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界长公主轩辕芙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858字
  • 2022-01-22 18:26:46

“那夜阑虽是后起之秀,不过算起来也就十万余岁,怎么净喜欢些老女人?”轩辕明羽和樊玉摆着黑白子。

“这个……男女之间的情爱就是很奇怪的,有人喜欢老的,也有人喜欢小的,还有人喜欢同岁的,呵呵呵”樊玉笑的如银铃一般。樊玉虽是魔族之女,但比起神界的天妃,她赢在身材凹凸有致,性格活泼又刁钻可爱,关键是会装可怜争宠,这是她们家族女子的独门绝技。所以神主轩辕明羽对樊玉宠爱有加。

“你说那夜阑与长公主的事情能有几分把握?”

“昨日宴毕他们互赠了墨凤裘氅与珍珠手串,我看十成已有了七八成呢”

“如此说来那夜阑也是个三心二意的人,他不是一直对史莲情有独钟吗,才见了长公主一面,就急不可耐的示好?”

“男人遇到好的总是要比较一番的,史莲现在只是个被贬的凡人,她拿什么跟长公主比。长公主是天仙的人儿里万里挑一的人物,身份又无比尊贵,那史莲,啧啧啧”

“这样说来,夜阑跟长公主若真成了好事。神界也应该拿出点东西补偿史莲,虽说当年她是自愿被贬,神界也是扣留了她的美貌与九成神力。长公主夺她所爱,对他有失仁义。”

“她……”樊玉又想说史莲坏话,但见轩辕明羽脸色沉了下来,就赶紧改口“神界大喜,普天同贺,史莲的好处自然是少不得的。”

中午裴羽探头进史莲办公室“史经理,我请几个要好的同事吃饭。担心将来秦总会因我离职为难你,就不请你了,风波之后专程谢你”

“行,你想的倒周到。只能吃饭,不能喝酒

“我们晚上吃,不耽误上班”

“那也不行,谁都不能喝酒!”

“哎呀,行行行,早知道不跟你说”裴羽点点头跑了。

电话响了两声是秦总“史莲,来我办公室”

“秦总?”史莲听出秦总的不耐烦,但又不知具体为何。

“史莲你关门”秦总说话顺便往门外老杜的办公桌看了一眼,杜老师他不在。

“史莲你知道我这两天为什么老拉着老杜出差吗?”

“做业务”

“对,做业务。做业务我一个人完全能办得了,我主要想试试这老杜话里有多少水分,他到底适不适合咱们公司”

“秦总,杜老师过来才不到两周”

“史莲,两周就是四千块钱,你一个月多少工资。他给公司创造不了效益,我还不如多找两个史莲,比他管用多了!”

“秦总,我也创造不了什么效益”

“哎,史莲你知道你的可贵之处了吗?”史莲摇摇头“你的可贵之处就是有自知之明。他们一个个本事没有,吹牛一个顶好几个。你看那段锋,本来是个挺上进的业务员,自从跟那田西西谈起了恋爱,到今天一个单子没出。整天就知道谈情说爱,没有一点大志向,你看我,从来不给女人好脸色。史莲,你笑什么?”

史莲忍不住偷笑被秦总发现。

“史莲我告诉你,男人只要成功了,女人就会哭着喊着在后面追。只有成功的男人才能娶到漂亮的女人,比如说你嫂子,我媳妇何茜。你看那段锋,整天跟在田西西身后,哈巴狗一样。这样的男人给你,你喜欢吗?”秦总言辞激昂,滔滔不绝。

史莲知道,杜老师可能要干不满三周了。那段锋和田西西其中必有一个会被辞退,具体是谁,要看谁的价值最不能体现公司利益了。

“史经理,你原来招聘都是用的这一个网站吗?”刘谏云问史莲。

“就这一个,还有几个免费的不过只能放一条招聘信息,还每天都要记得刷新一下”史莲笑笑说。

“这也太艰苦了,公司也不缺钱啊”

