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场须臾的幻境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819字
  • 2022-01-30 15:03:54

最近魔族的天上突然多了许多神界的织锦鸟,织锦鸟在神界是吉祥的象征。它们成群结队的出现在魔族,有人说是夜阑的空中花园吸引了飞鸟,也有人说是预示着魔族与神界有好事将近了。自从上次樊玉伙同长公主轩辕芙放出吞天犼重伤史莲,再也没有人敢在神界提起神魔两界联姻的事。这次织锦鸟的反常出现,大家只是看在眼里,没有一个敢在轩辕明羽面前提起。

“这栀子花瓣放两片即可,薄荷果只放一粒,芹菜汁要一点点加到酒曲里”轩辕敬怡在认真的教南宫大鹏的妹妹南宫羿酿清酒。

“羿!”南宫大鹏在门口喊自己的妹妹。

“来了”羿带着围裙跑出来“兄长找我有事?”

“天色晚了,让公主早早回去。她每日逗留在我家府上,我恐神界会怪罪下来”南宫大鹏小声说。

“神界怪罪我定会领罪的,绝不会连累到南宫大人”轩辕敬怡拍拍手上的碎末出来说。

“公主”南宫大鹏躬身行礼。

“羿,进来我们接着酿酒”,轩辕敬怡带走了南宫羿留下南宫大鹏在风里凌乱。

“所以你从夜阑身上发现了什么?”夜琛问红纱女子嫣。

“夜阑身上果然有股奇怪的香味,不过这个香味又与大寒山的不同”嫣回答。

“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他有没有对你……”

“行男女之事吗?他与我出去还没有一炷香的时间,你说他能对我做出什么?”原来这嫣便是那九首妍蚩,她极尽媚态的勾引夜阑只是为了复仇。当然她也想得到史莲那种断骨再生,不死不老之身。只是不知道最近发生在史莲身上的传奇故事都是因为夜阑给史莲吃下了魔族圣物,并且夜阑在用自己的精元养着吃下附有毒咒魔族圣物的史莲。

至于魔族圣物的毒咒,夜阑早就清楚史莲自己已经察觉出来异常,而史莲却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发现。他们两个就这样心照不宣的爱着对方,小心翼翼的顾及着对方的感受,生怕一不小心闹的彼此尴尬。

回到家里史莲脱下工装,认真把自己清洗了一遍。她穿上了一件抹茶绿色的抹胸吊带裙,外边搭配一件黑色小西装。脚上是一双黑色小巧的高跟鞋,耳朵上坠着水滴形的珍珠耳饰,脖子上挂了一串闪闪的钻石项链。史莲小心翼翼的画着自己的妆容,直到口红的颜色到她满意为止。披散的卷发被史莲束成马尾,搭配着一个小巧镶钻的蝴蝶结。史莲在自己的大镜子前转了一圈,自己也觉得美极了。

史莲拎起小黑包准备出发,她打开房门却又被一把拽了回来。夜阑又把房门给关上了,“下班回来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这是要去哪里?”夜阑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包牛皮纸,放到史莲餐桌上。

“好不好看?”史莲挽着夜阑的胳膊转了一圈。夜阑从来没有见过穿裙子的史莲,但是穿裙子的女人他见过许多。

“好看,去把衣服换回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还温着”夜阑碰下牛皮纸尚还温热他很满意。

“好看,你为什么不看呢?”史莲温怒。

“你这是要去勾引谁呢?腿也不长,皮肤也不细腻。史莲你仅仅只能算是坐在美女的门槛上,不上也不下,只要不胡乱打扮还勉强算个美女”夜阑忙着给史莲准备餐具,他才没有看见史莲的失落。

