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紫尾燕子受伤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8755字
  • 2022-01-16 21:50:06

金翅乌小心翼翼的给夜阑上药,“啊!”夜阑痛叫了起来,“啊!都滚!”夜阑把疗伤的瓶子罐子摔了一地。一群人趴在地上不敢起身,“你们都出去,我要一个人呆一会儿”。众人爬起来赶紧逃走,“金翅乌!”

“老奴在”

“今晚给我找十个女人,要妖媚的”

“这……好吧”

夜阑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史莲看自己的眼神,他没想到自己一身壮志未筹,缺被困在了情爱之中。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败了,他不是史莲的对手,那个身披坚执锐的史莲将军,就算被贬到凡间一样把自己拿捏的死死的。

床头上摆放着史莲送回来的内丹,“这个坏女人,蛇蝎毒妇!”

早晨一来到公司,史莲就看见了一辆超级大巴车。“史经理,看见什么是执行力了吧”秦总得意洋洋的说,“你昨天刚给我看了资料,今天我就雇来了车。我们现在就出发去蜀山县,看大峡谷”。

“啊,都不准备一下吗?”史莲问

“昨天我在公司群里发通知了,史经理没有看见?”刘谏云说“你看大家都换上了宽松的衣服”

果然无论前台还是订货,仓库还是财务,业务全部是一身休闲打扮。唯独史莲是高跟鞋加职业装,这下可糗大了。

史莲急急忙忙去办公室换上了一双平底鞋。背包,水杯自己什么都没带就坐上了旅游的大巴车,还好有钱包可以到路上随时买。

平日里公司各部门貌似相互都不待见,说是去玩了倒是聊的很开心。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尤其是田西西虽然有段锋作陪,但是冷不丁还会是男人们搭讪的对象。

“史经理,你看田西西”厨房阿姨过来跟史莲说。

“挺好啊,大家都喜欢跟美女聊天”史莲看厨房阿姨今天也穿了一身好看的运动服。

“阿姨,没发现你还很时尚嘛。这身衣服得好几百块吧?”史莲发现厨房齐阿姨的衣服还是个品牌的。

“新儿媳妇给买的,儿子刚找的对象,准备明年结婚的”

“齐阿姨您儿子多大了?”史莲问

“不小了二十五,媳妇今年二十三”齐阿姨笑着说。

“哦”

“史经理,你今年多大了?”

“阿姨你叫我小史就是,我明年就三十了”

“都三十了,虚岁还是周岁?”

“谁知道呢,反正就是三十了”史莲嘿嘿的笑着说。

“老大不小了,咋不赶紧找对象啊”

“阿姨,我找不到”

“我不信,你长得也不错。就没人追你吗?”

史莲无奈的摇摇头。这时车厢里回荡起了田西西银铃般的笑声。

“女孩子,要温柔可爱才会招人喜欢。你得跟人家田西西学习”

“是,是”史莲笑着点点头。

“女人的青春没有多少年,你可得抓紧点,回头真剩下了,后悔都来不及”

“好,好,我争取明年就把自己嫁出去”史莲笑着说。

不到三个小时蜀山县大峡谷就到了,大巴车停下,史莲去买了团体票。

漫漫长路从爬山开始,正直八月的天气,秋高气爽。同事们三五成群,说说笑笑,公司的氛围很少这么和谐。史莲穿着米白色的平底布鞋,鞋面上还绣着小花朵,这正是夜阑送给她的那双。穿着这双鞋子史莲就像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跟此时此景完全不搭配。

“史经理,你的鞋子是从哪里买的?好特别呀”田西西故意说,她想引起大家对史莲着装不得体的注意。

“路上捡来的”史莲喝了一口矿泉水,她明显就是在敷衍田西西。

“史经理,大家出来玩一次。你不能对田西西友好一点吗?”那神经病段锋又出来护花。

“天呢,我比窦娥还冤”史莲没有理他们,径自走了。

与凡人一起,史莲不能用一点仙力。山路走了一半便气喘吁吁,“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我还得处处提防那田西西”史莲一边走一边暗骂。她还要时刻留意队伍,担心有同事会掉队。

史莲连个帽子都没有带,更别提什么防晒衣了,八月的阳光热烈疯狂,她只能任由太阳暴晒。好不容易遇到点溪水,史莲想坐下洗洗手休息一下。一块石头好巧不巧滑到自己的脚腕上,脚腕立马出了一条血口子,当然这条血口子在划开的一瞬间自己愈合了。

