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饥饿的夜阑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75字
  • 2022-04-07 12:10:21

城市的雪早就停了,只是夜风所在的寺院里依旧是白雪皑皑,夜阑一步步走到大门口去敲寺院的大门。

“明明可以一眨眼就可以直接来的,为什么还要一步一步的挨过来?”夜风正在用斋饭。

“这样显得虔诚一些,这三界之内能让我随心所欲吐露心事的人也只有兄长一个了。”

“听这话,你昨晚进展的不顺利呀?”夜风把一个馒头和一个装着十几个盐水青豆的陶瓷盘子放在夜阑面前。

“兄长,你刚才说的话可以污蔑佛祖了。”夜风拿起热茶喝了一口。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夜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言,赶紧念了一段佛经向佛祖忏悔。

“兄长,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夜阑看着眼前那些简陋的早餐说。

“寺院里有专门做饭的师傅,有时我也会学着种种菜,浇浇水什么的。”

“我也尝尝这和尚吃的东西。”夜阑的话里不无怀疑,他从不相信什么吃斋念佛,积德行善的教条。在夜阑的心里一切出于本心,本心指引,随心所动罢了。“兄长,尼娅你还记得吗?”

“从小就教育你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这样显得很不礼貌。”

夜阑无奈的点点头,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和七八个咸青豆一股脑塞进嘴里。

“好了,现在我吃完了。”夜阑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夜风身侧。

“我们换个话题”夜风又为夜阑斟了一杯茶。

“不,不,我们就说尼娅。”

“好吧,我记得她,至暗黑森林的公主。长着一副不是中土人的面孔,金发碧眼。”

“最重要的一点是皮肤雪白还透亮,兄长当年莫不是被她的晶莹肤色所吸引?”

“我看女子从不会像你一样这么肤浅。”

“那兄长是从她身上看到了佛光?”

“有话快说!”夜风瞪了笑嘻嘻的夜阑一眼。

“尼娅现在是至暗黑森林的女王,她到魔族不止找过我一次,这个女子野心不小,有自己的打算。”

“然后呢?”

“我只想问兄长对她还有没有余情?”

“没有”夜风回答毫不犹豫。

“那兄长对哪个女人尚有余情?”

“一个没有。”

夜阑觉得从尼娅入手不行,那就干脆换一个入口,让夜风开口。“有一只千年狐狸叫蓝眉,兄长可有耳闻?”夜阑看了一眼闭着眼念经的夜风。

“并未听说”

“这就好”

“怎么说?”夜风不解。

“那只狐狸精大放厥词说兄长为心魔所困,幸好有他出手帮忙斩除心魔。但他又说自己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说兄长早晚会被心魔折磨疯魔了自己。”

“我不认识叫什么蓝眉的狐狸精,你也不必为我担心。”

“我当然不会为兄长担心,就知道那狐狸精是个江湖骗子。所以夜阑给了他我们魔族最高级的待遇,真是便宜他了。”

夜风沉稳的表情突然动了一下,“你把它怎么样了?”

“也没有怎么样,他的狐狸皮现在还挂在大鹏宫角楼那里。可惜了他那层上好的皮毛,还不如把它做成脖套送给兄长,这样大雪天的也可以暖一下身子。”夜阑起身为自己和夜风添了一杯热茶。

“罢了吧,这都是天意。”

“什么罢了,坑蒙拐骗骗到我的头上,你说他不是找死吗?”

“是呀,残暴是魔族魔王最平常的表现。我都差点忘了你已经是魔族之王了,说不定哪一天你一个不高兴,兄长的皮囊也挂在了大鹏宫角楼那里了。”

夜阑看出了夜风身上藏不住的懊恼与气愤,“所以兄长,我最恨别人有事瞒着我,除了扒皮拆骨。我还有很多更加折磨人的刑罚,那些都是有意思的很。”

“长大了,你都会恐吓兄长了。”

“兄长,你的心魔到底是什么,说出来。让我杀了它!”

