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轩辕明羽夜访大鹏宫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16字
  • 2022-04-19 20:25:26

这无数的雪山,到底是石头堆积,还是由数不清的白骨堆积?史莲站在雪山脚下,听见呼啸的山风,那欧欧的声音不知到底是风吹过山谷的声音,还是无数冤魂的哭诉声。

史莲顺着雪山的山谷进了雪山深处,她心底里想去一探究竟,而且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呼唤着史莲的名字。

越入雪山越是寒冷,史莲裹了下身上的裘氅,这还是昨夜跟夜阑争吵中自己逃出营帐后夜阑追出来给强行披上的。现在这种情况还多亏了这件黑色绒羽的裘氅,若不是它,史莲根本进不了雪山。

“金翅乌,我把他抱到金翅坪营帐那里应该没问题吧?”夜阑怀抱着昆仑问金翅乌。

“主上,小王子还是太小了,受不了野外的风吹日晒。”

“我不能每日来回的来看他,但是我若住在金翅坪营帐里又不放心他。”

“主上,实在是不方便。小王子一去就需要带着他的两个奶娘,带着奶娘又需要……”

“行了,别说了,烦死人!”夜阑看着手里的昆仑,有些说不出到底是爱还是什么别的感觉。

“昆仑你能不能快点长,起码能让为父带你去骑马射箭。现在你这个样子,让我好头疼。”

“主上,人都是一点点长起来。当昆仑小王子长到了能骑马射箭了,你又会想念他现在乖巧可爱的样子。”

“就你会说话”夜阑抱着昆仑躺坐到软榻上。

每一次跟史莲吵架,他总要提昆仑,说出那些足以让史莲伤心的话。

“昆仑,父王是爱你的。每次父王跟你母亲吵架说的话都不算数的,父王只是为了惹她生气,都是嘴硬罢了。不过父王是爱你的,当然我最爱的人还是你母亲,不管我们争得多么的面红耳赤。”夜阑怀抱着娇小的昆仑看着漫天的星光,不知要等到哪一日史莲才能平和的站到自己身边。每当这个时候,夜阑总是伤感的,无限的伤感包裹着这个还是少年的人。在魔族他也不过还是一个少年得年纪,不过这个少年的心思有些老成。

无数尸骨泥肉堆积成山,星光灿烂照的雪山如同白昼。从山峰上吹落的雪花落在了史莲的脸上,冰冰凉凉的。史莲一步一步的喘着粗气,每一步都无比的艰难,就像有许多的手在抓住史莲的脚腕,让她前进不得。

“我这一生,除了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就是独自一人面对着无比美好的花前月下,从不知道艰难是什么,更没有受过什么苦难。直到被贬庶到凡间,用残存的神力去捕猎游魔,受到来自魔族或者是神界的各种攻击。然后又遭遇了夜阑的爱情,爱情是一束温柔的光,带给了我从没有过的感受。但是现在的自己却越来越感觉到离神界越来越远了,远的遥不可及,也许致死都不可能再有回还。”

史莲坐在冰崖之上,她喘着粗气,远望见夜阑的寝宫那里灯火通明。

“史莲,你也敢来这里。”

终于有人说话了。

“终于有人开口,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史莲,你今日来了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墓地。”

“嗯,但愿你们有这个本事。”史莲并不以为然。

“苍天总是这么不公平,史莲你杀人无数。还要让你拥有三界第一的美貌,与无与争锋的神力,苍天不公。”

“苍天当然不公,他若公平怎么会有神,魔,人三界。你们既然已经死了,不去投胎转世,赖在这苦寒之地为了什么?”

“我们为了等你,等你史莲来,一举让你葬送在这里!”

“好吧,你们试试。”史莲闭上眼睛,准备倚靠在冰崖上睡一会儿。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就如同开天辟地一般。

怀里还搂着昆仑小王子的夜阑猛的从软榻上坐起身,他先把昆仑小心的给放在了摇篮里。

“金翅大鹏!”

“主上”来的人是南宫大鹏的堂弟,南宫长卿。

“刚才是什么声音?”

“回禀主上,声音是从雪山那边传来的,声响巨大。要不要派金翅营的人去查探一下,这声响的确是过于巨大。”

“算了,天气转暖,应该是普通的雪崩而已。你退下吧。”

“喏!”

