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最终的决裂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205字
  • 2022-02-20 20:27:50

“史莲,我们去环游世界度蜜月,你要不要一起呀?”田心一边看史莲为自己整理婚纱,一边低头对史莲说。

“你们度蜜月,我去干什么,做电灯泡?”史莲笑着说。“姐们好好玩,你看你被爱情滋润的越来越年轻了”。

“别说我了,你跟夜阑现在怎么样?”田心拉起史莲的手,坐下认真的说。

“是我的错,一开始就不应该接受他,史莲不应该与爱情有关联”史莲笑笑说。

“你真的对自己这么绝情?好心疼你”田心将史莲抱进怀里,安慰了一下。

“没关系,慢慢会习惯的,史莲从来都是一个人的”。

“就不担心夜阑会恨你?在魔族坐上王位的那个人从来对女子都没有感情,夜阑为你破例了。他都为你把魔族变成了另一个神界,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

“随他吧。”其实史莲送给了夜阑一个小王子,他们两个共同的孩子。但这件事只能是她与夜阑知道,其他人任谁都需要瞒着,就算是田心也不能知道。“好了,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幸福?”史莲岔开话题。

“告诉你,我都结过无数次婚了。每次都差不多,男人嘛也都差不多。哈哈哈……”田心笑的妩媚多姿。

史莲的年岁比田心要多很多万年,但在人间的阅历方面,田心妥妥的算个大姐。

夜阑用诛仙剑把史莲重重设置的三里禁地给撕开一个小口,他轻轻钻了进来。

史莲的房间还是原来那个模样,公司发的中秋福利被史莲堆放在地板上。花瓶里的黄玫瑰早就枯萎了,夜阑将它们换成了新的红色玫瑰花。

当当当,这时又响起了敲门声夜阑过去开门。“你好,女主人不在家吗?”还是那个送哈密瓜的女邻居。

“她出去还没有回来”夜阑说。

“明天就是中秋节,我自己烤的月饼。给你们送几个尝尝,也不知你们喜不喜欢这些口味”夜阑见她手里提着用纸包的两斤月饼。

“你太客气了,进来坐会儿吧”夜阑客气的请女邻居进屋。

“不了,不了,我家里还有许多活要干”

“这些饮料拿回去给小朋友喝,酸酸甜甜小孩子最喜欢”夜阑从史莲的福利堆里拿了一箱饮料。

“这多不好意思”

“没什么,大家以后常走动”夜阑说的彬彬有礼。

“好好,再见”

“再见”

夜阑把女邻居送的月饼放到史莲餐桌上,香香的味道史莲应该喜欢的。

史莲下班后就去帮田心试婚纱,试到夜里八点多,她疲惫的回到家感觉脖子都要断下来了。

“美女,这么晚才回来”是那邻居大姐。

“哦,去朋友那有点事,回来晚了”史莲笑着说。

“你老公回来了,我刚才给你们送月饼,你老公太客气了送了我们一箱饮料”

“是吗,应该的”史莲笑笑说。

史莲开门进到客厅,屋里空荡荡的很干净,一看就是被有意收拾过。史莲打开每一扇房门都不见夜阑的影子,夜阑在史莲回来之前已经走了,他不知道等史莲回来自己要说些什么话合适,更不敢确定史莲会不会绝情的把自己赶走。

史莲看自己的书桌上的枯萎黄玫瑰花已经换成新鲜的红玫瑰。还有几个做工精美的盒子,一个大的装了两件棉麻的宽松衣裙,两个小的是羊脂玉的手串和羊脂玉镶绿色翡翠的步摇。夜阑还在极力的挽回他们之间的感情,史莲抚摸着那件做工精致绣着花朵的棉麻衣裙,竟然有些想要夜阑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

史莲换好衣服一个人在街头百无聊赖的逛着,人间总是比神界多许多烟火气,特别是过节的时候。大家都买来许多礼物相互赠送,还为专门的节日做了专门的食物。中秋节凡人就创造了月饼,各种图案,各种馅料再搭配上各种琳琅满目的包装。他们甚至把黄金包在月饼里,或用黄金的盒子来装几块月饼。越来越浮夸,越来越失去传统里的味道,月饼好像早就不是一种人人向往的美食,而是成为凡人们来牟取利益的固化工具。

史莲从超市里买了许多好吃的,她想如果夜阑能够出现,自己也可以不必去赶走夜阑,她需要有一个和自己举杯邀明月的人,而夜阑无疑是这三界里最合适的。这样说来,史莲是很自私的,在自己需要陪伴的时候想起夜阑,在自己需要孤独的时候又躲开人家。

史莲出门没有带手机,她的手机铃声响了三遍不止。在露台侍弄花草的夜阑实在忍受不了,接起了电话。他学着史莲的样子说话“喂,你好”

“喂……我找史经理”电话那边是穆青青。

“她出去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找史经理一起去滨河公园相亲的,你是?”

