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鹏宫外忙认亲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55字
  • 2022-04-09 18:50:15

“不让走,你管饭不成?”

夜阑没有想到史莲会这样说,刚才这句话的确不是史莲平时的风格。

“管,你想吃什么都成。”夜阑现在脑子里想的是,大鹏宫外那成群结队的,认他做父的人该怎么处理。

史莲也不知是哪根筋给搭错了,她竟然上去搂住里夜阑的肩膀。这让夜阑更加幸福的不知所措,忘乎所以。

“你今天有些不一样。”夜阑用手背划了下史莲的脸蛋。

“我今天可不能走,我还要等着看认亲的好戏呢。”史莲笑的不怀好意。

“这有什么好笑的,说不定那些人里边还真有一两个是我的孩子。”夜阑故意气史莲。

“才一两个,也不过如此。”

“你赢了,我不说话。我知道只要我不说话,我们就不会有矛盾,不会吵架。”夜阑拉着史莲的手去了大鹏宫门口一处的高台。

“怎么会还有男人,他们也和我有关系?”夜阑问身边的南宫大鹏。

“主上,他们说他们帮你养了许多年的女人和孩子。”南宫大鹏偷偷看了一眼夜阑身后的史莲,却发现史莲的脸色不仅不难看,反而还有点忍不住想笑的意思。

“派个人去跟那领头的说,现在消停赶紧回家我饶他不死。”

“喏!”一个金翅营的兵士展开翅膀飞了下去。

史莲远远的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胖丑男人,站在人群中间,正在大声喊着什么。看他们的表情与动作,史莲想应该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这是要揭竿而起,造反吗,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去镇压呢?”史莲问。

“回上神,主上说我们魔族的兵士是要把刀口驾到敌人脖子上的。他们都是无知平民,没有主上的命令我们不能去伤害他们。”

“哦”史莲轻轻点头,没想到这夜阑还挺有想法的。

眼见那金翅营的士兵去到众人围观的大汉那里,话没有说两句却被大汉一把推到,差点没有被群殴了。

“南宫大鹏叫他回来吧。”夜阑回身从卫兵手里拿过弓箭。

“拿出你的狩魔箭来,我们两个比试一下谁更快。”夜阑回头跟史莲说。

“快从来不是大本事,还要准。”史莲没有拿出狩魔箭,而是往前站了一下,用眼睛悄悄看了一下夜阑的方向。

“小意思”夜阑一箭飞出,正中那大汉的眉心,大汉闷头倒下,已经是没了性命。

“南宫大鹏,跟他们说都好好回家过日子去,再有闹事的,一并就地砍了。”夜阑把弓箭还给卫兵,拉着史莲下了城楼。

“今天天气晴朗,若不是有那些人胡乱闹事,我应该带你去外边大街上走走的。”

“大鹏宫我都还没有走过来呢,不着急。”史莲想要抽回手,夜阑却紧紧的拉着她,生怕一松手史莲就能跑掉。

“走,带你去用午膳。”

“我不饿。”

“我饿”夜阑回头看了史莲一眼,“我想我是被自己的诅咒给反噬了,每天肚子都好饿,好像每天都吃不饱。”夜阑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你这身衣服真好看,刺绣精致,大小也得体。”夜阑在说他饿,史莲却在留意夜阑的衣服。

“我的衣服都是无忧苑里的人给做的,她们闲来无事,整日里除了涂脂抹粉就是干这些裁剪刺绣的事。”

“你不怕我听到后不高兴吗?”

“怕,所以这手一定要拉的紧紧的。”夜阑举起史莲的手,冲史莲开心大笑。

“这套衣服不仅做工精致,配色也十分完美,你看还坠了一块墨色的玉牌。”史莲还在夸夜阑身上的衣服。

“好了,好了,这衣服你穿着也不合适。要不我早就脱下来给你穿上了,这个玉牌给你。”夜阑把身上的玉牌摘下来递给史莲。

“给我做什么?”

“你喜欢,当然要送你了,连我都是你的。”

“还是挂在你身上更好看一些”史莲又把坠子给夜阑挂上。

“无忧苑里谁去找的你?”夜阑捏了一下史莲的脸蛋。

“谁去都一样的,田西西都被你保护起来了,这群女人不都一样吗?”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夜阑赶紧不说话了,生怕哪一句又把史莲给惹恼了。

“父亲,三叔父已然待我们仁至义尽,你怎么能在背后又做出这种事情呢?”凌云气哼哼的找到夜琛。

披着斗篷的夜羽看见了凌云赶紧退了出去。

“怎么不敲门?”