“史经理,我带创可贴了”业务部小杨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哎,伤口呢,伤口呢,我刚才明明看见都出血了”小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看错了,是这条绳子”史莲撩了一下裤腕,露出夜阑的同心结。

“哦哦,我被太阳晒花眼了”

“快跟上吧,别掉队”史莲交代一声,自己也站起身。

“同心结,他不是不爱你吗?”这一幕恰恰被田西西看见。

“不爱我,难道爱你吗?”史莲故意说。

田西西又哭了,哭的莫名其妙,大气都喘不上。似乎马上就要背过去一样,抖抖的小肩膀看着甚是可怜。

“史莲,你为什么总是欺负田西西?”段锋怒气冲冲的跑过来。

“段锋,大家玩的都挺开心别找刺激”秦总太太何茜不高兴了。

“我没有欺负她,我为什么要欺负她。公司是秦总的有什么状赶紧告!”史莲最瞧不起一些没脑子的凡人。

“你过来,说史莲怎么欺负你了”段锋拉着哭的楚楚可怜的田西西走过来。

“我真的干不下去了,我不能再干了……”田西西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这时候史莲故意闻了下自己的手背,她是闻给田西西看的,只有田西西知道史莲手背上香气的来源。女人较起真来就变成了另一种生物,即使是万古上神史莲也不能逃脱这吃醋真理。

“嘤嘤嘤!……”田西西哭的更大声了。

“史莲,你是不是在公司经常欺负小员工”这时秦总出来看笑话,打圆场了。

“史经理,不是那种人!”何茜开始帮史莲说话。

“姑娘们,我平日里欺负你们了吗?”史莲笑着喊了一声。

“没有……”小女孩子们的回答异口同声,因为对方是田西西,大家都站到了一条战线。

“小伙子们,史莲平日里欺负你们了吗?”

“没有……”男人们的回答更是异口同声,因为对方是讨厌的段锋。

“那得了,公司这么大,我就欺负你一个人,为什么,因为你会哭啊?”史莲笑笑说。

“史经理没有欺负我,我是累的”田西西抽抽嘁嘁的说。

“哎呀……”众人一片嘘声。

段锋自知理亏,接下来的一路没有再说话。不过他对田西西的照顾倒是无微不至,下山的路上直接背了下去。

回去的大巴车上史莲正在打盹,业务部小杨拿着手机坐了过来“史经理,今年刚出的大片《白狐》”。

“我听说过,还没看呢”史莲说

“你看这个镜头”史莲看见电影上,美貌狐狸精的皮肤破了又自行愈合。“跟你刚才一模一样,史经理要不是跟你熟,刚才我得吓死”小杨说的煞有介事。

“平时少看这些糊弄人智商的片子,多做一些业务,多挣钱才是第一位的。咱们都是无神论者”史莲没理他又倚着车窗睡着了。

小杨回到自己的座位,还是在思考中午他看见的那一幕。

“金翅乌你上次给我找的说是形似史莲的女子呢?”夜阑坐在偏殿问金翅乌。

“一直放在无忧园里养着”

“去,把她叫来”夜阑声音低沉,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换过,但伤口并没有经过治疗,偶尔会渗出一些血来。

“主上,她来了”金翅乌引一魔族女子跪到殿下。

“过来”夜阑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这个魔族女子。他使劲攥了攥拳“你们都出去”众人都退下,偌大的偏殿只剩下夜阑与那魔族女子。

“我若对你做点什么,你恨我吗?”夜阑问

“能伺候到主上是我毕生的荣耀”那女子回答。

夜阑在狠狠的下决心,他靠近那女子伸手想要去碰她的头发。“你走吧,快走!”夜阑愤怒把旁边的桌子一拳打翻。

“这是怎么了?”金翅乌赶紧过去磕头领罪。

“带她走,我永远不要再见到她”夜阑愤怒的吼着,他青筋暴起,像是要吃人的样子。

水晶魔球被夜阑拼起一次,又被他打碎一次。又拼起又打碎,如此反复直到再也不能用了。夜阑坐到地上,看着一地的碎片不停的叹息,像一只伤心的雄狮一般。宫殿外所有人都听得见,却没有一个人敢来劝说。

“主上,我在废弃宫殿里又找到了一个这个”金翅乌从他宽大的袖子里又掏出一个水晶球。夜阑看到马上暴怒,他接过来就要摔在地上“主上,你用完了再摔也不迟”。夜阑点点头,拿着这水晶魔球躺到了床上。

