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屠魔阵之险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7435字
  • 2022-01-14 18:49:09

夜阑好不容易回去魔族,史莲躺在露台的秋千上等着发作。她已服下魔族圣物,按理说应该百毒不侵的,但自己的确被夜薇给算计了,而且还差点丢了性命。就算没有魔族圣物,以自己万万年的修为,虽然现在仅剩十成之一也不至于倒的这么狼狈。心口一阵疼比一阵,史莲看着满天繁星,理不出自己的答案。

“史莲,你在凡间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一个仙子打扮的女子出现在露台。

原来是上神的内恃百合仙子,“内侍大人”史莲坐起身子却没有下来秋千,“大人几日不见还是风姿绰约,婀娜动人呢”。

“史莲你这夸人的本事是跟凡人学的,还是跟那魔族三王子?现在应该叫魔王夜阑了”那仙子竟自坐了下来。

史莲笑笑“没想到神界还记得有我这个人,再不派人还我神力,那些游魔就要把我吃了”原来就算史莲只要了十成之一的神力,神界也是把这十成之一分次给她的,从上次到这次已是过了三月有余。

“呵呵,将军福有天助。每有危难之处那魔族夜阑总会奋不顾身,还需要这点神力做什么?”

“小百合,你不会空着手来的吧?”史莲一着急叫出了那仙子的昵称外号。

小百合白了史莲一眼“上神见你最近遇到的危险着实过多,特地让我带来了这个给你”她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一个神界上神竟跟魔族有了情爱牵扯,你是不准备再回神界去了吗?”

“多谢百合仙子关心,史莲自有分寸”史莲起身给那小百合行了个躬身礼。

“我可不敢受你的礼”小百合赶紧给史莲还了跪礼,“将军,你才是乱了分寸,我看你们都宽衣解带了吧?史将军可惜了你那万万年冰清玉洁的身子”礼虽到了,小百合嘴上一点都不饶人。

“一介小神,平日里应多加修练,不要总是八卦这些没用的东西。”

“恰是这些没用的东西,让将军忘乎所以”,小百合语气特别失望。

“东西送到,你回去吧,好好修炼”史莲不想再跟她多费口舌。

“将军好自为之!”小百合踩祥云离去。

史莲打开上神给她的盒子嘴脸微微一笑。

“史莲怎么样?”上神问小百合。

“小神到时,她正躺在秋千上悠闲自在的看星星”

“那些星星都是在押历劫的游魔有什么可看?”

“小神以为,因为距离足够远,将军眼里的历劫游魔是闪烁璀璨的”

“那夜阑倒是离她足够近,哼!”上神气的甩甩袖子,“她若真想体会情爱之事……,去派云裳公子下凡,那夜阑哼!”上神有了他的计谋。

“云裳公子不仅饱读诗书,而且相貌非凡,仪表堂堂定能捕获史莲将军的芳心”。小百合道。

“什么捕获芳心,只愿那史莲能收回自己的凡心,回到仙海神山,继续为神界出力”。

秦总与老杜还有刘谏云一起出差了,公司上下静悄悄的。史莲打开音乐,悄悄吃着零食。“史莲你挺悠闲啊,马上就要被辞退了,自己不忧心吗?”金枝玉叶说。

“所以我如果被辞退了,你会想我吗?”史莲故意笑笑说。

“你的心好大啊!”金枝玉叶无奈。

“谁叫史莲,她的外卖包裹”送外卖的小哥把外卖放到了前台。

“史经理你的外卖到了”前台小姑娘招呼一声,史莲去前台把外卖自己拿进办公室。

好大的一个包裹,打开盒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各色零食。这时史莲的手机响了,是短信“史莲,多日不见,如隔三秋。对你日日思念如搓如磨”没有署名。“是谁,话说的这么酸?”史莲喃喃说。

“会不会是魔王夜阑?”仙人球柔柔的说。

“不会,他才不会用这些东西讨好我。只会扮帅,或来硬的”史莲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失落。

“啊……信息量好大啊”金鱼翻了一个身,晃着脑袋潜到水面。

“小姑娘们来我办公室拿好吃的”史莲在公司群里敲出一行字。一会功夫史莲的零食就被抢去一空。

“你自己不是很喜欢吃这些东西吗?”金枝玉叶问。

“事出反常必有妖”史莲放出一首忧伤的英文歌曲。

“她最近不是很开心”仙人球柔柔的对金枝玉叶说。

“女人的心事总让男人猜不透”金枝玉叶摇摇头。

下了公交车,史莲为自己买了许多吃的。水果,糕点还有她心心念念的麻辣烤鸡。史莲作为凡人最开心的事情之一,就是有饿与馋的感觉。这种感觉太过美妙,让史莲有了神仙没有的欲望,这是一种奇妙的人间体验。

“美女你好,你的鲜花”一个花店的小伙捧着一大捧粉色玫瑰给史莲送过来。

“不好意思,请问是谁送我的?”史莲问。

“客人打电话订的,我只管送”小伙礼貌的说。

“那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被送的人?”

