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来自天雷的截杀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339字
  • 2022-03-02 19:55:58

夜阑没有紧接着跟到史莲火车上,他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魔族。魔族上下还是大雪一片,离大鹏宫越远魔族的世界就越寂静。在高山,峡谷,沙漠间零星分布着魔族居民的住所。

在魔族之中有一大部分由妖兽演化而来,要不怎么总是说妖魔呢。魔族之人的性格多更为直接,爱恨分明,不忍让不将就。一言不合就用拳头与刀枪分胜负,脾性更加执拗,也更不服管教。

魔族平民中男人多为丑陋,因为魔族男人更多的保留着兽的一面。但魔族女人偏偏就生的娇俏妩媚,因为魔族女人更多的保留着妖的一面。魔族之内除王族之外无论男女都不安于他们本来的现状,魔族男人基本都要靠军功封王拜相。而魔族的女人想要出头只有被选进大鹏宫无忧苑去伺候君王,更无它法。

夜阑披着一个硕大的黑色裘氅,站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坳。“积雪,寒风,还有丑陋的土地,真是鬼都不愿意来的地方”夜阑感叹道。

“鬼都不愿意来,你不是来了吗?”一个怀抱山羊,身穿简陋红色皮衣的女子出现在夜阑身后。“我家就住在这附近,到家里喝杯茶,暖暖身子吧”那女子热情的邀请夜阑。

“不了,谢谢姑娘好意,我这就走”夜阑并不打算接受那姑娘的邀请。

“哎,她好心邀请你,你别不识好歹”一个满脸虬髯穿着破烂羊皮的男人出现了。

“阿爹,你别吓着人家,随我来”女孩拉起夜阑就走,夜阑只得跟她过去。

火车上史莲的同心镯叮叮响了一声,史莲知道夜阑碰到了其他女人。

“刚刚烧好的奶茶,给你”女孩拿出了家里最好的银器为夜阑盛奶茶。“我叫蜜果儿,这是我阿爹人们都叫他老木桩。我阿娘和弟弟出门放羊了,今天雪大,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种大雪天还要出去放羊?”夜阑看着那煮羊奶的黑漆漆的锅,实在不想把羊奶喝进口去。

“不放羊就得饿死,我们又不是王公贵族”那老木桩抽着他的大烟袋。

“这里实在是偏远,为什么不搬到王宫那里居住?”夜阑说的王宫就是大鹏宫。

“我们明年天暖和了就搬去那里,我好看的衣服到了那时候才能穿”女孩蜜果儿说到这羞红了脸。“看你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不知可是王族人家?”

“算是吧”夜阑皱眉喝了一口羊奶。

“那太好了,不知能不能帮我……”蜜果儿说到此处停了下来。

“她想明年选进那大鹏宫无忧苑里去,问你有没有门路”老木桩说。

“姑娘貌美为何不嫁个好人家,无忧苑里有几百个女人。就算姑娘能如愿进去,也不一定能得到青睐”夜阑如实说。

“新主夜阑不是一个好战之人,我们普通人通过军功改变命运的机会没有了。现在想要改变这种生活,就只有送她去无忧苑一条出路”老木桩说。

“不好战不好吗?神魔大战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骨肉分离,那种惨状我再也不想见到了。”夜阑说。

“他不打仗,我们怎么能立功,我们也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老木桩怒道。“大家本来可以去人间附身凡人好歹有一条成仙的路,可这凡间偏偏被贬去了一个战神史莲,成了狩魔人。她被贬后,那神界闲着无事的仙人都去了凡间做狩魔人,我们魔族在凡间就成了他们追赶的老鼠,实在是懊恼!”