“对不缺,不过节省一些总是好的”

“这秦娜娜一去仓库,订货那边人员又不够用了。秦总跟我要人都好几天了,看了几个简历又不是很合适”刘谏云很苦恼。

“刘经理是眼光太高了,只要他肯来,并且认真踏实学习工作。这些工作都能做的来”史莲在忙着修她的照片。

“史经理,你也太清闲了,我得找秦总投诉”刘谏云羡慕的说。

“行行好吧,你和老杜来之前这些活都是我的,你就让我休息一下吧”史莲逗了下自己的金鱼。

“也是,现在我觉得挺佩服你的,这间公司亲属关系太多了,干什么都是束手束脚”刘谏云继续研究他的简历。

夜阑躺在史莲睡过的海棠树下,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在夜阑两万岁的时候,战神史莲的名字在魔族就已经是一个噩梦了。大家交口相传史莲凶狠暴躁,还有一点无论如何都要提一下的是这个女魔头竟然是天地由始以来第一美女。美丽而又凶恶的女人,让小小的夜阑寝而不安,食不知味。因为夜阑聪明伶俐又长相俊俏,老魔王独孤城九子十八女独宠夜阑,神界有宴,他一定要带的就是夜阑。

恰逢一日玉宵殿蟠桃仙会,夜阑随老魔王独孤城一起前去。神界一众上神坐在最首的是神主轩辕明羽,其次便是史莲。当时的史莲是个什么样子夜阑已记不起来,只不过宴未毕史莲就起身离开,夜阑竟偷偷跟在了她身后。仙云淼淼,海棠飘香,夜阑终于知道神界为什么要比魔族高超,因为魔族没有这种地方,没有睡在海棠树枝上的美丽仙女。

后来巡哨的白鹰发现了偷偷上山的夜阑,一番追赶,一番没命的逃亡。夜阑被白鹰抓伤眼睛,被路过的轩辕芙救起,也就是夜阑嘴里的神仙姐姐,不过夜阑一直不知道救他的神仙姐姐就是神界长公主轩辕芙。

夜阑还记得轩辕芙对自己说,仙海神山上住着的是最恐怖的恶魔。自己偷偷上山的事千万不能跟外人提起,连自己的父王都不行,会招来杀身的祸害。也不能跟别人提起神仙姐姐,被仙海神山上的女恶魔知道,连神仙姐姐也会遭殃。自那之后夜阑再没有见过轩辕芙,现在想起这件事,夜阑觉得早在那时候,轩辕芙就开始嫉妒史莲的本事与美貌,才会这般诋毁污蔑她。

“金翅乌!”夜阑呼唤一声。

“老奴在”

“挑几件还看的过去的珠宝,连同我那件墨凤裘氅一起给神界送回去。说是长公主的礼物太珍贵,魔族不敢收用,还请她万万见谅”

“主上,你这收下又给人送回去,实在是不合适。这不是打神界长公主的脸吗?”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想要,是他们硬塞给我的”夜阑烦的很。“就是因为这一件裘氅,差点跟史莲闹翻,我不能没有史莲”夜阑捡起一片海棠花瓣说。

“主上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能有什么假?”

“那你那天还迟迟不归,归来还带着神界长公主的礼物,你这不是刺激史莲不如那长公主嘛”

“行了,我以后再不上那些女人的当了。史莲说她上次来大鹏宫是你帮了她,怎么回事”

