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以真情换真情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000字
  • 2022-03-01 18:13:45

“你要干什么?”史莲发现自己被夜阑一下带到了魔族夜阑的寝宫,而且是夜阑的床榻之上。

“又打我,又咬我,一会冷一会热。你是怎么的对我又爱又恨?想要爱我,又信不过我?我现在就让你信过我,让你完完全全的看见我夜阑对你的感情没有假,看我是怎么让你乖乖做魔族王后的”夜阑拉着史莲的手腕说。

“你满嘴的胡言乱语,你若强迫了我,我便恨死你”史莲用力去挣脱。

“恨,是因为爱。你既然说心里有我,那就证明给我看”夜阑抱紧史莲。“况且我们都有过一次,仙海神山上的那一晚不是你主动的吗,我还想要你,一直都想”夜阑轻声在史莲耳边说。

“你答应我一件事!”

“说,有求必应!”夜阑是吃定了史莲。

“不要再去找那颗卖掉的心,不要去关心那颗心的任何消息。从今之后不要再提关于那颗心的任何事,就这些。”

“好,我答应你”夜阑把史莲按住双手放在床榻上,他看史莲微闭着双眼侧过头去,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样子。“还记得在仙海神山上那一夜吗,那一夜像做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现在又是那么的真实,我喜欢现在的感觉,我更爱现在的你,你这个狡猾的女人”。夜阑无限的靠近拥抱史莲,却感觉不到史莲一点回应的心跳,而他自己的心脏却要跳出了胸腔。

夜阑停了下来松开了平静如水的史莲,他平躺在那里,像一块石像一般远远的躺在史莲身边。

“他为什么停下来,而我的衣服都没有褪去一件,是突然感觉我没有了趣味。还是他本来就打算羞辱我的,今日躺在这张床上,我这张万万年的脸是彻底没有了。”史莲翻过身去背对着夜阑,想着自己可以不经意的碰到他一下,稍微缓解一下两个人的尴尬,奈何那张床实在是太大了。稍微一用力,动作太明显不是更丢人?“唉,这张大床”史莲又想到了田西西跟史莲说过夜阑每夜要什么三个,两个的侍寝而且从来都是不重样的,这么大一张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夜阑说那都是刻意编造出来气自己的,但谁又知道真假呢。想到这里史莲竟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所有的心事都在这轻轻的一声叹息里。

“别瞎想,好好睡觉”夜阑过来把史莲搂进怀里,史莲抗拒用羽被将自己包裹了起来。“今晚我欠你的,下次补上”夜阑说着把史莲的手放进自己手心,两人安静的睡着了。

“这是什么风格,公主风吗?”天亮史莲睁开眼看见自己躺的床上轻纱绕绕,而身边的夜阑早已经不在了那里。史莲抬手看见同心镯又带在了自己手上,“总是弄这些冷冰冰的东西有什么用,深情给谁看!”史莲气愤的把同心镯摘下扔到了地上。

“王后,主上吩咐您醒后先喝掉这杯水”这时床幔外有个宫娥的声音说。

史莲看见自己身旁整齐叠着一套浅色的衣服,想必是夜阑为自己准备的。

“怎么没有鞋子,鞋子放到哪里去了?”史莲走下床去。这时她才发现这间房里齐刷刷跪了十几个宫娥。

“鞋子,奴婢这就去找”那宫娥起身慌张的说。

史莲见她容貌俊秀,身材凹凸有致,不禁感叹魔族女人的美貌。

“谁让你叫我王后的,我不是你们的王后。夜阑去哪里了?”史莲穿好衣服,光着脚走下床来。

“王后,主上说您是您就是,奴婢只能听命。主上说会回来陪王后用早膳”那宫娥跪到地上说。

“哦,好吧。都跪在那里做什么,都起身吧”,史莲知道魔族的人只是对自己表面尊重,他们都惧怕夜阑。因为惧怕魔王夜阑所以对史莲只是那种敷衍的臣服而已。夜阑吩咐宫娥叫史莲王后,史莲不让宫娥这样称呼,宫娥们是不会听史莲的话的。史莲光脚坐到了夜阑寝室露窗的秋千上,大鹏宫里飞起了雪花。

“好大的窗台,好美的风景,这个人可真会享受”史莲看见远处的大海,近处的山川河泽,心里不禁感慨。记得自己上次被赤目狼所伤,也是坐在这里的秋千上,眼前的风景却不是这样的,秋千也不是这样的。

