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阑求子心切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90字
  • 2022-02-13 13:56:06

夜阑又备了丰厚的礼品浩浩荡荡去了神界玉宵宫。

“贤侄,用不着每次来都是这么客气”轩辕明羽对夜阑给自己的敬重十分满意。

“三界之内唯有神主能与日月同辉,小侄平日里自是十分敬仰神主,每次要来面圣,自不会空手就来的”

“你小小年纪,说话倒是老成,讨人喜欢,哈哈哈……”轩辕明羽慈眉善目,说起话来特别亲切。“贤侄这次来,是专程跟我聊天的?”

“小侄有个不情之请”夜阑起身说。

“是什么事让你这个魔族之王犯难了?你们都退下”轩辕明羽像个通情达理的老人,屏退了左右。

“神主,我为史莲而来”夜阑说。

“史莲,你想都别想了。那史莲是众神之神,她一时头脑发热跟你亲密了几日。待她清醒后,你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轩辕明羽冷静的很,他摇摇手,意思是让夜阑放弃。

“神主,小侄不甘心。请神主准我到那仙海神山一遭,我要取那仙海深处的夜明珠,讨史莲欢心”

“那夜明珠本就是史莲之物,你去取来,跟她放在那里没有什么区别,你把史莲想的太简单了”轩辕明羽摇摇头说。

“神主,能不能成全小侄这一遭吧?”夜阑耍起了无赖。

“让你去一次也无所谓,不过史莲仙海神山上的珍宝都有猛兽看守,你要多加小心”轩辕明羽量夜阑也作不出什么妖。夜阑与独孤城或者之前的一干魔王比起来,要亲切懂事许多。

“穆青青?史经理这穆青青是你招来的?”刘谏云看着桌子上的简历问史莲。

“秦总亲自特招的,现在已经在二楼订货办公室工作上了”史莲说。

“秦总有这本事?”刘谏云不信。

“他本事大的很,当年这间公司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盯五部电话机,仅用半年的时间,这间上下五层的公司就初具规模”

“真是人才,秦总什么学历?”刘谏云眼睛里满是崇拜。

“算是本科吧,秦总说今年夏天要去读MBA的,太忙了,没去”史莲故意骗刘谏云笑着说。

“我怎么听说秦总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史经理你肯定在逗我玩呢”

“那都是谣传,你看秦总的处事风格像是初中没毕业吗?秦总的书全都读到肚子里去了”史莲故意让刘谏云陷在深深的崇拜里。

“史经理,秦总打电话回来让给交话费,我们几个人怎么也交不上”财务部最年轻的女孩李雪娇急急忙忙跑去找史莲。

“手机还是固话?”史莲问。

“是秦总本人的手机,再不交上,秦总就要疯了,秦总都开始在电话里骂人了”李雪娇急得脸都出汗了。

“手机用支付功能不就交了吗,我来”刘谏云掏出手机就要给秦总充值。

“刘经理要出票据,财务要做账的。要你说的这么简单,我们财务三个人又不是白痴”李雪娇赶紧阻止刘谏云。

“那就去前边营业厅,20米就到了”刘谏云觉得匪夷所思。

“我们输不上秦总的完整姓名”

“不是秦凯吗?”史莲问。李雪娇摇摇头。

“何茜?”,李雪娇还是摇头。

“秦总弟弟秦帆,爸爸还有妈妈的名字都试了吗?”史莲问。

这时史莲的电话响了,是秦总“史莲,我让财务给我充话费,她们充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充上。我外边谈着业务,你们在家玩呢?跟我说,姓名不对,你说我秦总还有没有第二个名字!”史莲被劈头盖脸教育了一顿。

