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损招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07字
  • 2022-03-04 19:46:48

“我要回一下魔族,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到家门口夜阑问史莲说。

“不一起,我回家休息,你早去早回。”史莲笑笑说。

“我如果不早去早回呢?”

“随你,反正我会等的”史莲开门进去了,夜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哎,要不要来打一架?”夜阑拦住往玉宵宫回话的虎章和龙岩。

其实夜阑不是回魔族,他巴不得有机会能跟神界的天将们一决胜负。这次龙岩与虎章送上门来,他才不想错过机会。

“夜阑,你果真是目中无人”龙岩道。

“我从来看不上你们神界的人,是你们先看扁我魔族,我魔族又怎会对神界摇尾乞怜,现在史莲不在,正是机会。”

“此处正好空旷,夜阑休怪我们下手狠毒,谁让你动了我们神界最不该动的人”龙岩说。

“废话真多,来吧”夜阑把他的长戟拿在左手里。

史莲的同心镯在叮叮叮……的响,史莲早就知道夜阑根本不是回魔族,他既然这么说是为了撇开史莲,史莲就装作不知道,让夜阑自己想去做什么就去是了。

北边的天空黑云密布,史莲远远的看着那里雷电交加,电光火石。夜阑终究不是一个会被情色困惑的人,他爱史莲,但更喜欢手里的权利与他能撼动三界的能力。

“唉……”史莲喝掉杯子里的水,长叹一口气,拉上来窗帘。

“怎么样,服不服?”衣衫破烂,身上还流着鲜血的夜阑死死扼住龙岩的脖子。

“不服!有本事就杀了我们两个,神界与魔族的仇恨就更添一笔了”龙岩本是红色的脸上青筋暴涨,他故意说话刺激愤怒的夜阑。

“哼”夜阑一手提起龙岩“我让你记住今天的不敌”龙岩被夜阑狠狠的抛到虎章那里。“我不会杀你们,你们两个还不值得我跟史莲翻脸。回去禀告你们的神主,说我夜阑明日会亲自拜会”。

夜阑躺在了自己的温泉里,他的脑子里不停的回忆出自己每次战斗时的情景。从第一次的神魔大战,到这一次与龙岩,虎章的打斗。温泉的水浸泡过他还在流血的伤口,他痛并快乐着。现在夜阑有点分不清他是爱史莲多一点,还是爱这种感觉多一点。

他们说魔族本性难移,难道他们说魔族好战成性是真的,这种融在灵魂血液里的冲动,有时候真有点势不可挡的感觉,让年少的夜阑兴奋难抑。

史莲坐在镜子前在认真的装扮自己,她当然记得仙海神山上自己那张让众生倾慕的脸,但那张脸早就已经不再属于她。

男女之间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色相了,所谓的一见钟情不就是以色取人嘛。这座城市里温暖的气候加上有三界唯一的灵药夜阑整日的陪在自己身边,史莲的姿色比在那座北方小城时好看了许多。

打扮清新脱俗的史莲推开了自己店铺的大门,这样一间叫作‘华府’的店铺就在这家大型的高档商场正式营业。

史莲安静的看着来往的人群,都市里打扮时尚的俊男靓女,凡间真是一个热闹的去处。

“贤侄,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轩辕明羽见了夜阑依旧是温和慈爱。

“我给神界的两位雷电天神送一些药来,昨日夜阑手重,还望两位大神见谅”夜阑说着让宫娥把一提草药奉上。

“你们都退下”轩辕明羽挥手屏退左右。

“你们也出去”夜阑也示意让金翅乌带着宫娥们出去。

“贤侄这次来者不善”轩辕明羽喝了一口茶。

“魔族好战,小侄最近有些安耐不住”。

“这个白玉棋盘我很喜欢”轩辕明羽观摩着夜阑送给自己的白玉棋盘,像是没有听见夜阑刚才说的话。“来,过来跟我走一盘”

“小侄不擅围棋”

“来,我教你”

