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血肉草甸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47字
  • 2022-04-17 20:04:02

轩辕明羽病的不能起身了,已经躺在床上两天一夜。

“主上,长公主这事还真急不得。魔族主上夜阑年少气盛,咱们越是逼他,他越逃避。”李天妃端着药说。

“李天妃,你用不着替他们魔族说话。那夜阑要是执意耍混蛋,我们就打到他的大鹏宫,废了他的王位!咳咳……。”轩辕明羽一句话没说上来,差点咳断过日去。

“神主,使不得呀。主上他年少气盛,说话做事难免意气用事一点。我明日就回去好好劝他,夜阑是我的表弟,他不会执迷不悟的。”天妃樊樱跪在那里说。

“樊樱,你最好去把夜阑给劝服了。告诉他,他要是再不听话赶紧娶了长公主轩辕芙,神魔大战生灵涂炭,吃亏的是他们魔族。”姑苏天妃厉声说。

“去好好说话,咳咳咳……。”轩辕明羽一张嘴就狂咳不止,“他毕竟还小,年纪太小不懂事。这件事也有长公主的错,是她自己遇人不淑,咳咳咳……。”

一向其乐融融,欢天喜地的神界就因为长公主的身孕而变的悲悲切切了。

长公主轩辕芙在自己的公主府,仔细赏玩着从玉宵宫分出来的夜阑带来的各种珍奇礼物。

“长公主我看这次夜阑是插翅难飞了。”香馥给轩辕芙端来茶水。

“我看倒不见得,那夜阑脾气拗的很。上次他当众碎了送给我的珍珠手串,这笔帐我还没有找他算呢。”

“长公主以后嫁去了魔族,还愁没有机会收拾那夜阑。现在想起夜阑儿时在这里赖着不走的样子就想笑。”

“我们现在要笑还是为时过早了,毕竟那夜阑一心想要娶的是史莲。哎呀,一想到史莲我就头疼。”轩辕芙手扶着额头被香馥扶到软榻上。

“公主不必忧心,魔族主上求娶史莲不也是为了讨一个相安无事吗。既是为相安无事,娶长公主与娶史莲是一样的。再者说了,长公主您容貌迤逦,岂不是甩那凡人史莲十八条街。”

香馥一边给轩辕芙按摩着,一边俯身对轩辕芙低声说。

“话虽这样说,只是就怕夜阑记挂着史莲为上神时的容貌,要厚着脸皮给要了去。”

“我的公主,你可是神主的长姐呀。关键时刻神主总是向着你的不是?再说当年史莲是自动放弃容貌的,没有新的战功它有什么脸面要回自己的容貌。”香馥说的言之凿凿。

“但愿如你所说,这事如果成了也是一件绝好的事。”

“当然是好事了,长公主得偿所愿,香馥先给公主贺喜了。”

“你这个小甜嘴,吃了蜜一般。”轩辕芙闭着眼睛,安静的享受着香馥的甜言蜜语与轻柔舒服的按摩。

这几日里去魔族报名参加比武争夺金翅战士称号的人络绎不绝,已经完全盖住了堵在大鹏宫门口来认亲的妇女儿童。这样困扰夜阑的认亲难题就不攻自解掉。

“怎么会有这么许多人?”史莲好奇的问夜阑。

“来,上马,我们一边走一边讲。”夜阑骑在马上,向史莲伸出手来。

“轩辕幕遮把你的马借我用用”史莲向着来回奔跑兴奋不已的轩辕幕遮喊。

“好唻”轩辕幕遮乖乖的牵马过来。

“一会儿还你!”史莲上马,追去了已经赌气跑远的夜阑。

“就这么不想跟我同乘一匹马?”

