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天台山魔族的先辈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169字
  • 2022-03-15 11:24:19

轩辕幕遮拉开窗帘看了眼慢慢悠悠的队伍,他的屁股上都要长出虫子了。

“那个,哥,有必要这么慢吗?”

“南宫大鹏,通知下去停车休息”夜阑说了一声,起身出了马车。

已经到了神界传说地方,四处的绿水青山不是魔族那里的白山黑水。这里景色宜人,鸟语花香。夜阑站在河边伸了个懒腰,接着就弯下身去从河里捧了一把水,简单洗了把脸。

“怎么样,我们神界的河水还算香甜吗?”。

夜阑听出是长公主轩辕芙的声音。

“夜阑不知是公主到此,实在是造次了”夜阑拍了下手上的水说。

“我在宫里憋着难受,时常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本不愿过来与你打招呼的,却又离的实在太近。”长公主从香馥那接过香巾就要送到满手湿漉漉的夜阑手里。

“蔷薇给长公主请安,愿长公主福寿绵长”那蔷薇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轻衫委婉的轩辕芙立马就被打扮妖媚的蔷薇给比了下去。“夜阑你去探望尊长,还要带着些女人伺候吗?”轩辕芙冷笑。

“没办法,伺候惯了,一时不能离不开她们。”夜阑接过蔷薇递过来的香巾,一股刺鼻的脂粉味冲上夜阑的脑门,他还是象征性的擦了下手。

“时候不早了,香馥我们回去吧”轩辕芙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蔷薇,恭送长公主”。

看长公主走远,马车上的轩辕幕遮才敢从车上下来。

“刚才好险啊”轩辕幕遮看长公主的车驾已经走远了。

“长公主是你的大姨?”夜阑问轩辕幕遮。

“对,我娘亲在家排行老五。”轩辕幕遮也伸了个懒腰,站在一旁的蔷薇姿色妩媚,他忍不住偷看两眼。

“金翅大鹏!”夜阑把南宫大鹏给叫了过来。

“她怎么会在车队里?”夜阑脸色难看指着蔷薇说。

“主上,内恃官大人说,主上钟爱蔷薇姑娘。带她一起,方便照顾主上。”南宫大鹏低头说。

“我有手有脚,用她一个女人照顾。我跟金翅乌到底谁是你的主上?又让我失望了”夜阑气哼哼的重新坐到马车上。

夜阑早年生活荒糜,但在自己心有所属后便不再沉迷女色,俨然换了一个人。只是上次在凡间醉酒与史莲翻脸,他稀里糊涂的与蔷薇过了一晚。这一晚成了夜阑心底里的一根刺,到如今史莲显然已经完全倾心于他,夜阑却怎么都不敢跟史莲坦白那一晚的事。

“主上,蔷薇姑娘是否派人原路送回?”南宫大鹏在马车外说。

“罢了,来来回回引人注目。还是一路带着吧,上马继续赶路”。夜阑说完觉得头有点疼,他闭上眼睛,自己轻轻捏了几下。

“哥,你不舒服?”轩辕幕遮问。

“我闻不了女人的脂粉味,比毒药还厉害。这晃晃悠悠的马车不知要走多久,乏死我了”。

长公主轩辕芙刚与田西西说完话,田西西前脚刚走,那边夜阑魔族的车队就到了。

“说来就是惊险,我刚才坐在马车上,心都快跳出胸口了。你听听,现在还在扑通扑通跳呢”。姑苏天妃手捂着胸口,脸色被吓的一阵红一阵白。

“那夜阑出现的时候,田西西早就离了神界。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还没开始做呢,自己先丢盔弃甲了”轩辕芙白了一眼在那里惴惴不安的姑苏天妃。

“长公主要不算了吧,那史莲毕竟是上神。我们若害死了她,说不定后果会比她还惨,我不想干了。”姑苏天妃抓住长公主轩辕芙的手,可怜巴巴的求道。

“哼,没用的东西”轩辕芙一巴掌甩在姑苏天妃脸上。“你不知开弓没有回头箭吗,史莲让我受辱,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史莲简单算了下自己一天的收入,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蓝眉,谢谢你的点心。还有半个小时我就下班了,你请回吧”。

