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二王子夜琛的复仇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65字
  • 2022-02-18 19:57:00

“喂,史莲我今天下午回公司。中午孙副总的午饭还是你来订,公司中秋节的福利中午送到公司,你清点一下。下午下班给发下去,其他事下午我到公司再说。”公交车上史莲接到秦总电话。史莲挂了电话,望着公交车外穿梭的人群,后天就是凡间的中秋节,凡人生命短暂却为自己创造了这么多新奇有趣的节日。凡间还有什么牛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说的都是神界的公主与凡人私会产生感情的事。凡人知道有一个地方住着神,所以他们也向往,觉得相比于男人,女人更好被花言巧语和所谓的真情蛊惑,所以都是仙女思凡嫁到凡间。那些凡间的神话传说中从来就没有哪个神界的男子看中凡间哪位美女,而下来私定终身的。

那恃靓行凶的田西西果然又开始作妖了,隔着玻璃史莲看见她与段锋在秦露面前上演了一段难舍难分的戏码。

“史经理,你很喜欢侍弄这些花草?”刘谏云问。

“闲来无事,全当娱乐”史莲把自己晒了好几天的水给金鱼换上。

“你在公司一直都是这么闲?”

“什么意思?话里有话啊”史莲笑着说。

“既能清闲度日,又能把工作做的顺畅自如。你可不是个初中没有毕业的人”刘谏云敲着他的电脑说。

“这有什么可隐瞒的,我从来都喜欢偷懒。我认为会偷懒是一门艺术,我正在合理的运用这项艺术”史莲从窗口看过去,孙副总还没有来公司。她赶紧上去二楼秦总办公室,把昨天的杂志放下,又重新换了一本新的。

“喂,史莲我们公司是不是好久没有聚餐了?”秦总又打来电话。

“也没有好久,两个来月吧”

“今天早点下班,福利先不要发。今晚安排聚餐,餐后大家去KTV唱歌,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很好”史莲笑着说。

“当然好,我的注意从来不错。史莲,我得批评你,这明明是你的工作,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提出来要聚餐。你就没有点主动性吗,你平时不听听他们员工的意见?”

“哦哦,我现在就去仓库听取意见”史莲赶紧回答。

“你就知道往仓库跑,哪都不能去。好好看着孙副总,中午到点就去问他吃什么,知道了吗?”

“知道了”史莲看了一眼窗外,孙副总刚刚开着他的车到公司。

史莲翻看着杂志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史经理,你笑什么?”刘谏云问。

“书上有好玩的事情”史莲搪塞说,“哎,刘经理你当时是怎么追到你媳妇的?”

“男人的三板斧,花言巧语画大饼,吃饭唱歌,礼物鲜花,然后搞定。”刘谏云得意的说。

“花言巧语画大饼有意思啊,那你们男人之间会不会花言巧语画大饼?”史莲突然来了兴致。

“一般不会吧,除非有业务往来,利益牵扯。史经理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好男人给你画饼吧”刘谏云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刘经理你太扫兴了,不跟你说了”史莲打开自己的电脑。“亲们,今天下午早下班。大家一起去聚餐吃好吃,然后KTV怎么样?”。一会儿功夫,公司群里就各出所言,欢乐热闹了起来。

刘谏云去了二楼找孙副总商量企业文化的事情,一个来小时他下来了。“那个史经理,除了你给的那个广告公司,跟咱们有广告业务往来的还有其他公司吗?”

“哦,还有几个,都在这呢。”史莲拿出所有跟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广告公司名片递给刘谏云。

“是孙副总觉得那间广告公司规模太小,怕他们接不下来我们的业务”刘谏云边看名片边说。

“没关系,公司往南两个路口左拐150米全是广告公司。你和孙副总可以去实地考察一下,这样更有把握”史莲笑笑说。

“史经理,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自信?”刘谏云问。

“哈哈,哪有什么自信,我只是一个好心人而已”史莲打开公司的群,看上面五花八门的留言,看来大家对吃好吃这件事还是比较向往的。

那孙副总果然对史莲提供的广告公司名单一个都不满意,他和刘谏云一起去找广告公司了。这种事一般都是广告公司亲自上门的,但那个孙副总好像是个急脾气,一点都等不及。不过孙副总亲手给秦总买的那些书籍,倒是很和史莲的胃口。秦总买书完全是为了充门面,秦总是公司最忙的业务,他才没有时间去安静的看什么著述,杂志。对秦总来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凭借自己出色的业务才华赚很多的钱。