没有鲜花,没有气球,没有任何制造气氛的东西,史莲的小店就突然在熙攘的商场开门了。

所有进去史莲华府的人无不惊叹货品的精美,同时也吃惊于这些货品的价格。

中午的时候华府里进来了一个身穿黑色的男子,这个男子一身难以掩饰的高贵气质,同时他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水味。这个故作低调的男人就是夜琛。

“史莲上神今天的气色不错”夜琛从货架上拿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胸针。“夜阑每晚都在凡间陪你?”夜琛认为史莲在失去心脏后,还能永葆青春全是得益于夜阑的肉身。

“二王子可能是一个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史莲笑着说。

“这笔帐我会跟他算的”夜琛小声说。

“现金还是刷卡?”

夜琛打开自己钱包,把厚厚的一沓现金放在史莲桌子上。“不用找了”。

史莲没有想到自己在人间的第一单生意,竟然是夜琛的。

夜阑端坐在大鹏宫圣殿的宝座上,“怎么样,给你多久时间你能把这件事弄清楚?”。

“主上,魔族在凡间经商这事,以前从来没有过。”跪在地上的熊军师说。

“不是没有过,是你没有留意。我魔族哪里不好,要跑到那朝生暮死得凡间去贪图片刻的繁华?”夜阑气恼道。

“主上,我这就让那些在魔族经商的人们即刻返回魔族”

“他们要去我也不好夺人所好”

“那主上的意思是?”

“让他们按各自的经营收益,每月交出一半的凡银,这件事你来处理。收上来的凡银全都交给金翅乌”夜阑这里说的凡银就是人间的纸币。

“主上,那凡间的钱财对我们魔族如草芥一般,主上打算用它来?”其实那熊军师早就猜出夜阑的此番用意,只是装作糊涂而已。

“办好你的事情,所有其他一概别问”。

夜阑为自己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财路,他这轻轻巧巧的一个指令。所有在凡间经商的魔族都得给他交钱,这样把这些钱都送给史莲,史莲这个贪财的女人一定会高兴的。

“你这一天赚了多少钱?”夜阑在史莲的华府里转悠。

史莲看他好像没有受伤的样子,“今晚还要回魔族吗?”

“这条项链不错,留着自己戴吧,不要卖了”夜阑没有回答史莲。

“我不喜欢”史莲不咸不淡的说。

“下班后跟我回魔族好不好?”夜阑坐到了史莲身边。

史莲闻到夜阑身上的血腥味,原来他昨天是受了伤的。不过夜阑自己不说,史莲也不会主动去问。

“下班后陪我一起到外边的大街上走走怎么样?”史莲扭头问夜阑。

“好吧,我陪你”夜阑还是妥协了。

夜阑拉着史莲的手像凡间的情侣一般在大街上闲逛。

“夜阑,魔族有这样的夜市吗?”

“有,小时候父王带我去过,跟这里一样的热闹”。

“神界有吗?”

“有,跟这里一样的热闹,我自己去过”史莲说。

夜阑松开拉史莲的手,将史莲搂进怀里。“他们说站的越高的人越孤独,你现在放弃了孤独,是选择了平庸吗?”

“平庸一回又怎么样,我喜欢这种平庸的感觉,就让我一直平庸下去吧”史莲笑笑说。

史莲早就感觉到有个魔族的人在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与夜阑,想必夜阑也已经感觉到了。

“想吃好吃的吗?我去给你买”

“那边有好多人在排队,一定是很好吃的东西”史莲指着一个远处的胡同说。史莲是故意把夜阑支的远远的,那个魔族跟了自己和夜阑这么久一定是找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夜阑过去排队了,史莲故意背过身不去看他。果然那个魔族偷偷跟到了夜阑那边,从身形看来那是一个魔族的女子。

“主上”原来那名女子是蜜果儿。

“蜜果儿,原来是你,你怎么来了这里?”夜阑说着看了一眼史莲的方向,他果然也早就察觉出有人在跟踪。

“我听闻在凡间更容易遇到主上,主上果然在这里”

“你这听闻也太准了”夜阑明显不信。“找我有事?”