“王后请您洗漱装扮吧”几个宫娥捧着香巾脂水跪在史莲身后。

“都站起来,不用跪着”史莲转过头说。

“来给我吧”夜阑回来了,带着一身的寒气,像是在外边冻了很久的样子。寒气里还有一股血腥的味道,对于血腥味史莲还是非常熟悉的。

夜阑接过香巾给史莲擦拭双手,史莲静静的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同心镯呢?”夜阑发现史莲手腕上没有了同心镯。

“主上在这里”宫娥捡起被史莲扔在地上的同心镯呈给夜阑。

“这是给我扔了?”夜阑拿过同心镯欲要给史莲戴上。史莲将手攥成了拳头,在无声的拒绝夜阑。“昨晚是我不好,不生气了”夜阑趁势挠了一下史莲的腰。

“哎,……你……”史莲忍不住笑起来,伸手去挡被夜阑拿过去重新又戴上那副镯子。

“脚怎么还光着,鞋子呢?”夜阑问。

“主上鞋子在这,内恃官大人刚刚派人送来的”宫娥将一双绣着金丝银线的绿色裘羽靴子呈给夜阑。

“让金翅乌滚回来伺候”夜阑说着为史莲穿好鞋袜。原来金翅乌自从被夜阑赶去无忧苑就没有再敢回夜阑寝宫,夜阑让他滚回来伺候,是赦免了他的罪。

“脸就不用洗了,我寝宫后面有一处温泉,一会儿带你过去”夜阑靠近史莲耳朵小声说。“走,我们去用早膳”夜阑再挽起史莲的手。

“我不饿”史莲故意赌气。

“不饿也得陪我吃”夜阑一下把史莲抱了起来。

“你快放我下来”夜阑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些亲密的举动,早就让史莲羞红了脸。

“来,亲一下”夜阑放下史莲,还是使劲搂着史莲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最讨厌你这种故作深情的样子”史莲果真亲了夜阑一下,亲的冷漠又敷衍。“你的早膳在哪里?”史莲转身看见了那桌恢宏的早膳。

“你第一次在我的家里用餐,准备的匆忙了些。午餐和晚餐我会让他们好好准备,过来坐我身边”夜阑体贴的为史莲拉出软榻椅子。“把炉火烧的旺一点”夜阑又回头对宫娥们说,“来,我帮你把头发挽一下”夜阑趁机又把同心结系在了史莲发间。

史莲看见了那张巨大的长桌上,摆放满了精致诱人的食物,装食物的餐具全是铮亮的银器。自己的面前大大小小摆了十余种用餐的器物,这个阵仗即使在神界的宴会上,史莲也没有遇到过。都说魔族王族的生活骄奢,在凡间的时候史莲没有从夜阑身上看见任何骄奢的痕迹,原来是夜阑伪装的好而已。

“好养眼的早餐啊!”史莲不禁感叹。

“不仅养眼,而且养胃。喜欢什么告诉他们,他们给你拿”夜阑指着站在一侧伺候的宫娥们说。

“那个白白的晶莹剔透的是什么?”史莲指着长桌中央的一份食物说。

果然有一个宫娥过去为史莲取,“算了,还是我来吧,你在魔族吃的第一顿饭,我亲自伺候你”夜阑让宫娥退下,他自己亲自去给史莲取了过来。“这叫鹅黄,是用虾蓉做的,吃的时候要蘸这个味料才好”夜阑蘸好料像是要喂史莲的意思。

“一定要这么尴尬吗?”史莲回头看身后站的那十几个宫娥,每一个都面带微笑的看着前方,想她们一定在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自己呢。

“怎么样,好吃吗?”夜阑笑着问史莲。

“我受不了了,我吃饱了”

“回来”史莲起身被夜阑一把拉回来。“慢慢会习惯的,来,你尝下这个”夜阑搂了下忐忑不安的史莲。“魔族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坐在这张桌子上,你是第一个也是我夜阑的唯一一个。”说到这,夜阑起身去给史莲取其他食物。

