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鬼索之死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9000字
  • 2022-03-21 14:37:21

“万恶之域只有这么多人吗?”田西西环顾山洞四周问。

“万恶之域有数不清的人,我这里只有这么多”。程恶说。

“我们要找的是万恶之域里功法最高深的人,不知你是不是?”田西西又问。

“你看我们是不是?哈哈哈哈哈……”程恶他们一阵狂笑。

田西西再早就看出程恶这帮人,不像是很有本事的样子,只是非常凶恶罢了。

“哪你们不符合要求,根本就杀不了史莲,香馥我们走。”田西西拉住香馥就往洞外走。

“来都来了,急着出去大家伙会翻脸的”那半面椒挡住了田西西与香馥的去路。

“我们可是神界的仙子,你们若伤害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危机时刻那田西西还是有点脑子的,而那香馥就如个木鸡一般。

“哈哈哈……”又是一阵狂笑。“我们都是万恶之域的囚徒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哈哈哈……”狂笑声在山洞里一浪盖过一浪。

“用了你们也不是不可,只是你们没有什么本事,用你们等于让你们如送死。”这时一个仙气飘飘,身着羽纱,透戴羽帽的女子走进了山洞。

那群在万恶之域与风沙烈火作伴的粗糙人哪里见过这种仙人儿,一个个眼睛迷离,喉咙紧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你又是谁?”程恶问。

“长公主?”田西西与香馥也没有料到轩辕芙会出现。

“长公主,神界轩辕明羽的亲姐轩辕芙?”那程恶倒是有点见识。

“正是”轩辕芙高傲的很。

“哈哈哈……,……”不知是山洞里还是山洞外都响起了雷鸣般的狂笑声,顿时间地动山摇,风沙四起。法力弱小的人们都躺地上捂起了耳朵,那笑声却一浪盖过一浪一点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风沙侵入山洞,迷了人们的双眼与耳朵。飞沙走石与躺在地上的人滚在了一起,分不清你和我,仙还是魔。

不知过了多久,笑声渐渐远去了,众人从地上爬起来。

田西西拉起惊魂甫定的香馥,却寻遍整个山洞也不见长公主的影子。

“田西西都是你这个贱人,若不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长公主夜不会被人掳去。现在好了,丢了长公主,我看都要在这鬼地方出不去了。长公主……”那香馥哇哇的大哭起来。

没成想这田西西给那香馥甩了一个发耳光,“你才是贱人,我好歹是魔族贵族之女。而你天生就是个奴才,在我这里颐指气使,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德性!”香馥没想到田西西竟敢打自己,一下子有点懵。她坐长公主的贴身侍女都忘了多少万年了,那长公主是出了名的口蜜腹剑,一不顺心就要拿身边的人出气。香馥不知挨过多少莫名的耳光,受过多少无处倾诉的委屈。

田西西的这一耳光彻底激怒了积怨已深的香馥,“你这个贱女人!”。

这两人也不找长公主了,竟然放着那些恶棍得面在山洞里厮打成一团。

程恶众人被困在万恶之域地久天长的,哪里见过像田西西,香馥这种仙子。这仙子们打架,还是撕衣服,扯头发的那种更别提了,真是数万年来头一遭。他们谁都舍不得分开田西西那两人,看两个仙子衣衫不整,娇喘吁吁的样子,他们的样子却是十分的享受。

卖麻辣鸭翅的那里又在排队,史莲坐在路边等着人少的时候过去。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半,没想到还有人在排队买鸭翅,这些盆里还包括你史莲。”千年狐妖蓝眉靠着史莲坐了下来。

