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夜阑苏醒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220字
  • 2022-03-28 17:13:00

夜阑闭眼瘫坐在温泉里,史莲轻轻为他按着头。还记得夜阑在凡间酒醉那一次,他跟史莲说他的头好痛。

长公主轩辕芙她们就算被救回神界,史莲束到她们身上的狩魔箭也没有办法打开。狩魔箭本是简单把他们束了起来,但是神界越是派人去解,那狩魔箭就勒的越紧。到后来都要勒进了皮肉,轩辕明羽心疼长姐,再也不敢派人来解史莲的狩魔箭。

“神主,轩辕幕遮来了。”

“舅舅,外甥来看你了”轩辕幕遮手里提了两件从凡间寻得的礼物,兴冲冲的进了玉宵宫。

“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我不下召,你能主动来?哼!”轩辕明羽故作生气。

“舅舅,外甥都长大成人了,也要干一番事业。要不怎么对得起咱们轩辕家的名声在外,绝对不能含糊了。”

“干大事业?我倒是听说你整天跟在那魔族夜阑身后,他还封了你一个异性王。”

“舅舅果然神通,夜阑待我如兄弟,这都是因为我轩辕幕遮人员好。”

“好了,别贫了。来看看这个。”轩辕明羽带轩辕幕遮去了内室。

“狩魔箭?”轩辕幕遮只见田西西被一根狩魔箭捆住,而香馥与长公主也被狩魔箭给捆绑住了。

“这根箭你能给松绑了吗?”轩辕明羽问。

“怎么不能,是个狩魔人都行。”轩辕幕遮上去就要给长公主松绑。

“不要!”那长公主吓得脸都白了,轩辕明羽也赶紧阻止了轩辕幕遮。

“怎么了?”轩辕幕遮问。

“这根箭越解越紧,你看都要勒进皮肉了。你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动手。”轩辕明羽连忙解释道。

“这是史莲捆上的?”轩辕幕遮已经明白了,除了史莲没人有这种本事。

“就是她”

“为什么不让她来给解开?”

“派人去了那魔族大鹏宫多次了,史莲只有一句话。夜阑不醒,长公主她们就要这样被捆着。”

“自作孽,不可活。”轩辕幕遮耸耸肩,被气愤的轩辕明羽给拉了出来。

“舅舅您不管一下你无法无天的长姐?”轩辕明羽说。

“长姐从小温柔,娇生惯养。”

“算了吧,娇生惯养是真的,温柔瞎说的”,轩辕幕遮从小就听自己的母亲说,她的长姐轩辕芙刁蛮任性,家里的一众兄弟姐妹都要让着她,稍有不如意便会被她辱骂孤立。是个妥妥的假菩萨,真蛇蝎。

“不准胡说,你去一趟大鹏宫跟史莲说,那魔族圣物能救回夜阑的性命。”轩辕明羽拉着轩辕幕遮说。

“舅舅你就不能不管她吗?”

“不管她,到最后还不是丢的我们神界的脸面,我轩辕明羽的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好好,我去说了。管不管用,我不保证。”轩辕幕遮大摇大摆的出了玉宵宫。

史莲到了夜阑的梦里,一进去就是刺骨的寒冷。白茫茫的雪花与冰天雪地,史莲裹了下自己的斗篷,心想夜阑怎么会有这么冷的梦。

“夜阑”史莲看见夜阑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他的旁边是断掉的残翅。

“夜阑”史莲过去抱起夜阑的身子。“夜阑你是不是很冷?”

“你怎么来了?”夜阑微微张开双眼。

“我来带你回去”

“魔王之翼断了,我走不了。你走吧,回去照顾好昆仑,魔族以后就交给你了。”

“说的什么胡话,魔族与昆仑都是你的。我带你回去,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受苦?”。

“史莲,我父王独孤城说了,他是通过天象找到的我,我并非是他亲生。他宠我,让我继承魔王之位,都是利用我害你。害了你他的亲儿子夜琛就能后顾无忧的坐上王位了,原来我也是个无父无母的。”

史莲听得夜阑说的那么悲惨,有点想笑。

“你笑什么?你这个女人,你能不能理解我心里的不甘心?”。

“我能,我能。别说话靠在我怀里暖和一会儿,我这就想办法带你走。若带不走你,我也不回去了。”

“别浪费力气”夜阑太疲惫,在史莲怀里又昏睡过去。

“上神,轩辕幕遮求见”金翅乌过来禀告说。

“好,我这就去”。

史莲将一半的元神留在了夜阑的梦里,剩下另一半去见轩辕幕遮,这种本事也只有她能有。

“轩辕幕遮”

“上神”轩辕幕遮赶紧行礼。

“免了,你是来给神界传话的吧?”