“史经理,我回来了”秦总在午饭刚过就急匆匆的回了公司。“刘谏云呢?”秦总问。

“哦,刘经理和孙副总去和广告公司谈业务去了”史莲扣上桌子上的杂志说。

“谈什么业务,原来那家广告公司不成?”秦总说。

“孙副总好像不是很满意”

“哦哦,我先上去。现在刚过下午一点,他们两个到下午两点半还没回来,你就给刘谏云打电话把他们叫回来。让前台去给我买个快餐回来,饿死了”秦总风一般的走了。

“田西西,去给秦总买点吃的,花多少钱找财务要,记住不能超过二十块。”史莲笑着到前台说。

“秦总平时都是这么节俭的吗?”在前台核对订货单的穆青青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

“不节俭怎么能富有呢?能花一分,不花一毛”史莲笑笑说。

“可是,秦总光豪车就四五辆了,秦总的车子都比他本人吃的好。”穆青青还是有点不可思议。

“车,开在外边是为挣面子的。饭,吃到肚子里是为自己糊口的”业务部的老经理王经理也过来凑热闹。“史经理,今年中秋发什么好东西?”。

“好东西下午就送过来了,秦总亲自去选的”史莲笑着回了自己办公室,刚才杂志正看到有意思的地方,秦总突然进到办公室把史莲吓了一跳。

“刘经理,刚要给你们打电话,你就回来了”史莲看见刘谏云提着两个肉夹馍回到办公室。“孙副总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别提了,那些广告公司孙副总没有一家看得上的,跑了一中午时间,又累又饿。孙副总去吃午饭了,一会回来”。

“那孙副总没有请客?”史莲笑着问。

“他提了一句就是客套嘛,我可没有那么不识实务”刘谏云大口咬着他的肉夹馍。

“刘经理,少吃点下午有聚餐呢”史莲笑着说。

“放心,我有数。这种肉夹馍我现在能吃六个,就买了两个,不会吃多的”刘谏云倒是实在的很。

一会儿功夫,公司的中秋福利送到了。史莲认认真真的清点了三遍才签字放人家走,那送福利的小伙从没有见过像史莲这种又抠门又仔细的人。

“史经理,这是你们公司福利?”孙副总用过午餐回了公司。

“是呀,刚送过来。不知孙总公司过节都发什么福利?”史莲笑笑说。

“都什么年代了,秦总还发什么月饼,水果,饮料,花生油的。我们公司直接发购物卡,员工喜欢什么,自己去买就是”那孙副总边说边志得意满的回了二楼办公室。

“史经理,秦总让我们去二楼开会”刘谏云喊了史莲一声。

“史经理公司聚餐的地方定好了吗?”秦总问。

“哦,定好了,就是公司旁边的家乡滋味土菜馆”史莲坐下说。

“你们去这种地方聚餐?”孙副总表情复杂。

“孙副总,你不要小看这家土菜馆,要不是咱们两家离得近都不能够订到包间。他们家的蒜薹炒鱿鱼好吃到爆,建议你到时候一定要尝一尝”史莲笑着说。

“史莲,我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哈哈哈”秦总一边倒着他的功夫茶一边说。“今天下午我们主要商量一下公司业务的事,孙副总你先说”

“我这几天粗略看了一下,咱公司就一个跑业务的人,就是秦总。公司的业务人员闲闲散散就跟在度假一般,不是没有业务能力的事,是没有紧迫感,这点我孙立成很看不惯”孙副总越说越激动。

然而这仿佛说到了秦总的心坎里,他听的双目囧囧有神,那种认同的光芒都要从眼镜片里散发出来。

“史经理你怎么看?”史莲没有料到那孙副总杀了个回马枪。

“孙副总说的句句在理,我非常赞同。请孙副总说出应对的策略,我洗耳恭听”史莲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刘经理你怎么看?”秦总又问刘谏云。

“业务上的事,我不擅长”刘谏云说。

“看,我就喜欢刘经理的诚实,哈哈哈”秦总嘴上笑着,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显然觉得史莲与刘谏云的回答都不能让他满意。“十五放假回来之后,我会和孙副总一起去拜访几个客户。也指派几个客户让他们几个经理去,一周后咱们公司汇合。有能力的继续留在公司出力,没这方面兴趣的,公司只好放他们去找更好的机会了”。

“秦总,公司的企业文化还没有弄好,我恐怕抽不开身。”孙副总推辞说。

“你这是大材小用,企业文化先交给刘经理。你跟我出去走走,也让他们见识下你的业务能力。喝茶”秦总亲自把茶水递给孙副总。

对秦总的这一番操作,史莲又有些不懂了,暗想这孙副总翻船的时间恐怕不久了。

“我福建朋友给我邮过来的茶叶,大家尝尝有什么不同”秦总兴致勃勃的端着小杯子说。“史莲有什么不同?”