那蓝眉竟然赖在史莲店里大半天的时间。

“上神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最好考虑一下,夜风的心病再不治会有性命之忧的”蓝眉去把自己用过的咖啡杯又给清理干净。

“我不认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史莲摇头笑道。

“你有,只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任何一个人坐在你面前都愿意跟你吐露心声,打开他们的心扉。你是一束温暖的光,可以让一切结冰的心慢慢解冻”。

“哈哈,我不信你说的话,千年狐妖”

“上神,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帮助夜风的人。如果因为你的拒绝,让夜风疯魔成癫。你的爱人夜阑,恐怕也会质问你的。蓝眉先告退了,改日再访”。蓝眉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蓝眉说史莲有让所有人打开心扉的本事,这神,魔,人三界谁都不能抵抗史莲的慰藉。魔族大王子夜风被心魔折磨数十万年,若还不能让他敞开心扉,找出病因,夜风恐会被心魔折磨成为一个巨大的恶魔。

史莲对蓝眉的话半信半疑,这几日连轩辕幕遮都消失了踪影。史莲坐到钢琴那里,按下了几个音键,她不会弹钢琴,所以并不好听。

“来,我教你”是夜阑的声音。

史莲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真的是夜阑,就贴身站在自己身后。

夜阑像是并没有发现史莲的激动,他干脆坐了下来,拿着史莲的两只手“那首曲子并不难,你只要认真的学两遍”。

史莲抽出手,反身抱住了夜阑。

“怎么不跟我怄脾气了?”夜阑轻轻抚摸着史莲柔软的头发。

“好几天没来看你,有些不放心。我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再不学,就没有时间了”。

史莲靠在夜阑身上,“两炷香好不好?”。

“你抱的太松了,我会跑掉的。抱紧一点就陪你两炷香”。

史莲用手使劲捏了下夜阑的后背“好疼,好疼。不是不让你往脸上涂抹这些有毒的东西吗,又偷偷的不听话”夜阑竟然抬起史莲的头,向史莲的嘴巴呵了一口气。

“别动”夜阑用自己内衣的袖子把史莲嘴上的口红给一点点擦了个干净。

“史莲,我爱你”夜阑捧着史莲的脑袋,轻轻的吻了下去。

“萤火虫,好多萤火虫”夜幕降临,轩辕幕遮看见马车外有许多的萤火虫。“哥,你快看,哥……”。

轩辕幕遮不知道夜阑的元神已经去了史莲那里,他推了下坐在车上闭着眼睛的夜阑。

“什么事?”夜阑很扫兴的睁开眼睛。

“萤,萤火虫”轩辕幕遮看出夜阑的温怒,一下没有了刚才的兴致。

史莲睁开眼睛,自己已经靠在了家里的沙发上。夜阑明明答应自己要陪两炷香的时间,却连一炷香的功夫都不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史莲都没有来得及告诉夜阑关于夜风心魔的事,他向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其实关于夜风的心病,夜阑早就从蓝眉那里知道了。

夜阑走后,史莲又担心起自己刚才的样子好失态,怎么能奋不顾身的抱住人家呢,显的自己迫不及待的样子。

不过史莲又回忆起了夜阑为自己擦拭口红的情景,她喜欢那种被夜阑宠爱的感觉。好好一个战神,被宠的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金翅大鹏!”夜阑唤过马车外的南宫大鹏。

“主上?”南宫大鹏骑马赶了过来。

“中午时候,夜阑说话鲁莽了还望兄长不要放在心上。”夜阑拉开车帘说。

“主上,哪里的话。是南宫大鹏办事不利,主上责怪,南宫大鹏不敢有私心埋怨”

“兄长的忠诚夜阑自然知道,从金翅营挑选三个机灵的,派到凡间保护史莲。”

“主上,金翅营是用来保护主上的。”

“我知道,我用不了这么多人保护。你让他们远远的看着史莲,不要被她发现。”

“这,好吧”南宫大鹏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轩辕幕遮看见夜阑总是看着自己的袖口傻笑,有点莫名其妙。

“哥,你没事吧?”轩辕幕遮问。

“没事,刚才我睡的好好的,你叫我干什么?”