史莲坐到地上,伤心的埋起自己的头。“这又是怎么了?”夜阑也坐下去,他低头温柔的问史莲。

“我没事”史莲敷衍夜阑。

“你要真那么在乎自己的长相,当年又怎么会在美貌与神力它们之间选了十成之一的神力?不难受了,乖”夜阑像在安慰一只受伤的小猫。“来,亲亲”夜阑把史莲搂进怀里亲吻史莲的嘴唇。“啊!你在嘴巴上涂了什么?”夜阑掏出身上的锦帕擦了下嘴,是橘红的颜色。“你好好一个上神,去跟凡人学这些奇技淫巧的东西,我迟早得让你毒死”夜阑边说边给史莲擦拭嘴唇。

“哼!”史莲起身去了卫生间,她白白兴致勃勃的精心打扮了一个多小时。

“这肉我是帮你切一下,还是你就这样抱着啃”原来夜阑给史莲带回了一块烤骆驼的腿。

“我啃”

“就知道你会啃,一点不像个女人”夜阑笑着说,“你慢慢吃,我去外边坐一会”夜阑去了露台坐到秋千上,远处大楼上的广告牌照的半个城市都亮了起来“九首美容?”夜阑发现那个荧幕广告里的女人就是今天熊军师献给自己的嫣。

“好看吗?”史莲抱着骆驼腿也坐到了秋千上。她已卸去妆容,换上了一身宽松的银灰色卫衣。

“比你刚才好看多了”夜阑故意取笑史莲。

“哼!”史莲赌气坐到了石桌旁边。

“九首妍蚩就是这个女人?”夜阑问史莲。

“是啊,当年大寒山对她千依百顺”

“那她在大寒山之前有没有和其他男人怎么样?”

“你这个问题好八卦,人家隐私我不知道。不过这九首妍蚩本是神界之物,留在万果林看果园的,后来她心有不甘。自愿加入魔族,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夜阑你帮我去办一件事好不好?”史莲淡淡的说。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夜阑这是第一次听见史莲跟他要东西,心里十分得意。

“你去弱海,帮我把沉在海底的美貌取回来”说到动情处,史莲竟然一下子攥住了夜阑的手。她恳切的眼神,让夜阑看了有些心疼。

“哈哈哈……”夜阑突然变了画风哈哈大笑。“你这个狡猾的坏女人,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神魔交战百万年,我们魔族没有一次能赢过你”说到此处夜阑还不忘刮下史莲的鼻子“从我一进门你就给我下套,我被你骗到现在。说吧,想把我支开,自己去打架?哈哈哈……”。

史莲的计谋被识破自感无趣“不跟你说了”。

“你没有把握赢,又不想让我再救你一次,想出这么个鬼主意”夜阑轻轻戳了一下史莲的脑袋。他拉史莲站起身,“我说过,只要有我在,那些所有对你不好的人全都会变成渣渣”夜阑抬手朝那座妖异的大厦挥了一下,灯火通明的大楼马上黑暗一片。

“你这不算渣渣,这样才是”史莲抬手飞出两根狩魔箭,只听那座大楼顷刻发出无数玻璃碎裂声。可怜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楼,一夜间便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了。

“你这个坏女人”夜阑把史莲抱进怀里,他爱惨了这个坏女人,史莲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心尖尖上。

“史莲毁了我在凡间的美容大楼”九首妍蚩暴怒,她发起火来九个脑袋一起出现,恶心而又恐怖。

“史莲明明发现了你与几百凡人签订了《卖珠协议》,她还要毁你功业。难道她就真不怕反噬之苦,就算她能断骨再生,几百张《卖珠协议》要断掉她全身的仙骨。这瞬间剧痛,还不知能不能挺过来呢”熊军师说。

“这史莲是个狠人,那夜阑跟她来来回回纠缠不清,怕是动了真情”夜琛擦拭着自己的宝刀。

“史莲几次遇险都能死里逃生,每次都是魔王夜阑救她。说夜阑没有对她动真情,鬼才信。史莲身上的香味,就是那魔王的真情之味”九首妍蚩说到此处特别懊恼。

“当年大寒山也对你宠爱有加,你身上怎么就没有沾上魔族真情的味道”夜琛不解道。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这个问题困扰了几十万年”九首妍蚩的每一首都在落泪,看来她是十分的心有不甘。

