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夜阑的晚餐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291字
  • 2022-02-26 19:25:07

“把这口罩戴上”史莲从夜阑手里拿过包包和手机,把一个黑色的口罩递给夜阑。等一下我去给你拿条围巾,史莲又返回家里给夜阑拿了一条围巾,围了三圈后夜阑红肿的半边脸好歹算是不怎么能看出来了。

“史莲,你记得自己打过我几次了吗?而且每次都是打脸,如果不是因为我爱你,啥不得,你早就化成泥了”夜阑摸了下自己的脸,还是好疼。

“是吗,再敢欺负我一次,化成泥的就是你!”史莲拦下一辆出租车,两人上了车。

“你好,我朋友的包包忘在你们酒店化妆间了,就是中午结婚的田心女士”史莲笑着跟前台说。

“女士你稍等一下”前台小姑娘,拿起电话稍微核对了一下。

“女士,这是田心小姐的包包”这时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拿着田心包包还给史莲。

“谢谢,美女,再见”。史莲从酒店出来看见夜阑坐在酒店的喷泉旁边,低着头像是在想些什么。“好了,我们走吧”。

“早知道这么远,还不如让我带你过来”夜阑跟史莲坐了足够有一个小时的出租车。

“让风吹一吹,可以吹散有些人人脑子里一些胡思乱想的想法”史莲说着给田心打电话。

“喂,心姐你在哪里呢?”

“喂,史莲小姐我是杜总的司机,我在停车场的D区”

“哦,好我这就过去”好在史莲离停车场不算很远,走了十几分钟算是到了。

“你好,这是心姐的包”

“你好,谢谢史莲小姐”杜志国司机客气的说。

“心姐,他们呢?”史莲问。

“他们去机场附近的酒店休息了,让我在这里等你”

“哦,好的”。史莲把包交给那司机,突然觉得自己一天下来特别的疲惫。

“怎么,看你一路走过来连续打了三个哈欠,累了?”夜阑递给史莲一瓶水。

“你买的?”史莲吃惊夜阑哪里来的钱。

“刚刚从你包里拿了一些钱,你这抠门,不会生气吧?”夜阑笑着说。

“你才抠门”史莲搂住夜阑胳膊“好累,现在没人,我们回家”。

夜阑带史莲瞬间回家,比眨眼还快。“快不快?去睡吧。”

史莲又去换好衣服,顺便拿了些药水出来了。“过来一下,不要这么高,这样”夜阑乖乖坐在小凳子上。史莲为夜阑摘下围巾口罩,夜阑的半张脸竟然肿成了馒头一般,“怎么会这样,好疼吧?”史莲有点后悔打夜阑下手太重。

“你这是几成功力啊,跟我说,我好有个心里准备。哎吆,轻一点”史莲轻轻为夜阑上药,夜阑闭着眼,偶尔会疼的叫一下。

“有没有这么夸张,你可是魔族之王。这点痛都忍不了,不要动”。

“史莲,我真的很疼,比你想象的要疼很多倍”夜阑说的是实话。因为夜阑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所以老天爷为公平起见,夜阑的痛感是正常人能感觉到的许多倍,这点夜阑在很小的年龄就觉察出来了,只不过这件事是夜阑自己的秘密。其他人都不清楚,包括史莲。“好了,好了,算了吧,太疼了。我受不了,就这样,别再管它,哇,好疼”。

“再忍一忍,一会儿就好。这是凡间的药水也不知对你有没有用,太夸张了,我真的没有很用力”史莲心虚的很,她清楚知道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

“好了,好了,我求你,别给我上药了”夜阑按住史莲的手。“快去睡吧,记住以后忍不住再打我不要打脸,我原谅你了”。夜阑起身去了露台,他的脸火烧火燎的疼,恨不得一把将它抓烂的感觉。