“父亲?”

“闲着没事多去教教弟弟妹妹,大人的事,你不要管。”

其实夜琛也是有苦衷的,自从上次造反夜阑没有追究他之后,他内心深处也不是那么想与夜阑作对了。只是他怕夜羽会对自己不利,只是假意迎合罢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自己的苦衷又不能对凌云讲。

“父亲,那个整日里穿着斗篷的人是谁,儿子看他不像好人。”

“好人坏人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能看的出来的,你三叔父好吗,可是他却废了为父的一只眼睛和一条腿。为父被他压迫了一辈子,这一生都郁郁不得志。”

“父亲,儿子无知。但是儿子知道,只要你要的不多,你心里的期盼就不会多,你也不会对自己和别人失望。儿子告退。”

夜琛对着凌云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

“你与夜阑比什么都不如他,却在子嗣这上面赢了他一局。”夜羽又出现说。

“夜阑子嗣艰难,你给他整了这么一个圈套,不知他是应该高兴还是愤怒呢。”夜琛说。

“我的目的不是他高兴不高兴,而且那史莲一怒之下与夜阑撕破脸。这样我才有机会抓住史莲,拿到魔族圣物。”夜羽阴阴的说。

“史莲你知道我有多饿吗?”夜阑看着满桌的食物,有种特别的兴奋。

“有这么夸张吗?”史莲接过宫娥献上的毛巾,为夜阑擦拭双手。

“你这是?”夜阑受宠若惊。

“没关系,偶尔对你好一下。”

“花狐狸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夜阑拿过毛巾也为史莲擦试双手。

“你们都退下,这里有她”夜阑对着那群宫娥说道。

“史莲,现在我能吃掉一头牛。你自己动手,我已经迫不及待,受不了了。”夜阑说着大口吃了起来。

史莲简直不敢相信,原来与夜阑坐在一起,夜阑总是不知饿为何物。如今好了,他这是要把自己魔生前几十万年的饭全都吃回去。

“慢一点,这里有好几百个菜,慢慢来。”史莲一边说一边为夜阑盛了各种汤过来。

“谢谢,把她们都赶出去,是因为我不能让她们看见自己的主上是这个样子。太没有体面了,我夜阑也有今天。”

“你起来把腰封给解了,这样舒服一点。”

“来,来,来”夜阑站起身,史莲帮他把腰封解了下来。“你也吃,别客气。我暂时是顾不上你了,这个好吃,来。”夜阑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肉丸,往史莲嘴里送。

“夜阑,你这样一日不吃岂不是要饿疯?”

“疯倒不至于,我好歹能硬装作若无其事,我是一个多么要面子的人啊。只是在你面前,不必装了。”

“下次吃饭去凡间啊,给你找个没人看见的地方。”

一顿酣畅淋漓的大餐后,太阳已经偏西了。

“没想到我一顿饭能吃到太阳下山。”

“你的确是吃的许多”史莲去推夜阑押着自己的手,夜阑就是不肯放开。

“走,我带你去看夕阳。”

“我已经离开凡间很久了。”

“那又怎么样,孤零零一个人,哪里有和我在一起有意思。”夜阑贴着史莲的额头说。“真希望你能像今天这样,我走到哪里都有你陪着。我剩下的二十几万年,每一天都这样,该多好。”

史莲笑笑没有说话。

“怎么,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不是,只是二十几万年也未免太少了。”

“没事,先活过这二十几万年再说。”夜阑倒是乐观豁达。

夜阑带史莲去了一处很荒凉的高台上,虽然也是在大鹏宫里但是这里却没有一个卫兵,甚至连一只鸟都没有。不过从那处高台上看落日,特别的开阔清楚。

“史莲,不走了好吗,至少今晚不走了。”夜阑捂着史莲的手说。

“我……”史莲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我又不会骂你。”

“我们一起去仙海神山上居住,每天都在一起,好不好?”史莲说。

“别说傻话,我不可能离开魔族,你也要一直跟我生活在这里。什么神界或者是人间你还是早点都忘了吧,没得选。”夜阑还是那么自信,自信到自恋。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这样说错了吗?你……算了,不说了,还是珍惜现在吧。”夜阑搂着史莲的肩膀,看见魔族的西面逐渐变得一团火红。

“夜风的事,你准备怎么办?”史莲问。

“不提他,扫兴。”夜阑心底有些生兄长夜风的气。

史莲知道夜阑心里其实是十分关心夜风的,若不是这样,他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留着蓝眉的性命。夜阑无情,但是对自己身边的亲人又十分的关照。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能力能够达到,另一方面是因为对亲人关照那是他最后的善良。

“魔族圣物的药力你分给了我许多,可是如果你再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你来救我。”

“如果我恰好不在?”

