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馨香骗局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626字
  • 2022-02-08 19:38:38

史莲越是忍耐,身体越是抖得厉害,瑟瑟的胸腔抖得像筛糠一般。她的喉咙像是被谁给一把扼住了,努力的喘气,才刚刚能喘到一丝的气。

“走!”夜阑拉起史莲瞬间到了家里,“不是跟你说杯子里的水喝掉吗?”夜阑试了下那杯水早就凉透了,他去又换了一杯。史莲坐在地上,倚着床沿,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都是要死了的人,哪还有力气去吵架,何况是为了一些风花雪月的事,他们魔族魔王们的风流故事都能写成几百部电视连续剧了。去他的魔族,去他的夜阑。史莲闭着眼睛,等待上天安排自己死去。

“来,把这个喝了”夜阑坐到地上扶起史莲的肩膀,史莲闻到一股淡淡鲜甜的味道,就像百花得花蜜。她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一杯血红的东西。这是夜阑又为史莲加的药,魔王之血。

“拿走!咳咳……”史莲强撑起身体推开夜阑。

“史莲,那都是幻境,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夜阑赶紧解释。

“去你的什么境,现在就离开我家,马上!”史莲的狩魔箭一下子就戳到了夜阑眉心,史莲的精神崩溃了。她想要爱夜阑,又不敢全部交出自己的爱。她想要夜阑爱,又介意夜阑有别的女人。

“你把它喝了我马上走”夜阑把杯子放到身侧桌子上,他举起右手往后退,藏在身后的左手还在不停流血。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感激不尽!妄想!”史莲抄起杯子就要往地上摔。

“史莲!你现在摔了它,我保证你脚腕上的同心结会马上断掉。”夜阑怒吼,他担心史莲再不喝药,真的会有性命之忧。

当当当一阵生气的敲门声“大半夜的两口子不睡觉,不知道影响别人休息吗!”门外有个女人大喊。

“对不起,对不起,她生病了,吃过药就好了。对不起,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夜阑赶紧开门给那女人道歉。夜阑不喜欢凡间,但对凡人却总是谦卑有礼。

“长这么帅,找了个疯女人,再有下次,我们就报警……”那女人碎碎念着走了。

夜阑关上门走回来,他去水管冲左手的伤口,冲了半天无济于事。只好使劲攥住拳头,又来劝史莲。!

“喝了它就不难受了,乖,我错了,我错了。喝一口,乖”。

史莲喘着粗气,不过心情稍稍平静了些。她忍了忍怒火拿起夜阑的左手“你是白痴吗?诛仙划过的伤口不能被愈合,现在怎么办,咳咳……”她一激动又咳了起来。

“那就给你多喝一些,反正我这条命迟早要交代在你身上”夜阑见史莲关心起自己,突然觉得十分委屈,竟差点哭了出来。

“幼稚”史莲没有理他,拿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她知道自己喝的是夜阑的血。夜阑为了给史莲这杯血,用诛仙划伤了自己。这杯魔王之血喝下去,整个喉咙与呼吸器官顿时神清气爽,再没有咳嗽和喘不上气的感觉。“诛仙拿出来”,史莲说。

“你干什么?”夜阑不解。

“在你胸口戳个窟窿,一次喝个够”史莲冷冷的说。

夜阑没有想到史莲会是这般绝情,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半,心都凉透了。“给你,我心口的血你恐怕一次喝不了这许多,先准备锅和盆接到里面每次温一些。”夜阑边说边递出了诛仙。

“太高了,你坐下”史莲接过诛仙剑,发现自己竟比夜阑矮将近一头。

“我要不要躺下,这样你喝起来会更舒服些”

“做好就行,有遗言吗?”史莲冷冷的问。

“没有”

“闭上眼睛”

“我要看着你”

“好使劲恨我吗?”史莲残酷的冷笑。

“你是我爱的女人,没有一点恨”