“老奴……”金翅乌把史莲闯宫的事跟夜阑讲了。

史莲拿出一件田心送的衣服,穿上去果然花哨,就像一朵八月份的向日葵,热烈而又灿烂。稍微打扮一下史莲去赴田心的约会。

史莲的好气质加上这件耀眼的裙子,史莲果然成了街上回头率最高的女郎。

“瞧瞧,大老远就看见你发光,今天光彩照人呢”田心起身迎接史莲。

“真的好花哨,我是鼓起好大的勇气才穿出门的”史莲坐下。

“你年轻漂亮就要打扮的花枝招展,你看我这个年岁,想打扮倒有点打肿脸充胖子了”田心对着餐厅的玻璃打量自己白白的脸庞。

“你自带贵妇气质,高贵优雅是年轻比不来的哦”史莲喝口田心为她点好的牛奶说。

“好好好,咱们两个都好,这样我们更要做好朋友了。电影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用完下午茶,到楼下商场逛一下淘淘有什么心仪的好宝贝再上去也不迟”

“姐姐好计策”史莲很开心“对了姐姐,你上次送我的东西,我刚刚交给你的司机了。无功不受禄我不能一下要你那么多东西,这条裙子你送我吧,我喜欢”

“嗯,那你是看不上了?”田心故作生气。

“不是的,好姐姐”史莲把甜品给田心递过去。

“我打电话让司机送你家楼上去,你要再敢退回来,我就跟你绝交”田心站起身就打电话。

史莲难受极了,她实在不想随便要别人的馈赠,以自己的工资标准怎么能回起富婆田心的礼物呢。

“这家的巧克力蛋糕很有特点,你尝尝”田心把蛋糕递给史莲“你不要难为情,我在人间混了两千多年了,光人间的男人都给熬死了一百多个。没意思,无聊的很。我不愿意回魔族,在人间又太寂寞,还好听说你在这里,我就来找你了,以后有你陪我,我就不找男人了。我现在有花不完的钱,戴不尽的珠宝,在凡间生活幸福的不要不要的”田心的样子就是个无聊贵妇,每与史莲坐在一起她都是滔滔不绝。从战国时期的某个君主到现代的某个成功企业家,田心的往事就是和凡间历代成功的男人的情爱史,有趣又香艳。

“啊?……啊!……”一餐下午茶史莲说的只有就是这一个啊字。

“他夜阑把我神界长公主当做什么,东西收下又给送回来?”长公主的侍女香馥十分生气。

“什么事这么大声?”轩辕芙从内室出来。

“长公主”金翅乌躬身行礼。

“长公主,那魔族夜阑又把你的墨凤裘氅给送回来了。说什么太过贵重他消受不起,还有一堆叫不上名字的魔族宝物”香馥说。珍珠宝石她明明认得却故意说叫不上名字,是在暗讽魔族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香馥不得无礼,这墨凤裘氅你家主上不喜欢?”轩辕芙抚摸着自己一千年编织成的心血。

“长公主,主上不是不喜欢。是这墨凤裘氅太过珍贵,魔族没有什么好回报长公主的”金翅乌躬身说。

“你倒是会说话,这送出的礼物哪有被退回来之礼。回去告诉你家主上,听闻魔族大鹏宫有一处空中花园。里面珍禽异兽无数,奇花异草应有尽有倒能比拟一下史莲的仙海神山。我早就有意去看一看,他夜阑若能请我前去我便原谅了他”长公主轩辕芙笑盈盈的说话,话语里却字字诛心。因她早知道那座花园本就是夜阑送给史莲的,除了史莲任哪个女子也不能踏足半步。

“老奴会原话转告,请公主放心”。

见金翅乌走远,樊玉从长公主的内室出来“长公主,主上只是一时被那史莲迷惑,请公主宽心就是”

“他都能亲手给史莲盖一座花园,送给我一串珍珠却十分不舍,那史莲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轩辕芙夺过墨凤裘氅丢到地上。

“长公主息怒”樊玉跪在地上祈请长公主“那史莲被贬为凡人后,姿色还不及长公主万分之一。公主不必灰心,史莲在人间的住处我是知道的。不知公主今日有没有雅兴让我陪你到凡间走一遭,咱们去探探史莲的狐狸洞”