“上神果然聪慧,是神主轩辕明羽派我来的。不过,舅舅不派我,我也会来。哥他身受重伤,我恨不得替他受罪。”

“行了,别说大话了。我凡间的华府关门好几天了,你去那里给我看着,我谢谢你。”

“不客气,我来传完话就回去凡间。舅舅让我来告诉你魔族圣物能救夜阑的命。”

“魔族圣物,我也知道它能救夜阑的命。可是……”史莲说。

“那赶紧的呀,可是什么?”轩辕幕遮搓着手说。

“行,行,我想办法。你去凡间吧,辛苦了。”

“小意思”轩辕幕遮摇着史莲华府的钥匙大摇大摆的走了。

“我怎么能不知道魔族圣物能救他的命,只是这魔族圣物已经被我吃了,这该如何是好?”史莲心里暗想。

“夜阑你的诛仙剑藏到哪里去了?”史莲轻轻的问夜阑。

“藏在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夜阑闭着眼睛嘴角轻轻笑了笑。

“不告诉我吗?你都快死了”

“没良心的女人,等我死之前我会告诉你的。”

“我用诛仙剑给你个痛快,你就不用在这里受苦了。”

“史莲,你好狠的心。我都要死了,你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夜阑动了动,从自己胸口拿出诛仙剑。“一直都藏在我身上,我知道你绝对不会跟我做一些宽衣解带得事,所以藏在我身上最安全。”夜阑亲自把诛仙剑放在史莲手里,他到死都不愿放弃调戏史莲。

“好了,闭上眼睛。你很快就会死了。”史莲轻轻按着夜阑的头,让他昏睡了过去。

因为魔族圣物的作用,一般的兵器划在史莲身上会瞬间愈合。而诛仙剑划过的就不一样,虽然伤口也会愈合,但是需要一段时间,还需要史莲去用神力去协助。

史莲用诛仙剑划开了手腕,她抬起夜阑的头给夜阑喝自己的血,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断掉的魔王之翼开始慢慢自己愈合,史莲怀里夜阑的元神也飞回了他的本体。

“啊,好长的一个梦……”泡在温泉里的夜阑终于有了声音。

“史莲”夜阑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温泉水洗了下他英俊的脸庞。“史莲!”他又大喊了一声。

“啊,这就来”史莲在忙着处理自己手腕上的伤口。

“来了,来了,醒过来了?小脸都瘦了一圈。”史莲笑盈盈的走过来。

“拿来”

“什么?”史莲故意装傻。

“诛仙剑,刚刚在梦里交给你的。”

“你梦里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赶紧出来,我让他们给你准备吃的。”史莲转身走了。

夜阑想一把将史莲给扯回来,却体力不支,连史莲的裙子角都没有碰到。

夜阑又回来了,原来只有完全死掉才能重新复生,早知如此他就不在那冰天雪地里痛苦挣扎这么久了。只是夜阑非常疑惑,见到自己活过来,史莲怎么没有表现的什么欢喜的样子,而且刚刚在梦中自己都要死了,史莲也没有很悲伤的样子。

昏死过去的夜阑根本就不知道史莲为他做了什么,醒过来后他只是觉得史莲果真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了。不过他还爱她,即使认为史莲对他做了那么些不好的事,他依旧爱史莲。

“早就让他们准备好了,金翅乌说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这次是史莲给夜阑拉开椅子,谁知夜阑竟趁机一把将史莲拉进怀里。

“现在最合我胃口的是你,来让我吃一口。”

众宫娥们会意纷纷退了出去。

“别闹,想吃什么我给你拿。”史莲推开夜阑,把白粥给夜阑乘了一碗。

“行,吃饱了再吃你。”夜阑笑着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史莲,他想这次史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拒绝自己了。

“你是怎么把我救回来的?”夜阑用完餐坐到了壁炉旁的地毯上,史莲在那里为壁炉添着火。

“置于死地而后生吧,你阳寿未尽”史莲敷衍道。

“辛苦你了,选个日子我们成婚,我再也不想跟你天各一方了。”夜阑温柔的拉过史莲的手,他的手又恢复了修长有力。

“不想知道你昏迷的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吗?”