“哈哈哈……”史莲挂了电话突然笑了。

“史经理你被骂傻了?”李雪娇问。

“把钱给我,我去给交”史莲笑嘻嘻的拿钱去了营业厅。

“秦**?秦总真有两个名字,他怎么不亲自跟财务说”刘谏云问。

“可能一着急忘了”史莲笑笑说。

“那秦总原名是?”刘谏云试探着问史莲。

“你想知道?”史莲小声说。

“不,我不想”刘谏云端着杯子出了办公室。

史莲的电脑里又播了一首很有故事性的伤感歌曲,悠扬的旋律,深情的演唱,让人忍不住回忆往事。又给人一种无限的勇气,想要把藏在心底许久的话通通都倾诉出去一样。

“史莲”金枝玉叶开口了。

“怎么了,贵族?”史莲忙着修她的图片。

“史莲你爱夜阑吗?”史莲静止了两秒。

“我更爱你”史莲故意逗金枝玉叶。

“史莲我也爱你”金枝玉叶说。

“啊,我爱你们大家”史莲又伸手摸了摸仙人球的小花花。

“史莲,我会努力修炼成人形的”

“亲,我知道你可以的”史莲关掉音乐去了二楼订货部,她不确定那花中贵族金枝玉叶接下去会说些什么。

“穆青青,新工作环境还能适应吗?”史莲打量了一下穆青青的工作状态。

“这些都是我日常工作,只是换个地方而已,特别OK”穆青青边工作边说话。

“行,就缺你这样的人才”史莲在订货办公室转了两圈。

“谁在你们办公室抽烟了?”史莲问。

“史经理你猴年马月才想起我们,我们都快被业务部的烟给熏死了”订货小陈说。

“那你们怎么不反映?”

“又没有人管”财务姚梅又来订货办公室串门。史莲看见她就觉得有点可笑,每天一肚子的牢骚话,人走到哪,牢骚就跟着去哪。

“史经理我下午想早下班一会,我的新家还没收拾好”穆青青说。

“忙完,早走一会儿没事的”史莲说。

“史经理,我们也要早下班”姚梅故意说。

“好呀,我只是担心下午秦总那边可能会有款项进来,你最好下班之前先确认一下”史莲笑笑出了订货办公室。

“大白天的把门关这么结实?”史莲费了好大劲把业务办公室的门给推开。好家伙业务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几个红点在若隐若现。“这是在开会,吸烟大会?”史莲故意问。

“史经理,我们没事在交流业务呢”业务部小杨不好意思说。

“抽烟怎么不到外面窗口,通风的地方?”

“业务机密,怕被心怀不轨的人听到”段锋坐在办公室的最深处角落里。

“史经理,你不是要做林则徐吧?”业务部老王说。

“我知道林则徐禁烟的民族英雄”史莲说。

“看来,你读书也不多,上过学的都知道”薛尚打趣说。

“这样挺好的,接着抽。不过谁也不准去订货和财务的办公室里去抽,再有告状的,扣你们奖金”史莲笑着说。

“扣吧,饭都吃不上了”业务部老王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大胆金翅乌,这是我魔族的花园,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夜倾城对金翅乌大喊大叫。她明知道那座空中花园是夜阑亲手给史莲造的,除了史莲任何一个人女人都不能踏足,她在故意挑战史莲在夜阑心里的地位。

“公主,不要为难老奴了。主上说谁都不准进入,没有主上的同意,就是一只鸟老奴我也不敢放进去”恰在此时给史莲送完宝石的紫尾燕子返回花园。

“那只鸟飞进去了,你怎么不管?”夜倾城指着紫尾燕子说。

“它可不是一般的鸟,主上平日里送一些珍奇的物件给史莲上神,讨她欢心。全靠这只紫尾燕子来回奔波,史莲上神喜欢这只燕子,就像对待自己的好朋友一般,金贵的很。”金翅乌说。

“还有这事”夜倾城若有所思,金翅乌万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竟然能给紫尾燕子惹来杀身之祸。