“没想到魔族还有这种好地方。”史莲望着一望无际的碧绿大草原,远处的雪山峰峦叠嶂,如此美景美不胜收。

“魔族的疆域本来就是三界最大,有山有水的地方不比你们神界差多少。你对魔族还是了解的太少,走,我带你四处走走,跟上!”夜阑的马飞奔了起来。

史莲的马紧跟其后,两人一前一后驰骋在广袤的大草原上。

“史莲,这里你熟悉吗?”夜阑回转马头。

“神魔大战的战场,我在这里打了许许多多次仗,熟悉的很。”

“你看这里的草地多么肥沃啊!”夜阑指着厚厚的草甸说。

“这厚厚的草甸底下是神魔两界无数壮士的血与肉,每一次神魔大战都是死伤无数。”史莲说。“听十一翅他们说,每次神界在大胜之后都会砍杀数百万计的魔族兵士,我对这件事竟然一无所知。”

“这件事你不用自责,如果神魔大战是魔族赢了。所有神界的人一个不剩全会被砍杀,这一点都夸张。”

“啊?”

“你不必吃惊,至少如果是我赢了我就会这么做的。”夜阑笑着看着远方。

史莲看见夜阑冷峻的脸庞,是那么的英俊又是那么的孤傲。史莲现在才知道夜阑是不会放弃他的魔族的,他天生就是魔族的王,并且必定会带领魔族走向不一样的未来。所以那些时候史莲对夜阑讲让他放弃魔族主上的位子,与自己一同到仙海神山上过两个人的日子是完全不可能的。夜阑是个有野心有筹谋的男人,他一定不会为一个女人放弃自己预定好的未来。

“走,领你再去其他地方转转。”夜阑骑马又走在前面。

夜阑与史莲一前一后又走了很长时间的路,离雪山越来越近近了,风带着冰雪的凉气让人越发的精神,也越发的有种孤独感。

“还记得这里吗?”夜阑勒住马头。

史莲笑而不语。

“笑什么,记得吗?”

“记得,这是神魔上次大战最后一役,我把你打下马的地方。”

“当时太激动了,都没有看见你的银枪,他们说史莲的银枪三界第一,能不能借来看一看?”夕阳下夜阑微笑着伸手邀请史莲。

“银枪,我没有带在身上。”史莲回过头去说。

“说谎说的这么明目张胆吗?”

“好吧”史莲左手一抬,左手无名指上那个缠绕三圈的银戒如插翅般呼的飞起,在阳光下闪着夺目的银光。“过来拿!”史莲不准备把银枪抛给夜阑。

夜阑策马靠近,一手接过史莲的银枪。只见这杆银枪干净无比,连枪头上最基本的红缨或者璎珞什么的都没有。银枪的枪身上有史莲的名字,就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没有多余的一点东西。

“这杆枪跟你一模一样”

“哪里一样啊?”

“从外表看不出任何东西。”夜阑笑着把银枪还给史莲。“史莲,我一直幻想着有机会能跟你再打一架。这个梦我做了许多年,一直都放不下。”。

“要不我给你圆下梦?”史莲重新收起银枪,把它好好的戴在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现在你的神力恢复多少了?”夜阑问。

“你是嫌弃我现在没有原来厉害吗,做不成你的对手?”史莲笑着说。

“不是”夜阑忍住不笑。

“那就试试啊”史莲说着拿出一根狩魔箭。

“史莲,你是生怕我不会出手打你是不是,拿一根狩魔箭出来,侮辱我,瞧不起我?”夜阑怒火中烧。

“啊,原来你特地把我叫到这么远的地方是要跟我拼命的?”史莲说的一脸无辜。

“你这个刁钻古怪蛮不讲理的女人,不想跟你说话。”夜阑拾起缰绳策马跑开。

“主上”金翅营的人飞在天上找到夜阑后,收起翅膀将密报交到夜阑手上。

这份密报出乎意料竟然是夜琛写的,夜琛将夜羽藏匿在他的住处的事情在信上简单的告诉了夜阑。

收到这封信夜阑知道,夜琛最终还是放下了他的固执与自尊,而是选择了向对自己不会有伤害的夜阑低头。但是殊不知夜琛这样做,反而让夜阑觉得没有意思了。夜阑奋勇向前的路上又少了一个对手,夜阑就少了一份激情。

“还有别的事吗?”夜阑将密报在手心里燃尽又问那兵士。

“神界的樊樱天妃求见,现在正等在大鹏宫偏殿呢。”

“她来做什么?”

