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热烈的魔族公主夜雨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792字
  • 2022-03-06 19:10:05

这是一间雅致的餐厅,夜阑一进门就被餐厅中央那一架白色的钢琴给深深的吸引了。

“这种乐器我第一次见,你看那个弹琴的女子不仅人长的姿色端庄,坐在那台琴旁边显的气色也是十分的精神”夜阑意犹未尽的同史莲上了电梯。

“你笑什么?”夜阑看见史莲在抿嘴轻笑。

“没什么,你的眼光很好”,史莲想夜阑果然是从美人堆里出来的人,一句话就能把一个女人的全部特点给概括的如此贴切。

“凡人真是奇技淫巧,寿命这么短却要把房子建的比寿命还长,他们恐怕不知道这会褫夺了他们的阳寿”夜阑冷笑着走出电梯。

“你在大鹏宫的寝宫不也建的高高在上吗?”

“那不一样,我的寝宫是因势建在山崖上,那叫借势声张,是相得益彰的。他们的房子是通过人为的执着,把不得势的地理给强行改造了,这叫破坏风水,对凡人的阳寿阴福都不好”夜阑边说边打量着这间装饰华丽的餐厅。

史莲没想到夜阑不过才几十万年的岁数,竟然对天地之间的隐藏奥妙了解的这么透彻。魔族的人能通晓天地,这个史莲第一次知晓,夜阑的能力还真的不能小觑。

“一份双人套餐,再加这款黑天鹅蛋糕”史莲微笑着把菜单递给夜阑,“你还需要加点什么吗?”。

“你喜欢就好,我看风景”夜阑将菜单还给了服务生。“史莲过来,你看远处那个黑点,那是不是我的寝宫?”夜阑拉过史莲,指着南边远处一个黑点说。

“怎么可能,本不是一个时空的。再说方向也不对啊,那边有望远镜,要不要去看星星?”史莲走到那巨大的望远镜旁边。

“我忘了,我魔族在北面。不在一个空间里,这里看不见”夜阑也走到望远镜那里。“我也来看看他们说的,太空的奥秘”。夜阑正想将眼睛凑到望远镜那,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云裳,我们订的位置再这呢”

夜阑回过头,果然那个说话的人是夜倾城。夜阑看见了夜倾城,史莲看见了云裳公子。

夜阑的脸色在一点点的变化,史莲知道这一顿饭又不能好好吃了。

“云裳公子,多时未见我以为你已经回了洞府去了”史莲先开口。

“大家都是来用餐的,坐下说吧”云裳公子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都能保持着他绅士的风度。

“都是双人座,没办法坐到一起”夜阑冷冷的走过来。

“史莲你坐那等一下,我处理一下家事”夜阑时刻不忘了把史莲先给安排好。

“也可以到外边处理”史莲小声对夜阑说。

“不用,一会就好”夜阑自信的很。

“来,过来坐”夜阑拉开云裳公子那一桌的凳子,示意云裳公子坐下。

“准备什么时候娶倾城?”夜阑开门见山。

“三哥,我只是下来跟他玩的,什么娶不娶的”夜倾城还在撒娇。

“闭嘴,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去你嫂子那坐好”。

“倾城是我魔族的公主,你带她到凡间来是以什么身份?”夜阑质问云裳公子。

“我与倾城公主认识不过短短月余,算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你跟她拉拉扯扯,你是不想活了!”

“是倾城公主她……”云裳公子一副无语的模样,他不知道魔族哪有讲理的。

“我看见了,是倾城她主动拉的你。所以你就能抵赖了?我魔族公主都是万千的金贵,无论是你拉她,还是她拉你,你都得对她负责”

“不好意思,云裳恕难从命”

“这么说,你根本就不喜欢她?”

“倾城公主倾国倾城又玲珑可爱,但云裳奈何是修道之人,道才是云裳这一生的归属。主上您错爱了”云裳公子起身行礼就转身离去。

“云裳!”夜倾城站起去追被夜阑拦住。

“三哥,你这是强人所难!”夜倾城哇的哭了出来。

“你整日与他厮混,他又不愿意娶你,一个女孩子还要不要体面?”