“我是她夫君”夜阑挂了电话。

夜阑一直都隐藏在史莲家附近,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史莲说话,但又想多看史莲一眼。所以看见史莲出门,他又折返到史莲家里。

“在凡间生活久了,是不是被凡人感染的害怕孤独?”夜琛怀里抱了一只小狗,斜倚着自己的豪华跑车。他的那辆红色的跑车被史莲给烧了,现在又开出了一辆蓝色的跑车,看来夜琛在凡间是妥妥的富豪了。蓝色崭新的跑车上是一大簇火红的玫瑰花,豪气又扎眼。很多看热闹的人都在远远的观察夜琛,猜测着究竟是哪个美女会如此幸运,得到帅气又多金的夜琛的青睐。

史莲未及说话,只见夜琛手里的宠物狗七窍流血被夜琛丢在地上,车上的玫瑰花变成一片枯槁。“若不是答应过父王要护你周全,现在你早就被扒皮挂在大鹏宫南门口了”夜阑背着手走过来。夜阑早在外面划出空间,凡人看不见空间内发生的一切。夜阑一步步逼近,夜琛心有余悸不敢反抗。这就是传说中的血脉压制,在外人眼里夜琛也是高大帅气,英俊非凡。但在夜阑面前夜琛却又是渺小加胆小,从形象到气质都被夜阑完全秒杀。“这三界之内你什么都可以跟我抢,唯有史莲不可以”夜阑一步步逼近,夜琛被逼倒在车上。

“把魔族的王位让给我,史莲我不跟你抢”夜琛终于说话了。

“说的就跟你有本事抢走一样,记住这是最后一次。白虎关的牢房大的很,你在那里一样很安全,你要嫌不过瘾,万恶之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夜阑说完话,转身追上走远的史莲,史莲才没有兴趣看他们一家人比帅。

奇怪魔族的男人都是丑陋而又邋遢,但偏偏就魔族王族的男人都是英俊又帅气,凡人没法比,神界也没法比。特别是魔族的大王子夜风,他的长相简直就是帅出了天际。夜风本是独孤城之后魔族的魔王人选,可是他少年便离家做了和尚,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不带有夜阑身上那种迷人的香味,史莲想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

“有个叫穆青青的找你”夜阑追上史莲。

“哦,什么事?”史莲故意扭过头去不看夜阑。

“她要跟你去滨河公园参加什么中秋相亲大会”夜阑说的面无表情。

“哦,谢谢”史莲独自走远,没有回头看下站在原地的夜阑。

“主上你可是回来了,老奴等的一头汗”金翅乌看见夜阑赶紧跑过去。

“是小王子?”夜阑心里慌的一批。

“小王子好的很,是神界神主轩辕明羽来了,同行还有李天妃,我们魔族的樊樱天妃。南宫大鹏与轩辕敬怡都陪在那里呢”金翅乌气喘吁吁的说。

“我当是什么事,来就来呗,难不成带了许多礼物没处放”夜阑并不着急。

“我的主上,魔族自立万万年来,历经十几个魔王。这神界之主轩辕明羽是第一次亲自到魔族做客,主上你好大的面子”金翅乌这句话有夸夜阑的意思。说着就到了魔族大鹏宫的金羽宫,这里是接待魔族最尊贵客人的地方。

“小侄不知神主和天妃大驾光临,让客人久候了”一进宫门,夜阑赶紧赔罪。

“贤侄,你可是让大家等了许久,待会儿一定要罚你几杯”轩辕明羽显然并没有怪罪夜阑的意思,反而见到他后是十分的高兴。

因为夜阑为轩辕敬怡说的个好媒,李天妃没少在轩辕明羽面前夸夜阑。历来魔族都以挑起与神界的战争为乐事,难得夜阑是个不好战的,他不仅不好战,还改良了魔族的许多习惯,让魔族有点另一个神界的意思。轩辕明羽慈悲心善,对夜阑的作为很是满意。

