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史莲的孩子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109字
  • 2022-02-14 19:31:40

“史经理,你找我有事?”刚刚给业务开完会的秦总叫住了徘徊在办公室门口两次的史莲。

“秦总,段锋关于袁总的单子一点提成都没有分给他?”史莲问。

“你觉得我应该分给他多少?”秦总边飞速的按着计算器边核对着电脑上前台交过来的报价单。

“这单业务是段锋最先发现并带回公司的,起码要分出一部分,才显得公道”史莲说。

“史莲,我最看中你的是关键时刻你身上有种大将风度。你看现在又妇人之仁了,还公道?姚梅过来”。秦总靠近财务办公室后墙喊了一声。

“秦总你找我?”财务部姚梅进来办公室门。

“去把公司业务部这月的工资明细拿过来给史经理看看”

“秦总,这是公司机密”姚梅有些不乐意。

“机什么密,业务的提成方案还是史经理订出来的,快去拿。一会你坐那好好看,我这忙着报价呢”

史莲接过姚梅拿过来的业务部工资明细,不看不要紧,大略看了两眼,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全是负的,这负数是怎么出来的?”史莲觉得不可思议。

“不是我秦总不帮他们,这帮业务员业务水平太差。没什么工作能力,还整天嚷嚷着业务难做,公司不支持。就他们这种水平,我秦总怎么支持他们!他们从公司借钱出去招待,拿公司的礼品送给客户,最后业务没谈下来。你说这公司的损失是不是要从他们工资提成里扣出来?”秦总说的有板有眼。

“秦总,你是不是有意把业务的单子都交给前台了?”史莲笑着问。

“对,下一步我就要砍掉业务部,我们公司的业务都交到前台去。回头给我找两个助手帮我出差,公司这群业务没一个成用的”

“那段锋还是可以的”史莲说

“有才无德”

“薛尚经理?”

“太保守,怕老婆的人,出差一天光给老婆打电话就得二十个小时。怕老婆的男人,成不了大器。”

“老员工王经理?”

“油头滑脑,老想钻空子”

“小杨,老陈,还有赵哥”史莲历数着业务们的名字。

“没有一个堪大用的,我要砍掉业务部这事你先别声张,抽时间我们再开会讨论一下”

史莲的电脑里又单曲循环起了《落红》,“史经理你貌似特别喜欢这首歌?”刘谏云问。

“这首歌,很亲切”史莲淡淡的说。

“哇……”前台那边一阵欢呼声,史莲透过玻璃看见了一身帅酷装扮的夜琛。他来接田西西去吃午饭。

“怪不得田西西把段锋甩了呢,我看这个比段锋有钱”刘谏云说。

“这个更不像好人”史莲冷笑。

“史经理,你什么时候结婚?”吃饭间隙前台苏静问史莲。

“我还没准备结婚”史莲说。

“昨天那样帅的你都看不上?”业务部小杨吃惊的问。

“昨天那个八字还没一撇,我估计人家看不上我”史莲笑笑说。

“是有点过分帅了,史经理我也觉得你们不合适”财务部姚梅说。

“管那么多,只要够帅,够有钱就马上拿下”穆青青边说还做了一个大手一挥的姿势,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主上,你牙疼?”金翅乌跟夜阑从大鹏宫圣殿出来,他看见夜阑一个早上都在捂着自己的嘴。

“我回寝宫,去给我找些镜子来”夜阑捂着嘴故意避开周围的人。

镜子里夜阑的嘴角还有下嘴唇明显肿了起来。嘴角上那块出过血的地方现在还红红的,夜阑一边对着镜子看,一边呵呵傻笑。

“主上?”

“金翅乌,你吓我一跳。不是不让你进来吗,快出去”

“主上,你脸上的疤,淡了很多”金翅乌指指夜阑的脸说。

“什么?”夜阑不敢相信,他从上次脸上留下疤都在刻意回避自己的左脸,整个寝宫里没有一片镜子。夜阑轻轻侧过自己左脸,那条丑陋的疤真的淡了许多。

是史莲,是史莲每次都悄悄用神力给夜阑消除疤痕,每次都淡一点,现在看上去都淡了许多。

夜阑摸着自己的脸又在傻笑,“主上,你这个样子可不能被外人看见”金翅乌提醒道。

“什么样子?”夜阑不解。

“跟个傻子似的在那一个人乐呵”