“我没有心魔”夜风斜视了夜阑一眼又继续念他的经。

“兄长,寺里的那些石像,还有你嘴里念的佛经如果真的能普度众生。那这凡间从来疾苦,都来来回回灭亡许多次了。从来没有见哪个佛站出来大发慈悲,别再自欺欺人了。”

“没有事你就下山去吧,再不走路上的雪都化了,山路便不好走了。”

“兄长,夜阑下山从来都不需要走的。”

“那你也要走,雪都停了。我们今天的缘分到头了,改日你再来吧。”

“雪不会停的,我不让它停!”夜阑挥下衣袖,果然外边渐小的雪一下子又大了许多,并且还翻滚着狂风。

“本事果然见长了,你的心法都是为兄一手教出来的。今天借这个机会就让为兄检查一下你的功课,如何?”夜风说完抬手,外面大雪骤止,霞光万里。

“兄长果然帮的够深”夜阑竟然伸手将魔族的雪山给擎了过来。

夜风一个佛珠飞出,雪山崩塌。

“兄长你念佛普度众生,难道忘了这山下的万千众生?”夜阑冷笑。

夜风如梦初醒,赶紧出去接住将要崩塌雪山。谁知雪山已然崩塌,夜风自己也被压在可雪山之下。

“兄长本可以用自己身上的魔力去抗住它,你为何又要压抑自己的魔性呢?”夜阑似乎发现了什么。

“少废话还不来帮忙!”

刚才夜风忙乱连手里的佛珠都掉落在地上,夜阑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佛珠滑稽的给夜风挂在了脖子上。

“兄长别担心,现在这里是魔族的荒山野岭”

夜风回望四周,自己果然是在魔族的荒山野岭。“夜阑,你的本事已经超过兄长了。”

“兄长快放下吧,我们一起来聊聊你的心魔。”夜阑让夜风撒手头上的雪山。

夜风松手,夜风与夜阑同时被压在了雪山之下。

“兄长,我可以找你说出所有的心里话。兄长也可以这样向我说出所有的心里话,兄长你的心魔到底是什么?”

“哪里来的心魔,以后不要跟我玩这种游戏。”夜风转身欲走。

夜阑抬手用冰川封住了夜风的所有去路,“夜阑够了,赶紧打开路。”夜风有些怒了。

“兄长如此沉不住气,说明我猜的不错。你发誓此生不回魔族,兄长的心魔一定与魔族有关。”

“赶紧放我走!”一向温和的夜风竟然一下扼住夜阑的脖子。夜阑与别人争斗也喜欢扼住别人的脖子,这都是当年夜风教的,没想到今天夜风一手扼住了夜阑的脖子。

“不放,要不你杀了我!”夜阑偏要拿命来赌一赌。

“放不放?”夜风开始在手上加力。

“不放!”夜阑冷冷的看着他的兄长。

夜风又加了几成力量,夜阑感觉到呼吸困难了,甚至出现了幻觉。蓝天,白云,夜风还有父王独孤城……。

“夜阑打开冰山”少年的夜风微笑着对夜阑说。

“兄长看我的”夜阑一掌打去,冰山的门果然轰然开了。

夜阑中了夜风的幻境,夜风把夜阑丢在冰山脚下,自己回了凡间。

过了不久夜阑苏醒过来,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我竟然也能中幻境,狡猾的夜风。”夜阑起身回了大鹏宫。

“南宫大鹏!”夜阑呼唤了一声。

“主上”

“把那个叫蓝眉的狐狸精再给我抓回来。”

“金翅乌!”

“主上?”

“无忧苑那些人都走了吗?”

“这……”金翅乌不敢说无忧苑那里谁也没有走。

“这什么这?快说!”

