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史莲辞职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9075字
  • 2022-02-24 20:29:02

“穆青青你下来会儿”史莲放下电话,把仙人球取了过来。“每天都能开各种颜色的花,我好喜欢你”。

“喜欢它,还把它送人?”金枝玉叶特别生史莲的气。

“史经理你叫我什么事?对了那天给你打电话,有人说是你夫君。”

“没有,你肯定是打错了”史莲拿过她的仙人球。“这棵仙人球每天都能开不同颜色的花你把它放到电脑旁边它还能防辐射”。

“史经理,你要把它送给我?”

“不然呢,不要经常浇水,半个月浇一次就可以了”。

“那你不要它了,你是,你是要辞职?”穆青青看出了端倪。

“是呀,我要走了”

“这也太突然了,你去哪里,是回家结婚吗?”

“我换个地方生活,像你一样,去另一座城市。对了穆青青,悄悄和你说一句,你跟我说的那些小秘密不要再跟别人说,万不得已只要七成你就能全身而退。你是个聪明的姑娘,记住我说的话。好了,去忙吧,保密”。史莲拍拍穆青青肩膀,目送她上楼去。

“好了,仙人球被你送走了,你准备把我送给谁?”金枝玉叶说。

“你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史莲笑着说。

“史经理,秦总让我跟你交接工作”这时刘谏云进到办公室。

“不急,没有多少工作,一天足够了。首先就是这盆金枝玉叶,留在这间办公室,祝你工作顺利”。史莲知道刘谏云是个细心的男人,他能照顾好金贵又小气的金枝玉叶。金枝玉叶对史莲一直有爱慕之心,史莲心里很清楚,就此别过,好让金枝玉叶放弃它不合适的念想。

史莲在下班之前的前半个小时离开了公司,两手空空,只端着她的那只金鱼。

“这条金鱼你要带走吗?”夜阑在史莲下车的地方等着史莲。

“我把它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我陪你去”

史莲没有说话,带着金鱼到了河边。“你确定要把它放进这条河里吗?”

“上神,你是嫌我死的太慢吗?”那金鱼忍不住说话了。

“放心你不会死的,乖”史莲举着小鱼缸,转身对夜阑说“对它轻轻吹一口气”。

“这一口气你也得还”夜阑白了史莲一眼,朝鱼缸轻轻吹了一口。

“小金鱼,你是积了多少辈子的福气。魔族之王的这口气能让你活成鱼中之龙,去吧”史莲把金鱼放到了河里,“你为何偏偏对这条鱼照顾有加?”

“它本来有一个伴的,被我生生给养死了。当时田西西说求她,就给金鱼一口仙气让它活”

“你求田西西了?”

“我把那条金鱼冲到了马桶里”

夜阑走过去把史莲搂到自己怀里,“所以你刚才那不是求我,是要求我”。

“准你抱我10秒,算是报答你刚才的一口气了,三二一。好了,时间到”史莲推开夜阑。

“从公司走的这么决绝,一点都不留恋吗?那可是你被贬到凡间给你一口饭吃的地方。”夜阑坐到了河边的椅子上。

“哪能不决绝,我难道要让那帮同事,看到我满头白发,人老珠黄的样子?他们会把我当成妖怪的,没有办法”

“有我在,不会让你变成那个样子”

“我不会再接受你的,我要从你给我制造的阴影里走出来,重新做回战无不胜的史莲。”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东山再起。先是卖掉了心脏,接下来是卖肝个肺吗?”夜阑又开始奚落史莲。

“怎么会有你这么让人讨厌的人”史莲转身走开。

“不穿高跟鞋了,跑的就是快,差点追不上你。”夜阑追上史莲,把风衣脱下披在史莲身上。“跟一个深爱自己,又能保护你,忍让你臭脾气的男人生气对你有什么好处?”。

“是谁骂我骂的体无完肤?”史莲委屈的说。

“我骂的都是事实!”