“我知道,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夜阑支走金翅乌。

“三哥,三哥”夜倾城推门就闯进了夜阑寝宫。

“怎么了,咋咋呼呼的一点不像个女孩子”夜阑捂着自己的嘴说。

“神界回礼的羽衣,你看好看吗?”夜倾城说着在夜阑眼前转了一圈。

“太素了,不好看”夜阑摇摇头。

“南宫大鹏和神界公主轩辕敬怡明日大婚,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自己应该穿什么呢”夜倾城撒着娇就坐到夜阑的床上。

“快起来,那是我的床,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没有嫁人,别整天这么胡闹”夜阑想伸手把夜倾城给拉起来。

“三哥我嫁给你怎么样?”夜倾城一下攥住夜阑欲拉她的手。

“金翅乌把公主请出去”夜阑对着门口大声说。“以后再放人随便进我的寝宫,我就砍了你的鸟头!”

“是,是,公主咱们快走吧”金翅乌小跑着过来。

“三哥,你当真这么绝情,你还是小时候护着我的三哥吗?”夜倾城哇的一声哭着跑了。

“主上,这?”金翅乌不知如何是好。

“从锦华殿里挑几件看得上的衣服给她送去,哎,金翅乌锦华殿的衣服是不是整个魔族最好的?”夜阑突然想起了什么。

“都是神界多少万年来回礼的珍品,我们魔族不重女子,那些羽衣一直都陈列在殿里呢”金翅乌回答。

“走,带我去看看”

果然是琳琅满目,异彩缤纷,美不胜收,锦华殿好大一处宫殿里面满满当当全是珠翠,首饰与华服。“这地方只进没出过?”夜阑问。

“历代魔族魔王都不与神界交好,即使娶得仙子也是草草打发。这里的华服饰物从来没有被哪个魔王想起过”金翅乌回答。

“那这多少万年都是你在打点?”夜阑问

“老奴闲来无事,替主上守着这份家业。除去这锦华殿,主上还有宝阁殿,藏翠宫,浣丝坊,金盘殿,银盘殿等等等等”金翅乌恭敬回答说。

“你说若不是魔族总要挑起与神界的战争,是不是我的家业会更多?”

“主上,家业无用,你要有可继承的子孙才能长久”

“你这老家伙。你说我拿这些东西都给史莲,她会喜欢吗?”

“主上,战神史莲在神界战功无数,享众神供奉,他比你富有。每次上神史莲立下战功,神界都会赏她无数珍宝,听闻上神的仙海神山上,珍宝都堆成山,黄金铺成路,玛瑙翡翠挂满了枝头,连鸟兽动物们都有珍宝装饰。”

“哈哈哈,可是她被贬庶了,她现在凡间穷的数着指头过日子,哈哈哈……”夜阑想到史莲的穷困之境觉得是天助自己得到史莲,开心的很。“我看看,都有些什么华服。那件,还有那件给倾城公主送去”夜阑指着两件流光溢彩的羽衣对金翅乌说。“这一件,我要拿去送给史莲”夜阑看见一件米白色轻纱的衣服“史莲是仙女,她喜欢这种仙气飘飘的东西”。

下午何茜到了公司,带着她的一儿一女。“你们谁知道青青子衿是谁?”何茜到前台问。

“嫂子,青青子衿是一首诗,曹操写得”苏静说。

“什么诗,这是个网名,咱们公司有叫青青子衿的吗?”

“青青子衿是我”这时穆青青从二楼一蹦一跳的走下来。

“穆青青这是嫂子,秦总的太太”秦露说。

“哦,嫂子。小朋友真可爱”穆青青跟何茜的两个孩子热情的玩了一会儿。“田西西王总,王朝花园定的那个超大的欧式音乐喷泉可需要手工安装,咱公司有这种人才吗?别到时候东西来了,安不上”穆青青对田西西说。

