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金翅坪盛会二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04字
  • 2022-04-24 13:08:14

长公主轩辕芙被魔族接去金翅坪后,神主轩辕明羽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康健。

“堂哥,神主的身体可有大碍?”李天妃问号完脉的神界名医李先生。

“神主,前段时间只是过于忧心。这几日想是放下了心事,已经大好了。”

“这就好,这就好,神主身体欠佳,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让那些歹人钻了空子。”姑苏天妃娇滴滴的说。

“好了,好了,我轩辕明羽是三界第一神,怎么会说倒就倒。你们把心放进肚子里,我好的很,李天妃你去送送先生。”

“堂兄这边请”

看李天妃他们走远了,姑苏天妃又想说什么,轩辕明羽摆摆手制止了她。

“宣旨官”轩辕明羽叫了一声。

“神主”

“我写一道神旨,你亲手送到史莲手里。姑苏天妃给我准备笔墨,长公主的事要一定十拿九稳,就只能先委屈一下史莲了。”

夜阑一觉醒来,史莲早就去了凡间。昨晚他们两个在帐篷里边吃边聊,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才爬到床上睡着了。

“这个女人临走也不说一声。”夜阑翻了一个身把史莲的枕头抱进怀里,那枕头上还有史莲头发上的香气。

“主上,上将军凌云求见。”金翅乌在帐篷门口说。

“让他进来吧。”

“主上!”凌云进了帐篷看见夜阑还没有起身,一摊衣服都丢在地上,想是昨晚的士兵还没有离开,就赶紧转过头去。

夜阑看见凌云的举动,心里暗自好笑。

“什么事?”

“主上,天气转暖,雪山脚下的路也已经解冻。公主们想要去雪山那里的温泉花园,游园赏花。”

“这些小事你自己做决定就好了,啊,我浑身没有力气,更不想动脑子。”夜阑懒懒散散的说。

“喏!”凌云退了下去。

“主上,可是准备起身了?”金翅乌问。

“你先出去,我再躺一会儿。累死我了,骨头都散了一般。”

“喏,老奴明白。”

“你明白什么?”夜阑见金翅乌笑的奇怪。

“没有什么,老奴这就告退。”金翅乌一阵小跑着出了帐篷。

“你明白个大头鬼,我与史莲除了那日一起生了个昆仑就再也没有过肌肤之亲。”夜阑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心有不甘的样子。

史莲许久没有去华府,她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窗明几净,比自己在时还要高端雅致许多。

“上神你回来了!”白苏最先看到了史莲。

“不要叫我上神,就叫史莲好了。”史莲见白苏打扮娇俏,小脸像春日里的桃花一般嫣红可爱。

“这怎么可以,你的名讳可不是我们这种小妖们能有资格直呼的。”蓝眉手里还拿着抹布。

“你们把这家店看的这么好,我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史莲笑着去吧台里边放下包包。

“那你就雇我们两个给你打工吧,工资什么的都好说。”蓝眉说。

“我没有听错吧,你们真的愿意给我打工,不是开玩笑?”

“真的,真的,老板赶紧对下账。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是你店里的小二了。”蓝眉过去把他这些天做的账目都拿给了史莲。

“你们卖东西比我在行,我一会儿先把你们这几个月的工资给你们结了。”

“没有,都是兄弟姐妹们捧场。”蓝眉说。

“哪里来的兄弟姐妹?”史莲暗想“难道是一群狐狸,与一群野鸡?”。

“上神,你如果不喜欢他们,我们以后不让他们来就是。”白苏聪慧看出史莲的迟疑。

“美人,无论是人神妖魔,只要他不做伤天害理事,只要他是个好人,我史莲都愿意跟她们做朋友。”史莲笑着说。

“真的?”

“真的。以后不管我在不在,来不来,我就只管对账进货和给你们两个发工资。其他什么事情,你们都一并处理好了。”史莲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蛋。

“早就知道你是一个好相处的神,就是平时里伪装的太高冷,都不敢靠近你。”蓝眉拿了一盘子洗好的草莓出来。

“给你们开多少工资好呢?”史莲拿起一个草莓,“好甜,我喜欢。”

蓝眉与白苏还不知道史莲是一个很小气的人,虽然很好相处,但是特别的贪财。拿到手里的钱再花出去,就像割她的小肉肉一般。

“每人一万。”蓝眉说。

“这样不好,显的我小气了。每人五千外加千分之二的提成,怎么样?”