“秦总我平时不喝茶,没什么特别的”史莲说。

“我爷爷喜欢喝茶,这茶叶比较浓烈”刘谏云说。

“没了?”秦总意犹未尽。

“没了”

“孙副总你说呢?”

“福建武夷山的大红袍嘛,算是好茶。我现在喝咖啡,不怎么饮茶了”

“史莲你笑什么?”史莲偷笑被秦总给发现了。

“没事,我想起咱们前台的咖啡机没有咖啡豆了”

“没咖啡豆了,就赶紧去买。别天天穷算计,史莲你一点都不像个有钱人,整天扣扣搜搜的”

“哦,买,买最好的”史莲笑着说。

“过两天我出差会带两个亲戚家的表弟,等我出差回来再给你们介绍。没事了,咱们散会。史莲KTV订好了吗?”秦总又说。

“订了,还是秦朝,钻石VIP豪包”

“行,吃完饭,咱们唱歌去。孙副总咱们两个好久没在一起玩耍了,今天你无论如何得给大家唱两首”秦总揽着孙副总的肩膀很热情的说。

还是这座小城市里规模最大的那家KTV,史莲每次都会给公司预定最大的包间,只要是公司聚餐,钱的事就全不在考虑范围了。零食,水果,啤酒饮料被一筐一筐的搬进包间里。这间KTV里的员工都知道,秦总的公司很有钱,而且每次付款都是用现金,好大的几捆钞票,在点钞机里刷刷的走过,这才符合秦总公司的气质。

“史经理,你不是说秦总很节俭吗,怎么又不节俭了?”穆青青坐到史莲身边问。

“偶尔的,没有关系”史莲一边听同事们唱着她听不懂的歌,一边说。

“史经理,秦总和孙副总在楼上单独开了一间,让你给选几样啤酒饮料还有果盘”财务姚梅过来说。

“好,我这就去”史莲起身去了KTV的零食区。

“史经理,不好了,业务部段锋在楼下被田西西的男朋友给打了”仓库主管小秦跑过来跟史莲小声说。

“有这事,秦总知道了吗?”史莲不慌不忙的问。

“还不知道”

“那段锋怎么样了?”

“段锋刚被扶进KTV,田西西哭哭啼啼的跟在他后面”

“还竟然给跟回来了,田西西没跟他男朋友跑路?哦美女另外给现磨两杯上好的咖啡一起给送过去”史莲笑着对KTV服务人员说。

“跑啥路,田西西那男朋友正打的高兴。田西西在他身后大喊说,你再不放手我就去叫史莲了,那男人就松手了。史经理,没想到你还能镇宅”仓库小秦说到这忍不住笑了。

“看你那小坏样,别人被打了,你还在这傻乐呵。”史莲又拿了一篮子零食丢到小秦手里,让他提到包间去。

小秦不知道,夜琛当然怕史莲了,史莲不可怕。一直护着她的魔王夜阑可怕,夜琛若再惹一下史莲,恐怕自己仅有的那另一只眼睛也不剩了。

“怎么都不唱了,该唱就唱,该玩就玩。你们都没有人家田西西哭的优雅动听,伪装什么情真意切”史莲推着果盘车进了KTV。

果然,冷清了一小会,歌声又重新响起来了。是秦露与穆青青对唱了一首凡间八十年代的老情歌。

史莲努力装出一副伤感的样子,过去看段锋的伤势。“怎么样,要不先回家休息。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反正后天中秋放假,中秋福利我让田西西给你送家里去”史莲假惺惺的说。

“史经理,刚才段锋被打,你去哪里了?”田西西哭着问。

“我去选水果和零食了。”

