻饶了我,你快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出来乱跑了。男人总是靠不住的,主上说不定也不会向着你。”

“秋水,你真好。”史莲一下抱住秋水,秋水是史莲在魔族这里遇到的第一个对自己好的女人,虽然她现在并不知道史莲的身份。

“啊!”只听一声惨叫,原来那个夜雨的儿子,竟然拿石头打到自己胳膊上,打断了自己的一只胳膊。“你们两个谁都跑不了,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原来他想用自残来给秋水和史莲加罪。

史莲嘴角轻轻笑了一下,“都说魔族的人最无赖,以前跟你们接触的少。现在看你这样,真是传闻的一点都不错。”她一步步向那男人靠近。

“夜雨的儿子,是干儿子吧,叫什么名字?”

“你现在求我已经晚了!”

“对,晚了!”那几个人一起帮腔。

“妹子,别说了,快走吧。”秋水着急了。

“不急,我得知道他的名字。”史莲笑笑说。

“凌杰,小爷我叫凌杰,上将军凌云是我大哥!”

“凌杰?你也配用这个名字,不如猪狗的东西!”

冷光一闪,伴随着凌杰的惨叫声,史莲的狩魔箭插透凌杰的左手手掌。

众人还没来得及吃惊,史莲又插出了第二箭,这次是右手。

“你叫猪狗吧,这个名字很适合你。说你叫猪狗!”史莲笑嘻嘻的又拿出一根狩魔箭。

“狩魔箭,狩魔箭!你是谁?”凌杰吓得抖如筛糠。

“快跑!”几人想拉起凌杰撒腿就跑。

“左腿跑,断左腿。右腿跑,断右腿。”史莲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果然,只听“咔嚓,咔嚓……”几声五个人的腿尽数断掉,跪在地上哀嚎一片。

史莲笑靥如花的走到凌杰面前,“你说我好看吗?”她温柔的问道,手里的狩魔箭从凌杰的下巴滑到他的眉心,把死亡的逼视发挥的淋漓尽致。

“啊,妈妈……”那凌杰被吓得嚎啕大哭。

也不知夜雨公主是怎么听说的,她交代完去叫主上,自己亲自来了现场。

“上神,小儿年少无知,还望上神大人大量饶他一条狗命。夜雨在这里给你行礼了。”夜雨说完就跪下给史莲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

“我看他不过八百岁的年纪,这区区八百岁就如此嚣张跋扈,若给他活到八千岁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好人被他祸害。”史莲说着将狩魔箭扎进凌杰左肩,显然她并不想凌杰死的轻松。

“上神,夜雨自幼孤单。幸好后来捡了这么一个听话的儿子,有他插科打诨,夜雨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还请上神可怜夜雨,饶他一命,夜雨感恩不尽。”

“你说的这么可怜,我本该给你个面子的。奈何你教子无方,他在外边仗着你的依靠为非作歹,你难道你一概不知,还是故意装聋作哑呢?”

“史莲!”这时夜雨的人把夜阑给请了来。“史莲,有没有事?一睁眼就不见了,到处乱跑。”夜阑恨不得把史莲认认真真的检查三遍。

“有事,他欺负我!”史莲指着被自己折磨的遍体鳞伤的凌杰。

“三哥,他是我的义子,年龄尚小。不知为何冒犯了上神,还望上神能饶他一条贱命。”夜雨的意思是让夜阑求史莲不要计较。

夜阑轻轻笑了笑“你都说他是贱命一条,留着只会给你增加烦恼。南宫长卿!”

“主上”

“这五个是怎么混进魔族军营的?”

“主上,他们都是公主府里的府兵。魔族军营里如果出了这种货色,南宫家愿意枭首谢罪。”

南宫世家不仅掌管着大鹏宫的内务而且掌管着魔族三成的兵力,夜阑做了魔族之主后更是重用南宫世家。魔族男子进去军营,不管分到谁的麾下,都要先经过南宫大营的挑选与训练。所以南宫长卿说出刚才的话,一是自信,二是表忠心。

“话不要说太满,去找南宫大鹏把这个军营再给我翻一遍。”

夜阑又看了一眼凌杰,“三叔父,三叔父。……”凌杰快要吓死了。

“夜雨再收个儿子吧”夜阑抬手拿起凌杰肩膀上的狩魔箭,轻轻一晃,五个混混刹那间烟消云散。“走,我们去用早膳,可不准再乱跑了,再乱跑,打断狗腿。”夜阑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拉起她就走。全不管夜雨幽怨的眼神,愤怒与抱怨都要燃烧出了眼眶。

“我晚些时候再来找你。”史莲回头跟秋水告别,秋水脸上一脸的羡慕与不可思议。

“刚才跟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夜阑像教育小孩子一样问史莲。

“哪一句呀?”

