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魔王之翼断裂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171字
  • 2022-03-24 12:03:30

“夜阑晕死了过去,知道怎么回事吗?”独孤城问夜琛。

“不知,突然发生的事”夜琛说。

“你的眼睛和腿是怎么回事?”

“父王也会关心我吗?”夜琛明显在怨恨独孤城。

“如果你的资质能超过夜阑,我怎么会把王位传给他。是你自己太弱,不成器。”

“父王想要这么说,夜琛不会反驳。”

夜琛一直都站的离独孤城远远的,也不会像夜阑一样坐下为独孤城剥几个笋,更不会上去给老父亲一个拥抱。

“这么说是夜阑害的你这个样子?”

“他亲手废了我的右眼和右腿,说要右边就是右边,我怎么去反抗?”

“我让夜阑答应我要护你周全的,他怎么会如此对你?”

“对,就是你让他护我周全。他不杀我,却要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夜琛情绪激动。“每次都是因为一个女人,每次都是因为史莲。父王他说是你让他去讨好接近史莲,这是不是真的?”

“是,我们魔族跟神界交了千万年的兵,每一次都是以失败结尾。所以为父想换一个策略,没想到还真的成了。”

“你怎么知道夜阑一定能行,而我就不行?”

“你与夜风,夜阑还有其他兄弟们在我眼前长大成人。你们谁是做什么的料我一清二楚,本来夜风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他却最让我失望,突然出家和我断了父子情。而你远不及那夜阑善变狡猾,又抵不住诱惑。夜阑天生就有魔王馨香,不选他还能选谁?”

“我们王族从来无情,父亲不用找这么多理由给我解释,夜琛承受不起。”夜琛拄着拐杖快步的走远了。

独孤城偷偷擦去了他眼角的泪,但他们的谈话和独孤城反常的举动都被远处的金翅大鹏看的一清二楚。

“把夜雨叫来,其他人都散了吧。见了也徒增伤心,都走吧。”独孤城对招呼过来的卫兵说。

“父王”夜雨也是站的远远的。

“你和夜琛都站的离为父这么远,是心里有什么不满吗?”独孤城走过去把自己的女儿拉到身边。“夜雨都长成大姑娘了,这好看的模样在魔族是最好看的吧,可有心上人了?”

“父王你的好夜阑天天把我锁在深宫里,每日像看守犯人一样关押着我。我就算有心上人也被他给吓跑了,父王你满意了?”

“什么话,夜阑他这样是不对的。我独孤城有九子十八女,其实心里最疼爱的就是你与夜琛。你们不懂父母的苦心,刚才夜琛过来埋怨了我好一番,你也是怨恨为父?”。

“父王你疼我与二哥,却把王位传给了夜阑,让他狠狠的欺负我们?”夜雨始终没有给独孤城一个笑脸。“他与神界的史莲整日的亲亲我我,他为讨好史莲,把整个大鹏宫整个魔族都给换了模样。”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做的事父王都知道。”独孤城特别自信,只是他又怎么知道夜阑早就对史莲动了真情,是真的不能再真的那种。自己机关算尽,却为史莲做了嫁衣。

“哼,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夜阑为史莲戴上了同心结吗,你知道夜阑把自己护身的魔王之翼都送给了史莲吗,你知道他三番四次救史莲的性命?要没有他,史莲早就死了好几回了!”

独孤城的确被夜雨的这些话给震惊到了,他有点理不太清楚。

“夜阑在哪里?我要亲自问他。”

“在天台山的行宫,洪药师说他不一定能醒过来,这都是为了那个女人。若是虚情假意,又何必去豁出性命?”。

夜阑面无血色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洪药师用三寸长的银针扎进夜阑头上,颈上还有手上,胳膊上。

“他这是怎么了?”独孤城问。

“拿命去护自己的女人,魔王之翼被毁了,主上他命悬一线。”洪药师说。

“哪个女人?”独孤城又问。

“还有谁,当然是三界第一的史莲”夜雨说。

“嗯”独孤城没有说什么,他抽身去了夜阑的梦境。

梦境里夜阑坐在地上,他痛苦的抱着肩膀,一边是已经断掉的魔王之翼。

“夜阑你对史莲动了真情?”独孤城并没有询问夜阑的伤势。

“是,我用我的命去护她,可是还是没能遂愿。史莲现在生死不明,我现在却是这个样子。

“夜阑你是魔族十九个魔王里,拥有最高级翼翅的。那个砍伤你的兵刃只能是诛仙剑了,夜阑魔王之翼一毁你必死无疑。”