“看你对老魔王也是一片真情,些魔王的真情之味也只是个传说。除了史莲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获得这个香味,不过历代魔族从来没有真爱也是事实”熊军师说。“无论是魔族的美女,还是神界的仙女,都是供魔王玩乐的。就算这些女人有幸诞下了王子,公主到最后也是被弃,如草芥一般”熊军师说的满脸自豪,好像那些魔王做的事全是对的,伟大的,功勋无边的一样。

“金翅乌,大鹏宫上空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神界的织锦鸟?”夜阑问金翅乌。

金翅乌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南宫大鹏“主上,这织锦鸟出现是定有喜事”金翅乌含混其词。

“老狐狸”夜阑瞪了金翅乌一眼,“南宫大鹏,你说呢?”夜阑扒了个神界送来的桔子,他分出一半桔子瓣递给南宫大鹏。

“主上!”南宫大鹏跪下。

“站起来,这桔子很甜。你比我年长一些,当年与我兄长夜风交好。小时候你还抱过我,我还经常把你和兄长当大马骑,所以我从小就对你的印象很好”夜阑招呼一声,门外进来许多端着礼品穿着雅致的宫娥。“今天我亲自替你去神界求亲,在家等我好消息”。

“主上,那神界公主只是在教舍妹酿酒,臣跟她并无感情”南宫大鹏解释道。

“你再说一遍”夜阑很生气“只有会说话的人能撒谎,天上的织锦鸟来回穿梭,你们若不是两情相悦,出去把外边的鸟全都打下来烤了吃掉”夜阑瞪了南宫大鹏一眼,领着他宫娥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去往了神界。

“上次不悦之后贤侄第一次上门,带这许多礼品,是好事近了吗?”轩辕明羽见到夜阑倒还是十分和蔼。

“怪不得这轩辕明羽一人执掌神界从没有换过人,脾气好才能活的长”夜阑心里暗想。

“神主,我是来替臣子求亲的”夜阑说。

“噢,不知是你家哪位臣子看中了我家哪位仙子呢?”轩辕明羽笑的一团和气。

“是我家的南宫大鹏将军中意你们神界的二十七公主,轩辕敬怡”夜阑喝了口茶。

“魔族一个小小的臣子就想娶我们神界尊贵的公主,你们魔族的脸可真大”姑苏天妃却是十分的不客气。

“姑苏天妃息怒,我们魔族比起神界虽然是偏僻了一点,却奈何人杰地灵,这人都长得特别好看,尤其是美人。这天上地下魔族美女称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的”夜阑笑笑。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姑苏天妃娇嗔。

“别着急,听夜阑贤侄吧话说完”轩辕明羽倒是好脾气。

“神主,樊玉作恶已经伏诛。族内另有一位貌美表姐,樊樱,不仅姿貌极美而且能歌善舞,正好能为神主解愁”夜阑做个手势,樊樱翩翩走上前来。真是婀娜身姿如细柳,樱桃小嘴一点红。夜阑看轩辕明羽的神色就知道这事成了。

“夜阑你与那史莲是一丘之貉!”姑苏天妃起身离开。

“神主,天妃她竟然辱骂神界上神”夜阑故意说。

“她的堂兄被史莲所杀,又无处寻仇,小肚鸡肠的女人就先不责罚她了,贤侄喝茶”

“骂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追究”夜阑暗想。

“神主,神界的二十七公主已经在我大鹏宫酿了半月的酒。再拖下去,这酒香可要飘到南天门了”夜阑为难的说。

“那南宫大鹏可是魔族大鹏宫世代御前侍卫长南宫家的人?”轩辕明羽问。

“正是这忠勇无二的南宫世家”

“还忠勇无二,那不是你的家奴吗?”