“这个……,您会知道的”小伙把花塞到史莲手里,骑上摩托车赶紧走了。

史莲抱着好多东西,好不容易掏出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哎呀!”史莲气的跺脚。

“哎呀什么?”门从里面开了,是夜阑。

“你这是发工资了?”夜阑帮史莲接过东西。“这花很漂亮,你喜欢下次我从花园里给你摘一些,不必花钱去买”

史莲了然,粉色玫瑰不是夜阑送的,幸好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他,想他也不会有这个心思。

“我在这里等你好久,闲着无聊。就翻看了一下你的东西,你不介意吧?”

史莲看见自己书桌上摆放错乱的照片,还有一些小玩具。“看就看吧,没什么”

“你准备把它插到花瓶,还是直接放到桌上”夜阑抱着花问,他似乎格外留意这捧花。

“你放那,我自己摆就是”史莲换好衣服,理着头发从里屋出来。

“花里还有一张条子呢”史莲赶紧去抢已被夜阑拿到手里。“史莲,我鼓起好大勇气再找你,只是忘不掉你的天姿容颜。中午的零食好吃吗?付雷”。夜阑攥着纸条,半响没有动弹。

“我不知道是他”史莲小声解释。

“不知道你就接过来拿回家!”可怜的粉色玫瑰被夜阑瞬间烧成灰烬。“这些也是他给你买的?”夜阑愤怒的指着史莲买回的食物。

“这些都是我自己买的!”史莲赶紧把吃的挡在身后,她怕夜阑一气之下自己的钱就白花了。

“在哪买的,带我去”夜阑竟然要去核实。

“附近”夜阑成功惹恼了史莲,史莲没有管他,自己开始收拾房间。

“跟我回魔族,你要的什么我都给你”夜阑放缓语气。

“你答应过给我时间考虑,不要总是来打扰我”史莲冷冷的说。

“所以你并不想见到我,所以每一次我的出现都是多管闲事。让你在这凡间跟那付雷亲亲我我,被夜薇扒了皮去!”

“是啊,都是我愿意的。我最不愿意的就是看见你”史莲说着这些话,头都没有回去看夜阑。

“这杯水你记得一定喝了”夜阑把一杯水放到史莲书桌,自己一瞬间消失了。

“刚才明明看见他往杯子里吐了什么的,竟然毫无踪迹”史莲举起杯子,认真的看了看。“难道是口水吗,不会这么幼稚吧?”史莲喝了水重新又坐到秋千上,下班回来的路上对美食的渴望现在荡然无存了。

“真主啊,诸神啊,救救我吧!”躺在星空下,史莲百无聊赖。无论是自己的工作还是与夜阑的感情,现在都是一塌糊涂。

来到公司刘谏云已经和秦总他们出差回来了,看刘谏云头发蓬乱,眼睛红而无神像是一夜没有睡觉的样子。“刘经理旅途愉快吗?”史莲故意问。

“别提了,秦总的节奏不是一般人跟得上的,这一路可遛死我了”刘谏云起身倒了一杯水。

“杜老师也回来了?”

“老杜回家休息了,年龄太大,有点吃不消”

“史经理,秦总让你去他办公室”前台苏静敲门过来说。

史莲来到二楼办公室“史经理,让你找我们公司户外旅游的地方,找到了吗?”秦总问

“蜀山县有一处峡谷,高山流水空气清新比较合适”史莲回答。

“你把资料还有图片发给我,现在就发。让刘谏云上来”

“史莲,你今天气色很好”金枝玉叶说。

“是吗,我昨天睡的好”史莲过去照了下镜子。做凡人容颜一定会随着岁月衰老的,不知为何最近这段时间史莲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越发年轻漂亮了。“难道是魔族圣物的原因?”魔族圣物是魔族历代的至尊之宝。那些故去的历代魔族魔王一定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世代相传的宝物会被夜阑送给史莲吃掉。想到此处,史莲竟然对着镜子笑了出来,她内心都替魔族不值。