“去你的!”史莲扒下夜阑的风衣给他扔了回去。

马路上有另一对情侣在吵架。

“我妈都是为咱们好,我妈说……”男声。

“你妈说,你妈说,你去跟你妈过吧”女人愤怒的跑开,那男人挺了两秒又赶紧追了过去。

“你看,多搞笑。我们不吵了,安静的走一会儿。”夜阑又吧风衣给史莲披上。“史莲,你是从哪里来的?”夜里微笑着问。

“我是三界首神之一,不知从哪里来的,可能是从神界的海底,就我住的那个。也可能是从土里长出来的,或者是石头风化出来的。管它从哪里来的,我来了就是万中无一的”

“史莲原来你比我还自恋,那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

“你是魔族三王子,老魔王独孤城的儿子”

“不是的”说到这夜阑叹了一口气。“我没有母亲,魔族王族子女都没有母亲这勉强可以接受。但是我始终觉得独孤城也不是我的父亲,这个想法困扰着我多少万年了,一直藏在我的心底。今天告诉你,你能帮我保密吗?”夜阑两手插进衣兜里,路灯下的脸庞冷峻而又高傲。

“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独孤城把魔族的王位都传给你了,你怎么会不是他儿子?”

“不光我,兄长夜风应该也不是他的孩子。兄长当年出家应该就是看出了什么端倪,若不是兄长夜风出家为僧,魔王之位又怎么会轮到我夜阑的头上。”

“独孤城可真是白疼你了,夜风当年虽然是魔族拟定的继位人选。可是魔王独孤城真的对你疼爱有加,每次有什么重要活动他都要带着你,幼时是抱着,儿时是牵着。去神界做客有他的地方就有你,不会错的。”

“那是因为他的那些儿女们都没有谁能成大器,能勉强堪顶大用的也就是我夜阑了”

“你这个自恋狂,别胡思乱想了,我带你去吃好吃!”史莲竟然开始劝夜阑。

“史莲”夜阑拉住史莲的手“你有没有觉得,我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就像你原来就认识一样?”

“大哥,你好废话。你在襁褓中的时候我就见过你,后来独孤城经常带你去神界赴宴,你从小就是个帅哥。大家都喜欢跟你说笑,特别是长公主轩辕芙。我当然跟你有熟悉的感觉,快收起你不合时宜的心思吧”。

“史莲我有证据”夜阑抓住史莲不放。

“好了,我饿了,先去吃饭。等以后有机会你再把你的推想告诉我,走”史莲想用另一只手去撇开夜阑,奈何夜阑抓的太紧,只好拉着夜阑一起走。“这有一家麻辣烫,味道很不错,走,进来尝尝”。

“你坐着等一下,我去选菜”史莲把夜阑安排在一个靠窗的桌子上。

“哎,请我吃东西,不应该让我去选吗?”夜阑回过头微笑着说。夜阑这一回头不要紧,他英俊的模样立刻被煮麻辣烫的大姨给看在了眼里。

“美女,你弟弟有女朋友了吗?”大姨开始搭讪史莲。

“你怎么看出他是我弟弟?”史莲边选菜边说。

“你得快四十了吧,你看人家二十出头一表人才。不是你弟弟,还能是谁?”