“你最好远一点,我不想说话”史莲扭过头去。

蓝眉识趣的坐远了一些,但还是没有离开史莲坐的那张椅子。

“可以抽根烟吗?”蓝眉熟练的从自己精致的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

“滚”史莲脱口而出。

“女孩子不要说脏话”蓝眉还是自己点上了香烟,他点烟的动作流畅优美,真的是一只优雅的狐狸。

蓝眉悠悠的吐着他的烟圈,“怎么样,是不是从那三个卫兵那里知道了你没有发现的夜阑,特别的失望,心底特别的失落是不是?哦,忘了你是没有心的。”

史莲没有说话,起身去买她的鸭翅了。还是还是鸭翅,鸭掌,鸭心,鸭脯的一大包。

“喂,女孩子吃许多这些东西对皮肤不好!”蓝眉冲着史莲的背影喊。他掐灭了自己的香烟,望着远去的史莲会心的微笑。

“将军让你滚了,没听见吗?”十一翅三人出现在蓝眉身后。

“哦,哦”蓝眉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三人,“我这就滚,这就滚。”

史莲记得夜阑亲口跟她说过自己是第一个走进他内心的女人,现在想来这话说的多么无懈可击呀。当然是走进内心了,因为夜阑除了那颗心,什么都没有了。就是那颗动不动就咚咚跳的很响的心,让史莲最终放弃了逃避,大胆的接受了夜阑的追求。并且不止一次的亲亲我我互诉衷肠,现在想来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俨然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麻辣鸭翅的辣味一下呛到了史莲的喉咙,她咳咳的好一会才喘过日来。

喝了一杯水,好歹让史莲愤怒的情绪安静了下来。史莲又想起了中午时候十一翅与那个凡间女孩的偶遇,难道自己与夜阑的种种也是天意?想史莲为三界安稳征战数千万年,战功无数,为人也是良善,老天爷怎么会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个良缘呢?夜阑这个长相美貌,花言巧语的男人,可恨!

魔族的车队在一路的缓慢行程后终于到了天台山的脚下。

“现在正是黄昏时分,明天再大张旗鼓的去山里探亲吧”夜阑走下马车说。

“金翅大鹏”夜阑叫来南宫大鹏。

“主上?”

“吩咐下去,今晚大家就在山脚下休息。等明日天亮,都穿戴整齐了一起开拔天台山”。

“好,我这就传经下去”

“凡间那里有消息传回来吗?”夜阑估计十一翅他们已经去到凡间三天有余,不会没有音讯传回来。

“凡间一切安好,请主上放心”南宫大鹏说,可是他紧张的表情,让夜阑发现情况不是很妙。

“把他们的信件都拿来给我看”夜阑看轩辕幕遮坐在那里的石桌旁边,自己也索性走了过去。

才短短三天,竟然传回了三封信件。“这金翅大鹏办事就是周密,竟然每日都有书信回来。”夜阑忍不住夸道,夜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知道一定又出幺蛾子了。果然他打开信件仔细一看,稳稳的坑死自己。

“主上,要不要把他们三个给叫回来?”金翅大鹏过来请示。

“不用,反正都一团糟了。只要史莲是安全的,其他的先都不管了,啊……”夜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史莲决定以后再也不吃鸭翅了,她就是这么的决绝,说不吃就不吃。

她躺在自己柔软舒服的小床上,用笔记本追着今年最火爆的爱情剧。现在每一部影视作品里都离不开爱情,好像没了爱情,就没有了让人观看的欲望。

史莲睡着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关上的电脑,也许是电脑没电了,反正现在她正在梦里。

大街上熙熙攘攘热闹的就像凡间的新年一样,史莲一个人在街头百无聊赖的散步。“如果这时候夜阑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原谅他的。”史莲边走,边在心里暗想。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史莲身边走过,一处处温馨的画面史莲都是看客。

这街市上热闹喧嚣的场景,一点都抚慰不了史莲那无处言表的寂寞。

“其实自己也不是十分的痛恨夜阑,其实那些都是他的过去……疯了,自己怎么能这么无底线的去说服自我呢,简直就是可笑!”

