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轩辕明羽的邀请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055字
  • 2022-04-14 16:42:40

夜阑命人在大鹏宫附近的兵营里安排好了一处练武场,并且传令下去他要亲自册封一百位金甲战士。这一百位金甲战士要各凭本事在练武场上分出胜负,从第一名到第一百名都要靠战斗力来决定。无论是魔族还是神界,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只要对金甲战士这个称谓感兴趣都可以报名参加。无论贵贱,凭实力说话。

成为金甲战士不仅会得到魔族的金甲赏赐,而且可以在魔族军营里任职。其军功按杀敌一万记,这在和平时期的魔族是给平民一次通过努力改变身份的机会。这不仅是夜阑蓄谋已久的想法,也更是夜阑在见到蜜果儿后的想法。夜阑还记得蜜果儿父亲老树桩的抱怨,平民在和平时期没有军功就不能翻身,所以都想着把自家长相还算出众的女儿送到大鹏宫来讨得一点好处。实在是既可怜又无奈,让人无语。

“哥,你整这么一出还是挺有意思的,神界就没有你这么多想法。”轩辕幕遮兴奋的说。

“神界跟魔族不一样,这三界里好人坏人参半,但是只有凡间是五五分的。其余的神界好坏分是十有二,而我们魔族是坏占八,好占二。本性使然,管理当然不同。”夜阑边说边走到了在那练习弓箭的凌云旁边。

“轩辕幕遮你来射一个狩魔箭我看看”夜阑说。

“那献丑了”轩辕幕遮伸出手,他的狩魔弓箭出现,然后拉弓上箭。

“错了,是那种随手丢出去那种,不用弓的。”夜阑说。

“不用弓,我的主上。你说的是史莲吧,我们所有的狩魔人都有弓箭。就只有史莲有弓不用,她可是史莲,我们谁能比的了。”轩辕幕遮一箭飞了出去,正中红心。

“史莲当年仅剩十成之一的神力,就这样她也不用弓?”夜阑怀疑。

轩辕幕遮笑了一下,“谁不说呢,她用手去丢,虽无神力但技巧尚存。没成想让她练出了这样一手本事,是个狠人。”

“哪里狠?”

“对自己狠,连自己心都能给挖的出来,你说她狠不狠?”轩辕幕遮说着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表示很疼的样子。

“对,够狠”夜阑拿起一根凌云的箭也一下掷了出去,落在了箭靶红心的旁边。

“好好练,争取跟那史莲一样,徒手也能正中把心,而且百发百中。”夜阑转身对凌云说。

“三叔父你称呼上神为史莲好生奇怪。”凌云道。

“哪里奇怪?”

“史莲上神马上就是我的三婶母了,听叔父的口气全无半点怜爱。”凌云笑语。

“小伙,他的怜爱能让你给看出来吗?”轩辕幕遮拿过凌云的弓箭。

“也是,不过三叔父既然马上就要娶上神了,神魔两界必不会再交兵,我们大家还需要这样勤学苦练吗?”

“凌云,别人不打你。你自己也要有决胜的实力,拳头长在自己身上才能方便的打出去。让对手不伤你便罢,他若伤你,受伤最重的将是他自己。”夜阑一字一句的说。

“主上”金翅乌走了过来。

“什么事?”

“神界派人送信过来,说神主轩辕明羽请主上到玉宵宫一叙。”

“舅舅,哥你知道舅舅找你什么事吗?”轩辕幕遮问夜阑。

“嗯,我大致是知道的。”夜阑点点头。

“金翅大鹏”

“主上”

“这里的事你来安排,我去去就回。”夜阑刚走两步又转过身,像是想起了什么“听金翅乌说,敬怡公主已经有身孕了?”

