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森林精灵尼娅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519字
  • 2022-03-08 19:39:41

夜阑终究是一个多情的人,他不明白史莲明明是昆仑小王子的娘亲,为什么在凡间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提起他。就算是夜阑有意提起也会被史莲莫名其妙的给打断,这究竟是绝情,还是为了保护昆仑?

“记得那日分别的清晨,你母亲告诉我。不让外人知道你的母亲是谁,就是对你最大的保护。这真是一个能上阵杀敌冷酷绝情的女人,竟然就这样把你抛给了为父,她现在还在扮演着一个清纯的小女孩呢”夜阑举着自己的儿子自言自语。他在昆仑的身上有意闻了一下,除了奶香味,并没有自己身上的那种特别的香气。

“金翅乌!”夜阑唤来金翅乌。

“主上?”

“那些个在凡间经商的魔族,把他们的所得都按份交上了没有?”

“都陆续誊录着,主上放心银钱我都给做好账目,锁在了仓库。你要用,随时可以取走”。

“嗯,这个我自然放心。帮我挑个时间,我要去天台山一趟”。

“主上怎么突然之间想起了要去天台山?”金翅乌不解。

“这不重要,你说我是光明正大的去好,还是悄悄的去呢?”夜阑将睡着的昆仑小王子放进他的摇篮车里。

“光明正大的去,悄悄的办自己心里的事”。

“金翅乌,你说你到底是乌鸦变的还是狐狸成精呢,狡猾的老东西”。

“无论是乌鸦还是狐狸,只要主上有需要,老奴万死不辞”金翅乌躬着他的身子。

“明日帮我给轩辕明羽那老头递封信,就说我夜不能寐,思念父王与先辈成疾。请他下令开下山门,容我去探望两眼,以慰相思”。

“主上准备何时起身?”

“他轩辕明羽何时开山门,我就何时去,行了你去办吧”。

夜阑躺在自己的宝座上小睡了一会儿,起身去了大鹏宫外轩辕幕遮的府邸。

“怎么样,满意吗?”夜阑找到还在兴奋中的轩辕幕遮。

“哥,你太大方了。没想到你不仅封了王给我,还赏给我这么大的府邸,我在神界的家也没有这个大”

“我说出的话当然会算数,以后还有许多用的着你的地方。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夜阑拉了轩辕幕遮就去了魔族的兽斗场,那里是野兽与暴徒的狂欢地,在这里只有血腥与暴力才会得到喝彩,后退与怜悯只会遭到杀戮。

“穿上你的铠甲,挑一件趁手的兵器,跟我上场”夜阑丢给轩辕幕遮一副铠甲。

“好唻”轩辕幕遮也兴奋了起来,他听到野兽的咆哮声,却认为有夜阑这个主上在身边,自己完全没有危险。

半人兽是魔族兽斗场上驾车的主角,夜阑带着蒙面的头盔,没有人知道车上那个驾着车背着剑的人就是魔王夜阑。

“这里怎么没有观众,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车上的轩辕幕遮开始有点不安的问夜阑。

“今天带你来玩一趟,不是兽斗场表演的日子。你留意,它马上就出来了”

夜阑话音刚落,一个三眼三足三尾的巨怪就被放了出来。

巨怪上来就是一个血盆大口,它尖利的獠牙和血红的舌头都露了出来。

“这么丑,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轩辕幕遮的声音开始打颤。

“拉好缰绳,它来了”

巨怪上来一脚就要踢飞马车。

“拿出你的本事来!”夜阑朝巨怪喊。

巨怪好似听懂一般,一爪将夜阑提下马车。夜阑高大的身躯在巨怪面前小泥人儿一般。

夜阑提剑飞起就去砍巨怪的头颅,谁知那三眼巨怪的皮比石块还硬。夜阑的剑都被砍卷了边,三眼巨怪还是毫发无伤。

巨怪嗷嗷叫着,它的长舌头都快舔到了夜阑的脸。

“刀剑砍不了你,我们比拳头”夜阑丢下废剑就骑到巨怪脖子上去。却被巨怪一把给揪下丢到了地上,巨怪紧追不舍继续左一脚右一脚的踩地上的夜阑。

“他这是来找虐的吗?”轩辕幕遮躲在马车上,从缝隙里偷偷看被怪兽狂揍的夜阑。

华府里正在给顾客包装商品的史莲,同心镯突然叮叮叮的响了起来。史莲心里有数,夜阑又去找人打架了。但不知道他这次找的竟是一只怪兽。

三眼巨怪停下猛捶的拳头,把地上的夜阑又给提起来,远远的给丢到斗兽场的石壁那里。看夜阑半响没动,像是死了一般。怪兽又咆哮着回了自己的笼子,幸好它没有发现躲在车上的轩辕幕遮。

