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老天爷出现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214字
  • 2022-01-18 20:30:12

“所以神界四十九位公主,你准备娶哪一位?”原来那糕饼是神界王族有姻亲时候用的喜饼,名唤香腮雪。史莲是为上神,再加上她本就貌美,每到一处都是人潮涌动,分外热闹。神界每有大事少不得请她出席见证,这糕饼史莲自然认得。

“哈哈哈,我以为你会扭头就走呢,他轩辕明羽要么四十九个全给我,要么我一个不要”

“好大的口气,万一真的全给你呢?”史莲问。

“你这脑子是饿坏掉了,神界听了我这话恨不得杀了我,怎么会把他们四十九个公主全给我?”夜阑一只手搂过史莲,不吃糕饼,把这吃了”夜阑吻上史莲,一颗内丹滑入史莲的嘴里。“咽下去,放心我不会有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好好保护你”夜阑亲吻着史莲的发髻。“走,带你去个你喜欢的地方”夜阑拉起史莲飞出寝宫,到了大鹏宫魔族圣殿的最高处。回身望去,神界的天宫在远处若隐若现。

夜阑与史莲坐在房脊上,晚风轻抚,心情甚是舒畅。“这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好地方”夜阑说。

“你也怕喧嚣,我看你是喜欢的很”史莲又想起了夜阑的奢靡生活,不由的嫉恨。

“我跟你一样,晚上的时候想一个人呆着,离他们远远的”夜阑低了头,月光下他冷峻的侧脸像冰雕一样透亮,夜阑分明还是那个狂傲的王子。

“离他们远远的,离女人近近的”史莲不屑。

夜阑终于见到了史莲吃醋的样子,他拿起史莲的另一只手亲了上去。

“每夜我只去两个地方,一个是这里,另一个是那边”史莲顺着夜阑指的方向望去,大鹏宫外东北角有一片营帐,那里灯火通明。“那里是大鹏宫的近卫军营,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其他的我就不用跟你解释了”

“难道说那些一个,两个,十个的都是他故意编造出来骗人的,他为骗谁,难道是我,还是……?”史莲心里半信半疑。

夜阑拿一块黑羽大氅给睡着的史莲裹上,他衣衫单薄的坐在那里,深邃的眼睛望着远方,静静的不知是想些什么。

闹钟都响了三遍,史莲懒洋洋的爬起身,洗脸刷牙准备去上班。“这是我吗?”史莲触着镜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中的自己皮肤白嫩了许多,眉眼闪亮,嘴唇精致,头发也是散散的披落下来顺滑了许多。“怎么会这样,就像画了一个精致又自然的妆容”史莲喃喃自语。她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昨天夜阑亲了自己,脸上,头上,嘴上而且是很多次,再加上那颗内丹,夜阑真的有使万物复苏,让人返老还童的本事。

“史经理今天好漂亮!”公司门口,维修部刚来的几个员工向史莲打招呼。

“谢谢,你也很帅”史莲笑笑进了办公室。

“史经理,你用的什么香水,好香啊”前台小姑娘追进史莲办公室。

“我昨天去人家商场随便试了两种,太贵了”史莲故意耸耸肩说。

“史莲,你昨天去做什么了?”金枝玉叶质问史莲。

“我没干什么呀!”

“你闻闻自己一身的香气,告诉过你不要被他骗了!”

“他已经把我骗了!”史莲笑嘻嘻的说。

“啊……”仙人球柔柔的捂着小嘴惊呼。

“史经理,我有事要跟你说”万能人才裴羽敲门进来。恰好这时刘谏云也推门进来“改天吧”裴羽看了刘谏云一眼,转头走了。

“这是?”刘谏云问

“公司的全能人才裴羽,你来公司不久没见过他,他经常出差专门做一些机械类工艺品的维修与保养”史莲坐下说。

“小伙子看来年纪不大?”

