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魔族二王子夜琛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901字
  • 2022-02-16 19:55:27

“史经理,秦总对你赞赏有加,说你不仅工作能力强,而且凡事为他人着想。就是一点不好,心软”孙副总坐在秦总的位置上对史莲说。

“哦哦,孙总过奖了”史莲笑笑。

“你看,我刚才说的那段话前半段是夸你,后半段可就不是了”

史莲笑笑,心里暗想又来一个装大头蒜的。

“我在公司前前后后转了几圈,咱们公司什么企业文化都没有。史经理咱们不是草台班子,企业有文化,公司才能有灵魂。这点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哦对了,史经理你什么学历?”

“我初中没毕业”史莲故意说。“我们办公室刘谏云刘经理是标准的本科,我去把他叫来跟您探讨一下文化?”史莲试探着问。

“可惜了,史经理你才初中,还没毕业。我本来想要着重来培养你的”

“没事,只要对公司发展有利,培养谁都可以”史莲大方的说。

“这样吧,你下去把刘谏云叫上来”孙副总果然放弃了史莲。

“老刘,孙副总请你上去下”史莲回到办公室说。

“好,史经理我这有几个电话你帮我打一下,拜托,拜托”刘谏云急急忙忙去了二楼。

史莲简略看了一下简历,原来是在给秦总找助理,要会开车,长相好,学历高,还要有出众的随机应变能力。

“史莲,听说魔族夜阑突然带回一个婴儿”金枝玉叶小声说。

“哦,怎么了?”史莲边打着电话。

“没事,我们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提了”。

平日里安静沉闷的大鹏宫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特别是无忧苑里的那群女人们。女人们天生就有母性的光环,她们见到夜阑带回来的小婴儿喜欢的爱不释手,每天都来来回回叽叽喳喳的献着爱心。

“也不知小王子叫什么名字?”无忧苑里的一个女子问金翅乌。

“这个主上没有说”金翅乌坐在摇篮旁边。

“她的娘亲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取名字就走了”夜阑出现,众人跪倒。

“主上节哀,只是主上不是有起死回生的本领吗?”一个大胆的女子问道。

“你大胆,怎么跟主上说话”金翅乌呵斥道。

“没事,他的娘亲没有死。我说的走是她不要我和孩子,自己去过她的生活去了”夜阑把婴儿从摇篮里抱出来。

“主上,我给小王子找了两个奶水充足的奶娘,小王子刚刚吃饱睡着了”金翅乌过来小声说。

“你有心了,可怜他连一口自己娘亲的奶水都没能吃到。这个狠心恶毒的女人,蛇蝎毒妇!”

听到夜阑的咒骂,众人面面相觑。只知道这三界能让魔族魔王夜阑恨成这样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史莲。只是史莲断不会跟夜阑生出孩子的,难不成主上还有其他的女人。

夜倾城在大鹏宫外的澜沧河边闲逛,看到河边坐着一个身着白色羽衣的男子。

“神界的人,跑到我们魔族来是找死吗?”夜倾城正愁没处发火。

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夜倾城,是个年纪轻轻,打扮靓丽的姑娘。

“我是来魔族刺杀魔王夜阑的奈何连大鹏宫的宫门都进不去”云裳公子没有把夜倾城当回事。

“你进不去,我可以帮你呀。不过你先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刺杀魔王夜阑?”

“看他不顺眼”云裳公子随便找了个理由。

“那你看我顺眼吗?”