“不准到处乱跑了!”

“我又不会有危险。”

“你是不会有危险,可是有人见不到你会着急的,要到处找,找不到会抓狂!”

史莲不说话,像个犯了错又不肯认错的孩子。

“你刚才还问那个无赖你好不好看,你好不好看是他能说的?”

夜阑一提这个,史莲马上就很可气了。“他怎么不能说,起码他看到我想要霸占我。他会调戏一个不好看的女人吗?”

夜阑知道昨夜史莲为何变脸,原来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给惹的。

“人饿了的时候就不会挑食了,你在凡间的时候不是连毒药都吃。”夜阑故意道。

夜阑说的毒药其实是史莲吃过的泡面。

史莲没有说话了,一个人自顾自的走。

“这套白狐绒的浅粉色衣服在你身上还真是好看,不过是衣服好,跟你没有多大关系。”

史莲还是不说话。

“哎,我们的营帐在那边。”夜阑赶上去一把拉住史莲。

“又要跑哪里去?”

“随便走走。”

“又怎么了,生气了,因为我说你不好看?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哈哈……”夜阑又笑了,他看见史莲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很可笑,没想到史莲对自己的外貌这么的不自信。“今天天气好,用完早膳我们回大鹏宫去看昆仑。我们一家三口去花园里玩,就我们三个好不好?”

“昆仑是你的孩子,跟我没有关系,我得回神界复命了。”

“别小孩子脾气了,这里没有别人我是昆仑的父王,你是他的母后。你若不好看,怎么会生出这么好看的孩子?”

“呵呵,那个史莲跟这个史莲不是一个样的。”史莲冷笑。

“都一样,只要你是史莲,什么样的都是一样!”

“一点都不一样!”史莲用力甩开夜阑的手。

“主上,神主轩辕明羽正往金翅坪这边来。”金翅乌过来说。

“他来干什么?你先退下吧。”

轩辕明羽的到来让夜阑有点出乎所料,这一点都不在他的计划当中。

“去大鹏宫吧,跟昆仑玩一会儿。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找你,那些话都是逗你玩的,你最好看,真的最好看。”

“骗子!”史莲鄙视的看了夜阑一眼,独自走远了。

“我怎么又成骗子了,我骗你什么了?”夜阑想要追出去,但是恐怕轩辕明羽的马车已经到了金翅坪,他得赶紧去迎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史莲走远,尽管史莲的背影看上去多少有点孤单无助。

史莲走到一处空旷的山坡上,那里绿草如茵。还有一棵孤零零的绿柳树,柳树已经长出许多树叶,正好可以坐在树荫下面远观山下许多的营帐与金翅坪那里一簇簇的人群。

一只乌鸦落在了柳树上,安安静静的却没有叫出声。

史莲看见四面八方的人涌进金翅坪,这种盛会在三界万万年来这是第一次。所以魔族金翅坪上除了魔族的人,越来越多的神界的人也来凑这个热闹。

半个时辰的功夫就有好几波人跟史莲打听去路,有男的也有女的。果然有很多的女人都如秋水一般想要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金翅坪扩建的重任落在了轩辕幕遮的肩上,坐在山坡上远远的就能看见骑在马上的轩辕幕遮在金翅坪上来回穿梭。

“哪里来的小姑娘,坐在这里出神?”一个装束破烂但是身形高大的男人从山坡下走了上来。“小姑娘跟你打听个道……”。

还没等他说完,史莲伸手一指,原来传闻中的金翅坪就在山坡的另一面。

“走了这么远的路,原来就在眼前。小姑娘我叫吴桁,你叫什么名字?”

史莲没有理他,若不是看吴桁不是坏人,此刻史莲早就狩魔箭伺候了。

“看你长相穿着这么文静,不像是我们魔族的女人。你不会是神界的公主吧,听说魔族与神界的所有公主都在这里。主上夜阑明面上说要挑选金翅战士,其实是给那些嫁不出去的公主们找夫婿的。小姑娘你长的这么好看,不是也嫁不出去吧?”

史莲还是没有说话,不过眼睛里有了一些笑意。史莲听见有人说自己好看,心下会宽慰一些,女人总是爱美的,只是多少不同而已。女人也喜欢别人夸自己好看,只是因夸的人不同而效果不同而已。

“你看下边这阵势,一定是来了大人物。”吴桁喝了一口水。

史莲看见几十辆高大华丽的马车在金翅坪那里一字排开,看来轩辕明羽已经到了。

“小姑娘,这是我自家种的果子。个头不大,味道也不甜,哥哥送你几个尝尝。”吴桁打开背上的包袱,露出十几个长相奇怪的苹果。“来,别客气”吴桁拿起苹果就放在了史莲身边。

“这是你的干粮吧,给了我你吃什么?”史莲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好歹是开口说话了,听他们说金翅坪那里是管饭的,这些干粮我用不着了。”

“那你如果没有被选上呢?”