“田西西,你要史经理去帮忙打架吗?她平时虽然很霸道,但总归是女的,你那男朋友实在是太强悍,我都没敢上前”刘谏云说。

“你知道什么!”田西西一边哭,一边嘟囔。

刘谏云当然不知道,跟自己坐在一间办公室的史经理是神界的战神。

“要我说,最该挨揍的就是你田西西了。一会儿跟这个好,一会儿跟那个好,你到底是要作什么妖。你长相是出众,但也不能太作了”刘谏云接着说。

“刘经理你真是个不被外表迷惑的好男人”史莲笑着说。“怎么样段锋,自己回家还是帮你叫辆车?”。

“史经理这是在赶我?”段锋用他肿的像香肠一样的嘴巴说。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史莲赶紧解释。“田西西别在那抽搭了,好好照顾着点,这可是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真情可贵不是吗?”史莲拿了一瓶啤酒起身走开了。

“史经理!”段锋叫了一声。

“啊”史莲回头,看见段锋在对自己抱拳表示感谢。

史莲冲他挥挥手,坐到了穆青青旁边。

“史经理,刚才田西西的男朋友把段锋一只手给提起来了,就像手里提了一只小鸡。然后咚咚咚,惨不忍睹”穆青青一边说,一边伴随着肢体的表演,把段锋挨揍的情景表现的绘声绘色。

“当时你在场吗,还有谁看见了?”史莲问。

“同事们基本上有一大半都看见了,当时田西西接了一个电话,她把电话给了段锋。然后段锋在听了几句后就气冲冲的跑出去了,田西西就哭哭啼啼的跟在他身后,大家不约而同的觉着有热闹可看”田西西说着耸耸肩。

“那个人长什么样,看清楚了吗?”

“没有,个子挺高的,比段锋有派头。还开了个超跑呢,又帅又多金”

史莲已经明白穆青青说的那个人就是夜琛,不过这夜琛的确神通,在凡间混了短短时间就能扮成钻石王老五的样子。这方面夜阑就不如他开窍了,夜阑身为魔族之王在凡间的时候做的最多的,就是等自己下班回家。除此之外,凡间的一切都对他都形不成诱惑。

“史经理,你说那田西西有这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为什么还跟那段锋不清不楚的。这些漂亮的女人,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爱自己才满意”。穆青青喝着饮料说。

“你也很漂亮,没有男生追求你吗?”史莲问。

“有过,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要找一个像周迹那种的,有情有义又有钱的男人”穆青青说的一脸的憧憬。

史莲知道穆青青说的周迹,是一部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夏季剧场霸屏的那种。电视评论上说,那周迹满足了当下女孩子对男生的所有幻想。没想到连穆青青都沦陷了,沉醉其中。

“所有的部门主管到家之后,给你们部门内的每一个同事打电话确认,都安全到家”史莲和往常一样在KTV门口确认人数。

“史莲,段锋刚刚被打了,你怎么不跟我说?”秦总过来小声说。

“人没事,感情纠纷。只要田西西继续留在公司,这种事以后不会少的”史莲边目送着同事们离开边说。

“行,这事我会考虑”秦总若有所思的上了车。

在小城市里晚上十点多钟街上就寥寥没有几个行人了。晚秋的风里夹杂着些许的凉意,史莲一个人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她喜欢一个人,如果同行的人不称心,那散步的时候还不如是一个人呢。

“喜欢有人陪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前边响起。史莲抬起头看见夜阑倚在一辆红色的跑车旁边,不,那个人不是夜阑是夜琛。

“二王子,你知道你与夜阑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史莲冷笑着说。

夜琛见史莲识破了自己的骗局,也不在伪装,干脆现出了本来的样子。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夜琛不明白自己伪装的如此之像,还是被史莲一眼给识破了。

“无论你把自己装扮的多么奢华高级,夜阑身上的那种自信你是没有的。你从小就跟他生活在一起,难道没有发现夜阑是一个自信到自恋自负的人?”

“我早就发现了,我憎恨他那种趾高气昂。他的出现把我所有的光辉都掩盖了,魔王之位理应是我的!”夜琛愤愤不平。

“那都是过去了,你比他懂生活会享受。这花花世界还不够你快乐的,为什么要执着在一个担着重任的王位身上?”史莲笑笑说。

“好厉害的女人,怪不得夜阑费尽心思的讨好你”夜琛突然领悟到夜阑不爱无忧苑爱史莲的原因,那就是有脑子的女人更加迷人。

“史莲,夜阑的女人。你突然让我有一种冲动,跟了我吧,夜阑能给你的我一样不会缺你的”