“其实凡人生活也不易,你们附凡人得到他们的魂可以成仙,是剥夺了凡人的幸福,让他们遭受比你们更加的痛苦。你们现在生活虽艰辛,但能和自己爱的人长久相伴也是幸福的。”夜阑顿了顿。“不过你们这生活也委实苦了些,这附近像你们这种人家还有多少?”夜阑起身问。

“不多,方圆几百里,也不过百十户人家”蜜果儿说。

“哦,我算一下”夜阑闭上眼睛,顷刻间方圆几百里内所有人家的情况他都了然于胸。

“来,蜜果儿,这是给你们家的”夜阑递出一袋碎金子。“明年天暖和了就和家里人搬到人烟多的地方去,这里人太稀少了,找不到好婆家”。

“你是谁?”老木桩站起身与女儿蜜果儿交换着眼神。

“谢谢你们的奶茶,我告辞了”

“等一下!”老木桩拉女儿拦住夜阑,“你是我们的主上,老头子瞎了眼没有给你下跪行礼”说到此处老木桩就要带女儿跪下。

“免了,哦,我不是”夜阑否认。

“不,你就是。来,这就是我的蜜果儿像她母亲一样貌美温柔,今天我把她亲手交给主上”老木桩说着就将女儿往夜阑身上推。“今天就让她来伺候你”老木桩跑了出去。

“主上,蜜果儿粗笨……”那蜜果儿开始主动送到夜阑怀里。

“叮叮”史莲的同心镯又响了一下,史莲给自己扒了一个橘子,橘子的酸味让她皱了一下眉头。

“你是个好姑娘,明年搬到人多的地方居住,再为自己找个好男人。”夜阑说着脱下自己的裘氅给蜜果儿披上。

“不要去什么无忧苑,我不但不好战,更加的不好色,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夜阑说完话就消失了。蜜果儿追出自己的破毡房,哪里还有夜阑的影子。

“我刚刚去做了一件大好事”不知什么时候夜阑坐到了史莲的卧铺上面。

“同心镯响了两下,你这件好事里至少有一个女人?”史莲把那酸酸的橘子放到夜阑手里。

“算有一个吧,也可以说是很多。我给百十户魔族的人家留下了金子,起码够他们丰衣足食了,没想到魔族也有穷苦人”夜阑说。

原来夜阑用法术给山坳里每一户人家都留下了金子,他一生富足,从来都是人们给他敬献物品。现在是他去帮助施与他人,这让夜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满足感。

“魔族人自私贪婪,虚伪狡诈这些都是你说的,希望你做的都是件好事”史莲冷冷的看着手机。

“你不是说要在火车上看风景吗,怎么不看了?”夜阑拿走史莲的手机。“魔族女子都热情奔放,她只是碰了几下我的手,这没什么”夜阑轻声说。

“不过,我与其他女人有接触你是怎么知道的?”

史莲没有说话,看了眼套在夜阑无名指上的戒指。“你若不想让我知道,下次遇到女人想干什么的时候摘了扔掉就是”。

“好”夜阑拉起史莲的手,亲了一下史莲的手腕,就消失在了车厢里。

这真是一个让人无语的见面,明明一个在焦急的等待,一个是满心欢喜的过来。可等见了面却又是不欢而散的结果,还有比这个更让人无语的吗?

“哎,哥们回来了?”轩辕幕遮看见夜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唉!”夜阑叹了一口气。

“这是,又闹翻了?”轩辕幕遮一边试着他的新衣服,一边说。

“你有女人吗?”夜阑问。

“你这话好粗鲁,我在神界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不过具体长啥样,我也没见过。在人间嘛,我从下凡来第二天就凭借着英俊的外表得到了人间小美女的喜爱,现在恋着的是我的第五个女朋友”轩辕幕遮说的得意洋洋。

“你真是个神渣”夜阑走到阳台,看向史莲那边。

“我再渣也没有你渣,你在魔族有多少女人,你心里没点数”轩辕幕遮又在整理自己的发型。

“这里最好吃的是什么?女孩子喜欢的”

“奶茶,甜蜜可人”

“史莲最不喜欢的就是甜味。你这有面条吗?”

“有,大碗面,想吃自己泡”

“你过来教我”。

“好,我尊贵的主上”轩辕幕遮领夜阑进了厨房。

史莲坐在那里吃泡面,一抬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端着一碗泡面的夜阑。

“这个轩辕幕遮简直就是个神渣,千里迢迢让我给你送碗面。我竟然该真给你送来了,窝也够傻的。”

史莲看见夜阑有吃惊也有感动,她知道夜阑跟自己怄气了,却没有想到怄了这么短的时间。

“正好,我吃一碗面不够”史莲笑嘻嘻的接过夜阑手里的面,又吃了起来。

“史莲,你这一生能遇到我是多大的幸运啊!”夜阑帮史莲整理了一下滑下来的头发。

“啊?”史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果然是个自恋狂”。

“我会让你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我们等着瞧”夜阑抢着吃了一口史莲的面。

“你把我钱包里的钱都给抢走了,害我只能吃泡面,还幸运呢?”