“父王说这些做什么?”夜阑强忍着剧痛说。

“我本来气愤你真爱上了史莲,不过眼看你和她都要死了,也就不气愤你了。”独孤城说着拿出了他的惊雷鞭。

“父王你要做什么?”夜阑看出了独孤城眼神的陌生。

“为父现在先送你一程,然后再去结果了那史莲。”独孤城是要杀了夜阑,他手持惊雷鞭一步步靠近夜阑残了的翼翅。“为父念在父子之情不会打你,我把你的翼翅毁了,你也便灰飞烟灭了。”

“父王!”夜阑爬过去抱住独孤城的脚,“我听史莲说,夜阑儿时父王对夜阑宠爱有加,整日里抱着,举着,不管到哪里都带着。儿子长大了,父王也是十分的偏爱儿子,今日怎会痛下杀手?”

“哼!”独孤城一脚踢开夜阑。“因为你是魔族的天选之子,我在天象的指引下找到了你。你身上自带王者之气,将来必成大器,我们都不如你,我的儿子们也都不如你。你聪明狡黠,我偏爱你,是为了让你听话,让你帮我照顾我那些不成器的孩子,让你帮我灭了那个史莲!”独孤城举起惊雷鞭。

躺在那里的夜阑突然坐起身,吓坏了身边的众人,尤其是那个灵魂出窍的独孤城。

“啊”夜阑捏了捏自己的眉头,然后把洪药师给他插在身上的乱七八糟的银针给尽数拔了下来。

“金翅大鹏”夜阑叫了一声,他声音洪亮,半点看不出身体羸弱的样子。

“属下在”

“带上人手现在就跟我去万恶之域,其他无关人等原地等着。轩辕幕遮,你也来。”

夜阑带着一行人匆匆出了天台山,刚刚走出天台山没几步,夜阑就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

“主上你?”

“没事”夜阑一边说没事,一边一把抓住金翅大鹏得肩膀,他怕自己会晕倒下去然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金翅大鹏,我不成了……”夜阑努力的喘着气。

“主上?”

“听我说,现在就去万恶之域史莲有危险。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回史莲,轩辕幕遮会陪我回大鹏宫,你救回史莲,我在大鹏宫等你。”夜阑说完就眼前一黑,全没了知觉。

原来刚才在梦里,独孤城要杀了夜阑。夜阑用尽全力苏醒过来,把独孤城他们震慑在那里,自己好逃离天台山,救回史莲。

在史莲追的那些个剧里,一般都是男女主在受重伤后昏迷过去,然后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洒满阳光的病床上。

但是故事到了史莲这里,很显然不是这么演的。史莲不知昏迷了多久,天上耀眼的太阳烤的她的嘴唇都裂开了。再看身上的伤口,魔族圣物名不虚传,只有衣服是破烂的,那些个伤都全无了踪迹。

“史莲,我会让神主好好惩罚你的”原来那长公主轩辕芙被史莲捆在那里,也不知嘴里吃了多少的风沙。

史莲没有理会轩辕芙,她去试了下十一翅他们的鼻息。十一翅已经死了,十二翅与十三翅还有一丝的气息。

史莲坐在那里,额头出现了一朵白莲。她开始用法力将长公主轩辕芙与田西西,香馥的仙力渡到十一翅三人身上。

“史莲,你好大的胆子,我轩辕芙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能这样,我轩辕芙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不得好死……”轩辕芙骂了好久骂累了,翻了白眼。

史莲擎来一片荷叶,给十一翅三人每人喝了一些仙露。

“咳咳咳……”十一翅三人相继活了过来。

“好了,你们三个若是死了。我该怎么向你们的家里人交代呀,谢天谢地。”史莲会心的笑了。

“夜琛”独孤城在夜阑与金翅大鹏离开后不久,仿佛又反应了过来。“夜琛,错过这次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夜阑身受重伤,你现在去发动宫变,这魔王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父王,何出此言?”不光夜琛,听到独孤城这句话的人都以为他是疯了。