“哦,对对”史莲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只得笑着点点头。

“你过去歇会,我来选”夜阑听到了煮菜阿姨和史莲的对话,走过来拿去史莲手里的菜盆。

“22号,人不多应该一会就好了,她们的话你不要太在意,会好的”夜阑想抓史莲放在桌子上的手,史莲赶紧缩了回去。

“我去下洗手间”史莲起身走开。

“怎么了,不舒服?”夜阑问从洗手间回来的史莲。

“没有,这么快就煮好了,赶紧吃吧”。

“刚才去生气了?”夜阑笑着问。

“没有,想去照下镜子的,人家没有安镜子。哈哈,那这些给你”。史莲为夜阑分出去一小碗。

“你自己吃,我吃不下这个”夜阑把碗又给史莲还回去。

“我没有放辣椒,你尝一下”史莲又推给夜阑。

“你放了,我都看见了”夜阑又推回去。

“就一点点,没有味道的”史莲又推给夜阑。

“美女,人家帅哥都说了不吃辣椒。来,这是大姐免费送你的,一点辣椒都没有”那煮菜的胖阿姨竟然给夜阑单独煮了一份精品。

“阿姨,我不饿”夜阑微笑推辞。

“叫什么阿姨,叫大姐。我跟你姐是同岁的”那胖阿姨爽快的说。

“哦,大姐,我不饿。我陪我媳妇出来吃东西,她不是我姐,是我媳妇”夜阑笑着说。

“扯,她多大,你多大?”那胖阿姨表示不信。

“她刚刚生完孩子,还没有恢复过来。我是陪他出来解馋的,我们是夫妻”夜阑说的有板有眼。

“咳咳……”史莲被碗里的辣椒呛到了喉咙。

“跟你说少吃辣的”夜阑赶紧过去给史莲拿了一瓶水。

“哦,孩子多大了?”胖阿姨穷追不舍。

“不大,还吃奶”

“还吃奶,你同意让她吃麻辣烫!”胖阿姨惊讶的亮足了嗓门。店里所有的人都用鄙夷不屑的眼神看向史莲。

“算了,我不吃了”史莲起身逃出去。

“史莲!”夜阑去追被胖阿姨一把拉住“你这个媳妇要不得,孩子吃奶呢,她出来偷吃麻辣烫。太不负责任了,趁年轻赶紧离了,你人又帅什么样的找不到”。

“大姐,我媳妇生气了,我得去追”夜阑赶紧撇开胖阿姨,追了出去。

“史莲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这样”夜阑追上史莲。

“会哪样?”

“没哪样”夜阑看史莲气呼呼的样子特别好笑“史莲,我那儿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还是你趁我睡着变出来的?”

“是我趁你睡着,和别人生的!”史莲彻底怒了,站在大街上大喊了起来。夜阑这才意识到,他跟史莲并没有和好,自己不合时宜的一句玩笑话完全能让史莲爆发。

“回去,我给你煮泡面”夜阑又想刮史莲的鼻子。史莲退后了一步,“从我的视线里,从我的生活里永远消失,我不愿再看到你,永远不要。我讨厌魔族,讨厌了无数万年。现在我讨厌你,因为你,我要讨厌我自己。我恨我自己还活着,我恨我自己还有意识,你明不明白那种身不由己的恨。”

“史莲你怎么了,刚才不还很好吗?”夜阑拉起史莲的手。

“我一点都不好,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能对你心软,再也不能接受你。可你总是在我眼前出现,做一些让我情不自禁喜欢你的事,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明知道你根本不会这样长久的对我好,还是忍不住想你!”

“我怎么会不能长久的对你好?又说什么胡话,史莲我这一生无论是一百万年还是五十万年,全都只要你一个人”夜阑把史莲搂进怀里。

“你追求我,费尽心思不计成本的追求我。是为了炫耀自己,让三界看看你魔王夜阑多厉害啊,连战神史莲都能勾引的到。得到我再绝情的摧毁我,然后神界就再也没有能对抗的了你的战神了,你和独孤城的奸计就得逞了,不是吗?”史莲颤抖着身体,把藏在心里的话一字一句说了出来。

“是,我承认起初我就是这样打算的也是这样办的。但是我后悔了,在你把我引到天雷低下的那一天我就后悔了。”

“你后悔了,但你还是那么干了,这有什么不同?”

“我是做给他们看的,骗过魔族那些恨你的人,再骗过神界不希望我们好的人。只有骗过他们,我们才能一起幸福的走下去”。

“哼,你说的真好听。为了骗我相信你,你也是下了血本,连落红之咒都敢玩”。

“史莲,我没有玩。我爱你,每次看见你我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久别的故人一样”

“哈哈哈……”史莲大笑。

“史莲你笑什么?”