“二十出头”史莲敲开电脑。

“公司的人对我好像不是很欢迎”刘谏云试探着说。

“刚开始大家都不熟悉,接触的多了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史莲边说,边用电脑查询着各类香水。

中午闲暇史莲躲在办公室吃葡萄,“史莲神界以你为耻!”田西西闯了进来。

“没事,他们要是能以你为荣也行,哈哈哈……”史莲说着自己都笑了。“好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成了神仙,你却偏偏要为魔族办事,也就是你位阶低神界懒得管你。要想管你,分分钟把你拍成烂泥”

“史莲,你不想想他为什么接近你,你就不怕到最后自己落得个身败名裂,神界也因你的一时放纵而蒙受巨大损失!”

“啪!”史莲甩了田西西一个狠狠的耳光,“我现在虽被贬落凡尘也轮不到你来教训,再敢说一句我不想听的,让你到那万恶之狱尝尝滋味”田西西成功惹怒了史莲。

万恶之狱是专门关押神魔两界大奸大恶之徒的囚牢,那里山穷水尽苦寒,爆热。一旦被关进去便没有尽头,活着没有希望死也死不了是那里最大的痛苦。所以有人听说要被关去万恶之狱宁愿自杀也不想忍受无边无际的折磨。史莲虽然已经是个凡人,但她曾是众神之神,田西西知道史莲有这个本事对付自己。

“你这是仗势欺人”田西西恨道

“那你也仗一个呀”史莲剥着葡萄笑笑说。

“哼!……”田西西又去哭了,嘤嘤嘤嘤的哭声在八月的中午特别让人烦躁。

下午下班后阳光还是明媚,史莲去买了几套适合秋天穿的衣服。做凡人特别是凡间的女人,还有一个妙处就是凡间的衣服和化妆的物品与神界十分不同。当了万万年的神,史莲对凡间女人的东西还没有任何抵抗力,工资到手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衣服,买包包,买擦脸的香香。

史莲推开家门把一大堆战利品放到地板。露台上坐着一个人是夜阑,夜阑没有说话像是坐在阳光下睡着了。史莲换好衣服,洗了几个水果也坐到了露台上。

“我又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你要不喜欢我现在可以走”夜阑平静的说。

史莲啃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甜瓜,她深刻觉查出夜阑的语气不对。

“你难道不想跟我回魔族吗,还要买这么多东西?”夜阑终于道出了缘由。他抬头眼神深邃逼问史莲,那是一种特别失望绝情的眼神,史莲不敢抬头去看他。“怎么不说话?”夜阑一下吻到史莲嘴上,让史莲猝不及防,还是那咚咚心跳的声音,史莲知道这是夜阑对自己的爱。所以她这次没有挣扎。

“我承认是我迷恋你,我没有办法让自己见不到你。不像你,没有我你一样活的很开心”夜阑的语气有些颓废失落。

“那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史莲从夜阑怀里出来,理好自己的头发。

“能有什么不同,无非是更好看了”

夜阑的回答让史莲有些泄气,“我以为你会喜欢”

“我魔宫的宫女每一个都比你好看,而且她们的身材完全碾压你”夜阑又在拿话气史莲,虽说魔族女人美艳,但史莲身上那种万万年修为后洁净端庄的高贵气质是能压倒众生的,任谁都比不过。每次能气到史莲,都让夜阑有种成功的快感,虽然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但谁让史莲使他爱而不得,夜阑实在不知如何能表达自己的落魄情绪。

夜阑的每一句话都让史莲的好心情减去一分,到目前为止史莲已经没有什么吃甜瓜的心情了。史莲起身回屋洗起了衣服,一边洗一边不由自主的叹气。她不会像田西西那般惹人爱怜的哭泣,所以她每叹一口气,心里就更难受一分。

史莲出来晒衣服,夜阑已不在那里,他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了。只不过他把史莲快乐的心情给带走了。

史莲又追起了剧,一集接着一集。凌晨一点多了还没有睡意,不说话,不想动,看到电视上男男女女的爱恨情仇,她觉得感情根本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简单。

“还不睡觉,明天不上班吗?”夜阑出现,他一伸手把史莲的电脑给扣上了。“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你的叹气声我都听见了”

“没事的,我无所谓”史莲下床走上露台准备收衣服。

“跟我回魔族”