“想得美”史莲拿起一片黑色轻纱给夜阑遮上了眼睛,那黑纱便是夜阑为自己准备的王后礼服的裙琚一条。

史莲用诛仙比照夜阑左手的伤口也划了一条同样的口子,她将两只手合在一起,紧紧的扣住。史莲在用自己的神力与上神的精元为夜阑止血。

“你在做什么?”夜阑揭开轻纱。

“不用你管”史莲的神力只剩十成之一,还好夜阑只是手上的一个小伤口,只要费一番力气她还能治得了。

“好了”史莲撤回自己的左手,“诛仙划过的伤口是不会主动愈合的,以后不想活了从厨房拿把菜刀,也有后悔的机会。诛仙永远不要用在自己身上,傻子”史莲径自躺在床上关了灯。

“你不问下这诛仙的来历?”夜阑见史莲不准备跟自己说话,就轻轻收拾了起来。他又给史莲倒来一杯清水,“是不是又香又甜?喝了它再睡,嘴里有血腥味睡不好”。夜阑拿出史莲的手,重新又把同心镯给她戴上去。

“折腾半天,又回到了原点,我拿你一点办法没有”夜阑躺到床上,等到史莲睡熟了,才轻轻把她搂进自己怀里。

早晨闹钟响了三遍,史莲懒洋洋的爬起来,昨晚发生的事就像做了一个疲惫的梦。

“九首妍蚩你什么时候去处理她?”夜阑跟在史莲身后问。

“我要迟到了”史莲故意躲开夜阑。

“你不跟我说,今天你就上不了班”夜阑挡在了史莲门口。

史莲穿好风衣,提起包看挡在门口夜阑无赖的样子特别幼稚可爱。她忍不住又要伸手去碰夜阑左脸的疤痕,“疼不疼?”。

夜阑将史莲拥进怀里,“你敢自己去对付九首妍蚩,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带回魔族养一辈子”他太害怕史莲会去单独涉险。

“今晚,你看见魔族天边的长庚星出现的时候就去那座渣渣大楼找我”史莲说。

“如果我去晚了怎么办?”

“不会晚的,我要骗你,你就打断我的腿,把我带回魔族养着”史莲笑笑说。

“好,我信你”夜阑刮了下史莲鼻子,放她出了门。

史莲急急忙忙的去上班,在电梯里刚好遇到了昨晚敲门的女人。“病刚好就去上班,不在家休息两天吗?”那个女人上下打量着史莲。

“我没病,好的很”史莲轻笑着说。

“看你这唇红齿白的也不像有病,以后跟男人吵架小点声,大晚上的影响大家休息”那女人临走拍了一下史莲肩膀。

史莲坐上公交车还在想昨天的事情,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幻境给骗了,还是夜阑和九首妍蚩联手骗的自己。她懂夜阑对自己的爱,只是内心深处实在不能接受魔族,那个黑漆漆的地方,无论是表面还是人心都是暗色系的。而夜阑就像盛开在魔族黑色土壤上的一朵洁白的花,既芬芳诱人又高贵清冷。史莲喜欢这朵花,又不能把这朵花从土壤里拔走,为难的很。

段锋与秦露手挽手进了公司,临上楼秦露喂给了段锋一个小笼包,小笼包的汤汁溅到了前台的吧台上,几点油汪汪的特别显眼。

“史经理,那田西西看见秦露跟段锋在她眼前秀恩爱,竟然一点都不反感”刘谏云说。

“那段锋本来就不是她的菜,田西西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她才看不上段锋那种没有本事又爱出风头的男人”史莲给金鱼换好了水。