“主上,老奴该死”这时金翅乌带着小王子跪了下来。

“知道自己该死就行,去让厨房把那碎雪给做了,快点我现在就要吃”夜阑冷冷的命令金翅乌。

“早就听说你有了一个小王子,是他吗?”史莲起身走到摇篮车旁边,那小王子明明是她自己的孩子,史莲却装作没见过一样。

“哎,别仗着我喜爱你,就欺负他”夜阑过去抱起自己的小王子。

“给我抱一下,他好胖啊”史莲从夜阑手里抱过小王子。

“我的儿子,吃的当然好了”夜阑又喂史莲吃了一口米粥。

“放下他吧,你好好吃饭”

“再抱一会儿”

“喜欢,自己也生一个”夜阑接过小王子将他放回摇篮里。

“这碗粥好喝”史莲没有接夜阑的话。

“这就是普通的肉沫咸粥,一会还有更好喝的。”

“主上,碎雪来了”金翅乌呈上一碗白色的如透明珍珠般的美食。远远史莲就能闻到它的清香,是神清气爽的那种香味。

“这个好吃,尝一下”夜阑拿过粥送给史莲。

“主上,不可……”金翅乌想要出言阻止。

史莲缩回手,笑着说“这一定是十分稀少珍贵的东西,你自己吃吧”

“对我来说这三界里最稀少珍贵的就是你,来我喂你”夜阑盛了一勺碎雪轻轻吹了一下。

史莲回头看了一眼金翅乌,金翅乌的表情动作就像史莲要吃掉的是他的心肝宝贝一样,可怜又好笑。

“你看他做什么,不怕自己反胃?”夜阑狠狠瞪了金翅乌一眼。

“这么多珍馐美食我才不会夺人所爱”史莲继续吃她的小笼包就着咸肉粥。

“金翅乌把这碗东西端出去泼掉!”夜阑生气的把碎雪摔在桌子上。

金翅乌躬身将那碗碎雪端走。

“回来,坊间传闻魔族有一滋补圣品,能延精续瑞,美容养颜。只是太过珍贵,百年才得一碗,我若猜不错说的应该就是这碗粥吧”史莲笑盈盈的将那碗碎雪又给端了回来。“你主上不高兴,你就不要惹他了,我吃了就是”史莲说些轻轻吃下一口。

“原来是这种滋味的”史莲故意笑着说,又舀了一勺,夜阑斜过身子将史莲手里的那一勺碎雪给吃了下去。

他两个人你一勺我一勺,说说笑笑俨然是一对恩爱夫妻的模样。

魔族的冬季十有九日是雪花飘扬,只有一处地方是暖意融融,鸟语花香的那就是夜阑送给史莲的花园。没有人知道夜阑是用了什么法术让这一处花园比神界还要仙气漂亮,但大家都能看出来夜阑是爱极了史莲的。

用过早膳史莲带了小王子到了花园里,“你如果现在能跑了该多好”史莲把小王子举的高高,抛到天上又接下来。逗得小王子咯咯大笑,小王子的笑声也让史莲开怀大笑。

“说好要带你去温泉那里的,你又要到这里”夜阑过来坐到海棠树下。

“我发现了一棵可以结出珍宝的树,你从哪里寻得的种子,也给我几颗吧”史莲抱着小王子过来。

“那是我的断发所生”夜阑将史莲与孩子一起搂进怀里。

“你为救我耗去半生精元,一头黑发只能抛在这里?”

夜阑点点头“我不后悔”。

史莲将小王子放到摇篮车里,伸手从那棵宝树上取下一段细丝,又斩断自己的一缕头发。将它们缠绕在一起,做成一个小小的圈“来,吹一口气”史莲对夜阑说。

夜阑对着史莲的手轻轻吹了一口,一个黑色嵌着银边的指环出现在史莲手心。

“夜阑你是我史莲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人”史莲踮起脚轻轻在夜阑耳边说,她把指环轻轻套在夜阑左手的无名指上。

史莲又听见了夜阑咚咚的心跳声,那声音仿佛又要越出胸腔来。夜阑低头托起史莲的下巴想要吻下去,被史莲娇羞的躲开。

“我喜欢听你心跳的声音,真好听”史莲俯到夜阑的胸口,认真的听着。

“史莲,我会把你的……”

史莲挡住了夜阑的嘴巴,“你答应过我的,永远不要提起,更不要去做”。

“好”

“现在告诉我,你昨晚去哪里了?”史莲还是倚在夜阑的胸口,她用手轻轻去碰了下夜阑肩膀上的伤。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出去了,还受了伤?”