“属下不知。”

“让她来练武场等着,我一会儿就回去。”

“喏”

夜阑心下已经大致知道神界将樊樱遣回来是为何了,这边史莲好不容易答应嫁过来,那边神界的长公主轩辕芙又给自己出了这么一道难题。

“史莲!”夜阑回身大声呼喊史莲,既听不到史莲的回答也看不到她的人影。

“这个女人跑哪里去了,才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跑没影了。”夜阑嘀咕着策马四处去找。

“史莲!史莲!史莲!……”这是夜阑自认识史莲以来第一次如此大声的呼喊史莲。近处风吹草低,远处雪山连绵就是找不到史莲的一点踪迹。

“轩辕幕遮,史莲回来了吗?”夜阑一路找回了练武场的营帐。

“她还没有回来”轩辕幕遮回望四周说。

“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了,你骑我的马去找找。”夜阑将马的缰绳丢给轩辕幕遮,自己去了营帐。

“表姐怎么突然回来了?”夜阑看见樊樱已经等在了营帐里。

“樊樱见过主上。”

“免了,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夜阑示意将各种瓜果摆在樊樱身前的案上。

“魔族刚刚开始回暖,这些瓜果还都是去年收藏好的。比不了那神界的新鲜,表姐先将就一下。”

“主上哪里的话,樊樱怎会嫌弃母家呢。”

“说说吧,表姐在神界生活的可还顺心,神界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主上,樊樱在神界生活的很好。我就不绕弯子了,樊樱这次来是为主上的事来的。”

“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夜阑故意不解。

“你别再不急不恼了,神界的轩辕明羽都被你气的躺在那里不能下床了。”

“轩辕明羽一把年纪,我不气他。估计他也不好下床。”夜阑没好气的说。

“我的主上,你不要再犯小孩子脾气了。长公主轩辕芙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依然年轻貌美,你娶了她也不吃亏。再说就算你嫌弃她,那也先把她娶回来,我们大鹏宫无忧苑里美女如云,你不是还是一样快快活活的。何必为这种不起眼的事伤了和气,让大家都下不来台呢?”

“如此说来,表姐也不相信轩辕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夜阑的。”

“这个我自然不是很信。”

“什么叫自然不是很信?”夜阑皱着眉问。

“表姐知道你子嗣艰难”樊樱难为情的说。

“啊?”夜阑万没想到樊樱会这么说自己。

“你若不是子嗣艰难,你父王在你刚刚成人就给你选出了侍寝的一干女人。无忧苑里你养了那么多成千上百的女人,她们没有一个能为你生下孩子的。表姐清楚你这样的情况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好在人家长公主并不嫌弃,还一心想要嫁给你,这你还不满足?”

“表姐,我有孩子。他叫昆仑,一直养在我身边。”

“我知道那是你为了掩人耳目偷偷抱回来的,也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模样倒是好看,就是抱回家都有一年多时间了,还是那样小小的一个。那一定是因为胎里有病被丢掉的孩子,你还是找个机会把他送走吧,免得招人笑话。”

“表姐,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听说来的,一派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也好,有稽之谈也罢。总之表姐劝你,赶紧随我去神界认错。把长公主风风光光的娶回魔族,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事,给你,你竟然不要。”

夜阑用手按了下自己的额头,“表姐,午膳时间到了,表姐想要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准备。”

“你这是对表姐下逐客令了?”