史莲没有说话,继续收她的衣服。

“好,我输了,我们和好,和好好不好?”夜阑抱住史莲。

“真有意思,史莲你一个被贬的神仙,虽然仙姿不再,竟然能勾引到魔族的魔王”一个仙气飘飘的红衣女子出现。

“田西西的表姐?”史莲认出了那女子。

“你应该尊称我一句天妃”红衣女子挺直了身子说。这田西西的表姐原是魔族中贵族女子,当年神魔两界为结姻亲之好,将她嫁与神界众神之主轩辕明羽。樊玉自那之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的的亲朋好友基本都被她找机会安排进了神界,田西西就是一个。

“大晚上的你来干什么?”史莲问。

“这是凡间的夜晚,在神界可没有那么一说”其实魔族也有夜晚,这樊玉到神界没有几天就全然忘了自己的出处。

“啊,主上”樊玉竟然过去给夜阑恭恭敬敬的行跪拜礼。

“樊玉表姐,在神界过的可还习惯?”夜阑伸手示意让她起身。

“习惯,习惯,就是会时常想家”说到此处樊玉竟还掉下两滴眼泪。果然和田西西是表姐妹,一样的柔弱巧言让人讨厌。

“主上,神界有意将一位公主许配给你,你如今跟这史莲牵牵扯扯,若被神界打听了去恐于联姻之谊不利”

史莲听得她这样说十分恼火,一把推开了夜阑。

“这么大脾气!”夜阑使劲拉住史莲。“我本不愿跟那神界联姻,你回去跟那轩辕明羽说,要么他四十九个公主都嫁给我,要么我一个不要”一个没留神他还是被史莲推开,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看到了吗,我喜欢这样的,神界若真想与我结好,把史莲嫁给我,我夜阑感激不尽”

“主上,史莲已被贬庶,你娶她对我们魔族有什么好处?”樊玉凡事还一心想着魔族。

“我们魔族的好处,从来不是靠女人来争取的”夜阑很是不屑“史莲生气了,我要去哄她,你走吧。没事不要到史莲家里来,她不想被外人打扰,尤其是魔族”

“主上,你不就是魔族吗?那个女人在骗你”樊玉焦急劝说。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说史莲不好的话。要有下次,别怪我不顾族内情分”夜阑语气冰冷,樊玉不敢多说,独自退了回去。

夜阑替史莲收好她扔外边的衣服,“睡着了吗?”他躺到床上把史莲搂进怀里。“这天上地下只有我能欺负你,其他人的气就不要生了,哈哈哈”夜阑竟得意的轻声笑了。

今夜注定不让人好好睡觉,史莲隐隐听见远处有男女争吵的声音。当然这是她狩魔人的职业修练,她本来是装睡的,结果听了这么久就实在装不下去了。

“不要多管闲事,睡你的觉”夜阑搂紧要起身的史莲。

……

“我一月工资不过五千块,你买一根口红就要499,你一次还要买全号7根。几万块一个的包你说买就买,从来不问下我。每一次我都要满足你,即使自己再苦再累你要的我都给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你不觉得自己太绝情吗!”男人在声嘶力竭的大喊。

“啊,这个兄弟的遭遇跟我我一样,夜阑补刀一句”

“别说话!”史莲按住夜阑的嘴,那边又有声音传过来。

“你活的苦累是因为自己没本事,我是女人,我打扮自己有错吗?你自己挣不到钱,还埋怨我花的多!”女人毫不退让。

这时女人的电话铃声响了“怎么这么久?”是一个老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我不跟你废话了,我们夫妻一场好聚好散”听起来那女人要离家出走。

“你不能走,我是爱你的,我愿为你付出一切。那个刘总有老婆孩子,他只是图你一时新鲜,玩腻了他就会抛弃你的”男人堵住了门口,拼命的挽留。

“让开,你不让开我就喊了,到时候丢脸的还是你!”女人语气冰冷。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料想女人应该走了。

“老天你睁眼看看吧,我对她拼尽所有全心全意,最后却是一个这样的结局。老天爷我恨你!”男人大喊一声,夜阑右手弹出。

原来男人要跳楼,却被一个东西弹回了屋内。“是谁,是谁?”这时男人看见弹他回来的那颗红宝石。他拿在手里有一丝害怕。

“刚才死都不怕,现在倒害怕了”夜阑隔空传音,声音很轻,男人却听的十分清楚。

“你到底是谁?”