“你有什么资格说云裳不好,你不是也没有娶史莲吗,她整日和你厮混,她要不要体面!”夜倾城推开夜阑追了出去。

“还有夜雨,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你去问一下二哥就知道到底是谁不体面了!”夜倾城转身又愤怒的说了一句。

“唉……”夜阑攥着拳站在那里半响没动。

“要不,我们先回家?”史莲拿起包走过来。

“没事,说好跟你一起吃饭的。你看菜都上来了,来过来坐”夜阑与史莲又回到了自己座位。

史莲料想夜阑这会儿没有什么胃口,就自己慢慢的吃了起来。这精致的餐厅,浪漫的气氛,被云裳公子与夜倾城的出现全给破坏了。

“你如果有事先走就是,我自己吃完就回家”史莲笑着对发呆的夜阑说。

“对不起,史莲。你吃完自己打车回去”夜阑果真起身走了。

史莲看了一眼对面空空的座位,继续轻笑着吃她的晚餐。

桌子上那一款精致的黑天鹅蛋糕,美的高贵优雅,史莲拿起刀却不忍心切下去。

“凡间也有这么精美的东西”史莲看着那款小小的蛋糕自言自语说。她终究没有忍心去下刀,拖着自己的金丝绒长裙结账出了餐厅。

夜阑从电梯里匆匆出来又回到餐厅,史莲已经不在那里,桌子上只剩下那只款款深情的黑天鹅。

“你好,请问坐在这里那位仙女?”夜阑不知在凡人面前怎么称呼史莲,叫仙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那位美女刚刚乘电梯下去”过来收餐的服务生说。

“哦,谢谢你”,夜阑赶紧追下楼去。

酒店里一楼大厅的那架钢琴还在优雅的奏着,夜阑在这里转了两圈还是没有看见史莲。

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史莲看见了远处站在那里高大帅气的夜阑,她又轻轻退回里脚步,想要再躲回洗手间去。

“为什么躲着我?”夜阑挡在了史莲前面。

“你找到倾城公主了吗?”史莲问。

“我说你刚才明明看到我了,为什么又故意躲开?”

“没有,没有的事,我根本没有看到你”史莲扯着慌笑笑与夜阑一起走出酒店。

“史莲我刚才不该抛下你,说好同你一起吃饭,就算有事,也应该让你把饭吃完了。对不起,不会再有下次了”

“没事,你在不在我都能把饭给吃完。去做你想做的事吧,我自己能回去”史莲绕开夜阑去拦出租车。

“我说过这种事不会有下次,你刚才躲我的事,我回头再跟你算账”夜阑拉过史莲。他让史莲原谅自己的先行,却要跟史莲算看到他躲闪的账。“走,跟我一起”。

“你的家事,方便吗?”

“闭嘴,你是我未婚妻”夜阑带史莲去了轩辕幕遮的酒吧。

聒噪的音乐加上横七竖八的灯光,夜阑拉着史莲在那群摇头晃脑的年轻人里寻找轩辕幕遮。这里糟杂的环境让夜阑强忍着不会去一拳给打个稀巴烂,那些个蹦蹦跳跳的人们真是无聊又无趣。

“轩辕幕遮!”夜阑终于看到了在那里和自己的小女友勾肩搭背的轩辕幕遮。

“哥,你怎么来了?上神,上神你也来了”轩辕幕遮受宠若惊。

“带我去夜琛那里”

“现在?”