“不可能,我吴桁活了一千多年就等这一次机会。”

“哦”

“吃个果子尝一尝”吴桁还在热情邀请史莲。

看在他热情邀请的份上,史莲拿起一个果子,她突然嘴角一笑,将那枚果子使劲远远的抛下山丘。

谁料吴桁一个飞身追了出去,向离弦之箭一般。“这个果子虽然看着不好看,吃着也不好吃但是却是我的珍宝,小姑娘你不能乱丢。”吴桁把果子捡了回来。

“它既然不好看也不好吃怎么会是你的珍宝?”史莲说。

“它长在我家后院,每当饥荒的时候,我们全家都靠它活着。我出门没有干粮,也要靠它活着,它不光是果子,更是我的亲人。”

“那要是如你所说这次在金翅坪功成名就了,还娶到了哪个公主,你们全家都要搬到魔都那里去住。你家后院那棵苹果树要带着吗,准备栽在哪里呢?”

“带着,就栽在我家后院,公主一定也会喜欢这棵苹果树的。”

“你倒是很有自信,魔族与神界加起来总共没有六十个公主,金翅坪上已经聚集了上万众。你怎么知道将来一定能娶到公主?”

“我有一身的好本事,我还长的英俊潇洒。”

“英俊潇洒是你母亲说的吧?”史莲忍住不笑。

树上的那只鸟却没有忍住,嘎嘎的叫了两声。

“你这小姑娘,人长的眉清目秀的,说话太不留情。我去报名了,你也快点回家,出来久了,阿爹阿娘会担心的。”吴桁说着收拾起包袱,准备起身。“还不知道你这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阿春”史莲笑着说。

“阿春,等大哥打出名堂有了功名。大哥再去找你,给你买好吃的。”

“吴大哥再见!”

“再见!”

看着天色已经是正午时分,史莲肚子真的有些饿了,她拿起一个果子准备吃掉。

“上神,小心有毒!”树上的乌鸦变回了十一翅的样子。

“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普通的乌鸦。”

“上神,是主上交代我要看好你。不准你跟别人说话,不准你乱吃东西。”

“他以为我是傻子吗,我是小孩子啊,这个不准,那个不准!”

十一翅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我刚才跟吴桁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不阻拦?”史莲说。

“十一翅看他也不像个坏人,主上不让你跟别人说话,是担心你被坏人欺负。看他不坏,我不想扰了上神的好心情。”

“你倒是个明白人,这个果子送给你。”

十一翅看见史莲手里的果子,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怎么你怕我害你,还是担心果子有毒?”史莲问。

“上神倒不至于害我”

“那就是担心果子有毒,所以你更应该把它吃了,这样就算有毒也不会毒到上神我,我还能为你解毒。”史莲笑嘻嘻的说。

“上神说的是,上神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点毒算什么,就算刀山火海我也去。”十一翅说着拿起果子就啃了下去。

“怎么样,有毒吗?”史莲笑着问。史莲早就知道那个果子是没毒的,她让十一翅先吃是为了不让十一翅阻止自己吃。要不以十一翅憨厚固执的性格肯定不会让史莲吃吴桁的丑果子的。

史莲与十一翅坐在柳树荫里,你一个,我一个,一会儿五个果子就剩下一个了。

“好了,这一个我留着做种子的。”史莲把剩下的一个果子收了起来。

“上神,我们这里已经有好多种子了。”十一翅拿着果核说。

“这些种子我们要种在这里,我来挖坑,你去找地方打水去。”史莲说着就拿出一根狩魔箭在草地上挖了起来。

“上神”

“啊?”史莲回头看十一翅有些不太情愿,“赶紧去,吃了我两个果子还想偷懒。”

十一翅也不知从哪里打来一桶水,史莲把阳面山坡上远远近近的挖了许多坑。

“上神,你确定它们能长出来吗?”十一翅一边浇着水说。

“这个不一定,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你们家主上能给来吹一口气,这一定是三界里结果子最好吃的果园。”

“那上神,需要我去叫主上来吗?”

“不需要!他爱来不来。”

“上神,你是上神,你来吹一口气不是应该效果会更好吗?”

“我现在是个凡人。好了,我们走。”

“去哪里?”

“大鹏宫。”史莲看了一眼山坡下的金翅坪,一排一排的宫娥们举着各色珍馐美味进了那个大大的营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