夜阑在查看南宫大鹏婚礼的准备情况,“我们魔族以深色为尊,尤其喜爱黑色与灰色。兄长这是听了那敬怡公主的话,好一片桃红柳绿,姹紫嫣红”夜阑实在欣赏不来南宫大鹏新家的装饰风格。

“主上恕罪”南宫大鹏赶紧跪下赔罪。

“你我都是结拜兄弟了,不必拘这些俗礼”夜阑挽起南宫大鹏。

“主上,敬怡公主的确不喜欢我们魔族崇尚的黑灰色”南宫大鹏如实说道。“不过依我看,他们神界那些干净晴明的颜色也很上眼”

“嗯”夜阑顿了顿“传令下去,自今日起,我魔族上下不必再拘泥于黑灰两色。无论红绿黄白,只要自己喜欢,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走,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夜阑拉着南宫大鹏去了轩辕敬怡酿酒的地方。“这许多的酒都是敬怡公主从神界搬过来的?”夜阑问。

“回主上,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许多都在陆续搬过来。可惜主上平日不喜饮酒,这些酒水若有喜欢的可随便拿走”

“你真大方,就怕那敬怡公主不舍的,哈哈哈。好了,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准备。”夜阑带着随从回了大鹏宫。

其实刚才在南宫大鹏的府邸夜阑已经为史莲做了最大的让步,夜阑知道史莲不喜欢黑色。但自己又不好以史莲的名义让魔族上下去接受其他的五颜六色,只好趁这次机会更改了魔族对深色的偏执。

“主上,那云裳公子半月来,缕缕企图进到我大鹏宫。主上,你看要不要教训他一下?”大鹏宫的侍卫来报。

“没事,让他在外面瞎转悠就是。他进不来大鹏宫,我们也不要伤害他”夜阑说。

“三哥,我都听说了”身着五彩衣的夜倾城,兴致勃勃的跑进大鹏宫沉涛殿。

“听说什么了,这么开心?”夜阑站起身,披上自己的大氅。夜阑现在知道夜倾城对自己并非单纯的兄妹之情,在言行上也有意拉开距离。

“我身着五彩在魔族不受欢迎,三哥为我废了魔族以黑灰暗色为尊的习俗,这点夜倾城感激不尽”原来夜倾城误以为夜阑在南宫大鹏家里发布的诏令是为了自己。

“没有,你想多了,我是觉得五彩也好看。五颜六色的都利用起来,就不会太沉闷”夜阑解释一句就要出门。

“三哥这是要出去?”夜倾城轻声问。

“这里无聊,我想出去走走”夜阑说。

“我陪你一起去”夜倾城马上贴到夜阑身后。

“我去无忧苑,你也要去?”无忧苑是专供魔王寻欢作乐的地方,里面都是魔族里姿色出众的美女。无忧苑里的美女有很多都给魔族诞下过王子和公主,不过无忧苑里的女人是没有名分的。无论她们生下的孩子最后成了多么尊贵的人物,这都跟她们无关,孩子一出生就被王宫里的别人抱走,而无忧苑里女人只负责供魔王取乐,当然魔王有时还会把她们赐给自己的臣子。