夜阑站在自己窗口看了一会儿,又回床上睡了。

夜阑早早用过早膳与昆仑小王子亲昵一番后正准备动身去金翅坪,樊樱天妃就到了。

“主上,不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表姐,这两日不知你在府上住的可还舒心?”夜阑亲自把一份冬枣端到樊樱面前。

“住在自家府上,我自然舒心。只是因为主上的事情,着实让人寝食难安啊。”

“表姐,你不用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在魔族就好好做你的公主小姐,在神界就好好做你的天妃,神界那些人若有人欺负你,你大可回来,我们不看他们的眼色。”夜阑说完起身又要跑。

“主上”樊樱一下子跪在夜阑面前,将夜阑逃跑的路给截住了。

“主上,你聪明绝顶,难道不知道樊樱在神界过的好不好,受不受别人欺负,全都看主上怎么与神界维系关系。”

“夜阑一直对神界神主轩辕明羽敬重有加,每逢节日各种礼品问候从来没有间断过。”

“主上,那都是表面文章罢了。你如果娶了长公主轩辕芙,那些东西都可以省掉,一劳永逸的事,你为什么要执意要拒绝?”

“表姐,夜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胁迫我。凭什么他们要我娶我就去娶,他们说那是我的孩子我就要承认,当我夜阑是木偶?”

“身为魔族之王,必要时候为魔族牺牲些什么身外的东西,有什么可委屈的?主上,我们魔族再也经不起大的战争了,历代先王们都尝试过了,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表姐,你如果在神界生活的不高兴随时回来就是。至于那神界我还真想跟他们一决高下,夜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夜阑拿起披风出了偏殿。

“主上!”樊樱叫了一声,夜阑才不会回头。

史莲靠在山崖上睡了好长的时间,也许是几天几夜也许是半月有余,也许足足都超过了两个月。附近雪山还在轰隆隆的表示着它们的不服,魔族的人就是这样,无论活的还是死的,即使是做了白骨的,都恨透了史莲,千方百计的想要史莲不得好死。

史莲起身拍拍身上的残雪,继续往雪山的最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忆起往事。

记得神魔第一次交战的时候,神界的轩辕明羽还不是神主,也没有现在半米长的胡子,只是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我与你注定有一个要做神界之主,另一个就是带兵领将的战神。”轩辕明羽不咸不淡的说。

“这两个你可以一并做了。”史莲说,她当然知道轩辕明羽那张小白脸下想的是什么。

“要不你嫁给我,我是神主,你是天后。我们两个在一起所向无敌。”轩辕明羽走到史莲身边。

史莲对轩辕明羽有一种天生的抗拒,特别是轩辕明羽那一张故作严肃的脸,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神主”史莲跪到地上给轩辕明羽行礼,“请神主赐我一处安静的地方,史莲愿意永生不参与神界的任何事务。”

“你竟然不愿意做天后,是看不起我?”

“史莲不敢”史莲跪在那里不去抬头,她给足了轩辕明羽面子。其实她与轩辕明羽的实力应该是平起平坐的。

“好吧,赐你一处仙海神山,你就在那里种花养草是了。”

史莲就这样去了一处草木葱茏,海清月明的地方。也在那里安静了一段时间。

“上神!”神界的一个将军领着几个卫兵找到了史莲。

“你们是?”史莲问。

“我是神界的雷霆将军。”

“你,何事?”

“魔族之主带兵攻打神界想要取而代之。”

“然后呢?”

“神界众将士无一人能敌白楚。”

“轩辕明羽也不行吗?”

“上神,神界有一杆银枪。神主他支配不了,还请上身能随末将前去,一探究竟。”

“打仗是你们男人的事,我一个女人还是在这里侍弄花草好了。”

“上神,来之前神主让我告诉你,您若不出手相助。等那白楚真的打到神界,也夺了你的仙海神山。就凭你这独一无二的姿色,那魔族的狂徒怎么会轻易的放了你,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一点。”

“哦,”史莲在那里沉默不语。“好吧,我觉得这次轩辕明羽说的很对。”

那杆银枪果然是个认主的,史莲只要轻轻一伸手,银枪便稳稳的落在了史莲的手心里。

“好了,看来神主与战神我们两个只能一人占一个。我是贪多不得啊,哼哼。”这时的轩辕明羽已经有了神主的架子。

史莲的美貌加上一身戎装的战袍,真的有些奇怪。史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哈哈哈……你们神界的男人都死绝了吗?哈哈哈……”白楚的笑声一出,魔族那些猖狂的兵士就更加放肆的狂笑。