“快,快,没有时间解释。成败在此一举,你不是怨恨为父不把魔王之位传给你吗?为父现在后悔了,你现在回去起兵,一定是势如破竹,熊军师会帮你,他是父王留下来辅佐你的,快去!”独孤城恨不得一脚把夜琛给踹回大鹏宫。

“好,夜琛就再信父王一回”夜琛拄着他的拐杖走了,剩下的那些人谁都不敢动。因为只要不离开天台山,无论夜阑还是夜琛谁赢了,他们都会各就各位没有任何损失。但是若是离开了天台山,有了立场,站错了队伍,后果恐怕就是万劫不复。

金翅大鹏很快就找到了史莲他们,“将军,主上要我来救你”。

“夜阑他怎么样?”史莲知道夜阑没有出现,一定是不好的,但她还是问了。

“主上他有些身体不适”南宫大鹏说。

“好吧,我们一起回大鹏宫。”史莲说。

“那她们三个呢?”南宫大鹏问。

“丢到神界南天门那里,看门的会把她们送回去的。”史莲冷冷的说。

轩辕芙还想叫骂,但是她的喉咙已经干的流血了。那香馥和田西西早就吓得大气不敢喘,生怕史莲过去给她们补一刀。

夜琛的府邸敲响了兵甲集合的战鼓,凌云带着随从赶紧去一看究竟。发现正是自己的父亲夜琛在那里,还有所有夜琛的近卫兵。

“父亲,你不是随三叔父去天台山了吗,可是路上发生不测?”凌云问。

“对,是发生了不测,天大的不测。夜阑他病重马上就要完蛋了,魔族这个王位马上就是我们父子的了。哈哈哈哈哈……”

“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再问了,赶紧换上铠甲,随为父一起杀进大鹏宫。”

“父亲,不可。这是谋逆,会被扒皮拆骨的。”凌云劝道。

“没出息,不谋逆我怎么能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为父的也是你的,凌云!”

“凌云不要,三叔父一直待我们父子不薄,凌云实在不愿意落井下石。”

“畜生!”夜琛一把将凌云推倒,他本就残疾,这一推险些将自己带倒。

“既然这样,为父就不难为你了。从此我们父子恩断义绝,我们走。”夜琛坐上椅子,由府里的兵士抬着,熊军师他们跑在身后。

夜琛的府兵一路上高喊着“二王子夜琛起兵,顺从者加官进爵。抵挡者,格杀勿论。”浩浩荡荡数万之众就这样冲向大鹏宫来了。

史莲在夜阑的寝宫里换好了衣服,重新梳洗干净。又让人把夜阑的残翅轻轻摆在地上,她要想办法将那双魔王之翼恢复如初。

“将军,二王子夜琛起兵。数万人身着铠甲,手持兵刃马上就要到达大鹏宫了,用是否要紧闭宫门?”南宫大鹏问。

“这个夜琛真是个疯子,你传令下去打开宫门。沿路撤掉卫兵,把他们引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着他。”史莲说。

“将军胜算有几何?”

“十成”。

史莲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夜阑,与南宫大鹏一起轻轻关上了门。

“听闻你们主上喜欢坐在这里的台阶上晒太阳,今天我也在这里晒一晒。”史莲独自坐在夜阑寝宫外的台阶上,宫门外夜琛府兵的吆喝声,已经能够依稀听得见了。

“熊军师,怎么没有一个卫兵出来阻止?”夜琛心下有些打鼓。

“主上,路已经走到这了,难道要回去吗?”。

熊军师的话让夜琛精神振奋,随着队伍一路跑进了夜阑寝宫那里。

正午刚过时分的阳光特别耀眼,被抬在椅子上的夜琛只看见夜阑寝宫一望无际的台阶顶上坐着一个束着头发的悠闲女人。那个女人比当时的阳光还要耀眼,虽孤身一人却自带千军万马无敌的杀气。

“二王子,是史莲,我们还要过去吗?”熊军师开始问起夜琛的意思。

“算了,是我输了。有史莲在,我还争什么,我根本争不过夜阑,我输了。”

这样夜琛数万名府兵又垂头丧气,鸦雀无声的回了府邸。

而那夜琛的府邸里留下的妇孺们听说二王子起兵,都吓得拿了金银细软脚底抹油跑了。夜琛的家里倒像是遭了兵变,一片狼藉。只有大公子凌云还站在大门口等着归来的夜琛。

“父亲,父亲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就知道三叔父是不会难为你的,走我们回家。”

“这是怎么回事?”夜琛一回家就看见了满院狼藉的景象。

“父亲,你回来就好”凌云还是那句话。一股从来没有的暖流涌上夜琛的心头,他甩开拐杖一把将凌云抱进怀里。夜琛一生都没有体会过亲情的味道,没想到在自己的长子那里得到了最亲切的慰藉。

史莲跪在夜阑的床前,她将夜阑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那只手冰冷的很,也不像原来那样宽阔修长有力而又温柔。

“内侍官”史莲叫来金翅乌。

“上神?”

