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没有真爱时的夜阑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257字
  • 2022-03-13 15:44:40

“我们一起看电影吧”史莲躺在床上拿出自己的平板,她一番操作却怎么也打不开。

“我们一起看手机”一番操作后,史莲的手机一样也是开不了。

“看看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好久没有追过剧了”史莲话还没有说完屋里的灯全灭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史莲把紫尾燕子拿到手里,“你有没有失眠睡不着过,你们燕子是站着睡还是趴着睡呢?我睡了,你走吧”。史莲躺下闭上了眼睛。

“你不会失眠,会有好梦相伴的”紫尾燕子变回夜阑的样子,他给史莲施了魔法。

夜阑轻轻在史莲额头亲了一下,他拿起手镯又亲自给史莲戴上。“史莲,我爱你,永远都是”。

“金翅大鹏”夜阑站在寝宫外叫了一声。

“主上”金翅大鹏立马现身说。

“去把二王子夜琛的右腿给废了”夜阑冷冷的说。

“主上,您这是?”南宫大鹏有些迟疑。

“马上就去,告诉夜琛,不要总是挑战我的忍耐力。废去他一跳右腿是为了给父王留面子”夜阑说完回身关上了寝宫的门。

夜琛正在枯城里玩着纸牌,金翅大鹏与几个随从突然出现。

“二王子”南宫大鹏行礼。

“你们来做什么?”夜琛预感到情况不妙。

“二王子,主上要废掉你的右腿,你看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他们代劳”金翅大鹏指着身后的卫兵说。

“混账!”夜琛一脚把眼前的桌子踢翻。“他凭什么要废掉我的右腿,他刚刚从我这里敲诈了那么大一笔钱。他就是个无耻之徒,他就是最混账的无赖!”夜琛破口大骂。

“二王子,主上说您挑战了他的忍耐力。他不杀你是看在老王独孤城的面子上,二王子还请尽快动手”金翅大鹏说话虽然句句客气,但是态度却是十分的强硬。

“我呸,他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他让我活的毫无尊严,我夜琛受够了!”夜琛情绪激动,他说完起身破窗而出,他也拒绝用任何法力。任由自己重重的摔下去,头破血流,五脏俱裂。

天空一颗流星毫不留恋的重重砸在地上,夜阑猛的从寝宫的地板上坐起来。

“金翅大鹏把差事办砸了”夜阑摸了摸白虎的皮毛,一转身去了凡间。

“主上,二王子他……”金翅大鹏与夜阑一同出现在夜城大厦的楼下。

“回去再说”,夜阑抱起地上的夜琛同金翅大鹏几人一起消失。

枯城楼上的黑衣人一直在注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蠢货!”他嘴角冷笑道。

夜琛从浑身剧痛中苏醒过来,他的上身被缠着几块白色的绷带,嘴角还有吐出来干掉的血迹。

“这是哪里?”夜琛打量着四下里柔和干净的装饰,像极了神界里的样子。

“夜琛,我真是小看你了,要你一条腿而已,就这么舍不得?”夜阑亲自拿着一碗热的花蜜送了过来。

“我没有死,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的寝宫,你是死了。死的透透的了,你忘了你兄弟我夜阑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夜阑故意逗夜琛。

夜琛果然惊吓,他差点一口吐了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夜琛留意到自己上身一丝不挂。

“二哥你都是五子,十三女的父亲了,思想还是这么保守?”

“你这个魔鬼!”夜琛误会夜阑,脸上羞的躁红。

“别把自己不堪的思想加到别人身上,你有什么值得我夜阑多看一眼”夜阑去壁炉那里添了两根柴火。

夜琛这才知道是他自己完全想偏了,他挣扎着下床,右腿却完全没有知觉。

“我说过要废了你的右腿,不是闹着玩的”夜阑冷笑着说。

“夜阑你欺人太甚!”

“知道自己不如我,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我说过王位你可以抢,史莲你动不得,这就是你不听话的结果。”夜阑一拳打在夜琛的脸上,夜琛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王位我当然会抢,你的女人我也一样会要,我要你也体会一番被夺走一切的滋味”夜琛嘴角流着血,恶狠狠的说道。“你跟别人在大鹏宫里缠绵,你以为史莲不知道?她要是不知道又怎么会半夜爬到楼顶上去长吁短叹,我只是好心安慰一下她,谁知她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还不用神力。让自己摔的七零八碎,你把她的心都伤死了,还有脸来质问侮辱我?你就是个玩弄感情还要装清高的伪君子!”