“是的,刚刚不久。”

“你安排好事情,让手底下的人去干。回自己府里好好陪陪公主就是,别让公主失望。”

“主上,公主那里一直都是我妹妹嫣在陪着,我一个男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在她身边就是帮忙了,女人都是很奇怪的动物,你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又落下一身的埋怨。”

“是,南宫大鹏明白了。”

“明白就好”夜阑拍拍南宫大鹏的肩膀带金翅乌走了。

“金翅乌去准备些拿得出手的东西,让他们拿着一起随我去玉宵宫。”

“主上,你要拿了东西不是摆明你是去认错的?”金翅乌说。

“认什么错,我又没错。我带礼物完全是给那轩辕明羽留面子,他这张活了万万年的老脸可是让他长姐轩辕芙给丢尽了。”

“主上,你这话说的太早了。万一他们一起不要脸了,也不好说。”

“这也是我担心的,走吧。等下,你们在这等我两炷香的时间,我去去就来。”

夜阑担心自己去到神界的玉宵宫,轩辕明羽和轩辕芙也不知道给自己准备了个什么样的陷阱。自己好多天都没有去看史莲了,看一眼心里会安稳些。

“几天没见,气色不错啊。”夜阑突然坐在了史莲的吧台上。

“我有吃有喝当然气色不错了。”史莲见到夜阑突然出现,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只不过嘴硬而已。

“我来看看你,许久没有见你了。其实心里也不是很想你,只是担心时间久了,你又会使小性什么的。”

“那你就多虑了,你这辈子不来,我都不会生气,趁还没翻脸赶紧走吧。”史莲赌气说。

“不急,我只有两炷香的时间。”夜阑起身去弹他的钢琴。

“只有两炷香的时间?”史莲心里暗自神伤了一下。悠扬的钢琴声起来了,史莲安静的看着夜阑,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声里,仿佛来到人间就是为弹琴的。

“还不把时空给划出来,两炷香的时间你也要忙着赚钱吗?”夜阑斜了史莲一眼。

史莲听话划出了时空,她坐到夜阑旁边还是安静的听钢琴的声音。

“既然这么想我,就过来抱一下,我大方的很。”夜阑停下琴声。

“来过来”夜阑张开双臂,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如夕阳下那个长发的少年。

史莲挽起夜阑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为什么只有两炷香的时间?”

“不舍的让我走,我可以再给你追加一炷香的时间。”

“呵呵”

“呵呵什么?”

“没什么”

“长公主轩辕芙的事,我在信里都跟你说了,你有什么想法。”夜阑把还是赌气的史莲拥进怀里。

“长公主轩辕芙一直对你有意,你如果也有意,不是正好吗?”

“好,那我马上回去准备迎娶长公主轩辕芙的事,走了。”夜阑起身,却冷不防被史莲给推了一下,差点摔倒。

“你这个疯女人,你不嫁给我,还不准别人嫁吗?”夜阑冷笑。

“好,你让她嫁给你好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就当没有你这个人!”

“你明明知道那是别人在讹我,你还在这里说话奚落我,看我笑话。有这么可笑吗,你是多么有闲心啊!”

“你若一开始就没有搭理人家,她轩辕芙又怎么会赖上你?”史莲也不甘示弱。

“无理取闹,我这是找气受来了”

“谁要你来的?”

好好的两炷香的时间,让史莲和夜阑光吵架就吵去了一炷香的时间。

“好,好,我错了,我又错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应该说话,话不出三句一定得吵架。”夜阑又走过去,重新把史莲拥进怀里。“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夜阑拿起史莲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心脏。“无论我夜阑往日是多么的混蛋,多么的沾花惹草。现在,直至我夜阑生命终止,这里只有史莲你一个人。”

“两炷香的时间到了吗?”史莲问。

“还有一会的时间,不要说话了。”夜阑用手按住史莲的嘴巴,他搂着史莲轻轻吻了下去。

史莲沉浸在夜阑的温柔里无法自拔,然而和上次一样,他们两个亲着亲着,夜阑就不见了。徒留还沉浸在温柔乡里的史莲,与史莲嘴唇上夜阑那独有的香气。

“主上,不是说等两炷香的时间吗?”金翅乌看见夜阑就赶紧迎上去。

“那还不赶快!”夜阑站那,金翅乌为他重新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

“神主,夜阑那里事务比较繁忙,不知有没有让您久等?”夜阑笑盈盈的对轩辕明羽说,心里却盘算着轩辕明羽一会后怎么开口。

“贤侄刚刚接手魔族,难免有一些忙碌。不碍事,不碍事。”