“没有,表姐我让她们来伺候你用膳,我出去透口气。”夜阑起身赶紧出了营帐。

夜阑在练武场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轩辕幕遮。

“轩辕幕遮还没有回来吗?”夜阑问附近的兵士。

“禀主上,轩辕王还没有回来。”

轩辕王是夜阑封给轩辕幕遮的,轩辕幕遮为夜阑找来失踪的史莲,夜阑兑现承诺封轩辕幕遮为异姓王。

“南宫大鹏回家了是吗?”夜阑又问。

“禀主上,南宫将军安排好这里的事务就回家了。”

“好”,夜阑点点头。

“主上,你不必为史莲上神太过忧心,老奴想上神只是没有来过这里。一时兴起想四处逛逛而已。”金翅乌说。

“是啊,我也不必太担心她。她是上神,有什么能难得住她呢。况且她身上带着我亲手系上去的同心结,跑不掉的。”

“主上,你的诛仙剑藏好了吗?”

“在这呢!”夜阑拍拍自己的胸膛站起身。他看见远处有两点黑影渐渐走近,原来是史莲与轩辕幕遮。

“跑哪里去了?害得大家四处找你!”夜阑一看见史莲就是一顿训斥。他边训边走过去伸开双臂要去接住下马的史莲。

“这样不好吧”史莲用的隐语,她才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

“我就要做给他们看,马的缰绳就在我的手里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夜阑也是用的隐语。

“金翅乌我们走”轩辕幕遮看出情形不对,叫上金翅乌连同附近的兵士赶紧走的远远的了。

“行了,他们都走了,现在该下来了吧。”夜阑还是向史莲张开双臂。

“哈哈哈……”史莲忍不住在马上笑了。只见史莲单手一撑,像一朵从天而降旋转的花瓣。她从夜阑眼前飞起,飞过夜阑的头顶,安然的落在了夜阑的身后,左手还搭在了夜阑的肩膀上。

“好精彩”夜阑笑着为史莲鼓掌,“你以为你可以逃的了?”夜阑转身搂过史莲的腰,将她如晚风吹落的树叶般温柔的搂进自己的怀里。“别挣扎,远处有人在看着我们。”夜阑在史莲的耳畔轻声说。

其实史莲早就看见了远处帐篷门口站着的樊樱,她不知道夜阑这个举动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秀恩爱,还是在炫耀他能搂到战神史莲?史莲只能低头,不让远处的樊樱看见自己的表情,真不知道那樊樱在回到神界后,会怎么来形容她所看到的情形。

“你去哪里了,我一回头就看不见你了。”夜阑把额头贴在史莲额上。

“你会在意我去哪里了,自己一溜烟跑不见哪里去了。”

“哈哈哈……”夜阑被史莲逗的哈哈大笑。“好在轩辕幕遮又把你给找回来了,史莲你跑不掉,永远跑不掉,除非我死了。”夜阑说着逐渐收起笑容,脸上逐渐严肃起来,眼睛里甚至都有了眼泪。

“有这么夸张吗,看他那表情不去做凡间的演员真是屈才的很。”史莲心里暗想。

“哎,我说的这么由衷,你在走神?”夜阑皱着眉头,抬起史莲的下巴。“你这样不乖的,就应该被好好教训。”夜阑稍微用力捏了一下史莲的腰。

“啊!”史莲叫了一声,被夜阑拥进怀里亲了起来。

“她走了”史莲一把推开夜阑,樊樱气恼的早就一甩手进了营帐。

“我又不是亲给她看的”夜阑又拉过史莲,用力的攥住史莲不乖的手,“想不想让我亲你,想不想?”

史莲又羞又恼,“你有病!”