史莲的梦里一团糟。

“史莲!”史莲听见人群里有夜阑叫自己的声音,她竟然奋不顾身的跑了过去。

是的,那就是夜阑。他远远的站在那里,微微张开双臂,一只手向史莲做了个过来的姿势。史莲就那样跑了过去,一头扎进夜阑的怀里。刚才还警告自己的话,现在全部都被抛在脑后了。

“想我了吗?”夜阑问,其实他们才刚刚分开五天而已。

“说你爱我”夜阑捧着史莲的脑袋说。

“我……”史莲羞于出口。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说不出来。”夜阑轻轻抚摸着史莲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原地转了许多圈。

天亮了,夜阑的嘴脸还挂着笑容。他与史莲做了同一个梦,或者说他们两个在梦里见面了。

“哥,你说梦话了”轩辕幕遮说。

“是吗?”夜阑故作吃惊。

“哥,那不想知道你说的什么吗?”轩辕幕遮坏坏的笑。

“我还能说出什么?”夜阑故作镇定的走下马车。“这一路辛苦你了,想要什么尽管提”夜阑这是故意封住轩辕幕遮的嘴。

“你给我的赏赐我已经够多了,容我想想。”轩辕幕遮也不客气。

“吩咐下去,大家穿戴整齐,一个时辰后我们一起进去天台山。”夜阑对南宫大鹏说。

“主上”果然不出夜阑所料,夜琛走了过来。

“有什么事,找南宫大鹏解决”。

“我找你的”

“说”

夜阑与夜琛从来都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话越说越短,字越说越少。

“我不想去天台山”夜琛放低声音。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眼瞎了,腿瘸了,全都拜谁所赐?”

“这都是拜你一意孤行,骄傲自大,目无主上所赐!”夜阑一点都不示弱。

“那我求你”夜琛竟然在天台山脚下,众目睽睽中给夜阑跪了下去。虽然说他们两个除去兄弟情算是君臣,但如此情景下,夜琛这一跪显的十分悲壮,而夜阑就有些暴厉了。

“哼”夜阑冷笑着走开。

那高傲的轩辕芙一万个想不到,自己守了万万年的女儿身竟然在万恶之域不是了。她衣衫不整,珠翠散了满地,她若不来这里,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现在她把自己所有的仇恨与不安全部都加在了史莲身上。

“你答应我,要帮我杀掉史莲的”轩辕芙颤抖着说。

“美人,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想了。”说话的那人有矮又瘦却声音粗犷。

“你若不去做,我现在就死,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轩辕芙手里竟然攥着一把匕首。

“诛仙剑?你既然有诛仙剑,刚才我辱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了结了自己?”

“史莲还没有死,我为什么要死在她前面?再说我堂堂神界长公主,若是死在这里,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没想到你一个女人,心思竟是如此深重。那史莲是个骑马打仗的战神,怎么会和你结仇?”

“这用不着你管,你说你答不答应?”轩辕芙的匕首已经贴着她的皮肉。

“好好,小宝贝我答应你,答应你”那男人赶紧过去哄轩辕芙。

这个矮瘦的男人外号鬼索,本是流浪在魔族之外的一个杀手。只要给钱什么人他都会去杀,只要需要钱了,什么人他都会去抢。因为长相瘦弱矮小常被以貌取人的盆瞧不上,但他身手敏捷,手段歹毒,又有百魔缠身这种阴损的功夫。所以很快就在杀手界混出了名堂,后来被魔族魔王大寒山活捉,丢到了这不见天日的万恶之域。

