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五彩凤凰夜倾城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293字
  • 2022-02-11 12:44:30

轩辕敬怡的公主府这几日被魔族送来的流水般的聘礼塞的满满当当,轩辕敬怡知道魔族夜阑在自己父皇面前夸下海口,没想到,魔族不仅夸下海口而且说到做到了。

“敬怡,魔族臣子们的情况母妃不清楚。那魔族魔王家里从来没有一个正式的王妃,无论是神界嫁过去的仙子,还是他们魔族自己的女人到最后都没了踪影,你说这是为什么?”轩辕敬怡的母妃李天妃极力劝解着自己的女儿。

“母妃本不得宠,好在这天宫之中有你陪伴。若你嫁去那魔族,再遭了魔族陷害,岂不是要了母妃的老命”说到动情处李天妃竟流起了眼泪。

“母妃等我安顿好了,就把你一起接到魔族,我看那里比这冷清的神界好多了”轩辕敬怡拉着母妃的手说。

“公主,魔族又送来了好多东西,珍奇异宝数不胜数,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魔王娶你呢”轩辕敬怡的侍女清苇说。

“母妃,我们一起来看看”轩辕敬怡拉着还在抹眼泪的李天妃看见自己宫府门口竟然浩浩荡荡的站了百十号人。他们有搬,有抬,有托,珍奇礼物琳琅满目。

“公主你看”清苇看见一个盘子里放了一朵粉色的玫瑰花,花骨朵上的露水珠还尚在。

“母妃,你看他们魔族也有有心之人。母妃无论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女儿去了就能知道了。再说我相信南宫大鹏的人品,他从没有跟我掩饰过自己的身份,即使原来我误会他是魔王夜阑。哎呀,母妃,不要再伤心了”。

香馥把自己偷听到的话如数告诉了长公主轩辕芙。“轩辕敬怡,跑到魔族去勾引魔王夜阑。没成想却嫁给了个为夜阑看门的侍卫”轩辕芙冷笑。

“长公主,那魔王夜阑自愿与南宫大鹏结为兄弟,还为他在大鹏宫外盖了府邸。那敬怡公主嫁过去自不会委屈了。”香馥说。

“从神界高高在上的公主,变成一个魔族侍卫的老婆,真是享福享腻了”。轩辕芙十分的不服气。

史莲洗过澡,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右肩膀上被鲸刺过的疤痕。“老天爷果然厉害,这鲸刺的疤一点也没有变淡的痕迹”,史莲擦干头发,套上卫衣走了出来。

“光忙着打妖怪了,晚饭还没有吃吧?”夜阑问史莲。

“我有好多点心”史莲拿出一盒神界赐给自己的点心。

“时间会不会有点久了?”夜阑皱了皱眉。

“天上的东西没有保质期,永远都是新鲜的”史莲拿起一枚点心塞到夜阑嘴里。

“好甜”夜阑搂过史莲就要亲下去。

“不要”史莲闪开。

“来,亲一下”夜阑不死心。

“不要!”史莲挣脱开夜阑。

“怎么了?”夜阑被拒绝有些不开心。

“我,我好累”史莲撒谎说。

“来,躺到沙发上我帮你按一按”夜阑帮史莲躺好,给她捏了起来。“好受一些了吗?”

“嗯”史莲拿起夜阑的带来的宝石,认真的欣赏。“其实,我很喜欢这些闪闪亮亮的东西,我对珍珠宝石没有任何抵抗力”史莲笑着说。

“别看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你财迷的样子太明显了”夜阑把宝石拿走。

“你干什么!”史莲刚刚睡着又猛的坐起来,她察觉出夜阑在动自己的衣服。

“我想看看你的肩膀,就看一眼”夜阑无辜的说。

“不能看”史莲伏到夜阑肩头,“不早了,睡觉去”史莲爬到床上,把自己用被子捂起来。

“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夜阑躺过去。

史莲看了一眼手机刚刚晚上十点,“其实我也有一件事一直想要跟你说”史莲很认真的说。

“算了”夜阑知道自己斗不过史莲,摆摆手又躺了下去。

“我的事……”史莲还想说下去。

“我不听”夜阑闭上了眼睛,拒绝再跟史莲交流下去。

夜阑一觉醒来史莲早就上班去了,夜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他一点都不喜欢凡间的东西。这间屋子里没了史莲,所有的物品都让他十分的不舒服。夜阑把箱子里为史莲准备的王后礼服拿了出来铺到床上,他自己也重新变回魔族的装束。夜阑看着这件装饰华丽的王后礼服,幻想着史莲穿着它与自己手牵手站在大鹏宫千翼台接受万民朝拜的情景。这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女子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而史莲却吞吞吐吐,始终都在拒绝自己。夜阑想不明白原因,只能望着这件空荡荡的礼服发呆。