“姑娘倾国倾城,自然是绝色佳人”

“哈哈,你真会夸人。我叫夜倾城是魔族公主,你说的夜阑是我三哥”夜倾城想要吓跑云裳公子。

“姑娘容貌惊人,刚才我应该猜到的”云裳公子说。

“你知道我是谁,竟然不害怕,也不逃跑。倒是胆子大的很,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无名小辈,姓名不值得一提”云裳公子故意搪塞。

“哼,大骗子。我都跟你说我叫什么了,你不告诉我名字,小心我让三哥把你大卸八块”

“公主高兴便是”云裳公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讨厌,不理你了”夜倾城转身欲走却不慎被脚下的石子拌了一下。“看我摔倒了,你都不扶一下”夜倾城扭伤了脚。

“若是寻常女子我自当会扶,公主乃千金之躯。鄙人不才,实在不敢冒犯公主”云裳公子起身将要离开。

“哎,你真这么走了,我怎么办,这里晚上有狼。我要被狼吃掉了,呜呜……”夜倾城假装哭起了鼻子。

那云裳公子耳聋一般,还是走了,任凭夜倾城在他身后呼喊叫骂。

“你说我该去找她吗?”夜阑轻轻握着小婴儿的手说。

“你说她还会不会见我?”

“主上,小王子刚刚出生两天,你就别难为她了”一个胖嘟嘟的乳娘水缸嫂子过来给小王子喂奶。

“刚才不是已经吃过了吗?”夜阑问。

“主上,小王子体壮。我们两个的奶水都不够他吃的,能吃”另一个肥嘟嘟嘟嘟乳娘木桶嫂子过来说。

“跟他娘亲一样,一次能吃一盘的哈密瓜”夜阑喃喃自语,周围丫鬟婆子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八月的秋风吹落了公交车道旁的第一片落叶,史莲带着一脸的疲惫走下车来。“史莲”是夜阑在呼唤自己。史莲没有回头,裹紧风衣继续往回家的方向去。“史莲,我去你家里。没想到三里禁地连我都进不去了,只好在这里等你”夜阑追上史莲说。“我们还有没有回还的余地,你相信我,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夜阑追上史莲。

史莲放缓了脚步,她掏出狩魔箭在自己与夜阑之间划了一道透明的屏障。什么也没有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夜阑。

“史莲,早知道是这样。你当初又为什么要接受我,我们像人间的夫妻一般生活了这么久,你一句没有结果就丢下了我。还丢给我一个人事不知的小婴儿,你以为这样就两清了吗,你妄想,我永远不会放过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对我感情的欺骗!”夜阑冲着史莲远去的背影大喊,直到街角处再也看不见她的影子。

史莲逃回家里,餐桌上还摆放着夜阑从魔族给自己带来的水果。夜阑说的没错,因为自己没有经受住诱惑,欺骗了夜阑的感情,史莲不老不死的生命如今成了她自己最大的负担。史莲坐到了露台的秋千上,她多希望有夜阑陪在身边,可是终究她是史莲,她最好的归宿就是孤单,便没有其他了。

“史莲,你以为你这三里禁地可以挡住我”夜阑手持诛仙只要他轻轻一划,史莲的禁地之墙就会被开一个口子。夜阑举起剑的手又放了下来,他还是想等史莲回心转意,等她心甘情愿的点头。夜阑找了一处在史莲露台能看见的路灯下坐了下来,他摘下一片树叶独自吹了起来。树叶的声音哀婉悠扬,除了史莲其他人谁也听不见。露台上的史莲转动自己的同心镯,回忆着每次夜阑给自己戴上手镯的模样,这个世界在寂静中沉沉的睡着了。

夜倾城的脚扭伤,她赌气的坐在那里。夜里天黑了起来,远处真的传出狼的叫声。魔族是一个充满魔幻的地方,即使在大鹏宫附近晚上都有狼,蛇等妖族出现。夜倾城由赌气产生了害怕,她开始在那里低低的啜泣起来。在原来时候每当自己遇到危险都是三王子夜阑出来救她,并且每一次都能及时解救她于水火。但是现在三王子夜阑成了魔王夜阑,夜阑的心里只剩下史莲,夜倾城再不能在自己三哥面前撒娇争宠了。

“来”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过去抱起了夜倾城。

“大胆,你是谁?”夜倾城惊呼。

“是我”原来是白天在河边跟自己斗嘴的男人,就是云裳公子,原来他一直都没有走远。

“哎,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夜倾城问云裳公子。

“叫我白鹤吧”云裳公子还是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送我回大鹏宫,我跟你说三哥的寝宫在哪里,你去杀他呀”夜倾城说的轻轻松松。

“听你的口气,是认为我杀不了魔王夜阑”云裳公子说。

“告诉你,就算是你们神界的战神史莲现在都不一定是我三哥的对手,你还是别犯傻了”

“何出此言?”