史莲心虚的躺在床上,看着夜阑站在露台的背影,心里想着“你如果不欺负我,我又怎么会打你”勉强睡着了。

夜阑实在忍不住用手触了一下自己红肿的腮,轻轻一碰疼痛难忍。现在只有马上回到魔族才有可能缓解疼痛,但夜阑又担心自己离开,史莲会偷偷跑掉,自己再不能找到她。他只能狠狠攥着拳头使劲忍着,“啊……”夜阑咬着牙在硬挺,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巴掌怎么会如此的疼痛。话说史莲的巴掌夜阑以前是挨过两次的,那两次还让夜阑感觉特别亲切甜蜜,这次像是被用了杀招一样的疼。“怎么办,史莲不愿意戴上同心结,我若走开再怎么找到她?”想到此处夜阑在自己手里凝了一团黑气,“你们守在史莲三里禁地的外边,看见她出去马上跟踪去,要有一点纰漏,扒皮拆骨”他一扬手将许多的乌鸦送了出去。夜阑是魔族的君王,统领三界之中除神与人之外的一切,因为魔族管理的群部更为复杂,有魔族人员,禽兽,妖孽等等,纷繁众多。所以夜阑的性格也是最为复杂难测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史莲,当然在脆弱的凡人与清雅的神界面前他也是礼貌和蔼的。但在面对魔族的时候,他又是冷酷而残忍的,他不苟言笑又喜怒无常,他脾性暴虐,心狠手辣视魔族性命如草芥。这几种表情让夜阑控制的游刃有余,但是在上次凡间八月十五的晚上他没有控制好自己,或者说是故意放纵了自己,让他与史莲之间产生了隔阂。所以夜阑始终觉得现在的史莲与原来的史莲有一些的不同,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他猜想史莲那里大抵是少了那颗装有他的心。

“金翅乌快去叫药师过来”夜阑回到自己寝宫,用斗篷遮着脸,他疼的身体都抖了起来。

“主上,你出去这么久……”金翅乌说。

“快去叫药师,快!”夜阑恶狠狠的喊。

“好,我这就去”金翅乌看见了夜阑的脸,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去可药师那里。

“啊……啊啊啊……”摇篮里的小王子在冲着夜阑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乖,为父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乖不要怕”夜阑忍着痛,起身将再摇篮里的小王子抱进怀里。“不怕,不怕,为父不疼”他拿起小王子的小手再嘴上亲了亲。

“主上药师们都来了”金翅乌跑的帽子都歪了,鞋子也掉了一只。

“快进来,小王子给你”夜阑把小王子轻轻递给金翅乌。“去厨房让他们给我准备些吃的”,夜阑边说边坐了下来,“快来看看,谁都不准乱说话,赶紧过来”夜阑生怕哪个药师说出自己是被掴掌的没有面子。

“来,主上请坐好”为首的药师是个白发白须的老人,魔族药师之首因姓洪,在魔族被尊称为洪药师。

“好大的一股力气,主上对方是动了杀心”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夜阑忍着痛,小声说。

“我给主上上药,主上需要忍一忍”

“行,我忍得住。我这脸上有些凡人的药水,没关系吧?”

“没关系,凡间那些东西怎么可能医得了您这金贵的身体,敢问主上可是被神界所伤?”洪药师小声问。

夜阑闭着眼睛没有说话,“来,忍一下”洪药师战战兢兢的为夜阑上药。

“啊!”夜阑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你是要杀了我?”

“哇哇……”小王子被夜阑惊吓,大哭了起来。

“乖没事,为父不疼。金翅乌把他带到无忧苑去,这个给我”夜阑拿过洪药师手里的药粉。“还有没别的药?”

“还需要煎服一剂汤药”

“快去煎,都走”

夜阑把人赶走自己亲自上药,“啊……”他的眼角竟然掉下一滴眼泪,“什么痛彻心扉,到最后痛彻心扉的成了我自己”他自言自语道。

“主上,你真的非史莲上神不可吗?”金翅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夜阑身后。

“谁让你进来的?”夜阑冰冷的斜了金翅乌一眼。

“主上!”金翅乌把煎好的要放在夜阑旁边。“求而不得的东西就不要再求了,洪药师说上神对你起了杀心”。

夜阑心想金翅乌果然是整个魔族最了解自己的,三界之内只有史莲能让自己伤成这样。“金翅乌别以为你天天在我身边我就对你另眼相看,这样挑拨我与史莲的关系,我现在就可以拔了你的舌头。啊……”夜阑说话没注意,又碰疼了一下。

