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墨凤裘氅与珍珠手串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589字
  • 2022-01-20 18:45:56

夜阑飞身而下,“你这样跑,恐怕这辈子都进不去大鹏宫”。

那人停住脚步警惕的拔出长剑,不是别人,正来是声称要杀掉夜阑的云裳公子。

“你是谁,为何深夜在此?”云裳公子警惕的问夜阑。本来夜阑的长相他也知道,无奈月黑风高,夜阑又故意穿了一件硕大的黑色斗篷。那云裳公子自然是不知道眼前站的正是他要找的人。

“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并非魔族之人。来魔族大鹏宫不是偷盗就是刺杀,可现在连门都进不去。我在房顶看你沿大鹏宫来回跑了二十多圈,哈哈哈……”夜阑故意笑话云裳公子。

“你愿助我,还是专程来取笑我一番?”

“哈哈哈,这个简单。赢得了我手中的这根棍子,我送你进大鹏宫!”夜阑手里多了一条五尺长棍。

“凭什么信你?”

“不信你就继续在这绕圈”,夜阑做出要走的样子,逼云裳公子出手。

“看剑!”云裳公子一剑劈下来,夜阑单手抵挡绰绰有余。

无论那云裳公子是横刺,斜刺,还是剑指眉心,夜阑都能轻松对付。今日的夜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被史莲一枪打下马去的少年。眼看已有五十回合,夜阑手臂一转,长棍上挑,云裳公子躲闪不及宝剑被击出手去。

“这架打的真痛快!”夜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他收起长棍转身欲走。

“站住!”云裳公子叫住夜阑。

“你答应我要助我进大鹏宫”

“我答应你的是赢了我就带你进去。现在你连我都打不过,又有什么本事去对付那魔王夜阑”夜阑察觉自己说错话,赶忙住口。

“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去刺杀魔王夜阑,你到底是谁?”他又捡起了宝剑。

“我说多了,后会有期”夜阑飞身消失。

比武之后夜阑心情快乐了许多,他很想找一个人分享自己的心情,思来想去这个人也只有史莲。

“睡着了吗?”夜阑轻轻掀开被子躺到了史莲身边。他把史莲的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又把史莲轻轻搂进自己怀里。这样搂着史莲,就像搂起了全天上地下所有的美好与幸福。夜阑觉得十分的安心和如意。

第二天太阳升起了很高,史莲的闹钟迟迟没有响。

“史莲,你是不是迟到了?”夜阑轻轻推了一下史莲,史莲没有理他,翻过身去继续睡自己的。“史莲你已经迟到了啊,等会儿别怪我没提醒你”夜阑拍拍史莲的肩膀。

“哎呀,人家今天不用上班”史莲顶着一头乱乱的头发坐起身。“真是的,我还没有睡够!”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接着睡,一会儿跟我回魔族。”夜阑起身去了史莲露台,他觉得突然间好事都让自己占全了,史莲今天竟然不用上班。

听夜阑说要带自己去魔族,史莲全没了睡意。她今天的计划是在凡间四处逛一逛,比如说去五福广场喂下鸽子,比如说再买几件心仪的衣服,还比如说吃一些街头不是很卫生但是绝对香香的好吃。但是史莲又不能对夜阑说出自己的想法,夜阑听到会失望,只要夜阑一不高兴他就有办法,会莫名其妙的让自己一天的好心情全部消失。

史莲把换下的衣服扔进了一个大大的塑料盆里,她是没有洗衣机的,在这个凡间不入流的小城市里,史莲就是底层的草根群众。

“我煮的面条你要不要吃?”史莲到露台问夜阑。

“我不吃凡间的东西”

“你吃过冰淇淋”史莲撇撇嘴。

“所以,更坚定了我不吃凡间东西的决心”

“过来吃啊,我给你放了一个鸡蛋”史莲讨好夜阑必是没安好心。

“好吧,我给你个面子”夜阑起身到了屋里。“还好是这种直的白白的面条,要是你平时吃的那种弯弯的,打死我都不吃”夜阑讨厌泡面那种奇怪的刺鼻的调料味道,在他看来那还不如毒药好吃。但见史莲经常把泡面当晚餐,认为史莲喜欢那个,可能凡人的口味跟自己不是一样的,于是他就没有开口说泡面的不好。“你有事要跟我说”夜阑坐到桌上。

“尝一尝传说中的清汤挂面”史莲把筷子递给夜阑。她想说自己不想去魔族,但是实在没有勇气开口。

“七公主被我关进了白虎关,严加看守起来。至于那韩墨,拿了钱老婆也跟他回去了。以后他们夫妻会是什么样的生活,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夜阑边吃边说,只是并没有如史莲预料中一样会夸奖面条美味。