“不告诉你”夜倾城神神秘秘的说,不过云裳公子抱着她,让她想起了儿时三哥夜阑抱着自己的情景,有种说不出满足。

“你有家室了吗?”夜倾城轻声问。

“我是修行中人,清心寡欲不要家室”云裳公子一脸正派。

“你都是神仙了,还修什么道。什么清心寡欲我不信”夜倾城说着就在云裳公子脸颊上亲了一下。

“你,太无礼了!”云裳公子很生气。

“你可不能把我丢下,万一我被狼给吃了,你这修仙的道行会折损的”夜倾城得意的说。

云裳公子本是翩翩公子,身正体直。他既反感夜倾城的行为,又不能因为反感而抛下她,因为他是一个有慈悲心的上神,万事体谅众生。

夜色褪去,曙光升起。史莲走到露台看见吹树叶的夜阑还坐在街角路灯下,他在那里安静的吹了一夜。

史莲换好工装提着风衣和包包准备去上班,电梯里又遇到了那个送哈密瓜的女邻居。“美女,最近没有看见你老公,去拍电影了?”

“嗯,你也去上班?”史莲笑笑说。

“咱们都是上班族,我老公挺普通的。你老公可了不得,人又帅又懂礼貌。平时可注意点别让他跑了”女邻居又拍了下史莲肩膀走开了。

史莲坐上了上班去的公交车,夜阑站起身远远的目送那辆崭新的公交车远去,眼睛里全是落寞与不甘。

“史经理,这帅哥等你有一会了”刘谏云看见史莲到了办公室说。史莲看见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少年低头坐在那里。

“不是找你面试的?”史莲问。

“史经理,我不是来找工作的”男孩起身说。

“史经理,孙副总找我有事商议,我先上去了”刘谏云交代一声去了二楼。

“你好,我叫轩辕暮遮”男孩自我介绍。

史莲禁不住抬头仔细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孩,“轩辕暮遮,神主轩辕明羽是你的?”史莲认出男孩也是神界之人。

“远房表舅,轩辕氏强大我随母族姓”轩辕暮遮说。

“你这是?”

“我是自愿游历人间,我做狩魔人的时间比你还早。不过你战神被贬的名声比我大”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

“这不是秘密,本想去你的住处找你。因为你又在住处的三里禁地施了法力,现在连神仙都靠近不了了”

“所为何事?”史莲问。

“你看”少年站起身,撸起自己的手臂,史莲看见几处血肉分离的爪伤。

“赤目狼?”

“对,就是魔族的赤目狼。魔族二王子夜琛带领他的赤目狼四处捕杀狩魔人。已经有多人罹难,我这种能侥幸逃脱的算是好的”

“有这事?”

“千真万确,传闻你与魔族魔王夜阑有私情,我们其他狩魔人一直不敢与你接触。你也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不与其他狩魔人联系,所以很多事你都不知道”

“夜琛对狩魔人的猎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来都是,没有停止过。只是最近更甚了,传闻你也曾被那赤目狼所伤,幸得魔王夜阑相救,你们之间还有一段香艳的传闻”轩辕暮遮说到这起身给自己加了杯水。

“你找我来是?”