夜阑从史莲那回到魔宫,他关了自己寝宫的门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在宫外只能听见噼里啪啦东西被打烂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跪在外面,没有一个敢上前询问。

“明明都是假的,又何必太当真……”夜阑坐下来双手抱头,样子十分痛苦。旁边的水晶魔球上还有史莲的样子,通过这个水晶魔球夜阑可以随时随地看到在凡间的史莲。魔球里史莲正在照镜子,她在冲着镜子笑,就像在冲着夜阑笑,史莲的笑容温暖而又澄澈,这让夜阑十分痛苦。他一掌劈碎了魔球,晶莹的水晶扎进他的手掌,红色的血一滴一滴淌下来。

“主上”金翅乌小心敲门。

“滚,不要烦我!”夜阑声音低沉而冰冷。

“有一封信,突然出现在大殿门口,上面写着魔王夜阑亲启”

夜阑打开门把信拿了进去,“主上你的手!金翅乌”看到夜阑手上全是血,还有碎掉的水晶渣子。

夜阑看了一眼信,眨眼间消失了。

“都知道你跌落凡间丢了容貌,没想到你在凡间的样貌也是这样明丽动人”。

史莲转身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云裳公子,你怎会在这里?”史莲喜出望外。

“我来凡间游历,顺路来看看你,老邻居”。原来史莲的仙海神山与云裳公子的洞府毗邻,他们做了许多万年的老邻居。

“怎么样,做凡人还习惯吗?”云裳公子倚到路边栏杆说。

“还好吧,做凡人也挺有趣”

“那就好,真担心你不能适应。若是适应不来,我去跟上神说,把你再召回神界”

“哈哈哈,谢谢你。在凡间我遇到过不少来人间游历神仙,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要给我说好话的”史莲也倚到栏杆,背过身去。

“他们跟你没这份感情,咱们是老邻居”云裳公子看了一眼史莲又说“凡间毕竟不同神界,诱惑太多。你居于仙海,心思干净。若被这凡间的贪瞋迷恋之气传染,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我担心你会后悔的”。

史莲知道云裳公子说的是夜阑,“老朋友,有话直说就是”。

“那魔族三王子,现任的魔王夜阑。他主动向神界求婚又悔婚,不仅如此他还造谣毁坏你的名声。你一个战神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云裳的语气很失落,史莲在他的心里一直是皎洁无瑕的,他实在忍受不了夜阑对史莲做的种种。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知是错还要走下去,你对我很失望吧”

“没有”云裳赶紧解释“给自己一些时间,我相信你能重新振作起来”。

“史莲,史莲”紫尾燕子又来敲史莲的窗台,这次它没有衔来宝石,而是在背上背了一个盒子。

“你不要再听他的给我送东西,你再背回去吧,我不要”史莲赌气。

“史莲好重,史莲好重!”说到这,紫尾燕子竟一下子躺在了窗台,像是累晕了的样子。

“跟你主子一样无赖又幼稚”史莲走过去把紫尾燕子身上的盒子给解下来。竟然是一盒魔族的内丹,足有九枚。现在史莲终于知道上次夜阑往自己杯子里吐的是什么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内丹都给我,自己不想活了吗?”。史莲知道无论是神是魔,内丹去了轻则重新修练,重则不治身亡。算上夜阑上次给的,足有十枚之多,真不能理解夜阑是什么意思。

“史莲,你这个女人!”紫尾燕子理理翅膀飞走了。

自己这几日没有心口疼难道是因为夜阑的内丹,可是我明明服下魔族圣物应该是无痛之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下子给我这么多内丹,他是怎么想的,一别两宽吗?”史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

“将军,魔族送来求和信物”兵卒跑进营帐,递上一个木盒。

“是什么?”史莲接过去打开,夜阑胸口的那根情丝!史莲猛的惊醒过来。是夜里十点多,史莲倒了一杯水,喝下继续睡了。

史莲在两军阵前横刀立马,对面魔族已是溃不成军,这时有个手持长戟的少年向史莲冲过来。史莲长枪一挥,少年被刺穿胸口,鲜血淋了史莲一身,是夜阑!史莲又再次惊醒。刚刚到了十一点。

“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史莲开灯看了看旁边夜阑的内丹,起身重新穿好了衣服。

“夜阑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就能上钩,我还准备了好几套计划,没来的及用你就上当了,愚蠢!哈哈哈哈哈……”付雷看见重伤的夜阑放肆狂笑。

“我与兄长从小感情深厚,兄长十二岁离家便再无音讯。我还要谢谢你能让我与他再次相见”

“哈哈哈,夜阑重感情你就输了,魔族之王怎么能有感情,你不配坐上那王位!”