“贤侄,听说你刚刚得了一个白胖可爱的小王子,不如抱出来让大家看看,沾沾喜气”轩辕明羽笑着说。

“是个白胖的孩子,金翅乌去把小王子抱来”夜阑对金翅乌说。

不一会儿金翅乌推着装小王子的摇篮车进了金羽宫。“主上,小王子刚刚睡醒”金翅乌小心翼翼的说。

“来,来大家都来看看”轩辕明羽招呼众人。

“果然是一个白胖的宝宝”李天妃说。

“主上,这个孩子的母亲是?”樊樱问。

“魔族王族的孩子都没有母亲”夜阑轻描淡写的说。

“哦,我还以为主上会更加的重情重义呢”轩辕敬怡明显很失望,南宫大鹏扯了下她的衣袖。

“看这孩子的鼻子下巴还有嘴唇跟魔王夜阑一模一样”李天妃打破尴尬。“再看他的眼睛,像……”李天妃突然闭了嘴。

原来所有人都看出来那小王子的眼睛竟然与史莲的眼睛一模一样。

“贤侄,你这孩子长得出众啊,他的眼睛竟然和战神史莲的眼睛一模一样”在场所有人只有轩辕明羽敢说这句话。

“哈哈哈,这种玩笑小侄开不起。若是惹得那史莲不开心,小侄恐要被压在那天台山下了”夜阑边说笑边招呼金翅乌准备宴席。

“来来,这白玉手串我拿它有几百万年了,现在送给他,这孩子长得招人喜欢”轩辕明羽把自己的手串放到小王子襁褓。

夜阑想轩辕明羽不光一把年纪而且位高权重身边没有几个人能跟他说真话,自己跟史莲那漫天的绯闻,轩辕明羽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若是让轩辕明羽知道自己与史莲都到了共居一室的地步,恐怕轩辕明羽会雷霆暴怒,用天条来惩治史莲。

金羽宫里摆开了盛大的宴席,李天妃和轩辕敬怡拿出了新酿的甜酒,大家推杯换盏畅所欲言。若不是李天妃拦着,轩辕明羽都要称呼夜阑为兄弟了,轩辕明羽为上神万万年,从来没有遇到像夜阑这种率性直白,又说话中听的年轻人。从夜阑的一言一行看,自己再不用去担心魔族会挑起战争卷土反扑神界,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南宫大鹏搀扶着醉酒的夜阑将轩辕明羽一行送走,“主上,我送你去寝宫休息”南宫大鹏边扶着夜阑边说。

“轩辕明羽那老头太能喝了,这回是要醉死我了。你把我放到寝宫门口醒醒酒”夜阑本来还想说,酒这东西味道又怪,人喝了还难受简直就是毒药。但是他虽然四肢醉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料想轩辕敬怡一定跟在南宫大鹏身后,就赶紧把话给咽了回去。

“主上,你当真不进去休息一会儿?”南宫大鹏问。

“我自己在这坐一会儿,你回家陪你的公主吧,把金翅乌给我叫来”夜阑说完闭目躺在了寝宫门外的台阶上。

“那属下告退了”南宫大鹏行礼和轩辕敬怡挽手离开。

夜阑看着他们的背影,眼睛里充满了羡慕的忧伤。

“主上,这里凉,我们还是进去休息吧”金翅乌拿来一件披风给夜阑盖在身上。

“小王子呢?”夜阑迷迷糊糊的问。

“小王子在无忧苑,跟无忧苑里的小娘亲们玩的很开心”金翅乌说。

“小娘亲们,亏你想的出来”夜阑白了金翅乌一眼。夜阑的小王子至今都没有名字,他想给自己的孩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又有点想问下孩子娘亲的意思。

八月十五当天的天气不是很晴朗,史莲在外边逛了半天的街,路过五福广场准备去那里喂一会儿鸽子。到了五福广场的大榕树那边看有一个人躺在椅子上,浑身的酒气老远就能闻得到。人们路过对他指指点点又都走开了,“这凡间总是不缺醉鬼”史莲暗想。正打算放弃喂鸽子,草草走过,发现躺在椅子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夜阑。原来夜阑喝醉以后躺在寝宫外的台阶上想着给自己的小王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就来到了五福广场的榕树下,然后就迷迷糊糊的躺在了那里。