“将军,你今天还要吃冰镇的水果吗?”中午刚过十一翅就过来问史莲。

“再等等,还不到放学的时间”史莲笑着说。

“什么放学?”十一翅不解。

“你想啊”史莲故意卖关子,那十一翅忽然明白了过来,脸上红的都要着起火来。

“去吧,这次给我买五盒,不八盒这个样子的冰淇淋。”史莲拿起手机给十一翅看。

“将军你没有不开心吗?”十二翅在十一翅走后过去问史莲。

“啊,今天轮到你了十二翅。你给我将故事,快点”。史莲给自己打开一杯酸奶。

“你们要吗?”史莲问。

十二翅与十三翅摆手拒绝。

“将军,我们魔族的兵将都是世代从军的。就是如果一家里这辈子有了一个当兵的,那么他的后代每一辈都要有一个男人去军营。魔族有了多少代君王,我们各自的家里就之前有个多少个军人。”

“每一次神魔大战,你们魔族军队的死伤都不计其数。也不是我狠心杀戮,实在是你们太不堪一击”史莲把自己的酸奶放到了一边。

“将军英雄,我们魔族上下虽然惧怕你,但也敬畏你。只是将军为何每次都要斩杀数百万的战俘,他们虽然都是魔族,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想打仗,只是听令罢了。”

“有这事吗?”史莲暗想,她的确没有下令斩杀过战俘,那又是谁呢?

“斩杀战俘的命令是传达下去的?”史莲问。

“神界轩辕明羽的神旨,每次都是百万之众,每次都是血流城河。”十二翅说。

“呜呜泱泱的尸体,尸横遍野。肉腐烂进泥土里,血流到河流里。无数的亡魂,无数破碎的家庭。所以魔族要用再一个百万年恢复过来,然后又是一次血的洗礼。”十三翅说。

“将军,你与主上大喜。若因为主上娶了你,而结束了这种无休止的战争。大家都很高兴,还是更多的人想要过安稳日子的”十二翅接着说。

“你们恨神界,恨我吗?”史莲认真的问。

“恨!”十二翅与十三翅异口同声。

史莲不想去解释自己根本不知道那轩辕明羽下过那种残酷的神旨,因为自己始终是那个带头打仗的人。

“将军不要见怪,我们是实话实说。”十三翅说。

“我不见怪,你们一边恨我,一边服从命令保护我,我有什么资格去怪呢。”史莲的心情这会真的失落了,没想到自己给神界充当了数千万年的刽子手。

“将军你神勇无敌,你在战场上的故事时常被大家提起。魔族除了恨你,也敬重你。”十三翅说。

“不要说这些好听的,我不值得你们敬重。”这时史莲被巨大的负罪感和孤独感包裹着。

“为什么夜阑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这些事,为什么自己打了千万年的仗,都不知道神界有下旨斩杀这件事?”史莲又拿过了自己的酸奶。战场分敌我,厮杀起来伤亡在所难免。但是在他们投降之后又去斩杀,而且每次都是百万之众,这伤害到史莲的自尊了。

“我回来了”十一翅兴高采烈的回来,他一回来就发现气氛不对。

“这是怎么了?”十一翅小心翼翼的问。

“又让我们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十一翅你在路上遇到熟人了吗?”史莲很擅长隐藏自己情绪。

“没,没有”。十一翅赶紧拿了一盒冰淇淋躲开了。

史莲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还是昨天那个地方,还是昨天那个女孩。

夜阑与众人走进云台山的那一刻,就是轩辕芙一伙去刺杀史莲的时候。因为天台山是经过神符镇压的,就算外边天崩地裂了,天台山里面还是察觉不到任何动静。所以轩辕芙他们挑准了这个机会,一定要灭掉史莲。

做了无数年的战神,史莲对未知的危险有一种精准的洞察力。这几日她已经隐约感觉到危险的靠近了,夜阑不在身边正好没有了可以救自己的人,杀气越来越重。

史莲现在想的是怎么去支开十一翅他们,自己遇到危险有魔族圣物的保护是丢不了命的,但是十一翅三个人就说不好了。若是遇到高手如云的情况,这三个人必死无疑。

“哎,为什么每次给你们吃好吃的,总是十一翅先吃,你们两个要等一会呢?”史莲问十二翅。

“临走前主上特别交代,说将军你狡猾的很。”十二翅说。

“我哪里狡猾了,我难道会给你们下药?莫名其妙”其实史莲刚刚就是这么想的。

“你们主上还交代你们什么事情了?”史莲皱着眉头问。

“严加看管,分头行动。绝对不能让你单独去到任何一个地方。”十三翅说。

“真是个恶毒的人”史莲咬着牙说。“可是他忘了,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打晕你们,把你们关起来。”