“当当当……”敲门声又响起来。“今天不用上班吗?”夜阑赶紧去开门。

“你好”门口站着的是一个陌生女子。

“你是?”夜阑问。

“我是前天晚上来你家敲门的邻居,马上八月十五了给你家送点哈密瓜过来”那女人满脸笑容。

“啊,谢谢”夜阑笑着接过切好的哈密瓜“你等一下”他从房里拿了两包神界赐给史莲的点心,“两包点心,拿回去给小孩子吃”

“你真客气,人长得帅,待人接物也好”女人笑的合不拢嘴“你是演员吧,电影明星,我还没见过这么俊的人物”女人看夜阑越看越喜欢的样子。

“要不,进来坐坐?”夜阑客套说。

“不了,不了。你都换好戏服了,一会儿有人来接你去演戏吧,你赶紧忙去,回头跟你要签名”女人提着点心一步三回头的下楼去了。

夜阑又在史莲屋里坐了一会儿,索然无味得回去了魔族。

“哎吆,主上你怎么才回来”金翅乌大老远就跑着朝夜阑迎过去。

“在凡间耽搁了一会儿,慌什么?”夜阑问。

“今天有你和南宫大鹏的结拜礼”金翅乌说。

“我没忘,结拜礼午后开始”

“圣殿里魔族四大长老,魔族所有能来的王子和公主全到了。

“那帮少胳膊断腿的老家伙们来了吗?”夜阑问的是他的众多叔叔,及各次神魔大战后残余的一干王族人物。

“那倒没有”金翅乌回答。

“那就好办”夜阑三五步到了圣殿。

“主上日月同辉,千秋万万年”众人齐刷刷跪倒。

“都起来吧”夜阑登上王位坐好。“金翅乌去给我拿点水,我擦擦脸”夜阑小声对金翅乌说。“四个长老也在?太孙失礼了”夜阑故作惊讶,起身给四个魔族长老躬身行礼。

“老臣不敢”那白熊,灰鹤,黑鹰,獠狼四大长老赶紧又跪拜。

“金翅乌快给四个老人家准备凳子,长老们年龄大了,以后来这圣殿就不必再行跪拜之礼”夜阑边擦脸边说。

“主上是不想看见我们几个老家伙吧?”獠狼长老冷笑着说。

“哈哈哈……您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哈哈哈”夜阑忍不住哈哈大笑。

獠狼长老没想到夜阑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气得脸都青成了一张铁。

“几个长老总是让我想起魔族历代先王,我魔族十几号魔王都被那神界封印在了天台山下。看到你们,怎不让我夜阑心生懊恼”夜阑扶着额头很伤心的样子。

“主上能不忘前日之耻,就是我辈的荣幸”灰鹤长老说。“只是主上竟与那史莲纠缠在了一起,还接连救她两次性命,让臣子们实在寒心”

夜阑知道自己迟早会面对这么一天,“史莲嘛”夜阑冷笑“这事你们可以先去问过封印在天台山下我的父王,独孤城。问好了,就不要再提了”。四个长老面面相觑。

“主上既这么说,想必早就成竹在胸。这件事我们四个老家伙就不必再问”黑鹰长老说。夜阑又靠自己强大的演技骗了魔族的四大长老,老魔王让夜阑利用战神史莲的感情,但没有让他情根深种。如今的夜阑早就抛弃了老魔王独孤城的嘱托,不顾一切的爱上了魔族最强大最危险的敌人。