“废话少说,有本事过来跟我们将军打一个回合。”雷霆将军指着白楚说。

“过来就过来,我白楚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像这种带兵打仗的女人倒是第一次见,我倒要看看她是长成个什么凶神恶煞的鬼样子,不会丑到能吓退敌军吧,哈哈哈……”。白楚骑着他如黑缎一般的骏马,一步步靠近神界的阵营。

当时史莲觉得这个人特别的可笑,他虽然见过万千的美女,但是像史莲这种样貌的,史莲保证他一定没有见过。

于是,史莲待他走进,干脆就摘了头盔。夕阳斜垂,就只是这一眼注定白楚会一败涂地,再没有回还的机会。

“我从没有见过如你这般美貌的女子,我不打女人。你也不要打我,我们撤兵好不好?”白楚说的是那么温柔。

然后银光一闪,白楚那些温柔的话语只能对着天台山的满池的莲花说了。

如此这样反反复复的神魔大战,史莲的威名无论是在神界还是魔族都如天雷一般的存在。她貌美,但是她又不懂人情世故,无论你对她多好,到最后差不多都是银光一闪。无论你对她多坏,她用一个简单粗暴的地方让你后悔莫及,那就是万恶之域。

史莲一个人生活在孤独的仙海神山,整日与花草树木为伴,鸟兽鱼虫为伍。她是一个奇怪的人,就像一个睡不醒的人一样,她的意识总是迟迟的。

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雪山的最深处走,过去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重演。直到夜阑的出现,夜阑出现在史莲孤独的生活里,也一起走进了她的心里。那个坐在囚车里让紫尾燕子死而复生的少年,他不光长了一张英俊的脸,夜阑最吸引人的是他脸上那种天使一般的笑容。

史莲活了万万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笑容,他是那么善良,那么纯真,没有一点魔族人的影子。在魔族的王族,长的好看的男人一抓一大把,但是他们都阴险毒辣。而夜阑不一样,他是那样温柔,那样可爱,只需要一个眼神就俘获了史莲的心。虽然夜阑所有的温柔与可爱都是他装出来的,但是等史莲发现的时候,她已经与夜阑融为一体了,他们两个的脾性是那么的相似。都想让对方放弃一些自我,又都不愿意为感情放弃一些自己。

“若不是有这次盛会,我都不知道神魔两界还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人。”轩辕幕遮兴奋的对夜阑说。

“我是知道的,但是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多。”夜阑的手里捧着一只紫尾燕子。

“哥,这只燕子便是你当年救下的那只?”轩辕幕遮试探着问。

“是,它现在专门为我给史莲送信。”

“那你今天带它到这里来,是让它给上神送信去还是?”

“史莲上次伤到我了,我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原谅她,这次我要好好的冷落一下她。”

“哥,信如果写好了就寄出去吧。别弄半天成了冷落了自己。”轩辕幕遮骑马走到凌云那里。

夜阑拿出自己写好的信重新又读了一遍,“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先低头认错,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他喃喃的说。

“算了,我怎么能跟你这个小女人计较。这次就先饶了你,下次再好好收拾你。”夜阑把信挂在紫尾燕子的脖子上,看着它飞远。

“主上,夜雨公主还有倾城公主她们都来了。”金翅乌过来说。

“嗯,让她们把自己隐藏的好一点,来金翅坪的这些男人看上哪一个先跟我说,不能冒冒失失的失了分寸。”夜阑边说边看了一眼远处轰隆隆的雪山,这半个月来雪山那边从来没有停下雪崩。

原来夜阑为魔族举办这次盛会,除了是为让许多胸有大志的人有出头之地,另外一个目的是将大鹏宫里让人不能省心的那些个公主给嫁出去。

嫁出去她们既是夜阑这个兄长的责任,也是解决了夜阑的一块心病。魔族王族的公主野心一点也不比王子少,时不时的弄个政变出来,到时候一家人反目成仇,那才麻烦。还不如把她们高高兴兴的给嫁出去,大家一劳永逸。

紫尾燕子没有给夜阑带回史莲的糖果,这样一连五天的时间,夜阑的五封信就如石沉大海一般。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起码给我回应一下”正在用晚膳的夜阑,气的想要摔筷子。他看见自己面前琳琅满目的食物,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还不如史莲做的那个还没有炖透更没有入味的红烧肉好吃。

“主上,你已经冷落史莲上神很长时间了。你们两个以前就是有再大的矛盾也没有像这次这样分开许久,主上心里挂念上神,就应该主动去看看她。”

“我不去,她三年不见我,我三年不去找她。看谁先服软,这个女人!”