“对,我有病,相思病,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把你拥进怀里。”夜阑又深情的吻了起来,他像复仇一般,努力的想要占有史莲,由不得史莲愿意不愿意。

练武场上来报名争夺金翅战士得人越来越多,才刚刚发出告示几天就有太多来报名的,很明显夜阑早早准备好的练武场已经不够用。

“主上,起身了吗?”一大早南宫大鹏就等在了夜阑的营帐外边。

“嘘”金翅乌做个手势,把南宫大鹏拉到离营帐远一些的地方。

“怎么回事?”南宫大鹏问。

“主上他一夜未眠,现在还呆坐在里面。”金翅乌小声对南宫大鹏说。

“什么事?”这时夜阑走出来营帐。

“主上,来我们练武场的人越来越多,马上就要盛不下了。”南宫大鹏说。

“这事交给凌云去办,把练武场的名字改为金翅坪,把它的范围扩大到现在的三十倍。告诉他我魔族来者不拒,凡有本领者皆可来金翅坪大展身手。把金翅战士的名号,分为金翅,银翅与金刚翅,各一百人。这次我就要让神界那些趾高气扬的人看看,我们魔族并非庸碌,如若一日再有挑战,谁胜谁负还不得而知呢!”夜阑长舒一口气,望向远方,那边的太阳正在隐约的升起。

“金翅乌早膳准备好了吗?”夜阑回身问金翅乌。

“早就备好了”

“拿来我营帐。”

“喏”

“主上,今日的早膳特地让他们用心做了。”金翅乌一边给夜阑配菜,一边说。

“嗯,花样倒是齐全。”

“上神她……”金翅乌用眼角在夜阑营帐里扫了一周没有看见史莲。

“昨晚我跟她吵架你不是在外边都听见了,她不在这里。”夜阑没有好气的说。

“那上神去了哪里?”

“她还能去哪里,早跑去她心心念念的凡间了,凡间有这么好吗?我真是一片真心喂了狗。”夜阑一边吃一边骂。

“既然知道自己是一片真心喂了狗,就不要再执迷不悟浪费感情。你一个魔族之主,她史莲仅仅是一个被贬庶的神,凡人一个,怎么配得上你。”樊樱走进了夜阑的营帐。

“表姐用过早膳了吗,一起吃?”夜阑马上脸上挂满笑容。

“我早就用过了,哎呀被你气的哪里还有心情吃下去。”

“这么说是没有用过了,来一起。金翅乌给樊樱公主准备碗筷。”

“主上,我不能在魔族这里呆太久。樊樱还望主上能为了魔族的生死存亡,放下自己的执念,与神界长公主成了好事。”

“嗯”夜阑嗯了一声埋头吃自己的饭。

“这么说主上你这是答应了?”

“我知道了,今日表姐就先放下心事,好好跟家人团聚。为了魔族把表姐嫁给了轩辕明羽那个老头,夜阑对不起你。”

“主上,樊樱为了主上,为了魔族就算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主上不要再说这些客气的话,让樊樱担待不起。”

“金翅乌,去备些礼物送樊樱公主回府上跟家人团聚。跟府上说有什么缺的,少的,尽管开口,我这里有求必应。表姐慢用,夜阑用完了,先出去转转。”

“主上!”

樊樱还是没有能叫住夜阑,他匆匆忙忙的去了练武场那里。

夜阑只觉得胸闷难受,特别是听樊樱说她愿意为了魔族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之后。一个女子为了魔族尚且如此,自己作为魔族之王反而有些毫无作为。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历届魔王在明知道不是对手的情况下,还要执意与神界打上一架。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居于神界之下,神界的人总是衣着干净亮眼,脸上慈眉善目,满嘴仁义道德做出的事却全都是囫囵吞枣,一塌糊涂。想来若不是因为史莲,自己也应该与神界好好的干上一仗。但是反观自己当初接近史莲不就是为了灭掉神界最厉害的战神吗,为什么弄了半天成了现在这种局面?想到史莲,夜阑总是忍不住嘴角会微微上扬。可是昨晚在营帐里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两个人争的面红耳赤,夜阑又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话。他成功的再一次惹恼了史莲,让原本计划好的草原星垂的夜晚成了泡影。