“主上与南宫大鹏结为兄弟的事也是经过父王独孤城授意吗?”二王子夜琛说。

“这个倒不是,是我临时起意”夜阑笑笑说。

“主上与南宫家奴结为兄弟,让我们这些真正的兄弟姐妹们如何自处?”夜琛步步紧逼。

“随你的便,你当我是兄弟,我便当你是兄弟。你把我当仇人,我也不会太喜欢你”夜阑冷冷的说。

“三兄长越来越有王的派头了”一个身着五彩衣得女子挤出人群,是魔族五公主夜倾城。

“五妹妹几年不见倒是越来越倾国倾城了”夜阑夸赞道。

“依兄长看比那神界史莲如何?”夜倾城嘻嘻笑道。

“史莲比你差远了,这三界之内就数我五妹妹天姿国色”夜阑走下他的宝座,“东海的珊瑚手串,本已经送给了史莲的。她皮肤没你白,戴上没你好看,现在送给你了”夜阑亲自把手串给夜倾城戴上。

“多谢兄长”夜倾城大喜。

“谢什么,自家兄妹。”夜阑又转身对金翅乌说“东海最近又献来什么宝物了,开了仓库让弟弟妹妹们随便挑”夜阑从来都是这么大方。但是他说的是弟弟妹妹们唯独落了二王子夜琛,夜琛多次挑衅于夜阑,夜阑早就想杀杀他的威风,用自己的王权彻底压倒他。

史莲刚推门进办公室就看见有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等在那里,“你好,我叫穆青青”。

“你好,我是史莲”史莲看这女孩一身短袖短裤,打扮凉爽的很。“你……不冷吗?”。

“我刚刚下火车,就来公司了。秦总亲自去接的我,他让我在办公室里等你”

“哦”史莲好像明白了。“住的地方找到了吗?”史莲料想穆青青一定不会住到员工宿舍去。

“我办好入职就去附近租房子”穆青青说。

“简历什么的,都交给我”刘谏云还没来,史莲只有先代劳了。

穆青青递过来一个文件夹,“简历,身份证复印件,毕业证复印件你准备的很齐全嘛”史莲笑着说。“好了,赶紧去找地方住下,休息一天明天来上班”。

“史经理不问些什么吗?”穆青青问。

“秦总亲自请来的人,不用问”史莲把穆青青的资料放到刘谏云办公桌上。

“史经理,穆青青来了吗?”秦总风一般的来了史莲办公室。

“来了,明天过来上班”史莲起身说。

“今天刘谏云休班,办公室你好好盯着”秦总说。

“哦,好的”史莲做出要打扫办公室卫生的样子。

“史莲,你觉得刘谏云怎么样?”秦总走了两步又折回来了。

“很好,聊天挺有意思的”史莲拿起扫把。

“我一个月好几千的工资是让他来陪你聊天的吗,史莲你这工作态度有问题”秦总扶扶眼镜。

“刘经理工作细致认真,做什么都一丝不苟”史莲接着说。

“嗯,我看刘谏云比你工作认真,哈哈哈,史莲有人把你比下去了,你看着办吧”秦总又风一般的出了办公室。

“田西西袁总的业务本来是我拉进公司的,你凭什么独占全部提成?”段锋冲到前台气急败坏的样子想要伸手掐死田西西。

“不光是袁总,袁总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王总,今天中午就过来选货。段锋你敢动我一下,坏了秦总的生意,看到时候难看的是谁?”田西西一边检查自己的妆容一边用话逼疯段锋。

“田西西你太绝情了,你忘了当初自己刚到公司,全都是我来照顾你”段锋要被气死。

“你打我的时候,下手也没有留情啊”田西西依旧是笑靥如花。

“你!”段锋又扬起拳头。却被一个身形高大,头戴鸭舌帽的男人给治住了。

“田西西,你出来下”史莲见那人穿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不仅头戴黑色鸭舌帽,帽檐下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夜琛。

“见到夜阑的时候你都恨不得扑上去,见了我怎么离的这么远”夜琛说。

“二表哥,来凡间有事?”田西西的确更加惧怕夜琛,她的脸都吓白了。

“找你帮忙办一些事”

“什么事?我一定竭尽全力办好”