“萤,萤火虫”轩辕幕遮指了指外边。

“嗯,是有意思。女人应该会喜欢这样的去处,今天半夜我出去一下,你跟着车队继续走。我的身体会留在这辆车上,没有事不要动它。”

“你去哪里,找史莲去?”

“不是,记住我的话没有重要的事,不要动我的身体”。

“好,我记住了,哥”。

外面的夜市依然热闹,夜阑却早早把史莲送回了家里。史莲换上一双平底的运动鞋,又去了离家不远的夜市。

金翅营的三个卫兵,十一翅,十二翅与十三翅远远的跟在史莲的身后。这是他们第一次到人间来执行任务,凡间的花花绿绿难免会让他们分神,并且是十分的好奇。

“十二,上神不见了”十一翅只是看了一眼路边摊位上那五彩的果汁,就找不到了史莲的踪影。

“魔族金翅大鹏的手下?”史莲从十一翅身后转了出来。

“将军,将军”十一翅,十二翅赶紧给史莲行礼。

“将军”十三翅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呵呵”史莲竟然会心的笑了,魔族的人叫自己将军比叫什么王后,上神什么的中听多了。“你们为什么跟着我?”史莲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示意十一翅他们也坐下来,那三个人却十分的踌躇,坚决不敢。

“将军,主上让我们远远的跟在你的身后,保护将军”十一翅说。

“你都称呼我将军了,我需要你们的保护吗?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将军,在魔族违抗主上命令是要按军法处置的”十一翅接着说。

“你们要不走,我现在就可以处置了你们。三个小小的普通卫兵,你们主上估计也不好意思找我要说法。”史莲故意说。

“将军不高兴我们走就是”十二翅拉住了还要说话的十一翅。

看见那三个人远远的走开了,史莲坐在那里自己偷笑了一会儿。“战神史莲居然需要别人保护,这是看不起谁呢?”。

史莲为自己买了鸭翅,鸭掌,鸭心,鸭肝等,她喜欢那种又麻又辣的味道。

人群里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阵骚乱,然后如一阵疾风般冲着史莲这边就来了。

十一翅不知从哪里又赶了过来,却被一个什么利器一下给削翻在地。史莲划出时空,五根狩魔箭同时发出,她趁那股疾风慌乱一下扯下她一片衣袖。

疾风消失了,十二翅与十三翅过来扶起地上的十一翅。

“不是让你们走了的吗,怎么又回来了?”史莲边说边过去看了眼十一翅的伤口。

“金翅营的人誓死都不会违抗主上的命令”十一翅说。

“他让你们去送死,你们就去?死脑筋”史莲看见十一翅的羽毛掉了许多片。“你们所有金翅营的人是不是都有翅膀?扶他过来”。

史莲示意十二翅与十三翅把十一翅扶到椅子上坐好。

“将军,我现在受伤了不能外保护将军,我回去请罪后。会有人代替我来几下保护将军”。十一翅说。

“嗯,叫什么名字?”史莲问。

“十一翅”

“十二翅”

“十三翅”

他们三人分别说了自己名字。

“哈哈,好有意思的名字。来闭上眼睛,一会儿就好”史莲准备给十一翅疗伤。

“将军,这使不得”十一翅吓得往后趔趄了一下。

“怎么使不得,一下就好”

“将军,你是将来魔族的王后。若让主上知道你亲自给十一翅疗伤,恐怕十一翅会性命不保”十二翅说。

“我不给他疗伤,待你们回去,他这个翅膀就废了。来按住他,一会儿就好。”

十二翅与十三翅果然听话按住十一翅,只听得一声惨叫,十一翅的断翅被史莲给复原了。

“将军大恩,十一翅定当以死相报”十一翅给史莲行了一个他们魔族的军礼。

“什么死不死的,大家都要好好活着。行了,你们都回去吧,也看见了,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史莲起身又把时空给划回了凡间。

史莲这次是目送他们离开,她可不想他们三个在从哪里给冒出来了。

“将军!”