“老史,你这话太毒了……”刘谏云正要对史莲刚才的话点评一番。

“刘谏云去我办公室”秦总风风火火的叫走了刘谏云。

史莲知道田西西不会轻易放过段锋,不过时间过去了很久,也没见发生什么。就算发生了什么史莲也不会管的,那段锋活该被狠狠教育一下。

“金枝玉叶你好像没有夏天的时候精神了?”史莲看金枝玉叶的枝叶有些黄。

“战神大人,你有给我施过肥吗?你有没有发现仙人球妹妹的花开的都小了许多,你把我们当成那仙海神山上的草木了,我们是凡间草木啊,上神!”金枝玉叶朝史莲翻了个白眼。

“啊!”史莲恍然大悟“我的错,我的错,你说你要什么肥,我现在去买”,史莲赶紧给金枝玉叶道歉。

“就普通的花肥就成”金枝玉叶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别的吗?”史莲拿了钱这就准备去对面花卉市场。

“还有”仙人球柔柔的说。

“咳咳!”金枝玉叶制止了她。“有些事找机会再说,你先去吧”。金枝玉叶指挥起史莲倒是毫不客气。

史莲一溜烟去了花卉市场,“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这棵小小的果树上竟然结了这么大一颗苹果”史莲看的饶有兴致。

“史莲原来你天天在这里上班!”是秦总,他身后站着乖乖的刘谏云。

“我来买些花肥,一会儿就回去”史莲尴尬的笑笑。

“明天公司有大客户来,这是我挑选出的花卉,你看怎么样?”

史莲看见有二十几盆一人多高的各式绿植,“鲜鲜亮亮的很好看,要全都搬到二楼去吗?”

“一楼,二楼都有。你去二楼把业务们都叫下来,跟刘经理一起往公司搬花。他们搬的时候你在旁边监督着,别毛手毛脚再碰坏了展品”秦总吩咐一声开车走了。

史莲手插在口袋站在二楼楼梯口,看刘谏云与几个业务来来回回的抬那些硕大的花盆。

“史经理你知道你让我想起来什么了?”业务部小杨边擦汗边说。

“想起什么来了?”史莲问。

“美国解放战争前那罪恶的农场主”

“不用这么远,咱们中国的老地主都是这样的”刘谏云说。

“几盆小花,看你们这缺乏锻炼的样子。快点搬完去一楼冰柜里那拿雪糕吃”史莲干脆坐了下来。“今天天气不好,像有雨的样子。大家抓紧干完活,我跟秦总申请下午早下班怎么样?”

“谢主隆恩!”几个业务员对史莲的提议满意的很。

下午提前两个小时下班,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史莲为她的金枝玉叶和仙人球都加上了花肥,她拿出了一根银色的东西束住了头发。“那是战神史莲的银枪吗?”金枝玉叶睁大了眼。

“嘘!”史莲朝它做了个手势,关门下班去了。

“喂,史莲啊,晚上一起吃火锅呀”是田心。

“姐姐,天气不好,去不了”史莲已经坐在公交车上。

“我让司机去接你”

“嗯……今下午不行”史莲故意吞吞吐吐。

“得,我知道了。是夜阑跟我抢人,那我去做美容了,我们改天约”

“好的,拜拜”史莲挂断电话,在市中心下了车。

回到魔族的夜阑每每看见自己的左手总是特别的喜欢,看见左手他就想起了史莲为自己止血的样子,那么虔诚,那么认真。“金翅乌,那一排排的人都是去哪里?”夜阑见许多人或搬,或抬,或托着东西,衣着整齐而艳丽。

“主上,这是在给神界轩辕敬怡公主送聘礼呢”金翅乌回答。

“是吗,让他们过来我看看”

金翅乌招一下手,那群人齐刷刷的走过来。

“都干着活,就不用行礼了。我看看都给那神界准备了些什么好东西”夜阑走过去挨着看。

“这是什么?”夜阑从托盘里拿起一串红色的手串。

“主上,这是东海上好的珊瑚”金翅乌回答。

“这个我先留下了,也不好让盘子空了”夜阑回顾四周,有一朵粉色的玫瑰还沾着早晨的露水,含苞待放的样子。“把这朵花送过去,你们走吧”。

金翅乌挥挥手众人都退了下去。

“燕子”夜阑叫来了紫尾燕子,“把这个手串给史莲送去”。

紫尾燕子低下头夜阑把手串挂到它的脖子上。

“不知道花园里那棵能结出珍宝的树,又长出了什么好东西?”夜阑目送紫尾燕子离开又去了花园。

夜阑才不会听史莲的话要等什么长庚星升起,他从神树上摘了几个好看的宝石放在怀里,就起身去了凡间那座渣渣楼的附近。挑了一处热闹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史莲的出现。