“主上,每场神魔大战,上神史莲都能轻松斩杀数十万魔族兵勇。其中也包括一些对她有爱慕之心的许多王子,主上,她是手上沾满魔族鲜血的战神,上神对你一时的新鲜抵挡不住她对魔族千万年来的仇恨。主上,你放手吧”。

夜阑一脚踢烂了旁边的桌子,“来人,金翅乌老迈昏聩,胡言乱语。把他给我吊起来冻上一夜!”。

“是!”兵士们过来拉跪在地上的金翅乌。

“慢着,小王子的虎头娃娃,放这里,别让你们笨手笨脚给弄脏了”金翅乌缓缓的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布偶的小老虎。这是夜阑儿时的玩具,夜阑当然记得。

“你这老不死的,别以为我会可怜你。去,哄你的小王子去,快滚”夜阑放走了金翅乌。

如今的魔族上下还有一处是黑灰色的,它阴森恐怖的格调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二王子夜琛的府邸,夜琛从心理到外在都是阴暗的。“你确定这个假的能骗过夜阑”夜琛看着桌子上放的一个精美木头盒子对堂下背立着的一个身形说。

“史莲的心脏谁又见过,你收过来的那个怎知道就是真的?”这个黑衣人就是当日与姑苏付雷合谋绑走夜风用屠魔阵困住夜阑的人,在这里他是第二次出现。

“史莲是神界首神之一,她难道会拿一个假的心脏去骗钱?况且我也派人跟踪她,在失去心脏后史莲的确是苍老了许多”史莲在夜琛的心里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绝对不会有一些欺骗,说谎的形象。

“那样最好,没有了心脏史莲活不过多久。这样我们处理起夜阑来就方便多了,把这个给夜阑送去,很快我们需要的东西就各自到手了”那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将一只手拍到夜琛肩膀上,让夜琛放心。

史莲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喂?”。

“史经理,忙不忙找到男朋友了吗?我刚刚下班,出来请你吃饭怎么样?”是刘谏云。

“啊,刘经理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说就是。不用请我吃饭,多破费,哈哈哈”史莲笑着说。

“史经理你真是狡猾的很,快出来吧。米娜礼物甜品店我等你”

“好吧”史莲挂断电话。太阳将要落山,夜阑不在露台上。史莲看了一圈屋里也没有人,她换上衣服,就出门了。

夜阑用完药后躺在椅子上等待脸上的疼痛减轻,这时一只乌鸦扑棱棱飞到他的肩膀上。“怎么,她出门了?”。

“呱,呱”

“你们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呱,呱”

“走”夜阑疲惫的站起身,他从镜子里看了一下自己俊俏的脸,在用过药后外观上已经并无大碍。只是偶尔一阵阵辣辣的痛感,让人不是很舒服。

“主上,二王子夜琛求见”这时有士兵过来禀告说。

“告诉他,我不在”夜阑很不耐烦。

“主上,二王子说他手上有一件你最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二王子要当面给你,主上,您见还是不见?”

“让他去偏殿等着”夜阑给自己找了一件仅能露出眼睛额头的披风,他料想夜琛说的东西应该就是被史莲卖掉的心脏。

“主上”夜琛见到夜阑马上行礼。

“不必多礼,手里拿的什么?”夜阑坐到偏殿椅子上。

“主上,这是史莲上神在枯城当掉的心脏”夜琛毕恭毕敬的把手里的木盒交到夜阑身侧的桌子上。

“二哥几日不见,这礼数见长了不少啊?”夜阑笑着说。夜琛与夜阑从小就不对付,夜阑做了魔王后,夜琛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毕恭毕敬,君臣有别过。

“我在人间私设当铺,专做神魔两界的典当生意。想必主上已经知道了,不知为何主上至今没有降罪于我?”夜琛跪下道。

“我说过,这三界内除了史莲我什么都可以容忍你。这是父王的心愿,你要谢就去谢父王去”夜阑去看那只木盒。“我怎么知道这就是史莲的心脏?”夜阑一边打开木盒一边说。

“这个,心脏我已经交到你的手里信与不信相信主上自有办法辨别,夜琛告退。 ”