“将军要是这样做了,那就说明危险到了。我们会发出暗号,主上会眨眼赶来。”十二翅说。

“什么样的暗号?”史莲问。

十一翅三人像没有听见一样,又各自忙自己的去了。

“死都不怕吗,我可是你们魔族最大的仇人”史莲把话说开了,“你们现在走,我保证不会让你们主上处罚你们。”

那三个人还是各忙各的,一点没有听见的意思。

“真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史莲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夜阑一个刚刚继位的新王,值得你们拿出性命保护一个敌人吗?”

“主上娶了你,神魔两界再没有战争。你是安好的,我们魔族就能长久太平下去。”十三翅说。

“我不会有事的,但你们恐怕性命不保,我真的用不着你们来保护!”

那三个人又战略性装聋了。

“算了,都晚了”史莲看见窗外一团黑云升起。她又习惯性的喝了一口水,起身进了那朵云里。

“倒是个讲究人,都给划出了时空”史莲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黑漆漆一片。“你们三个害怕了吗?”史莲回头问十一翅三人。

“将军你躲到我们身后,不要出来。”十一翅说。

史莲忍不住抿嘴轻轻笑了。

四周是无数蝙蝠的叽叫声,史莲听了头皮都要麻了。“这还真有点魔族的意思呢”史莲暗想。

史莲拿出五只狩魔箭,把它们点上火炬丢在了五个不同的方向。一时间天空亮了起来,确是风沙肆虐。

“哈哈哈……”还是如雷霆般连绵不断的笑声,没错这是鬼索的笑声。

“大风天气张那么大的嘴,也不怕吃进沙子去”史莲干脆坐了下来等他笑完。

远处一团黑雾向史莲他们这边移了过来,越来越近发现竟然是成千上万的蝙蝠,它们露着白白的牙齿,狰狞又恐怖。

“你们魔族什么时候少了蝙蝠,后来全是乌鸦了?”史莲在这个时候还跟十一翅他们聊天。

“蝙蝠阴寒,都在那偏僻之地。我们大鹏宫附近是很少见的,魔族偏远的地方也有。”十三翅说。

“那它们就要过来了,你们有办法对付他们吗?”

“用火,蝙蝠最怕火”十一翅说。

这时只见三人用气法力,三团大大的火球向蝙蝠那里飞了过去。

一阵鬼哭狼嚎,蝙蝠们败下阵去。

接着就是风卷狂沙成柱,史莲几人脚底的沙也慢慢开始陷落起来。

“这个我来”只见十二翅武动宝剑与那沙柱斗在一起。

“可以控制妖魔的人”史莲看出那背后的行凶者有能控制妖魔饿本事。

狂沙退后,十二翅赢了。程恶,半面椒与他们的一众手下悉数登场。

“你们不是要保护我吗,现在机会来了。他们就交给你们三个,我四处转转。”史莲说完,飞身出了那个被包围的圈子。

“长公主轩辕芙?”史莲看见一脸憔悴的轩辕芙,她娇美的容颜好像被这里的风沙给吹干了。身上的霓裳羽衣也看着破烂不堪,只是它华贵的面料与精巧的刺绣还倔强的显示出它是出自神界织锦坊的珍品。