“当然是铲恶锄奸了”轩辕暮遮摊开手说。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魔族除掉我们狩魔人,就是为了散布游魔来占领人间。我们神界万不能容他们这么胡作非为,你是战神史莲,这是你的使命”

“可我神力不再,力不从心”史莲故意说。

“你都能杀了姑苏付雷,别再装了。姑苏付雷在狩魔人里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还没走,小伙子相貌不错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上班?”刘谏云回到办公室。

“我这就回去了,两位经理再见”轩辕暮遮起身离开。

“他是?”刘谏云问。

“公司以前的员工是他朋友,来找老朋友玩的。”史莲随便搪塞过去。

“哦,我看也是他对公司很熟悉的样子。孙副总要对咱们公司咱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做一次大整改,我看是需要好好改一改了。”刘谏云志得意满的说。

“史莲你来!”秦总提着公文包风一般的来到史莲办公室。

史莲看秦总站在了公司前台“秦总”史莲笑嘻嘻的说。

“史莲,你初中没有毕业?”秦总匪夷所思的问。

“对,初中只读了一年”史莲说。

前台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听秦总与史莲的对话。

“学习不好?”秦总的语气半是嘲笑,半是开玩笑。

“实在是学不会”史莲硬着头皮说。

“没想到你比我还笨,明年夏天我去读什么MBA,要不要免费给你报个名?”秦总边说边接过秦露的报价单。

“不用了,我听不懂浪费钱”史莲笑着说。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秦总笑着说“你看那孙副总怎么样?”

“成功人士,很有想法。孙副总想改善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这主意不错”

“知道自己没文化的短处了吧,看不出来,你初中都没毕业。你当时是怎么进公司的?”秦总有些纳闷说。

“当时,你忙着给客户送货,没来得及问”

“看看,被史经理给钻空子了”秦总一笑,前台所有人都跟着陪笑。“刘谏云你出来!”秦总边看报价单喊了一声刘谏云。

“秦总?”刘谏云出了办公室。

“史经理文化水平太低,公司企业文化的事你和孙副总配合,史经理就给你们帮忙好了。她学问少,企业文化的内容你和孙副总商量,广告公司那边交给史经理,她比较熟。好了,就这样给刘总那边发过去”秦总又把报价单交给了秦露。

“史莲,我买了一些书,一会就有人给送办公室去了。他们送到之后你给我摆上去,要摆放整齐好看。我中午出去趟,那孙副总的午餐你给订好”秦总交代完毕,开车出了公司。

午饭时间,那孙副总果然不让叫午餐,自己开车出去吃了。史莲买了一盒泡面,没有出去吃公司阿姨做的午饭。

“史经理你不去吃饭吗?”穆青青抱着两盒泡面进了史莲办公室。

“为什么是两盒?”史莲问。

“一盒红烧,一盒麻辣。我饭量大,一盒不够吃”穆青青快乐的笑着。

“你这姑娘听有意思,公司这么多女孩子,就数你有意思”史莲上下打量着穆青青。

“公司阿姨是重口味,她做的菜我吃不上来”穆青青泡好自己的面。

“老家是我们这里的?”史莲问。

“我去南方那边很多年了,我初中刚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今天听说史经理初中都没毕业,是真的吗?”

“真的”史莲点点头,史莲一个被贬庶的神,哪里上过什么学,说初中没读完都多了,其实在人间她算个文盲,一天学都没有上过。

“史经理我对你本来就很有好感,现在好感更进一步了”

“因为我初中没毕业?你真有意思”史莲笑笑。

“可不是,告诉你。就因为学历低,我在南方没有少碰壁,好在咱自强不息,终于在这工艺品行业混出了头”穆青青边吃边说。

“那边工资高啊,怎么想到回老家这个小城市发展?”