夜阑本打算找机会向夜琛要回史莲的心脏,没想到夜琛竟然亲自将它送了过来。夜阑看着盒子里那颗小巧玲珑的心,还是鲜活的,甚至还在跳动。“我就在这颗心里,史莲到底是用了多大的狠劲把它从胸口摘了出来?”夜阑拿起木盒,放进自己的衣袖。

“好精致的甜品店,我还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呢”史莲到达米娜礼物甜品屋,看见刘谏云已经等在了那里。

“史经理不上班全穿休闲装了?”刘谏云看见史莲穿了一身运动服,只是脸上还是藏不住的疲惫与苍老。“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

“刘经理这是长工资了,我去点了”史莲笑着去了服务台。

“你太看不起我了,去了半天拿了一杯牛奶回来”

“我刚刚吃过饭,不饿的。有什么事咱们开门见山,是公司的事吗?”

“史经理你是不是失恋了,过完一个假期看上去没有精神了”

“没有,秋天嘛,草木凋零,人也不精神。怎么样,工作开展的还顺利吗?”史莲喝了一口牛奶说。

“昨天我被财务部的姚梅给狠狠的奚落了一顿,仓库有三个老员工要辞职,业务部整改,业务经理们都把矛头对准了我,你说管我什么事。史经理你在的时候天天没事干,你一走,到处一团乱。秦总中午的时候在电话里狠狠的教育了我一顿,把你夸的跟花一样”

“刘经理这是吃醋了,告诉你秦总骂你是因为看重你。他若不是看你能行,以秦总的性格早就让你去财务算工资了。所以做好你自己,其他的不用管”

“那财务姚梅是秦总亲戚吗,说话太嚣张了”

“对,她一直很把自己当回事。但她不是秦总亲戚,而且她的工作能力也不是很强,而且她的气质也跟公司不是很符合。刘经理你懂我的意思哦,放心大胆的干就是了”

“业务部的人扬言要把我狠狠的打一顿出气,以雪他们心头之恨”

“公司削番嘛,业务部有几员大将都是当年跟秦总摸爬滚打出来的,不要小瞧他们”

“你是说他们真的会打我?”刘谏云瞪大眼睛。

“不是,我是说他们的业务能力都很强。是秦总在跟他们抢提成,要把钱全都装到自己口袋里。钱挣的越多了,越没有够”

“史经理秦总一直对你评价很高,你怎么这样说他?”

“我说的都是真的,就是秦总在这我也这么说。以前的秦总不是这样的,刘谏云你不知道这帮老业务员对公司的感情,你更没有见过秦总对他们好的时候的样子,只是时过境迁了而已”

“史莲我就知道你嘴巴里说不出我的好话”这时秦总竟然坐了过来。

“秦总,你怎么来了。早知道你来,我就好好打扮一下了。哈哈哈”史莲笑着起身给秦总让座。

“你再打扮也就那样了,再不嫁人就砸在手里了,把甜品拿过来”秦总做了个手势,服务员把各色甜品摆在桌上。“来,秦总我请你吃好吃的,还说我的坏话。刘谏云你说史莲是不是不应该”秦总笑着说。

“秦总,我是希望公司好的”史莲笑笑说。

“接着说”

“公司里的财务可以换一个能力更强的人,业务部的老业务人员非必要时刻留一半即可。长久不出业绩,又心不在焉的人员完全可以砍掉。订货的穆青青一定要留住,一个穆青青可以顶一间办公室,但是她的工资待遇则必须是一间办公室的容量。其他的嘛,没什么事了”

“前台没事吗?”刘谏云问。

“前台的田西西还能翻出什么幺蛾子,这么个美女只要不犯什么大错,留下当花瓶就是了”

“史莲,你对田西西太冷酷了,你是嫉妒人家长得好看吧?”秦总笑着说。

“没有,我比她还好看呢”

“得了吧,你。再不嫁人就成剩斗士了,赶紧脱单吧,你最近是不是焦虑的老了?”