“史莲,史莲……”轩辕芙见到史莲如同是再遭受虐待后见到了最亲近的人,她抽泣的哭了出来。

“香馥,这是怎么回事?”史莲问陪在长公主身边的香馥。

“长公主被恶人所略,沦落至此。”香馥毕竟位卑,她完全不敢抬头看史莲。

“哦,这是传说中的万恶之域吗?我还是第一次来。”史莲说。

“是!”香馥忙不迭的回答。

史莲心底暗笑。

“这可不好了,传说这万恶之域进来就别想出去。”史莲故意说。

“没错就是不让你出去”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就是那个又瘦又矮的鬼索。

干干瘦瘦的鬼索站在那里,手里拿了一串小小骷髅头做的珠子。那鬼索头上没毛,但头皮凹陷,猛一看去就是个骷髅一般。只见那鬼索站在离史莲有五米之外,口中念念有词就像和尚念经一般。

“哦,这是个高手”史莲嘴角上扬。

史莲只听见远处传来数不尽戚戚沥沥细雨哭声,这是亡魂的声音。他们红着眼睛,蓬松着双手向史莲围拢,想必这些人都是魔族在神魔大战中死去的人。

“哼,活的我都不怕,死的又怎么样?”史莲暗想。她站在那里等着群鬼靠近。

鬼群里升起巨大的怨气,化成一柄巨大的剑朝史莲头顶就劈了下来。那鬼索也不念经了,它在那里武动身体,怨气之剑由他指挥着来砍史莲。

史莲飞起,一脚踩上剑身,十几支狩魔箭发了出去。

怨气又化作一团雷电,轰隆隆的包围史莲,史莲刚要拿出狩魔箭。没想到一双巨大的翅膀从它左手手腕飞出,长在了史莲的身后,巨大的翅膀把史莲保护的密不透风。

“地狱之火!”鬼索大喝一声,一团巨大的地狱之火像史莲轰的飞了过来。

史莲抬起手臂,魔王之翼将她猛的护进怀里。那种体贴的感觉,就像有夜阑在身边一样,魔王之翼可以抗拒一切风雨雷电,电光火石的攻击。

“史莲你千万年斩杀千万人,早就该跪地伏诛了!”鬼索说。

“伏你奶奶的”史莲心里暗骂。

“鬼索,你个不知好歹的强盗。上神这就亲自送你去跟他们一起。”史莲道。

史莲手持银枪飞出,那鬼索立刻化作十几个鬼索。

“儿戏”史莲不屑,她一眼就能识出哪个是真正的鬼索。史莲的双目是三界最纯洁的,这些鬼怪的把戏,怎么能骗得了她。

史莲的银枪一下子穿透了鬼索的胸膛,千万鬼魂也顷刻间烟消云散。可怜这鬼索自负强大,哪知还接不住史莲三招。

“杀你脏了我的银枪”史莲收回银枪,那鬼索也没了声音洪亮,竟软踏踏倒在了沙漠里。

“鬼索,你辱我清白,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长公主轩辕芙过来,提剑就砍。

“哎,长公主你这是要把我碎尸万段吗?”史莲反手接住了轩辕芙砍过来的剑。

“呜呜……”长公主丢了剑又呜咽起来。

“长公主是砍那鬼索呢,看你把公主给欺负的”香馥一边给轩辕芙擦泪,一边埋怨着史莲。

“呵呵,三界矫情女人是一家。刚才轩辕芙说鬼索辱他清白,不知是个什么意思。”史莲心里暗想。

“上神帮我搀扶一下长公主”香馥回头对史莲说。

“好吧”史莲只想赶紧打发了她们,赶紧去找十一翅他们。

越是强大的人越不怕强大的对手,最怕的就是那些毫无防备的暗刀。

一把诛仙剑从史莲后背一声不响的直直插了进去,然后又迅速的拔了出来,来势迅猛毫不留情。

这诛仙剑是能杀死上神的唯一武器,史莲勉强站起身,一口鲜血忽的吐了出来。

“三表哥还把他的魔王之翼送给了你,凭什么?”是田西西的声音。

她又提起诛仙剑一把砍向史莲身后的魔王之翼。

走在天台山的夜阑,突然后背剧痛,他一个趔趄单膝跪在了地上。“咳咳……”接着口中就吐出了鲜血。

“主上,主上……”众人大惊,不知发生了什么。

“快叫洪药师!”南宫大鹏大喊。