“三哥,我也要做你的女人”夜倾城站在夜阑身后冲着夜阑背影那里大喊。

“玩腻了,就回你的赤练山”夜阑没听见一样,大步进了无忧苑。

无忧苑里到处都是女人们的脂粉味,夜阑十分不喜欢这种腻腻的味道。他本以为史莲也不会喜欢这个味道,却没想到史莲更进一步竟然喜欢人间那种有毒的东西,比如说口红。

无忧苑里的女人们楼上楼下,屋里屋外跪倒了一大片,夜阑许久没来这里了,女人们都特别期待夜阑的出现。

“我路过,你们起身忙自己的去”夜阑摆摆手从窗口看夜倾城还站在那里。

“主上,外面又下起了雪。不如今晚就在无忧苑歇下了?”一个长相出俏的魔族女子起身要为夜阑更衣。

“不用,你拿件披风去给倾城公主披上”夜阑坐了下去。“你们这有什么水果,像哈密瓜那种”夜阑四下打量了一番无忧苑。女人们住的地方都是精致有余,就是脂粉味太重。

一会儿功夫,夜阑身旁的案子上就摆上了,葡萄,荔枝,龙眼,香瓜与脆梨等各色水果。

“找个篮子给我装一篮子,这香瓜要整个的,切开的不好带”夜阑想着要带去给史莲。

“主上,倾城公主不要”为夜倾城送披风的女子回来了。

“不要就算了,水果给我”夜阑提着水果去了凡间。

“今天怎么没有出去找田心玩?”夜阑看见坐在露台的史莲说。

“她找到真爱了,这几天陪男人呢”史莲坐在露台的秋千上啃着自己最爱的白色小甜瓜。

“我给你带来好多水果”夜阑不好意思的说,他不想让史莲觉察出自己认为史莲生活的窘迫。

“你以为我穷的吃不起水果,你在嘲笑我?”史莲瞅着夜阑的果篮说。

“是谁把人家一盘子的哈密瓜都给吃了?”夜阑也坐到了秋千上。

“我都跟你说了,本来就不多。半个哈密瓜就可以切一盘,我每次都要吃一个的,哼”史莲啃着自己的小甜瓜,津津有味。“你昨天给人家什么回礼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礼?”

“你对凡人从来都是谦卑有礼,本来我以为你把珊瑚手串给人家了,弄半天原来是给了夜倾城”

“我给了她两包神界的糕点,帮你解决下困难”夜阑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战神史莲,在人间过得食不果腹,全靠大家周济过活。那糕点都快一个月了,哈哈哈哈……”夜阑实在没有忍住。

“我讨厌你,都跟你说了神界的点心没有保质期,全是新鲜的,拿走你的破水果。告诉你,把你放到人间,你还不如我,比我过的差一百倍”

“是的,我都被贬为猪彘了,何止比你差一百倍”夜阑的眼神又变得无比温柔,“要不是你为我求情,恐怕我现在早就被杀掉卖肉了,哈哈哈……”夜阑又没忍住,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大肥猪被抬上案子准备下刀的情景。

“你怎么知道的?”史莲吃惊的问。

“我什么都知道,傻女人”夜阑刮下史莲鼻子。

“那你这是学白素贞,来报恩的?”史莲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是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我来报仇的”夜阑温柔的拾起史莲的下巴想要吻下去。

“不要”史莲扭开头,把夜阑的嘴捂了起来。

“怎么了,你听这是我心跳的声音。来亲一下好不好”夜阑拿开史莲按住自己嘴巴的手还是不死心。

“我带你出去吃好吃,今天难得有时间”史莲躲开夜阑。

“我不想出去,更不想吃凡间的东西”夜阑有些生气。

“那我自己去了”史莲起身过去换鞋。

“史莲你心里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夜阑站起身看着远处的夕阳,暖暖的余晖拉长了夜阑本就高大的身形,如果他不是魔族的王那该多好。

史莲没有理夜阑,换好了鞋又在挑选合适的包包,她觉得自己和夜阑有代沟,这条沟的宽度足有百万年之多。

“轩辕明羽那老头说的不错,你只是图我一时新鲜,新鲜够了就……”史莲过来按住夜阑幼稚的嘴巴。

“叫轩辕明羽老头你胆子够大的,这样好不好?”史莲垫起脚在夜阑脸颊轻轻亲了一下。“我以为你现在的模样会让你成熟很多,没想到还是幼稚的很”史莲笑着说。

“再说我幼稚,我让你后悔!”夜阑抓住史莲的手腕,恶狠狠的看着史莲。

史莲要流眼泪,她担心会被夜阑发现把头靠在了夜阑胸口,藏了起来“我和魔族你选一个,你要哪一个?”。

“我就知道你跟凡人学不出好来,凡人动不动就要婆婆和媳妇一起掉进水里,无聊的很。走,我们去吃饭”。夜阑才不会回答史莲那么无聊的问题,他自负而强大,他认为魔族和史莲都应该是自己的,永远都是。

