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夜羽出现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201字
  • 2022-04-03 11:45:16

“你的手不需要注意一下吗?比如说辛辣味”田心看见了史莲包着纱布的左手。

“没关系的,磕磕碰碰而已。”史莲说的毫不在意。

“准备什么时候嫁去我们魔族?”

“田心,不要提这些倒胃口的话题。”

“好好,我不说,喜欢吃什么自己选。”

“这些就够了,田心我们喝两杯?”

“好,红的还是啤的?”

“白的,美女拿一瓶酱香。”史莲跟服务员笑着说。

“史莲,你的手能喝酒吗?”田心问。

“怎么不能,你来找我玩,我很高兴。”史莲给自己倒了一杯,“你能喝吗?算了你还是喝饮料吧,看你也不像能喝酒的样子。”

“史莲,先把你家钥匙给我,你喝醉了我好送你回家。”

“小看我了,一会儿我们还要去看电影呢。”

夜阑怀里抱着昆仑坐在软榻上,从水晶魔球里看史莲在那里一边吃一边喝,谈笑风生好不快乐。

“喝了这么多酒,脸上还面不改色你说你娘亲是不是有问题?”夜阑问还只能咿咿呀呀的昆仑小王子。

“认识你娘亲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发现她是个海量的人呢,这个女人不知心里还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史莲干掉一瓶白酒,又跟田心看了两场电影。她拒绝田心的司机送自己回家,一个人安静的走在凌晨清冷的凡间街头。

“哎,你的左手怎么受伤了?”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拦住史莲,这个人便是消失的魔族王子夜羽。

“魔族?竟然还有一身的妖气。”史莲心里暗想,这种人倒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远在大鹏宫的夜阑赶紧把昆仑放进了摇篮,他要马上回到史莲身边,同时他也要找到夜羽一问究竟。

“不小心而已”史莲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继续走她的路。

“假的吧?”夜羽问。

“真的”

“我不信!”一道银光闪到史莲眼前,史莲刚要拿出狩魔箭,却被一人拥进怀里。

“夜羽,为何要伤害史莲?”夜阑出现,夜羽见势不妙后退几步,一闪就消失了。

气氛有些尴尬,史莲与夜阑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话。史莲站在原地等了两秒,夜阑还是没有开口,她只好就当做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夜阑在史莲身后一步之遥跟着,只要他轻轻一伸手便能拉住史莲,但夜阑还是倔强的把手插进自己的口袋里。

“我做王子的时候有过的许多女人,不计其数的那种许多。其实这些我应该早跟你说的,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夜阑说完后等史莲开口,等了一会儿史莲还是一声不吭。

“其实这些你应该有心里准备的,我毕竟是魔族未来的王,那些女人只是为我打发无聊时间的。我甚至不知道她们都是谁,如果不是后来爱上你,现在我还是过着那种醉生梦死的日子。不过自从我心里有了你,我就再也没有那样过,当然除了几次意外。我这人嘴笨只能说这些了,其实我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我的香味只能留在你的身上,我心里只有你。但过去的那个夜阑也是我,对于过去的那个自己我真的很抱歉。”夜阑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他相信史莲能够听懂。

史莲站在那里静止了两秒,没有回头。夜阑还是站在她身后一步之遥,也没有上前。

夜阑一直把史莲送到家门口,看她开门进了家里。

夜阑转身去了轩辕幕遮那里,轩辕幕遮晚上是从来不在家的,他要照顾酒吧的生意,还有他喜欢的灯红酒绿。

夜阑透过墙看见史莲洗完澡出来,头发简单擦了两下,还有许多水就不管了。左手包扎伤口的纱布都湿透了,史莲从冰箱里拿出医药包给自己换好纱布。

“这个女人就一点都不会心疼自己吗?”夜阑看见了史莲左手被水泡过的伤口又渗出了血,史莲简单处理了一下,面不改色的去关灯睡觉了。头发还是湿的,窗户也没有关上。

半个小时后,夜阑听见了史莲轻轻的鼾声。夜阑去到史莲房里,先给史莲关上窗子,又拿了一块大毛巾把史莲的头发又给擦了一遍。

“我知道你心里接受不了,不过事已至此,你没得选了。”夜阑轻轻刮了一下熟睡中史莲的鼻子。心里无比庆幸,还好他们两个有一个昆仑,若不是如此,这史莲说不定会心一横抛弃了自己。