“幸运不是吃什么,而是你吃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夜阑端起泡面桶把里面的汤全喝了。

“哈哈哈……你真是个自恋的哲学家”夜阑成功把史莲逗笑了。

“真不明白凡人还有你为什么喜欢吃这个,真是难吃的无以复加”。

“神主,听闻上神史莲已经完全从了那魔族夜阑”姑苏天妃小声的对轩辕明羽说。

“不可能,那史莲脾性高洁,怎么会忘了自己的身份看上夜阑。我虽给他们赐婚,不过是夜阑有求于我,我只是做个架势罢了。就知道史莲是断瞧不上魔族的,别把我当老糊涂”轩辕明羽对姑苏天妃的话完全不信。

“神主不信任我,可以问问与魔族有交好关系的李天妃与樊樱天妃,上神史莲是不是与那魔族夜阑同寝同食,夫妻一般”姑苏天妃试探到轩辕明羽并不希望史莲与夜阑能成好事,心下更加的高兴。

“快去宣李天妃和樊樱天妃,让她们马上到玉宵宫回话”轩辕明羽果然有些生气。

“史莲!”史莲走下火车,夜阑在车站门口等着自己。

“累不累?”

“还好”史莲点点头,显然是累的。

“走”夜阑带史莲走进人群一晃回到家里。

“你去洗澡,我去给你做吃的,吃饱了好好睡一觉”,夜阑说完就去了厨房那里。

“你给我做什么吃的?”史莲倚着厨房的门框问夜阑。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去洗澡吧”

史莲洗完换上一身纯棉的体恤和短裤。

“好吃的,来了,过来尝下”夜阑喊史莲。

“啊,我吃了两天泡面,闻着这酸辣粉是一个味的”史莲捂着鼻子跑开。

“对不起,害你难受了”夜阑端了一盆热水蹲到史莲面前。

“你这是?”

“给你泡脚,解乏”夜阑说着伸手就去拿史莲的脚。

“哎,不用,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刚才洗澡的时候脚我已经洗过了,我想睡一会儿。”史莲难为情要起身却被夜阑给按住。

“你那是洗,我这是泡,不一样的”夜阑不由分说就把史莲的脚泡到木盆里。“怎么样,舒服吗?”夜阑边洗边问。

“呵呵……,我只是觉得很难为情”史莲红着脸说。

“你要习惯我对你好,习惯我为你做的任何事,我们是夫妻”。夜阑将史莲的脚捧在手心,像擦拭珍宝一样给她擦干。

“史莲终究是对那夜阑动了真情,是我高估了史莲”轩辕明羽听完李天妃与樊樱天妃的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主上,上神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您神主的后宫不也有成百上千的天妃伺候吗?”李天妃说。

“李天妃你好大的胆子!”姑苏天妃道。

“姑苏天妃,史莲上神杀了你的堂兄你心里嫉恨,伺机报复大家都清楚,不用在这里装无辜”李天妃说。

“你!哈哈哈……,李天妃不愧是做了魔族的亲戚。说话都是向着魔族了,胳膊肘都藏不住的往外拐”姑苏天妃尖酸道。

“都闭嘴!”轩辕明羽一掌拍在棋盘上。“你们退下,传虎章和龙岩两位将军”。

史莲眼睛一闭不知睡到了什么时候,她看见屋子里已经大黑了。史莲开了灯,看见时针指到九点多。桌子上夜阑给史莲煮的那份酸辣粉早就凉透了,闻到那股味道,史莲还是有想吐的感觉。她看四下夜阑不在自己屋子里便悄悄把酸辣粉给倒进了垃圾袋里,从抽屉里拿了一百块钱就去了街上。

这个时间,在如今这座城市才刚刚热闹起来。天气温和,细风柔软史莲本想逛逛的,奈何出来的匆忙,忘记了换衣服。史莲只好买了一些吃的和水果就要赶回去。

“穿成这样去哪里了?”史莲迎头遇见夜阑与轩辕幕遮,夜阑见史莲穿着她睡觉的衣服就走到了大街上,又惊又气。大体恤,小短裤,两条白白的大长腿都一览无遗了。

“我去买些吃的”史莲回答的似是而非。

“上神”轩辕幕遮毕恭毕敬的给史莲行礼。

“嗯”史莲头也不回。

“反了”夜阑拉住史莲就跟她回到住处。“出门不知道换件衣服吗?”