“你刚才喊的谁?”夜阑有点想笑,又憋了回去。

“你是老天爷?”

“算是吧”

“明天把这个卖了,值很多钱。再找个好女人当老婆,那个女人不爱你”

“不,她爱。只是我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

“她都跟老头了,你还要?”

“那刘总是骗她的,只不过图他年轻漂亮。梅梅太单纯”

“我!”夜阑感到十分无语“兄弟,老天爷都帮不了你,你就是个怂包!”

“对,我很怂。你要帮我追回梅梅,我就承认你是老天爷”

“哈哈哈,是我多管闲事了”夜阑无奈笑了“不过也挺有意思,好吧,我帮你。明天五福广场见,早上八点别迟到”夜阑之所以把那人约在五福广场因为在凡间除了史莲的家他只知道这一个地方。

“哎哎哎”男人连连答应。

“怎么样,比你狩魔人帅吧。你虽是狩魔人但是你很穷,无论在哪里还是有钱人吃得开”夜阑得意洋洋。

“他说的那梅梅是游魔控制了,捉去游魔,他们自然夫妻和睦”史莲反驳他。

“你说,她如果没有那欲望,游魔又怎么会盯上她。这凡间有一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蛋我觉得说的很对”

史莲觉得夜阑一嘴的歪理邪说,自己干脆不再理他。

“那颗宝石本来是拿来送给你的,结果便宜了凡人。下次给你拿两颗,你就算不愿跟我去魔族,也让自己在凡间生活的好一点。宝石和珍珠不是让你攒在玻璃瓶子的,卖掉它们,你就不用再这么辛苦的工作了”

“卖掉它们你会被反噬的”史莲淡淡的说。

“我知道,只要你过得好了,我也无所谓的,呵呵”夜阑送了史莲一个晚安吻。

史莲坐在办公室里不知冒充老天爷的夜阑会用什么方法帮人家把老婆追回来。想想就很好笑。

“都傻笑好几次了,你是白痴了吗?”金枝玉叶看史莲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热恋中的女人,她既幸福又傻”仙人球柔柔的说。

史莲自己倒了一杯水,小葛辞职离开,秦娜娜还是去了仓库。不过史莲知道这个时间是短暂的,有些人来了又走,但他们在来的时候会把原来的规则顺序给打乱,让原来的维持者再颇费一番功夫才能物归原样。

“你就是老天爷”男人看见夜阑,见这个男人身材挺拔,眉目俊郎,帅帅的像极了电影海报上的明星。只是夜阑的头发让他难以接受。“老天爷也太年轻了吧,会有这么长的头发?”

“我活一万年就像你活一天一样,别这么多废话叫什么名字”

“韩墨”

“沉默的默?”

“墨水的墨”

“人如其名你是很黑”夜阑还不忘奚落韩墨。“你说你老婆离开你,是因为穷。那你说在你们凡间怎么才算富有?”

“豪车,豪宅,挥金如土”韩墨把他的理解说了出来。

“走,咱们先去把钱的问题解决了。你带我去个能把东西换成钱的地方”

韩墨带夜阑去了典当行,“两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求吗?”

“看下这个,值多少钱?”韩墨掏出夜阑昨晚给他的红宝石。

“品相一流,就是小点,价值的话不到二十万。不过本店有个规矩,不收来路不明的东西,请问两位先生?”那人的意思是要问明来路。

“废话真多,我家花园都拿它铺路”夜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足足有二十几颗撒到典当行的柜台上“给开个总价”

“你是?”

“告诉你,不是偷不是抢的,你拿钱我给货!”