“说说看”

“尼娅公主来找你兑现承诺,不巧你昏睡在那里,她无功而返了。”史莲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了夜阑送给尼娅的戒指,也就是史莲送给夜阑的那一个。

“这……”夜阑马上慌了神。“史莲你听我解释,当时尼娅百般纠缠,我只好出此下策。我想着不久之后会把它亲自给赎回来的,真的。”夜阑伸手去拿,被史莲躲开了。

“不想要丢了就是,我替你丢”史莲说完一下将那枚戒指从窗口丢到了山地。

“史莲,你疯了!”

“其实是我错了,我不该学你,给你套上什么形影不离的戒指。让你在其他女人面前畏首畏尾,全然没有了你魔王夜阑的威风。”史莲笑盈盈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悲伤。

“又说什么混账话,我承认那个戒指是让我有些拘束,但你相信我史莲。我更在意它是你送给我的,你时时刻刻想着我,我也很幸福。把它给尼娅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

“我信,我信。”史莲笑着说。

“那你怎么把它丢了?”生气的人变成了夜阑。

“我不想再去束缚你,你想怎样随你好了。”

“又说这种混账话,史莲你的良心真是让狗给吃了。”

“狗就狗吧,无所谓的。”史莲起身拿起软榻上的毯子又把自己裹在那里。

“史莲,从来没有见你主动抱一下昆仑,他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还是你随手变出来的?”毒舌的夜阑又开始了。

“不喜欢吗?”史莲又坐起身。

“他若不是你所生,我为何喜欢他。”

“好,我们现在就走。”史莲过去弯身抱起熟睡的昆仑,拍了拍趴在地上的白虎。

“史莲,你就是个疯子。”

史莲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绒毯又给昆仑包了一层,魔族的夜晚是非常冷的。

寝宫的门被冷风吹开了,有许多雪花飘了进来。

“史莲,不要走。我错了,我错了。我一时口不择言,向你乱发脾气。”夜阑赶紧过去关上被风吹开的门,他看见史莲的脚都是赤裸的,这要走在外面还不是冻透了。

“史莲,我们马上成亲吧,再也不等了。”夜阑上去抱住史莲和弱小的昆仑小王子。

“你为什么总是口不择言,你分明就是那么想的。”

“就算我是那么想的,可是我更加爱你。史莲这就够了,我爱你。”

“我不想再听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不爱你。”

“哈哈哈……”夜阑竟然笑了,他一下把史莲连同昆仑一下子给抱了回去。“我们谁都不要说话了,你不爱我,只要我爱你就够了。”夜阑看着熊熊的炉火,轻轻吻了下史莲的头发,其实他也认为史莲爱自己不是很多。

史莲从软榻上醒过来,看见窗棂外阳光普照。魔族就是这样,时而狂风暴雪,时而日光倾城。它就像夜阑那人的脾气,阴晴不定。

“醒了?我都从早上忙到中午了,你可真能睡。快起来带你去用午膳。”夜阑带着外边的阳光一起走过来。

“我不饿,还想睡一会儿。”史莲说着还想睡一会儿,却光脚走到那大窗子前,远处的山峦瀑布都清晰入目。

“你真会选地方,给自己的寝宫盖在了这种得天独厚的位置,万千美景尽收眼底。”

“这都是为你准备的。”夜阑过来抱紧史莲,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后最想干的一件事就是与史莲亲近,却又总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心爱的人明明就在眼前,两人却不是赌气就是争吵。

“你都知道这段时间都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有没有把你的魔族给整乱了?”

“魔族的人贪婪而又自私,史莲你太善良软弱了。”

“什么意思?”史莲不解。

“在魔族谋逆是要被扒皮拆骨的,夜琛与他府里的所有人就算逃到天尽头,也会被抓回来受刑。”

“你说的什么意思?”史莲不敢相信。

“那熊军师我早看他不顺眼,现在他的皮囊已经挂在了大鹏宫外了。”夜阑顺手指了下远处的大鹏宫外。

“呕……”史莲差点一口吐了出来。

“没事吧,我不该跟你说这个。走,我们去用午膳。”

“那你也要这样处理夜琛和他家里所有人?”史莲拉住夜阑。

“你不要管这些,我们成婚后你只负责把自己养的美美的,给我生儿育女就好了。女人还是安分一点好。”

“你放了夜琛吧,我想他已经后悔了。就算要惩罚他,也不用这么残忍,直接一刀砍了不是也痛快吗?”