“你太小看你们魔族的传家之宝了,它是不会因为分两下就会变弱的。魔族圣物威力无穷,即使你对它施了诅咒,它依然有诸多你想不到的本事。只是在不同的人身上的表现不同而已。”

“听不懂”

“就是,我现在很厉害。没有人能伤害到我,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

“那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夜阑拿起史莲的手,冷笑着说。

“还不是某人半生纵情声色,我气不过不小心弄伤了而已。”

“弄伤了,然后用纱布包扎着好几天。”

“现在好了”史莲举起自己的手说。

“废话,那是那天我给治好的。”夜阑瞪了史莲一眼。

“你什么时候?”

“那天晚上。”

“哪天?”

“你喝了许多酒的那天,半夜在路上被偷袭的那天。”

“哦,原来是你,我还奇怪它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你现在还说不需要我吗?”

“我想办法压抑了魔族圣物的能量,魔族圣物就像一口永远不会干涸的能量泉眼。我让它的能力出口隐藏起来,这样就不会太显眼,尤其是我好几次死而复生。让有心的人发现,恐怕会很麻烦。”

“不是你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

“当然那是在藏不住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我还是希望不要那么显眼的好。”

“这三界还有你史莲害怕的存在?”

“不是怕麻烦,而是怕麻烦。”史莲认真的说。

“啊,好晕啊。”夜阑一头倒在史莲肩膀,两个盆甜蜜的依偎在一起。

姑苏天妃被人引到长公主轩辕芙的后花园,“长公主的花园果然是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说的什么虚情假意的话。”轩辕芙自从上次姑苏天妃退出刺杀史莲后,怎么看姑苏天妃都不顺眼。要说这轩辕芙如果从史莲那里得到好处便罢了,偏偏她又吃了大瘪。所以每次看见姑苏天妃,轩辕芙都气的牙痒痒。

长公主对自己的心思,那姑苏天妃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她更是小心讨好起长公主。一有点什么新鲜事,就马上去找轩辕芙报信。

“长公主可听说魔族出了件十分有趣的事?”姑苏天妃凑过去说。

“不想知道”

“这件事长公主一定高兴知道。”姑苏天妃也不管长公主想不想听,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都说那魔族魔王夜阑年少风流,谁知他竟不分好赖,竟然在魔族民间留下了成百上千的孩子。这几日不知是刮起了哪股风,魔族的妇人都带着她们的孩子去认亲。人群都要把那魔族大鹏宫的大门给堵的水泄不通了,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长公主你说这是若让史莲知道,可不有好戏看了。”姑苏天妃说到这里竟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

“竟有这种事,香馥你派人去打探一下,看看是否属实。”长公主果然对姑苏天妃的消息感兴趣。

“这个,李天妃的敬怡公主有了身孕,不知长公主可知晓?”姑苏天妃继续说。

“这个我听说了,真是可喜可贺。说来姑苏天妃比李天妃小不了多少,那李天妃都要做祖母了,姑苏天妃这竟一点动静都没有。”轩辕芙这是嘲笑姑苏天妃没有出。

“让长公主见笑了”姑苏天妃脸色羞红说“不过,好歹神主待我以及姑苏世家向来不薄。这也是我命好,能嫁的这么好的郎君。”姑苏天妃自觉无趣,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

“长公主该喝药了”一个年幼的宫娥给轩辕芙端来汤药。

轩辕芙刚刚听姑苏天妃说了好多,明里暗里嘲讽自己嫁不出去的话,正恨没处撒气。她上去一脚把端汤药的小宫娥踢倒,“小贱人,你也来笑话我!”。

“哎呀,这是怎么了?”香馥闻声赶了过来。

那小宫娥只是趴在地上抽泣,并不敢多言,香馥伺候轩辕芙许久了,自是知道她蛮横不讲道理的脾气的。

“都把长公主给惹恼了,还在这里哭。还不快去再重新倒一碗,伺候长公主都长点心!”

那小宫娥由大家劝着收拾了碎碗退下去了。

“说来说去还是你最贴我的心。”轩辕芙由香馥扶着在花园廊下坐了下来。

“香馥自小就跟着公主,待公主自是没有二心的。”

“嗯,打听的怎么样了?”