“哦哦,你完全可以给韩墨夫妻更好的生活,毕竟金银珠宝对你来说如沙土一般”史莲笑着说。

“我怕反噬,我怕自己管的太多会把你给反噬丢了”夜阑认真的说着。

神魔两界的反噬最狠之处就是,一事成必有一事灭,更甚者是一事成,诸事灭。神界或魔族出手干扰凡间气运,轻者身体受到创伤如断掉史莲的仙骨。重的就是让多管闲事的那个心想事不成,这是天意使然,特别的公平。所以无论神界还是魔族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在凡间最好做个看客,若非他会体会到什么叫深深的后悔。

史莲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咽了回去,神活万万年最难得的还是一颗真心,她喜欢夜阑疼爱自己的感觉,暖极了。

“他夜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神界的四十九位公主,是疯掉了吗?”轩辕明羽听樊玉回复,在玉宵宫雷霆大发。

“神主,夜阑表弟是年少轻狂些。但那史莲可是活了万万年了,她若不从中作梗,神魔两界结为姻亲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樊玉赶紧解劝。

“史莲一个人在仙海神山生活了太久,这点是我的疏忽该,即使是战神,她战无不胜又怎么样,她也是会孤独的。”轩辕明羽感叹,紧接着话锋一转“樊玉,现在你虽贵为天妃,也不能随意说神界上神的坏话。单凭史莲为神界立下的战功,就你刚才说的话,完全可以废了你的妃位,让你万劫不复!退下吧”樊玉万没想到史莲在神界在轩辕明羽的心里是这样重要的地位,这使她更加恨毒了史莲。

虽没有了原来为神时的姿貌,但还剩不可夺去的气质。史莲黑发束起,一身的白裙,走在魔族大鹏宫的每一处都显的特别耀眼。

“一定要穿的这么白吗?”夜阑跟在史莲身后,看史莲在众目睽睽之下招摇过市。他担心如果自己不跟的近一些,史莲会被魔族愤怒的群众给群殴了。

“好看呀,要说神魔两界比凡间早了万万年。可是人家凡间都是现代的服饰,每次我到魔族都要穿上古代的衣服,像穿越了一样”史莲笑着说。

“凡间与魔族本就不在同一个空间纬度,凡人生命短暂,还在一味不停的折腾,长发变短发,长衣变光屁股还自以为美得很。我每次去凡间找你都是给自己随便整一身,他们凡人的衣服除了打架时利索点,毫无美感可言”夜阑最看不上凡间的现代感。

他们两个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去了大鹏宫,“今天我带你四处走一走熟悉下新家”夜阑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他喜欢刮史莲的鼻子,每刮一次都很有成就感。

“主上,神界请你去赴宴”这时金翅乌进来禀报。

“好好的,赴什么宴?”夜阑觉得特别扫幸。

“说是有好物欣赏,顺便给你引荐一个故人”金翅乌恭恭敬敬的说。

“神界那些人成天就知道拐弯抹角,跟他们说我病了,不去!”

“这……”金翅乌用眼神向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史莲求助。

“要不,你去去再回,给你三炷香的功夫,回不来我就走了”史莲故意说。

“你竟然买金翅乌的面子?”

“上次我闯宫找你,一群兵士围着我,还是金翅乌帮了我,虽然他不帮我,我也能来去自如。”

“还有这事,你怎么没跟我说?”夜阑问金翅乌。

“主上没问,老奴也忘记了”金翅乌赶紧解释。

“老狐狸,你才不会忘了,等我回来收拾你”夜阑又转向史莲“我去去就回,一定要等我回来”他把史莲搂进怀里就跟要分别许久一样“大鹏宫内外史莲可以自由出入,有谁胆敢阻拦丢进狼窝喂赤目狼!”夜阑吩咐一声,去了神界。

史莲独自进了无忧苑后面的花园,这处园子简直就是史莲仙海神山的翻版。金砖铺成的小径一直绵延到山上,山也不是山,而是一座植满珍奇花卉的城堡。拾级而上,层层阶梯上铺满了各色宝石和珍珠玛瑙,玉石与翡翠砌成的墙头上,蔷薇与玫瑰大簇大簇的热烈开着。珍禽异兽穿梭林间,看见史莲都乖乖的行礼,那有着百兽之王称呼的老虎,亲自用凤仙和百合为史莲编了一顶花冠,由织锦鸟为史莲戴上。史莲找了一棵芙蓉树睡下,这一睡竟到了下午。