史莲见十一翅又折了回来,刚要做出生气的样子。“你们要做什么呀,勇士们?”。

“将军刚才问我们是不是魔族金翅营的人都有一双翅膀,是的”十一翅笑着说。“在魔族只要法力上升到一定程度,就会生出翅膀来。我们这些都是比较普通的翅膀。魔族最厉害的翅膀在主上那里,它可以拒风雨雷电,可以灭水火风沙。是些三界之内最刚强的保护与攻击。不过主上已经送给将军了,主上对将军十分的偏爱。”

“这……送给我了,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史莲有点蒙。

“就在将军左手的手腕上,将军保重”十一翅说完就和十二翅,十三翅一起离开了。

史莲仔细端详着自己手上的同心镯,那根较粗的镯子上是雕刻了一双翅膀样子的图案。记得当时田心说夜阑在上面加了东西,他对自己是用心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史莲又有点怀念起夜阑的好了。

夜阑的元神到了天台山的山脚下,果然神界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鸟语花香的。神界派数十万兵士把守在天台山,但明面上却一个也看不见。夜阑尝试了好几次,悄悄进了这天台山里面。

“早就听闻主上会来天台山,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一棵粗大的柳树对夜阑说。

“我只是先过来看两眼,看看神界有没有虐待我魔族的祖上”夜阑既被识破,他索性就大胆的承认。

“哈哈哈,主上玩笑了。您的祖上虽然罪恶深重,但我神界也绝不行那落井下石之事。列位先辈都在这里成半个神仙了”那老柳树幻成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

“夜阑给老翁请安”夜阑向来尊老爱幼,他看老翁白发白须知道定是十分的年长,就给老柳树躬身请安。

“错了,错了。我的主上,论起年龄,我该叫您老翁。老柳树今年才刚刚八千岁,连你的零头都不及呢!”

“哦,那你年纪轻轻,怎么这般老成?”

“是我不才,是我不才。我这就开山门让主上进去,主上是一个人来的?”老柳树问道。

“有个三百人人的车队,太慢了。我自己先来一步,他们随后就到”。

“哦哦,也可,也可”老柳树施法给夜阑开了山门。

“这哪里是被镇压,这是来享受神仙生活的,这景色都快赶上史莲的老家了。”夜阑一边打量着云台山里的景色,一边在心里暗想。

“请问,怎么称呼?”夜阑知道不能再叫老柳树老翁,但总要有个称谓方妥。

“主上,他们都称呼我柳翁,您尊驾叫我老柳便是”

“哦哦,我也叫柳翁。只是个称谓而已,你不必矩礼”。

“随主上”

“柳翁,我想先见父王”

“懂的,懂的。他就在那里,你过去便是”。

夜阑顺着柳翁的方向看去,那里绿竹苍翠,光景色就显得十分的静谧。夜阑记得自己的父王最喜欢的就是热闹,如今怎么就住在了这安静的地方了。

“父王!”夜阑看着独孤城的背影叫了一声,

坐在那里扒着竹笋的人好像并没有听到。

“父王”夜阑上前走了几步。

那独孤城这才回过头来,“老三?”独孤城停下了手里的活。

“父王!”夜阑上去一下子抱住了站起身的独孤城。

“你现在是魔族的新王了,怎么会和个女人一样。搂搂抱抱的不成样子,快松开为父”独孤城推开还想要拥抱一会儿的夜阑。

“父王在这还要给他们干活?”夜阑看见那一大堆的竹笋,再拿起独孤城的手,手上都是剥笋的老茧。

“除了剥笋我还能做什么,好歹有个事情做,也不会让我闷死。”那独孤城说着又坐了下去开始剥笋了。

“你怎么来了,这么快就输了战争,成了史莲的手下败将?”原来独孤称以为夜阑也是被镇压在了这天台山。

“没有,父王我是专门来看你的”夜阑也坐下来说。

“那么说神魔两界还没有开战?”