“还真是,大鹏宫外已经被堵了好几天了。也没听说那魔王夜阑说什么,就是大鹏宫外边成群结队的人,让神界知道。这魔王夜阑恐怕都不好意思出门了,太不体面。”

“说他风流多情,也不至于会出现这种乱象。我觉得定是有许多看见有利可图,来浑水摸鱼的。”长公主说到这里又是计上心头。“前段时间我们都为如何骗得这夜阑来神界我的公主府而烦恼,现在这不是送上来的好机会吗。”

“长公主的意思是?”

“我们这样……”

早上夜阑饥肠辘辘的从床上爬起来,“金翅乌!”

“主上”

“史莲去哪里了?”夜阑边披上衣服边问。

寝宫外侯着的宫娥们也低头一排排的走了进来,有的为夜阑穿衣,有的穿靴。

“主上,昨晚是史莲上神将你送回来。今早你若没看见她,上神应该已经离开了。”

“以后我起床穿衣这些事就不用这些宫娥来伺候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主上,那怎么使得。”

“怎么使不得,要不你来?”

“喏”金翅乌赶紧领命。

夜羽在没有人的时候会从镜子里偷偷的看自己,每看一眼他都觉得无比的厌恶。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是这个丑陋的模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要复仇,我要拿回所有属于我的东西!”夜羽对着镜子喊完,又重新穿好他的斗篷,今天他要去见一个特别的人。

夜风寺院里的红梅都开了,夜风是个很有雅兴的人,他一个和尚也折了几枝红梅插到了花瓶里。

“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一个和尚折这些梅花,是犯戒了吧?”

“是犯戒了,阿弥陀佛,施主你是?”

“兄长,我是夜羽”夜羽自己坐了下来。

“那日你跑出山洞,我暗地里四处找你,但你就像消失了一般。从那之后便杳无音信,就再也不见了。”

“我一个残人,你一定很吃惊我还会活在世上吧?”

“没有,再见到你我很高兴。神魔大战之后,父王已被压在了天台山,现在魔族的魔王是夜阑。”

“那又怎么样,你是想让我去找到那夜阑哭诉自己的悲惨经历,然后求得他的同情怜悯,让他赏我一口饭吃?”

“大家都是亲兄弟,说这些见外了。”

“亲兄弟?你跟夜阑才是亲兄弟,其他人都不是!”

“何出此言?”夜风不慌不忙的给夜羽倒茶。

“你把王位都拱手送给了他,还不是亲兄弟?我们九子十八女都不是一母所生,奈何你跟夜阑从小就交好。连王位都能送,这不比亲兄弟还要亲。”

“夜阑他有魔王馨香,是上天注定的魔王。我就是不拱手送他,这魔王之位迟早也是他的,这是天意,我们还是顺了天意的好。”

“什么狗屁天意,我偏偏不服。”

“怎么,你也有意做那魔王?”

“身为魔王王子,试问有哪一个不想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除了你。”

“可是,有些东西偏偏不能强求。”夜风微笑着说。

“你是不是想说就算九子里谁当了魔王,也轮不到夜羽我?”

“不是,男有夜羽,女有夜雨。当年父王曾经说过那神主名叫轩辕明羽,他给你取这个羽字,是对你抱有厚望的。”

“只是,他后来有一天性情大变,杀了那个女人,然后还是没有顾惜一点父子之情。”

“你既然称呼她为那个女人,就应该对当年的事有个大致的了解。魔族之王怎么能忍受得了那种屈辱,都是被逼的。”

夜灯与夜羽说的那个女人,便是夜羽的生身母亲。

夜风提起当年的事,夜羽如同在噩梦里重温了一遍。他颤抖的喝下一杯茶。

“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是如果将来你拦我大事,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夜羽站起身。

“什么事,起兵造反?”夜琛早就做过了,结果你也看见了。

“兄长,我跟夜琛不一样,跟你们都不一样!”夜羽出门两三步便不见了。

山寺外又下起了雪,夜风手里拿着红梅出了山门。

被史莲砸坏的钢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又恢复成了原样,史莲学着夜阑的样子轻轻敲了几下。但是总是音不是音,调不是调。

“外边风大雪急,不知能不能在女施主这里讨一碗热茶?”

史莲回头看见手里握着红梅的夜风。

“也真是好大的风雪,竟然把你给吹下山了。”史莲赶紧起身邀请夜风进屋。

“没有打声招呼就来了,实属唐突。”

“你手里的梅花开的正是好看,给我送来如此好物,怎么算唐突呢?”