史莲头上的银枪告诉她,九首妍蚩就在那座千疮百孔的大楼上。

“你是谁,有预约吗,谁让你进来的”几个打扮妖娆的女子跟在史莲身后一阵小跑,想要拦住史莲的去路。

“让她进来”是九首妍蚩的声音。

“有没有让你等的很久?”史莲推门进入,迎面而来的是九首妍蚩愤怒的九个脑袋一起向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爸爸妈妈你们看,大屏幕上有大片”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指着近处广场上的大屏幕大声说。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那里,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史莲与九首妍蚩。

这是九首妍蚩早就准备好的,她要让城市里所有的人都发现史莲并非人类,让凡人们记住她,并且恐惧她,让史莲在凡间不能立足。

夜阑也盯着荧幕,荧幕上的史莲干净利索,美貌虽远不及九首妍蚩。但史莲胜在干净,她站在那里自成一股清新脱俗之气。

“你这是没吃午饭,饿了?”看到九首妍蚩的九个大脑袋史莲故意说。

“战神史莲,如今就是这个模样,比起我来差远了”九首又重新归于一首,她迈着曼妙的步子在镜子前走来走去。

“你这尾巴一直都有?”史莲好奇的问。

“我是九首黄金豹,这个尾巴当然不会丢了”九首妍蚩说起话来总是表情夸张。“看你昨天的样子,都是活不长了,今天倒是精神的很”她给史莲倒了一杯洋酒。

“这是?”史莲问。

“威士忌,要加冰吗?”

“我怕凉”史莲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几十万年不见,去哪里快乐了?”

“四海游历了一番,没有意思。还是我们中土的男人有味道”九首妍蚩夜边说边自斟自饮起来。

“那现在呢,回来找我报仇?”

“是的,我嫉妒你的美貌。但现在看你这副长相,我又觉得没意思了”九首妍蚩失落道。

“还凑合吧,我很喜欢我现在的样子,特别真实。你仔细端详一下,我也勉强算个美女”史莲一直都认为自己现在的样子也算是个美女。

“我喜欢那个穿风衣的阿姨”小男孩听荧幕里两人在比美,马上表明立场。

“什么勉强,夜阑说的吧,男人的话你也信!”九首妍蚩冷笑。

“那你到底还报不报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史莲觉得那洋酒没什么酒味,只是烈一点而已。

“哈哈哈……,史莲你是真不怕死,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不一定,要打过才知道”史莲撩了下自己头发。

“我为什么要跟你打?”

“你与几百号人签了《卖珠协议》,这几百个人的人生因你就毁了”

“那关你什么事?她们想要变美,是她们自愿的”

“不,是你引诱她们。我是狩魔人,我的使命就是除掉凡间诱人癫狂的魔。”

“有《卖珠协议》的魔你不能狩,你会遭到反噬”

“所以,请你亲自撕毁它们,放那些凡人一条生路”

“凭什么?”

“你要什么?”史莲希望九首妍蚩能开出条件,这样自己就不用受到仙骨断裂的反噬。

“我要和你一样不老不死,我也要你身上的魔王馨香”

“这……,你得跟大寒山要”史莲自己添了一杯酒。

“大寒山不行,不,是他给不了我,它不爱我”九首妍蚩一激动,九个脑袋又出来了。

“他爱你,他为你发动神魔大战,自己被压到了天台山。什么叫爱,这还不算?”