“神主,您若答应了这门亲事,成全了南宫大鹏与敬怡公主的好事。我魔族夜阑愿与南宫大鹏结为兄弟,在大鹏宫外为他与公主再建一座恢宏宫阙。敬怡公主嫁过去绝对受不到半点委屈,南宫大鹏若敢欺负公主,我夜阑第一个不愿意”夜阑这番话倒让轩辕明羽颇为吃惊,魔族历经十几代,如今出了一个嘴甜的。怪不得连战神史莲都顾不得上神的面子,要与他交好。

“看你说的很有样子,这事我要先问过公主的意思。我神界公主众多,这敬怡公主是哪一位,说来惭愧……”原来这轩辕明羽是真分不清自己亲生的四十九个公主。

“神主,我就是那二十七公主,我甘愿嫁给魔族南宫大鹏为妻”轩辕敬怡不知已经偷听了多久。她能亲自走出来,让夜阑也着实吃了一惊。

“你一个女孩子家,不懂得矜持一点吗?”轩辕明羽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是极为好面子的。刚才自己认不清女儿的一番话,若是被轩辕敬怡给听了去,自己作为父皇的威严何在。

“神主不必恼火,是小侄让宫女刚刚叫了敬怡公主过来,公主也是刚刚到”夜阑主动为这两父女解围。

“你们魔族娶我神界公主,就备这点礼品吗?”轩辕明羽这是同意了一大半。

“神主,小侄这是在替家兄南宫大鹏来提亲。公主的聘礼您说几道,我们魔族就下几道”夜阑一点也不吝啬,倒是有点炫耀自己财大气粗。

“哼,回去好好准备。神界四十九个公主,这敬怡是第一个出嫁的,一定要风风光光”轩辕明羽这是完全同意了。

回魔族的路上夜阑身后跟了数十只织锦鸟与紫尾燕子,蓝尾燕子,他开心的想要跳起来。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娶史莲如果也是如此顺利,那该多好。

裴羽的工期到了,他快快乐乐的跟同事们告别。到了一楼与前台的姑娘们寒暄了一阵,敲开了史莲办公室的门“两位经理,我先撤了,咱们后会有期”。

“那不行,裴羽你得等几天给公司带出几个新员工”刘谏云赶紧说。

“刘经理,我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你一个新员工都没招过来,这就不怨我了。”裴羽笑嘻嘻。

“你问史经理她同不同意你走?”刘谏云想让史莲挽留下裴羽。

“史经理,你别说话。我知道你心软,也不想想当初我来公司。都没有人教我,只给个箱子就让我出差了。”裴羽这么一说,算是替史莲解围了,史莲不挽留他,裴羽走的更安心。“整个公司我都道完别了,后会有期”裴羽潇洒的关门离开。刘谏云追了出去,裴羽走到自己的小汽车旁边朝史莲的办公室挥了挥手,开上小车一骑绝尘。

“史经理裴羽刚才是不是跟你挥手告别?”刘谏云问。

“二楼,订货办公室”史莲伸手指指头顶“裴羽不出差的时候,要么在仓库,要么在订货办公室”。

“唉,我突然感觉到压力好大”刘谏云无奈的耸耸肩。

“没事,有压力才有动力,我看好你”史莲为她的金鱼喂了一颗鱼食。

夜阑早早就到了史莲家里,他带来了各色的玫瑰花。还有一件墨色的王后礼服,当然魔族从来没有过王后,这是夜阑专门为史莲想出来的。在魔族以深色为尊,他明知道史莲不喜欢深色,尤其是黑墨色。但夜阑深信有朝一日史莲会接受这种颜色,就像接受自己一样。

九首美容的大厦一夜之间成了千疮百孔的烂尾楼,前去讨要说法的人都堵塞了马路的交通“美女们放心,美女们,大楼毁了机构还在,协议还在。你们还会继续美下去,九首美容不会就此消失。来看看你们的皮肤,来看看你们的脸蛋是不是更美了!”大楼里的广播在循环播放着,有些人信了选择离开等待。有些人不信,还在不停跟工作人员理论。

秋风渐凉,史莲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喷嚏。卖吃的那里总是在排队,史莲等了一会儿实在忍受不了,默默回家了。