“今早你一露面我就闻到了血腥味,我喝过你的血,对它的味道十分熟悉”。

“到大鹏宫外转了一圈,没做什么”。

“没做什么就好,万事小心。我史莲既然逃不开你,就认定和你是一体了,我不许你出任何事,更不能再随便受伤害。”

“语气这么硬,我都有点害怕了”

“怕也晚了”史莲向摇篮车里的小王子看了一眼“给他取个名字吧”

“战神史莲的孩子,还是你来取?”两人围到摇篮车旁边。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取名字”史莲笑着勾住小王子胖胖的手指。“难道要叫胖儿?哈哈哈……”。

“叫昆仑吧,话说那人间始立最早的一座山就是昆仑,昆仑也曾经有神界的人居住过一段时间,教会凡人采桑狩猎。它顶天立地,巍峨不屈。你说叫昆仑怎么样?”

“你觉得好就是了,我们就叫昆仑”史莲把小王子又抱进怀里。

“公司附近不好住吗,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租房子?”段锋为田西西拎着大包小包累的满头大汗。

“你知道这是谁住过的房子吗?”田西西站在史莲家门口给房屋中介打电话。

“不用打了,田小姐我们不是说好后天搬过来的吗,您提前了两天。人家史小姐还没有搬走呢”那中介拿着手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为难的说。

“没关系,我先把东西放进来。她随时可以搬走,把门给我打开吧”田西西笑里藏刀。

“史小姐,这是史经理的房子?”段锋问道。

“就是她的,整日里神神秘秘,我倒要看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快点开门我给你加钱”田西西怒着嘴说。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叫保洁呀?”史莲从电梯里出来,看见田西西故意说。

“史小姐这是田西西小姐是这里的新租户”那房产中介赶紧说。

“史经理原来你住在这里,离公司挺远的”段锋跟史莲打招呼。

“段经理,精神不错。一起进来吧,我正准备去交钥匙呢”史莲开了门。

田西西与段锋东张西望的进了屋里。

“田西西,钥匙我给你放桌上,我走了”。史莲丢下钥匙,准备离开。

“史莲你等一下”田西西叫住史莲。“段锋你们出去一下”田西西把段锋与中介赶出屋子。

“你还有什么事?”史莲不解。

“这张床我表哥也睡过是不是?”田西西激动的问史莲。

“田西西你这问题好变态”史莲竟然有点羞红了脸。“他偶尔会睡一下,只是偶尔而已”。

“史莲,我真的很羡慕你,又特别的恨你”田西西眼里衔着泪水,坐到床上,抚摸着那冰冷的床沿。

“田西西你还真是个痴情的女人”史莲笑着说。

“你不懂,魔族的女子都爱魔王,以能被大鹏宫选中伺候魔王为荣。但我爱的是魔族三王子,无论他是不是王,我从小就仰慕他,总是想尽一切方法引起他的注意。我爱三表哥,爱的好辛苦”田西西泪如雨下。

“田西西,你现在的麻烦是二表哥。若你不爱段峰就放了这个凡人吧,别白白搭上段锋一条性命”史莲冷冷的说。

“我偏不听你的,段锋是我的,夜琛是我的,三王子也是我的。史莲我会把你爱的和爱你的一个个都抢到手里来,你等着”田西西的恨意都快从眼泪里燃烧了出来。

“好吧,你真是无可救药。露台上的那些花全是夜阑帮我打点的,你要喜欢,我便不再拿走了,料想你会善待它们的”。

“三表哥的一切我都爱,除了你”

“那就好,田西西再会”史莲关门出去。

“倒在我怀里,一眨眼就能如到另一座城市,你偏偏要坐上两天一夜的火车。你是怎么想的,找累吗?”夜阑问正在火车站便利店里挑选零食的史莲。

“你不知道,坐火车真的是其乐无穷,路上有好多美景可以欣赏呢”史莲绕开夜阑。

“我也能带你看一路美景,乘着云朵低空飞到那里去”

“会吓死人的”

“我们划出时空,凡人谁也看不见”

