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远走他乡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289字
  • 2022-02-22 19:42:04

“所有魔族听着,有谁能找到凡间史莲的踪迹,我夜阑赐他世袭异性王爵”夜阑派出魔族所有的人手去寻找史莲。现在他不止是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是根本不相信那些所作所为是自己做出的。

“金翅乌,你说我是不是就是一个恶魔?”夜阑坐在他的王位上喃喃的说。

“主上,你本是魔族的最大魔头,这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他们说人在喝醉后会说一些胡话,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夜阑像为自己开脱。

“主上你当时已经酒醒了吧”金翅乌没有给夜阑留面子。

“你说她会原谅我吗?”

“主上,根据你所描述的,史莲上神有可能已经烟消云散了”。

“我不要!”夜阑歇斯底里了起来。“金翅乌,你告诉我我怎么样才能找到关于史莲的一点踪迹,我要找到她,求她原谅。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总是逼我,对我一会冷,一会热,我没有爱过哪个女人,我不懂女人的心思,可是我是真的爱她”夜阑悔恨的涕泪纵横。

“史莲上神也知道你爱她,是她下决心不想爱你了。老奴想,上神她不会恨你的,若是恨你又怎么会忍着伤痛送你回魔族,她应该更恨自己吧”

“金翅乌你这只老鸟,嘴里就没有几句好听的吗?”

“主上,想听好听的去无忧苑就是。”

“滚,你滚,我不要见到你们”夜阑嘴上骂着让金翅乌滚,自己却大步流星的出了圣殿。他要去找一个三界之内唯一能帮到自己的人。

“贤侄,我正想你呢。来来,我刚摆好棋盘,陪老人家走一盘。

“神主”夜阑行礼。“不知神主有没有耳闻我让魔族所有的游魔都去帮我找史莲了?”

“哦,刚刚是听说了些”轩辕明羽自顾自的下着自己的黑棋。

“神主,能不能成全我与史莲。”夜阑放下他的白子。

“贤侄,我怎么不成全你了。上次你以三界平安为要挟,我也答应了你的要求。是你自己退的婚啊,还说了人家史莲这么多难听得话”轩辕明羽喝了一口樊樱递过来的茶。

“神主,能不能下道谕旨,将史莲赐婚给我,这样史莲就不会再左右闪躲了”

“你想的挺美,横竖坏人都让我做了。史莲自己不愿意谁都不能勉强她,在这三界之内,她的地位仅次于我。让她嫁给你,夜阑你得拿出这个实力”轩辕明羽严肃的说。他缓缓的看了夜阑一眼,又说“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这三界之内有资格娶到史莲的,也只有我轩辕明羽一人”。

“神主你!”夜阑大惊失色。

“不用吃惊,我只不过打个比喻。我说过史莲要是不愿意,谁都不能勉强。就连我也不行,何况你现在还把人给弄丢了”。

“神主能帮我找到她吗,史莲偷偷带走了我的诛仙剑,我担心她……”夜阑没有再说下去。

“史莲自古就看不上男人,没想到到最后一世清名被你这小子给毁了。”

“她既被我毁了清名,神主你更要将她赐婚给我,这样史莲才不会被三界耻笑。我会拿出实力,让史莲甘心情愿”夜阑步步紧逼,将棋局一招锁死。

“哈哈哈……,罢了,也就是我轩辕明羽脾气好。我现在就给你拟旨,不过到时候史莲不愿意,我神界是帮亲不帮你的。这点你要想清楚,这就给你写,拿笔墨来!”。

夜阑终于轻松了起来,神界轩辕明羽的谕旨颁下,现在神魔两界都知道史莲是自己的未婚妻了。他高兴的想要飞起来,他觉得自己早就应该用强的,史莲就是有十万个不愿意,奈何她爱自己,迟早会乖乖的做自己魔族的王后。

轩辕幕遮在大鹏宫外的树林里拼命逃跑,他身后的赤目狼紧追不舍。身上的伤口在不住流血,这更加让凶残的赤目狼异常兴奋。“啊!”轩辕幕遮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却听见身旁有赤目狼哀嚎的声音。是夜阑碰巧赶上,他一只手扼住飞过来的赤目狼,将它狠狠的摔到地上。