“小侄这次也是来的匆忙,没有认真准备什么礼物,一点心意不成敬意。”夜阑招手让身后的随从们把大量的礼物给搬了上来。

“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轩辕明羽笑嘻嘻的说,“来人,把魔族主上的礼物给收好了,对了也给长公主送去一些,说是夜阑亲自送来的。”

“果然是老狐狸”夜阑心里暗想。

“啊,贤侄不知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事情?”轩辕明羽示意夜阑喝茶。

“也没有什么,主要是跟史莲婚事。这个女人古怪的很,这个不喜欢那个不爱的。为了讨她开心,我可是焦头烂额了。”夜阑故意做出头疼的样子。

“现在你和史莲的婚事先放一放吧,我今天找你来是要和你说下你和长公主的事。看你总是躲闪,所以这层窗户纸只能我来捅破了。”

“神主,夜阑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贤侄,你说这话可就太不把我神界当回事了。”

“神主,我夜阑没有做过的事,一定不会承认的,这事如果有什么误会还请神主亲自问过长公主才好。”

“你是说我神界长公主不顾自己的清誉,来诬陷欺妄于你?”轩辕明羽起身,像是气急了的样子。

“神主您年岁不比夜阑,还请不要过于生气,以免气大伤身。”见轩辕明羽马上就要翻脸,夜阑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神界长公主轩辕芙,人冰清玉洁,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待人接物墩和温厚,而且心思巧妙。是这三界里绝无仅有的好女子,有哪一点配不上你了?”

“神主,并非是长公主配不上夜阑。而是夜阑已经心有所属,夜阑此生只要史莲一人,还请神主和长公主不要再错爱了。”夜阑起身拱手说。

“你!”轩辕明羽突然胸口剧痛,他没想到夜阑会拒绝的如此决绝。“你既然无意长公主,那又为何让她怀了你的孩子,现在孩子已在腹中,你让长公主该如何自处?”轩辕明羽都有点跳起来骂夜阑的架势了。

“神主,你作为众神之主也不能因为长公主的一面之词就断然下结论。我夜阑与长公主之间是清白的,夜阑对天起誓如果我曾对长公主做过任何逾矩之事,就让我夜阑受扒皮拆骨,挫骨扬灰之刑。”夜阑果然对天起誓了,他义正言辞毫不犹豫。

“你!你气死我了”

“神主,保重身体”几个天妃听到玉宵宫里声音势头不对,赶紧出来解劝。

“看来今天夜阑是惹恼神主了,夜阑愚钝说话有冒犯之处,还请神主见谅。今日就不便打扰了,夜阑告辞。”

“你,你……”轩辕明羽指着夜阑的背影,心里憋了一万句想骂人的话,可是嘴上就是说不出来。

史莲习惯了下班后,穿过熙熙攘攘的夜市,然后回家。

一座城市的情调都在它的夜生活里,史莲眉目含笑的看着周围热闹喧嚣的一切。

“上神也喜欢这人间的烟火吗?”

史莲回头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这是个半魔半妖的人。这个人便是夜羽,他等这一天等了许久,虽然他还是不很确定今夜夜阑会不会出现。

“你是那晚出现的人?”史莲问。

“不知夜阑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

“就算他提起,我也记不住了,毕竟你也不是一个很出彩的人。”史莲笑笑说。

“哼,我的厉害你马上就要知道了。”夜羽竟然从他的斗篷底下掏出一把加特林。

史莲很不耐烦的划出了空间,夜羽的出现打乱了她今晚的好心情。

“我本来想从魔族的白虎关里放出个野兽来,后来想了想突然觉得也许这人类的东西能给你来个措手不及。”

“凡人丢掉了从神那传授来的冷兵器,而发明了这些所谓的杀伤力强大的枪炮火药,殊不知他们最终也会被自己的发明给屠戮。人类文明的灭绝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重蹈覆辙。”史莲道。

“果然是上神,关心的还真多。现在你还是好好关心下你自己吧。”夜羽说完就朝史莲开起了火。

史莲遇到加特林她活了万万年,这是第一次。还未等史莲反应,史莲同心镯上的魔王之翼骤然升起。它是三界里最强悍的盾牌,魔王之翼就像夜阑张开的双臂,把史莲完好无损的保护在自己身后。