夜阑并没有睡意,他斜躺在轩辕幕遮的沙发上,看着轩辕幕遮平板里的电影。

从那些电影里,夜阑发现凡人的生活还很有意思的。特别是那些个关于吸血鬼的故事,这可能是凡人对他们未知的魔族最深刻的想象或误解。其实并不是那样的,魔族也食五谷,吸血的那些叫作怪兽。

浅米色的羊绒衫搭配米白色的网纱公主裙,还有黑色的高帮半筒靴,外边加一件亮白色的中款羽绒服。史莲起床换好衣服准备给自己画一个精致的妆容,她又为自己买了一套彩妆。史莲将粉底液轻轻刷在脸上,一下,两下……,她放弃了,那些个彩妆没有一个能再她脸上留下痕迹。

“干干净净的一张脸,为什么要把它画花了?”夜阑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我回魔族准备我们两个的婚事了,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准备。”夜阑还是只有声音没有人。“轩辕明羽说让我带你一起去神界亲自给他点个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去?”。

史莲像没有听见一样,换好鞋就出门了。

神界李天妃的堂兄李先生自从上次给长公主轩辕芙问过脉回到家里就病了,整日闭门谢客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李天妃,听说你的堂兄最近身体不适?”轩辕明羽看了一眼座下的李天妃说。

“堂兄素来胆小,想是做了个噩梦被吓着了吧。”

“李天妃你可知欺我是什么后果吗?”轩辕明羽正色道。

“神主,您可吓着我了。我星盘山李家素来胆小,您别再把我给吓病了。”

“我看你的胆子一点都不小,你的女儿就是最好的证明。”

“神主,敬怡也是你的女儿。要让敬怡听到你这么说她,不知女儿心里会怎么想您这个父亲呢。”

“小肚鸡肠的女人”轩辕明羽暗暗骂了一句。

“对了,神主敬怡她有身孕了,想让您给赐个名字呢?”

“这种事你不早说!”轩辕明羽听说女儿有了身孕,起初郁闷的心结一下子就打开了。“这名字我得好好想想,他是我神界轩辕家的第一个孙子辈,我要仔细斟酌。”

“神主,敬怡只让你取名字。那姓嘛,还是南宫家的。”

“南宫家,魔族大鹏宫家奴的姓氏。我的孙子怎么能姓南宫呢,坚决不能!”

“神主,是外孙!”李天妃好像故意要气死轩辕明羽。

“外孙也是孙子,我轩辕明羽的孩子虽然都是女的。但要比那些男子金贵有本事的多,敬怡的孩子就是我的孙子。”

轩辕明羽这一番话倒是说的暖人心思,李天妃也不再刺激他了。众天妃会意纷纷都来给李天妃道喜。

“金翅乌!”夜阑坐在偏殿,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主上?”

“抬几箱金银去到无忧苑去,跟那些女子们说,让她们拿了金银各自回家。我原来的赏赐,还有她们自己积攒的首饰织物什么的,都带走就是。”

“主上你的意思是?”

“无忧苑从现在开始就没有了,让那些女子回家好好生活。将来谁家里有什么困难了,随时过来大鹏宫找内侍解决,大鹏宫养他们一辈子。”

“主上,无忧苑都存在千万年了,都是旧主去了换新人,从来没有主上还是壮年就遣散的。这些伺候你的女子,时间久的都已经伴随你几十万年了,像蔷薇,腊梅……”。

“说到蔷薇,金翅乌我还没有找你算账,是谁让你把她安排进去天台山的车队的?”

“主上,老奴糊涂!”