“这……我去问下,稍等”那人进去半响回来,我们可以收,不过价格上要折一些,你们两位谁把身份证的复印件留下。韩墨掏出了他的身份证,典当行把钱如数打进了韩墨准备好的银行卡里。

“这些钱,离你说的那种富豪还差很远,但是在这种小地方可以让你和你老婆的生活变得轻松许多。我只帮你追回老婆,以后的路要自己走”

“我知道,老天爷也有难处”韩墨连连点头。对韩墨来说,这些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史经理那一位呢?”裴羽指着刘谏云的位置问史莲。

“刘经理和秦总出去了,你找他有事?”

“我不找他”裴羽进到办公室坐下“我找你”

“哦,什么事?”史莲心里已猜出裴羽的来意。

“史经理外面是我刚买的车”说到这,裴羽按了下车钥匙,史莲看见一辆白色的小车闪了几下车灯。

“精致小巧很好看”

“办下来也就不到四十万,家里想让我买个大点的。我觉得没必要,我喜欢这种小巧玲珑的”

“裴羽你……”

“我是个富二代,当然不是很富那种。也就几千万吧”裴羽轻松的说。

“啊!”史莲掩饰不住自己的吃惊“快快,说出你的故事”

“史经理,你认真点。我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感情”裴羽理了理头发。“我有个小女朋友,现在是我老婆了。我没到法定结婚年龄这不影响,不影响”裴羽又笑着接着说“原来家里不同意我们两个的关系,逼迫我和她分手”

“这跟电视剧上演的一模一样”史莲说

“史经理,你别打岔。可是我女朋友说我要离开她,她就去死。我也很爱她,然后我就跟她出来租了房子。家里不认我了,一分钱都给我,我爸当时说我要敢回家要钱,他就打断我的腿”裴羽顿了顿,心情有些低落“那是前年的冬天,我和她住在冰冷的出租屋里,房租都到期好几天了……,不说了太苦了”裴羽摇头笑笑。

“然后你就从网上发了简历,然后我就给你打了电话,然后你就来了”史莲说。

“史经理你对我有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当时别说几千块,就是给我三百五百我也干!我不能让小宋跟我挨饿受冻。”

“那也是你心灵手巧,至今还没有你修不了的东西。再说你也是物美价廉,不仅帮公司解决了许多维修保养上麻烦,而且工资要求不高,公司有你也是荣幸。”

“那都是原来在家养尊处优无事可干,就拆卸修理家里的各种机器,电子设备玩,没想到关键时刻竟能救了自己”

“现在呢,现在跟家里和解了?”史莲想知道他有没有分手,或是小女朋友是否顺利的嫁入了豪门。

“我儿子刚满三个月,爷爷奶奶疼孙子,已经把我女朋友接到家里去了”

“哦哦,这是个完美的结局。啊!裴羽你今年才21岁,你小媳妇比你还小吧?未婚先孕呢”

“嘘嘘嘘,小点声。全公司我只跟你说”裴羽眨眨眼。“家里早就让我辞职,但是公司维修任务一直太忙离不开我。我担心自己走了秦总会为难你,现在好了,刘经理管人事,让秦总骂他去。我先来跟你说一声,递上申请后,公司要不同意我就直接走,工资也不要了”

“裴羽,你真是个好人,可是你不觉得这对刘经理有些残酷吗?”

“哼,这公司里除了你,当领导的就没好人”

“哈哈哈,裴羽我谢谢你。将来无论富成什么样,见面都打招呼”史莲知道这个年轻人她是留不住了。

“放心,我请你吃大餐”

“好啊,我等着”

“史经理好心劝你一句,别总为公司出那么多力,说到底你也是打工的,太傻了,这样别人会欺负你。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女人还是身边有个男人保护才比较安全”

“你这小孩才二十一岁,懂的还不少”

“我儿子都三个月了,你男朋友在哪里?”裴羽笑着说。“行,我先上去忙了,临走就不跟你告别了,早点找个好男人”裴羽一溜烟跑了。

史莲起身接了杯水,她开始担心公司会出现人员崩盘。

“你答应我,今天要让我买个够的”梅梅挽着一个头发秃掉的老胖男人。

“已经买了很多了,今天累了。宝贝乖,我们有时间再出来”那刘总倒是很会哄人。

“不,你答应我的,我就不走”梅梅开始撒娇

“我们先去吃好吃的,这附近有家西餐牛排……”

“不!”梅梅打断了刘总“吃,吃,吃,你是猪吗?”