“那你的故人是哪一个呢,是战神史莲,还是我这个普通人?”史莲挣扎开夜阑的怀抱。

“都是,不管史莲是个什么的样子,你都是我夜阑心底最爱的人”。

“我累了”

“我们回家休息”

“那是我家,我不想在那里再看到你”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说了不算”夜阑一脸不屑,将史莲搂进怀里眨眼回到史莲家里。

“天凉了,你不要洗澡了,换好衣服去睡。我去给你准备吃的,先去换衣服吧”。夜阑说的跟真的是的,他不会用凡人的厨房怎么做饭。

“我不吃了,你要赖着不走就去露台,我不想看见你”史莲衣服也不换,蒙头钻进被子里。

半夜史莲起身去换好睡衣,看见自己餐桌上摆放了满满一桌各色好吃的,中间那小火锅的火竟然还燃着。夜阑坐在露台的秋千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

“你睡着了吗?”史莲在黑影里看不见夜阑的脸。

“你是希望我睡着,还是醒在这?”夜阑动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应该还热呢,去吃吧,刚刚看你睡的熟,没有叫你。”

“哦,麻烦你现在把那些东西拿走,我不吃魔族的东西”史莲转身回了屋里。其实她是想叫夜阑到屋子里的,终究是仇恨模糊了理智。

“哦,对不起,我进去一下”夜阑起身闯进史莲屋子,径直去了卫生间,好久没有出来,只听见自来水管哗哗的流水声。

“你好了没有,你吵到我睡觉了”史莲不耐烦的走进去。

“好了,好了,我这就出去”夜阑低着头快步走出来,用手捂着鼻子和嘴巴。

“你真的很烦人,你……怎么了”史莲放缓了语气,它看见一滴血从夜阑指缝里流出。

“我没事,我回魔族”夜阑竟然趔趄了一下。

“你怎么了?”史莲走上前去,要去看夜阑的脸。

“我没事,放开我”夜阑用一只手去推史莲。

“你前额的头发怎么白了?你让我看一下”史莲用力托起夜阑的头。她看见夜阑口鼻里不停的流血,那张英俊的脸憔悴又苍老。“你做了什么,你这个疯子”。

夜阑又冲去水管,“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先用精元养你几日,等我把你卖掉的心脏给要回来,你就能跟以前一样青春貌美了”。

“你把精元放哪里了?”

“都在那碗汤里了,把汤喝了,你就能再年轻回去。史莲我后悔给你服下诅咒过的魔族圣物,但我爱你永远都不后悔。这怎么都止不住,烦人”。夜阑使劲捂住自己的口鼻。

“你耗了自己一大半的阳寿,止的住才怪!”史莲无奈只好将自己的真气注入夜阑的背脊。

“史莲,你做什么?”史莲没有回答夜阑,眼见夜阑口鼻的血止住了,史莲拿过一条毛巾洗了一下,轻轻擦试夜阑脸上的血迹。“你答应我,不要去拿回我的心脏,我就做你的未婚妻。前段时间的那些不愉快,再也不提了,好不好”她一边给夜阑擦着,一边说。“能做到吗?”

“不能,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不会爱我的”

“我吃下了魔族圣物,我的心脏会重新长出来的,你摸一下”史莲将夜阑的手搭在了自己手腕。

“这颗心里没有我”夜阑还是不同意。

“你等一下”史莲去了自己浴室。一阵哗哗的水声后一会儿一个只裹着浴巾的史莲出现在夜阑面前。

“你……什么意思”夜阑低下头,他明确感觉到自己内心开始躁动,不敢再看史莲一眼。

“你看我还老吗?”史莲托起夜阑的头,夜阑却是闭了眼睛的。

“真的不想再看一眼?”