史莲又买了一袋面包片来喂鸽子,“你去那边远一点,你在这它们都不敢过来吃了”史莲催促夜阑走开。

夜阑走到远处喷泉边,那里有一群小孩子在玩水枪,夜阑如石像一般坐在那里,被小孩们的水给淋湿了衣服也没有起身躲躲。

“叔叔,你也喜欢玩水吗?”一个小男孩跑过来说。

“我不喜欢”夜阑摇摇头。

“叔叔你的衣服都湿了”一个小女孩拿出纸巾擦夜阑被水湿掉的外套。

“没事的,叔叔喜欢看你们玩”夜阑笑嘻嘻的说。“一人一个小球球,去那边玩吧”夜阑从口袋里掏出五六个系着流苏璎珞的玛瑙石球,一人送了他们一个。一群小孩欢呼雀跃着跑开了。

“老天爷?”一对男女走到夜阑跟前,小心的打招呼。

“韩墨?”夜阑认出了那个男人就是韩墨。

“我看见你好一会了,不敢认。看见你给小孩子们送礼物,才敢过来的。老天爷这是梅梅”

夜阑看那女人,一脸的雀斑,小腹微微隆起。

“哦哦,快过来坐”夜阑热情的招呼韩墨夫妻。

“老天爷,你的脸是怎么回事?”韩墨小心的问夜阑。

“被一个禽兽给伤的,还好正脸没坏。”夜阑笑笑说。“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夜阑转移开话题。

“我们把你给的钱大部分存到了银行,留下一部分还了房贷,又买了辆小车。另外我还有工资,梅梅现在在家养胎,你是我们的恩人”韩墨说到动情处有哭的意思。

“养胎,男孩女孩?”夜阑笑着问。

“无论男女,我老公都喜欢”梅梅开心的说。

“这个送给孩子的”夜阑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串蜜蜡的手串珠子递给梅梅。

“这,我们不能再要你的东西”韩墨很不好意思。

“给小孩子的,祝他平安长寿”夜阑说的很温柔。“韩墨,好好努力,让老婆孩子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哎,哎”韩墨连连答应。

史莲边喂鸽子边看夜阑那边,夜阑大衣的口袋就像藏了一个百宝箱,每掏一下都能出来让人惊喜的东西。

“走吧,带你去吃好吃”史莲喂完鸽子伸出手去邀请夜阑。夜阑坐在那里仰头看着史莲,他缓缓递出自己的大手,站起身一把将史莲拥进自己怀里“走!”。

“我要这个毛血旺,这个炸里脊,还有红烧带鱼,再配一盘小青菜,还要一个海鲜疙瘩汤”史莲低头看着菜谱说。

“你不是说请我吃好吃吗,就不让我看一眼”夜阑笑着要去抢菜谱。

“表哥”

史莲抬起头是田西西,不仅是田西西,还有公司财务,业务,订货,前台,仓库各部门都全了,人数大约有八九个。平日跟田西西关系还可以的都到了。

“你们这是?”史莲起身问。

“史经理,田西西袁总单子的提成发下来了,今天田西西做东请客”财务部姚梅说。

“提成全给田西西了,段锋一点没有?”史莲问姚梅。

“史经理,下班了咱就不提公司的事了,赶紧介绍下你身边的这位高个帅哥”业务部小杨说。

“她是我表哥”田西西抢着说。

“田西西,你表哥不是前段时间刚刚结婚吗?”订货部小陈吃惊的说。

“不是一个”,夜阑笑着说“田西西,在公司工作的不开心就回家去。别在公司给嫂子添麻烦”夜阑边接过服务员送来的毛血旺边说。

“嗯”田西西泪汪汪的走开了。

“史经理,我们上去了”小杨指指楼上。史莲跟他们挥手再见。

“田西西刚开始是我故意安排在你身边,专门惹你不开心的”夜阑说。

“我知道”菜上齐了史莲自己吃了起来。

“你请我吃饭,怎么自己先动手了,不邀请我一下”夜阑注视着史莲。

“我得给您主上大人挨着试过菜呀”史莲拿过夜阑前边的小碗,挑了一片毛血旺里的火腿放到里面。“这是我的最爱,快尝尝”