“没有”

“我们最后一战前夜合计的计谋,你用了吗?”独孤城停下手里的活。

“史莲现在是我的未婚妻,神界轩辕明羽亲自赐的婚”夜阑也剥起了笋,他还没有想出能让独孤城接受他和史莲关系的话。

“好,好,好啊!你真是为父的好孩子。魔族千万年基业注定要在你手上发扬光大。”独孤城兴奋的都要流眼泪了。

“父王,你看夜阑有什么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听夜阑这么一说,独孤城也是猛然发现眼前的夜阑貌似变了。

“你的头发呢,你的天资全在你的头发上。怎么会没有了,是谁折了你大半的阳寿?”

夜阑靠近独孤城让他用手触摸自己脸上的鲸刺之刑。

“鲸刺之刑?!夜阑你为何犯了天条?”

“我砍杀了神界的吞天犼,一下损了一大半的阳寿。恐怕夜阑的命还远没有父王的长了”夜阑看见独孤城关心自己很高兴。

“没事的,那史莲现在已经是中了你的圈套。神界没有了战神,就不再是我们魔族的对手。等你一统三界,为魔族立下不世之功,受这点委屈都不算什么”。

“父王不关心我是为何砍杀那吞天犼,父王不为夜阑行将枯槁的生命担忧吗?”

“那你说说看”独孤城说。

“没事,父王在这除了剥笋还干些什么?”夜阑突然改变主意,不再想把他和史莲的关系坦白给独孤城听。

“剥笋是为了让我安静,为父一生太忙乱了。上次神魔大战发起的太草率,年纪轻轻就让神界给镇压在这里。我需要安静一下,仔细考虑下未来的事。”

“父王还想出去天台山?”

“等神界战败,你接为父出了这天台山,为父还要好好的跟那史莲,还有轩辕幕明羽算下老账。”

“记得儿时父王最疼我”

“你天资异禀,为父疼你不是没有原因的。”那独孤城说的也是实在。

“不过夜阑觉得,父王最在意的还是二哥夜琛”夜阑一边剥笋一边说。

“夜琛……”独孤城若有所思。

“二哥他随后就到,你的九子十八女除了大哥夜风,还有无故消失的那一个,其他的都来了。”

“你不用带他们一起,除了你。为父谁都不想见,为父甚至分不清他们谁是谁。”

夜阑想起了在神界为南宫大鹏提亲轩辕敬怡公主的时候,神主轩辕明羽分不清自己的孩子。如今看来,自己的父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父亲,要不随我一起去串串门,拜访一下其他爷爷们?”夜阑说。

“你想去便去,我不想见他们。等你从天台山接我出去的时候,也不要带着他们。”独孤城冷冷的说。

“那夜阑自己去了?”

“去吧,去吧”独孤城继续剥笋。

魔族之人的感情本就凉薄,即使是王族也是一样。恐怕把魔族的历代先王都聚到一张桌子上,他们都不能开口说一句话。

在一处花香四溢的园子里,夜阑看见了大寒山。这个老人现在是这处花园的园丁,他在那里用各种剪刀修剪着园子里的花木。

夜阑在拥抱自己父王独孤城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从独孤城身上闻到魔王应有的香味。夜阑拥抱独孤城一是真的亲情泛滥,二就是他要确定下自己身上香味的原因。是否真如传说,这是魔族之王命定的标志。

“夜阑?”大寒山首先认出了夜阑。

“爷爷也是爱花之人?

“总要找点事做的,你也被压在这里了?”大寒山问出了和独孤城同样的问题。

“我来看望下先辈,夜阑不想被压在这里。”

“这么想就对了。别再跟神界打了,我们都不是史莲的对手。”

“爷爷不想出去吗?”

“出去?外边跟这里没有什么区别,除非你把你的王位给我坐,你可愿意?”

“这么多先祖,夜阑给谁的好呢?”

“谁都不给,快活的做魔族的王”大寒山自顾自的走了。

“主上?”南宫大鹏在马车外叫夜阑。

“将军,主上他睡着了,有事一会儿来报就是”轩辕幕遮说。

这时坐在马车上的夜阑睁开了眼睛,他的元神回来了。

“什么事?”