“啪!”刘总当众给了梅梅一个耳光,“臭婆娘,我不嫌弃你是二手货,你还在这里没完了”刘总把给梅梅买的东西扔在地上就走。这时韩墨冲了上去,一拳把那刘总打倒了。“我从来没舍得碰过梅梅一根手指头,你竟然敢打她!”夜阑没有过去,他只是站在在远处静静看着。

“韩墨,你放开他,我的事不用你管!”梅梅嘴角的血还没有来的及擦。

“梅梅,疼不疼?”韩墨心疼的想去帮梅梅擦拭嘴角。

“你跟了我还跟他勾勾搭搭,你这个贱女人”

“你再骂她!”韩墨又攥紧了泉头。

“韩墨!”梅梅制止韩墨。“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你走吧,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你要的生活就是被他打骂?”韩墨指着刘总

“韩墨你这样说,太伤人自尊了”梅梅哭着冲开围观的人群跑出去。

史莲坐在街角胡同的咖啡厅已经等了有一会了,果然哭泣的梅梅掩面蹲在了附近。史莲走出咖啡厅隐去身形。

“我捉游魔很少见女的,就算见女的,也很少见像你这么穿着华丽的”史莲看那游魔,不光一身的华服而且美艳的很。

“你就是史莲?”游魔问

“对,我就是”

“我是魔族七公主,夜兰”

“啊?”史莲不解

“是兰花的兰,吓到你了吧?”

“有点,不过公主出来当游魔,我不能理解”

“在魔族除了魔王,其他人谁都不是,日子生活的就如猪狗一般”

“这话夜阑跟我讲过,可我也还是不明白。你明明是衣着华丽,打扮精致的,又怎么会如猪狗一般。”

“你一人占据了他全部的宠爱,当然不明白!”这个魔族公主发起火来跟其他游魔又没什么不同,一样的面目狰狞。

“那你希望我放你走,还是把你交给夜阑”

“放我走,你有这么好心?”

“本来不能对你有好心,只是你是他的妹妹,我放你一马,也是应该的”史莲笑笑说。

“你不能放她走”这时夜阑出现了。

“见了魔族之主不跪吗,七公主?”夜阑冷冷的说。

“让我跪拜,你不配!”七公主此话一出被夜阑一巴掌抽出半米。下手之狠史莲从未见过。

“夜阑你?”史莲惊呼

“史莲,我有事需要处理,你先回家”夜阑温柔的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他表情转变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哈哈哈……,有种你就打死我!”七公主不服。

“你以为我不敢吗?”夜阑又扇了七公主一巴掌,她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了。

“史莲,你先走”夜阑显然是不想让史莲看见他的爆态。

“好吧”史莲转身就走。

“史莲,你要放任我被这恶魔打死吗?”七公主怒吼,又是在哀求。

“他不会打死你的”史莲头也没回。

“哈哈哈……”七公主的狂笑弥漫在天空。

马上就要夜里八点了夜阑还没有回家,史莲想他一定是回去了自己的魔族。有些事,即使对方是史莲,夜阑也不愿意说出来。史莲又煮了一碗泡面,独自索然寡味的吃着。

夜深人静,寒气渐浓。夜阑独自一人坐在大鹏宫的屋脊上,手里拿着一片树叶,时不时的吹两下。今天冒充了一回老天爷,他一点都不开心。夜阑想让史莲跟自己一起生活在魔族,史莲却迟迟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这让夜阑特别烦闷,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史莲放心的跟着自己,心下实在是苦恼。

大鹏宫外一道银光,来来回回跑了十几圈了,像是在寻找大鹏宫的入口。却不幸中了大鹏宫外的魔障,怎么都进不去。夜阑看他的装束知道了来者是谁,冷峻的嘴角又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