“你是谁,赤目狼为什么追杀你?”夜阑冷冷的问。

“凶残的赤目狼见了你像老鼠一般逃窜,你是魔族的?”轩辕幕遮忍着伤口的疼痛说。

“我是魔王夜阑”夜阑并不避讳。

“啊,终于找到你了”轩辕幕遮说完就晕了过去。

“醒了,醒了”无忧苑的姑娘们见轩辕幕遮醒了过来,赶紧去禀告夜阑。

“醒了,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夜阑坐在圣殿里等待史莲的消息。

“主上,他说他有史莲上神的消息”无忧苑的绿梅又来禀告。

“什么,快带我去”

“快说,史莲在哪里?”夜阑将躺在床上的轩辕幕遮一把给揪了起来。

“疼,疼,疼……”轩辕幕遮疼的咬牙切齿。

夜阑松开手,“你快说!”。

“扶我一把”绿梅过去将轩辕幕遮扶起身。只见轩辕幕遮从衣服里掏出一个盒子,“这是她给你的,早知道我就不答应她。为了帮她,我差点丢了这条命”。

夜阑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诛仙剑,和一根红色的绳子。不错这根红色的绳子就是史莲脚腕上的同心结,史莲用诛仙剑划断了它。夜阑看见断开的同心结,脸上青筋暴起“她有没有什么话,让你跟我说?”

“她说她欠你的很快都会还给你”

“那她欠我的感情怎么办?”夜阑一拳捶烂了桌子,“她现在在哪里?”

“受人之托,我不会告诉你的”轩辕幕遮又要躺下,却被夜阑一把扼住喉咙。“不说,我就把你扔进赤目狼,狼窝里。快说!”看夜阑的表情,像是要把轩辕幕遮撕的粉碎。

“她在这里”轩辕幕遮掏出一张手绘的地图。

“看了一圈不知史小姐是否满意?”

“这里装修时尚,位置也是城市中心,在城市最高级的综合体里,人流密集。我很满意,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史莲继续打量着这间装修豪华的店铺。

“史小姐,果然是个爽快人。我们现在就可以签,来这边请”

史莲跟店铺老板来到休息区,“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按个手印,好了。史小姐我们合作愉快,不知史小姐准备什么时候装修,聘请店员什么的,我们这边都有专业服务公司的电话”

“装修嘛,就不必了。这家店铺的装修本来就挺合适的,店员等我回来再说吧。我要先回原来的城市,大约一周的时间处理好事情,然后再回这边”史莲笑着说。

“哦,那史小姐有什么需要直接电话联系就是。我们公司还有事,先告辞了”

“慢走”史莲起身把房产中介送到了楼梯口。

史莲现在在的地方算是个凡间的二线城市,靠近西南边陲,气候温润,生活节奏闲散。史莲很喜欢这里,干脆就决定在这里住上一些年。她刚刚盘下的是一间五六十平的小店,在市中心城市综合体的三楼,装饰豪华,人流密集。一人独守一间小店,在喧嚣中体验孤独,史莲喜欢做这种旁观者的感受。不过这家店需要花费一大笔钱,很大的一笔,多到她在小城市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但是现在的史莲是个妥妥的中产了,因为她去隐藏在凡间的魔族当铺枯城当掉了自己的心脏。对就是那颗装着夜阑让她心痛难忍的心脏,史莲是神没了心脏可以一样活,况且她服下了魔族圣物,不止是断骨再生,心脏没了也可以继续长出来。史莲当的死当,换了好多钱,这笔一本万利的买卖,让她很满意。

这座城市气候温润,花草树木长得不仅茂盛而且艳丽。史莲逛到一处类似桃林的地方,红花点点落樱缤纷,没想到人间也有这么美好的地方。

“史莲将军?”迎面一个身穿僧袍个头高大的和尚停了下来。

“大王子,夜风!”原来对面这个和尚不是别人,正是魔族大王子夜风。“大王子你是云游到这里?”史莲走过去问。

“我在这里已经驻足了一段时间,没想到能遇到将军”夜风身上自带一股云淡风轻的气质,这种气质让夜风不是仙人,胜似仙人。

“我刚刚到这里,没想到人间还有这么一个好去处”史莲脸上一点都不见忧伤,只是气色稍差一些。

“夜阑在发了疯的找你,将军可知道?”