“哥,哥,你怎么样了?”轩辕幕遮见三眼巨怪果然是进了笼子并且再没了动静,才敢跑下车去看瘫在地上的夜阑。

“哥,你可不能死,你死了,魔族不得把我给吃了”轩辕幕遮竟然吓得哭了起来。

“咳咳……”夜阑咳了两声“帮我把头盔给摘了”。

听见夜阑意识清醒,轩辕幕遮才放下心来。

“来,扶我一把”。

夜阑被轩辕幕遮给扶到马车上。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帮我看看脸有没有受伤?”果然夜阑时刻都在意自己英俊的脸。

“哥,你太不能让人理解了”

“主要是我今天没有发挥好,往日被打的没这么惨。走咱们去领赏,我估计这次可以领十个金子”夜阑说的还很高兴。

果然夜阑又戴上自己的头盔去了领赏那里,那里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夜阑受虐的情况,给了夜阑八个小块金子。

“我觉得应该领十块,他们只给了八块,碍于身份,我就不跟他们理论了。这三块给你,看你刚才很害怕的样子,用不着担心,关键时候我会保护你的”。

轩辕幕遮耸耸肩表示不信,“你拿命换来的,我不要。就这点小钱,真让人琢磨不透”轩辕幕遮说的都是心里话。

“拿着,在魔族违抗魔王的命令是要被砍头的。你现在是半个魔族的人,给你”夜阑把三小块黄金塞到轩辕幕遮手里。

此刻轩辕幕遮心里有一万个问号,他真是看不懂夜阑。

夜阑在斗兽场被三眼巨怪给痛扁的事,很快就被传到了夜琛的耳朵里。对夜阑的这一嗜好,夜琛早有耳闻,他也是深深搞不清夜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个温泉,是我为史莲亲自改的,也不知她喜不喜欢?”夜阑每次受伤后都会躺在温泉里整理自己的思绪,这次他是带轩辕幕遮一起。

“喜不喜欢我不知道,舒服是一定的了”轩辕幕遮盯着来来往往给他们送果品还有点心的宫娥,心里乐开了花花。

“哥,魔族女子最好看的是不是都在你这里了?”

“差不多,哪里有大鹏宫舒服呢。即使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宫女”

“我府邸里的那些……?”轩辕幕遮有点按耐不住的跃跃欲试。

“只要是她们自愿的,她们都是你的”夜阑斜了他一眼。

这时一只乌鸦落在了夜阑的浴池边,“过来”。

乌鸦飞上了夜阑的手指。

“哥,它脖子上结着一根狩魔箭”轩辕幕遮吃惊的说。

“是,史莲这个女人给结上的,它没有了声音”夜阑抬手让乌鸦给飞走了。

“没有声音也能给你传递信息?”

“它们的心声我都能听得见”

“哥,我也是狩魔人。那根狩魔箭,我也能给解开”轩辕幕遮调整了一个姿势,他急于向夜阑示好。

“不用解,它不痛苦,只是不能呱呱的叫了。史莲系的,是这只鸟的荣幸”

“哦,哥你有点色令智昏”

“哈哈……”夜阑一点都不生气,他也认为自己是这样的。“大鹏宫外,每到夜里这个时候也有喧闹的夜市,想要见识魔族最好看的女人,现在去再合适不过了”。

“不早说”轩辕幕遮赶紧从水池里爬起披上衣服,“你不去?”

“史莲在我身上下了咒,隔着时空都能闻到我身边的女人味”夜阑边说边笑,明显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哥,我去了”轩辕幕遮迫不及待。

“带上府里的侍卫!”