“人家都订好了,你给厂家说发货就是,不就是个喷泉吗”何茜说。

“哦,我可提醒你们了,安装的时候有麻烦可别连累我。要不要再问下秦总?”穆青青走出三步又回头说。

“赶紧订上,不用跟秦总说”何茜对穆青青的态度不是很友好。

“田西西,最近工作挺顺利呀,听说业务部的提成都没有你多”何茜领着小孩们上了二楼,秦露开始对田西西语言挑衅。

“其实我家不差钱,男朋友也很疼我。我只是在家闲的无聊,出来工作全是为打发时间”田西西嘴里说的男朋友就是夜琛。

出差回来的秦总看见了自己老婆何茜的车子,“何茜在二楼?”秦总问前台。

“嫂子刚刚上去”秦露说。

“史莲,刘谏云给你们介绍一位公司的副总,孙力成孙总”秦总风一般进到史莲办公室,身后是一位装扮干净戴着眼镜的矮胖男士。

“孙总您好”史莲与刘谏云一个倒水一个搬椅子。

“你嫂子带孩子去了二楼,咱们就在这认识一下“孙总是我创业初期的伙伴,后来我们因为意见不同分开了。机缘巧合前几天我们又遇见了,孙总现在也是个成功人士,积累了很多宝贵的业务经验。我请孙总来就是要帮公司抓一下业务”秦总说。

“算不上什么成功人士,我自己的公司基本不用自己操心了。看见秦总还是这么忙,就善意提醒一下,大家相互指点”那孙总边说边打量着史莲与刘谏云的办公室。

“史莲”是蓝尾燕子在史莲下班路上叫住史莲。

“神界的信使,有什么好事要跟我说?”

“神界的轩辕敬怡公主明日嫁给魔族南宫大鹏,我来送请帖的”蓝尾燕子说着把一张大红的喜帖放到史莲手里。

看着手里的喜帖,史莲又想起当时蓝尾燕子跟自己说夜阑跟神界提亲要娶自己的事。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很多快乐的事都不属于那些责任很大的人。如果夜阑不是魔族魔王,如果史莲不是战神,也许结局早就不一样了。

“史莲!”史莲走在楼下,听见楼上夜阑在叫自己,他站在露台上热情的朝已经挥手。

“这是?”史莲看见自己书桌上又摆了两个锦盒。

“打开看看”

“这是神界千丝坊的手艺,这些首饰嘛,有神界的也有魔族的”史莲看着打开的锦盒说。

“明天是神界二十七公主轩辕敬怡与南宫大鹏的婚礼,你来好不好,我想让你站在我身边”夜阑深情的看着史莲。

“我去喝杯水”史莲把手里蓝尾燕子带给自己的请帖放在桌上。

“喝水,怎么喝了这么久?”夜阑看见早就换好衣服的史莲,倚着餐桌静静的喝水。“你不说话,是不同意?”夜阑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失望。

“这么快就到他们的婚期了,我还没准备好”史莲笑笑说。“咳咳……”她又有些咳嗽。

“没事,你不想去,我不勉强你。放轻松,不准难受”夜阑想要伸手摸史莲的头,他的手又缩了回去。史莲与自己之间的那种距离,让他望而却步。“魔族大鹏宫还有许多事要忙,我先回去了”夜阑笑着说。

“嗯,你走吧,我休息一会儿”史莲执拗的说着违心的话,此刻她多想去扑到夜阑怀里去,但她不能。她是史莲,她和夜阑终究是没有结果的,断开的越早,双方受到的损失越小。

史莲去了露台,不再去看夜阑。从没有人见过史莲哭,即使她有很悲伤的理由,她都要把眼泪控制在眼眶里,那样她才有勇气继续坚持下去。

空荡荡的房间里一片黑暗,史莲不想回头。她坐在秋天上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上,也许夜阑从此之后再不会来找自己,那个夕阳下扎着马尾辫得少年。那个总是喜欢搂着史莲睡觉的男人,那个深情吻着自己的爱人,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人在一次次失望之后选择远离,就像盛开的花朵会选择阳光而逃离阴暗。

夜阑独自坐在大鹏宫最高处吹着他的树叶,他是魔族之王,神界的劲敌,但在面对史莲时却总是无能为力。夜阑不知道史莲说的自己和魔族他只能选一个是真的,他总觉得,史莲爱自己根本没有那么深。

“三哥,三哥!”夜倾城穿上夜阑送给自己的衣裙站在地上冲夜阑招手。

“公主,你就别烦主上了。主上之所以坐这么高就是因为心烦,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吧”金翅乌拉走了夜倾城。