“哦,让大王子见笑了”史莲笑笑,关于夜阑不知该说些什么。

“夜阑性格孤高冷傲,他能对你动情。就算是有目的,也是含有三分真情,将军还是想开一点好”

“呵呵……”史莲尴尬的笑笑“不知大王子今生能不能遇到一个能让你动情的奇女子”。

“将军说笑了,夜风早已皈依佛门,法号道然”夜风双手合十。

“道然,谁给你取的名号?”史莲有点忍俊不禁,

“不知将军为什么发笑?”

“这道然一讲是道法自然,你是佛门但名号又像是道家了。二讲嘛是道貌岸然,哈哈哈……”史莲忍不住笑了“大王子,给你取名号的人是不是跟你有仇啊?”

“这,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夜风有些局促不好意思。

“史莲!”远处响起一声怒吼,是夜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夜阑眨眼间走到史莲面前,一把拉住想要躲开的史莲,深深的吻了下去。史莲在拼命挣扎,她越挣扎,夜阑抱的越紧。

“阿弥陀佛”夜风转身离开。

“兄长,我回头去找你”夜阑冲着远去夜风的背影喊。

“出家人,身是浮萍”夜风走远了。

“史莲,史莲”夜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同时他也得控制着史莲,防止她逃走。“史莲!”夜阑跪了下去,“史莲我知道我让你伤心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史莲,原谅我,轩辕明羽已经给我们赐婚,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原谅我,原谅我,那种事情再不会发生了”

史莲退后一步“这里的景色这么好看,你的出现真让人扫兴”她转身就走。

“史莲!”夜阑起身又拉住她,“史莲我再不会让你离开我,不要让我绑架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头上还有白头发”夜阑这才发现他深爱的史莲,几天不见已经苍老了许多岁。

“我本来就很老,接下来会老的越来越快,你难道要每日里守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

“这不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史莲没有理夜阑,转身走开。这次夜阑没有停在那里不动,他紧紧的跟着史莲。

“你不是跟我恩断义绝了吗,我现在一点都不孤独,我也不迷恋你漂亮的脸蛋了,我也不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离我远一点好不好,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史莲非常厌烦的说。

“史莲你别逼我了好不好,如果不是你反反复复的拒绝我,又情不自禁的亲近我。我怎么会一时控制不住说出那些疯话,我们就不能过正常夫妻的日子吗?”夜阑无助道。

“不能”史莲绝情的说。

“史莲!”夜阑抓住史莲手腕,“你当真就这么绝情,你现在若心里没有我,为什么我的落红之咒还没有让我肠穿肚烂而死。”说起落红之咒,就是那个绝情的诅咒让史莲彻底动情爱上夜阑,听到这四个字史莲越发的恼怒。

“你永远都有史莲的心里,但是史莲的心却不在我这里”

“什么意思?”夜阑这才感觉到,他手里抓的史莲的手腕竟然没有一点脉搏。“史莲,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脉搏呢?”

“不用你管”史莲甩开夜阑,快步跑开了。现在的史莲每天穿的都是运动鞋,她已经完全告别了高跟鞋的生活。

夜阑才不会让史莲这么轻易跑掉,他悄悄跟到了史莲的住处。现在有轩辕幕遮的帮助,夜阑轻松就住到了史莲单身公寓的隔壁。

“你今天都查到了什么?”夜阑问满头大汗的轩辕幕遮。

“我说出来你不许吼,也不许砸东西”轩辕幕遮坐下来。

“你说,我一动不动听就是”夜阑脱掉外套,这里的气候真有夏天的感觉。

“上神史莲,你刚刚讨的未婚妻。她卖掉了自己的心脏,得了一大笔钱”