“史经理跟你说个秘密”穆青青附在史莲耳边小声说了起来。

“秦总是这么答应你的?”史莲问。

“千真万确,不然我千里迢迢为的什么”穆青青自信的说。

下午史莲到秦总办公室把秦总买的新书都给整理起来,都是精装版皮面的书籍,也有许多时尚杂志,还有关于工艺艺术的书籍。

“史经理,工作效率挺快呀”用过午饭的孙副总,在下午上班一个小时后到了公司。

“孙副总这都是你的眼光吗?”史莲问。

“有的是,有的不是。哎,楼下前台两个女员工吵起来了,刘经理在处理呢。”孙副总说。

“啊,刘经理擅长处理人事上的问题”史莲继续整理着她的书。

“史经理,快下去看看吧。田西西跟主管秦露马上就要动手了”苏静气喘吁吁的跑到二楼。

史莲手里拿了一本杂志赶紧准备下楼,二楼楼梯口挤满了订货,财务和业务部的员工,以看热闹的居多。

“大家都很闲吗?”同事们看见史莲站在身后,笑嘻嘻的给她让路。“快回去忙起来,一会儿秦总回来该不高兴了”史莲边下楼边说。

“田西西我只知道你到处勾三搭四没想到回头草你也吃!”那苏静柳眉倒竖,大有泼妇骂街的架势。而田西西依旧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看她哭的娇弱无力,气喘吁吁的样子,史莲知道这是又开始作妖了。而段锋坐在前台的凳子上,低着头不言也不语。

“秦露你是公司的老员工,注意下影响。都到我办公室来,史经理也来了,来咱们有话进来说”刘谏云将秦露连请带拉弄到了办公室,那田西西被段锋安抚着也去到办公室。

“史经理我刚才已经劝了半个小时了,口干舌燥,现在你来”刘谏云说着拿出纸杯给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倒水。

“这是人家感情的私事,这怎么好劝呢”史莲犯难的说。“你们还是私下里去公司外面解决吧,公司是上班得地方,不是让你们来打情骂俏的”史莲冷冷的说。“不管你们三个之间是什么情况,今天下午还能继续上班的,现在出去上班。不能上的回家去休息,明天要是还带着情绪来这骂骂咧咧,哭哭啼啼就来刘经理这领辞职报告”。

“史经理,是让你帮忙劝架的”刘谏云对史莲的出招摸不着头脑。

“哦,你不知道,我一直都是这个风格。不信你问秦露和段锋,他们两个是老员工”史莲笑笑说。

“史经理,你不问下原因吗?”秦露貌似有一肚子话要说。

“自己好好反思一下,你想让大家知道的原因其实没那么重要”史莲吧刘谏云倒的水递给了秦露。

“嗯,我回去想想”秦露拿着杯子出了办公室。

“你们两个呢,这是要上演苦情戏吗?”史莲开始翻看自己拿下来的杂志。

“走,我们出去一下”段锋安抚着抽抽嘁嘁的田西西出了办公室,直接又出了公司。

“史经理,你不怕他们一下子都辞职了,秦总找你算账”刘谏云说。

“辞职了更好,省心省力”史莲发现那本杂志内容还特别有意思。她喜欢看关于工艺和装修的文章,特别是关于各国早些世纪的流行元素,史莲都觉得新奇有趣。

“那段锋怎么又去招惹田西西,一朝被蛇咬,三天就忘了?”刘谏云说。

“男人都难过美人关,特别是段锋那种自以为是的男人”史莲冷笑着说。

夜阑的小王子是大鹏宫里最抢镜得存在,水缸和木桶两个奶妈带着小王子走街串巷,到处去炫耀他的美貌。夜阑在偷偷查自己的身世,他觉得金翅乌该知道些什么,但金翅乌那老狐狸嘴巴闭的比钢铁还紧。

“主上,二王子夜琛带着他的赤目狼四处诛杀凡间的狩魔人,听说已经有人把这事告到玉宵宫去了”金翅乌说。

“闲的屁股疼,夜琛诛杀狩魔人为的是什么?”夜阑躺在自己的宝座上。

“二王子夜琛本就嗜杀成性,狩魔人四处诛杀魔族流落人间的游魔,他就杀狩魔人。互相残杀,互相报复”金翅乌说。

“那你说,狩魔人该不该杀?”夜阑问。

“凡人寿命短暂且多数贪婪,就是因为他们的贪婪才成就了游魔”金翅乌说。

“嗯”夜阑答应一声“史莲也是狩魔人,好好的上神不去做,偏偏为那些短寿的凡人去拼死卖命,走我们去看看我的小王子去”夜阑起身去了无忧苑。

水桶大婶正在给小王子喂奶,夜阑等在那里。看无忧苑里繁花似锦,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是不是也曾经是这样的女人,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主上,今夜是否在我们无忧苑里歇下?”无忧苑里长相最出俏得女人说。