史莲穿上了夜阑送给自己的羽衣,她把头发高高挽起,窸窸窣窣的裙摆声像是有无数根针扎在了史莲的胸口。史莲蹲在地上,努力的咬着自己的手臂,无论怎么样,都不能掉下眼泪。

“疼不疼?”是夜阑。“闭上眼睛跟我走”。

“我跟轩辕明羽那老头求了一次能来一回你仙海神山的机会,想到今晚过后我们两个可能就没有什么了。本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你个惊喜的,算了吧。在不在乎的人眼里,所有的努力都是小丑一样的搞笑。”说到此处夜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红肿的嘴唇。

黄昏已经没有了日落,仙海神山的鸟兽都在悄无声息的跪拜史莲。夜阑虽为魔族之王,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阵仗。悄悄的崇拜,无声的敬仰,这才是一个上神应得的尊崇。

史莲从海里升起一颗夜明珠,挂在了海棠花树的枝头。“被贬庶之前,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是在这海棠花树上度过的”史莲依靠在海棠花枝上看着那边日落的方向。

“果然是无聊的人”夜阑也坐到海棠花枝上“你!”夜阑看到的史莲粉雕玉砌,她不是人间的那个史莲。“你是谁?”

史莲挽起自己的衣袖露出同心镯,伸出她的脚腕露出同心结。“你在我身上叮叮当当挂了这么多东西,现在居然认不出我”

“怎么你变成这个样子?”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的样貌在被贬庶的时候被神界收了回去。回到仙海神山,身体的元气大升,当然还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好看吗,比那九首妍蚩怎么样,比那夜倾城又怎么样?”史莲玩着她的海棠花。

“你的样子自然是三界第一,无人能及”夜阑看见史莲的样貌有些自惭形秽了。

“那比你呢,能配的上你吗?”

“别开玩笑,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拒绝我了,你的美能杀人”夜阑在懊恼自己为史莲付出的感情。

史莲挥了下衣袖,海棠花枝将两人包裹了起来,粗大的枝干铺成了一张精巧的床。

“你还跟我生孩子吗?”史莲俯身到夜阑肩膀问。

夜阑没有说话,他不敢看史莲,没有勇气面对史莲的美。

“闭上眼睛”史莲轻轻捂上夜阑的眼睛,嘴唇轻轻触到夜阑的鼻尖。

太阳欲要升起,仙海神山远处被一片雾气笼罩着。夜阑微微睁开眼睛,史莲坐在海棠树下的草地上,身侧是一个小巧的竹篮。

“这是什么?”夜阑指着竹篮里的婴儿问史莲。

“你看他是什么?”史莲反问夜阑。

“从哪里捡来的?”夜阑靠近婴儿,看他的皮肤如史莲一般粉雕玉砌,浓眉大眼,高鼻阔口。

史莲拿起婴儿的小手让他牵住夜阑的手指“这是我们两个的孩子,他是个男孩”

“你开什么玩笑?”夜阑更靠近婴儿,看他粉粉嫩嫩的小脸着实可爱。

“为什么要开玩笑,昨夜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史莲说着用手剪断一缕自己的头发,又弯成一个圆形“吹一口气”。夜阑照做,一个金色的项圈就出现了。史莲把项圈给婴儿戴上说“你看他的鼻子嘴巴是不是跟你的一模一样?”。

夜阑又更靠近那婴儿“是跟我的一样,他真是我和你的孩子,那么你现在愿意嫁给我,跟我回魔族了吗?”

“不,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别处再见全当不相识”史莲冷冷的说。

“史莲,那你昨晚跟我……,他又怎么办?”夜阑觉得史莲不可理喻。

“昨晚的事你可以忘了,也可以当做无聊时的回忆。至于他,魔族魔王的孩子本来都是没有娘亲的”史莲依旧语气冰冷。

“你这样绝情,这对他不公平”夜阑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世,对竹篮里的小婴儿充满了怜爱。

“不让三界所有人知道他的娘亲是战神史莲,才是对他最大的保护”史莲说。“把他带回魔族,交给金翅乌,那个魔族老人是对你对他最好的人”。

“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从此与我恩断义绝?”夜阑的语气也异常冰冷。

“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既然大家都不能妥协,还是早早分开的好。这样没完没了的牵扯纠缠,到最后还不是要反目成仇,让所有人耻笑”

“这是你的想法,你就怎么知道我们没有结果,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会反目成仇,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恶毒女人!”夜阑气极。

“呵呵,你骂人的本事又见长啊”史莲故意刺激夜阑自尊。

“史莲,我求你,不要这样”夜阑拥住冰冷的史莲“相信我,我们会有好的结果,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你爱我!”