“下班后……”那夜琛在田西西耳侧低语几句,随后就走了。

夜琛的出现让段锋与秦露都心有余悸,他们两个无论谁也不敢再对田西西恶言恶语,田西西的幸福时光又重新到来。

魔族夜阑的结拜仪式顺利结束,夜阑与南宫大鹏各自划开手掌,歃血结为兄弟。

“主上,我南宫世家一定不负主上厚恩。他日结草衔环为主上世代尽忠,不死不休”南宫大鹏彻底改变了对夜阑行事荒唐,不务正业的看法。

“你与夜风兄长本是好友,我尊你一声大哥,也是对皈依佛门兄长的怀念”夜阑搀起跪在地上的南宫大鹏。

“三叔叔,将来我一定要跟你一样,威风八面,统领魔族”这时一个年轻小伙跑到夜阑面前。

“小公子,可别胡说。只有主上才能统领魔族”金翅乌赶紧阻止他。

“这是?”夜阑问金翅乌。

“这是二王子夜琛的大公子,凌云”金翅乌回答。

“凌云拜见主上”那年轻人倒是很会来事。

“起身吧,这个送给你”夜阑从身上随便找了个玉佩送给了凌云做见面礼。

“金翅乌,夜琛的儿子都这么高了吗?”夜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主上,二王子夜琛都有五女十三子了。你现在膝下还没有一个子嗣,得想想办法了”金翅乌小声说。

“啊”夜阑才如梦初醒“大鹏兄,婚期定在哪一日,府邸可曾收拾好了”夜阑又去跟南宫大鹏说话,故意避开金翅乌的唠叨。

史莲与田心约好下班一起去吃火锅,她下班后急匆匆赶到家里。换上一身休闲的衣服,上身浅粉色纯棉卫衣,下身是修身的浅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米白色运动鞋。换好衣服,史莲又给自己画了一个淡淡的装,她在耳朵上挂了一副小巧的耳钉。然后是夜阑刚刚送给自己的珊瑚手串,史莲翻箱倒柜的找个许久,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不知道那珊瑚手串早被夜阑拿回去,送给了五公主夜倾城。

“不找了”史莲索性关门去找田心了。

“姐姐,你今天打扮好年轻啊”史莲一进餐厅就看见了穿着蕾丝木耳边公主裙的田心。

“史莲,快过来坐”田心招手让史莲过去。

“这位是?”史莲看见与田心坐在一起十指相扣的是一位带着金边眼睛温文尔雅的男士。

“昨天就想给你介绍的,你昨天没有时间”田心说“这是姐夫,杜先生”。

“姐夫?”史莲记得田心说过,自己再也不找男人了,这才一周又出来一个姐夫。

“你好,我叫杜志国。是雁山控股的总经理”那男人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史莲,田心的闺蜜”史莲笑着说。

“初次见面,不成敬意”杜志国拿出一件礼物交给史莲。

“这多不好意思,我是空着手来的”史莲推辞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我的意思。我们结婚你可要当伴娘哦”田心笑的特别甜。

“我去点菜,失陪一下”杜志国起身离开。

“姐姐,这是真爱吗?”史莲小心问。

“姐姐我每一次都是真爱”田心得意的说。“这件衬衣是照你的尺码买的”田心又递给史莲一件手提袋。“昨天我都看到了,你那最后一挡太帅了。衬衫烂了吧,这件送给你”田心说的是史莲用银枪挡住上天对夜阑的鲸刺之刑。

“姐姐,你又送我东西”史莲觉得自己穷的很没有面子。

“等你做了魔族王后,我用你的地方多着呢,快收起来”田心体贴的拍拍史莲的手。

吃过火锅,史莲送田心与杜志国离开。她提着东西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大街上男男女女或开心或忧愁,史莲想起自己遇到夜阑以前的日子,然后她又有些想念夜阑了。

“三哥,三哥慢点走”夜倾城像狗皮膏药一样跟在夜阑身后。

“我有事需要处理,你老跟着我做什么?”夜阑很无奈。

“三哥去处理什么事,不会去找史莲吧”夜倾城撅着嘴道。

“就是去找史莲,不要再跟着我了”夜阑一晃去了凡间。

“三哥,我累了,你背我”那夜倾城也跟了下来,死死抱着夜阑的腰就是不放。

“赶紧回魔族去,一会儿史莲看见我又要各种解释”夜阑扒开夜倾城的手。

“三哥你弄疼人家了”夜倾城勾着夜阑的脖子,干脆挂在了夜阑身上,娇媚动人。

“史莲!”夜阑推开夜倾城一把挽住史莲。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史莲故意避开夜阑与夜倾城。