“没事,蜜果儿就是想多看主上一眼”

“看过了,可以走了”

“哦,是主上”蜜果儿恋恋不舍的转身走开。

“你等下,站着别动等一会儿“夜阑又跑回史莲那里。

“这么快,好吃的呢?”史莲故意问。

“钱包用一下”

“给你”

夜阑拿了史莲的钱又返回了蜜果儿那里,“这是他们凡间用的钱,你在这玩上几天。就回魔族好了,凡间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魔族”

“嗯”蜜果儿接着钱一会儿就消失了。

“等了半天,原来是杯奶茶”史莲扫兴的把奶茶放到旁边的花坛上。

“生气了,不问我拿那些钱干什么吗?”夜阑拿过花坛上的奶茶自己喝了起来。

“大多数女人都喜欢这种甜甜的味道,你却十分讨厌它”。

“是啊,我花蜜吃多了,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史莲苦笑着站起身走开了。

史莲跟夜阑之间总是这么奇怪,明明彼此牵挂着对方。但每当能好好在一起享受美好时光的时候,却会遇到让人十分扫兴的事情。要么是话不投机,要么是什么莫名的人或事,总之就是不让你舒心。

“没有心的女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夜阑无奈的摇摇头。

“史莲,几个月的时间没见,你在人间生活的是越来越好了”史莲正站在喷泉旁边发呆一个神界的仙子上来跟史莲搭话。

“哦,是你”史莲认出来,这位仙子就是玉宵宫里的婢女。上次酷暑季节,就是她在史莲居住的楼顶狠狠的奚落了史莲一番。

“史莲,我这里有神主轩辕明羽给你下的旨意”那个仙子说着拿出一片金黄色的锦帕,她高傲的将锦帕抖在手里,有让史莲下跪领旨的意思。

“哼,就你也配给我宣旨”

“给你”那仙子气的跺脚,史莲却不伸手去拿。“上神您请”她无奈,只好把轩辕明羽的旨意双手给史莲敬上。

“好了,你走吧”史莲没有看就把神旨给装进了包里。

“史莲你都落魄的被魔族给几次三番调戏,我们神界都以你为耻”那仙子话音刚落就被什么给提起,狠狠的给摔在了水塘里。

“史莲也是轮到你来教训的”夜阑唤出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住那仙子的脖子。“你对史莲出言不逊,我现在就送你归西”。

“夜阑,放开她,她一个小小的奴婢身份低微。不过是逞一时口快,用不着搭上她一条性命”。史莲劝阻夜阑。

“低贱的奴才,还不快滚”夜阑骂道。

那仙子顾不得自己狼狈的样子,一溜烟的跑走了。

“谢谢你能帮我出气,我累了,你回魔族吧”史莲很失落的样子。

“史莲,我错了”夜阑上去抱住史莲“不管今晚发生了什么,总之你现在是不高兴了。我是男人,必须要先认错的,史莲我错了,我错了!”

“哥们,你真是我们男人的榜样”旁边几个路过的男人听见夜阑的话,凑热闹的给他竖起来大拇指。

夜阑朝那几个凡间男人心领神会的摆摆手,其实他心里才不认为自己有错。

“我在路上给你道了一路的欠,不能给我笑一个吗?”夜阑莫名其妙的跟在史莲身后。

“哦”史莲从抽屉里拿了钱又准备出去。

“刚回来又去哪里?”

“我饿了,去买些吃的”

“刚才在外边怎么不买?”