“怎么卖的,卖给谁了,得了多少钱,没有心脏后她会怎么样?”夜阑果然没有吼也没有摔东西。

“你就这样压着火气,听我慢慢说。这买家是枯城,枯城的老板是魔族位高权重的人,我先不说他是谁。这枯城是魔族隐藏在人间的一处典当行,可活当,就是到时间可以取出来那种。可以死当,就是一锤子买卖,这种可以得到更多的钱财。史莲上神用的是死当,她再也不想要自己的心脏了。具体得了多少钱,这是机密我没有打听到具体数字,不过估计是千万级别的。那可是史莲的心脏,说无价也不过分,不过上神她急需钱,轻轻巧巧就给卖了。还有一件事就是这神没了心脏就像树木没了根系,会很快枯萎死亡的。我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上神,若是见到了是否看出来她有什么不同”

“我见到了,她苍老了许多,手腕没有脉搏。和你说的情况全都能对上,说说那枯城的老板吧”

“你当真不知道他是谁?”轩辕幕遮有点不可思议。

“不知道”夜阑摇摇头。

“也是,你天天忙着跟史莲上神争风吃醋了,哪还有时间关心这些。听好了,枯城的老板就是魔族二王子夜琛”

“果然是他,我猜也是他”夜阑点点头没有任何吃惊的样子。

“你说这夜琛真是个天才,他在魔族虽然处处受你排挤。但是人家在人间做着魔族和神界的生意,现在人间他是妥妥的隐形富豪,资产不知要多少亿计。更可怕的是,他做的事既不犯天条也不犯魔律,大家都恨死了他,却没处告去”。

“有什么可恨的,典当之事全凭自愿”夜阑冷冷的说。

“你想想大家在急用的时候走投无路才找到他,他又心狠手辣,逮一个坑一个”轩辕幕遮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再帮我打听一下,枯城把史莲的心脏给藏到哪里了,我要把它拿回来”

“打听放在哪里到不难,恐怕他们不会轻易交出来”

“是吗?”夜阑冷笑。

“不是,不是,你是魔族之王,谁敢不交。我这就去,我现在为你鞠躬尽瘁”轩辕幕遮说着拿起外套出了门去。轩辕幕遮本是神主轩辕明羽的亲外甥,因为无聊下凡做了个狩魔人。但是做了几年狩魔人也觉得无聊的很,如今阴差阳错成了夜阑小跟班,他竟突然找到了奋斗目标,他看夜阑的眼睛满是崇拜。夜阑身上那种狂傲的自信让轩辕幕遮深深的折服了,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干劲。

史莲提前买好了火车票,准备明天一早就坐火车回原来的小城,收拾行李打包启程。一切准备就绪,史莲去冲了个凉,换上新的吊带和短裤。她端了一碗各种颜色的水果,站到阳台上,史莲喜欢这样暖暖但又不焦灼的感觉。

“哎,站在外面还穿这么少,是觉得自己身材好吗?”史莲回过头去看见夜阑就站在旁边阳台,两人仅有半米之隔。

“你?”史莲反应过来,赶紧逃回了屋里。

“你以为我过不来吗,为什么现在的样子跟我见你的时候不一样?”夜阑追进史莲家里。他发现史莲现在的样子干净活泼与中午自己在外面见到的那个苍老的史莲简直不是一个人。

史莲躲在了厕所里不肯出来,虽然一扇门是挡不住夜阑的,但史莲穿的太少。夜阑觉得自己回避一下比较好,他干脆认真打量起史莲的新住处。

“珍珠宝石我给过你很多,需要钱卖它们就是,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给卖掉,亏你想的出来。”

“我说过欠你的,我都会还你的。珍珠宝石一件都不会少你的,那颗心脏算是还了你魔族圣物的情分”史莲在厕所里大声说。

“你那颗心脏可抵不了魔族圣物的价值,再说要还也是给我,你把它卖了是个什么意思”

“呸,你十颗魔族圣物都抵不过我史莲的心脏,你还给我下了诅咒。让我每每心痛难忍,你卑鄙!”