“现在”夜阑转身带史莲出了酒吧。

“哥,上车”轩辕幕遮开车出来。

轩辕幕遮的车子在一处金碧辉煌的大厦前停了下来。

“夜城?”史莲看见门口那两个发光大字。

“本来是叫枯城的,你来过的。后来大家觉得这个枯城的枯字不好,所以就改成了夜”轩辕幕遮说。

“史莲在这里等我,轩辕幕遮你随我进去”夜阑从来看不上人间的东西,不论是它有多么的雄伟壮大。在夜阑眼里都是寿命短暂的凡人,奇技淫巧的产物,不过是尘埃罢了。

进入枯城的人都要预约,站在大厅门口的两个人很显然是魔族的,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走过来的魔王夜阑,哪里敢去阻拦询问预约的事。

“主上”

“免了”夜阑一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跪。

进入枯城的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幅的鱼缸。鱼缸里不仅有五彩斑斓的鱼,还有厚厚的碎末黄金,两个美人鱼公主再里面翩翩起舞。这两个美人鱼也是魔族的,而且是魔族纯正的美人鱼,一条是金黄色,一条是宝蓝色。大厅里响着轻轻盈盈的钢琴声,竟然和刚才吃饭的那家酒店里弹的是同一支曲子。

夜琛闻讯急急赶了过来。

“主上,你这是?”

夜阑没有让夜琛行礼,他只是抬头看了这巨大的建筑。

“我本以为神界的玉宵宫,还有魔族的圣殿是最为恢宏无比的。你竟然在人间给自己造了一间能和圣殿比肩的宫殿,花了不少心思吧?”

夜琛示意让钢琴停下。

“主上要是介意,臣明日便把它拆了”

“行,你够狠。不过既然二哥喜欢,就留着吧,我是来找夜雨的,带她来见我”

“夜雨就在楼上,主上请跟我来”夜琛把夜阑请上楼去。

“轩辕幕遮你出去等吧”夜阑感觉到轩辕幕遮对夜琛那明显的恐惧。

“好的,哥”

夜琛鄙夷的看了轩辕幕遮一眼,“轩辕明羽的外甥,成了你的跟班?”

“机缘巧合,人还算机灵,待我也是亲近”夜阑笑笑说。外人尚且都能与夜阑亲近,而夜琛他们明明是兄弟却要算计自己。

“主上,先在这等下,我去带夜雨过来”夜琛推开一间豪华的包厢。

“你去吧”。夜阑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从上面可以看见楼下喷泉边的史莲。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晚风把史莲的头发打个卷吹过她的脸颊。在路灯下,她朦胧的脸庞加上那红红的嘴唇显示出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

很显然夜雨是不愿意出来的,被夜琛生拉硬拽的给拖到夜阑面前。

“你找我做什么?”夜雨毫不客气。

“你在这里做什么?”夜阑冷冷的看着她。

夜琛把包厢的门给关了上来,“夜雨早就长大成人了,她在我这里安全的很,你不必太担心”。

“就是因为在你这里,我才不放心”夜阑毫不给夜琛留面子。

“脸上抹的花花绿绿的,衣服穿的袒胸露乳,你在这里是干什么呢?”夜阑瞟了一眼满身脂粉味的夜雨。

“干什么?你无忧苑里的女人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夜雨说着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疯了吗!”夜阑夺过夜雨叼着烟,狠狠的抽了她一个巴掌。

“你终于下手打我了,你打死我好了。我就是喜欢现在的这种生活,凭什么你就可以有魔族成百上千的女人,我一样可以得到凡间无数的男人”。

“你是魔族公主,那些凡夫俗子没有资格让你伺候!”

“那史莲还是万神之主呢,他不也一样伺候了你,我有什么可高贵的?”那夜雨捧着自己的脸据理力争。

“史莲是我的未婚妻!”

“她是被你强占的未婚妻,你自己亲口在圣殿上说的,趁她被赤目狼所伤强行霸占她”。

“我爱史莲,我会娶她的。那些凡间的男人哪个能娶你,他们不过一百年的阳寿,谁能配得上你?”