“不用”夜阑强忍着剧痛扶着南宫大鹏站起身,“史莲出事了,我要去救她”。接着眼前一黑,夜阑昏死过去。

坚强无敌的魔王之翼同样也怕诛仙剑的威力,它被田西西一刀给砍成两半残翅。

“田西西,这魔王之翼虽然穿在我的身上。但它与你三表哥夜阑是骨肉连在一起的,你刚才这一剑就是要了他的命”史莲说。

“什么?”田西西大惊失色。

“田西西不要听她胡说,史莲还没有死透,还不快补两剑!”香馥大声说。

“谁敢伤害将军?”这时十一翅三人出现。

“将军,你没事吧?”十一翅三人看见史莲已经胸口洞穿,魔王之翼也成了废的,知道这次凶多吉少。

“没事!”史莲扯过一片衣衫,堵住自己空了的胸口。

“田西西,他们三个是你们魔族的士兵,我在这里由你处置,放他们走。”史莲说。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不信你可以问他们,魔王之翼是不是连着夜阑的骨肉,翼伤则人亡。”

十二翅蹲下查看已经残破的魔王之翼,“你这一剑,主上他就算不死,也丢了半条命”。

“都是因为你!”田西西又拿剑砍过来。

“将军小心!”十一翅欲上前阻挡被史莲一把拽开,史莲用银枪拦住了劈过来的诛仙剑。

“我已经被一剑洞穿了胸口,支撑不了多久了。你们快走,我不想搭上无辜的性命,赶紧走”。史莲抬手打开了万恶之域的大门。

田西西趁史莲力弱又一剑刺穿了史莲的小腹。被诛仙剑划过的伤口不能自行愈合,但是因为史莲服下了魔族圣物,所以史莲的伤口能够愈合,但需要史莲静音打坐。显然现在的情形,史莲是没有机会打坐的。

“再不快走就来不及了!”史莲紧紧攥着自己的银枪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

“要死大家一起死,能跟战神史莲死在一处,是我们的荣幸。”十一翅三人一起朝田西西攻了过去。

诛仙剑削任何东西都如泥,十一翅三人的兵器,马上就被诛仙剑削的稀碎。

史莲刚才打开的万恶之域的出口还在,十一翅向十二翅,十三翅点了下头。他们三人突然冲过去,一把抱住田西西。田西西惊慌疯了一般向他们乱砍。

“将军……快走”十一翅已被砍死。

史莲飞出狩魔箭,一下束住疯狂的田西西,她被绑成一个棍子,一下都动弹不得。

十二翅,十三翅也倒下了,不知是不是死了。

“敢动!”史莲一句话吓的过去拿诛仙剑的香馥一个哆嗦收回了手。

“诛仙剑!”史莲拾起了诛仙剑。

“史莲,你要做什么?”轩辕芙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就你,杀你脏了我战神的名声”。史莲用两根狩魔箭把长公主轩辕芙连同那香馥一起给捆成了棍子。

“若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死。看你在年轻的样子,一定还没有成亲,你们家以后就没有壮丁出来当兵了。”史莲看着浑身是血的十一翅三人,眼睛里突然有些湿润。

“诛仙剑,米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会被我史莲给诛了吧”。

“史莲,你不能这样。我是神界的神器,神界只有我这一把,你毁了我,也没有好下场。”诛仙剑的剑神开始求饶。

“我史莲从不在乎什么下场,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一件事。”史莲说完强忍剧痛,用尽最后所有力气一掌碎了神界的诛仙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