史莲走了一天的山路,骨头都快散架了,她一头躺到床上去,半响一动不动。“哎呀,还要洗澡”她懒洋洋的脱掉自己的外衣,踢掉鞋子,夜阑又看见了自己送给史莲的那双平底布鞋。

夜阑把水晶魔球包进被子里,等史莲洗澡结束再拿出来看。过了好一会,他拿出来却看见史莲还坐在浴室的地板上抱着头蜷缩在那里,水流不停的喷到她身上,雾气笼罩。她像是睡着了,其实她在看自己脚腕上的同心结。史莲抬起头,夜阑吓得赶紧把魔球塞进被子里,他的心脏快跳出了胸口。

夕阳洒满了史莲的露台,史莲晒好衣服,重新回到床上趴下去,她太累了。

“史莲,史莲……”不错有人在叫史莲,史莲懒洋洋的起身,走上露台四下无人。原来声音来自36楼的楼下,喊话的人就是云裳公子。

云裳公子站在楼下做了个让史莲下来的手势,史莲实在是不想下去。奈何她与云裳公子交情深厚,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只好勉强换好衣服下楼去了。

夜阑以为是付雷,正愁找不到他报仇,准备马上起身。却从魔球里看见那人面如冠玉,剑眉龙目,长相十分气派。自己干脆就捧了魔球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怎么看上去懒洋洋的?”云裳公子问

“今天去爬山了,累的”史莲笑笑。

“那我不该叫你了”

“你叫我,再累也会出来的”

“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走,带你吃大餐去”云裳公子招呼史莲上了一辆出租车。

“装修倒是很豪华,你来人间的时间不久,挺会享受啊”史莲坐到餐桌前。

“我本来就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我看上的东西从不会错”云裳公子说这句话时故意看了一眼史莲,史莲装作没看见,但端着魔球的夜阑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吆,还是西餐”史莲看见牛排,鹅肝,松露等相继被摆上。原来云裳公子早就定好了菜谱。

“尝一下,看味道正不正宗”云裳公子已帮史莲分好了牛排。

“我这是平生第一次吃西餐,没什么正不正宗,好吃就行啊”史莲不知道云裳公子话里有话,况且她爬了一天的山也是累了,接过牛排就大口的吃起来。

“没有尝试过的东西总是给人以诱惑,所以我们才需要抵挡诱惑”

这下史莲算是了然了,原来云裳公子在借着吃饭教育自己。

“没事,多吃几次就没有诱惑了”史莲故意装傻,再说她一个中土的古神,才不会觉得西餐美味。

“诱惑你的东西,尝试多了会给你的身心带来负担”

“呵呵呵,……”史莲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

“云裳你说话我好难懂啊,难道你一直都是这样拐弯抹角文绉绉的?”史莲瞪着她的眼睛说。

“好吧,我说。那魔族夜阑败坏你的名声,让你成了三界的笑话。你应该找机会杀了他,只有这样你的名声才能挽回,所有人才能重新尊重你”

躺在床上的夜阑竖起了耳朵,他太想知道史莲的回答。

“他没有败坏我的名声,夜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有些人听起来不能接受而已,比如说你”

云裳愣在那半响,他万万没想到传闻都是真的,史莲在他心里一直是洁白纯净如莲的。“那更要杀掉他,只有他死了,你才能挽回现在的局面。史莲不要再沉迷于他了,魔族从来没有过一个好人”

“呵呵……”史莲又笑了“我觉得是他沉迷于我,至于魔族的好人嘛,夜阑他本就不是一个好人。但是大王子夜风是不错的,有机会你可以见一面他,你们的长相就如亲兄弟一般,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真的”史莲吃完最后一口牛排。

“好了,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款待”史莲起身要走。

“所以你终是不肯下手杀夜阑?”