“我装清高又怎么样,史莲是我的。即使我伤害了她,也用不着你来安慰。我遵从父王心意本想留你一条性命,既然这样我就留不得你了”夜阑一手紧紧扼住夜琛的脖子,要治他于死地。

“你就是个冷血的野兽,总有一天史莲会死在你的手里”夜琛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话。

“主上,凌云大王子来了”金翅乌在门外禀报。

夜阑把夜琛丢到地上,他试了一下夜琛的鼻息,夜琛还没有完全断气。

“让凌云进来带他父亲回府”夜阑又坐回了壁炉那里。

“三叔父”凌云进屋先给夜阑行礼。

“免了,你父亲伤重路上走的慢一点”夜阑说。

几人一起把夜琛背了出去,夜阑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想起了那一夜,史莲要与他一起白头。史莲搂着自己的脖子说“雪不停,你不停”,第一次主动胖自己吻她,夜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哎,我们狐族的凉糕,你尝一下”不怕死的蓝眉又跑到了史莲的店里。

今天的史莲脸色好了许多,心里也不是那么悲伤了。

“我不吃陌生人的东西”史莲还记得当时吃下夜薇送给自己的草莓糖,就不省人事了。但是她又想,危机时刻是夜阑救了自己,若是这狐妖真的害自己,夜阑就能出现了。

“我做好之后就放在冰块里保存,然后以八百米加急的速度给你送来的。没有恶意,上神给个脸”蓝眉诚恳的邀请史莲。

“千年狐妖,你是我在凡间遇到的第一只妖”史莲拿起一块凉糕放进嘴里。

“凡间有许多妖,只不过他们见了你是要绕着走的,你史莲的名号哪只妖听了不是胆战心惊的”。

“凉凉的,吃不出什么别的味道”史莲又拿起一块。

“我放了绿豆,红豆还有莲蓉,抹茶,枣泥,桂花在里面不可能没有味道。你仔细感受一下,用心去感受”说到心,蓝眉赶紧闭了嘴。

“嗯,这一个是绿豆味的”史莲像根本就没听见蓝眉后面的话。

“再尝一个,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口味”

史莲伸手又要去拿,这时轩辕幕遮出现了。“有好吃的,我也来一个”只见轩辕幕遮一只手托起那木头盒子,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一起放进去自己嘴里。