“茶也喝过,舞也看过。夜阑族内还有事物需要处理,改日再做答谢”夜阑起身就要离开。

“主上,不急。”樊玉赶紧起身阻拦“不知主上对刚才的舞蹈有什么见解?”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仙姿绰约,美不胜收!”夜阑并没有什么心思欣赏舞蹈,樊玉问起来他只好捡好听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哈哈哈……,夜阑贤侄你的眼光不错”轩辕明羽很满意的样子。

夜阑心里一惊莫不是说错了话,再中了这老狐狸的圈套。

“来来来,你看她是谁?”这时樊玉引进来一位身穿鹅黄羽衣的仙子,便是刚才蒙着面纱领舞的那位。

“神仙姐姐?”夜阑吃惊道。

那仙子点点头,“夜阑贤侄,这位就是神界长公主,我轩辕明羽的长姐轩辕芙”轩辕明羽介绍说。

“原来你是神界长公主,失敬,失敬”夜阑给轩辕芙行了大礼。“公主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本该好生感谢,只是今日族内确有要事,荣我改日登门拜谢!”夜阑心急,恨不得马上回到魔族去找史莲。

“主上,事物繁忙我们就不留你。这是长公主亲手缝制的墨凤裘氅,一片真心还望收下”樊玉捧了裘氅出来。

“怎敢收长公主如此厚礼,夜阑断不能收”夜阑赶紧拒绝。

“你不收,是看不上神仙姐姐了?”那长公主娇嗔道。

“好吧,多谢,夜阑就此告辞”夜阑实在不想再浪费时间,只好先收下,以后再找机会奉还就是。

“哎呀,主上。你都收人长公主东西了,怎么都该有个回礼啊”樊玉偷偷提醒。

夜阑忍无可忍“我出门太急,没带什么像样的东西。等我回去,挑几件珍宝马上送与公主”

“礼物在情不在贵,我看主上手里这件就很合适”樊玉指了指夜阑手里的珠串。

这串珍珠是夜阑千挑百选准备送给史莲的,上好的东海之珠颗颗圆润饱满,特别是那晶莹的光泽像极了史莲睡着的样子。不合适的比喻,反正夜阑是这么想的。夜阑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给史莲亲自戴上,刚才他看舞蹈无聊就拿出来把玩了两下,谁知被樊玉看见。

“这串珠子实在太过普通,怎能配的上公主仙姿”夜阑赶紧把他的珠子藏好。

“一点都不普通,刚才你哪有心思看舞,分明是在看它了,快快给我吧”轩辕芙伸手就要,夜阑无奈只好交出。

一阵风把芙蓉树下的史莲吹醒,也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候,看太阳却已经偏西去了。史莲出了花园,金翅乌倒还等在那里。

“你一直等在这里?”史莲问金翅乌。

“老奴不敢离开”金翅乌恭恭敬敬的回答。

“也是难为你了,去给我拿件夜阑的斗篷,我们出去逛逛”

“哎,哎”

在魔族以暗色为尊,这让史莲看了很不痛快。金翅乌给史莲拿了一件灰色的斗篷,他们出了大鹏宫,去了魔族都城的街市。

市井之地都是最热闹的地方,史莲爱静更爱热闹。只是因为热闹的时候有人陪才不会孤单,而她往往都是一个人的,所以她只好避开热闹,选择了安静。今天在街市上陪她闲逛的本应该是夜阑,如今却成了金翅乌。往往心想事不成就是这样的。

史莲刚才从大鹏宫的花园里顺了一些金银出来,逛在街上用是要花些钱的。若逛起街来又不让花钱,岂不是十分的无趣。金银走在哪里都是硬通货,神界如此,魔族如此,连后起之秀凡间也是稀罕的不得了。

史莲逛的有趣,而金翅乌却一步三回头,难受的很“内侍官大人若有事走不开自行去忙就是”史莲说。

“老奴不敢,只是这主上都去了半日有余,说好的三炷香便回……,老奴该死,老奴该死”金翅乌抬头看见了史莲失望的眼神,吓得冷汗寖湿了衣服。

“他若想回谁又拦得住,他若不想回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史莲心口一阵疼痛,她咬咬牙忍了过去。“哪都有乞讨的”史莲给墙角的小女孩丢了两块银子。

没想到史莲还没走远,银子就被附近几个壮汉给抢了去,可怜的小女孩一声不敢吭。史莲又丢去两块金子,那几个壮汉瞪着史莲,史莲也在等他们去抢。

“你这娘们,长相草草,钱倒不少”一个壮汉直接挑衅史莲,金翅乌赶紧上前劝阻被推到一边。

“钱都在这呢”史莲故意亮出她装金银的口袋。

“哥几个今天发财了,去抢来”几个壮汉一起朝史莲扑过来。哪知史莲只是一个转身,为首的汉子已是人仰马翻的躺在地上,他的脖子被史莲的狩魔箭死死套牢,动不得,更说不得。

“狩魔箭,她是狩魔人!”街市开始不安起来。

“是呀,我是狩魔人史莲,现在就送你们去天上做星星”史莲冷冷的说。

“上神饶命,上神饶命”那几个壮汉赶紧跪地求饶。

“上神?”史莲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心头竟一阵酸楚。“你们以后能不再欺负别人了吗?”

