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狩魔人史莲
  • 狩魔人史莲
  • 夏侯平川
  • 2302字
  • 2021-12-25 20:01:53

史莲剪着短发, 上身穿蝴蝶般流光溢彩的雪纺纱衣,下身是牛仔短裤及一双还算精致的夹脚凉拖。今天她休班,刚刚逛街回来脱下她伪精致的仙女裙换上自己休闲的衣服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夏季午后二三点钟的阳光透过树叶总是异常斑驳,史莲踢踏着拖鞋去了卖小吃的巷子让烤鱿鱼的小伙卷了两个鱿鱼,她如靓丽的日光青春饱满,树荫下打麻将的人们不由多看她一眼,感叹年轻真好。

虽然习惯了别人的赞美,但是听到类似的欣赏史莲还是会暗暗得意。不过她也深刻的明白只有在最正午,并且是自己得到充分休息,身体得到充分给养的情况下她才能焕发出如此的活力。这座北方城市的气候并不适用她,再说她也不算年轻,马上就要三十岁,何去何从一片茫然。

史莲贪婪睡觉,但每当她躺下许多过去的事总会历历在目,一遍一遍的在眼前重复。她回忆起自己为仙的日子,遥远荒芜而又绚烂的海上她自己一个人生活了许许多多年,或是几万年呢。寂寞的史莲从不要求改变,直到有一天她得罪了一个更高级的神,她被贬落人间经历最平凡无助的人生,同时要捕获被恶意潜在人间的魔。她成了猎魔人史莲。

一觉醒来史莲明显感到了光阴的流逝,她的脸又憔悴了一些,现在她是凡人完全没有了仙法支持这一切都不易改变。

一栋二层城市乡村楼被分成若干间,史莲租住在二楼正对楼梯口的一间。对,就是一间,这间屋子里只有一张钢铁做的大床,一张高高的旧桌子,桌子旧的太过残酷,史莲在桌子上垫了几张壁纸才勉强看的过去。回想自己为仙时的神树,彩云与珍珠,史莲轻轻叹了口气。

史莲借着路灯去了夜市,离自己的住处有两里路,史莲觉得自己的脚力还是可以的。夜市上商品琳琅满目,人群攒攒,史莲时不时低头看看手心这月里剩余的能量,估算着这月还能俘获几个游魔。被限制,被压迫,就算是为善也不让你从容发挥。史莲知道大神的目的就是粉碎她的高傲,让她充分感觉到无奈再到无助,让她跪地求饶变成一棵毫无用处的稻草。

史莲花五块钱买了一个带有粉色花的发卡戴到头上,又想起自己晶莹的玉簪,只觉得可笑的很。

夜市稍收,史莲听到有小孩的哭声。她感应到一个女人无助歇斯底里的嘶吼,眼前的孩子可是女人最宝贵的心肝,此刻她却大声的喊着绝情的话,还时不时的伸手去打小孩的头,手,撕掉他的作业本,扔掉他的铅笔,丑陋而又恶劣。

史莲化作透明来到哭泣孩子家里,发疯女人已带着她的怒火去了厨房,史莲见她从冰箱里取出一块小肉切下两片又把那块小肉放回了冰箱。女人在油烟机的轰鸣下炒着不算可口的菜,倒霉孩子溜到厨房门口跟他妈妈说今天的作业他不会,想让妈妈教练。女人回了一下头像是没有听见继续在灶台前手忙脚乱。

有敲门声,男孩起身去开门。“你反应太慢了,半天才开门,笨的跟猪一样!”这家的男人回来了,史莲看到了附在男人身上的魔,魔也看到了史莲。“桌子上总是这么乱,你不能让他收拾一下,你就是个邋遢人!”男人继续挑着孩子老婆的毛病。“你炒菜总是放这么多盐,你不知道高血压吗!……你吃饭能小点声音吗!……你能注意点自己的动作吗!……你是个女人吗!……”女人和孩子在饭桌上不停的听着男人的数落,只是女人没有说话,她偶尔往孩子碗里放几片肉,男人说的话对她就像史莲一样是透明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男人的数落从饭桌迁移到沙发。“你做什么发型都不好看,人长的不行。你看你脸的颧骨这么高,你太克夫相,造成我一直没什么成就,你不像个女人……”史莲从他家墙壁上看见照片里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下意识的看了眼手心自己剩余的能量。“你就是猪,你太笨了,你不用学习,学也学不好,学什么学……”男人又开始用他的言语毒箭伤害自己的孩子。史莲开始庆幸自己是透明的,要是让男人看见自己,一番挑剔下来估计史莲会疯掉,语言暴力太恐怖了。

史莲看见游魔贪婪萎缩的眼神,肮脏的手爪,恨不得当场将他毙命,但是她没有这个权利,身上剩余的能量就算将他擒住尚没有胜算。

夜渐深,男人无休止的唠叨声被打鼾的 声音代替,女人和孩子也进入到梦乡。屋里灭了灯,但还有微微的光线,史莲看着游魔,游魔似乎并不把她放在眼里。“你这个女人真是讨厌, 看在你曾经是神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你走吧免得自己难看”史莲冷笑,心想他说的一点不错,自己曾经那么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现在只能靠大神高兴每月分给一点点能量。“人间本没有那么多悲伤,因为你们这些自私贪婪冷血的游魔,所以人间到处都是不满,你们游魔为了自己的修炼而释放悲剧,吸食人间的幸运。我现在虽然力量有限也绝不会放任你的恶行不管”说到此处史莲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脚,确定今晚没有穿那双夹脚凉拖出来。

“看你还有什么能耐!”游魔一下子跳到天花板上倒立了过来,他本来丑陋的嘴脸此刻越发难看。史莲后退一步手掌发出狩箭,“反应太慢了,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游魔在嘲笑史莲“你看你现在的长相,现在的处境,每天给人间打工挣一口饭吃,无论是神还是魔都在看你的笑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说时迟那时快,还未等他笑完,史莲手持狩魔箭一下狠狠插入游魔后心。还好史莲敏捷的身手流放她的大神没能给夺去“你要干什么,你没有权利处决我,杀掉我你会遭受更严重的反噬,你在人间的生活会更加不如意”游魔就算被擒住也不忘出口要挟,史莲没有说话,她把游魔带到阳台,自己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强压住怒火。游魔还在叫嚣不过已经听不见声音了,他被缚成一颗闪闪的球挂在了狩魔箭的箭尾。史莲将狩魔箭射向天空,在人间看来那是一颗美丽的流星。

男人没有了游魔控制就不会再那么冷漠无情喋喋不休,即使能力有限给不了女人和孩子太富足的生活,但起码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躺在床上史莲心有余悸,自己再不是战无不胜的女神,不再是那个受众神敬仰的仙子。每当对付起这些游魔,史莲总为自己捏把汗,她一个人在这世上习惯了孤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