这三界没有哪个女人是不会吃醋的,史莲也一样。十一翅把蔷薇与夜阑的事当故事讲给了史莲听,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于是史莲心里的醋意酝酿的越来越浓,为今之计夜阑也只有这一个办法,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金翅乌一开始是非常赞成夜阑与史莲的好事的,但是后来他发现史莲貌似并不想受感情的牵扯,他又故意破坏夜阑与史莲的感情。再后来金翅乌又发现史莲为夜阑衣不解带的伺候左右,发现自己又错了。金翅乌就像一只年迈的老母鸡一样关怀着夜阑。

无忧苑还和往常一样各自玩弄着自己的脂粉花草什么的,这些女人早就习惯了夜阑的冷落。没想到那逍遥放荡的夜阑说变就变了,一下子就再不沾女色。

“蔷薇姐,门口一下子抬来了好多金银。”腊梅前脚刚跟蔷薇说,金翅乌后脚就进了无忧苑。

“姑娘们,门口的金银想拿多少拿多少,带好自己的细软都各奔东西吧。”金翅乌一脸尴尬的笑容。

“内侍官这是什么意思?”蔷薇说。

“蔷薇姑娘主上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无忧苑了,主上还是记挂着姑娘们的。以后大家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来大鹏宫。主上说他护你们一辈子。”金翅乌这张嘴,经他这么一说夜阑说的大鹏宫养无忧苑女子一辈子,成了夜阑养那群女子一辈子。如此重情重义的言辞,让那些无忧苑的女人越发的舍不得离开了。

“蔷薇姐赶紧想个办法吧!”

“就是,就是。我可不愿意走让我走还不如让我干脆死了算了。”

平日里莺歌燕舞的无忧苑一下子悲悲切切了起来。

“姑娘们,主上只给了大家三天时间,实在东西多路途远的可以延长两天。大家赶紧的吧,别墨迹了。”金翅乌劝道。

“金翅乌当时可是你满嘴的花言巧语把我们带进这里的,现在又忙着赶我们走。你这只油嘴滑舌的老鸟,看我们不拔了你的鸟毛!”女人们把满腔怒火冲着金翅乌就来了,金翅乌吓得撒腿就跑。

“姐妹们都别闹了,金翅乌只是个传话的,这都是主上的意思。我们朝金翅乌撒气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为今之计是要想办法让主上收回成命。”

“那怎么办,主上他听谁的?”桂花幽幽怨怨的又哭了。

“主上听史莲的”田西西终于开口说话。“主上让大家回家,多半是因为那史莲醋意大发,主上要讨好美人,只得出此下策了。”

“史莲,那个战神?好吓人的。”桂花又说。

“史莲并不吓人,她在被贬之前是三界第一的美色,被贬之后虽然平常了许多,但也是把主上迷的五迷三道。史莲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清高自大,看不上一般的小人物。然后她又心软,对弱者总是下不了狠心。”

“这么说来,我们要去找史莲这事才有缓和。”蔷薇若有所思。“我们都与她不熟,不知她……”

“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让田西西带你去吧。”腊梅说。

“为什么是我呢?”蔷薇不解。

“姐姐与主上的感情可不是我们姐妹们比的了的,哈哈哈……”大家都在取笑蔷薇,蔷薇也会意,竟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田西西带蔷薇去了凡间,田西西与蔷薇都属于魔族的顶级美女,到了凡间更是异常的出众了。她们一人走在街上并不是特别的夺目,而一同出现在大街上,就十分吸引人了。

巧了,史莲耐不住白苏的软磨硬泡正在接受她的头部按摩。蔷薇只能看见史莲的背影,她就更不敢进去。

“田西西我去说什么呢,史莲会不会打我?”蔷薇拉住田西西不肯松手。

“放心,她连我都不屑于打,你她就更懒得动手了。”田西西一下子把蔷薇推进了史莲的华府。

“你是?”白苏看蔷薇的样子不像是买东西的。

“我……我随便看看”蔷薇还是不敢过去找史莲。她回身去看田西西,那田西西早就躲起来,藏的远远的了。

“魔族的美女,找我的?”史莲的眼睛自带扫描功能,是人,是妖,是神,是魔,她一眼就能扫出来,而且连他们的年岁与战斗力也是一览无遗。

“上神”蔷薇干脆跪了下去。

“你快起来,有话就说。一会儿有客人来了让我怎么跟人家解释?”史莲起身亲自把蔷薇扶了起来。

“坐”史莲又去给蔷薇倒了一杯水。

“她们都说上神亲切,没想到您真的一点架子都没有。”

“嗯,我猜你找我一定没什么好事。”史莲笑着说。

“那我就直说了。”

“说就是。”

“我叫蔷薇是魔族大鹏宫无忧苑的女子。”蔷薇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史莲,史莲微笑着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昨日主上突然要遣我们无忧苑的姐妹们回家,说以后魔族再没有无忧苑了。主上拿出了大量的金银,让姐妹们随便拿。”

“又能回家,又有钱拿,不是很好吗?”