“她们去求了史莲上神,说上神不要她们走,无忧苑那里还好好的。”

“谁去求的史莲?就算史莲不要她们走,史莲在魔族顶多算个王后,都还没有过门呢,听她的还是听我的?”夜阑气不打一处来。

“老奴不知”金翅乌被夜阑吓得颤颤巍巍。

“史莲,史莲,她是要气死我吗?”夜阑觉得自己眼睛冒起了金星。

“我先不找那些女人们算账,快去给我弄点吃的,几天没有吃东西,眼睛都要冒金星了。”夜阑干脆躺到了偏殿的王座上。

“主上你就是一万年不吃饭,也不会眼冒金星的,您这是?”金翅乌十分紧张。

“你不用管,去弄吃的,快去。”夜阑摆摆手让金翅乌快走,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总是耐不住饥饿完全是因为那魔族圣物的缘故,好好一个魔族圣物却被自己施了诅咒。而这诅咒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反应,在史莲身上是一因为感情生气伤心就会血脉翻涌,胸闷气短失去战斗力。在夜阑自己这里暂时感受到的是他总是容易饿,原来的时候夜阑用膳是为了气派,为了面子。现在好了,现在是为了生存,这段时间夜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饥饿的味道,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这就叫害人终害己,天道好轮回啊!”夜阑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话说这南宫大鹏办事的效率一向深得夜阑之心,这次也是一样。金翅乌那边的饭还没有准备好,南宫大鹏这边已经把蓝眉给抓来了。也不用捆绑,这次蓝眉学乖了,知道自己跑不掉,就干脆不跑了,还乖乖跟金翅大鹏回了大鹏宫。

“主上,蓝眉带来了。”金翅大鹏说。

“好,不愧是我魔族第一勇士。”夜阑示意南宫大鹏退下,他笑盈盈的走到蓝眉面前。

“知道叫你来什么事吗?”

“不知”

“没关系,一会儿就知道了。”夜阑笑的很阴险。

“要杀我便痛快下手就是,我蓝眉从来不怕死。”蓝眉明显是怕了,他被夜阑脸上阴晴不定的笑容给吓着了,虽然他极力表现的凌然不惧的样子。死的确不可怕,但是死的过程是十分的可怕,尤其是死在魔族手里。

“嗯,知道你不怕。所以折磨起来才更有意思,魔族的手段不知你了解多少呢?”蓝眉越是害怕,夜阑越是吓唬他。

“主上,这是厨房刚刚简单做的几样,后边还有一些,您稍等一下。”金翅乌带人把吃食给夜阑摆在了桌子上。

夜阑伸出手,宫娥们给夜阑宽去衣服,又给他擦拭好双手。

“饿死我了,你们下去,我自己就好。”夜阑让服侍自己用膳的宫娥都退下去。“吆,烤鸡,正好合我的心意。”夜阑拿起烤鸡就啃了下去。“外酥里嫩,外皮苏甜,肉嫩的还流汁呢。”夜阑边吃边说。

蓝眉低着头站在偏殿下面,夜阑一手拿着烤鸡,一手撕了一条鸡腿拿到蓝眉面前。

“在三界的传说中有许多关于狐狸偷鸡的故事,你的那个小未婚妻是个野鸡精?”

“白苏是白羽凤鸡,并不是普通的野鸡。”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这烤鸡是如此好吃。”夜阑又咬了一口鸡。

“你做了什么?”蓝眉惊慌失措的看着夜阑手里的烤鸡。

“来,送你一条鸡腿尝尝,真的很好吃。”夜阑将鸡腿递出去。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白苏,她只不过才刚刚有六百年的修行,她对我做的事一无所知。”蓝眉拿着夜阑递过来得鸡腿,表情逐渐失控了。

“知道无能为力的感觉了吧?你的白苏现在还在人间好好的,如果关于夜风的事你再有隐瞒,我让人把你和她一起烤了。”

蓝眉惊魂甫定,他赶紧擦去额头的冷汗。“夜风的事,我早就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他被心魔控制却又不肯说出原因,为今之计就是找到一个能让夜风说出自己所有心事的人。”

“连我他都要躲避,还有谁能让他说出自己的秘密呢?”夜阑惆怅了。

“史莲,史莲就是那个人。”蓝眉脱口而出。

“你什么意思?”