“想,但是现在不行”夜阑还是紧闭着双眼。史莲嘴角邪魅一笑。

“跟我走”史莲拉着紧闭双眼的夜阑让他躺到床上。

“史莲,你要,你要……干什么?”夜阑喉咙又紧了起来,说话都吃力了,他喘着粗气,浑身滚烫不知该不该从了史莲的意。

“我要……”史莲靠近夜阑耳朵,一根狩魔箭插进了夜阑的胸口。

“史莲……”夜阑睁开眼看见了胸口的狩魔箭,夜阑看见史莲那满是笑意的脸,他放弃挣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夜阑不会想到自己年轻的生命,没于自己最爱的史莲。

阳光透过被风吹开的窗帘,铺满史莲的整个房间。夜阑轻轻睁开的眼睛,他看见了外面晴朗的阳光。“怎么回事,史莲不是吧狩魔箭插在我的胸口,我不是死了吗?”夜阑在脑子里不停的问着自己。他坐起身,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胸口,没有任何痛的感觉,再低头看胸口完好无损。只是有一朵晶莹娇粉的莲花纹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夜阑跑到镜子面前,将胸口的莲花看了个仔细。他胸口的那朵莲花像活着的一般,扎根在自己胸口,只是这么娇媚的图案出现在自己这么阳刚的身上,让自己一时不太能接受。不光是胸口,夜阑发现自己也不像昨晚那样疲惫,脸上没有了憔悴苍老的样子,额前的那一簇白发早就不见了踪影。

“史莲,史莲”他想赶紧找到史莲,问个清楚,“史莲,史莲”屋里屋外都没有史莲踪影。桌子上却有一张田心婚礼的请柬,“世纪多伦酒店?”夜阑急匆匆去到那里。

田心与杜志国的婚礼异常隆重,酒店外豪车拥挤,酒店里高朋满座。

“现在,新娘有什么对新郎想说的吗?”婚礼主持喊的热情洋溢,夜阑却一头闯了进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夜阑,这本来没什么,但麻烦就在夜阑那张能让人神共愤的帅脸,宾客里有许多女宾都尖叫了起来。“又一位嘉宾迟到了,请这位帅哥快快落座”婚礼主持急着想稳住现场。夜阑急着在人群里寻找史莲,才不会听话坐下,站在台上当着伴娘的史莲赶紧从侧边跑了下去“你找什么呢,快过来坐下。人家结婚呢,被你闹这一出”。夜阑看见眼前的史莲一身米白色的修身晚礼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只是身上的脂粉味太浓了,让自己有些不舒服。

“坐着不要动,我一会儿就回来”史莲又偷偷返回了台上。主席台上婚礼继续,夜阑这边不住有人搭讪。果然长得好看,完全可以靠脸吃饭的。

田心漫长的婚礼仪式终于结束,夜阑看在眼里觉得这婚礼简直又白痴又可笑。什么海誓山盟,什么真情告白,都是结婚的人背出来给观众看的。还有那杜志国本就有三儿一女了,那些孩子们竟然还上台去祝福自己的父亲新婚幸福。真是天大的笑话,他们不是应该去安慰自己被离婚的母亲吗。凡人仅仅一百年的阳寿还要在这瞎折腾,夜阑脸上满是鄙夷。

“你在那里想什么呢,表情这么阴森?”史莲坐到夜阑旁边。

“好了吗?”夜阑问。

“好了,接着来是新娘和新郎挨个敬酒,没我什么事了”史莲疲惫的揉揉脖子。

“走吧,我们回家”夜阑拉起史莲就要走。

“不能走,我衣服还没有换回来呢,妆也没有卸。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把妆卸了”。

“我跟你一起去”夜阑起身跟了过去。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都在前面吃饭呢”史莲匆匆摘下自己的耳环与头饰。