“嗯……嗯……”轩辕幕遮边点头边给自己倒水。“东西不错,下次多带点,不够吃的”,轩辕幕遮把空着的木头盒子一下给丢进了垃圾桶。

“轩辕幕遮那个盒子还可以再用,你太过分了”史莲看了一眼被丢掉的食盒,已经被摔烂了,无法挽回。

“没事,我家里还有许多那种食盒”蓝眉并不生气。“上神有客,我改日再来”蓝眉起身潇洒的走了。

“狐狸精!”轩辕幕遮冲着蓝眉的背影骂了一句。

“你来做什么?”史莲又给自己打开一盒酸奶。

“今天气色不错,比昨天精神多了”轩辕幕遮见史莲脸上有了红晕,不像昨天那么惨白。

“那边货架都有尘了,你过去给擦一下”史莲指着一个货架说。

“行,我去”轩辕幕遮拿了抹布就过去擦拭,他小心翼翼的搬弄着货品,倒不见什么毛手毛脚的样子。

蓝眉嘴角微笑着走在大街上,突然他预感到了什么危险,迅速加快了脚步。又然后是一路慌张的逃窜,最终蓝眉还是被金翅大鹏给一手提到了大鹏宫。

“千年狐妖,男的”夜阑解下自己的披风丢给金翅大鹏。

“你要干什么?”蓝眉被两个卫兵给按在地上。

“知道我是谁吗?”夜阑走过去蹲到雪地里问蓝眉。

“魔族魔王夜阑”蓝眉低着头。

“放开他”夜阑示意那两个卫兵松开蓝眉。

蓝眉在逃跑的时候身上已经受了伤,既然被捉到了大鹏宫他也完全没有挣扎的必要了,任他长出八条腿也逃不掉了。蓝眉干脆躺在了雪地里,等待马上就要暴怒的夜阑的惩罚。

“心脏整形医生?”夜阑从蓝眉口袋里掏出一张他精致的名片。

“你整的什么心脏!”果然夜阑一个大嘴巴给蓝眉抽了过去。

“都落到你的手里了,想怎么折磨随你”蓝眉并不畏惧夜阑。

“心脏整形,你知道你的心脏在哪里吗?”夜阑拿出一根又细又长的银针,一下子插进了蓝眉的胸口。

蓝眉感觉到那枚银针贴着自己的心脏滑了过去。

“昨天你都跟史莲说了什么,她为什么没有杀你?”夜阑问。

“她没有杀我,是因为我跑的快”蓝眉冷笑。

“那今天你还去?”银针又从另一个方向穿透蓝眉的胸口。

“你喜欢她什么,我就喜欢她什么,大家都是男人”蓝眉冷笑。

“那我现在就杀了你,免的以后麻烦”这次银针插透蓝眉的心脏。

“我如果死了,你的大哥夜风不久就会受不了内心的煎熬疯魔掉。你如果想要这样的结果,动手便是”。

“把话说清楚!”

“哼”蓝眉闭着眼睛,看上去等死的节奏。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夜阑抬手打晕蓝眉,他一手放在蓝眉的额头,蓝眉所有的秘密一会儿就让夜阑全部都知道了。

“把他丢到大鹏宫外的山下”夜阑起身吩咐士兵说。

史莲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闲逛,一眼就看见了那晚在湖边哭泣的女孩,女孩身旁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子。

女孩同时也认出了史莲。

“这么巧?”史莲开口说。

“啊,是很巧”女孩有些难为情。

“宝贝儿,介绍一下”那男孩亲密的挽着女孩说。

“姐,这是我男朋友,我们现在和好了,他对我比以前更好了”女孩对史莲说。

“亲,这是我跟你说过的”

“不用说,我知道了,就是你让小敏离开我。去找什么更好的男人,你脑子有病吧”那男孩打断他女朋友,很不礼貌得对史莲说。

史莲做了三年狩魔人,第一次遇到恩将仇报的情况。她竟然有点慌神,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脑子才有病,你全家脑子都有病。谁吃饱了撑的愿意管你们这点破事,快带着你的优越感有多远滚多远,小心我一拳打爆你的狗嘴!”这时轩辕幕遮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怎么说话呢!”那男孩被轩辕幕遮给骂恼了。

“老子从来就是这么说话的,不服气约个地方打一架”轩辕幕遮把自己神界纨绔子弟的秉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公,算了,算了我们走”小敏去拉那男孩。

“你给我等着!”男孩放出狠话,恶狠狠的瞪了轩辕幕遮一眼。

“老子轩辕幕遮,我等着你孙子”轩辕幕遮朝那两人的背影吐了一口。

“哎哎,随地吐痰,罚款一百元”一个满脸红光的胖大姨走过来。

“哦,对不起。”史莲从包里拿出一百元交了出去。

“管好你弟弟,太狂了”红光大姨拿了钱,高高兴兴的走了。

“凡人,什么样的都有。像他们这种忘恩负义的,我做狩魔人这么久见过不少”轩辕幕遮说。

“我第一次遇到,有点难以招架”史莲继续挑选自己的商品。“轩辕幕遮谢谢你,我对你态度总是不好,你还帮我”

“你要谢就谢你家那位,是他让我看着你的。他说担心你会吃亏,刚开始我就不明白了,还有能让你史莲吃的亏,刚才我才发现,还真有。你太善良了,容易让别人误会好欺负,怪不得你被贬庶到凡间三年还是穷人一个,太老实。”轩辕幕遮说的条条是理。

走到超市里的广告大屏幕那里,史莲看着上面的串串广告停了下来。

“想吃?走,我请客”轩辕幕遮说。

“今天谢谢你给我解围,我请客”

“好,我来带路”史莲与轩辕幕遮一起去了那家串串火锅店。

“上神对人间美食也是喜欢?”轩辕幕遮熟练的为史莲点了一大桌子的菜品。

“我是凡人,当然喜欢。一顿不吃,会饿的”。史莲毫不避讳自己的处境。

“上神,你觉得人间好不好?”