“你看见又怎么样,史莲这是魔族五公主夜倾城,你老实些”夜倾城还在无赖的搂着夜阑后腰。

“赤练山五彩凤凰的后人,我知道”史莲笑笑。

“都说史莲之貌三界第一,原来第一就这个样,哈哈哈哈……”夜倾城对史莲没有好意。她搂着夜阑故意露出夜阑送给自己的珊瑚手串,对就是史莲翻箱倒柜找的那条。

“哼”史莲笑笑走开。

“史莲,又生气了?”你每次生气都会损我修行,“让我多活几年行不行?”夜阑丢开夜倾城去哄史莲。

“夜倾城,人如其名,倾国倾城,让她陪你吧”史莲笑笑说。

“胡说什么,她是我亲妹妹”夜阑温怒。

“当年魔族独孤城迷恋赤练山五彩凰的美貌,杀了五彩凤,夺他妻女。夜倾城不是你亲妹妹,这件事你不知道?”

“我知道,这又怎么样,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养,你把我想的也太不堪了”夜阑失望说。

“三哥,我要吃那边的糖,你去给我买”夜倾城又黏了上来,指着马路对面的糖果不停撒娇卖萌。夜倾城的表情动作,让史莲想起了“小天使”夜薇。

“这是凡间,我没有钱”夜阑小声跟夜倾城说。

“她有”夜倾城挑衅的指着史莲。

史莲笑笑转身走开,他她才不会再好心去给什么天使公主买糖。

“好了,再胡闹我以后都不理你了。现在回魔族,金翅乌那还有好多珍宝,你喜欢什么随便挑”夜阑还把夜倾城当小孩哄。

“这是你说的?”

“我说的”

“谢谢三哥”夜倾城竟然跳起来在夜阑脸上亲了一口,飞一般跑不见了。

“史莲我们两个又要吵架吗?”夜阑小心翼翼的问。

“我以为这世上你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呢”史莲冷笑着说。

“她是我的妹妹,不像夜薇,夜兰她们心思歹毒。她自幼在魔族饱受欺辱”

“幸好有你照付?”史莲又冷笑。

“史莲,我们换个话题怎么样。不要每次满心欢喜的见到你,却都是以伤心离场”夜阑想把史莲揽进自己怀里。

“我……”史莲想说,我让你来见我了吗。她突然看见了躲在暗处偷偷观望的夜倾城。史莲嘴角微微冷笑“我想家了,夜阑,我想我的仙海神山”史莲把头轻轻靠在夜阑肩膀。

“我给你想办法,让你很快回家”夜阑爽快的答应史莲。

可史莲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夜阑,他们凡间的人说在下雪的时候,一起走在雪地里能一路走到白头”史莲轻轻的说。

“是这样吗?好”夜阑打个响指天空马上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下雪了……”大街上人群欢呼了起来。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今天涂的是什么味道的口红?”史莲倚在夜阑肩头挑逗的说。

夜阑从没有被史莲如此温柔对待过,史莲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更从没有这样主动过,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了胸口。夜阑打个响指隔出与凡人的时空,他深情的吻向史莲,也顾不得担心史莲的口红会把自己毒死。

“满意了吗?”夜阑温柔的问史莲。

史莲越过夜阑的肩膀看见站在暗处咬牙切齿的夜倾城,史莲用眼神狠狠的杀了她一刀。

“不满意”史莲微醺着说。

“你要怎样?”夜阑贴近史莲耳朵问。

“雪不停,你不停”史莲搂住夜阑脖子。

“好”夜阑答应一声,又继续吻了下去。夜倾城终于愤恨的消失在了黑夜里,史莲轻轻推开了夜阑。

“雪该停了”她红着脸说。

夜阑挥下手,停掉雪花,一把搂紧史莲回到家里。

“你去哪里?”夜阑拽回跑开的史莲。

“我要去洗澡,好重的火锅味”史莲丢下东西,去换衣服。

“停电了吗?”史莲洗完澡出来看见黑漆漆一片。

“洗完了?”夜阑从身后抱住史莲。

“是灯坏了吗?”史莲想躲。

“刚才我吻的你还满意吗?”夜阑贴着史莲的耳朵问。

“我渴了,我去烧水”史莲觉察出情况不妙。

“你哪都去不了,我还要吻你,全身都是”夜阑冷冷的说。

“不要!”史莲用力挣扎。

“答应我一个条件?”夜阑说。

“你说”