“以主上和史莲上神的关系,难道没有发现她身上的那种亲和力吗。上神有一种能让人放下所有防备的能力,无论是谁,在她面前都会自然的放下面具,将心里的话和盘托出。”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心理整形医生,在我见到史莲上神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你要找的哪个人?”夜阑的脸阴沉了起来。

“那个不用切肤流血就能治好心病的那个人。”蓝眉赶紧解释。

这时金翅乌又带人送来了一些的吃食,“主上,就匆匆做了这些。你若不够,我再交代下去要他们继续做。”

“行了,我吃饱了。给我盛碗汤,剩下的都撤了吧。”夜阑接过宫娥递过来的毛巾,将自己的手重新擦拭干净。

“你们都退下,我跟这个狐狸精还有话说。”

“喏”众人纷纷退出。

“坐吧”夜阑示意蓝眉坐到殿下椅子上。

“你胆子够大的,才千年的狐狸精就敢跑到史莲那里去搔首弄姿。”

“是仰慕之情难以抑制。”

“仰慕,你仰慕史莲什么?”

“大家都是男人,这些都是一样的。”

“哦,仰慕,来自男人的仰慕。好,我让你仰慕。”夜阑冷笑。“来人,把这只会仰慕的狐狸精给我倒挂在大鹏宫角楼那里,看他还会不会仰慕。”夜阑前一秒还客气的请人坐下,下一刻就翻脸要把蓝眉给倒挂了,他最不能容忍别的男人对史莲表现出好感,一点都不行。

“夜阑你这个残暴的禽兽,总有一天史莲会背弃了你的!”

夜阑一拳打在蓝眉小腹,让他疼的站不起腰来。“你自己有未婚妻,还要去仰慕史莲,若不是留着你还有用,挂在大鹏宫角楼那里的就是你的狐狸皮!”夜阑摆手,卫兵们押着蓝眉下去了。

夜阑突然觉得自己太忙了,有那么多处理不完的烦心事。外面大雪正下的紧,夜阑拿出锦绢用毛笔给史莲写了一封长信。

紫尾燕子冒着风雪一路把夜阑的长信给史莲送到了人间,“昨日凡间风雪加急,吾于兄长处饮茶慢聊。兄仪如款款君子然心思深沉,夜阑左右逢源故作无趣,……,……”史莲躺在软软的床上,读着夜阑酸溜溜的信。

这是史莲与夜阑相识以来,第一次收到夜阑亲笔写的信。出乎史莲意料,夜阑的蝇头小楷竟然如印刷一般工整娟秀,完全看不成是出自一个不苟言笑的粗鲁汉子之手。

那锦绢上还有夜阑身上的香味,“酸溜溜,娇滴滴的,这难不成是他睡袍上的缎子?”史莲嘴角轻笑。她在取笑夜阑竟也会多愁善感起来,想他一个大男人能写出这样的句子,真是难为他了。

史莲在紫尾燕子的脖子上挂了一块糖,让一块糖去消解夜阑的郁闷心情吧。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还要在那里酸,倒真是把史莲当成是那怜香惜玉,深明大义的主了。

夜阑一觉醒来,最清楚的感觉就是肚子饿了。这真是太扯了,原来自己用膳是装样子,打发无聊时间的,现在好了,每天都会很饿,就像自己是个活活的吃货。

“金翅乌早膳都准备好了吗?”