“不好”史莲干脆的说。

“既然这样说,嫁去魔族岂不是正好。哎,你喝点什么,啤酒怎么样,他们这有专门给女生喝的果酒”轩辕幕遮说。

“我喝白开水就好,你也喝白开水就好。说说你做狩魔人的经历吧,我挺好奇的,也说说他们的”。

“行,只要你愿意听。”轩辕幕遮喝了一口水便滔滔不绝起来。

夜阑那里捧着水晶魔球,他看史莲在聚精会神的盯着滔滔不绝的轩辕幕遮。随着轩辕幕遮故事的起伏,史莲的表情也一会一会儿担忧,一会儿微笑,一会儿惊喜。

今天夜阑从被打晕的蓝眉那里知道了史莲的秘密,原来史莲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所以她卖给夜琛的心不是真的,她骗了所有人,包括夜阑。

夜阑一直想要走进史莲的内心里去,现在知道史莲竟然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没有心,他还能走到哪里去呢。

水晶魔球里的史莲在听的津津有味,夜阑看见她眼睛里的光,是那种很开心的光。

“上神,你准备还要做多久的狩魔人?”轩辕幕遮讲完他的故事问。

“我也不知道,吃饱了吗?我去结账。”显然史莲不愿别人走进自己的内心世界,连靠近都不行。

“我吃饱了,你坐着,我去”轩辕幕遮让史莲坐那,自己跑去结了账。

“行,今天的任务完成啦,我送你回家”轩辕幕遮拿起自己车钥匙。

“你先回家,我想自己走走”

“啊?”轩辕幕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还不晚,你要去哪,我跟你一起”。

“我想自己走走”史莲强调一遍。

“好,注意安全”轩辕幕遮出了餐厅。

史莲也走出餐厅,顺着人潮去了附近的步行街。记得自己原来就喜欢在步行街上闲逛,买一些用不着的小东西,讨自己欢心。

不同的步行街,一样的热闹。年轻的男男女女们穿梭在红绿交错的灯光下,史莲站在那里看见一个凡间男孩蹲下身,让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趴到自己背上。又让史莲想起了温柔的夜阑,夜阑从来都是很温柔,只是偶尔会被史莲气的抓狂一下。

那对小情侣还没有走远,史莲狩魔箭飞出,附在女孩身上的游魔被史莲的狩魔箭一下子给拉了下来。没有言语的交流,史莲抬手,天上又多了一颗星星。

“这身手比我还利索,她还是战神”夜阑对着自己的水晶魔球喃喃笑语。

史莲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天特别晴朗,天上的星星也是十分耀眼。以后狩猎游魔不用再跟他们言语争论什么黑白的道理了,因为他们是不会被说服的,贪婪暴虐之心根深蒂固。也不用去安慰受伤的凡人,因为他们总有无数的原因去自私。就安静的亮出自己的狩魔箭就是,速战速决,做一个安静的狩魔人。

夜阑把昆仑小王子放在自己胸口上,小王子娇娇的喘息声,像极了他的娘亲史莲。

“如果自己和史莲现在再较量一番,不知谁会赢呢?”夜阑也在望着远处的天空暗想。

史莲又忍不住试起了衣服,对于好看的衣服,她只认自己喜欢的,从不管它的出处。因为只有喜欢才能取悦自己,让史莲这枯燥乏味的人生有一点生气。

轩辕幕遮在不远不近的跟着史莲,夜阑交代他的事,他哪敢怠慢。在遇到夜阑后,轩辕幕遮那纨绔的神仙人生,也有了新的乐趣,他从夜阑身上找到了神界没有的那股战斗力,时刻都对外宣言自己就是第一。

“美女,你的身材撑不起这条裙子。这件性感的连衣裙要有胸有臀的女人穿,才能把它的完美线条给表现出来”一个长相艳丽的营业员站在史莲身后,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还满是兴致的史莲。