“我们都不愿意回家,无忧苑就是我们的家。”蔷薇不好意思的说。

“是钱给的不够多?”史莲不解。

“不,主上向来待我们仁慈,金翅乌传话说大家回家后若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去大鹏宫寻求帮助,主上要养大家一辈子的。”

“啊,真是这三界里难得的好男人啊”史莲完全是一个旁观者的语气。

“你到这里来跟她说这些,是故意刺挠上神吗?”白苏忍不住说。

“不,蔷薇不是那个意思。姐妹们只是都不愿意离开大鹏宫,想请求上神帮助。”

“我怎么能帮到你们?”

“主上对上神十分的偏爱,上神若肯出言相劝,主上一定会收回成命的。”

“我凭什么帮你们?”

“上神宽宏仁慈”

“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吧,是夜阑让你们来的?”史莲冷笑。

“不是,这事主上一概不知,是蔷薇自己的主意。”

“是与不是有什么分别,很明显你们谁都不舍得。不是因为大鹏宫里生活的好,而是他对你们太好,你们舍不得他。他舍不得你们,你们也舍不得他,岂不是两全其美,反而是多了一个我。”

“上神息怒,上神若不肯帮忙,蔷薇就不便打扰了。”蔷薇起身欲走。

“慢着!”史莲叫住了蔷薇。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了,我便帮你。”

“蔷薇一定知无不言。”蔷薇喜出望外,却全然忽略了史莲会问些什么。

“你从很小的年纪便侍奉了他?”

“谁?”史莲的问题完全出乎蔷薇的预料。

“你们主上!”

“是,当时主上的年纪也很小。”蔷薇说的很小声。

“你侍奉过他多少回?”

“几十万年里……”

“行了,下一个问题。无忧苑里所有的女人全都侍奉过他?”

“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史莲的内心绝望了。“除了无忧苑里的女子,他还被其他女人侍奉过吗?”

“以主上的身份地位,蔷薇不敢说。”

“这么多女人,就没有一个为他生下孩子?”

“没有,这真的很奇怪。”蔷薇摇摇头。“不过主上抱回来一个昆仑小王子,却不知他的生母是谁。”

“好了,好了,别问了。”白苏看出史莲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她把史莲的羽绒外套拿过来给史莲披上了。

“你走吧,回去告诉你的姐妹们,你们谁都不用搬走。”史莲冲蔷薇笑了笑。

史莲坐在那里发呆,她心里的滋味不可形容,白苏过去轻轻给她按着头,用无声的温柔关怀着她。

夜羽偷袭史莲,因为撞上突然出现的夜阑无功而返。这让夜羽意识到要夺走史莲身上的魔族圣物,必须先赶走她身边如影子一般的夜阑。听夜琛说,史莲与夜阑之间因为夜阑那放荡不羁的过往而出了间隙,他觉得这是天赐良机,夜羽要为史莲与夜阑之间的矛盾再添一把火,最好让这两人能彻底决裂了。这样对付起一个史莲就容易多了,而且还没有后顾之忧。

夜阑好久没有去探望大哥夜风了,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山花遍野,现在大雪都封了山门。夜阑敲了好一会儿门,寺门才被小沙弥打开。

“这种大雪天,你怎么会想起我来?”夜风特地为夜阑煮了一壶热茶。

“这半年发生了诸多烦心事,过来跟大哥倒到苦水。”夜阑喝了一口热茶。

“你身边有佳人相伴,一个史莲还不够好吗,需要我这个僧人来倾听宿怨。”

“还不是因为兄长教夜阑要及时行乐,我用二十万年的行乐换来了史莲对我满腹的不满。”

“那些事都是你自愿的,兄长又没有押着你去跟那些女人交好。如今要在这里听你许多的埋怨,小心烫。”夜风又为夜阑添茶。

“事已至此我只能遣散了无忧苑,若是史莲还是在意,真不知如何是好。”

“无忧苑散了难道那些事就没有发生过?”