“荒山野岭的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唯有这几枝梅花开的可爱。”

“大王子说话向来是这么含蓄,请喝茶。”史莲已经煮好红茶。

“大王子,手持梅花,却不是为送这梅花。”

夜风温柔的一笑,“听夜阑说你与他不日便成婚,不知上神作何打算?”

“打算?”史莲微微笑了笑。

“夜阑外表冷酷,内心却十分的好心热情。他少年时跟随我一起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后来又撺掇父王起兵。再后来想了个计谋想陷害你的,没想到他自己竟陷了进去。”夜风说起夜阑,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大王子的意思是?”

“夜阑他是真的爱你,因为爱你,他完全变了一个人。所以上神,如果你真的答应与他成婚,请务必兑现你的承诺。”

“什么承诺?”

“在夜阑身边做一个安静的妻子,你嫁给夜阑便是魔族的人了。神魔两界若再有争端,还请上神能站在夜阑身边。”

“大王子,你这个兄长真是煞费苦心,你这不像弟弟娶媳妇。倒真像是母亲嫁女儿,操不完的心。”

“上神见笑了。”

“其实,我想让夜阑放弃魔王之位。我们两个人找个地方,一起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不可能,你还是不了解夜阑。他才不会听你的,他一点都不喜欢过安静的日子。”

“大王子,如果他同意了。魔族还是要交到大王子手里的。”史莲听蓝眉说过夜风心魔的事,所以史莲故意引开夜风的注意。

“我不会再回魔族的,永远都不会。就算有一天我死了,我的尸骨也是就地埋了,一丝一缕都不回魔族。”

“方才大王子的一番话明明是向着魔族,向着夜阑的。怎么自己却又对魔族避之不及呢?”

“阿弥陀佛,魔族与我无缘。”

“无缘,你又怎会出生并生长在那里?并且在那里做过许多荒唐,执拗的事。”

“那都是恶,都是错的。”

“连夜阑也是错的吗?”

“若不是因为你,他便是最错的。”

史莲呵呵笑出了声,“怪不得夜阑说你现在说话没头没脑,毫无道理。”

“他是这么说我的?”

“是啊”

“夜阑长大了,不像儿时那般听话了,我却总是放心不下他。”

“昨日夜阑对我讲,他是你们父王独孤城根据天相找到的,这事他跟你提起过吗?”

“不用他提起,我早就知道。所以我待夜阑,特别的真情。”

“说也奇怪,大王子竟然对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不是十分的亲近。”

“我对他们没有什么亲近,就算是普通的兄弟姐妹一样。我的意思是感情一般,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亲近。”夜风解释道。

“你的父王的妻妾除了无忧苑里的那些,还有一些神界的女子。不知大王子的母亲是魔族还是神界的?”

“都不是,我父王也是一个沉迷女色,猎艳无数的人。我的母亲是妖族,就是还算不上是魔族的那群人。”

“妖也就是魔,不过妖的品级要比魔低一些。”

“不是低一些,是低许多。但是妖族的女子却带着更多的野性,更古怪的性格。所以更让有特殊癖好的男人沉迷其中,比如我的父王独孤城。”

“你是大王子,那你的母亲也是你父王最初爱上的人。”

“就算是吧,我只知道我父王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哪个女人特别的偏爱。”

“那你的父王把你母亲带到大鹏宫了吗?”

“他只把我带到了大鹏宫,交给了金翅乌,金翅乌又给我找了两个奶娘。然后就有了我大王子夜风,随意吧?”

“也不是,也许是你母亲不愿意到大鹏宫,也许他们私下里感情也是很好的。”

“没有,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发现父王去找过那个女人,更没有哪个女人偷偷来看过我。不过我们魔族王族的人都是没有母亲的,这是祖例。”

“传闻独孤城对那赤练山上的五彩凤凰倒是特别的情深。”史莲又重新煮好一壶新茶。

“那五彩凰也是个轻浮的女子,竟然带着自己的女儿住到了大鹏宫。不过她也没有受到什么特别优待,还不是和那群无忧苑的女人们住在一起。”

“那大王子你年少时的种种,是在模仿你的父王吗?”史莲问。

“夜阑都跟你说了?他果然对你无话不谈。我当时青春年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就都试着做了些。哈哈哈……”夜风用大笑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史莲看眼前的和尚夜风,他的一举一动明明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俊郎无比的魔族大王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