“你是爱她,还是利用她,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呵呵……”夜雨笑了起来“再说你的阳寿又能跟史莲过上几万年呢?”夜雨鄙夷的看着夜阑。

“不愧是我夜阑的妹妹,这嘴皮子就是厉害”夜阑无奈竖起大拇指“金翅大鹏!”夜阑叫了一声。

魔族的兵将马上出现了。

“把夜雨公主请回魔族”夜阑疲惫的摆摆手。

“公主请吧”不过南宫大鹏那哪是请,分明已经让士兵开始准备绳索。

“二哥……”夜雨开始向夜琛求救。

“这样,明天我亲自把她送回去。她的脸被你打伤了,我先带她去处理下。”夜琛过去看见夜雨的嘴角已经流出了血。

夜阑看了一眼被自己打过的夜雨,“为兄是为你好,女人的名声很重要。你在这里,干这种上不到台面的事,将来哪个男人愿意娶你。等你回去我会给你寻个好人家,给嫁了。不要处处跟史莲比,那个女人自私又狠毒,心眼多的跟莲藕一样一样的。况且她还有我护着,一个女人一辈子不管活多久她最大的幸事,就是找到一个能呵护她一生的男人,你太小,不懂事,太偏执了”。

“夜琛,你明天亲自送他回魔族。她若跑了,你二王子的全家都得去白虎关”夜阑插着口袋出了包厢。

走到一楼大厅,夜阑又在看那架精美的钢琴。这一架黑色的钢琴,比酒店里那架白色的看起来更加的高贵迷人。

“主上,明天我一起把它也送到魔族去?”夜琛小心问。

“不用,送去史莲那家店里”。

夜阑出了枯城,看见史莲还是站在那里。黑色的金丝绒与高跟鞋让史莲略显的单薄了一些。

“开始有凉意了,来把这个穿上”夜阑脱下自己的夹克给史莲穿上。“轩辕幕遮呢?”

“我让他先走了”史莲说。

“上来,我背你”夜阑蹲了下去。

“你是好久没有背过我了,不过今天穿的裙子,有点不雅呢”史莲站在那里踌躇。

“不能背,那就抱”夜阑起身,一把将史莲抱进怀里。

“好多人”史莲有些惊慌。

“没事,你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他们了”

“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史莲说的很小声,生怕夜阑会听到似的。

“知道你刚才没有吃饱,走”

夜阑与史莲进了一家看起来生意很好的火锅店。

“你过来”夜阑的手里拿出两片纸巾。

“我刚刚洗过手,都擦干净了”

“我知道,但是你的嘴上有口红。刚才在那里忘记给你擦了,这个吃下去会有毒”夜阑边说边旁若无人的给史莲擦去口红。

“好多人,难为情死了”史莲赶紧躲开。

“以后都不准再涂脂抹粉,回去就把你那些瓶瓶罐罐给丢了”

“你不能这样”

“我能!”夜阑强调了一遍“菜都上齐了,开始吃吧”。

“你这一面是不辣的,我这一面是辣的”史莲指着火锅说。

“看出来了,你吃就好。我改天带你去别的地方吃好吃,哪里都成,让你把人间逛个够”

“改天,为什么不是明天呢?”

“有别的事需要处理,明天他们会给你送架钢琴过去,你提前给准备好地方”

“找到夜雨了吗?”史莲偶尔问道。

“找到了,我兄弟姐妹太多了。凡间有句话叫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看不光是龙,魔也是一样的,娘亲不同,孩子又怎么会相同”