“南宫大鹏迎娶轩辕敬怡那天,你陪在我身边,以魔族王后的身份”夜阑紧紧搂着史莲。

“不行”史莲想都没想马上拒绝。

“那今晚就让我好好爱你,不止是你口红的味道”夜阑把史莲按到床上,搂紧她如饥似渴的亲了起来。“算了,我又输了”夜阑放开了史莲。他不想强迫史莲,哪怕自己已经爱的控制不住。“你渴了,我去给你倒水”。

史莲裹紧被子,心有余悸的躺在那里。夜阑开了灯,把水放在史莲床头。

“起来,把水喝了”夜阑拉史莲坐起身。

“以后再敢这样欺负我,我就杀了你”史莲委屈的很。

“我冤死了,是谁让我雪不停,我不停的,是谁让我尝她口红的味道?”夜阑拿过杯子“你家里永远没有热水,还好这难不倒我”。夜阑用法术加热了一杯水。

“早晨,邻居送来了哈密瓜,我给你放到餐桌上去了”夜阑起身去找。

“被我吃掉了”史莲不好意思的笑了。

“全吃了?”夜阑有些吃惊。

“本来又不多”

“还吃吗,我明天给你带一些?”

“不吃了”史莲有点害怕夜阑的感觉。

“我刚才是逗你玩的,不准记仇”夜阑又把史莲搂进怀里。“其实我是真的想娶你,恨不得你马上就能点头同意。只是你不愿意,我不能强迫你,万一把你吓跑了,让你对我反目成仇,我会恨死自己的”夜阑认真的说着。“我知道刚才在路上你是在故意气夜倾城,但我也很开心,起码我对你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夜阑说着轻轻亲了一下史莲额头。

“你恨我吗?”史莲认真的问夜阑。

“我为什么要恨你?”夜阑笑着说。

“我不答应嫁给你,还要霸占着你,不准其他女人靠近你”

“哇,原来你这么有自知之明,我小看你了”夜阑无奈的笑笑。“史莲,你送我个东西吧”。

“不送”史莲又一口拒绝。

“你都没问我要什么”

“你还能缺什么?你要的肯定是我不能送的”史莲起身自己去烧水了。

夜阑坐到史莲的书桌前,叮叮当当的忙活了起来。“我把珊瑚手串送给夜倾城了”夜阑大声朝史莲那边喊。

“都是你的东西,送就送吧。夜倾城肤白貌美配上那珊瑚手串好看吗不得了”史莲坐到了露台的秋天上。

“你的肤色的确不适合暗红色的东西,戴下这个试试”夜阑将一枚镶嵌着橘红色宝石的发簪别到史莲发髻。

“好老气,我不要。把你的东西都拿走,想送哪个妹妹送哪个,我才不稀罕”史莲赌气道。

“又来了,你戴那个珊瑚手串真的不好看”夜阑无语的很。

“我戴什么都不好看,我粗鄙不堪,我举止荒唐,我还毫无温柔可言”

“史莲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坏女人,你用完我,又说话来刺激我,你气死我算了。”夜阑坐在秋千上,把头靠在史莲肩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中了你的迷药无法自拔”。

安静了好一会,夜阑轻轻拉过史莲的手“史莲,无论我送他们什么东西,都不重要。我是你的,你需要清楚这一点,我永远都是你的,谁都分不去”。

史莲与夜阑相熟这么久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夜阑的手,夜阑的手不仅大而且长。他手指细长白皙,每一根都特别的温柔,自己的手被这双大手捧在手心特别有安全感。

“刚才要求我送你什么东西?”史莲故意冷冷的问。

“没事了,徒劳惹你不开心”夜阑又把史莲搂进怀里。

“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哈哈,我不信”夜阑决定不再上史莲的当。“跟你说个别的事情,今天我与南宫大鹏结拜。中途出现一个半大的男孩,有这么高”夜阑比了一下“原来他是夜琛的长子叫凌风。夜琛竟然已经有了五女十三子,他从小就喜欢跟我比,没有一项比我强。但在生孩子上,看来我是不如他了”夜阑边说边笑。

史莲安静的听完没有说话,她明白夜阑的意思,只是这件事自己真的无能为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