史莲越是为夜琛求情,夜阑越是生气,不过他还是极力控制着自己。

“好,我这就传令下去。夜琛谋逆改为全家砍头,金翅乌!”

“主上?”金翅乌应声出现。

“夜阑!”史莲还是不肯松手,“放了他吧,他已经被你要去了一腿一目,你饶恕他和他的家人。他一定不会再起什么风浪,他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

“我偏不!”夜阑推开史莲。

“金翅乌!”

“主上?”

“金翅乌不要听他的!”史莲情急脱口而出。

夜阑拿起案上的琉璃盏重重的摔碎在地上,“史莲,这里是魔族,你是主上还是我是主上?”夜阑青筋暴露怒吼。

琉璃盏碎掉的那一瞬,史莲吓得惊叫了一声,她光着的脚被碎了的琉璃片划开了一个口子,血静静的流了出来。

“快,快来收拾了,给上神包扎起来。”金翅乌赶紧喊门外的宫娥进来。

史莲没有料到夜阑会发这么大的火,夜阑也没有料到经历过无数战争的史莲会害怕琉璃碎掉的声音。

“谁让你光着脚的,就你脚好看?”夜阑蹲下身却见史莲脚上的伤口没有愈合的意思。“过来,我看一下。”夜阑又要去抱史莲,史莲反应过来一下躲开。

“我没事”史莲退到昆仑摇篮那里,抱起孩子一下子消失了,白虎也一起没了踪影。

“史莲!”夜阑空喊了一声。

“这个疯女人!”夜阑又骂了一句。

“主上,她日夜照顾你,衣不解带,没有十万火急的事从不离开你床头半步。你昏睡了多久,她就要在软榻上将就了多久。有时也会把玩着这个琉璃盏说好看,要等你醒了,跟你讨回去。”

“到底是我不爱她,还是她不爱我?”夜阑喃喃自语。

“金翅乌,你传令下去。让二王子一家好生生活就是,夜琛他还是魔族的二王子,就当谋逆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都出去,我想安静一下。”

所有的人都退了出去,屋子里一片安静,摇篮里没有了咿咿呀呀的昆仑小王子,地毯上没有了温顺的白虎。只有阳光下那耀眼的碎琉璃,闪着光,刺痛夜阑的心。

夜阑开始默默的流泪,而后变成了无声的哽咽,一会儿后是放肆的嚎啕大哭。他哭得真的是声泪俱下,没有一点掩饰的悲伤。

“我都没有哭,你哭什么?”史莲轻轻把昆仑放到他的摇篮里。

夜阑几乎是闪电般扑了过去,“谁让你走的,?不经过我的允许,还抱走昆仑。要跟我决裂吗?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他都顾不得擦下脸上的眼泪,紧紧的抱着失而复得的史莲。

“我想如果哪天你变成哑巴了,我会更加喜欢你。”史莲说,这是她的心里话。

“坏女人,让我看看你的脚。”夜阑抬起史莲的脚,伤口自己愈合了一些,不过还有一些血丝流出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应该。”

夜阑哪里知道他自己也是魔族圣物救回来的。

“以后不准光着脚了,你的鞋子呢?”

“在那”史莲指了下软榻。

“来我给你穿上”夜阑亲自给史莲穿上鞋。“我们去吃午膳,不,你是怎么又回来的?”夜阑抬起史莲的下巴认真的问史莲。

“我回来不好吗?”史莲起身出去坐到了寝宫外的台阶上。

“地上冷,女孩子多照顾下自己。”夜阑拿了一个厚厚的垫子递给史莲。“想吃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做。”

“算了吧,我脸皮没有那么厚,一会儿要是又让我给吐出来怎么办?”