“刚才电影好看吧,看那狐狸精机关算尽这么久,到最后还是败给了人家夫妻情深”田心饶有兴致的谈着刚才的电影。

“那又怎样,那个男人嘴上说着爱他妻子。我看他的心早就扑到狐狸精身上了,到最后两个女人都输了”史莲说。

“那你的心扑到哪里去了?”是夜阑,他拉起史莲的手就要带她走。

“你怎么来了?”史莲吃惊。

“我在你家里从下午等到半夜,还有脸问我怎么来了?”夜阑轻轻戳了下史莲额头。

“你就是夜阑,果然是一表人才。难怪史莲会栽到你手里”田心上下打量夜阑。

“祖奶奶过奖了,祖奶奶倒是貌美如花历久弥新”夜阑拉起史莲说。

“小兔崽子嘴巴抹了蜜,本来要跟史莲去按摩的。看你难舍难分的样子,今天就先把她让给你了”田心摇摇手。

“姐姐我们明天再玩”史莲跟田心再见,被夜阑拖着就走了。

“你刚才叫她什么?”夜阑问史莲

“姐姐呀”

“别胡闹,她是我祖奶奶。你叫她姐姐,我该叫你什么?”

“那也叫祖奶奶吧”史莲咯咯的笑

“坏女人!”夜阑抱起史莲原地转了一圈。

史莲脸又红了,是发烫的那种。此刻史莲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夜阑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

“来”夜阑蹲下身

“什么?”

“我背你,不让你穿高跟鞋,你又不听”夜阑重新起身脱下风衣给史莲披上,然后又蹲了下去。

“我们可以叫车回去”

“我喜欢背着你走,别废话,快上来”

史莲趴到夜阑肩上,乖乖的像个懂事的猫咪。夜阑身上有股稀奇的香味,他忍不住想要凑上鼻子去闻。

“过分了,别趁机占我便宜”夜阑笑着说。

史莲没有管他,她觉着好闻就自己闻自己的,香香的味道都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

“你不说把东西送回去吗,怎么不但没送回去,反而还多了?”夜阑看着史莲门口大包小包堆的像小山一样。

“我今天送回去了,她不要。还又给我这么多,我该怎么还她”史莲与夜阑把礼物一起提进屋里。

“你不用还,她有的是。她缺的是一个像你一样能说话的人”夜阑说。

“那我也不能白要她的”

“别想把我送你的金银珠宝给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脑瓜想的什么”夜阑刮下史莲鼻子警告史莲“去洗澡吧,我帮你收拾”。

夜阑这次为史莲带来了红色的玫瑰花,花骨朵还没有完全绽放,插到透亮的翡翠花瓶里,十分的好看。

“好香的玫瑰花”史莲擦着头发出来。

“有我香吗?”夜阑亲了一下史莲的嘴唇。

史莲愣了一下,竟然显的有些害怕。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夜阑,是控制不住的那种爱。

“过来躺到沙发上去”夜阑拉起史莲的手。

“你要干什么?”史莲看一眼沙发,脸羞的通红。

“田心不是要带你去按摩嘛,让你体会下我的手艺”夜阑边说,边收拾史莲沙发上的枕头衣服。

史莲乖乖趴到沙发上,夜阑把史莲的头发轻轻撩开。“怎么样,舒服吗?”

“嗯”

“还有更舒服的,你闭上眼睛”史莲闭上眼睛,夜阑轻轻捏着史莲肩膀。

“哼!”露台黑影里长公主气急离开,樊玉也赶紧追着去了。

“上一天班还出去玩,不知道累吗?”夜阑把睡着的史莲抱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那夜阑贵为魔族魔王,却给史莲一会儿背,一会捏的,一点主上的样子都没有”轩辕芙气急败坏。“哦,我知道了,男人只有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才甘愿当牛做马讨其欢心。夜阑这是把史莲放在心尖尖上了,我还有什么可争的”轩辕芙又变得黯然神伤。

“长公主不必太过劳神了,那史莲不过是赢在认识主上较早而已。主上年少心野,用不了多久就会腻了”樊玉解劝。

“难道我还要等他玩腻之后吗!”轩辕芙愤恨。

“长公主,那史莲如今仅剩十成之一的神力,要除去她岂不是易如反掌”

“你胆子可真不小,史莲好歹也是神界上神。我若灭了她能有什么好果子啃,到时候众神怨起来恐怕连明羽都帮不了我”

“长公主,谁说要灭了史莲。我们伤了她,让主上早早厌弃了她,岂不是更事半功倍”

“说的简单,你那主上岂会让我那么容易的就伤了史莲?”