“这个……,也可以吧。”蓝眉的狐狸眼珠子动了动,对史莲又大体了解了一些。

“白苏,你的妆容好美呢,我有点目不转睛了。”史莲笑着说。

“来,上神我给你化一个。”白苏把史莲牵到化妆台那里。

“你不光人长得貌美,还心灵手巧的,蓝眉是怎么找到你的?”史莲问。

“你闭上眼睛,我一边化,一边讲我们两个的故事。”白苏温柔的说。

“蓝眉在我们妖界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人,喜欢他的女孩子自然也很多,……,好了,上神睁开眼睛看一下吧。”

史莲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这都一点也不像我了”。

“喜不喜欢?”

“喜欢,好漂亮的样子。”

“美女,你们这里免费化妆吗?”几个打扮时尚的女孩走近华府。

“不免费,不过你们如果是这里的VIP的话,每周都有一次免费化妆的机会。”蓝眉彬彬有礼的说。

“怎么才算是VIP呢,办卡还是购物?”那群女孩子显然深懂VIP的含义。

“办普通卡一次充值五千元,白银是一万元,黄金是两万元,钻石会员是十万元起。”白苏解释说。

“抢钱啊,真是的……”几个女孩子扬长而去。

“放心,她们还会回来的。”蓝眉对史莲使了个眼色。

“狡猾的狐狸”史莲笑了笑。她走到钢琴那里,忍不住又弹了起来。

“上神你到底会不会弹钢琴?”蓝眉问。

“我不会”

“你不会还乱弹的这么高兴?”

“当然,这是一种心情”史莲继续玩着她的钢琴。

神界最好看的公主是长公主轩辕芙,魔族最好看的公主是夜倾城。到了金翅坪许多天,夜倾城都没有出现,因为她还生三哥夜阑的气。是夜阑不让她与云裳公子再接触,云裳公子现在见到她都是躲的远远的。夜倾城贪玩又情窦初开,她才不在乎云裳公子给不给自己未来,只知道开心一天是一天。

夜倾城是五彩凤凰之后,她所穿的衣服都是五彩斑斓的,鲜亮耀眼。

身穿一身大红衣服的轩辕芙从帐篷里出来,就看见了那个纠缠在凌云身边的漂亮女孩子。“那个穿着奇怪的女子是谁?”轩辕芙问香馥。

香馥自然是没有见过轩辕芙的,竟一时答不上来。

“长姑姑,那是魔族的公主夜倾城,是魔族十九位公主里最漂亮的女人。”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戎装的大公主轩辕敬蕊说。

“哦,她叫夜倾城,魔族的公主。这么说来那凌云应该是他的侄儿,她怎么还这么厚着脸皮在那里纠缠凌云上将军?”轩辕芙说。

“这个问题小侄就不懂了,大姑姑你说就是有好多的老女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一把年纪了,偏偏喜欢去勾引挑逗那年纪轻轻的男子,她们是不是也太厚脸皮了?”轩辕敬蕊故意说给轩辕芙听。

“别人的事我们休要管,做好自己便是了。”轩辕芙吃了一口苍蝇,愤愤的回到自己马车上。“香馥,我们回营帐!”

“长公主,大家好不容易出去玩一次,您这是?”香馥问。

“快闭嘴,我都快聒噪死了,回营帐!”

轩辕芙又犯了她娇嗔的毛病,香馥只得从命让马车回了营帐。

“你们先走,我去问候下长公主。”行进路上凌云听说长公主轩辕芙重新回了营帐,他拍马又回了金翅坪。

“仙子,不知长公主是哪里的不适?早上我看见长公主还是面若桃李,可是凌云照顾的不周?”凌云在轩辕芙帐篷外询问香馥。

“我没有事的,你让上将军不用忧心。反正我这么丢人的事都做了,大家都来笑话我也是应该的……。”帐篷里穿出了轩辕芙嘤嘤得哭声。

“上将军,长公主被她们言语相气,正在帐里借酒消愁呢。”香馥说。

“这怎么可以,长公主可是有身孕的人。”凌云一说出口,马上后悔了,这不是也在嘲笑轩辕芙吗。

果然,帐篷里轩辕芙的哭泣声更响了。“长公主都是凌云口不择言,该请长公主见谅。”

“上将军,你怎么也这样说长公主。”香馥抱怨道,“我是给长公主讨一些醒酒药,你帮我照看一下长公主。”说完香馥就跑掉了。

“哎,仙子……”

这香馥哪里会回头,她一转眼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长公主,你没事吧?”凌云在帐外轻声问。

帐篷里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凌云越发的慌了,好巧这轩辕芙帐篷外竟然没有一个士兵。