“我虽不配也是天命使然,而你什么也不是!”

“再嘴硬!”付雷将狩魔箭使劲插进夜阑右臂。

“住手,你把他折磨死了,我们怎么要出魔族圣物”付雷的同伴头戴黑色斗篷,阻止付雷继续折磨夜阑。

“夜阑,交出圣物放你和你兄长离开,如若不然就等着在这里灰飞烟灭吧,启动屠魔阵”那人吩咐一声,与付雷一起走了出去。

“其实你不必来见我,我与魔族早就再无瓜葛”魔族大王子夜风现在是一身僧人打扮,光头素衣,外形上的确看不出他与魔族有任何关联。

“我不知兄长当年为何离家出走,难道兄长就真的放下了父子兄弟情义”

“哼”夜风冷笑一声,“魔族哪有什么情义”。

史莲溜进魔族夜阑的寝宫,发现屋子里一片狼藉,那张墨色大床上并不见夜阑。“他会去了哪里?”史莲点上灯烛仔细查看。

“什么人在主上寝宫?”一群兵士冲了进来。他们看见举着蜡烛的史莲不由一愣。

“史莲,你来这里做什么?”那带头兵士问。

“夜阑呢,怎么不在这里?”史莲并没有回答,反而询问兵士。

“大胆,主上的名讳也是你随口叫的”兵士们拔出了刀。

“原来是史莲将军,大家快放下兵刃,一场误会。”这时金翅乌跑了过来。

“夜阑去哪了?”史莲问金翅乌。

“大胆!”那兵士又要抽刀。

“史将军找主上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大家稍安勿躁。史将军我叫金翅乌史主上的内恃”

“哦”史莲心想原来那些一个,两个的女人都是你这老东西给夜阑送过去的。“今晚是哪两个侍寝,把她们叫过来我有话要问”。

“今天日落之前主上就走了,没有人来侍寝”金翅乌回答。

“那他去哪了?”史莲问。

“老奴不知”

“昨天晚上是哪两个侍寝的,把她们叫上来,我有话要问”

“这……好吧”金翅乌犹豫一会马上答应。一会儿两个魔族女子被带了上来。史莲看过去完全符合大家对魔族女人的想象,丰腴的身姿似乎马上就要爆出衣服,长长的大腿漏在裙子外边,白皙的皮肤,红红的嘴唇,连女人都想多看两眼。

“你每天都给夜阑找这样的女人侍寝?”

金翅乌吓得趴到地上“史将军饶命,是主上要色艺俱佳的。稍不趁心主上就会大发雷霆,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你不该死,夜阑应该重重赏你。昨天是你们两个为夜阑侍寝的?”

史莲的威名在魔族是恶魔一般的存在,两个美女被吓得不敢出声。

“史将军问你们话,还不快说!”金翅乌着急道。

“是,是我们两个”

“怎么侍寝的,夜阑他有说些什么?”

“史将军,男女之事就那些呗,主上又是年少风流,你让我们说,那不得羞死人”其中一个女子说道。

“那他说什么了?”

“自始至终只说了一句话”

“什么?”

“快说呀!”金翅乌催促

“蛇蝎毒妇!”两个女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史莲没想到夜阑睡着其他女人还要骂着自己“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兵士与女人全部撤去。

“我能在这里多呆一会吗?”

“您请便,呆多久都成”金翅乌也退下了。

史莲点着夜阑寝宫所有的蜡烛,她仿佛看见了夜阑当时发怒的样子。他拉掉帷幔,摔碎花瓶,踢烂木柜,劈坏水晶魔球……,粗暴而又绝情。史莲把水晶魔球的碎片拼了起来,她知道夜阑去了哪里。

屠魔阵的功法越来越强,夜阑一人在拼命的抵抗。而那大王子夜风,却坐在那里念着佛珠无事一般。

“这全是命数,你不必这么垂死挣扎,天要亡我,我可奈何?天要留我,也不会让我就此死去”夜风说。

“兄长说的轻巧,你难道就没有求生的欲望,就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没有,你有吗?”夜风平静如水。

“我,我想重振魔族”

“还有呢”

“还有,没有了”夜阑摇摇头。

“你不想跟史莲说一声对不起吗?”