“你叫什么名字?”夜阑问。

“奴家茉莉”那女子回答。

“茉莉,花的名字?”

“无忧苑里的女子全是以花为名”那茉莉回答。

“你们都是自愿来的?”夜阑又问。

“魔族女子以能伺候主上为最大尊容,我们全是自愿被选进来的”

“我要是让你们都走呢?”

“奴家们情愿去死!”另一个跪到地上的女子说。

“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夜阑接过金翅乌抱过来喝饱奶水的小王子。

“主上日夜思念那史莲,茶不思饭不想的又是怎么想的?”另一个跪在门口的女子大胆说出了心里话。

“大胆,你这是杖毙的死罪”金翅乌大声呵斥。

“你过来,叫什么名字?”夜阑问。

“小女子,绿梅”那绿梅跪到夜阑身边回答。

“抬起头来”夜阑边摇着自己的小王子说。“好一个美人”夜阑笑笑,“今晚你到寝宫伺候我如何?”

“主上说的可是真心话?”绿梅问。

“不是,金翅乌走”夜阑起身抱着自己的宝贝王子出了无忧苑。

“金翅乌,你能不能给他单独找个安静温馨的地方吃奶,你把他放在无忧苑那种地方,我每次去,无忧苑里的女人都像要吃了我”夜阑边走边训斥金翅乌。

“主上,无忧苑里的女子都是按你的要求挑选的,你如今冷落她们,让她们的日子实在难熬。她们白天的时候一起逗逗小王子,也是对她们无聊生活的一种慰藉”。

“这还成我的错了,我爱干净,我不想跟那么多女人有肌肤接触,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那主上跟史莲上神呢?”金翅乌斗胆问。

“史莲,她最恼人的地方就是让人爱而不得,我最烦她这一点了。别让人来打扰我们父子。”夜阑交代一声,关上了寝宫的门。

如今夜阑的寝宫再不是那黑灰色的模样,他仿照史莲在人间卧室的色调,重新改了自己寝宫的颜色。米黄色的地毯,米白色的床单,夜阑为了史莲可以改变自己的一切,奈何就是不能取得史莲的欢心。

夜阑寝宫的床上能够看见星辰大海,当然这也是他在揣度了史莲心思后做的爆改。只是还没能亲自带史莲看一下,史莲就跟自己来了个莫名其妙的了断。

夜阑躺在床上,把自己的小王子抱在胸前。“你这个胖子,跟你娘亲一样能吃”。小王子现在只能咿呀的哼两声。

“来,咱们两个一起看看你娘亲在人间忙活什么呢”夜阑拿过床头的水晶魔球。“告诉你,你娘亲脚腕上有为父给亲手系上的同心结,这同心结是一条红红的绳子,只要我心里有她,她心里有我,同心结就永远不会断开。你娘亲戴着那同心结,即使她跑到天涯海角,我们想看她,只要为父在这水晶魔球面前轻轻的一挥手”夜阑挥了一下手,水晶魔球上真的出现了史莲的模样。史莲坐在公交车上,眼神不悲也不喜安静的看着窗外。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那高傲自大的娘亲。她用花言巧语和美色骗了为父的身体,生下你后,把你丢给我。自己去做什么救世主,保护神了,你说她是不是太无耻了,无情无义,铁石心肠”夜阑一边亲吻着自己儿子的脑袋,一边数落着水晶魔球里的史莲。说着,说着自己竟流下了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