夜阑与史莲每次都败在三句魔咒上,两人说话多少离不开三句以外,超出太多就会争吵起来。而且是越吵越凶,恨不得立刻死在对方面前一样。

夜琛由卫兵引着找到了凌云。

“父亲,你也来了?”凌云正在安排报名参加金翅战士比武的人,见到夜琛赶紧起身行礼。

“你都有十几天没有回家了,为父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父亲尽管放心,因为敬怡公主有了身孕南宫将军回家陪伴了。所以这里的事三叔父已经全部交给我来办了,不光十几日不能回家,恐怕这一年都回不了家。”

“难得他能这样看重你,做事要认真仔细了。他越是看重你,你越不能出差错。”夜琛拄着他的拐杖说,他原来是无所顾忌,但现在却十分担心长子凌云。生怕夜阑会把账算到凌云头上,让自己少了这个最贴心的儿子。在夜琛心里夜阑是最最阴毒的人,心狠手辣,杀人诛心从不留情。

“二哥来了?”

“主上,臣来看下凌云,另外让府上给他做了些他爱吃的点心。凌云毕竟还是孩子,自小就是娇生惯养的。”夜琛故意说。

“娇生惯养?这个我倒是没有看出来。”夜阑笑着拿了一块凌云手里的点心,“嚯,太甜了!”。

“父亲,凌云已经长大了,这些甜腻东西你就给弟弟妹妹他们就是。”夜阑一说甜,让凌云马上没了食欲。他也是太想在自己的三叔父那里好好表现自己,夜琛说自己还是孩子,让他多少有点难为情。

“行了,为父知道了,你去忙吧,我和你三叔父说会儿话。”夜琛支走凌云。

“臣听闻神界长公主怀了你的孩子?”夜琛慢慢坐在草地上。“我这残腿,站久了就会钻心的疼,臣失礼了。”

“二哥的消息倒是精通”夜阑也顺势坐了下去。

“不是我消息精通,全魔族的人都知道了。这种万年不遇的好事竟然落到了你的头上。”

“哼,二哥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次看我笑话的机会。”

“彼此,彼此。”

“是你自己心里有鬼,还要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

“你比我高尚不到哪里去,一边跟史莲爱的死去活来。一边又与那神界长公主暗地里行那男女之事,三弟挺忙的啊!”

“二哥若是羡慕,那神界的长公主轩辕芙夜阑让与二哥如何?”。

“算了,我没有你那么重的口味。算下来那神界长公主比魔族第一任君王白楚都要年长,夜阑二,哥真的自愧不如!”

夜阑真想起身狠狠的打夜琛一顿,但是这样岂不是如了夜琛所愿。夜阑知道夜琛放不下长子凌云,所以他越要表现的对凌云重用与关心。凡是夜琛给不了的,他全都能给凌云。夜阑就要用这种无力感来折磨夜琛,一如残废了夜琛的身体,看他无力,无奈的悲伤。

“话说那神界长公主容貌迤逦,她赖上我,我夜阑一点也不吃亏。”

“你是不吃亏,你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可有人就要吃亏了,让她吃亏比让你吃亏还要妙不可言,哈哈哈……”夜琛放声大笑。

远处的凌云听见自己父亲的笑声,回身笑着看了一眼。能见到自己父亲与三叔父冰释前嫌让他心下十分高兴,特别是夜阑冲他点了点头,这种鼓励,给凌云周身注满了能量。

史莲跟夜阑吵过架从夜阑的营帐出来后,并没有回到凡间。而是径直去了原来神魔大战交战的战场。

“累累白骨都成沙,绵绵草原千万里,谁是英雄,谁是孤魂?”史莲抚摸着厚厚的草甸,这用无数血肉堆积成的土壤,让原上的草甸长的肆意又茂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