“这个好办,改日委屈公主亲自去魔族找主上兴师问罪。借故拖住主上,我们正好对史莲下手,伤一个废了神力的史莲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

“那派谁动手合适呢?”

樊玉附上轩辕芙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

八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的办公室里一片懒洋洋,午饭过后史莲趴到办公桌上打算小憩一会儿。“史经理,史经理不好了,段锋和田西西吵起来了”秦露跑到史莲办公室,神情倒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样子。

“人事上的事归刘经理管”史莲淡淡回答一句。

“我去看看”刘谏云出了办公室,一会儿带回来了捂着脸的田西西。

“从来没有人下手打过我!呜呜呜……”田西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扔掉人家倾家荡产给你买的戒指,不是找打吗?”刘谏云说。

“我看看”史莲也不睡觉了,她蹲下身轻轻拨开田西西的头发“脸都肿了,嘴角也出血了。段锋打的?”

“嗯!”

“她把人家花十几万买的钻戒扔到了大马路上,不是找打吗?”刘谏云给田西西倒了杯水。

“喂,段锋你给我下来!”史莲撂掉电话背过身去。

“史经理,什么事?”段锋一脸的垃圾样。

“马上带田西西去医院”史莲头没有回来。

“我们已经分手了,再说人事上的事归刘经理管,你算老几?”段锋趾高气扬。

“好啊,给你两种选择。一,主动辞职,但要扣除工资,奖金,和业务提成合计一万元用于给田西西治疗的费用。二,我现在就报警,剩下的事走法律程序”

“史莲,公司是秦总的。你说了不算,我来公司比你还早两年,你想撵我走?”

“本来不想,现在特别想”史莲笑笑说。

“秦露带田西西去附近的医务室先处理一下”史莲把外边前台主管叫了过来。

“史莲,没想到我被人欺负的时候还是你帮了我”田西西说。

“不用感激,瞧你那点出息。让个凡人给打了”史莲从包里拿了两百块钱交到秦露手里。

“什么凡人,她田西西是仙女啊,我呸!”段锋啐了一口。

史莲拿起笔筒摔到地上“别给脸不要脸,再吐一口,老娘让你脑袋开花”。

全公司从没有见过如此形象的史莲,顿时鸦雀无声,段锋也退了出去。

“喂,秦总。史经理要开除我……”段锋给秦总打电话告状。

半小时后秦总回了公司“史莲你上来,刘经理你也来”秦总风一般的上了二楼。

“史莲谁给你的权利开除段锋,你知道他一年为公司带来多少效益?”秦总很恼火。

“是让他主动辞职,没说要开除啊”

“那都一样!刘经理这事你怎么看?”

“段锋虽然情绪激动了些,但是田西西也太过分了。十几万的钻戒说扔就扔,那段锋就这几年在公司做业务赚了些钱,家庭情况也不是很好”

“怎么刘经理你觉得田西西该打?”秦总故意问“老杜你进来,这件事你怎么看?”