“你特别像那次被我打到天上的那个游魔”史莲看了一眼夜阑,又重新去换鞋。

“你去洗澡,我去给你买”夜阑突然想起了自己把史莲钱包里的钱都给了那蜜果儿。

“不用”

“不闹了啊!”夜阑愤怒的无厘头“要不就在这里喝一口算了”他拉开自己的体恤,把自己本就长长的脖子伸的很长。

“你以为我不舍的?”史莲扑上去一口咬下去。

“啊!好疼”夜阑顺势搂住史莲。

“这就好了,怎么不咬了?皮还没有破呢,来再来一口”

“好久没有吃我的精元了是不是?”夜阑搂着史莲吻了下去。

半夜史莲被远远的哭泣声吵醒,夜阑又为自己吃下一颗他的精元。史莲的身体越发的轻盈灵敏了,夜阑就是一味良药,只不过总是有时又让人十分的无语。

“大半夜的在湖边,你哭什么?”史莲来到那个女人身边,女人反而被史莲吓了一跳。

“你是谁?”

“晚上睡不着,路过而已”

“哦,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可是我不甘心”

“看你年纪也不大,有什么不甘心?大家好聚好散”史莲与那女孩一起坐到椅子上。

“我们一起同居六年,俨然就像正式的夫妻一样,他现在不要我了。呜呜……”吗女孩又哭了起来。

“那为什么分手,他说原因了吗?”

“半年以前他就开始变了,总是把我的一点点缺点无限的放大,……”

“所以说女人要自爱,还没有结婚呢,你去跟人家同居。时间久了夫妻都有离婚的,一个同居的男人又怎么会在乎你。世界这么大,好男人许多,但偏偏又有许多好女孩遇到了坏男人”史莲给那女孩递了块纸巾。

“若一个男人不再迁就你,那就是不再喜欢你了,你要早日做好打算”史莲看了一眼自己的居处,夜阑正在阳台的玻璃窗后远远的看着自己。

“可是我不甘心我六年的青春,我最美好的时光”

“谁说离开他后你的时光就不美了,谁说你的青春不再了。他不爱你了就让他远远的,男人都是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他不爱你了,你更要好好爱自己,等遇到那个真正值得你爱的人出现,走我送你回家”。

史莲送女孩回到家里,她一进屋就看见了那躲在暗处的游魔。史莲心下全明白了,原来女孩男友的骤然转变全是那游魔搞得怪。

“明天和你男朋友好好谈谈,也许他也是一时冲动呢,不要再半夜跑出去了,外边很危险”。

史莲安抚下那女孩,与那游魔一前一后走在路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竟在这里遇到你”那游魔停住了脚步。

“是呀,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你们了”史莲也认为自己很久没有狩魔了。

“魔王每日都陪在你身边,有哪个游魔会找死,主动送到魔王夜阑手底下?”

“听你这么说夜阑比狩魔人还可怕?”

“但是现在他不在你身边,放我走,动起手来还不知是谁输赢”游魔的眼睛放着红光。

“嗯”史莲拿出狩魔箭,她不想再和那游魔废话。

“游魔们现在都知道你没了心脏,神力大减,已是垂垂老朽。你放我走,我也饶你一命……”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史莲一根狩魔箭给送上天去。

“网上说的一点都不错,反派死于话多”史莲拍拍手。

魔族圣物加夜阑的精元,史莲现在抓起游魔基本都不用打斗了。虽然被夜阑施了毒咒的魔族圣物让史莲吃尽了苦头,但圣物也让史莲还原了许多她神的力量,就连容貌也是越发的年轻。如今的史莲再也不用担心遇到游魔的时候自己不是对手,更不用担心自己的年华会老去。至于那颗被卖掉的心脏,那是史莲自己的秘密,就连夜阑她也要隐瞒。

昨晚折腾了一会儿,史莲下了好几次决心从床上爬起来。她洗了把脸,坐在镜子前发了好一会呆。凡间女子拥有比神界还有魔族女子更多的让自己变美的器物,史莲坐在镜子前仔细的修理着自己的妆容。

“你洗干净脸的时候最好看”夜阑过来坐到史莲旁边。

“几个意思?”