“哎,不要脱了,这条裙子你穿很好看”夜阑拦住史莲,上下打量起她。

“呵呵,你喜欢就好”史莲笑着去换好衣服,又去水龙头那里把脸洗了个干干净净。“走吧”史莲拿起自己的包。

“你……”夜阑忍住没有说出来接下来的话。“你如果饿了,我们可以去把田心的喜酒喝了再走”。夜阑把史莲耳朵旁边的一缕头发给理到了耳后。

“走,这边”史莲拉起夜阑回到酒席上。

“史莲,你是不是很嘴馋的凡人?”夜阑轻笑着问史莲。“那我在这里,有没有影响到你发挥,我可以出去等你”夜阑给史莲倒了一大杯饮料,“慢点吃,有好多人在看你呢”。

“才不是看我,要没有你,他们才不会看我。弄的我好尴尬,哎呀”史莲用纸巾擦了下自己嘴巴上的油。

“没擦干净,这里还有”夜阑笑着拿过纸巾又去给史莲擦了一下。

“你做上神的时候都吃什么?”夜阑一边用筷子给史莲夹菜一边问。

史莲喝了一口饮料,又接着吃了起来。她才没有时间跟夜阑闲聊。这可是这座小城市里最顶配的宴席,连厨师都是从一线城市给调过来的,凡人口好五味,史莲也是凡人,哪能轻易错过这么经典的美味。

“史莲,我的好闺蜜,我真的不舍的离开你”田心与杜志国来到了史莲这一桌。

“行了,说好的跟我地久天长还不是分分钟被老杜给拐跑了。来,祝你们白头到老”史莲拿起一杯红酒一口干了下去。“心,祝你幸福”史莲拥抱了一下田心。夜阑只是起身意思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吃好了吗,要不要给你打包一些回去吃?”

“我觉得你这个人特别的扫兴”史莲一边剥虾一边说。

“那我不说话了,你接着享用”夜阑笑着拿起一只虾给史莲剥起来。

“叔叔你长得真好看,可以加个微信吗?”一个小女孩拿着一个手机过来了。

“小姑娘你也长的很好看”夜阑拿起桌子上的几块糖递给小女孩。

“史莲,微信是什么?”夜阑轻声问。

“微信,就是微微的相信你。给你拿着扫一扫,好了”史莲把自己的手机塞到夜阑手里,加上了小女孩手机上的微信。抬头望去,不远处是一个二十出头年轻靓丽的女孩子。

“你刚才看见那个要你微信的女孩了吗?”史莲走在回家的路上问夜阑。

“看见了,干净漂亮的一个凡人姑娘”

“我突然好羡慕她们,年轻真好”史莲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你今天的气色比前几天好多了,每个人都年轻过,也都会有年老的那一天不用去羡慕她们。只要在你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都努力积极,直面内心的去活了,就没有什么可后悔,可艳羡的”夜阑淡淡的说。

“夜阑你真是个哲学家,魔族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一个异类,像沙漠里长出水仙白莲一样稀少奇异。”

“你昨天晚上说的话是真的吗?”

“什么话?”

“又想耍无赖,我最烦你这种吃完一抹嘴不认账的人”夜阑深深舒了一口凉气。

“都是真的,我说话算话”史莲将外套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

“那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了,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谁都不许提,也是真的?”夜阑急急把史莲一把拉回家里。

“是真的”

“这颗心里有我吗?”夜阑攥着史莲的手腕认真的问。

“有,比以前还多”

“我不信”夜阑松开史莲。“昨晚你杀死我后又做了什么?”。

“有时间聊下天吗?”史莲举着手机问夜阑。

原来是喜宴上加到的那个女孩。

“我不想跟你说话”夜阑脱掉外套,坐到史莲书桌那里。

“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年纪真让人羡慕”史莲翻看着那女孩朋友圈里的照片。

“上神史莲是三界第一美色”