“我是给你下了诅咒,可我在诅咒你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我一直用自己的精元养着天天使小性的你,为养你我百万年的阳寿,仅余五十万不到”

他们两个隔着一扇门将过去遮遮掩掩心照不宣的事全都讲了出来。

“阿嚏!”厕所里阴冷,史莲打了一个喷嚏。

“你出来吧,我回去了,里面太冷”夜阑说完没有了动静。

史莲悄悄推开门,夜阑果然不见了。她出溜一下钻到被窝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回到原来北方的小城市,史莲将所有的行李打包,通过大件物流一起发了出去。一切准备就绪,史莲又坐在了露台上的那架秋千上,她好像已经记不起夜阑第一次来到自己家的情形,但夜阑来的最后一次她记得清清楚楚。夜阑咬牙切齿的说着那些绝情的话,当时史莲的心里全是失去的恐惧,想到这史莲的右眼竟不由自主的滑下一颗眼泪。

“掉眼泪了,是舍不得吗?”夜阑把自己的披风解下给史莲包了起来。

“对不起,我想自己呆一会儿,你能走吗?”史莲有气无力的说。“哦,知道你可能回来,你送我的珍珠宝石,还有衣服什么的。我都整理好放在桌子上了,你去检查下,有少的我再想办法赔你”。

夜阑没有说话,他走进史莲屋子,原本乱乱的屋子已经被史莲打扫的干干净净。史莲的书桌上一件一件摆放着自己送给她的各色礼物,每一件都完好如初。

“什么时候走?”夜阑问。史莲没有说话,“我帮你把这些放到你的新住处”夜阑挥了一下手,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了,它们已经完好无损的到了史莲的新家。

史莲躺在秋千上睡着了,也许是她不想和夜阑说话装的。夜阑走过去把她抱到床上,给史莲盖好被子。“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逃不掉的”夜阑手伸到史莲脚腕,“我再也不能忍受没有你音讯的日子,这根同心结你必须重新系上。诛仙我已经藏起来了,你休想再把它从我这里偷走”。

“不要给我系那根绳子”史莲果然是装睡的,她坐起身,将脚藏进被窝。

“史莲我爱你”夜阑伏到史莲腿上,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

“我不会再给你伤害我的机会,我累了”史莲平静的推开夜阑,侧身躺下闭上了眼睛。

“史经理,中秋,国庆一个长假是出去旅游了吗?”刘谏云问。

“嗯,算是吧”史莲笑笑说。

“看你一脸的疲惫”刘谏云看出了史莲的老态。

“什么疲惫,你就说我老了呗”史莲笑起来。

“史经理赶紧找人嫁了吧,再不嫁人就真老了”刘谏云认真的说。

“好,借你吉言”

“史经理,孙副总叫”秦露过来说。

“好,我这就去”史莲赶紧去了二楼。

“哎,史经理你脚腕的红绳子怎么不见了?”站在前台的穆青青发现了史莲脚腕那根红绳莫名失踪了。田西西听见,竟然在大庭观众之下追上史莲,双手拔开史莲脚腕。“果然不见了”田西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田西西你变态啊?”穆青青说。

“你才变态,就是不知道史经理这是和谁恩断义绝了呢”田西西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时间久了,自己掉了”史莲继续上楼,她早就不屑于跟田西西比较什么。因为夜阑骂的史莲太重了,让史莲无法原谅自己草率的爱上夜阑。

“史经理,秦总恐怕又跟我出现矛盾了”孙副总看见史莲马上说道。

“你们不是一起出差了吗,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秦总把我甩在外地,他们早就回来了。秦总这个人这个做法让我很失望”

“秦总怎么会把你甩在外地?”