“主上,已经准备妥当了。”

夜阑起身,宫娥们纷纷拿来新准备好的衣物给夜阑穿戴整齐。

“我本来打算把自己寝宫里的宫娥们也一起遣散算了,但回头一想这有点过分了。我是魔族之王,又不是那光棍的乡野农夫。像这些拿拿送送活,还是需要她们做的。”宫娥们给夜阑收拾完毕都恭恭敬敬的撤了回去。

“主上,等史莲上神嫁过这里来,这些小事你们夫妻之间都是可以商量的。”金翅乌又去给夜阑整理了一下衣服。

“就是,难道要我亲自去洗衣做饭?”

“不,这一直都是女主内,男主外的。要洗衣做饭也是上神史莲的事。”

“哈哈哈……”夜阑大笑“金翅乌这话我爱听,走吃饭去。”

史莲来到华府,白苏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白苏,怎么来这么早?”史莲边开门边问。

“上神,昨日蓝眉被魔族给带走了。它走之前说若是他一夜未归就请上神你出手相救,除了你,我们实在想不出谁能帮我们。”

“被魔族抓走了?”

“是呀,来了几个魔族的卫兵,然后蓝眉就乖乖跟他们走了,估计他不走也会被抓走。”

史莲记得上次蓝眉被魔族抓走,被欺负了一遭又自己逃回来了。这次魔族抓他不知又是为何,夜阑倒是没有跟自己提过蓝眉的事。

“这样,你很担心他吗?”史莲问白苏。“你肯定很担心,你们是未婚夫妻。”史莲自言自语。

“上神是为难吗?”白苏问道。

“这倒不为难,只是这两日正与那夜阑怄气呢,我这突然去了,岂不是跟他服软了?”

“那这可怎么办?”白苏急道。

“不急,大不了我偷偷去就是了,你在这给我看着店。”

史莲安慰好白苏,自己去了魔族。

“主上?”夜阑吃的正香,金翅乌面露难色的走进来。

“什么事?”

“大鹏宫外有一妇人,带着个半大小儿一口咬定是你的后人,是来认亲的。你看是乱棍赶走,还是带这里见上一见?”

“什么认亲,还嫌不够乱的,赶走!”

“好,我让他们乱棍赶走。”

“我说的是赶走,谁让你乱棍的?”

“主上,这种无耻刁民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恐怕他人看见会纷纷效仿。”

“魔族的平民也活的不容易,偷偷给那妇人一些钱财,让她回家好好生计。再不要做这些投机取巧,招人笑话的事了。”

“喏”金翅乌走了。

自从认识史莲后,夜阑的整个心都柔软了许多。温柔和善的夜阑这在魔族平日里根本想都不敢想,今天倒跑出个认亲的来。

史莲大老远就看见了被倒挂在角楼那里的蓝眉,好在今日阳光明媚,不然碰上大雪纷飞的时候,蓝眉还不得被冻死。

人虽然找到了,但是街市上人来人往,角楼那里还有许多士兵在看守,史莲实在找不到救人的机会。

明抢当然可以,但是以自己的身份去明抢蓝眉。岂不是让众人议论纷纷,为自己徒增一个烦心事。

正在史莲踌躇之际,他看见大鹏宫门口络绎不绝源源不断的排了许多人。大多数是个妇人领着个孩童,还有被抱在怀里的,竟然还有挺着大肚子在排队的。

“阿姐,这许多人都是在干什么去?”史莲拦住一个领着一个男孩的胖胖妇人问。

“去认亲啊,你家孩子呢,还不快领着孩子去领钱?”

“领钱,领什么钱?”