夜阑虽然这样说,但真的是有些心痒难耐。他还是拿出水晶魔球想看看史莲这个女人在忙些什么。

“来,昆仑我们一起看,看看你娘亲那个狠毒的女人。”

“主上,神界有人求见。”

“什么,这么晚了,是谁?”夜阑又把水晶魔球放下。

“……”金翅乌靠在夜阑的耳边轻声说。

“你看好昆仑,我这就过去。”

原来是神界的轩辕明羽亲自来了,而且是深夜里悄悄来的。

“神主,你这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夜阑给轩辕明羽行礼说。

“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跟你说几句真心话。”轩辕明羽也穿了黑色的大斗篷。

“神主,跟我来。”夜阑将轩辕明羽带到了后厨那里。

“你带我到这里?”

“正好饿了,夜阑给你亮个拿手绝活。”夜阑说着就拿起两只疱好的鸡。

“我找你不是来吃肉的。”

“我知道,我知道,为了你的长姐轩辕芙。”夜阑熟练的升起火,把两只鸡架在了上面。

“我今天拿出自己万万年的老脸,这全都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

“神主真的要因为你长姐的一句话而对魔族大打出手吗?”

“还能怎么样,你软的不吃。只好给你吃硬的。”

“夜阑也不喜欢吃硬的,要不咱们两个今晚想个主意?”夜阑一边认真烤着他的鸡,一边认真的说。

“除了你把神界的长公主给好好的娶回家,还能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现在神魔两界都知道神界长公主轩辕芙怀了你的孩子,你现在赖账不承认,让我很失望。”

“她那孩子不是我的,神主咱们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争。不信可以等长公主把孩子生下来,大家看看他的样子,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像夜阑。而且是与不是一验便知,不难。”

“你承认与否。现在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除非你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如若不然,我神界将士一定会踏平你们魔族大鹏宫。”

夜阑回过头看了一眼自以为是又老弱的轩辕明羽,“来,尝尝我烤的鸡。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明天我就着手去办。”

“此话当真?”轩辕明天接过夜阑烤的鸡,眼睛里都是不相信与期望被解救的矛盾。

“你就瞧好吧,我夜阑真的十分害怕你们神界的将士们踏平我的大鹏宫。”夜阑吃的津津有味。

“长公主,长公主……”香馥像冒了烟一样跑去找到懒懒散散的轩辕芙。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轩辕芙自从有了身孕后,就变得特别的慵懒,每日里一动也不想动。

“魔族主上夜阑给你送来帖子,邀请你与神界的其他公主一起去魔族的金翅坪去观礼。”

“不去,一来我不愿意与明羽的那些丫头们相处,太吵了。二来那魔族荒蛮之地,我才不要去。”

“长公主,你这请柬可是夜阑亲笔写的,你看这蝇头小楷。娟秀清丽,不知道得还以为是个女子的手笔呢。”香馥咯咯笑了起来。

“拿来我看看”轩辕芙拿过请柬。

“长公主,你看夜阑这话里话外的不都是请你去嘛,看来他对长公主你是有心的。”

“既要请我,为何还要带着神界其他公主?”

“公主,他如果只让你一个人去。公主你金娇玉贵的,一定不好意思,去不得的。夜阑这是为长公主你思虑周全,难为他对公主你一片真心。”

“那……照你这么说,我是应该去的了?”

“去,一定要去,公主这么天姿国色的就应该多出去走走,让他们见识下什么才算是名门闺秀的样子。”

夜阑还是没有忍住,一早就去了史莲的华府。

“欢迎光临,先生需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介绍。”热情迎接他的是蓝眉的未婚妻白苏。

“史莲过来了吗?”夜阑冷冷的问。

这时蓝眉听见夜阑的声音,也赶紧从储物室走了出来。

“她很久都没有来了,我们两个给它看着店。”

“哦,我差点忘了,你不是被挂在大鹏宫角楼那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夜阑在华府里边转了一圈,这里的确很久没有史莲的气息了。