“那你就饿着吧。”夜阑起身走了,留下史莲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台阶上。

“主上,午膳好了”金翅乌过来说。

“不吃,气都气饱了。你让他们烤一条羊腿,烤好给我送寝宫那里。”

“喏”金翅乌当然知道那是夜阑专门为史莲烤的。

史莲无聊的打量着寝宫门外台阶上站岗的卫兵,他们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突然史莲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是十一翅,仔细一看还真是十一翅。看见十一翅那憨厚的模样,史莲忍不住笑了,十一翅也看见了史莲,露出他并不整齐的大白牙。

“你笑的这么好看,是傻子看见了傻子吗?”夜阑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这么好看的一张嘴,说出的话却这么让人讨厌。”史莲扭头回了寝宫。

“让人给你烤的羊腿,估计要烤一会儿。本来要亲自给你烤的,你总惹我生气,又不想对你这么好了。”

“我该回家……。”

“这就是你的家!”夜阑拉住史莲防止她跑掉。

“我真的该回家了,你不准欺负他。”史莲看了一眼昆仑。

“你如果不气我,我也不会说出那些违心的话。”

“违心吗?我看是你的真心话。”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就不告诉你,气死你。”

史莲把夜阑眼里的火苗一点点的点燃,原来夜阑生气的时候,心脏也会跳的很大声。

“我怎么会发疯的爱上你这个女人?”一滴眼泪从夜阑眼里流了下来,他拥住史莲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

“主上,羊腿烤好了。”金翅乌在门外说。

夜阑意犹未尽,他刚刚让史莲放弃抵抗,眼看就要成功在望了。金翅乌却给他们送来了烤的香香的羊腿。

“这回先放过你,我不能让女人跟我饿着肚子亲热。”夜阑为史莲整理好衣衫,轻轻擦干史莲沾了自己口水的嘴唇。

“在门外等着”夜阑转身去开门。

“主上,刚刚烤好,香的很。”金翅乌喜笑颜开。

“有点快了”夜阑白了金翅乌一眼,让金翅乌不明所以,没事别来烦我。

“喏”金翅乌会意赶紧跑了。

“过来尝一尝我们魔族的烤羊腿,比那凡间的如何?史莲,史莲!”史莲早不见了踪影。

史莲离了凡间有两月有余,她回家把自己的小家给上下打扫了一遍。然后是洗澡又为自己煮了一碗泡面,史莲没想到自己换了一个城市,还是要吃泡面。

“史莲,这种事再有下一次我就不理你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夜阑带着他的羊腿追到了人间。“抱着啃,还是我给你切一下?”。

史莲没有想到夜阑会跟过来,她心里十分的高兴。“我去拿刀,切一下好。”

史莲拿来刀叉,正准备动手被夜阑拿了过去,“我来,你差点把我气死,我还得来给你送吃的。”

“其实,你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好。”史莲从夜阑身后抱住他的胳膊。

“哎,别碍事。我说话也是为了我们两个好,你就老老实实的在魔族做我的王后,多了个身份而已。”

史莲放开夜阑的胳膊,又趴到了他的肩膀上。

“说,有没有趁我昏迷占我的便宜?”

“你有什么便宜好占,不过是白白净净罢了。”史莲忍不住又去闻夜阑的脖子。

“哎,别挠我痒痒!”夜阑拿了一块肉放进史莲嘴里。“好不好吃?”

“好吃”

“你就是……”夜阑一高兴,手被刀给划了一个口子,他赶紧去水管那清洗,谁知刚到水管那,伤口竟不见了。

史莲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要紧吗?”看见夜阑洗好手回来,史莲问。

“你先吃”夜阑坐到了史莲沙发上,看起了她的手机。“凡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急功近利,你看他们折腾出多少没用的东西。”

史莲收拾好也坐了下来,“这些你说的没用的东西给凡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

“方便?方便他们早点走向死亡。”夜阑放下手机,将史莲靠在自己胸口。

“灵药化进经血,你喂我喝了多少?”夜阑看见自己伤口奇迹愈合,又加上史莲伤口的反常。他已经明白了是魔族圣物救回了自己,当然是从史莲身上分到的。

“喝到你醒为止”史莲把头枕到夜阑胳膊上,轻轻躺在夜阑怀里。“你不能有事,你若一睡不醒,这三界之内对我来说就再也无趣了。”

“我们成婚吧?”

史莲笑着向夜阑怀里凑了凑,“神界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你怕我为难,要一直拒绝我。”

“不是,一开始是真的不喜欢魔族。后来你派十一翅他们来,原来魔族也有许多这么有意思的人。”

“神界那里的事我去解决,你只要答应我就好了。”夜阑轻轻点了一下史莲的鼻子。

“好”

“真的吗?”

“真的”

夜阑史莲两人将额头靠在一起,笑的特别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