“知道了”轩辕幕遮一阵风跑的无影无踪。

夜阑泡在温泉里安静的享受着自己的孤独,刚才那只乌鸦过来传递的信息,让自己有些为难。史莲说过不让他关注任何关于那颗被卖掉心脏的事情,但夜阑偏偏又得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

“史莲,晚上早点睡觉,不准看那破手机”夜阑用手唤出一只白色的云鸟,把他的话放在里面,但又觉得话说的有些生硬。他思索片刻又重新说“史莲,赶紧休息,把手机放下”,夜阑对自己的嘴有些无语。他努力的在想一句柔软的话“史莲,我……,唉……”夜阑崩溃了,甜言蜜语比打架要难许多。

史莲坐在自己柔软的小床上,果然是捧着她的手机看的津津有味。一朵白色的小云钻进史莲的窗子,它一会儿变成云朵,一会儿变成小鸟。

“史莲”史莲抬起头是夜阑在喊自己的声音。

“一朵小云?”史莲放下手机,将小云接到手里。

“史莲,我爱你”小云说着夜阑的声音,从史莲手心飞到她的额头,轻轻的亲了她一下。然后小云就消失不见了,史莲被夜阑的这波操作搞得有点感动。再去拿手机,却死活不能开机了,“讨厌的人!”。

轩辕幕遮现在魔族的圣殿正式接受了夜阑的册封,魔族的大小官员对夜阑的做法颇有微词,但没有一个挺身站出来反对。夜阑深知魔族中人的秉性,只要不是伤害到他们自己的利益,随便夜阑怎么折腾,那些人都能欣然的忍气吞声。

“我近日里要去天台山拜见祖辈,你们谁愿意一同随行?”夜阑轻飘飘的问。

“臣等皆愿随行”

夜阑嘴角冷笑“魔族历代魔王励精图治,被你们这群人蛊惑着去征讨什么神界。如今他们一个个都被镇压在那天台山,你们却在魔族安好的活了一万年又一万年”夜阑主要是在骂魔族的四大长老。熊,鹤,鹰,狼四个野兽,蛊惑了魔族一代又一代的君王,他们四个在魔族享受着多少万年的尊容,夜阑看不上他们四个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神界素来小气,这次我只带四位长老和几个父王的王子过去。你们的忠心我会转告魔族的先辈们,熊军师你去准备下我们随行的仪仗,车马等一干事物”夜阑又说。

“主上放心,老熊一定安排妥帖”

“熊军师,你不过只是跟过我的父王。别动不动就称老,我看军师健壮的很”夜阑笑着说,他话里有话,坏的很。

一个打扮精致的凡间女子走进史莲店铺,精致的妆容与她时尚的着装丝毫掩饰不了那个女人的疲惫。

“看下有没有你心仪的宝贝?”史莲笑着过去搭话。

“我都喜欢,不过你的价格超出了我工资的承受能力”那个女人笑着说。

“你脸上有些疲惫,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吗?”史莲给那女人递过去一杯水。

“谢谢,最近几天老做梦”。

果然不出史莲所料,有个游魔已经纠缠了那个女子好几天了。

“哦,原来是多梦。这个干花包送给你,放在床头或者是装在你的包包里,可能会有助于你的睡眠呢”

“送我的,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你让我想起了上班时候的自己,总是很疲惫。”史莲说着将那包干花交到女人手里。

“是很疲惫,我也想着辞职和你一样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

“那就开吧,女人容颜才是最重要的,疲惫会让我们变老”

“可是,万一我投资失败怎么办。你这家店铺需要花费很多钱打点吧?”女人环顾史莲的精装店铺。

“是呀,真的很费钱呢。要不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掉,爱情也能让你容光焕发”。

“哈哈哈……,你真是个可爱的人”那女人笑的很开心。“你说的都是我想的,把那副耳环给我包起来。你的东西我喜欢,你的人我更喜欢。这个小香包,一定会给我带来好运的。”

史莲送走女子,心下十分高兴。那个缠着女子的游魔,将再没有机会出现在女子的梦境里,他被史莲的干花香包给屏蔽了。

夜阑总是喜欢坐在他寝宫外的台阶上发呆,有一段时间他觉得史莲在凡间做的事特别的有意义,甚至自己都忍不住去效仿一下。现在他又觉得每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成了,无论是人,魔或者是佛,在他们生命里出现的任何事情,外力都没有必要干涉。所谓天意,就是顺其自然,只要当事人尽最大的努力,结果如何全看天命了。