“来,这个给你”史莲把煮好的菜送给夜阑。

“所以,我决定了以后只跟你生孩子,免得以后矛盾重重的麻烦”夜阑故意笑着说。

“你跟别人生也是可以的,你父王麻烦你,你麻烦你儿子。你高兴就好,我没有意见的”。史莲毫不介意夜阑说的笑话。

“老板,外边已经放出传言,主上这次到枯城是为了找回史莲的心”夜琛的手下过来对夜琛禀告说。

“行,把这个传言散播到魔族与神界的角角落落”夜琛嘴角冷笑。

“另外,还要散播出去就说,史莲的心是神界的至宝。有着和魔族圣物比肩的功效,得史莲之心,就可得无上神功”那穿着斗篷的黑衣人补充道。

“你这样传出去,会不会让我们一时难以招架?”夜琛问。

“没事,我们难以招架,最终会有人替我们招架,这个人就是夜阑。”黑衣人掐灭手里的烟头。

“洗完澡安心睡觉,不准再熬夜!”夜阑说着把史莲的手机给关机了。

“我知道了,晚安”史莲坐到床上去。

“你这个单人床太小了,又窄又短跟个玩具一样。明天必须换成大的,就明天”。

“知道了,晚安”史莲躺下关上灯。

“我去睡了,晚安”夜阑在史莲额头轻轻亲了一下,转身去了墙的那一边。

待夜阑一走,史莲又偷偷开了手机。不让她睡前看一会儿新闻,她怎么能安心入睡呢。

史莲超常的觉察力让她察觉出百里之外有几个游魔,如今的史莲神力倍增,她再不用一步步的走到那里,跟那些碎嘴的游魔叽里呱啦讨论一番。更不用担心自己是不是那些游魔的对手,担心自己被游魔打败丢了面子。

吃下魔族圣物的史莲只是一抬手,狩魔箭便如有神助般,迅雷不及掩耳的把游魔擒住,将他们一并送上天去做星星。

夜阑的魔族圣物害了史莲,也是帮了她。与原来那种小心谨慎与无助比起来,史莲更乐意这种带着剧毒的自主,它让史莲找回了做战神时的洒脱与凛冽。在凡间有一句话叫做不自由吾宁死,在史莲这里是不自主吾宁死。

收拾好游魔,史莲又再看手机。揉了几次眼睛还是不想放下,突然史莲的手机莫名其妙的关机了。“怎么没电了吗?”史莲找到充电线充上电,手机还是开不了机。

“史莲,我忍你很久了。赶紧睡觉,再看,就让你手机永远不能开机”是夜阑的声音。

夜阑住在轩辕幕遮的屋子里,却能对史莲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因为面前那堵凡间的墙,根本挡不住夜阑的眼睛。

第二日清晨史莲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坐到了她的大镜子面前。“这是疯了吗,夜阑你就是个神经病!”果然史莲桌子上的那些个瓶瓶罐罐,脂粉,口红,眼影,唇彩,眉粉,眉笔,睫毛膏全都消失不见了。米白色的桌子上干干净净,甚至连一颗尘土也没有给史莲剩下。夜阑认定那些女人用来涂抹的瓶瓶罐罐是有毒的,他不管史莲怎么跟他解释,反正扔掉后史莲不被毒害,自己就会心安了。

浅色的铅笔牛仔裤加纯白鸡心领的体恤衫,还有白色的运动鞋。史莲拉开抽屉橱子找她米白色的小包包,却看见自己衣柜里整齐码着半米高的纸币。史莲目测有许多万吧,这都是夜阑从在人间经商的魔族那里巧取豪夺来的,特别是夜琛那里。

“你现在又变得很可爱了”史莲自言自语说。夜阑说的没错,史莲就是个财迷,看见了与钱财相关的东西总会两眼放光。史莲只是被贬庶到人间过了三年穷困的日子,而许多凡人他们是从出生就被贫穷欺负。对财富的渴望深深扎根在每一个被贫穷鞭打的人心里,这里全没有贬义,只是穷这个东西太不要脸了。它就像一只贪婪的水蛭,不停的吸食好人的善念,要么吸干他,让他在困苦中死去。要么毒化他,让凡人一样变成可恶的水蛭。

史莲是幸运的,她终究是一个被贬的神,并没有尝试过太多穷困的心酸。

史莲打开华府的门,一个大的黑色的钢琴早就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华府里最合适的位置。若不是借助魔力,就算把华府的门与墙都拆了,也不能把这架巨大的钢琴完好无损的给摆放在这里。

史莲穷人乍富,她以前从没有在人间见过这么高档的东西。

她试探着轻轻按下几个音符,果然是音乐的声音。富有的人,有权利的魔和高高在上的上神都是三界里最幸福的。

夜阑在自己的圣殿里四处打量了一番,总觉得那个感觉不是很对。

“主上,二王子夜琛和夜雨公主已经等在外边”金翅乌过来小声说。

“让他们进来吧,给轩辕幕遮的府邸你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着人带他去看了”金翅乌回答。