“你不知道,大寒山在有我的同时。他还有九尾金鱼,玉面琵琶,瑶山红杏,弱海红蛇等等等等”九首妍蚩说的十分痛苦。

“全是些长相奇特的怪兽,口味好重啊”史莲心里暗想。“至少他更偏爱你一点”史莲说。

“我不要那一点,我要全部”

“这好办,大寒山现在还被压在天台山。你说的那些鱼,杏,蛇什么的都做鸟兽散了。你去找他,你就是他的唯一”

“哼,一个废了的王,我才不要”

“那你要?”史莲不解

“我要你的夜阑”

史莲的一口酒差点没有喷出来,“你算是他半个奶奶,这不合适”

“我呸,你是天地之首神。你都合适我怎么不合适?”

“那,你跟他商量去,他也许会同意”史莲坏坏的笑说。

夜阑听到这里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史莲“坏女人,别人要我你就给,可真大方”

那九首妍蚩一下子又变成了裹着一片红纱的样子“怎么样,好看吗?”她娇滴滴的问。

荧幕前的妈妈们都给孩子捂住了眼睛,“这大片够香艳的”男人们开始躁动。

“好看极了,连女人看见都会流鼻血的”史莲由衷的说。

“我就这样爬到他的胸前”九首妍蚩边说边靠近史莲,她在模仿当日对夜阑的动作。“他竟一把提起我把我丢进了雪地里,你说,他是不是眼瞎?”

“是,真是不辨美丑,不懂得怜香惜玉”史莲在脑补着九首妍蚩刚才所说的画面。

“今晚让我变成你的模样住到你的家里,只要得到了夜阑,明天我就亲自撕毁那些《卖珠协议》”原来九首妍蚩想来一招偷梁换柱好霸占了夜阑的身体。

“那要是让你得到夜阑后,你又反悔呢?”史莲笑嘻嘻的问。

夜阑十分想不到,史莲竟然说的不是直接拒绝九首妍蚩的话。

“信不信,由不得你。今天你若不答应,我就杀掉你。然后再变成你的模样,一样能得到夜阑”九首妍蚩恶狠狠的说。

史莲将那瓶威士忌剩下的酒都倒进杯子里一口干了“我倒是很想帮你,只是夜阑他太爱干净。我怕他发现跟自己睡在一起的人是你的话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他会伤心难过的。夜阑太孩子气,我不能伤他的心”史莲温柔的笑了,两朵红色的酒晕出现在她两颊,她有些醉了。

荧幕前一片笑声,男人们才不是这样想的,也许他们想能白白睡一个美女是赚了的,哪有什么伤心难过。

“那就先除掉你!”九首妍蚩嗷的一声冲过来,史莲的狩魔箭缠住了他的右手。

“神力不再,身手还在”史莲笑语。

“我不信”九首妍蚩一拳打在史莲胸口,这一拳里满是仇恨,史莲吐出一口血。

“风衣阿姨打不过她”小男孩说。

“嘘……”女人示意小孩小声。

九首妍蚩清楚的听见骨头断裂又复合的声音“原来这是真的,断骨再生,今天你非死不可!”九首妍蚩亮出了兵器,两把半圆的切菜刀。当然那不是什么切菜刀,那是当年大寒山送给九首妍蚩的兵器,形如半月,名唤半月乌云斩。不过此时她的右手已经被狩魔箭缠住,活动受了限制。

“你的银枪呢?”九首妍蚩问史莲。

“对付你,用不着”史莲笑笑说,她把风衣脱下来丢到一边。这件风衣是她半个月的工资,可不能再给扯坏了。

九首妍蚩提刀劈向史莲右肩,史莲转身躲过,拉出狩魔箭缠住九首妍蚩的腰。九首妍蚩着急暴怒,一蚩面向史莲喷出毒气,史莲夺过九首妍蚩右手的刀将那一首砍了去。一首焰火,一首毒蛇,一首蝙蝠,一首蚂蟥,一首黄蜂,一首蜈蚣,一首幽灵花粉,九首被史莲斩去了八首。