“长公主,长公主……”凌云连叫了几声,帐篷里还是一片安静。“三叔父让我一定要照顾好神界的长公主轩辕芙,如若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跟三叔父交代。万一三叔父因此受到神界的责难,我岂不是害了三叔父?”凌云越想越恐慌。

“长公主,凌云得罪了”凌云闯进轩辕芙的营帐。

凌云这个聪慧的少年,没想到他这一生都因为今日里跨出的这一步给改写了。

那长公主轩辕芙手里还拿着酒壶,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水,**着身子,仅用一片薄薄的轻纱掩在胸前。

“上将军,能把芙儿抱到床榻上去吗?”轩辕芙看了一眼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凌云。

“我,我,我……,凌云多有不便”凌云转身就要逃跑。

“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看我躺在这冰冷的地上你也见死不救,你若是正人君子,又怎么会计较这些?”轩辕芙对付起少不更事的凌云还是绰绰有余的。

“长公主得罪了”凌云闭着眼睛走了过去。但是他闭着眼睛却更是不好,因为看不见轩辕芙,所以免不了要乱摸一番。该碰,不该碰的,都让他给碰到了。

“啊”由于凌云闭着眼睛,抱着轩辕芙走到床榻那里,被高出的床榻一下子拌倒。整个人扑到了轩辕芙身上,轩辕芙也娇嗔的叫了一声。

“长公主!”帐篷外神界的兵士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听到轩辕芙的叫声,赶紧冲进营帐。却看到了如此香艳的一幕,实在是闪瞎了他们的神眼。

“好一个魔族的上将军,竟敢对长公主行如此下作之事!”那神界士兵上来就要拼命。

“发生什么事了?”香馥也回来了。“长公主,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才刚刚离开一会儿时间,就让你受了这莫大的委屈,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长公主,还请您跟他们解释一下,不是他们看到的那样。”老实的凌云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此刻他都汗流浃背了。

“还不快帮我披上衣衫”轩辕芙倒是不慌不忙。

没了主意的凌云只好乖乖照办,他从地上捡起轩辕芙的衣衫为轩辕芙披上。

“今日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叫你们的时候你们不在,不需要你们出现的时候,你们倒是来的快!还不快滚!”轩辕芙哪里有喝醉的样子,她分明精神的很。

“长公主,我……”凌云实在不知该怎么解释。

“是芙儿不好,连累上将军被误会了。”轩辕芙说的楚楚可怜。

“若没有什么别的事,那凌云就先退下了。”这时凌云脑子里还是糊涂的,不知道身在何处,更不知该做些什么。

凌云一路快马追上了队伍,但是轩辕芙醉卧在营帐的样子已经停留在他的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上将军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样子。”轩辕敬蕊一身男子装束,骑马走在凌云身侧。

“是吗,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凌云的表情十分尴尬。

“再往前就是温泉那里了,上将军作为男子不方便过去,不如去远处走走。”轩辕敬蕊说。

“也好,此处荒凉却鲜有生人。让那些女子们慢慢玩,我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等着。”凌云说着往远处走了走。

轩辕敬蕊也跟了过去,“我正好也不想跟那群女人们混在一起,咱们一起走走?”。

凌云欲言又止,他对女人是怕了,只是低头笑了笑。

去年枯黄的高高的芦苇草还在四处飘荡着芦苇花,草原上今年春上刚长出来的小青草,还矮矮的趴在地上。远处温泉水雾让这里的青草长的格外壮硕,连草叶也是饱满多汁。

凌云跳下马来,从地上拾起一片草叶,含在了嘴里。一会功夫就吹出了一首好听的曲子,曲子干净悠扬,让轩辕敬蕊听的有些入神。

“没想到魔族还有你这般男子,可惜我父皇没有给我生一个两个兄弟,想来我们神界的男子应该会更加出色一点。”轩辕敬蕊一脸向往的说。

“是呀,三叔父说你们神界从来都是自以为是的。”

“哈哈哈,”轩辕敬蕊笑了,“还是第一次听上将军说话是这般不客气呢。”

“这吹树叶的本事是从三叔父那里学来的,我的父亲是魔族二王子夜琛,他从来不管我们兄弟姐妹间的事情。整日里板着脸,我小时候特别的害怕他。直到有一天我在大鹏宫遇到了魔族主上夜阑也就是我的三叔父。那时候三叔父正好对上神史莲爱而不得,整日里忧心烦恼,时不时就要坐到大鹏宫最高处去吹树叶。大家都觉得好听,但是未免太过忧伤了。后来跟三叔父混熟了,他虽为魔族之主,性格却十分的亲切,甚至教会了我吹树叶。在凌云心里,三叔父的地位不比父亲低。”