“小两口吵架,一会儿就和好了。史经理你还没有男朋友吧,有点小题大做了”

“看,是不是你不对,还不赶紧承认错误。赶紧找个男朋友,老大不小了都”秦总说。

“看看吧”史莲笑着说。

“看什么?”秦总问

“段锋留,我就走”

“史莲你这叫意气用事,行了,行了你先下去冷静,冷静”史莲出了秦总办公室,一路上有好多眼睛在盯着自己。

段锋在业务办公室擦着捡回来的钻戒,一边擦一边哼着小曲。史莲用余光扫了一眼段锋,就这种男人也配有女朋友。

“我们今天下午去把昨天没进行完的项目给做了,一起美容美体啊”田心看见史莲特别高兴。

“嗯”史莲趴在桌上,无聊的玩着牛奶杯子。

“哇,你的手镯很特别啊,在哪里买的”田心看见夜阑送给史莲的同心金手镯。

“夜阑给我做的”史莲直起身。

“果然,这不是凡间的普通黄金。夜阑那小子在上面加了东西,他对你是用心了”

“加什么了?光秃秃的就一点小花纹嘛”

“这个,是秘密哦,你还是亲自问他去吧”田心神神秘秘的说。

“别动!”史莲觉察出情况不对。她轻轻撸下自己的手镯,制止田心开口问话“去找他,救我”史莲一瞬消失了。

“史莲你可认识它?”是樊玉,她身旁紧跟着一只巨大的犼。

“吞天犼”

“哈哈哈,算你有见识”樊玉狂笑

“这算什么见识,吞天犼本是神界之兽,我熟悉的很”

“你熟悉它,它可不熟悉你,你这凡人模样,谁还认得出这是战神史莲呢。它可是长公主轩辕芙宫里的宠物,现在知道我的来意了吧,今天就是你史莲的死期”樊玉咬牙切齿道。

魔族万万年来都不及神界威风,最大的原因是神界有一个战无不胜的史莲。史莲是魔族历代帝王的噩梦,魔族恨史莲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樊玉是假借长公主轩辕芙的嫉妒心铲除史莲,以便让魔族一统三界称霸宇内。

“你说你们家主上不在,我猜他就躲在里面”轩辕芙说着不顾金翅乌的阻拦就要往花园里冲。

“金翅乌谁给你的胆子阻拦神界长公主”夜阑只好从花园里现身。

“我说你就在这吧,为什么躲着不肯出来见我。你忘了小时候你喊着神仙姐姐,赶都赶不走你了?”轩辕芙说到这,跟着她的一群小丫头都笑了。

“不知长公主大驾大鹏宫所为何事?”夜阑笑着说。

“早就听说你这有一仙境都比不了的花园,今天特地来看看”轩辕芙说着就要往花园里进。

“长公主花园尚未完工,四处泥泞错乱,实在不适宜欣赏”夜阑拒绝轩辕芙说。

“怎么,不愿意让我看?”轩辕芙面有愠色。

“公主执意要看,这边请”夜阑给金翅乌使了个眼色,带轩辕芙去了花园的另一入口。

“伤口竟能瞬间愈合,原来你真与主上有了肌肤之亲。他对你动了真感情,怎么可能!”樊玉愤怒。

“怎么不可能,你的主上喜欢我啊”史莲擦去嘴角的血,勉强站了起来。她故意激怒樊玉,反正都是一死了,打不死敌人也要气死敌人。

一只普通的犼就可以轻松干掉三龙二蛟,这吞天犼已然是得道的神族。若不是史莲吃下了魔族圣物,就她现在的本事恐怕早就死了十几次。

“吞天犼把她咬碎吞掉,让她碎尸万段,看她还有什么本事”樊玉怒吼

史莲的狩魔箭根本刺不穿吞天犼的甲皮,勒也勒不动,打也打不倒。现在也只有躲了,不知还能不能撑到夜阑来救自己。吞天犼一掌拍向史莲肩膀,骨头瞬间粉碎的感觉,让史莲疼的马上晕了过去。骨肉虽能自行愈合,但剧痛还是要体会一遍的。