“那又怎么样?”史莲推开夜阑“好了,天要亮了,我们需要各自回家”史莲又蹲下身看了一眼竹篮里的婴儿“记住,他跟我一样,长的很慢。所以你一定要坚持好几百万年,他才能长到六七岁的样子。你的这一个儿子就可以比上他们许多的子孙,他是我战神史莲的儿子,注定不同凡响。我派白虎跟在他左右,他没有娘亲,全托你好生照顾了”史莲呼唤一声白虎,一只高大威猛的白虎轻轻趴到婴儿旁边。

“你倒落得清闲,可是我现在只有五十万年,恐怕不能陪他这么久”

“只要你不再为我浪费自己的精元,完全可以活的和轩辕明羽一样长久”史莲笑笑说。

“那你怎么办?”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史莲冷冷的说“就此别过吧”史莲消失在了茫茫的雾气里。

神界公主嫁到魔族金翅大鹏南宫世家,神魔两界一片欢天喜地。魔族上下为了这次婚礼特别换下了黑灰色调的装饰,大红色的地毯铺满了大鹏宫内外的街道。无数只织锦鸟早早就在天空来回穿梭织出喜庆,紫尾燕子,蓝尾燕子在四处散播着喜讯,魔族的乌鸦全都闭上了嘴巴,翅膀都被红绿的颜色染过。好一片张灯结彩,好一处喜乐祥和。

金翅乌在大鹏宫内外四处寻找夜阑,他急得眼冒金星却没有一处发现夜阑的踪影。

“哎呀,再不回来就耽误大事了”金翅乌瘫坐在夜阑寝宫门口的台阶上,无计可施了。

“什么大事,我回来了”夜阑终于出现了,他不仅出现,而且手里提了一个竹篮,身旁还跟了一只白色高大的老虎。

“主上,你可回来了,可急死老奴了”金翅乌赶紧擦掉额头的汗,远远的躲着那只威猛的老虎。

“我这就去换衣服,他交给你”夜阑说着把竹篮交给金翅乌。

“这是?”金翅乌看见一个白嫩可爱的婴儿。“这是主上的第一个王子”金翅乌不由自主的对婴儿笑了起来。

“你怎么看出他是我的孩子?”夜阑冷冷的问。

“他长的和主上小时候一个样子”金翅乌忍不住想去抱起婴儿,看见那只白虎又缩回去。

“白虎是他的娘亲送给他的,不会伤害对这孩子好的人”

金翅乌听到夜阑这么说,放心抱起了婴儿。“找两个无忧苑里的女人来帮我换衣服,婴儿交给你了”夜阑丢下话就去了自己寝宫。

金翅乌看着夜阑孤独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南宫大鹏与轩辕敬怡的婚礼热闹非凡,可以说是魔族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个婚礼。因为魔族从不重视女人,即使神界的仙子嫁与魔族之王也是在一片黑灰色的肃穆里进去大鹏宫。魔族人不懂得快乐,更不会制造快乐。夜阑为了南宫大鹏的婚礼破了无数的例,只有夜阑一人知道,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迎娶到史莲,为了史莲他愿意改变自己,改变魔族的一切。没想到即使是自己退无可退,史莲还是拒绝了自己,拒绝的毫不留情,拒绝的一干二净。

“夜阑贤侄,最近为敬怡公主的婚礼操劳太多,我看你是累了。不如早点回去歇息”婚礼结束,轩辕明羽也要启程回神界,他早就看出夜阑是强撑着精神。

“神主见笑了,小侄一会儿便回寝宫休息”夜阑觉得连轩辕明羽都能这么体谅自己,为什么史莲就不能,他越发觉得史莲内心冰冷无情。

南宫大鹏的新府邸里四处欢声笑语,棋盘山酿酒世家的珍藏今日全都拿出来敬献了宾客,所以无论神界,还是魔族今日全都放下仇怨,把酒言欢。

轩辕明羽不胜酒力回去了神界,夜阑也称身体疲惫回到自己寝宫。

“金翅乌,你退下吧”,夜阑吩咐一声。他看见小婴儿已被金翅乌放在自己婴儿时睡过的摇篮里。他睡着了,睡的无比温柔,红红的小脸蛋像极了史莲的样子。夜阑再也忍不住,坐在摇篮旁边无声哭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