“可是现在的史莲只剩一张苍老的凡人脸,就算不老也是个三十岁的大姐姐,哪里有这种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好看”。史莲又去浴室把身上的化妆品给认认真真的清洗了一遍,特别是那种厚重的脂粉味,史莲闻到那股脂粉味就有种眩晕的感觉。

“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史莲擦着头发出来看见夜阑在看那女孩的照片。

“你喜欢吗?”夜阑放下手机站起身。

“我当然喜欢,我都羡慕”史莲一边抠着自己指甲上的美甲一边说。

“你喜欢我把它拿过来送给你”一团黑气已经凝在了夜阑左手的手心。

“你干什么?”史莲吃惊道。

“把她的青春夺了送给你”

“快点住手,怎么能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史莲使劲把夜阑的左手给合上。“还说独孤城不是你父亲,狠起来跟那老魔头一模一样!”

“我不管,只要是你史莲喜欢的东西。无论对错,无论善恶我都要拿过来给你”夜阑托起史莲的下巴认真的说。

“你大可不必这样,哎呀?”史莲一用力指甲被自己劈了一块,虽然伤口立即消失了,但十指连心,史莲还是疼的打了一个寒战。

“我看看,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是谁给你粘上去的?”夜阑拿起史莲的手。

“你不觉得好看吗?”

“好看你还往下撕?”

“女人美容的东西我都喜欢,唯独这美甲我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看着好别扭”史莲又在撕。

“给我”夜阑把史莲两只手攥在了手心里“笨蛋才会使蛮力”夜阑边笑着边把史莲的手还了回来,“怎么样,还满意吗?”。

史莲看见自己的两只手上的美甲全部消失了,不光如此手上的肌肤还比以前变的白嫩了许多。“三王子夜阑果然是魔族的另一味圣药,起死回生,返老还童名不虚传”。

“所以还不快到我怀里来”夜阑搂住史莲用力的亲了起来。

“你干什么?”史莲用力的去推夜阑,她不知道夜阑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样。

“昨晚你还勾引过我,我说那时不合适。现在这时正好合适,我一定让你满意”夜阑嘴角坏坏的笑着。“我要你,现在就要,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迟早的事,我等不了了”夜阑搂腰一手把史莲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控制着史莲推自己的双手。“别挣扎了,你越挣扎我越兴奋”。

“夜阑,你混蛋!”史莲骂了起来。

“对,我就喜欢你蛮不讲理的样子”夜阑边撕扯着史莲的衣服边说。

这时史莲的手机响了,一声,两声,不停的响下去。夜阑停了下来,史莲赶紧去电话话,“喂,田姐”史莲还有点魂不守舍。

“喂,史莲啊我的包包忘带了,你可不可以给我送来啊?”

“好啊,你现在在哪里?”史莲知道田心结完婚就去环游世界度蜜月的。

“我在机场,你不用着急,飞机还有两个小时起飞呢”

“好,包包还在酒店的化妆间是不是,我现在就去”

“史莲,你的声音不太对,怎么样,不舒服吗?”田心听出史莲有嘶哑的声音。

“没有心姐,可能有点干,我去喝杯水就好了。你放心,拜拜”。

“什么事?”夜阑过来问。

“啪!”史莲狠狠的甩了夜阑一个大大的耳光,大到夜阑都感觉自己耳鸣了一下。“你就是这样给我当未婚妻的吗?好吧,谁让我爱你”夜阑无趣的摸了摸脸。火辣辣的疼,史莲的那股力气都把夜阑的半张脸给打肿了,是马上红肿的那种。

史莲拿了衣服锁好门,进去换了。

“你不用锁门,我想要去的地方你上多少锁都没用”夜阑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肿脸。他可以对别人起死回生,但是伤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只能挨着,上天给了夜阑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本事,却给他关上了自救的门。“去哪里,我陪你”夜阑提前把史莲的包包还有手机拿在了手里。这种情况史莲不带自己是不可能的。

“你就是个无赖!”史莲开门和夜阑一同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