“魔王之翼!今天就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厉害。”夜羽看见被魔王之翼弹飞的子弹气不过就越发疯狂了起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史莲耐心有限她拿出狩魔箭,一下朝夜羽飞了出去。

夜羽连人带枪被史莲打到地上,“告诉过你,凡人的东西不过尔尔。”史莲抬起手正要收了夜羽的性命,却被一人给一把抓住手腕。

“史莲饶他一命”是夜阑。

史莲看了一眼夜阑,“好”她并没有问夜阑为什么,而是将狩魔箭的微端交到了夜阑手里,狩魔箭的箭婶还缠在夜羽手臂。

“你先回家,我一会儿就去找你。我好饿,你给我准备吃的。”夜阑摸了下自己的肚子,还不忘跟史莲说笑一下。

“嗯”史莲答应一声,走远了。

夜阑走过去把躺在地上的夜羽拉了起来,却没有给夜羽松绑。

“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就是夜羽,在独孤城九子里行八。”

夜羽低头没有说话。

“你有难时我还小,当然你更小。没想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情景遇到你,不过你知不知道我夜阑所有的东西,只有史莲碰不得?”

夜羽在那里默不作声。

“好了,魔族王宫里有你的王府。当然你也可以不回去,这全凭你自愿,你走吧。”

夜阑收了狩魔箭,自己先离开了。他的步子迈的很大,凡间的一切没有什么能吸引夜阑的目光,他只想早点找到史莲。

史莲回家关门的一刹那,夜阑正好推门进来。

“在路上拖拖拉拉干什么去了,我都来了,你才到家。”夜阑嘴上说着抱怨的话,身体却是非常主动的靠了上去,把史莲搂进怀里,安静的温存在那里。

“什么声音?”史莲听见咕噜噜的声音。

“我夜阑一生最厌恶受制于人,今天却让自己的肚子给制住了。我已经跟它斗争了两天的时间了,有点眼冒金星的感觉。”

“我去给你做吃的”。史莲推开夜阑。

“你会做吗?”夜阑靠在厨房门口问史莲。

“你猜?”

“我猜你不会,这厨房一尘不染,是从来没有用过吧?”

“大哥,你有得选吗?”

“嗯,好好干。”夜阑继续打量着史莲的小小公寓。“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吧,虽然你马上就要嫁到大鹏宫了,不过舒服一天是一天。”

“这里挺好的,小巧又精致。”

夜阑听史莲这么说,知道史莲是轻易不会换房子的,她是个懒得动弹的人。“不问问我刚才那人是谁吗?”

“是谁?”

“独孤城九子他行八,名叫夜羽。羽是轩辕明羽的羽,当初父王很疼爱他。所以给他取的这个名字里带了这个羽字,本来寄予厚望。”

“都说母凭子贵,独孤城爱他是因为子凭母贵吧,他的母亲是个好看的妖?”

“不是,他的母亲也是魔族。”

“啊……”史莲意味深长的啊了一声。

“什么意思?”

“他的母亲做了独孤城不能接受的事,所以他也子凭母贱了?”

“这个……,也许是这样。夜羽的身世很是可怜,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会攻击你。”

“嗯,能等吗?”史莲回头问夜阑。

“等什么?”

“这米饭会快一点,但是红烧肉至少要一个小时才好吃。”

“好,你过来跟我一起等。”夜阑过去给史莲解了围裙,将她拉到沙发那里。

“史莲,无论他是谁,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是对你不利,我都不会容的下他。”夜阑让夜阑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夜羽并不是独孤城亲生,既然他的母亲是魔族,那么他的父亲一定就是个妖。独孤城因爱生恨,把夜羽折磨的不轻。如此说来男人的女人多了也不是好事,总有那么几个因为耐不住寂寞而给你戴几顶绿色的帽子。不过男人总是不去在乎这些的,他们总是想着自己占有的越多越好,哪怕是成千上万呢。”

“好好的一段话,让你说着说着就变味了。”夜阑知道史莲那是在嘲笑自己。

“话没有变味,变味的是人的耳朵,它不愿意听了。”

“你都对,我不说了,不说了。话不到三句一定会吵起来,我不说了,不说最安全。”夜阑闭眼坐在那里像是很累的样子。“今夜我不走了,就在这里陪你为公平起见你明天跟我回魔族。”

“明天,我不想去”。

“你哪天都不想去,活该你在凡间受苦!”