“总好过史莲嫁去大鹏宫后整日会遇到她们。”

“史莲不会嫁去大鹏宫的。”夜风摇摇头,“至少这一次不会。”

“兄长是什么意思?”

“我想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放下这个问题。”

“不管她高不高兴,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她走掉了,她是我的。”

“你那是占有,不是爱。”

“都一样!吆……”夜阑果然被茶水烫了嘴巴。

“跟你说过要小心一点的。”

“兄长说的都对。”夜阑不无抱怨的说道,“兄长可还记得夜羽?”。

“记得,被父王抓起来受尽折磨。后来被我所救,养在山洞里,再后来逃出山洞杳无音信。怎么突然问起他?”

“上次在凡间遇到他了,他出手偷袭史莲,被我及时制止了。”

“有这事?”

“对,我想知道父王当时为什么会对他做出这么残忍的事,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个……,……。不知不觉跟你聊到了半夜,外边的雪还没有停,不如今晚就在兄长这里歇下?”

夜阑起身伸个懒腰,“看来这凡间的雪下起来一点也不比我们魔族弱。就像有些女人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但是一动起怒,就完全是个陌生人。”

“你若想她,何不趁着这温柔的雪夜去跟她诉说真情。”夜风一边为夜阑整理铺盖一边说。

“兄长,你这个花和尚。”

“阿弥陀佛,不可胡说。”夜风轻轻拍了一下夜阑。

“兄长先睡,我去去就回。”

“哼,不回才好。”夜风知道夜阑忍不住去找史莲,自己熄灯睡下了。

夜阑一进史莲的卧室就看见了被史莲丢在地上,差点被砸成废铁的同心镯。“每次都要拿它出气,它哪里有对不起你。”夜阑拾起同心镯将它恢复原状又给熟睡的史莲戴了回去。

夜阑也想躺到史莲那小小的床上,但是他实在担心一不小心惹恼史莲,自己又会被狩魔箭指着鼻子。他只好轻轻用额头凑近史莲的额头,他进了史莲的梦里。

史莲的梦里竟然全是夜阑,不光有夜阑还有各式各样的女人。

“你都做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夜阑拂袖把史莲梦里的所有都给清空了,这时他又看见了坐在海棠树下的史莲。

海棠花开的绚烂,史莲静静的坐在那里,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在想什么?”夜阑问。

“无忧苑里有没有叫海棠的女子?”

“我不知道,你也不用知道。”夜阑将史莲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早就跟你说过不准一声不吭就发脾气跑开,你又这样。这次我真的生气了,一定要好好冷落你几天。”夜阑在梦里都忘不了教训史莲,完全不提史莲为何生气跑开。

“魔族的人向来都是做错了事还要蛮不讲理。”

“什么错与对?那些过去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余下几十万年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你要怎么样都可以。”

“我们还能继续吗?”

“为什么不能?”

“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夜阑紧张的捏了下史莲的下巴。

“可是我想反悔,或者……”

“没有反悔,没有或者!”夜阑把史莲紧紧拥进怀里,他绝对不允许这次与史莲的婚事又成了泡影。

由梦里回到现实,夜阑还是躺在了史莲小小的床上。史莲被夜阑抱着,憨憨的睡着,这一觉睡的特别的香。

天微微亮,史莲睁了一下眼,身体实在太舒服她软软的一点都不想动。她看见了夜阑,夜阑还在睡着,史莲没有动,她继续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太舒服了,她在等夜阑先动,或者是夜阑偷偷的离开。

都到了要去上班的时间了,夜阑还没有动。记得原来时候,他们两人睡在一起,都是夜阑早早的醒来的。所以现在夜阑还没有动,说明他是装的。

史莲起身去洗漱并换好了衣服,等她再次出现在卧室的时候,果然夜阑已经站在了那里。两人就这样漠视了两秒,谁都没有说话。

史莲拿起包去开房门,被夜阑一把给拽进怀里。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用食指在史莲的嘴唇上,轻轻的画了一遍。史莲不知道夜阑在干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夜阑画完,在史莲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开门送史莲出去了。全程没有一句话的交流,他们两个在相互怄气,即使两人昨晚在梦里相处的很温馨,但是回到现实,又都摆出了一副冷冰冰的脸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