“兄长,此话怎讲?”夜阑心内一惊。

“当日神魔大战前夜我曾偷偷回到魔族,不巧让我听见了你与父王的对话,原来你们早就为兵败之势做好了准备。这几年我云游四海听到了许多关于你和史莲的传闻,没想到你真的照父王的谋划做了,还做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唉……”夜风失望的叹了口气“无怪乎父王总说自己九子十八女只有你三王子夜阑最像他,你果然如他一般心狠手辣。为达目的能泯灭掉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你们都是为了成就自己,能牺牲一切的人,包括自己的爱人”

“兄长,什么都逃不过你的慧眼”

“那又怎样,我也无能为力。只是那史莲,好好的战神,因为心软偏偏进了你这种恶毒的圈套。人活一世无论是神是魔还是那凡夫俗子,最最难得的是一颗真心,她为你付出真心,你却要制她于死地。万古战神史莲因你陨落,惭愧,惭愧”。

夜阑停下反抗,也坐到地上,死亡就在眼前。他虽然嘴硬心里却按耐不住的想念史莲,史莲的音容笑貌成了他临死前的最后一丝安慰,他干脆躺了下去,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史莲,若有来世,我只愿做你养的一盆花草,再不骗你!”,他闭上了眼里。

突然之间屠魔阵被土崩瓦解,一个身着铠甲手持长枪的女子出现在眼前。不错,她就是战神史莲。

“史莲将军!”大王子夜风赶紧起身行礼。

“魔族大王子夜风,魔族之中唯大王子神仙一般的人物”史莲给大王子还礼。

“夜风听闻史莲将军被贬落凡间,挫折种种,没想到今日一见还是风采依旧”

“大王子过奖了,我只是情急之中不得已又穿上战甲,让大王子见笑了”史莲说。

夜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史莲走过去伸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史莲,我以为我们只能来世再见了”夜阑抱紧史莲如重获至宝般激动。

“兄长,不随我去魔族吗?”夜阑挽留夜风。

“我早已皈依佛门,游僧一个。心无归处何处是家?心有归处,处处是家。”夜风望着远方。

“大王子本是魔族继任魔王,怎会突然之间决定离家礼佛呢?”史莲故意问。

“那本不属于我的东西何必强求,我于魔族不利,魔族于我不安。”夜风又转过身对夜阑说“夜阑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夜风不留一丝牵挂,转身离开。

“魔族之中唯大王子夜风有谦谦君子之风,英俊潇洒的外表,澄澈如冰的内心”史莲望着夜风的背影说。

“那我呢?”夜阑迫不及待的抱住史莲。

“你不及他”

“没关系,我不吃醋。他都做和尚了,你能怎么办?”夜阑紧紧的抱着史莲,生怕一撒手她会跑掉。

“疼不疼?”史莲看夜阑身上的伤虽没伤到致命要害,每处伤口却又深又残忍,显然对方是有所图折磨了他很久。

“不疼”夜阑还是抱着她。

“你忍一下,我送你回魔族”史莲解开夜阑抱着自己的双手。

“去你的家里好不好?”

“不行”史莲拒绝了夜阑。

“大胆,史莲我们主上怎会伤成这个样子?”刚到夜阑的寝宫门口,闻训赶来的魔族大小人物和兵士就把史莲团团围住。带头的是二王子夜琛。

“他受伤了,你问他去”史莲眼都不瞧夜琛一眼。“你到了,我回去了”史莲把夜阑交给赶过来的金翅乌。

“你就把我放这?”

“这不都是人吗?”史莲扭头就走。

“来都来了,陪我进去!”夜阑一把拉住要走的史莲。

“啪!”响亮的一个巴掌打在了夜阑的脸上。

“大胆!”魔族全部亮出了兵刃。

“你疯了,众目睽睽你打我!”夜阑愤怒的攥紧史莲的手腕,他不知道史莲哪来的怒火。夜阑看见史莲眼里有泪在打转,“这又是怎么了?”夜阑温柔的问。他有点不知所措,另一只手想去捧史莲的脸,史莲却恨恨的甩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史莲,魔宫是你说来就来,魔王是你说打就打的吗?”夜琛带人围住史莲。

“你们都滚开!”夜阑怒吼,“魔宫就是她想来就来的,我喜欢让她打,史莲路上小心点。”夜阑看着史莲的背影,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是爱慕,是仇恨,是远离,是亲近,他无法确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