“能能,我们以后是孙子,见那小女孩叫奶奶”

史莲笑笑“嘴巴倒是挺甜,你们走吧。今天不送你们做星星了”史莲收了狩魔箭。

但是不知为何原本喧嚣的街市,一会功夫变得空无一人,他们都被史莲吓跑了。史莲在魔族,就成了魔族的大灰狼一般。只剩下墙角的那个小姑娘“你怎么不跑?”史莲蹲下身问,小女孩摇摇头不敢说话。

“将军,天不早了,跟老奴回宫去吧”金翅乌上来说。

“内侍官大人你自己回去吧,天快黑了我也该回家去”史莲笑着说。“谢谢你的斗篷”史莲脱下斗篷递给金翅乌。

“主上也许是宫内有事,他不知我们出了宫来,兴许一会儿就找过来了”金翅乌安慰史莲。

“阿嚏!”史莲突然觉得寒气刺骨,她预感到自己情况不妙“我先回了,内侍官大人一路小心”史莲转身欲走。

“史莲!”夜阑出现

“主上,你怎么才回来。你还喝了酒!”金翅乌急道。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夜阑说,金翅乌再不敢多嘴。

“阿嚏”史莲又打了一个喷嚏。

“手这么凉,我忘你已不是仙人,这里太冷。来,披上”夜阑解下裘氅就要给史莲披上。

“这是神界墨凤的绒羽,一千只墨凤都不一定能够织这样一件大氅的。还是长公主轩辕芙的手艺,恐是织了千年之久”史莲抚摸着夜阑手里的裘氅。

“别说这么多了,快穿上你在发抖”夜阑又要给史莲披上。

“不用”,史莲退后了一步“无情之人,怎受得起这多情之物。你与那神界长公主想必是情投意合了”

“你这都是说的什么混账话,什么情投意合,回去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每次都解释你不累吗?”史莲又抬起头,她担心自己会掉眼泪“我走了!”史莲像风一般飞走了,天空下起了雪花,飘飘洒洒十分好看。

史莲被贬落凡间的时候就是落在了这片城市,但就是这座十分熟悉的城市,史莲站在街头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八月的天空飘起来小雨,风吹透了史莲单薄的衣衫,她站在车水马龙得街道边像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

“我是看不下去了,这可怜的姑娘”一个中年女子拿大衣给史莲披在了身上。“来,我们去这边暖和一会儿”那女子扶着史莲进了旁边的奶茶店。“你坐下,歇一会,喝什么口味的奶茶?”

“谢谢你!我喝牛奶”史莲抖着说。

“来,牛奶来了,快喝一口”史莲颤颤抖抖的喝了两口牛奶,立马舒服了许多。

“谢谢你……”对面这个打扮时尚,珠光宝气的女人竟是个魔族。

“不用吃惊,魔族也有好人。我不吸附凡人,只是喜欢这凡间的生活。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去魔族过了,久到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叫田心”女人向史莲伸出了手,她的五根手指戴了四枚戒指,珍珠,碧玺,翡翠与玛瑙。

“我是史莲”史莲把手递了过去。

“手太凉了,我给你暖暖”田心竟然把史莲的手捂在了自己手心,还不时的吹口气,搓一搓。

“你真好,谢谢”史莲不好意思的收回手。

“史莲,我知道你。战神史莲嘛,让魔族上下闻风丧胆,没想到今天却让夜阑那小屁孩把你给欺负成这种狼狈模样”

“你叫田心,田西西是你什么人?”

“若往上推个十代八代的她应该叫我一声祖奶奶,那夜阑也是”这田心谈吐气质完全就是一个凡间富太模样,想是在人间呆久,已经被同化的有七成凡人模样。

“咱不说烦心事,说点开心的……”田心滔滔不绝,史莲听的甚有意思,不知不觉自己也暖和了。

“这些衣服鞋子什么的,今天刚去买的。可我又觉得太花哨了,不适合我穿,送给你”

“不行,我不能要”史莲拒绝

“以后还想不想我给你说笑话听,衣服拿着我现在送你回家。手机号留下,有不开心的事咱们电话联系”田心推史莲上了车。

“你的三里禁地我进不去,东西自己拿进去,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田心开车走了。

史莲望着黑黑的街道心情开心了不少。为什么上天没有在自己遇到夜阑之前遇到田心,那样她就没有这么多的伤心绝望。其实他缺少的仅仅是一点关爱,就那么一点点而已。

“生再大的气也阻止不了,你逛街买衣服”史莲开门,夜阑已经等在屋里。

“这么一堆,花了多少钱?”