“我留着你最好看的这一个脸,你撕毁协议,我饶你一命”史莲说

“我丢掉半月乌云斩,你不用狩魔箭。我们比试拳脚,你若这也胜了,我便心服口服,主动放了那群贪婪的凡人”九首妍蚩还剩一首,她晃动下自己脑袋,没有了那八首,此刻倒是特别轻松。

“好,一言为定”身穿白衬衣的史莲站在原地等九首妍蚩,她光脚站在那里,双手背在身后,在夕阳的余晖下干净利索。

九首妍蚩的身上还是裹着一片红纱,加上她娇艳的身姿,就宛如一朵盛开的红花。

“我来了!”九首妍蚩一下飞过来,她扯起史莲右手只听“咖叱”一声,史莲右臂尽数断掉。

史莲忍着剧痛笑了笑“好大的力气”,断骨又顷刻再生,完美如初。“再来”。

九首妍蚩又是一个飞脚被史莲扯住她的红纱,旋转一圈丢到地上。史莲紧跟一脚踩向九首妍蚩胸口,却被九首妍蚩抓住脚腕丢了出去,还好史莲动作敏捷,她迅速站稳了脚。九首妍蚩又一次双掌向前,史莲一个低首回旋搭住九首妍蚩右臂将她按到地上。

“怎么样,服不服?”史莲问。

“夜阑给你的不止是香味,还有许多的神力,你这神力根本就不是一成。夜阑他就是一味良药,大家都被骗了”九首妍蚩此刻仿佛如梦初醒。“你松开我,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史莲松开了手,“我要附在你的身上与你融为一体!”哪知这九首妍蚩竟一下子狠狠抱在史莲的腰上。

“她不是你的”这时夜阑一剑诛仙劈下,九首妍蚩灰飞烟灭。

“闪开!”史莲把夜阑挡在身后,亮出战神银枪挡住了上天的反噬。为挡夜阑她的右肩被鲸刺上长长的一条,又粗又恐怖。

“为什么要挡住我?”夜阑抱住气喘吁吁的史莲。

“这么精致的一张脸,若再被鲸上一条疤痕,该多可惜”史莲看着夜阑说。

“可是你呢,要好痛”夜阑把史莲抱进怀里。

“我若亲手杀了九首妍蚩,得到的反噬是仙骨尽数断掉。那时你又要费去好多精元来救我,恐怕会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我才不要这样的结果。你帮我杀掉九首妍蚩会受到上天的鲸刺之刑,我替你挡了是应该的。这鲸刺之刑虽严苛,但我吃下了魔族圣物,说不定假以时日也会像普通伤口一样自己慢慢愈合”史莲靠在夜阑胸口,她喜欢听夜阑心跳的声音。

……

广场上所有的人都在屏气凝神,大片里英雄救美之后恐怕都会有接吻的环节。

“扶我起来,我们走吧”史莲说。

“现在有一个麻烦”夜阑扶起史莲。

“什么?”

“这里”夜阑指向广场。史莲明白了。

“流落人间,偶尔总会被凡人有意无意的发现”史莲笑笑。只见她站在那里,双手掐指散做莲花。白莲轻盈温柔飘出窗外,万千花语落下,下面芸芸众生依旧如往常一般,广场大屏幕上还在播放着巧克力饼干的广告。

夜阑为史莲捡起地上风衣,包包和高跟鞋,他站在那里看着女神史莲目瞪口呆。

“看什么这么出神?”史莲笑夜阑。

“永远不要将刚才那招用在我身上”夜阑像是在恳求史莲。

“那你要乖乖听话,不准再惹我生气”史莲故意说。其实史莲用的法术只对凡人有效,她看见夜阑担心的样子就想故意逗他玩一下。

“我听话,再不惹你生气!”夜阑一下子抱紧史莲,生怕史莲会丢了。史莲光着脚踩在夜阑鞋面上,她轻轻搂着夜阑的腰,整个的挂在夜阑身上,觉得特别的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