“没有意思,走去洗脸”夜阑拉起史莲。

“我不,很好看”史莲立在那不肯动。

“只有一把年纪的女人才化妆,别让脂粉把你脸上的活力给掩盖了,走”

“就不,我就是一把年纪的女人”史莲挣脱夜阑逃走了。

夜阑回到魔族跟自己的昆仑小王子玩耍了好一会。

“主上,这些是熊军师让我交给你的”金翅乌拿过一本账簿。

夜阑接过账簿,“就这一本吗,应该不止吧?”

“熊军师说,时间紧迫刚刚办好这一本。剩下的我会尽快给送过来”

“东西都放哪里了?”夜阑问的是熊军师收上来的凡间的钱币。

“我全部都放在偏殿了”

“有听到他们说不愿意吗?”夜阑笑着问。

“魔族上下谁也不敢”。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我跟昆仑好好亲一下”夜阑抱着自己的孩子,满眼都是慈爱。“不知当年父王抱着我的时候,是不是也如我这般高兴?”夜阑回忆起儿时独孤城带着他去游玩,去神界吃酒,去荒原捕猎的情景,但他发自内心深处的认为独孤城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史莲在认真的给顾客做着讲解,那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一手拿着条丝巾,一手拿着一个发卡,她思来想去难以取舍。

“你这东西太贵了,又不打折”女人对史莲皱着眉毛。

“美女,东西贵是因为它好。我家娘子选中的东西全都是万里无一的,你买的贵,用的也珍贵”夜阑不知何时出现了。他干净阳光又洒脱挺拔的外形,立刻让在店里的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你是这里的老板?”那女人问。

“老板是我娘子,我是来找她解闷的”夜阑温柔的看了一眼史莲说。

“真看不出来,来刷卡吧”女人爽快的拿出自己的钱包。

“这是小票,欢迎下次光临”史莲将包装好的商品递给那女人。

“真看不出来,你选商品的眼光我不说,但是你选男人的眼光真是一流的”女人又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夜阑。

“他只是长得比较好看而已”史莲笑笑。

“这就行了,你还想要什么样的?”那女人贴心的拍了一下史莲的手。

“帅哥,过来给我们讲讲这几种香水吧!”一个富婆领着她的女儿上下盯了夜阑好一会。

“好,稍等一下”只见夜阑到了史莲吧台里面顺手拿过史莲的包包。

“哎,你又要干什么?”史莲小声说。她想过去把自己钱包给抢出来,但是店里有人,实在不方便动手。

只见夜阑嘴角冷笑着看了史莲一眼,不知从哪里掏出好几沓钱给史莲放进了包里。“小气的女人”夜阑临了不忘嘲笑史莲一句。

“美女长得这么精致可爱,用这一款淡淡清晨香味的正好。”夜阑说着拿着那香水轻轻喷在了自己右手脉搏上,又将自己的手递了出去。他帅气的外表,再加上那迷人的动作,即刻激起了那母女二人的购买欲。

“帅哥不是本地人,哪里人啊?”

“他乡就是故乡,我就是本地人。以后就在这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了”夜阑侃侃而谈,时不时瞅一眼躲在吧台里边刷平板的史莲。

“结婚几年了,有孩子吗?”

“还没有结婚,有一个儿子还在吃奶”

“没结婚就有孩子了,哈哈哈……,怎么还不结婚呢?”那富婆有些高兴又有些吃惊。

“我娘子还没有玩够”夜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史莲。

“就你这条件,她还没玩够?啧啧啧……”富婆发出一串母鸡的啧啧声。

“你给我也挑选两瓶合适的香水,以后我常来你的店里买东西”富婆看见夜阑就眉开眼笑。送走了好几波顾客,夜阑从进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给史莲赚了几万元。

“怎么样,服不服?”夜阑过去挑衅的抬起史莲的下巴。

“你真是个金牌导购,别去当魔王了,我雇你算了,每月给你发工资”史莲笑着说。

“雇我,你可雇不起。不过给你干活,我不要钱,来亲一个当工资了”夜阑跳起来在猝不及防的史莲脸上亲了一下。

史莲的脸红了好一会,都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哦,想起来了。这些钱你哪里来的?”史莲好不容易平复自己的心情。