“你!”史莲一把把夜阑推开。

“哈哈哈……,你生起气来的样子,跟那轩辕明羽是一个样子的。没想到你们神界的人都是一个德性,哈哈哈哈哈……”。

史莲完全看不出夜阑在笑什么,一副神经病的模样。

“你有病!”史莲起身去为夜阑盛饭了。“去洗手吧,可以吃了。”

“一小时这么短吗?”夜阑走过来问。

“凡间的一个小时,就是你们经常说的半个时辰,也不算短。”史莲把筷子递给夜阑。

“每次跟你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夜阑竟然起身又盛出一碗米饭,放到史莲面前。“陪我一起吧,你不是也没有吃饭吗?”。

“我不饿”。

“不饿也要陪,坐下!”夜阑把史莲重新拉到椅子上。

“我忘了给你加一份青菜,你等下我一会就好。”史莲说。

“算了,我本来就不喜欢吃青菜。”夜阑拉住史莲,像是非常不舍得史莲离开自己稍微远一点都不成。“也尝尝上神史莲做的红烧肉”夜阑说着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不仅肉没有炖透,还没有入味。”夜阑笑着又给史莲添了一块肉,“用我的筷子夹的,你不会嫌弃我吧,想想也不会,我们两个嘴都亲过好多次。”

夜阑几句话把史莲说的脸红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在那里低头吃饭了。

“我都没有做什么,你怎么脸红了?”夜阑看见史莲脸红很是得意的样子。

“今天轩辕明羽叫我去玉宵宫了。”

“嗯”

“我没有碰过轩辕芙,我不喜欢她那种。”

“那你喜欢哪种?”

“吃饭”夜阑奇怪他跟史莲说话为何总是说不到一起去。

“明天跟我去魔族”黑暗里夜阑躺在史莲的小床上,像从前一样搂着自己的史莲。

“我想想”

“赶紧想,别耽误我时间。”夜阑理了下史莲的头发。

“我派金翅营每日都在我寝宫的山崖下面寻找你丢掉的那枚戒指,金翅营的卫兵都有一双锐利无比的鹰眼,他们却谁都没有找到。”

“丢就丢了,不用再去寻找,徒增烦恼。”

“必须要找,那是你送给我的,意义非凡。”夜阑拿史莲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这里的这朵莲花我很喜欢,有时候看镜子里,它就像活的一般。它就是你史莲长在我身上的一个魂,我很喜欢。”

“明天我跟你去魔族”

“真的?”

“真的,睡吧。”史莲回过身去闭上眼睛。她心里知道长公主轩辕芙肚子里的孩子跟夜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轩辕芙跟夜阑一定是有一点关系的。至于是什么样的关系,只有等夜阑哪天想通了来告诉自己了。

夜琛端着酒杯去了夜羽的房间,夜羽的胳膊被史莲的狩魔箭缠过,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十分的酸痛。

“你又去找史莲的麻烦了,吃了瘪?”夜琛问。

“我原本以为若没有夜阑的保护那史莲根本就不值一提,没想到那女人根本就不需要被保护。她不仅有神力,而且出手敏捷又准又狠。”夜羽还在努力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臂。

“她是史莲,万万年的战神是白叫的?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夜琛把酒给夜羽倒上。

“那当初她为什么会被赤目狼要去半条性命?”

“当时她还真是不值一提,不过后来就不一样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

“不知道,慢慢的凡人史莲就成了招惹不起的人了,我猜想那完全是因为夜阑经常跟她在一起。”

“怎么讲?”

“魔族有两种圣物,一个是那药丸。另一个就是夜阑,夜阑也能起死回生。”

“不一样,我见过坠楼后史莲自动恢复的样子,一定是魔族圣物。对一定是魔族圣物,只有魔族圣物能让史莲神力加倍,她现在虽然仅是个凡人,但她一样不老不死,它就是一个活在凡间的神。”夜羽将红酒一饮而尽,他发誓一定要得到魔族圣物,一定要擒住史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