“我刚睡醒,迷迷糊糊的就出去了。下不为例”史莲准备好吃自己的好吃。

“那碗……”

“我给吃了”史莲赶紧打断夜阑。

“我信你才怪,不喜欢就倒了,走带你去魔族吃”

“我不去”史莲抽回手,“我喜欢吃这里的”。

“史莲你得习惯仆人人伺候你的衣食起居,你如果拒绝他们伺候你,他们就没有了去处,就像这凡间的人们失业一样。蜜不能光考虑自己的感受,你还得为她们着想”。夜阑知道史莲受不了让宫娥围绕伺候的感觉,对史莲来说那感觉简直就是在上刑。

“谁说我要跟你一起居住在魔族?”史莲洗好了手出来。

“你一定会跟我一起生活在魔族,我夜阑怎么会让自己的王后在这凡间受苦”

“我现在一点都不苦,快乐的很”史莲拿起一个鸭翅就啃。

“哼哼,我看出来了。我不着急,等你玩腻了,我就带你回家”夜阑轻轻抚摸着史莲的头发,就像在安慰一只温柔的小猫。“慢点吃,需要水吧,我去给你倒?”

“你在嘲笑我,不过我大人大量一点都不生气,快去给我倒两杯水”史莲斜了夜阑一眼。

轩辕幕遮在这座城市里有一座自己的酒吧,许多神界与魔族的人来到凡间想办法挣到第一桶金后,都会做起自己的生意。因为无论是神还是魔都不屑于给凡人打工,像史莲那种给凡人工作一干就是三年的,基本上没有。神与魔在凡间都不能动用自己的能力来改变人间的气运,所以他们要在凡间立足生存就只有努力挣钱。他们也想享受凡人中那些富有的人的生活,与凡人不同的是他们阳寿很长,所以生活在凡间要比生活在本族快活的多。灯红酒绿,声色犬马谁说只有凡人喜欢,神人们也喜欢,魔族的人更喜欢。

轩辕幕遮的新女朋友才刚刚十八岁,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在轩辕幕遮的酒吧里做驻唱歌手。凡间女孩兼具神界女子的清秀与魔族女子的热情,用轩辕幕遮的话说只要你会撩,她们会给你制造各种不同的惊喜。

夜阑的话没有错,轩辕幕遮在人间的爱情生活就是个神渣。

第二天中午史莲睡眼惺忪的被外边的声音吵醒,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自己一觉竟然睡过了半天的光景,微风吹动着史莲白色的窗帘。夜阑昨夜没有陪自己,今天醒来也没有见到他的影子,可能是被轩辕幕遮带去玩耍了,也可能是回他的魔族了。史莲为自己打扮成白发苍苍的妆容出了门。

“他没有和你在一起吗?”在路上史莲正好遇到和小女友挽着手闲逛的轩辕幕遮。

“上……神?”轩辕幕遮看见史莲白发苍苍的样子,吓得都结巴了起来。“去三十里外的白塔寺里找他的兄长了”轩辕幕遮用手指着西北的方向。

“哦”史莲答应一声,继续朝前走了。

“你叫她什么,上神?”轩辕幕遮的小女友问。

“不是,你听错了,走带你去看好东西”。

史莲与保洁的人约好了时间,她们早早就等在了史莲租的店铺门口。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耽误了一下”史莲赶紧道歉。

“你可不是耽误了一下您是耽误了两个多小时,要不是你在电话里说加钱,我们才不会在这等你”那个保洁大姐说。

“我给开门,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史莲笑着打开门。

“听说你是个年轻的女士,看这样子你有七十多了吧?”一个保洁大姐问。

“哦,七十六”史莲笑笑,往门外的拐角看了一眼,那个魔族的游魔跟了自己一路,终于走了。

夜琛一直怀疑史莲在枯城当掉的不是她自己的心脏,所以他时不时的总要打探一下。

“兄长给自己找了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夜阑看着白塔寺的景色说。

“这世间最好的去处,不过是心的归处。此处风景虽好我的心却至今没有找到归处”

“兄长自从当了和尚,这说话也绕起了弯。什么归不归处的,我们的心永远都在这里。”夜阑指着自己的胸口说。

“魔王独孤城九子十八女。你是最像他的,自信且强大”。

“兄长玩笑了,你若不出家。这最像父王的人就是你,哪里还有我什么事?”