“主上,派去保护上神的卫兵,被上神给赶了回来”南宫大鹏说。

“停车”夜阑走下马车,大路两旁绿草如茵。“南宫将军,你说我们魔族也是这个样子会不会更好一些?”。

“主上,我们魔族在暖季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现在正值魔族的冰雪季节,魔族的雪季也是他们神界望尘莫及的。”

“嗯,只是这雪季太长了,大家每天都穿着厚厚的衣服,人也不精神了。”

这时十一翅三人过来请罪,“主上,属下该死”。

“怎么被赶回来了?”夜阑看了一眼问。

“将军发现了我们,将军她身手了得,用不着我们保护”。

“史莲她自己说的?”夜阑问。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起来吧,这不怨你们三个。让南宫将军找几个机灵点的,结果他却找了三个傻子”。

马车里的轩辕幕遮噗嗤乐了,又赶紧憋了回去。

“怎么受伤了?”夜阑竟然发现了十一翅胳膊上的伤口。

“是属下没用,还要劳烦史莲将军亲自给我疗伤”十一翅刚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马上跪了下去。“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这时远处的蔷薇也走了过来,“你做错什么事了,还不快快请罪!”。

“姐,我……”

“蔷薇是你姐,亲的吗?”夜阑问。

“主上,他是我的幼弟。弟弟无知他要是哪里惹怒了主上,就让我这个做姐姐的替他受罚吧!”蔷薇也扑通跪了下去。

“我又没说要罚他,你们这些人。”夜阑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姐弟。

“好了都起来吧,金翅大鹏通知下去大家下车休息。来,我来看看你的伤”夜阑走到十一翅身后,“翅膀被折断了,很疼吧?”。

“回主上,不疼”。

“疼就是疼,为执行任务受伤了不丢人。好了,你们三个接着去人间保护史莲,既然她都已经发现你们了,索性刘赖着不走就是。”

十一翅三人面面相觑,“主上,将军会赶我们的”十二翅说。

“没事,这个女人我最了解。你们赖着不走她也拿你们没办法,这几日我总是心神不宁的,唯恐史莲会有危险。你们看,你们这一去果然就发现了危险。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差事办好了,回来我给你们换金刚的翅膀”。

“真的?”十三翅最先反应过来。

“我夜阑从来不对自己的将士撒谎,金刚的翅膀每人一对”。

在魔族只要功法达到一定程度,无论男女都能拥有一双翅膀。但魔族的翅膀又分为许多等级,大多数的一般人只能有一双普通的羽毛翅膀,然后是白铁翅膀,金刚翅膀,黄铜翅膀,金刚银翅,金刚金翅,最高级的是夜阑的隐形翼翅。它可以幻化成以上任何一种形态,抵御任何法力或者是兵器的攻击,但除了一种,那就是诛仙剑。

史莲来到自己的华府,准备在人潮还没有上来的时候拿出自己的彩妆好好美一下。但等史莲仔细查看一下才发现,夜阑给自己带来的惊喜果真是无处不在,她的那些彩妆现在连毛都不剩了。

“难道我不会接着买吗?”史莲自言自语说。她拿出了昨天搂着夜阑的时候从夜阑身上摸来的香露,轩辕幕遮把香露还给了夜阑。夜阑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把它送给史莲,没成想让史莲趁机给摸走了。

史莲打开那个罐子,果然是一罐如水一般的东西,凑上去闻一闻,有股淡淡的香味。这个味道竟然跟夜阑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难道这个人自恋到把他的汗水送给我?”史莲脑补了一下。

史莲用手指蘸了一滴香露,像她平时里试香香一样,涂抹在自己的手背上。那手背立马如活了一般,白嫩的如婴儿般好看。

“这也太夸张了”史莲暗想。“他不是爱我现在的模样吗,为何还要送我这种东西。还不是想让我变成他喜欢的那种样子,哼!”想到这史莲把那罐子给重新封了起来,一下丢到了自己包包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