“听你这么一说,你这三叔父跟传闻中的却是一点都不一样。”

“我只能告诉你,你听到的传闻都是真的,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三叔父在我心里得地位。这恰恰是他的魅力所在,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

“你也不错啊,用不着羡慕他,你是魔族最年轻的上将军。”

“都是三叔父抬举我,这点我清楚的很。”

“不说这些,天高云淡的,我们聊些轻松的东西。不如你教我吹树叶吧。”

“公主愿意学,凌云只好现拙了。”凌云又从地上捡起一片干净的草叶。

“用这个”轩辕敬蕊拿出一片金色的叶子递给凌云。

“这个公主拿着就好,我用草叶便可。”

“这个可是我们神界悠悠草的叶子,上将军你不妨试一下,吹出来的曲子一定更加的悠扬好听。”轩辕敬蕊真诚的把金叶子放在掌心,等凌云亲自来拿。

凌云果然因为不好拒绝,去拿过金叶子放进了嘴里,轻轻试吹了起来。

“上将军,你这个叶子叫作悠悠草。看着精致实则有它的非凡之处,它的非凡之处就是,羊舔了羊倒,牛舔了牛倒,你凌云舔了,你就倒……。”

凌云眼里大公主轩辕敬蕊渐渐模糊了起来,只是觉得四肢无力,挣扎了几下,还是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芦苇丛在哗哗的响,一阵香风向凌云袭来,他努力睁了睁眼睛,看见了退掉衣衫光滑白嫩的轩辕敬蕊。

“你要做什么?”凌云眼角流下了眼泪。

“上将军不要着急,我再给你吃一粒别的丸药,上将军一定会马上忘掉千愁百忧的。”轩辕敬蕊说着真的拿出一颗丸药,强行的喂到凌云嘴里。

这会儿的凌云是彻底放弃挣扎了,他的心里只想着求死吧。

东海又送来了一批硕大的珍珠,夜阑拿了一个口袋正在认真的挑选着。他想亲自给史莲做几件好看的首饰,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史莲戴过首饰,当然除了他给戴上的那些。

“主上,出事了。”金翅乌慌慌张张的跑进夜阑营帐。

“什么事?”

金翅乌上来就趴到夜阑耳朵上,嘀嘀咕咕一大阵。

“的确是出乎所料。”夜阑顿了一顿又在继续选他的珍珠。

“主上,这可不是小事,万一神界怪罪下来,我们?”

“我们干什么?我们又不知道。先静观其变,这轩辕明羽家里这么多女人,真不让人省心。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主上,现在马上就要酉时了。”

“这么快吗?”

“主上,你在这里挑选了一天的珍珠,连午膳都忘了吃。”

“我没有忘,我是想等史莲来一起的。你去让他们准备鸡鸭鱼肉,牛奶,糕饼,水果还有小菜,我去叫了史莲来。”夜阑起身,活动了下自己的腰身。

史莲早早就出了华府,许久没有回到凡间她有些怀念凡间的街市了。

史莲为自己买了几套纯棉的睡衣,又第一次给夜阑买了一些凡间的衣服。她跟夜阑从在凡间相恋到现在,这真的是她第一次为夜阑买东西,如此看来,从前她对夜阑好像真的没有多么上心。不过这一次真的是夜阑在史莲心里彻彻底底的征服,史莲放下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全心全意的如面对夜阑的爱。

回到家里史莲累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她匆匆煮了一包泡面,刚吃了一口就困得睁不开眼,干脆趴到床上睡下了。

应该是睡了没有多长时间,外面的阳光还能透过窗子晒到史莲的床上。但史莲的感觉是已经睡过去好久了,浑身没有一点点力气,却又异常的舒服,就这样闭着眼睛躺着,享受着春日的落阳余晖。

“哎,起床了”夜阑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

“别碰我,我还没有睡醒。”史莲重新裹了下被子。

“你还没有睡醒,嘴巴先醒了?”