“是上神救了我,多谢主上不再追杀。”蓝眉在心底还是很恐惧夜阑的。

“我现在暂时还用不到你,到需要的时候自然能找到你。”夜阑轻轻抚摸了一下那架漂亮的钢琴。

“你们两个好好给史莲看着。”夜阑又去了史莲的住处。

史莲果然也不在自己的住处,史莲屋子里还保留着他们那天离开的样子。夜阑这几日为史莲写的信都整齐的被紫尾燕子放在窗台上,没有一封是打开的。

“这个女人又跑到哪里去了?”夜阑担心史莲又会突然消失,开始打开史莲的抽屉衣柜,检查史莲有没有带走什么东西。

结果史莲的衣物,首饰,包包还有樟木柜子里满满的现金,一样都不少。夜阑知道史莲是个小气爱财的女人,金银钱财一样都没有带走,那她就没有搬家。现在只有两种可能,或者是在哪里被困住了,或者是被谁给掳去了。

这时夜阑想起了夜琛给自己的信,想起了夜羽几次三番的出现在史莲面前。

可恨自己今天出来的匆忙,没有看一眼水晶魔球,就这样贸然闯到夜琛的枯城,岂不是太给夜琛留面子。

“我如果不是把史莲送我的戒指自作聪明给了尼娅,史莲就不会一气之下将它丢出窗外。有了那枚戒指,每次史莲有危险我都能感觉的到,如此看来还是我更加对不起她一些。”夜阑在心里暗自思付道。

夜阑急匆匆回了大鹏宫,现在只有水晶魔球能让夜阑知道史莲的下落。

“主上”金翅营的一个侍卫长过来向夜阑禀告。

“什么事?”

“主上,听金翅营的兄弟们说。金翅坪那里,英雄壮士齐聚,好不热闹。我们这十几个兄弟也想去那里当值。”

“金翅营不都是轮流换班的吗,你们为什么还没有去过?”

那个侍卫长像是有难言之隐又有些迫不及待,“主上,我们这一队的兄弟是被派去找你山崖下戒指的士兵。都有大半年时间了,还一无所获,兄弟们都有些烦了。”

也活该这个侍卫长倒霉,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夜阑因为失了史莲送给他得戒指懊恼的时候,说出这些抱怨的话。

“你是觉得让你去山崖下站戒指是大材小用了,我不该让你们这些士兵干这种无聊的事?那我问你戒指找到了吗,半年时间找不到一枚小小的戒指,都是废物吗?”

那侍卫长听出了夜阑的语气不对,已经是胆战心惊了,奈何夜阑的火气已经升了起来,真的是瞬间爆发。

“金翅乌说我这个主上太过仁善,会让魔族的人误认为我是好欺之人,现在看来他说的一点都不错。”夜阑黑色的藤鞭已经抓在手里。

“主上,饶命。小的一时胡言乱语,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那侍卫长赶紧跪伏在地上求饶。

“主上,主上,你饶了侍卫长吧,是我们抱怨他,才殃及侍卫长来求主上的。”

“对对,是我们连累的侍卫长,你要打就连我们一起打吧。”那十几个人,一起跪在夜阑面前为他们的侍卫长求情。

“好啊,一共十二个人,不是打,是要了你们的命,你们这十二个就是我夜阑今生最先打死的自己人。”夜阑眼里含着眼泪,他本就最讨厌手下违抗命令,偏偏又是在史莲没了踪影的情况下。夜阑魔族王族的残暴脾气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他颤抖着狠狠的举起鞭子。

说巧不巧的夜阑举起鞭子的手却被谁给紧紧的抱住了,“真是太野蛮了,动不动就要打死人,还是身边贴心的人。”是史莲,她一脸的疲惫,脸上,头发上还留着雪山上飘下的冰花。

“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夜阑两只手钳住史莲的胳膊。

“你们都下去吧,以后见你们主上脸色不好的时候就不要冒出来触霉头,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多冤啊。”史莲对跪在那里的兵士们说。

那十几个士兵都跪在那里低着头,像是没有听见史莲的话一般。

“行了,史莲亲自给你们求情。我今天就饶了你们,但是死罪免了,活罪难逃。你们十二人从今日起收起军籍,去金翅坪那里和普通劳工一起建城筑台。待工程完工检验合格你们再恢复军籍。行了,都退下吧。”

“谢主上不杀之恩,谢主上”那十几个兵士在鬼门关饶了一圈,又被赦免了回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夜阑拉史莲回了寝宫,史莲心里却有些失落。明明是自己为那些士兵求的情,他们却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跟史莲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