没有了夏日里焦灼的阳光,只有凡间晚秋凉凉的风吹在身上,夜阑迷迷糊糊看见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近自己。

史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夜阑扛进自己家里,虽然她身体累的咬牙切齿,但是心里却是高兴的。凡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而史莲在凡人都团圆的时候,她十分想念的人就是夜阑。虽然他们昨天刚刚在街头见过面,但是当时两人都硬着头皮,情形不是十分的友好,现在夜阑成了醉熊一个,史莲即使是开心的笑了也不会被他发现。

“来把这杯蜂蜜水喝掉”史莲扶起躺在床上的夜阑。

“金翅乌,怎么把我送到无忧苑来了,赶紧把我送回去。”夜阑看见史莲突然大喊了起来,他听见史莲的女声,却看不清史莲的样子。

“无忧苑不好吗?”史莲故意问。

“好的很,你也去住到那里”夜阑语气异常冷静,史莲没想到他酒醒的也太快了。

“既然都好了,赶紧走吧”史莲拿起杯子起身说,其实她心里一万个舍不得只是嘴硬而已。

“是你把我扛回来的,想要就要,不想要就赶我走,你这买卖稳赚不赔啊”夜阑起身把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这凡间的衣服总是这么多扣子,烦人,过来帮帮忙”夜阑每次到凡间找史莲都按凡间的最高规格打扮自己,衬衣,马甲,西装,风衣。史莲早就想告诉他,在凡间除了正式场合大家都不是这么穿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看夜阑在那迷迷糊糊吃力的解着扣子,史莲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很坏的人。

“这些衣服你也不是一件件穿上的吧,怎么穿上的,怎么脱啊”史莲又端来一杯蜂蜜水。

“昨天轩辕明羽那老头儿来魔族了,我把我们两个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夜阑身体虽然醉了,但脑子还是灵活的很,他像诳一下史莲。

“这里有热水,要不要洗一洗?”史莲才不会信他的话。

“好吧”夜阑起身,东倒西歪的走过去。

“你等下,我给你放热水”史莲为夜阑放好洗澡水,“这个温度正好,你过来试试,不合适我再给你调”

“要不要一起?”夜阑一只手搂过史莲。

史莲看他原本白白的脸上,现在成了大红的颜色,不知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其实史莲不知道夜阑的酒量是非常低的,低到了一杯倒的地步。昨日宴席之上夜阑与轩辕明羽都是喝的甜甜的果酒,结果别人都面不改色,只有夜阑醉的五迷三道。魔族历代的魔君都有酒缸之称,夜阑这种情况实在是特殊。

“我去给你准备衣服”史莲推开满身酒气的夜阑。

夜阑的衣服其实是变出来的,要脱去当然不用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解开,直接变去就是。

还好史莲在闲着无聊的时候用神界赏赐的布匹为夜阑做了几件宽松的衣服,史莲的针线活本是拿不出手的,还好今天夜阑喝醉了。史莲再完全不用顾及针线活的质量问题,真是天助史莲。

“衣服给你放在门外,洗好以后自己拿来穿”史莲敲敲夜阑的房门说。

“哎,要不要一起?”夜阑开门探出头来。史莲没有理他,去到自己的小厨房准备今夜的中秋晚餐。

一切准备就绪,史莲特地开了一瓶桃花酒。这是她在超市随便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酒瓶足够好看。虽然夜阑还没有醒酒,但是再陪史莲喝两杯,史莲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她怎么又知道,夜阑的酒量低的可怜。

“怎么不把东西搬出去,你不是要学凡人赏月吗?”夜阑洗完出来,看见坐在那里等自己的史莲说。

“外面冷,月亮被云彩盖着呢,看不见”她把酒给夜阑和自己倒上。

“这个好办”

“哎,不行”史莲赶紧阻止了要打响指的夜阑。“不要随便动用自己的法力去更改凡间气运,会有反噬”。

“我知道,可是我只想让你开心”夜阑借势牵住史莲的手。

“你能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赏不赏月的无所谓,在我看来这月亮还没有星星好看。来,快来尝尝我做的好吃的”

“所以我们两个是和好了是吗?”夜阑走近史莲,用手指托起史莲的下巴,“别回避,回答我!”他眼里突然有了十分的愤怒。

“你如果不高兴,现在就可以走”史莲推开夜阑的手。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今夜之后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

原本美好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冷酷而又尴尬。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错,两个人就这么冷冷的对峙着。

“你走吧,是我错了,欠你的我会想办法还你的”史莲收拾起自己的心情,站起身,把杯盘又一件件放回厨房。

“我真想掏出你的心看看它到底是什么颜色!”夜阑一把捏住史莲的胳膊,他仇恨的瞪着史莲,“我恨我的愚蠢,丢开那么多爱我的人,在你这里委屈求全!”