“就是啊,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我们刚刚办好住宿,我前脚刚住下,秦总他后脚就退房走了,这个人做事太不地道。我跟你说一声,当时秦总给我承诺了一干的东西,现在恐怕是什么都没有了,秦总回来还请史经理多美言两句,我先走了”孙副总说完提起包就走了,留下史莲一头露水。

“史莲,怎么几天不见就老了十几岁,小心嫁不出去哦,哈哈哈”田西西幸灾乐祸的狂笑不已。

“田西西,以后自求多福吧”史莲给田西西扔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刘经理忙不忙?”史莲走进办公室开始准备交接工作了。

“不是很忙,有什么体力活需要我帮忙?”

“呵呵”史莲笑笑,打开办公桌身后的文件柜“这一排是客户资料,当然不是核心客户,核心客户资料在秦总那里。这些是与我们有业务往来的生产厂家资料,越前排的越重要。这些是公司的大事记,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平时多翻翻对工作有帮助”

“史经理你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刘谏云觉得气氛不对。

“你先不要问,在秦总来公司前,我得把这些先给你交代清楚”史莲笑着说。“来,咱们上二楼”史莲上到二楼把二楼展厅,仓库,办公室等各个需要注意的细节都跟刘谏云说了一遍。

“史经理你要辞职?”刘谏云小声说。

“有这个打算”

“你这也太突然了,大家毫无准备”

“小公司,不用准备什么。我还得感谢你,谢你指点”

“谢我什么?”

“我老大不小了,是应该好好找个男人嫁掉了事”史莲熟练的撒着慌。

“那你找对象也不用辞职呀,你去哪里找老公?”

“还没有地方呢”史莲笑笑说。

“史莲刘谏云上来一下”秦总风风火火的回了公司,身后跟了两个年青的小伙。

“刘经理你先上去,我马上就到”史莲说。

“好,我先上去了”

“史莲,你要走?”金枝玉叶早就憋了很久。

“你们都听到了哈,我会吧你们都妥善安置了,余生我们江湖再见”史莲没有听金枝玉叶和仙人球说什么,拿了笔和本子去了二楼。

“史莲,听刘谏云说刚才孙副总来过?”秦总问史莲。

“是呀,来了一会儿就走了。”

“说什么了?”

“说你把他甩在外地了”

“他还有脸说,不过这事说来也好笑,哈哈哈……”秦总自己笑了一会。“跟你们介绍下,这是我的两个表弟,王朝泽,马劲。”

“史莲你觉得孙副总怎么样?”秦总又出了老问题。

“孙副总有文化,有气质,有能力”

“你拉倒吧,看你那表情,我知道你一直看不上孙副总。刘经理说说看,孙副总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刘谏云狡猾的很。

“不好说就不要说了,他跟你敲定的那些企业文化你还得继续找广告公司给做出来。我说一下咱们公司接下来的打算”。

“秦总”史莲打断秦总。“秦总,我觉得公司接下来的规划,我不适合听了”。

“哦……”秦总已经了然史莲有辞职的意思。“你们都先出去,我跟史经理单独说会话”。

“史莲我突然发现你老了”秦总给史莲倒了一杯茶。

“大家都发现了,秦总我该换个地方生存了。公司重组,我辞职,刘经理也更好开展工作”

“要回家结婚?”

“有这个打算”

“打算什么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哈哈哈……。史莲我不是笑话你,你看你长相也不差,脑子也聪明,怎么把自己给剩下了呢?”

“秦总,我也不想啊,就是剩下了,我能怎么办?”史莲笑着说。

“你这也太突然了,我还准备带全公司做成上市大企业呢,到时候分红可没有你的”

“也说不定公司上市后我又回来了”

“回什么回,初中都没毕业。再回来也不要你了,真要走?”

“真的”

“我给你介绍几个我的生意伙伴,只是过日子不像管公司那样强势,你得学会做一个温柔的笨女人。才会有男人去关心你,你太聪明了,让别人害怕。”

“秦总,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换一个城市,到别的地方”

“看不上小地方,要走?”

“不是的,去大城市人多好找男朋友啊”史莲笑着说。

“真的要走?”

“真的”

“走吧,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把刘谏云叫上来”。秦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刘经理去吧,以后多多加油”

“你不会现在就走吧?”

“不,不,我跟你们一起下班”史莲笑笑,开始收拾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