其实史莲早就认出来了,她是那日跟在自己与夜阑身后的蜜果儿。

“你们魔族女子个个身材窈窕前凸后翘,这没有什么值得你炫耀的”。史莲还在挑选着她的裙子,都没有抬头看一眼蜜果儿。

“别人都有的东西,就你没有。你还是个女人吗?像一块木板”蜜果儿说完拿过史莲刚才看的那条裙子,去了试衣间。

试衣间的门拉开,果然是一个光彩照人的妩媚女子。

“嗯,好看,喜欢吗?”史莲围着蜜果儿走了一圈。

“喜欢”蜜果儿如实说。

“下班把它带回家就是,我送你的”史莲说完拿着她自己挑好的几条裙子去结账了。

“喂,你什么意思?”蜜果儿追出店门。

史莲向蜜果儿微笑着挥手再见,拉开车门上了轩辕幕遮的车。

“不是让你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史莲问轩辕幕遮。

“我现在是你的贴身保镖,怎么样有没有凡间大片上保镖的感觉?”轩辕幕遮回过头来,亮了下他的墨镜。

“嗯,像”史莲笑着说。

田西西到了姑苏天妃的住处,那姑苏天妃本就讨厌魔族的女子,就干脆称病两个时辰都没有露面。

“你倒是执着,这一站就是两个时辰”长公主轩辕芙从姑苏天妃的内庭走了出来。

“长公主,小仙不知长公主在此,扰了公主和天妃的兴致,小仙该死”田西西赶紧下跪求饶。

“叫小仙,你也配?你们魔族女子长相狐媚,花言巧语。樊玉害得长公主好惨,你还敢来?”姑苏天妃也从内庭转了出来。

“他们凡间有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田西西还是跪在那里说。

“什么无耻卑鄙的东西,到我这里说一些混乱肮脏的话,来人啊,把她给我乱棍赶出去!”

“天妃恕罪,天妃恕罪……”田西西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姑苏天妃给乱棍赶出了天庭。

田西西身上挨了好几棍子,她不恨打她的人。反而越发的记恨起史莲来,若不是她心心念念要算计史莲,怎么会熊着胆子去找姑苏天妃合谋。

出了南天门,田西西就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每次回头都是空荡荡的。她越发的害怕,加快了离开天宫的脚步。

“田西西”是长公主轩辕芙的侍女香馥。

这里是一处静谧的小河,河边一排排得柳树弱风摇曳。

“你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你的敌人是谁呢,田西西?”马车就停靠在河边,隔着窗帘田西西听出那是长公主的声音。

“长公主……”

“大胆!”田西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香馥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你哪只眼睛看见是长公主了?”

田西西吓得赶紧住嘴,不再声张。

“跟我借一步说话”香馥把田西西带到离马车远远的地方。

“说说你的点子”香馥说。

田西西捂着热辣辣的脸,看了一眼高傲的香馥,又不开口了。

“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怎么把自己的敌人置于死地呢?”香馥冷笑。

田西西咬了咬牙,过去跟香馥耳语了一会儿。香馥又过去马车那里。一会儿之后香馥回来对田西西耳语几句,田西西明显犹豫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三天后我还在这里等你”,香馥说完随着马车去了远处。

去往天台山的车驾在路上行走的慢慢悠悠,夜阑坐在他的墨色大车上,看着躁动不安的轩辕幕遮。

“你兴奋什么?”夜阑问。

“第一次见这么大阵仗,有点激动”轩辕幕遮看着车外。

“着叫什么大阵仗,当年神魔大战你没有参加?”夜阑问。

“我们神界有史莲,神魔大战神界的皇亲国戚一个都不用出现。”轩辕幕遮得意的说。

“男人总要在战场上厮杀一番,才能爆发出自己的血性,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知道把握。”

“这算什么机会,神魔交战,生灵涂炭。我猜那史莲也是厌恶那种杀戮的,你看她是多漂亮善良的一个人啊,她竟然是战神,我真有点不相信”

“你不用不信,当年她银枪一挥,魔族千军万马都葬送在她的马蹄下”。

“你说她一个三界第一美人,杀起人来还真是不含糊。都说史莲由莲花所化,它的根系扎在三界无数的亡魂里。亡魂彻悟,才把她滋养的晶莹高贵又冰冷绝情”轩辕幕遮把他的道听途说讲了出来。

“史莲高贵冰冷是真的,哪有什么亡魂,亡魂都是她杀死的”夜阑笑着说,他才不信轩辕幕遮的话。

“哥,你是怎么让上神爱上你的?”