想到此处,夜阑觉得像今日这种难得的好时光,若有史莲陪在身边就太好了。夜阑已有几日没有见过史莲,突然想要回去凡间看看那个傲娇的女人。

中午清闲了一会儿,史莲正在无聊的翻看自己的手机。这时放在那里的那台突然钢琴响了起来,琴声干净,旋律悠扬。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史莲发现那个弹琴的人竟然是夜阑。而他弹的竟然是那一日在餐厅吃饭时,听到的曲子。

“我正在寝宫外晒太阳,突然就想起了你”夜阑把史莲拉过来,坐到自己怀里。

“你疯了”史莲惊恐的看着玻璃墙外来往的行人。

“没事,他们看不见”夜阑挥了一下手,将这间华府撤出了凡间的时空。

“你怎么会弹钢琴?这是凡间德国著名钢琴家理查德的《梦中的婚礼》,你竟然能给弹出来”史莲吃惊不小。

“这叫天分,我从小就有这个本事”夜阑莞尔一笑,“无论是什么,只要我夜阑喜欢。它总会是我夜阑的,连你也一样”夜阑停止了弹奏,他拥着史莲,温柔的亲吻着。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夜阑理着史莲柔软的头发。

“没有”史莲故意嘴硬。

“好吧,你会想我的,我保证”夜阑又吻了下去。

“主上,主上……”金翅乌在寝宫外来回找夜阑,他不知道夜阑一眨眼去了凡间。

“我该走了,过两天回来看你”夜阑在史莲耳边轻语了一句。

待史莲睁开眼睛,夜阑早不见了踪影。华府外依然是来往的人群,刚才就像做了一场梦,唯有史莲的嘴唇还是湿润的,还留着夜阑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老板娘,你坐在那里出什么神?”一个顾客喊史莲,把史莲飞走的魂给唤了回来。

“主上”金翅乌看见夜阑回来赶紧上前去。

“叫,叫,叫,你什么事,叫魂似的”夜阑转身又坐在了台阶上。

“主上,神界轩辕明羽回信说您随时可以去探望众先辈,等去到之日,那天台山的山门自会打开”。

“嗯,我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还有什么事情?”夜阑把自己的昆仑小王子抱到怀里,逗起了孩子。

“夜雨公主已经绝食多日”

“她是魔,多日,多年不吃都饿不到她,不用管。你只要派人,把她给我看好了,再跑出去丢人,我们魔族王族的脸都不能要了”。

“还有倾城公主”

“夜倾城,她又怎么了,她也绝食?”

“倾城公主倒没有绝食,她只是……”金翅乌不敢说。

“只是什么?”

“她跑了,老奴派人去那赤练山问了。倾城公主并没有回赤练山”金翅乌一边说,一边小心的看夜阑脸色的变化。

“跑了,去神界云裳公子那里找找,真是女大不中留”。夜阑的妹妹太多,除了关在白虎关的那几位,剩下的也都不是能让人省心的主。

“白虎,你好像也比刚到魔族的时候胖了”夜阑抚摸着白虎的皮毛说。

“过几日,我要去天台山。昆仑和金翅乌的安危就交给你了,看你这魁梧的身材”。

现在的白虎,从一开始来魔族时对夜阑的抵触。到现如今变的待夜阑如同亲友,每当魔族没有下雪太阳高照的时候,夜阑就会和白虎,昆仑一起在他寝宫的台阶上晒太阳。白虎是昆仑小王子的守护神,也是夜阑在心爱的宠物。夜阑在没人的时候会发呆,也会毫不知情的掉下几颗眼泪,白虎都会过去温柔的给夜阑舔舐干净,人与兽间的感情亲密无间。

傍晚大鹏宫的偏殿里又摆上了一桌丰盛的晚宴,轩辕幕遮的表情一点都不出乎夜阑的预料。

“哥,你摆这个架势,让我受宠若惊啊”轩辕幕遮搓着手说。

“神界的宴席不也是规模宏大吗?”夜阑示意让轩辕幕遮坐下。

“神界的宴席是宏大,可那个大桌,就是我现在面前这个不是我这种小辈能上的。那都是上神的位置,我是外戚,在小桌”。

“嗯,也是。按说在我们魔族这张桌子也是不能随便坐的,我自己在这吃了几十万年。上一次请史莲陪我,今天请你,怎么样,够意思吗?”夜阑示意宫娥给轩辕幕遮斟了一杯果酒。

“够意思,哥,你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样子。也跟我们神界的人不一样,你挺哥们的,像凡间的人”。