“帅哥,我都听见了。你别吹牛了,赶紧过来把你女朋友这堆零食的钱给付了”收银的两个小姑娘在看着夜阑吃吃的笑。

“我来吧,他身上不带钱”史莲掏出手机付了钱。

“好帅一个人,真能吹牛……”史莲与夜阑走远,收银的小姑娘还在笑话夜阑。

“再去卖一张票,我跟你一起看风景”夜阑又跟到水果摊那里。

“呵呵呵……亲太贵了,我不舍得给你花这个钱”史莲接过水果。

“真是个自私又绝情的女人”

“做为一个凡人,这人间带给我最大安全感的东西就是金钱。我怎么能把这来之不易的金钱花在富得流油的你身上?”史莲递给夜阑一个橘子。

“好吧,我送你坐上火车。同心镯敢自己摘了就打断你的腿,来”夜阑回身把史莲头上系的同心结摘下,“老老实实给我系在脚腕上,再敢打它的注意”。

“把我的腿打断”史莲搂着夜阑的胳膊,笑盈盈的说。

“身上还有多少钱全拿出来”一个男人对旁边那个抱孩子的女人说。史莲与夜阑同时安静了下来。

“他们两个还要养,留一些零钱给我们三个人吧?”女人语气里有撒娇的意思。

“他们两个又小,吃的又少,你呆在家里什么也不用干,用不了这么多钱”显然男人不吃女人的那一套。

“我不给你,我们在家也要生活,也要吃饭”女人看了眼手里攥着的钱。

“拿来,你这个贱女人,看见你就让我恶心”男人抢过女人手里的钱,起身去远处坐了。

那女人像个木鸡一样,手里抱着孩子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妈妈,我要那个小飞机”直到身边那个大点的小男孩拉她的胳膊。

“嗯,妈妈知道”女人像是做错了什么羞愧的低下了头。也许她在心里咒骂那个无耻的男人,也许是在责怪自己遇人不淑,也许是觉得对不起自己两个年幼的孩子。

“妈妈你给我买吧,我们快去买吧”小男孩开始纠缠自己的妈妈。

“别闹吵醒了弟弟”女人抬头轻轻的瞪了小男孩一眼。小男孩可能经历过许多这样的情景,果然乖乖的不再闹了,只是眼睛一直盯着那架迷彩的小飞机。

“凡人短短一百年的阳寿,活的可真不容易”史莲轻轻说。

“你是上神,怎么不去普度众生?他们凡人在遇到难事的时候不都是求神吗?”夜阑的语气有点冷。

“我知道你早就按捺不住了,想去就去吧”史莲在笑夜阑。

“把你的钱包给我”夜阑伸出手。

“不给”史莲捂紧自己的包包。

“拿来”夜阑一把将史莲的包包抢到手里,掏出史莲的钱包。“挺有钱啊,好厚一摞”夜阑尽数把史莲的钱给拿了出来。

“你给我留两张”史莲去拉住夜阑,却被夜阑一下躲开。

“留了”夜阑丢下包去了迷彩小飞机那里。

“来,小帅哥”夜阑把飞机递给小男孩,小男孩忙不迭的给接了过去。

“这?”那女人愣愣的看着夜阑。

“我不知道这是多少,看那女人心疼的样子应该是不少”夜阑说着向史莲那看了一眼。“你先拿着,自己的钱自己好好藏好,不要再被别人抢去”夜阑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男人。

“叔叔那是我爸爸”小男孩说。

“我知道,保护好你妈妈,不要再让你爸爸欺负她”夜阑摸了一下先男孩的头走开了。

“神,你回来了?”史莲笑着说。

“她为什么不谢谢我?”夜阑轻声问史莲。

“她遭受了足够多的苦难,受苦时不挣扎,受恩时不言谢。那种让生活锻打出的心路历程你这种从小锦衣华服,珍馐美味伺候着的人又怎么知道”。

“这人间是哪个无聊的神造出来的?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夜阑仰头却看见一个带着金链金表的男人挽着一个脂粉‘竹竿’走了过去。

“人间不光是那样,还有这样的,人间百态,你才见了寥寥几种而已。好了,我该上车了,再见”史莲站起身。

“我会到车上找你的”夜阑把史莲拥进怀里。

“嗯,我走了”史莲笑笑去排队检票了。

夜阑站在远处,趁史莲不注意将刚才抢老婆钱的男人狠狠摔了个狗吃屎。史莲不让他在凡间用法力,但不用法力又怎么能立马解决心头之恨呢。他是夜阑,狂妄又自信,善良又狠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