“这些孩子,不管生了的还是没有生的,都是魔王的孩子。我们带他们去找他们的亲爹,他们的爹会给我们一些银钱讨生活。也算大家姐妹们没有白跟他一场。”

“这些都是吗?”史莲放眼望去,曲曲折折一望无际的人群。

“都是,都是,你快去排队吧,要插队得拿银子。”

“我不插队。”史莲笑笑又走开了,“这是什么操作,夜阑果然这二十万年都没有闲着,我还说他纵情声色几十万年怎么一个子嗣都没有留下。现在看来终究是我浅薄了,这些人都能组建一支军队了。”史莲想想,自己本该埋怨生气的,却总是有些想笑,可能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种局面不太可能发生。好歹夜阑那人还是有审美的,又不是是个女的即可,这种局面有些太扯了。

史莲化作一只飞鸟,到了蓝眉身边“蓝眉,我救你离开魔族,你脱身后赶紧离开。不要再回原来住所居住,与白苏远走高飞吧。”

史莲催眠了守城的卫兵,蓝眉被她放了下来。

“多谢上神出手相救,只是蓝眉不能走,我若走了。就算天涯海角,夜阑也会把我抓回来的。”

“这倒是。”史莲点点头。

“你先回去找白苏吧,她很担心你。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总比被倒挂在这里舒服。”

“上神不一起有吗?”蓝眉一瘸一拐的,全没了往日的风度。

“你自己走就是,别等会儿被发现,不但走不成又要吃皮肉之苦。”史莲在吓唬蓝眉。

“既如此,上神蓝眉先行一步了,保重。”

“嗯,走吧。”

史莲去了大鹏宫里面,难得一见这种有趣的事,史莲怎么能不凑这个热闹。

早上有个妇人带着孩子到大鹏宫认亲,得了许多银子的事,一瞬间的功夫就在魔族的角角落落都串开了。就连那些满头白发的人恨不得都来大鹏宫认个亲,源源不断的人把大鹏宫的宫门都围的水泄不通。

“主上,主上,不好了。”金翅乌跑来找到夜阑。

“又怎么了?”夜阑正在写信,用他的蝇头小楷写昨夜自己做的梦给史莲。

“大鹏宫外来了许多认亲的人,卫兵们赶都赶不走,那些个妇人都说与你有关。她们有的尚有身孕,有的孩子都比自己高了,什么样的都有。”

“怪我,魔族本就贪婪而又无耻。我早上的时候不该给那个妇人钱财的,不用如管,时间长了,她们自己就散开了。”夜阑继续写他的信,他全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史莲,昨夜偶得一梦。你我身着礼服于大鹏宫婚礼,吾意气风发,汝容貌艳丽。吾与汝执手相看,言笑晏晏,信誓旦旦。……,……”原来夜阑昨夜做个一个关于他与史莲婚礼的梦,梦里他与史莲手挽着手,说着关于誓言与生活的趣事。

好长的一个梦,夜阑从举行婚礼写到了两人饮合卺酒,又写到了与史莲同床共枕,再有无数的甜言蜜语。每一个细节都像真实的发生一样。

夜阑一边写,史莲就站在他的身后偷偷的看,“这都能写出来,好不害臊!”史莲看了一眼还在那里奋笔疾书的夜阑。

史莲是透明的,她料定夜阑一定察觉不到她的存在。夜阑写到翌日清晨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史莲看的太靠近,夜阑直起身她差点一下子趴到夜阑身上去。

“本打算让紫尾燕子给你送去,没想到你这么心急,自己跑来这里看了。”

史莲心惊,赶紧逃跑,却要被夜阑抱进了怀里。

“你怎么发现我的?”史莲红着脸说。

“夜阑没有回答,而是用食指在史莲嘴唇上轻轻划过,“有没有人夸你的唇色好看?”。夜阑是个神奇的存在,他不仅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而且还能指尖生花。那日还在怄气当中,夜阑为史莲画了一个好看的唇色,史莲一整日果然被许多人围观赞美。

“我是来救蓝眉的,顺路来看看昆仑。”史莲推开夜阑。

“好啊,蓝眉已经跑了。昆仑你想必也看过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夜阑的话冰冷而又决绝,这个弯拐的有点急,足以让史莲觉得又丢脸又生气的了。

史莲自觉没有意思走出门去,谁知夜阑两步追出来,一把将史莲重新搂进怀里。“你想来就来,我还能让你想走就走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