“无论人,魔还是神。只是居住的空间不一样,在情感上应该差不多。喜欢什么跟她们说,不必客气”

“在魔族呆的我都不想回去了”

“你明天就得回人间,过几日我去天台山。你明日回凡间安排一下,顺便帮我看下史莲。到去天台山出发的时候,魔族的乌鸦会唤你回来的”。

“好,都听哥的”轩辕幕遮也给夜阑倒了一杯果酒,他不知道夜阑是一杯倒的。

夜里史莲坐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越发年轻的脸。“我竟然越来越喜欢这张凡人的脸,不知道夜阑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她心里暗想。史莲在回味夜阑对自己的爱意,她现在竟有些担心哪天夜阑不爱了自己。

史莲每夜都会将柜子里的钱分出一部分,然后把它们分成若干份。通过史莲的神力,那些被分成小份的钱,会主动找到需要它们的主人。或是衣服口袋,或是包包,或是抽屉,或是衣柜,或是女人最喜欢藏钱的枕头底下。如果哪天你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些钱,那可能是史莲送给你的。那些都是上神对凡人的一点点小小的心意,不必犹豫,痛快的把它们花掉就最好。

夜阑喝了轩辕幕遮黑自己倒得几杯果酒,回到寝宫哄了一会儿昆仑小王子就趴在摇篮边上沉沉的睡了。

“公子,你不能进去”金翅乌拦住夜琛的公子凌云。

“你帮我通报一下,真的有人掳了我的父亲。事态危急,除了三叔父,没有人能帮我”。

“公子,二王子神勇。你家府上也是兵勇几百,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说,老奴不信你说的话”。

一听金翅乌不帮忙通报,凌云马上着急了“三叔父,三叔父……”他对着夜阑的寝宫大喊了起来。

“来人啊把闹事的公子带出去!”金翅乌喊兵士拉走凌云。那凌云公子还是,三叔父,三叔父的喊个不停。

“回来”夜阑踉踉跄跄的开门出来,“出什么事了?”夜阑很显然还没有醒酒。

“三叔父!”凌云挣脱卫兵扑了上来,“我父亲在府上被几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扣了起来,还请三叔父出马,救我父亲出困境”。

夜阑摸了一把眼睛,“被几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掳了?你父亲好厉害,走,带我去看看”夜阑穿好金翅乌递过来的披风。

“金翅乌守在寝宫门口,昆仑在里面正睡着呢。金翅大鹏去到轩辕幕遮府邸让他去二王子府邸等我”。

夜阑交代一番和凌云出了大鹏宫。

“听闻你父亲有五子十三女,都是一母所生吗?”夜阑问凌云。

“不是,父亲有很多女人”凌云老实回答。

“那他的正妻是你的母亲吗?”

“父亲没有正妻,凌云没有母亲。不光凌云,父亲府邸里的所有弟弟妹妹们都没有母亲”凌云说到此处有一些伤感。

“嗯”夜阑轻轻嗯了一声,他知道夜琛时刻在跟自己比较,也在跟自己模仿。夜琛除了没有当上魔族的王,其他方面他都是按魔王的标准给自己设定的。没有一个妻子,却有很多没有母亲的孩子,真是深得魔族王族的真传。

“哎,你想念你的母亲吗?”夜阑突然问了凌云一句。

“凌云不敢”凌云毕恭毕敬的小心说。

“哈哈哈,我不是你父亲。不用如此拘束,以后可以随时到大鹏宫,叔父那里有许多你家府邸没有的好东西”。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夜琛府邸门口,轩辕幕遮已经等在了那里。

“凌云,叔父不是有意拖沓,只是今日多饮了几杯酒。刚才路上跟你说些话,醒醒酒。”其实夜阑到现在还没有醒酒,他眼睛里夜琛府邸的门框都是歪的。

“轩辕幕遮来扶一把”夜阑使劲睁了睁眼,“你带路,我们进去”。

“就在里面”凌云敲了两下门,“我三叔父来了,你们开门”。

门还没开,夜阑就闻到了那种浓浓的脂粉味,和无忧苑一样的味道。

“夜阑,夜阑,真的是你!”一股香氛味道冲出来,把夜阑一把给勾了过去,然后在他脸上狂亲不止。

凌云与轩辕幕遮愣在了那里,略有尴尬。

“尼娅,有孩子呢,快松开”夜阑使劲把那女人给从身上解下来。他看了一眼自己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有点冷汗直冒的感觉。