“公子,我只有十成之一的神力啊,又怎么能杀得了他?”史莲无奈。

“当年他被你一招就斩到马下”

“那是当年,现在的夜阑比当年的我要厉害许多倍,我再不是他的对手”

夜阑听见史莲这样说,蓦地很开心。

“我不信你的话”云裳公子表情冷静“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由我代劳吧,我替你杀了魔王夜阑,然后再请求神界让你返回仙海神山。哪怕是一辈子都不让你再出山,也好过受夜阑的侮辱”

“云裳,你真好”史莲复又坐了下来“只是我跟那夜阑也没有什么,刚才我说的都是气话。他从没有侮辱过我,只是信口开了个玩笑被当真了而已。你可千万不能白白牺牲自己”史莲赶紧跟云裳解释。

“什么意思,你说我不是他夜阑的对手?”云裳公子更加生气了。

“他是魔族之王你杀他,对你有什么好处。万一神界为平息众怒给你治罪呢?”史莲再三苦苦解劝。

“看来你还是关心我更多一些,就这么决定了”云裳公子起身带史莲出了餐厅。

“模样长的是不错,不过要杀我?打架又不是靠长相,哼!”夜阑放下水晶魔球,拿起长戟出了门去。

史莲进到家门,紫尾燕子已经等在了露台“一个小锦囊,一支黄色的玫瑰,一颗玫色的宝石,夜阑这是要累死你吗?可怜的小鸟鸟”史莲给紫尾燕子解掉这些负累,燕子累的在窗台上打了两个滚。

“史莲,史莲”紫尾燕子叫了两声飞走了。

“就没有别的话吗?”史莲打开锦囊,是一颗内丹。内丹清澈透亮就像一颗干净的水滴,“这么干净的东西,怎么会来自那日日醉生梦死的夜阑呢?”史莲将内丹服下,身体舒服了很多。

“史经理,当初是你把我招进公司订货部的,现在又让我去仓库是什么意思!”还没进公司的大门,史莲就被秦娜娜当头拦住。这个女孩瘦弱矮小但是唯独脑袋特别大,生起气来两条粗大的青筋爬上额头,看上去就像凡间传闻的外星人一样。

“走,咱们去办公室”史莲带秦娜娜去了办公室。

秦娜娜一坐下,就想到了无限的委屈,眼看马上就要抽泣起来。史莲赶紧把纸巾盒递过去,

“刘经理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昨天快下班的时候”

“你在订货那边感觉怎么样,各种软件和客户资料还有产品知识都能得心应手了吗?”

“史经理你不是早就考过了吗?”秦娜娜反问一句。

史莲心想你都没及格,看在态度认真的面子上才留下来的,这姑娘情商好低啊。

“嗯嗯,怎么不想去?”

“要非要我去,我就辞职”秦娜娜撅着小嘴说。

“仓库除了工作环境差一点,工资待遇什么的都不差。而且工作调动只是一时的,有可能你很快就能被调回公司”史莲耐心的说。

“行了史经理你自己都快工作不保了,就别再跟我说好听的了,我就是被你的好话给骗了!”那秦娜娜不知哪里来的怒火,一甩头出了办公室。

刘谏云刚好进来跟秦娜娜撞了个满怀“史经理,这是来告状了?”刘谏云指着一溜烟的秦娜娜回身问史莲。

“没,说我是大骗子呢”史莲端着鱼缸去换水了。

电话铃响了是秦总“史莲你上来!”听语气火气不小。

“秦总”

“嗯”秦总看了史莲一眼。

“史莲,你从来咱公司第一天起就很有礼貌,这礼貌不是装出来的”

史莲笑笑,她知道秦总还有话要说。

“刚才我在楼梯口遇见那秦娜娜,气哄哄的一声不吭,这什么素质,我好歹是秦总。你看这些员工都被你惯的,幸好来了个刘谏云,你下去把他叫上来”

史莲答应一声,赶紧躲回自己办公室。她打开电脑,拿出公司的各种资料装成自己很忙的样子。“史莲,你一个神仙被凡人吓成这样,我要瞧不起你了”金枝玉叶对史莲嗤之以鼻。史莲才不会理睬它,她清楚又一轮小的恶性循环马上就开始了。

果然一会功夫秦娜娜被刘谏云带到办公室。“刘经理,公司的办公用品没有了,我去买些,中午十一点左右会回来”史莲思量再三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妥帖。

“史经理,你姓狐吗?”刘谏云故意说。

“不,我是史莲!”史莲提着包笑嘻嘻的出了公司。

在办公用品商城史莲接到了秦总的电话“史莲,我告诉你刘谏云被那秦娜娜骂的狗血喷头。哈哈哈,这事你得跟刘经理道歉,你看你都招的什么人,哈哈哈……”秦总在电话里笑的异常得意,想必是那刘谏云和秦娜娜都没有占到便宜,秦总成了看热闹的赢家。