夜阑曾经亲口承诺谁能帮他找到史莲就封对方为异姓王,结果是神界的轩辕幕遮给他提供了线索。所以夜阑也兑现了承诺,不仅封轩辕幕遮为异姓王,还为轩辕幕遮安排了一个气派的府邸。

“夜琛拜见主上”夜琛拉着还在反抗的夜雨走了进来。

“免了”夜阑看那夜雨的嘴脸还有些红肿,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还疼不疼?为兄是一时气急出手打了你,别记恨为兄”。

“打就是打了,装什么好人!”夜雨一点也不领情。

“告诉你你要不是我魔族的公主,我夜阑的亲妹妹我才懒得管你。”夜阑还是没有压住自己的火气。

“你以为谁稀罕做这个魔族公主,做你的妹妹很光荣吗?”夜雨冷笑。

“夜雨不得对主上无礼”夜琛回头训斥了一句夜雨,那夜雨果然听话,不再放肆了。

“哦,我知道了。你做我夜阑的妹子不光荣,做他夜琛的妹妹,在人间出卖色相,对凡人委屈卖笑就光荣了!”夜阑被气的差点背过去。

“夜阑都是自家兄妹,你不要老是端着自己魔王主上的架子”夜琛冷冷的说。

“这弄半天都成了我的不对了”夜阑坐到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宝座之上。“我也不想给你们摆架子,奈何这实力摆在这,没有办法”。

夜阑这一家人都是嘴上功夫的英雄,并且兄妹二十几人以夜阑的功力最为深厚。论骂人斗嘴夜阑堪称是三界第一,妥妥的战神,这确实与他英俊的外表十分不搭,所以他也会偶尔收敛一下自己,免得因此降低了他高贵的颜值。

“一老实待在大鹏宫里哪都不能去,二去白虎关那搬石头去,看在父王的份上我好心劝你选第一,怎么样?”夜阑又恢复了他冷酷的脸。

“你凭什么左右别人的人生?”夜雨有些害怕了,她眼眶有了些红色。

“夜雨我看你就听他的呆在大鹏宫是了,好歹也是个公主”夜琛说。

“你就这么怕他,我恨你们!”夜雨哭着跑出了圣殿。

“她在人间的那些破事,你给收拾好。若有一丝风漏出去,坏了夜雨的名声去白虎关搬石头的就是你了”夜阑说到底还是心疼这个妹妹的。

“我也是她的兄长,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你是她兄长,且你们是一母所生。你就眼睁睁的让她在你的地盘出卖色相,叫兄长你也配,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夜阑近身抓住夜琛的衣领,恨不得打夜琛一顿。

“魔族本就是禽兽所化,主上难道以为自己是神?”夜琛推开夜阑。

“我知道你不服我,凭本事来抢就是,我不治你的罪”夜阑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被夜琛领口那枚小小的蝴蝶结胸针给刺伤了。“女人的东西,果然都是暗箭伤人”夜阑觉得这小小的一个针眼竟然有些疼。

“夜雨虽是我一母所生的妹妹,但她也是魔族女子,魔族女子性格本就热情,为心之所向毫无顾忌。在凡间出卖色相是她自己的选择,只要她开心,我有什么好阻止的。就算她的名声坏了,我也不会抛弃她,我会养她照顾一辈子。总好过你把她关在华丽的宫殿里,让她日日哀嚎,直到疯癫”。

“哈哈,你说的真动听,我竟一时无言反驳”夜阑表示不想再争论下去。“你那座枯城建的很好看”他转移了话题。

“主上要是喜欢,拿去就是,夜琛的命都是你的”

“哼,又是一些违心的话。你看着把这座圣殿给布置修整一下,钱我给你,把它给我造成这三界里最雄伟华丽的地方”夜阑高举双臂,又兴奋了起来。

“夜琛竭尽所能”夜琛眼里拂过一丝狡黠的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