“哼……”夜阑看出了史莲被自己亲后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喜欢看这个样子的史莲。

“我想了一个阴损的招,跟那些在人间做生意的魔族人要的”夜阑转进吧台与史莲坐到了一起。“现在连本带利都还你了,你家里还有很多,太多了不方便带来。今晚跟你去吃人间的好吃,这些应该够了”夜阑又亲了一下史莲的额头。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会对史莲这么的心心念念,爱不释手。

“又来人了,你再去帮我卖几件”史莲把夜阑推出了吧台,自己在那里干脆看起了电影。

到下班时间,史莲简单给自己算了一下账,她竟然一天挣了将近十万,本就爱财的她自然是高兴的喜上眉梢。

“笑的这么开心,看你这财迷的样子”夜阑手里拿了一件金丝绒的黑色长裙走过来。

夜阑虽然为史莲努力改变了自己对颜色的认识,并开始接受了五颜六色,也有意给自己周围布置了浅色系。但他从心底里还是喜欢深色的,尤其是黑色。

“今天晚上穿这条裙子怎么样?”

史莲抬起头看着那条纯黑色没有一丝点缀的连衣裙,又看见夜阑那真挚的眼睛,她实在不好拒绝。

“好”史莲接过连衣裙去了试衣间。

“要不要我帮你?”夜阑站在试衣间外故意问。

“好了”史莲提着裙子走出来。

“对,就是这个样子,好看极了。如果你的皮肤再白上那么一点点,胸再大那么一点点,就更好了。史莲,你的身材太一般了,就像一块平整的木板”夜阑拉着史莲原地转了一圈。

“哼,当然没有你们魔族女子白嫩可爱,身材凹凸有致,我去换下来就是了”

“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夜阑过去搂住史莲的腰。“一块木板我也喜欢,到……”夜阑搂住史莲在她耳边低语。

史莲脸颊绯红推开笑嘻嘻的夜阑,她从鞋架上选了一双亮晶晶的黑色高跟鞋。

“画好没有?餐厅都要关门了”夜阑不明白史莲这一张脸怎么就生生让她画了两个小时,还没有画好。

“那是间夜间通宵的餐厅,才不会关门呢,我刚才电话都预约好了”史莲在小心涂着她的口红。

这时史莲的电话响了,“你帮我关了,好烦人。”

“不接一下?”夜阑拿过史莲的包。

“我刚来这里,谁都不认识,不用接”史莲继续涂着她的口红。

“哎,这是什么?”夜阑无意看见了装在史莲包里的那片神旨。

“没什么,给我吧”史莲的紧张出卖了自己。

“化的很好看”夜阑看了史莲一眼,打开了那张神旨。

“哼”那张神旨不出意外在夜阑手里烧成了灰。“打算一直瞒着我,还是忘了跟我说?”夜阑的脸一旦严肃起来冷峻的有些吓人。

“走,说好带你去吃饭的”夜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搂着史莲出了门。

史莲把夜阑塞到自己包里的钱全部都存到了卡里,这样又轻松又方便。

“冰镇水果,尝一下”史莲买回来两份切块的冰镇水果。

“女孩子少吃凉的”夜阑把两份都拿了过去。

“我不是凡人!”史莲狡辩。

“你就是!”夜阑两口把那些小巧的水果倒进了嘴里。“说昨晚去哪里了?”

“你不是在阳台上都看见了吗?”

“看见了,你也得说。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隐瞒”

史莲知道夜阑这是在教育她关于神旨的事,不过她又不愿意提神旨的事。

“昨晚我收了一个游魔,你看见了?”史莲搂住夜阑的胳膊。

“你是狩魔人,该收的不用手软。你开心最重要,我不关心他们”

“我给你讲一下昨晚那个女孩的故事?”

“没兴趣,就这么搂着不要松开”夜阑把史莲欲要松开的手又给抓了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