夜风摇摇头,“夜阑你天生带有异香,是魔族魔王的天选之人,我就是不出家,魔王的位置也轮不到我”

“兄长说到此处,夜阑正好相问。都说只有魔王才有这异香,为何我在父王身上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件事困扰我很多年了”。

夜风抬头看着落花,没有回答夜阑。“夜阑你终究是太过执着,有些事放下了就是解脱”。

“屁话,那分明叫作逃避”夜阑忍不住爆粗口。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对自己的亲人尚不能慈悲,去求那些石头木偶一般坐着不动的佛?”

“哈哈哈……,夜阑你还是如儿时一般调皮”夜风并没有生夜阑的气,他看夜阑的眼神还是充满了兄长的慈爱。

“算了”夜阑摆摆手“既然你不愿意说,我抽时间去问压在天台山下的那些人。十几号人,我挨着问,挨个闻”。

“听闻神界的神主亲自为你和战神史莲赐婚,为兄要恭喜你了”

“兄长史莲是这三界里最有趣的女人,你羡慕吗?”夜阑挑逗的看着夜风。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沾女色”

“装什么装,你是没有遇到能走进你那颗没有归处心脏的女人”夜阑笑话夜风。

“阿弥陀佛,夜阑你越说越离谱了”

“兄长跟我回魔族吧,我为你建一座比这恢宏气派一百倍的寺院”

“阿弥陀佛,夜风发过毒誓,此生不再踏足魔族半步。施主的好意我心领了”

“跟你说了这么半天,我都成施主了。兄长带我在这寺院逛逛可好?”夜阑苦笑着说。

“来,跟我走”。

夜阑说了这许多的话,夜风却始终像一池平静的水,总是泛不起半点波澜。

史莲等保洁们打扫完卫生又自己安排了一下货品。她准备在这家店里售卖一些女人喜欢的东西,无论是胭脂香粉,还是衣服包包,鞋子首饰,力求每一件都让爱美的女人们尖叫出来。史莲要用从夜琛枯城里拿到的钱来赚更多的钱,因为以她的经验在人间,有了钱就有了安全感。

有了钱就可以尽情的取悦自己,有了钱就不必左右为难看别人脸色。有了钱还可以做善事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这凡间世界本可以更温暖,只是需要有更多的钱。

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阴风乍起。史莲看了一眼头上的天空,回家取了风衣就匆匆出门了。

“变天了,我该走了。兄长我改日再来看你”夜阑向夜风道别。

“阿弥陀佛,出家人离别也是归期”夜风说的不咸不淡。

夜阑苦笑着点点头,向夜风挥手告别。

风越来越大,路上开始飞沙走石了起来。原本空旷的野外这下更加空无一人了。夜阑早上出门穿的单薄,这陡然一冷,他禁不住连着打了几个寒战。

“夜阑”

夜阑听见是史莲在呼唤自己,果然史莲撑着一把黑色的大雨伞就出现在自己前方。

“变天了,把衣服穿上”史莲把雨伞递到夜阑手里,她给夜阑穿上风衣。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这里?”夜阑问。

“轩辕幕遮告诉我的,见到夜风了?”

“哼……,唉……”夜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哲学家这是被自己佛门中的兄长打败了吗?”史莲笑着拿过夜阑手里的雨伞。

“还没有下雨,你撑起了伞?”