“嗯”

“说好今天晚上去魔族那里的。”

“我好累,一点都不想动……”

“你这个无赖,我去给你买些吃的,今晚在凡间陪你。”夜阑摸了一下史莲的头发就出门了。

凡间在日落的时候,人们的节奏明显是加快的,大街两侧时不时有些叫卖声,真的是人间烟火气。

“老板这个水果怎么卖?”夜阑停在一处干净的水果摊前。

“看上什么你自己挑,我这里保证物美价廉。你看对面那夜城大厦,他们都来买我的水果。”这老板习惯性的用夜城给自己招揽生意。

夜阑回头看了一眼那高入云端的夜城,突然他发现了一双罪恶的眼睛。眼睛正在看着史莲家的方向,“找死!”夜阑一抬手,夜城那里站在窗口的夜羽嗷的一声,后仰在地上。

“你怎么了?”旁边的夜琛慌忙起身。

“我的眼,我的眼……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夜羽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先忍耐一下,我去叫医生过来。”夜琛丢下夜羽慌忙出去了。

“这些多少钱?”夜阑把他挑好的水果递给那卖水果老板。

“你这一兜里什么都有,我给看看。……一共五百出头,你给个五百吧。”

夜阑身上带着史莲的钱包,他干脆把钱包打开“我不认识钱,你自己拿。”

那卖水果的看夜阑长相英俊,衣着也高档大方,怎么也看不出是个傻子。

“我知道,你一定是谁家的富二代,从来花不到钱,不认识钱我理解,我理解。”卖水果的老板从开了的钱包里拿出五张一百的钱。“以后常来,我这里的水果远近第一。”

“嗯”夜阑提着水果头也不回走远了。

夜阑回家的时候,史莲已经靠下了巨大的决心从床上爬起身。她换好衣服去了楼下,那里有神界的宣旨官在等着自己。

“上神”神界的宣旨官见到史莲赶紧行礼。

“自从被贬庶到凡间,我这是第一次见到神界的宣旨官亲自来给我传话,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史莲问。

“上神请过目”那宣旨官并不敢对史莲宣旨,他只是把轩辕明羽的神旨恭敬的递了出去。

“什么东西?”买过水果的夜阑刚好回来遇见,他抢过史莲一把拿去了宣旨官手里的神旨,把手里的水果送给了史莲。

“你们神界并没有大战,叫她回去做什么?”夜阑看了一眼神旨,原来上面写的是,让史莲暂回神界,而且是不得违抗,三日内速回。

“这个小神并不知情”宣旨官微笑着说。

“呵呵,你笑的真好看。你们神界都是长了一张好看的笑脸,实际上肚子里刀枪棍棒的,阴险毒辣。”夜阑看了一眼宣旨官。

史莲接过神旨,仔细看了一遍果然是让史莲暂回神界,她大致是明白了轩辕明羽的意思。支开自己,好让夜阑与轩辕芙的好事少一些阻力,真是煞费苦心。

“宣旨官辛苦,请禀告神主,史莲一定准时回还。不过史莲现在是一介凡人,要回神界恐怕有心无力。”

“上神放心,小神会把上神的话如实告诉神主的,小神告退。”

“你真的要回去?”夜阑又把神旨抢过去。

“神旨上都说了是暂回,他才不会让我回去太久,他会睡不好。你就去买了这点东西,全是水果不抗饿的。”

“一会儿跟我回魔族。”夜阑拉着史莲就回了住处。

“这些水果花了多少钱?”史莲好奇的问。

“五百,从你钱包里拿的。”夜阑把史莲的钱包拿出来。

“哦,以后你不要买东西了,这么一点普通的水果,你花出了天价。”

其实夜阑知道那卖水果的把他当冤大头了,“普通凡人,让他占一点便宜,是我赏他的。”夜阑笑着说。

“你真是个好人。”史莲把水果一样样放进冰箱里。

“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

“啊?”

“那里有人会看见你”夜阑拉史莲到窗口那里,指着夜琛的夜城。

“主上,我有三里禁地,他毛都看不见。”史莲笑着说。

“看不见吗?”夜阑如梦初醒。

“就算是神界的巡天使看过来也是也一片空白,更别说你们魔族的什么鹰眼,狼眼了。”史莲拍了拍夜阑的肩膀,“主上,你是不是刚才做错什么事了?”

“可能做错了,史莲我出去一下。还有我喜欢你叫我主上,真乖”夜阑捏了一下史莲的下巴,匆匆就走了。

夜羽还在那里不停的哀嚎,夜琛把医生给叫来了,但是夜羽死活都不肯把头上的面罩给摘下来。

“先生,反正他眼睛是露在外边的,你看能不能不给他摘面罩?”夜琛说。

看病的先生姓杨,是个八百年的山羊妖。

“你不要乱动,我给你看一眼,看一眼。”夜琛示意让手下去按住夜羽。

谁知夜羽从儿时落下心里阴影,一有人按着他,他马上就疯癫了。

“不要碰我!”那上去的人一下被他甩了出去。

“不要乱动!”夜阑一下子到了夜羽眼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