“忘了”夜阑不准备再说话,他与史莲的故事怎么能让外人知道。

“哥,听说你很爱干净。无忧苑那地方美女如云你却从来没让侍寝,你不会还是……?”轩辕幕遮脑洞大开。

“是什么?”夜阑斜靠在软榻上,“我在十万岁的年纪就不是了,在魔族十万岁就是个男人了。父王把全魔族最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招进大鹏宫,随我挑的”。

“哥,你挑了几个?”轩辕幕遮来了兴致。

“不记得了,分好几次挑选,每次多的话挑出十几个,少的话七八个。魔族的美女是三界里长相最出挑的,身材婀娜,样貌妩媚”夜阑就像说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

“你还说我是个神渣,我看你连渣都算不上”轩辕幕遮语气里明显羡慕又嫉妒。

“你有指腹为婚的人,我没有。我不需要对谁负责,在没有彻底沦陷到史莲手里的时候,我还努力挣扎了一番,后来以失败告终了。史莲不愧是战神,无论是战场上,还是情场上,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夜阑有些累了,说着说着闭上了眼睛。

“我是魔族的君主,有几个女人怎么了。从来都是我站在那里,她们主动献媚的,无聊的很。况且我夜阑是个大方的人,每个女人都会赏赐她们一大堆的金银珠宝,她们伺候我一次不吃亏。不说了,累了”。其实这时夜阑想起了远在凡间的史莲,这个让人捉摸不定的女人,总是把自己气的没有脾气。

史莲又偷偷买了一堆的彩妆,她真的受不了那些五颜六色的诱惑。彩妆被史莲搬在了华府,没有顾客的时候,史莲就拿出来画着自己的峨眉,一会儿柳叶,一会儿水湾,一会儿小山。在凡间的古代,夫君为娘子画眉是夫妻恩爱的标志,现在史莲为自己画眉是爱自己的标志。史莲突然不是那么怨恨夜阑了,什么至暗黑森林,什么精灵公主,草木罢了。

史莲视苍生如草木,愿苍生视史莲亦如此,恩怨情仇都是云烟。

“用过午饭了吗?”蓝眉手上打着石膏,拐着腿又来了。

“受伤的狐狸?”史莲看蓝眉的样子实在好笑。

“终于能看见你笑了,你的气色恢复的越来越好了”蓝眉摆出了他精致的糕点盒子。

“今天做的是五彩凉糕,绿的是绿豆,红的是红豆,黄的是桂花,白的是莲蓉”蓝狐边说边把他那精致的小点心摆了出来。

“你伤成这样,也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点心,真是个心灵手巧的狐狸。”史莲夸赞道。

“快,尝尝吧,手不太管用。不知味道你是否喜欢”。

史莲先挑了一个白的,放在嘴里软软糯糯,冰凉甜心。

“比昨天的还好吃,你也尝一个”。

“我是专门为你做的,你吃就好”蓝眉说。

“你是出车祸了?”史莲起身为蓝眉倒了杯白开水。

“是,走路没有留意”蓝眉说。

其实久经沙场的史莲怎么会看不出,蓝眉身上的伤是被人打的。

“你几次三番过来,是有求于我?”史莲问。

“没有,只是单纯的想找人聊聊天。不知有没有打扰到你,见谅”蓝眉倒是客气。

“不过是个千年的狐妖,有什么让你难以释怀的?”史莲为自己开了一杯酸奶,“也来一杯吗?”史莲问蓝眉。

“我喝咖啡,谢谢”。

史莲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那蓝眉还真有店赖着不走的样子。

“加糖吗?”史莲问。

“加一袋,谢谢”。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安上一个全新的心脏,那样你就和大家一样了”蓝眉说。

“没有必要,我活的很好”史莲打开电脑,看着凡间当下最时尚的潮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