史莲没有理夜阑,“露台的衣服我都帮你收进来了,刚才下雨了,让我看看淋到了没有”

史莲故意躲着夜阑,“让你马上嫁给我,你又不嫁。天天吃哪门子的闲醋,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夜阑蹲在地上查看史莲带回来的大包小包。

“别动,我还要还给人家”史莲过去抢。

“还给人家,不是你买的,那是谁送给你的?”夜阑捏紧史莲肩膀。

“人!”史莲故意气夜阑,两人在用眼神厮杀。这时史莲手机响了,夜阑一把夺过手机“喂,史莲啊,回去洗完澡喝碗姜汤,感冒就会好了。没有姜来杯感冒冲剂也行”是田心。

“你是谁?”夜阑冷冷的问

“我是你祖奶奶田心,小子你再敢欺负史莲,小心我去抽你大耳光!”

“嗯!”夜阑竟没有发火,他丢掉史莲的电话又开始关心史莲。“去洗澡吧,洗完上床睡一觉。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

史莲没有理夜阑自己去洗澡了,“好好的神仙不当去做什么凡人,这都是什么!”夜阑看着史莲厨房的各种食材与锅碗瓢盆实在是无从下手。在他认为魔族也是神仙,只不过是坏心思多一些的神仙罢了。

“面条我做不出来,给你倒了一杯水,喝了乖乖睡觉”夜阑把杯子放到床头,“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治好病,明天我再跟你解释魔族圣物的事”夜阑鼓起好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他本打算一直瞒下去,只是史莲太过聪明恐怕早就觉察出什么。即使将来史莲恨自己,也要清楚明白的恨,自己心里才会宽慰一些。

史莲喝下热水,故意用被子把头蒙了起来。“那田心说什么姜糖水,哪里有我去给你买”夜阑拍拍史莲,他不知道姜糖水是人给煮出来的。

“你再帮我倒一杯热水,不用姜糖的也一样”史莲包着头说。

“好”夜阑去倒了。

史莲将头探出,坐了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跟夜阑闹什么情绪,自己越生气就代表心里越有他,史莲对这份感情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她会失落,会吃醋,会发脾气全都是因为心里在乎那个人。

“热水来了,赶紧喝掉”夜阑又给史莲裹了裹被子。

“你往里面吐东西了?”史莲喝掉热水。

“吐了,刚才就已经吐进去了。吐了三颗,这杯里没有”夜阑得意的说,他庆幸自己出手的早,若非如此,史莲赌气起来不喝就麻烦了。

“吐光了你怎么办?”

“不会的,我犯的错我自己补救。放心我至少能陪你一百万年,我们比那些凡人可幸福太多”夜阑又帮史莲躺下。

“凡人夫妻只有几十年的光景,他们中许多都还要离婚分开不能长久”史莲喃喃细语。

“凡人寿命短暂才会急功近利,要不要给你加个被子?”夜阑温柔的就像史莲是一只恬恬的小猫。

“不用”

“睡吧,乖”

夜里十一二点的时候,史莲身上轻松了许多。她看见夜阑开着台灯坐在桌前比比对对的忙着什么。

“这是我今天在大鹏宫的花园偷偷拿出来的”史莲趴到夜阑肩膀上。

夜阑用额头试了下史莲的体温“好的还挺快”他起身拿了件厚外套给史莲披上。“喜欢吗?”夜阑举着自己的成果,给史莲看。

“套在一起的两副手镯,倒是有新意。就是黄金太软,套在一起会磨坏掉的”

夜阑拉过史莲的左手给她戴上“那是普通的金银,我的这个可不会。这个粗大一点的是我,这个小巧一些的是你,过来坐”夜阑将史莲搂进怀里。“以后不要再乱吃醋发火使小性,你身上的毒咒……”夜阑想要说出真相。

“我不听!”史莲按住夜阑的嘴,“我不想知道”。

夜阑清楚史莲不让自己说,其实她心里已经了然七八分。心照不宣就是这个样子吧,算了,不说就当那从来没有发生过。也许史莲喜欢上夜阑,要比夜阑爱上史莲早太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