“把寝宫里最厚的被子搬来三床,还有木炭,给我拿大量的木炭来。”

“老奴这就去”。

白虎趴在地毯上,小王子昆仑在乖乖的吃着自己的小手。

“你偷偷把戒指送了尼娅公主,又弄了一个假的来骗我,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史莲轻轻触了一下夜阑高高的鼻子。记得上次在凡间自己夜里偷偷画夜阑的鼻子,结果被夜阑给发现了。当时史莲羞的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如今夜阑却躺在那里又冷又弱,一点也没有那生机活力的样子。

“上神”金翅乌送来了厚厚的绒被和大筐的木炭。

“上神,黑森林的尼娅公主来了”金翅乌说。

“她来了,来做什么?”史莲问。

“这……”金翅乌不敢说。

“让她去偏殿等我”。

夜阑昏迷,作为夜阑未婚妻的史莲已经接手了魔族所有的事物,而且魔族上下没有一个不服的。

“精灵女王尼娅?”史莲一眼就从精灵人群里认出了金发碧眼白肤的尼娅。

“你?”

“我是史莲”

“你就是史莲”尼娅冲过来又是一阵猛闻。“你身上有跟夜阑一样的味道,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尼娅女王不远千万里来做什么?”史莲没有接尼娅关于气味传说的问题。

“我来找夜阑兑现他的承诺”

“不巧,他生病了。现在睡在那里,不知要过多久才能醒过来。”

“你不问我什么承诺?”

“既然是承诺,那就是你们两个人的秘密,我不方便知道吧?”

“都说史莲的容貌三界第一,我看你还不如我尼娅呢。”

“嗯,我现在这个样子比你差远了。”

“那夜阑喜欢你什么?”

“是呀,这真是个问题呢等,他醒了,我一定要问清楚。”

“好了,别装蒜了。他说要把史莲之心送给我的,那他既然不成了,你给我也一样。”尼娅向史莲摊开她的芊芊玉手。

“美人,这个我还真没有,看能不能用别的代替?”史莲把一个好看的桔子放在了尼娅的小手里。

“本来他也可以娶我做魔族的王后,但是如今夜阑成了活死人一个。我对他没有兴趣了,只要史莲之心。”

“我去哪里给你找史莲之心呢?我史莲就站在你面前,难道要我把心给你掏出来?”

“他们说你把心卖了好大一笔钱。”

“但是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我史莲没了心还会活的这么痛快吗?”。

“难道传闻是假的?”

“当然不是真的。”史莲自己剥开一个桔子,将桔子瓣整个送到尼娅面前。

“他们说若是拥有了史莲之心,就能拥有像史莲一样三界第一的能力。作为黑森林的精灵公主,我也想拥有那种力量。”

“尼娅,传说大多数都是假的。我被贬庶,容貌被收走了,神力被削成十成之一。即使是你拿到了我的心,也会让你失望的。”

“真的吗?”

“千真万确”

“都是骗子,骗子!”尼娅怒了,露出她尖尖的牙齿,像要把谁给撕成粉碎的样子。

“这个破东西还给夜阑”尼娅将挂在她脖子上夜阑的戒指摘下来丢给史莲。

“夜阑曾经给我承诺,大鹏宫里的东西随便我挑。”

“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我毕竟也不是魔族的王。不过能帮你拿出来的,我一定想办法。”

“魔族有一把诛仙剑”尼娅脱口而出。

“是有这么一把”史莲没有想到尼娅要的都是稀罕的。

“能帮我偷出来吗?”