“没有,不是……”

夜阑在马路对面远远的看着史莲,看她和同事谈笑的样子。史莲曾经告诉自己实力才是最能打的,轩辕明羽也说过要得到史莲的心,要靠实力,实力又是什么?夜阑坐上了魔王之位,在魔族面前雷厉风行在史莲面前温柔忍让,他每日修练法力,私下里偷偷挑战了神界许多勇武的将军,屠杀或收服了许多潜藏在魔族的暴烈野兽。夜阑还要不停的去证明自己,如今史莲的心就装在自己的衣袖里,他却不知道自己在那颗心里占了几成。

史莲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刘谏云的电话吵醒,从甜品站出来,史莲又觉得疲惫了。打车回家又要花钱,这个时候要是夜阑在就好了,他可以带自己一下子回到家里。想到此处史莲不禁东张西望了起来,她果然看见了夜阑,夜阑就在马路对面看着自己。

“在找什么?”夜阑眨眼就到了史莲眼前。

“我们回家”史莲搂住夜阑的胳膊。

“好,是这边吗?”夜阑竟然没有用瞬移,他在和史莲散步。

“哎呀,我说的是快一点”史莲撒娇拽拽夜阑的袖子。

“呵呵,好,走”原来夜阑是故意逗史莲玩的。“我给你带了吃的,中午没吃饭,是不是饿了。刚才有人请客,你怎么没吃呢?”夜阑边说边走向史莲餐桌。

“我不饿,等下”史莲拉住夜阑。“对不起,我手重了,还疼不疼”史莲想去碰夜阑的脸又不敢动,怕他疼。

“没事,是我惹到你了,害你变成这个样子”夜阑看见史莲苍老的模样,心底也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史莲听到夜阑的话自然心领神会,“男人果然都是视觉生物,我又老又丑你现在反悔还来的及。怎么样,反悔吗?”

“别在这无理取闹,去洗手吃饭”这时夜阑随手一摆,在史莲餐桌放了一碟藕片。

“隔空取物?”史莲有些吃惊。

夜阑一件件往上摆,史莲在安静的观赏“这种本事在神界只有两个人有,轩辕明羽和我。魔族竟然出了你这么个人才,难得”。

“没有点本事怎么能娶你回去好好欺负,还不去洗手?”夜阑放好菜又把它们调了一下位置。“洗个手要多久,菜都凉了”夜阑冲在卫生间的史莲喊。

“哦,来了,来了”原来史莲去洗澡了。

“你一天要洗多少次?”

“本来不用洗的,刚刚出去了,又得重新洗”史莲换好了居家的衣服。

“来我给你擦头发”夜阑发现史莲每次擦头发都擦的不是很干,所以史莲的头发总是湿漉漉的。“你现在是凡人,会着凉,会感冒,平时多注意一些。免得生病,会很麻烦”。

“难道这是夜阑的分手晚餐吗,因为我老了,丑了,他后悔了?昨天还是信誓旦旦,今天中午还在那里难分难舍,现在就开始打退堂鼓了。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无所谓了”史莲在心里暗想。

“哎,史莲。想什么呢,以后头发就擦成这个样子,知道吗。算了,还是以后我帮你擦吧,你就是个不仔细的女人”夜阑说着去露台去晾毛巾。

“怎么他又说以后帮我擦头发,难道这不是分手晚餐,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史莲又在盘算着。

“让他们随便做的,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我帮你把头发拢起来,这样你吃饭方便一点”夜阑趁机将同心结系到了史莲头发上。

“坐下一起吃啊”史莲去拉夜阑的手。

“我不饿,你自己吃”夜阑说。其实是他的嘴现在还肿着,夜阑不想张嘴受罪而已。

“其实,我不愿意吃魔族的东西”史莲拿着筷子低头笑着说。

“魔族圣物你都吃了,我的精元,我的血哪一样不是魔族的。别说这些虚伪的话,快吃。”

夜阑拿起碗来为史莲加菜。

“了不得了,你这嘴上功夫一点都没有落下,哈哈哈……”史莲看着夜阑哈哈大笑。

“怎么变了一个人模样?”夜阑吃惊的抬起史莲的下巴。“为什么你每次洗澡后都能立马年轻回去,每次在外边的时候都是另一个年老疲惫的样子?难道像植物一样见到水就会鲜活?”。

“还让不让我吃?果然是视觉生物,看到好看了是不是有些惊喜。”

“吃吧,你现在也就是个一般女人,哪有什么姿色”夜阑松开手,回怼了史莲一句实话。“刚才那两个凡人请客,你怎么只喝了一杯牛奶?”