“雨,马上就要到了。等会儿再撑恐怕来不及”

“我来吧”夜阑想要拿过史莲手里的伞。

“不,它要在我的手里才够好”史莲笑着说。

夜阑这才发现,自己和史莲站在那把伞底下,狂风竟然一点都吹不到。他这才发现了端倪,他与史莲爱恋太久差点忘记了雷击魔族这件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点不能理解”夜阑用手搂着史莲。

“贴地的滚雷马上就要下来了,你怕不怕?”史莲笑着问夜阑。

“我爱你”夜阑温柔的亲了一下史莲的额头。

果然伴随着暴烈的声音,一条条滚雷像翻滚的龙蛇一般,把站在那里的史莲与夜阑包围起来。

“紧接着是天上的炸雷”史莲对这种情景无比的熟悉。

又果然,天空中十几条粗壮的炸雷在史莲与夜阑头顶炸开。夜阑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他紧紧搂着史莲想要保护她,殊不知现在是史莲在保护自己。

“龙岩怎么办,现在有上神护着他,我们得不了手,我们要不要去禀报神主?”虎章着急的提着他雷神的锤子。

“禀告神主只会被骂,来我们这样……”龙岩在虎章耳边轻语了几句。

“这样倒是一个好办法,但我们得手后,上神恐会怪罪你我”虎章为难道。

“上神史莲本是我神界至尊,她是被魔族给迷惑了心智。等那夜阑一死,上神头脑清醒了,自不会与我们过不去”龙岩信誓旦旦的说。

“好吧,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了”虎章将军妥协道。

倾盆大雨如倒灌一般倒了下来,史莲撑着伞眼睛盯着天上的闪电。她凶狠的眼神让虎章和龙岩有点发怵。

一会儿功夫大雨骤停,雷雨过后空气清新,柳暗花明。

“小神拜见史莲将军”虎章下到凡间对史莲恭敬行礼。

“将军好生威风”史莲笑着又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

“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虎章将军对史莲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吧,刚才好大的雨”史莲收起雨伞“那边有一处凉亭,走”。

“史莲”夜阑不放心的叫了一声史莲。

“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史莲松开夜阑的手。

“将军,您身经百战,德高望重怎么会跟魔族里最阴险毒辣,最蛮横无礼的人搅在一起?”听虎章的语气,夜阑就是一坨臭狗屎,他不仅配不上史莲,还玷污了史莲的名声。

“将军这话里大有恨铁不成钢得意思?”史莲笑着说。

“小神不敢”

“神主轩辕明羽已经将我赐婚给了夜阑,凡间有句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现在我只能随他夜阑了”。史莲故意说。

“这……神主的意思也许是想让你亲自斩断那夜阑狂妄的念头”

“啊,难道神主是这个意思?都怪我蠢笨不能理解神主的英明意图。这样的话还请将军再跑一趟,帮我问一个明白回来”。

“小神……”虎章为难了。

“神主若是有话不能直说,那我史莲就只能是听着什么算什么了。夜阑他现在便是我史莲将来的夫君,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史莲绝不轻饶!”

恰在此刻天空一个庞大的火球像夜阑飞去,史莲银枪飞出,那颗火球被远远的打在地上。

“龙岩将军”虎章赶紧去搀扶被史莲打在地上的龙岩。

夜阑见势也赶紧来到史莲身边,保护着她。

“龙岩谢上神不杀之恩”龙岩起身为史莲行礼。

“哼,龙岩将军好计谋”,史莲知道像刚才那种引开自己,去截杀夜阑的注意一定不是老实的虎章将军想出来的。

“比起史莲将军的万夫不当之勇,小神佩服的五体投地”。

“哼”史莲嘴角笑了笑。“两位将军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告辞”。

“慢着”龙岩叫住史莲与夜阑。“夜阑主上!”龙岩给夜阑行了一个礼。“你一个魔族之王站在史莲将军身后被女人保护,不觉得脸红吗?”

“哈哈哈……”夜阑大笑。“你们神界数百万兵勇每有大战都要躲在史莲身后,你们被这个女人保护了无数次。敢问将军,你们不脸红吗?”

“你!”龙岩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哈哈哈……”史莲被夜阑逗的大笑。“龙岩将军你跟他比嘴皮子恐怕还要继续修炼上百万年不止呢,哈哈哈……”

夜阑一把将笑着的史莲拥进怀里,小声说“你不说嘴上功夫最没用吗,走,我们回家”

虎章搀扶着龙岩看夜阑拥着史莲远远的消失在视线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