“阿嚏!”史莲一进门又打喷嚏。

“又着凉了?”夜阑从露台回到屋里,赶紧给史莲倒水。

“这水也是凉的,看你把日子过得”夜阑边说边要给史莲烧水,他却不会使用那电水壶。

“我来吧”史莲过来接了过去。“咳咳……”还咳嗽,“昨天不还好好的吗?”夜阑心里内疚。史莲吃下魔族圣物本该无病无灾,现在这样全是因为圣物上的毒咒。

“今天出门穿的有点少了,没事的。这些花都是你拿来的,真好看”史莲见各色的玫瑰花摆满了自己的床头,书桌与窗台。“你是个有心的人,将来谁能和你一起生活真幸福”。

“胡说什么呢?”夜阑理了理史莲被秋风吹乱的头发“那个将来跟我一起生活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史莲笑笑,水开了。她去倒水六神无主的把水倒到了手上“啊!”

“怎么了?”夜阑赶紧过来问。

“没事”史莲攥着手指转过身去。

“我看看”夜阑拿过史莲的手,史莲手上被烫出的大泡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不过被烫到那下钻心的疼,史莲是要受着的。

“你去那边坐会儿,我来收拾”夜阑支走史莲,重新给她倒了一杯开水。

“做凡人比当上神带兵打仗还累吗?”夜阑把水杯放在桌子上。“今天我有一件特别开心的事要跟你分享,天地之大,我只想跟你一人说……”夜阑滔滔不绝把他去神界为南宫大鹏求亲成功的事,一字不落的讲给了史莲听。“怎么样,我是不是做了件大好事?”

“自古以来只有魔王娶仙子,今日你能帮魔族的臣子求来神界公主,是前无古人的”史莲笑着说“那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喜事呢?”

“他们的喜事想要办在我们两个喜事的后面”夜阑突发奇想要试探史莲。“看,这是我让她们给你准备的王后礼服。你试一下,不合身我再让她们改”。夜阑打开硕大的锦盒,“喜不喜欢?”。

“我……”史莲没想到夜阑会来这么一出,她完全没有防备。“我……”史莲涨红了脸,她既不想伪了本心,又不愿伤害夜阑。史莲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

“来来,快去换上。让我看看好不好看”夜阑拿起礼服催促史莲。

“咳咳咳……,我有点难受,我去洗澡”史莲急急忙忙跑开。

史莲的逃避,夜阑已经清楚感觉到。他后悔自己因一时高兴突然跟史莲说什么成亲的喜事,但他更失望史莲在听到他的愿望后的表现,这份失望,打破了他自己谋划的关于自己和史莲幸福生活的所有幻想。

“我先走了,别忘了喝热水”夜阑敲了敲史莲洗澡间的门,带着他的失望离开了。这就是满心欢喜的来,一丝不剩的走,夜阑来时的欢喜现在一丝不剩。

史莲坐在滚烫的热水里,她心里千头万绪特别的难受,仿佛想要片刻的安静只有把这颗心掏出来丢掉才好。

夜阑没有回去魔族,他独自一人在凡间的街头闲逛。他想看看这个急功近利充满焦灼气息的凡间,到底有什么魔力留下了自己的史莲。

“帅哥,一个人啊,进来喝一杯”一个打扮好看的凡人女子主动向夜阑搭讪。

“谢谢,我不喝酒”夜阑低头离开。

“帅哥,我那里不仅有好喝的,还有好看的”那女人开始纠缠夜阑。

“我不喝,也不看,走开”夜阑最是讨厌女人的纠缠不休。

“哎呀,你怎么推我。在大马路上就推人家,姐妹们,快出来”好吧,女人招呼一声,哗啦啦出来了有二十几号各色女人。

女人们围成一个圈,将夜阑死死包围在里面。

“你们想要干什么?”夜阑这话问的连自己都觉得十分幼稚。

“帅哥,跟我们进去你就知道了”一个女人过来拉夜阑。

“好吧”夜阑竟然跟她们进去了里面。

偌大的房子里除了灯火辉煌,还充斥满了酒香与花香。夜阑任由女人们把她按在椅子上,只听见楼梯上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一个身着水晶衣裙的美女款款走下楼来。