“呵呵,夜琛你知道姑苏付雷是怎么死的吗?”史莲冷笑。她举手一抬,夜琛身后的跑车瞬间爆燃。“这种话,再敢说一次,我不会为夜阑再留你这个兄弟”。

刚才夜琛的话让史莲受到了奇耻大辱,自己作为众神之神,曾经受万神敬仰,更是令魔族上下闻风丧胆的人物。如今自己被贬庶人间,不断有些不识好歹的神或者魔来试探,侮辱。三界之中哪有什么公平友善,她看见的全部都是弱肉强食。在这天上地下若没有实力撑腰,人生没有意义,神生也没有意义。

“史莲我不会放过你的”夜琛冷笑着说“魔族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有本事你就试试!”史莲提着自己的包优雅的走开。

燃烧的跑车引来了许多附近的人,大家围着火焰指指点点,有惋惜的叹息,也有仇富的快感。

夜阑把水晶魔球熄灭,他放下熟睡的小王子。一个人坐到了寝宫门口的台阶上,史莲送给小王子的白虎,跟夜阑相处的十分融洽。夜阑离开,他便趴在小王子旁边,任外边风吹草动,它只为保护一人。

金翅乌拿了件裘氅给夜阑披上,魔族一年只有两季,现在是魔族的寒冬季节。夜里苦寒难挡,“金翅乌,你说我是杀了夜琛好呢,还是把他关到白虎关去?”夜阑淡淡的问。

“主上,二王子夜琛从来不得老魔王独孤城喜欢。但老魔王被封印前让你善待他,主上若是对他动手,恐怕会引起魔族上下的恐慌”

“恐慌什么,恐慌我残害手足?”夜阑冷冷的说“白虎关里已经有好几个王子,公主了,不差夜琛这一个”。

“主上三思”

“思什么思,我知道夜琛一直觊觎魔族王位,这无所谓,作为王子他要没有这个心思就奇怪了。但是他竟然打起史莲的主意,我不把他丢到狼窝里喂赤目狼算是天大的恩情了。”夜阑说到此处恨的咬牙切齿。

史莲回到家里,洗完澡换上睡衣身体轻松了许多。自己的书桌上多了一串翡翠的绿色珠子,一颗颗珠子圆润饱满,珠子下还系着黄色的丝络。史莲不知道夜阑是用什么方法帮紫尾燕子穿越自己设的三里禁区,想来夜阑已经好几日没有出现,应该是在想办法淡忘自己吧。当然这全是史莲自己的想法,她怎么会知道夜阑每日都捧着水晶魔球在那里碎碎念。

“金翅乌,这天寒地冻大晚上的哪里来的风筝?”夜阑看见不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只飞的甚是高的风筝。

“主上,那边是无忧苑”金翅乌小心的说。

“她们都很闲吗,还是觉得我脾气太好?”夜阑觉得无忧苑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主上对无忧苑里的女子就真的一个都不满意?”

“满意又怎么样,要史莲伤心吗?”

“主上,史莲上神她现在人间不知道”

“她万一知道了呢?”夜阑故意说。

“主上,你认为史莲上神在意这些吗?上次她为救你询问了两个无忧苑里的女子,当时她听完都是面不改色的”金翅乌越说越胆战心惊。

“你怎么知道她不在意,她不在意什么,不在意我?”夜阑暴怒,“滚,都滚!”夜阑站起身,胸口像压了千斤磐石。“咳咳……”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哎呀,主上,老奴该死,老奴该死”金翅乌吓得连滚带爬。

“没事,你走吧”夜阑擦掉嘴角的血,稍稍舒了一口气。

夜阑躺到了大鹏宫的温泉里,这里的泉水常年温热。夜阑为了史莲把一个黑色的温泉宫,全部改成可白色,宫里的墙角石壁上还有常开不败的花朵。夜阑知道史莲喜欢洗澡,他清楚史莲生活习性的每一个细节,为了史莲他可以无条件的放低自己。没想到因为自己太迫切,把史莲给吓跑了,仅仅送给自己一个白胖的小王子,就把感情画上了句号。

“史莲,这处温泉你喜欢吗?专门为你改的,还没有来得及带你看一眼”夜阑用法力来到了史莲的梦境里。

史莲看见夜阑躺在温泉里,眉头紧锁着,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样子。

“为什么不高兴?”史莲坐到了夜阑身边的岸上,她伸手挠了一下夜阑的胳肢窝。

“哈哈哈……你这个坏女人”夜阑一把将史莲搂进水里。“你这个坏女人,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夜阑捧起史莲的脸想要亲下去,被史莲一把推开。

史莲从睡梦里醒了过来,她手里还攥着紫尾燕子送来的翡翠珠串。原来刚才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