“凌云,你父亲这有我,你回自己住处休息就是”夜阑回身对凌云说。

“蠢货,谁让你叫他过来,过来看我的笑话吗!”夜琛被两个美女用匕首给死死控制在那里。

“是我要来的,不关他的事。听闻尼娅来了,我迫不及待”夜阑顺手捏了一下尼娅的香腮。“凌云,出去后把门关上,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轩辕幕遮坐”夜阑招呼轩辕幕遮一起坐下来。

轩辕幕遮看那叫尼娅的女人,她有着白的透明的皮肤,两只尖尖的耳朵穿过她秀丽的金色长发。长睫毛,绿眼睛,还有晶莹的红嘴唇,这简直就是凡间外国大片里的精灵。

“一个神界的男人,夜阑他看我看的好入神啊”尼娅从后背搂着夜阑的肩膀说。

“哥,她长的像个精灵”轩辕幕遮尴尬的说。

“她就是个精灵,她是至暗黑森林里的精灵公主,尼娅公主。她的手下也全是精灵,你看她们身后都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夜阑对轩辕幕遮说。

“夜阑,我早就不是公主了,你现在应该叫我尼娅女王”尼娅还在搂着夜阑使劲的闻他。

“尼娅,我们有多少年不见了?”夜阑安抚尼娅,让她在地毯上坐好。

“有好多万年了,你说长大之后会娶我的”尼娅又想去舔夜阑的脸,她发现了夜阑左脸颊的鲸刺之刑。“鲸刺之刑,史莲?”。

“说要娶你的是我兄长夜风,史莲是我的未婚妻”夜阑摸着自己的左脸说。

“夜风也行夜阑也行,你们两个总要有一个把承诺给兑现了。我不介意那史莲的脾气暴躁,我是最温柔的”尼娅又去上手摸夜阑。

“尼娅,你挟持夜琛不会只是为了抢个男人吧,是什么把你从至暗黑森林吸引到我们魔族的?”夜阑躲开尼娅那无限的柔情。

“我得到传闻,夜琛有史莲之心。史莲强大的心灵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我要得到它,我也想做这三界最有战斗力的女人!”尼娅边说,她的野心全部暴露了出来。

“夜琛早就说过,史莲之心已经还给夜阑,我这里什么也没有”夜琛终于说话了。

“所以我让你儿子把他请来了,不用急,你们谁给我都成”尼娅冷笑。

“夜琛的确把史莲之心还给了我,我也把她还给了史莲,让你失望了尼娅”夜阑没有提夜琛还给自己的是一颗假的心。

“我不信,史莲本来已经心灰意冷才决定剜心忘记你。就算你又去求和,她能轻易原谅你?我不信”尼娅说。

“你要相信我的魅力”夜阑接过尼娅的手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这时夜琛看夜阑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与厌恶。

“你有没有对我说谎呢?”尼娅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摸向夜阑心脏。

居住在至暗黑森林里的精灵王族有能辨识谎言的超能力,如果夜阑对尼娅说了慌,尼娅可以轻松把夜阑的心给掏出来,然后一口吃下去。如果夜阑没有说谎,尼娅就不能轻松把心给挖出来。因为诚实的人的胸膛总是坚硬的,而说谎的人心脏起伏,他们胸口的肉都是松软的。

“夜阑你不要忘了,我们精灵就是靠迷惑男人,然后饮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你以为我不舍得吃你吗?”她尖尖的手指已经插进夜阑的肉里。

夜阑闭着眼,酒好像醒了一些。“那你得有那个本事,吃的下”夜阑一把将尼娅抓住搂进怀里。“跟我回大鹏宫,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轩辕幕遮完全不相信,刚才的这一番操作是一向一本正经的夜阑。看来男人的正经指数也是有诱惑值的,而眼前这个尼娅,明显是诱惑值里的高分项。

“那我们走吧,放开二王子”尼娅说。“你们总归是要把那颗心给我的,夜阑你给我史莲的心,我把尼娅的心给你”尼娅缠着夜阑显的极为受宠的样子。

“轩辕幕遮你回去凡间,把这个交给她”夜阑从怀里掏出一个粉色的小罐罐,他说的这个她是指的史莲。

“是什么,我也要”尼娅去抢。

“乖,这个不行”夜阑把那小罐罐丢给了轩辕幕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