“这是他们魔族的机密,我不知道放哪里了,要不……。”史莲给尼娅使了个眼色。

“趁夜黑风高我们找找?”尼娅会意。

两人相视一笑,去了机要的魔族仓库。

史莲与尼娅翻箱倒柜一夜,结果除了金银珠宝,玉石翡翠,就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神兵利器,竟然还有一些稀奇古怪得法器。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诛仙剑,诛仙剑又怎么会藏在这么普通朋友地方。就是史莲知道诛仙剑在哪里,也不会给尼娅的,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

“史莲你为什么会接受夜阑?”尼娅找累了,坐到箱子上跟史莲聊天。

“他长得很好看”史莲也干脆坐了下来。

“夜风比他长的还好看”尼娅若有所思。

“你知道夜风?”史莲并不知道尼娅与夜风还有一段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

“他说我是他的真爱,……”尼娅的故事又甜又长,史莲一直听到了天亮。“好了,我与夜风的故事讲完了,我也该回去了。”尼娅站起身拍了拍手。

“这些,不拿一点吗?”史莲指着身后的金山银山问尼娅。

“我不稀罕这些东西,史莲我从小就崇拜你,希望自己长大了能和你一样把那些烂男人都踩在脚下。”

“男人也有好的”史莲笑笑说。

“现在我是至暗黑森林的女王了,我觉得自己离你又进了一步。再见,女神。”尼娅给了史莲一个温柔的拥抱。

“再见,美人”史莲理了下尼娅金色的头发,目送漂亮的黑森林女王跟她漂亮的随从们消失在视线里。

看见尼娅真的走了,史莲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金翅乌却来了。

“上神”

“内侍官大人什么事?”史莲问。

“上神,您和主上一样称呼我金翅乌就是。”

史莲抿嘴轻笑,“什么事,金翅乌?”。

“哎,哎”金翅乌赶紧答应,“二王子夜琛来请罪了,正在偏殿侯着呢。”

“也真是难为他了,你去告诉夜琛说一切等夜阑醒了后再说。”史莲不想参与夜阑的家事。

忙碌了一夜,史莲有些疲惫的回到夜阑的寝宫。夜阑还是一动不动的安详的睡着,白虎随昆仑小王子一起去吃奶了。窗户外又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夜阑寝宫的大壁炉被金翅乌给烧的火热。

史莲抱了一块毯子裹着躺在了软榻上,她想好好睡一觉。

“上神”,门外是金翅乌的声音。

“什么事?”。

“早膳已经准备好了,上神去用吧。”

“你们吃吧,我想睡一会儿。”

“老奴让人把餐食给您端过来?”

“不用,我睡醒了会跟你要吃的,没事不要过来了。”史莲困极了。

“喏”金翅乌离开。

史莲服下魔族圣物能断骨再生,神力倍长。就是这睡意没有曾改变,她还是像凡人一样,困了不睡会儿很难受,甚至会长出黑眼圈。

这三界里再也找不出比夜阑的寝宫更舒服的地方了,史莲裹着那软软的羽被,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父亲,大鹏宫怎么说?”凌云还是等在门口,看见垂头丧气的夜琛,赶紧迎了上去。

“什么都没有说,史莲那女人让我等夜阑醒了后发落。”

“父亲,我看是上神故意不去为难你。史莲是魔族未来的王后,她竟然一点都没有责怪你,连训斥都没有?”

“什么王后,魔族从来刘没有过王后。夜阑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我才不信他会为史莲放弃外边的百草千花。”

“三叔父是个重情义的人”,……凌云还要说下去,看见夜琛的脸色变了,就赶紧住嘴。招呼人给夜琛摆好酒饭。

史莲懒洋洋的从软榻上爬起来,白虎与昆仑小王子也早就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时候了”史莲过去握了一下夜阑的手,还是冰冷的很。

白虎走过来亲昵的舔了舔史莲的脚。

“白虎,他的魔王之翼断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修好它。”史莲蹲下身子,亲切的搂着白虎的脖子。

“来人啊”史莲喊了一声。

“上神”宫娥们纷纷过来。

“去打些热水,我给他擦擦身子。”史莲说。

“金翅乌!”史莲又想起了什么。

“上神?”

“夜阑曾经跟我提过,说在他寝宫后面有一处温泉?”

“有的,老奴带您去。”

“走”史莲挥了下袖子,躺在床上的夜阑竟然不见了踪影。

“上神,果然神力无边!”金翅乌着实是吃惊了。

“没有,现在不及以前了。”史莲谦虚的笑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