下午刘谏云把史莲大大的夸奖了一番,说史莲能在这样的公司工作三年之久实属人中翘楚,太了不起,他刘谏云心服口服。史莲暗想刘谏云是动了辞职的念头。

下午下班回到家去,史莲发现自己露台的石桌上横七竖八放了好多的黄玫瑰。想是紫尾燕子一整天来来回回没有停下,每次都背一支,从魔族飞到凡间。“夜阑这是要把紫尾燕子累死啊?”史莲拿出花瓶将石桌上的玫瑰花修剪好枝叶放进了花瓶。玻璃花瓶配上新鲜的玫瑰好看极了。

黄昏时候紫尾燕子又来了,史莲大老远就看见它蹒蹒跚跚的样子。“累死小鸟了,累死小鸟了”紫尾燕子看见史莲一跟头躺到石桌上蹬着小鸟腿,撒起了娇。

“他让你背你就背?你这个傻鸟!”史莲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小鸟的鸟头。

“我这条命是他给的,这辈子都要给他赴汤蹈火”紫尾燕子挺了挺胸膛。

“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可爱!”史莲被燕子逗的大笑,她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今晚留在我家里歇一晚,明天再回魔族吧”

“妈呀!”紫尾燕子赶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夜阑的女人,我可不敢碰,他会要了我的鸟命的!”

“你这破鸟,好心被当驴肝肺。赶紧走吧,再去背十支,累死你!”史莲假装生气。

“蛇蝎毒妇,蛇蝎毒妇!”燕子飞到天上冲史莲大喊。

“哎,你!”史莲刚要动手吓唬紫尾燕子,却看见一条银光直接穿透了燕子。紫尾燕子垂直跌下天空,史莲探出身去接,她忘了自己神力不济为接燕子竟飞出楼去。

“啊!”史莲咚的一声砸到地上,还好紫尾燕子被她捧在了手心。“你怎么样?”史莲忍着周身的剧痛问燕子。

“我……又要死了”紫尾燕子闭上了眼睛,软软的躺在了史莲手心。

“受伤之后能瞬间愈合,身为凡人三十六楼跌下来能毫发无伤,你没有和他发生什么,这又怎么解释?”是云裳公子。

“你快点把它救活,吹一口仙气就可以了”史莲捧着燕子,请求云裳。

“它是神界的紫尾燕子,我的仙气只能救活一般的凡物,断不能救得仙物,这你是知道的。再说我观察它好几天了,每天都从魔族给你送东西过来。有它在你跟夜阑怎么能彻底一刀两断,一个神界的信使竟然会给魔族卖命,它本应处死!”云裳公子语气冰冷。

“夜阑在做阶下囚的时候曾经救过它的命,这是它第二次死了。对,你是救不活它,它是神鸟,你与它同界,不能救它”。史莲拍拍身上的尘土,去了楼上。

“史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云裳公子站在那里冲史莲的家喊了一句。他用的神仙的隐语,凡间的人一点都听不见声响。

史莲用锦帕将紫尾燕子包裹起来,放进了一只小盒子里。这天上地下能救紫尾燕子的只有夜阑,每当史莲遇到棘手的问题夜阑总会出现,今天却没有。紫尾燕子的身体被云裳公子的云剑给刺了个洞,它因史莲而死,史莲盯着锦盒里的小燕子不知怎么向夜阑开口。

魔族大鹏宫里有一处无忧苑是专门供魔王玩乐的地方,大殿与寝宫都没有夜阑的影子。听见管弦钟鼓的声音史莲基本知道了夜阑的去处,他就在那无忧苑里,并且里面有很多魔族的女人。

“史莲将军,您是什么时候来的?”金翅乌看见了站在假山侧面的史莲,赶紧跪到地上行礼。

“他每天都这样吗?”史莲看见夜阑斜倚在软榻上,四个魔族女子围着他捏肩,捶腿,斟酒,喂水果。廊下还有数十名魔族女子在丝竹舞蹈,无论是哪一个都衣着暴露,极尽妩媚之态。

“也不是如此,只是最近两天尤甚”金翅乌赶紧回答。

“这些女子都是你给挑选的?”史莲冷冷的问。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主上就喜欢这种有妖媚之态的”金翅乌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谁在那里?”夜阑听见了动静。

史莲转身欲走被他一把拉回“才两天不见你就想我了,看来你的矜持全是假的,装出来给我看!”