夜阑皱着眉头将火腿放进嘴里,“啊,咳咳咳……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夜阑很明显受不了毛血旺那浓重的辣椒味。

“快喝口水,这真的是我的最爱”史莲连忙解释。

“你也是重口味,咳咳咳……”夜阑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田西西,怪不得史经理关键时候总是护着你,原来你们是亲戚”前台苏静说。

“不是,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表哥”田西西坐在玻璃窗前看见斜下方有说有笑的夜阑跟史莲气的骨头都要捏碎了。

吃着美食的史莲,早就察觉出田西西那巨有穿透力的目光。“夜阑,你家的姐姐妹妹们怎么都喜欢的你越线了?”史莲为夜阑盛了一碗海鲜疙瘩汤。

“不是我家的姐姐妹妹们也都喜欢我”夜阑喝了一口汤。“我这英俊潇洒的外形走到哪里,都会让女人们发疯”。

隔壁桌吃饭的情侣听见夜阑的夸口,差点没有喷饭,但当他们抬头看了夜阑一眼,默认夜阑说的是对的。

“怎么样,给我生个孩子吧,男孩女孩都行。给我生孩子一点都不委屈你,我这种帅男人不知要多少万年才能出一个。”夜阑越说越来劲。

史莲被羞的面红耳赤,“你快喝汤吧,再说下去,我就没脸见人了”。史莲抬起手轻轻挡着自己的脸。

“你长得又不好看,他们要看也是看我,你不用挡,吃你的就是,哈哈哈……”夜阑越说越过瘾,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吃高兴了吗?”走在回家的路上,夜阑搂住史莲的腰。

“放上去”史莲牵起夜阑的大手搭到自己肩膀上。

“我背你走?”

“我今天穿的是运动鞋”史莲炫耀自己的鞋子。

“怪不得,我觉得你又矮了一块”夜阑笑笑。“刚才吃饭,田西西他们怎么去了楼上,我们在楼下?”

“楼上的餐厅稍微高档一点,都是主题餐厅,又贵又不好吃。楼下的平民一些,价格便宜还是我喜欢的。”

“能把自己的穷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雅俗共赏也是难为你了,哈哈哈……”夜阑哈哈大笑。

“你,哼!”史莲稍微觉得自己有些没面子。

“来”夜阑突然将史莲搂进怀里亲了起来,这次他早有防备,一只手搂着史莲,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史莲挣扎的胳膊。“不准对我发脾气”他一脸严肃。

“好多人”史莲看见来来回回的路人不知情何以堪。

“他们看不见,你个傻子”。夜阑早就划出了时空,他跟史莲此刻是街头透明的存在。

“给我生个孩子,男的女的都行”夜阑半是祈求,半是强迫。

“你让我考虑下”

“坏女人,还想骗我。说行不行?”夜阑又吻了下去。他每次能欺负到史莲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啊!”夜阑终于松开了史莲,他的嘴巴被史莲狠狠的咬了一口,唇角都流出了血。

“吃饱了,有劲了?”夜阑轻轻用手试去嘴角的血。“想咬,就咬吧”夜阑又吻了下去,史莲再去咬夜阑,夜阑没有任何反应。

史莲悄悄睁开眼,看见夜阑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像弯弯的月牙。史莲又去用手去触夜阑脸上的疤,她在试图用神力去淡化那条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