“果然是乱糟糟一片,没什么可看的”长公主轩辕芙开始抱怨泥土沾脏了自己的羽衣。“咱们去你宫里喝杯茶吧,哎吆……”轩辕芙的脚踩空扭了一下,被夜阑给搀住。

“长公主小心一点”夜阑说。

“我的脚可能扭到了,好疼啊”轩辕芙坐了下来,有让夜阑给她看一下的意思。

“金翅乌你帮长公主看下有没有伤到”夜阑说。

“慢着,长公主何等金贵之躯怎么能让一个老奴才来看呢”长公主的侍女香馥阻拦。

这时一个人影奔了过来是田心“夜阑快,史莲她……”田心上气不接下气,把史莲的同心手镯递了出去。

夜阑见同心镯大惊,瞬间消失人影。

“史莲,这次你死定了!撕碎她,吞下她”樊玉命令吞天犼。

吞天犼走过去一抓捡起史莲,放进了嘴里,史莲的身体被咬成两半的样子,马上就要吞下去。

“畜生,住口”夜阑一剑把吞天犼劈成两半,吞天犼的头颅连同被它紧咬着的史莲一起掉到地上。

“主上,史莲不死。魔族永无出头之日,请主上三思”樊玉跪地请求。

“住口!”夜阑宝剑指着樊玉,眼里的仇恨杀她一万次也不能解恨。

“诛仙,主上你竟然有诛仙宝剑?”樊玉认出夜阑手里的宝剑。

“史莲命在旦夕,我今天先不杀你。不日我便去神界为史莲讨回公道,你有什么后事趁这几日赶紧交代清楚。同族一回,我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夜阑说罢,用披风包好史莲,回到魔族。

樊玉瘫坐在死了的吞天犼旁边,呆若木鸡一般。

骨头与肉体上的伤都已经慢慢愈合起来,只是剧烈的疼痛折磨着史莲,她昏睡在那里不肯睁开眼睛。史莲躺在夜阑寝宫的床上,夜阑用棉布试去史莲脸上与手上的血污,一个人等在床头,等史莲醒过来。

“你这个傻子,遇到危险不知道跑吗,还傻傻的迎上去”夜阑攥着史莲的手,对她轻轻说话。

“我史莲,历经千百场战争,从来没有逃跑过一次”史莲醒来了。

“你终于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夜阑把头贴近史莲的额头。

“我睡了几天?我还没有请假呢”夜阑帮史莲坐起身。

“你这傻子,你昏过去不足一个时辰。等会把药吃了,明天就能去上班,一天都不耽误”夜阑刮了下史莲鼻子。

“来,赶紧把药吃了”夜阑盛起药喂给史莲。

“好苦!”史莲尝了一口把药推开。

“乖,良药苦口,吃了身体就不疼了”

“我不吃”史莲生气。

“我吃一口你吃一口怎么样”夜阑真的自己喝了一口,“你看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来”

史莲看夜阑真的没有皱眉就喝了一口苦药,但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咽下去。

“我真的喝不了……”还没说完,史莲的胸口就疼了,而且疼的一下比一下汹涌。

“吞天犼有毒,而且你身上本来就”夜阑停下没有说下去“这都是我的错,来,乖乖喝了就不疼了”。

史莲捂着胸口接过碗来,闭着眼睛往下喝。

“还剩最后一口了,这药珍贵,仅这一口也是万金难求。乖”

“我不,太苦了。少喝一点也不妨碍的”史莲又要耍无赖。

夜阑无奈一把搂过史莲,他喝下药用嘴给史莲喂了下去。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花蜜,快喝两口”夜阑把花蜜给史莲端了过来。

史莲喝下花蜜嘴里没有那么苦了,“你怎么不喝花蜜?”

“我不苦”夜阑帮史莲躺下,给史莲戴上了同心金镯。“一会儿让田心送你回家”

“那你呢?”史莲情不自禁问夜阑。

“怎么,想让我送你?”夜阑刮刮史莲鼻子。

“谁要你送”史莲翻过身去,她料想夜阑会一直守着她。但出乎意料夜阑起身出去,过了好久都没有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