“嫣?”那女人走到近处,夜阑认了出来,这打扮惊人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大鹏宫熊军师献出的嫣。

“没想到主上还能认得我,呵呵”那嫣又故作娇羞。

“我已经把你送给二哥夜琛了,怎么他也不要你?”夜阑站起身发现四周的窗户和门都已经被封死,而且还被施了法术,“原来这间屋子是专门为我留的”

“你不用怕,我吃不了你。今天我只想弄明白一件事,就一件事”那嫣说起话来表情夸张。

“你不用故弄玄虚,我知道你就是九首妍蚩,先祖大寒山的小妾”

“那你知不知道当年大寒山他是极宠我的?”九首妍蚩略带伤感。

“知道,他还为你抢史莲的美貌”夜阑不以为然。

“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有那种香味?”

“哪种香味?”

“就是你留在史莲身上那种!”

“哦哦”夜阑有些不好意思。“虽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你跟过先祖,论辈分算是奶奶。你跟我讨论这个不太好吧”

“呸!你们魔族的魔王没一个好东西。他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我就没有那种香味!”九首妍蚩一下显现九首,吓得夜阑一个激灵。心想先祖大寒山果真是口味极重,这都能下得了手。

“都是几十万年前的事了,你也该释怀了,人总要向前看”夜阑这话说的没心没肺。

“我偏不。也许是大寒山的气味轻,你的香味重也不得而知”此刻九首妍蚩得眼神十分怪异。

“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他,他被神界封印在天台山的某一重。不光他,历代魔王都在,你可以去挨着问”夜阑无所谓的摆摆手。

“可是人家今晚就要问你嘛”九首妍蚩突然换了声调。她边说边朝夜阑扑了过来。

“你一个长辈,还要不要脸?”夜阑十分无语。

“哼,长辈。那史莲还是你太太太祖呢,她不是更不要脸!”

“住嘴,再敢对史莲无礼一次,我让你九首变没首!”

“史莲就这么好?”

“当年大寒山也对你很好,是你不知满足。这跟香不香味有什么关系,我把香味给了她,她不一定把自己的真心给我”夜阑又想起史莲刚才的表现,心里五味杂陈。

“吆,看你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原来也有让你棘手的人呀?”九首妍蚩娇媚的递给夜阑一杯酒。

史莲睡得迷迷糊糊被敲门声吵醒。

“谁?”史莲没有开门,而是站在门口问了一句。一张纸条从门缝里塞了进来,史莲看了眼纸条,换好衣服就出了门。

眼前的夜阑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香艳的床上,脸上,胸口乃至全身都是各色的口红印。“咳咳咳……”史莲突然又咳嗽不止,她强忍着拿起床单为夜阑遮上。

“咳咳咳咳咳咳咳……”史莲起身想走,却咳嗽的迈不开脚步。

“史……莲,史莲”夜阑猛的睁开眼。“史莲我……”夜阑不知该怎么为自己辩解。

“你在魔族离我千万里之遥,咳咳咳,你怎么玩我全当不知道。你到凡间咳咳……在我家门口这样,咳咳咳咳咳咳咳……为什么?”史莲猛的直起身“什么落红之咒,什么同心结,什么魔王馨香,我不稀罕,咳咳咳……”史莲说话上气不接下气,脸被憋的有些紫红。史莲摘下她的同心镯摔到夜阑脸上。“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咳咳咳……”史莲捂着胸口,一步步挪下楼梯。

“我现在真的相信了,史莲是真的神力不再。这么假的幻境她都上当了”九首妍蚩得意的说。

“她身上有病,最怕伤心生气,我去跟她解释”夜阑起身要走。

“你最好解释的清,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到时候史莲不能原谅你,可别怨到我头上”九首妍蚩幸灾乐祸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