“混蛋!”史莲气极,从身上拿出盒子丢给夜阑,夜阑以为史莲又要打自己,想要抓住史莲的两只手却拿了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夜阑一手紧紧抓住史莲,另一只手弹开锦盒。

“它被云裳公子的云剑所伤,我能找到可以救它一命的人只有你了,救不救随你的便,放开”史莲挣脱夜阑失望离开。

“史莲!”夜阑追过去,将史莲紧紧的搂进了怀里。“我错了,你打我吧”。

“你现在已经不配让我打了,松手”史莲一刻都不想再见到夜阑。

“我若松手,恐怕今生你再不会原谅我,刚才那些话都是故意气你的。我爱你,再也不想失去你!再也不要!”夜阑竟然流下了眼泪,他哭了,并且哭出了声音。魔族的人第一次见自己的主上流泪,都瑟瑟的跪到了地上。

史莲又心软了,她听见夜阑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确定这个男人是爱自己的。

“你们都退出去”夜阑吩咐一声,众婢女纷纷离场。史莲看见夜阑将紫尾燕子捧在手心,放进怀里贴到了他的胸口。

“魔族之人怎么会有这种神力,就算自己神力未失也同样不能让神界的生物起死回生,除非有什么药草,仙丹或神水加持。难道每一个魔王都能如此,自己以前怎么从未听说”史莲心中暗想,直到夜阑把活过来的紫尾燕子放进她手里。

“摸一摸,是不是完好如初?”

“让你受苦了,去吧”史莲放飞了燕子。

“史莲,到我这里来,不要再回凡间,也不要去神界了。我陪你种花养草,陪你看云舒日落”夜阑重新抱紧史莲。

“来看你和她们袒胸露乳吗?”史莲想要挣脱。

“只要有你,我再不会这样。原来的时候我只想要气到你,现在又担心万一你真的生气再也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

“你跟她们嬉戏玩乐我又不知道,怎么会生气?”

“不说这些,我带你到花园”夜阑停止了跟史莲死循环式的争论,带史莲推开了花园的金色大门。

史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是回到了自己的仙海神山吗,花草鲜美,落樱缤纷,珍珠宝石铺满了小径,溪流的滩涂里都是碎碎的金银。连花园里的小鸟都戴着宝石的王冠“桃花,杏花,海棠花,玫瑰,丁香,叶兰,牡丹……”史莲一样样数着这些花的名字。“它们竟然在同一个时节开花,你是怎么做到的?”

“让它们开花我只需要一个响指”夜阑说着打了一个响指,各色鲜花开的更是浓艳。

“就算神界的花仙也没有你这般本事”史莲低头闻着牡丹花香。“牡丹随美,但是香味却差一点”

“那你闻下这个香不香”夜阑竟低头吻了上去,史莲被他抓住双手动弹不得。“香不香?”

史莲羞红了脸,只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特别的不自在。

“会红脸的女人,我只见过怕我的,倾慕我的,仇恨我的女人,红脸的女人只有你一个”夜阑托起史莲的脸又亲了下去。原来打败战神史莲只需要一个吻,她像一个娇羞的小鸟依偎在夜阑怀里动弹不得。

“早知道是这样,我干嘛费这么大劲”夜阑刮了一下史莲的鼻子。

“是哪样?”

“走,回寝宫”夜阑没有回答,拉着史莲到了自己寝宫。

“去把神界上次送来的点心瓜果拿来”夜阑吩咐一声。

“神界怎会给你送礼?”史莲不解。

“那神界的东西我才不稀罕,特地留给你吃的”夜阑说完又觉得不妥“我只稀罕你,别饿坏肚子,瞧瞧有什么可口的”

“你怎么知道我饿肚子?”史莲问

“将军的一举一动,主上都了如指掌”金翅乌说。

“多嘴!”夜阑生气。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金翅乌赶紧给自己掌嘴。

“行了,别在这影响史莲胃口,出去!”。夜阑一句话金翅乌连滚带爬的跑了。

史莲觉得也未免太夸张了,眼前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男人怎么在外人眼里是如此的可怕。

“这些果子只有神界云霄宫里才有,普通仙人恐怕三年五载都吃不上一回,他们怎么会送给你?”史莲疑惑道。

“吃个好吃的还吃出那么多问题,来我喂你”夜阑说着把史莲搂进怀里,拿起一个粉粉嫩嫩的糕饼。

看见这娇艳如女孩香腮的糕饼,史莲的心如坠冰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