史莲扬起头扭过脸控制自己眼里的眼泪,她心口疼的无法抑制,却还要装作冰冷无情的样子。

“一个人活了万万年,你一定是孤单透顶了,要不怎么会轻易经不住我的诱惑。我的脸是不是很好看,我身上的香味是不是让你很难拒绝!……”夜阑一句句践踏着史莲的尊严,他像疯魔了一般用最无情的话来伤害史莲,生怕错过这一次就再也没有伤害史莲的机会。“史莲,从此之后我们恩断义绝,这句话是我说的。我送你的东西不会收回,但是这个手镯你还给我。”夜阑抓起史莲的手,亲手将同心镯给摘了下来。“你脚腕上的同心结,过些时日会自己断开的。哈哈哈……”夜阑狂笑不止。“史莲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痛彻心扉的那种,我做到了”他一把将史莲推到在地上。“那个没娘的孩子我会把他养大的,不过不管他活到多少万年,他都是一个没娘的孩子”说到这里,夜阑突然头疼难忍,他还想再骂两句,但是头疼的实在是骂不出来了。“史莲,我的头好疼”。

史莲捂着胸口强站起身,她的脸上全是泪水,但是现在胸口疼痛难忍,史莲实在顾不得用手去擦眼泪。“啊”一口鲜血从史莲嘴里吐了出来,胸口的痛一阵盖过一阵。史莲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用仙力帮夜阑止住疼痛。“你忍一下,我送你回魔族”。

“金翅乌去拿你们魔族的神药过来给你家主上服下”史莲把刚刚睡熟的夜阑放到他寝宫的床上。“叫你们无忧苑里的女人来伺候他吧”史莲走到了摇篮旁边,摇篮里的小王子在憨憨的睡着。

“上神你?”金翅乌问。

“我马上就走”史莲淡淡的说,她在小王子的襁褓里看见了轩辕明羽的白玉手串。

“我怎么又回来了?”清晨夜阑睁开眼睛,它看见自己怀里搂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你说,我是不是比人间的那些美容管用,史莲你白了很多”夜阑轻轻拔开那女子的头发。竟然是蔷薇!“怎么是你?”夜阑猛的头疼厉害,昨天发生的一切又在他的脑子里循环了一遍。蔷薇从床上下来跪到地上,“主上,是主上昨夜点名要的奴家”。

“你走,快走”夜阑声音低沉。他一万个不愿相信昨夜自己做的事情。地上是被他昨晚丢到一边捏弯掉的同心镯,“金翅乌昨天史莲送我回来是个什么样子?”

“上神她哭过,脸上的泪痕都没有来得及擦,她一直手捂着胸口,看了一眼小王子就走了。唉……”

“你叹什么气?”

“主上,你跟上神太可惜。你一定是伤她的心了,我去送小王子吃奶”金翅乌推着小王子的摇篮车走了。

“史莲,史莲!”夜阑的水晶魔求里再也看不见史莲的影子。没有了同心镯但是还有同心结的,但是水晶魔球里就是没有史莲。这时候夜阑才发现史莲偷偷拿走了自己的诛仙剑。

夜阑闯进史莲的家里,史莲家地板上有许多风干的血迹。史莲的家里静悄悄的,像从来没有人居住过一样。

“你们有没有看见史莲去了哪里?”夜阑冲上露台去问露台上的花木。

“她早早就拎着行李走了,东西都没有收拾,应该不久就会回来的”露台上的桂花说。

夜阑点头,去了史莲的衣帽间,地上淋淋漓漓的全是血迹。他在史莲的浴室里发现了大滩的血迹,很大片的一滩。

“史莲是神,不会死的。可是她为什么她要拿诛仙?”夜阑又记起史莲骂自己傻子,说诛仙划过的伤口是不能自己愈合的。他越想越害怕,竟然瘫坐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