“我要是吃了他们的,回来怎么享受你这一番好心呢。刘谏云的孩子还小,老婆也爱吃糕点,让他打包回去带给老婆孩子岂不是更好。甜食从来不是我的向往。”

“传闻仙海神山上的花蜜,是三界之至味。上神史莲貌美全是因为有花蜜滋养”夜阑给史莲拿过一份花蜜做的甜食。

“可是我吃了万万年的花蜜呀,那种腻你能理解吗?”史莲苦笑着说。

“你这个级别的上神可以不吃食物”

“但是我一个人在那座山上真的无聊得很”史莲笑笑说。

“那你平时都在山上做什么?”

“看日出,再看日落”

“是够无聊的,怎么不出去跟那些仙子们唱歌跳舞,吟诗作画什么的?”夜阑为史莲盛了一碗汤。

“这些我真的不会,哈哈哈……”史莲又在撒谎,她故意不看夜阑,低头安静的喝起汤。

“放心,以后我会陪着你,我们还有一个小王子,你再不是一个人了”。

“那个小王子是陪你的,我会死掉”史莲继续吃她的菜。

“不许胡说,你是上神,怎么会死”夜阑将史莲搂进怀里。

“夜阑,我如果死了。你就把我埋在仙海神山的那棵海棠树下,有阳光照着的那一面”史莲放下筷子,依偎在夜阑怀里,就像她真的会死去一样。

“别胡说了。你也太瞧不起魔族圣物的神效,你不会死的,你怎么会死,魔族圣物可以让你起死回生无数次。一会儿给你看个东西,来这个好吃”夜阑给史莲夹了一块鸡肉。“干什么,一顿饭就把你给收买了?”夜阑感觉到史莲搂住了自己的腰。

“你对我真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吃饱了,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凡人的电影很有意思”史莲拉起夜阑坐到自己书桌旁边。“你有什么东西给我看?”史莲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回头问夜阑。

“这个”夜阑拿出了史莲的心脏。“今天夜琛亲自把它送到我手上”。

“我不是不让你去找它吗?”史莲情绪激动。

“我没有找,是他送来的。我是准备去找他要的,没想到夜琛竟然亲自给送来了”

“哦”

“哦什么,把它再放回你的胸口去,它里面装的是你对我的爱”夜阑拉起史莲的手。

“不行的,我不要”

“为什么,只要装回去你就不用再担心老去了,也算是你真的接受我,原谅我了。这颗才是你的真心”夜阑不能理解史莲为什么不要那颗心了。

“我把它卖了,卖了好多钱,现在又再要回来,岂不是要把钱还给夜琛。我不要,我宁愿做一个无心的人。”

“在魔族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不用把钱还给他,你就是跟他再要任何东西,他都得给你。魔族没有私有,所有人或物都是我夜阑的”夜阑认真的跟史莲解释。

“你怎么知道这颗心是真的,难道夜琛不会拿一颗假的来骗你?”

“对,夜琛狡诈阴险他完全可以骗我。但是我能分辨出真假”夜阑嘴角轻笑。“把它贴近我的胸口,我的心可以明确感应出它的真假”夜阑解开自己的衣服将那颗心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贴近自己的胸口。

“算了!”史莲抢过夜阑手里的心。“这颗心是假的,你不用试”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不用问”史莲拿出一根狩魔箭将那颗心给封锁了起来。“你如果嫌弃我又老又丑的样子,我不会勉强你”

“就跟你能勉强的了一样,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夜阑将那颗心连同狩魔箭一起攥到手心。

“不是”

“好”一团红雾升起,心和狩魔箭都在夜阑手心消失。“我就把你的话当真的,不要试图骗我,听到了吗”夜阑抬起史莲下巴严肃的说。

“骗你又怎么样,你以为我怕你”史莲夺过夜阑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你这个女人,好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