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家藏】

一道风雪缭绕的流光飞来,看着熟悉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眼前,药灵胎紧绷的心神终于放松下来,身子一软,瘫倒下去,触感却是柔软的狼毛。

看着力竭昏迷,倒在自己身上的小灵胎,狼王满脸心疼,取出药澜留下的纳戒,取出一枚五品疗伤丹,小心翼翼喂他服下。

丹药的效果很好,浑厚的药力迅速滋养着药灵胎的身体,尤其是他背部被虎爪撕裂的伤口,更是绽放出柔和光芒,快速止血愈合。

“狼王,恭喜你了,突破六阶!”

药华老爷子飞来,开口恭贺道,药黑煞紧随其后,脸上神色却是极为复杂,小心托起药黑虎的伤躯,取出高阶丹药为爱子疗伤,生怕道基受损。

“灵胎受伤严重,我就不陪两位多聊,先回去了。”

雪叔的神情并不好看,见到药灵胎面色红润不少,直接扇动双翼,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这里。

说实话,哪怕是对于药华老爷子,狼王心里也是很不满意,小灵胎这次被人伤地太惨了!

“唉!”

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看着精血燃尽,血肉干枯好似枯槁老人的药黑虎,眼中满是痛心疾首:

“黑煞,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替刑罚长老那一脉做事,当年药尘的结局你我都知道,嫡系……何曾想见到我们旁支真正崛起!”

“我知道!我知道!”

药黑煞近乎低吼,双目通红,似乎要滴出血来,近乎于歇斯底里:

“但我有什么办法,我祖父寿元将至,我又有暗伤无法突破斗宗,黑虎就是我重回嫡脉唯一的希望,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轰的一声,药黑煞宛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可怕的斗气轰鸣,在原地炸出一个大坑来,坑内漆黑的斗气交织,连坚硬的山石都被侵蚀殆尽。

药华看着药黑煞消失的身影,愁的眉毛都要缠在一起,最终却是无可奈何,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药族旁支众多,他们这一脉实力还算不错,能勉强排进前三十,但想要重回嫡脉,条件是何等的艰难。

一位斗尊!

药族族规,凡五代以内,未曾出现血脉六品,突破斗尊的嫡脉,皆贬为旁支纯血族人,居住在药帝山山腰之下。

在最讲究血脉的帝族,斗帝血脉的等级与纯度,便是族人唯一向上攀爬的通行证,即是荣誉,亦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面对庞然大物般的嫡系,他们这些蝼蚁般的旁支,除了认命般沦为棋子讨好对方,便只有向老天祈祷,让自己觉醒出一个高等级的血脉了。

……

当药灵胎完全恢复,自昏迷中苏醒,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缓缓睁开双目,刺目的阳光逼得药灵胎紧紧眯起眼睛,过了数秒方才适应下来,得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床铺,熟悉的房间还有熟悉的味道,药灵胎微微紧绷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

还好,那天突然出现的雪叔不是错觉,他确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努力坐起身来,药灵胎活动着身子,只觉得浑身经脉都在微微刺痛,内视己身,虽然经脉之上还有些细微的裂痕,却正在被一股药力缓缓恢复着。

药灵胎见状顿时松了口气,那日他疯狂激发斗气施展枯叶掌,经脉都爆裂了不少,如今却全都接上了,看来雪叔给自己吃了一枚还算不错的丹药。

有些自嘲地想着,药灵胎穿好衣服,在房间内缓缓舒展着身躯,寂静数日的斗气再次复苏,在经脉内流淌而过,带着清凉的气息,滋润着身躯。

“嘎吱~”

房间的木门突然被打开,雪叔用斗气托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刚才听到动静,果然是小灵胎醒了,昏迷三天饿了吧,我让膳房做了粥。”

“谢谢雪叔!”

药灵胎打了一套枯叶掌,此刻微微见汗,小脸红的像是个红苹果,乖巧可爱至极,格外地讨人喜欢。

端坐在桌前,药灵胎小口小口喝着粥,香气扑鼻,热腾腾的肉粥下肚,只觉得浑身都是暖融融的,有些绵软的四肢也再次被力量充盈。

“对了,雪叔,这个东西给你!”

吃饱喝足,药灵胎擦了擦嘴巴,取出脖子上的药帝鼎,轻轻一拧,咔嚓一声,鼎盖竟然掉了下来。

绚丽的光芒绽放,伴着浓郁的药香,鼎腹之内,紫华天命丹碎片和寒螭藤的种子静静躺着,淌出水波般的光华。

“这丹药是八品紫华天命丹,能开发出生灵的潜力,不要拒绝,雪叔,我已经服用过了,还有这枚寒螭藤的种子,能麻烦你帮我培育出来吗?”

“八……八品?!”

狼王着实是被惊到了,眼睛瞪得犹如铜铃大,爪子哆哆嗦嗦,一时间竟然没能把丹药抓起来。

一番推脱,在药灵胎的劝说下,雪叔还是收下了丹药碎片,准备回去吞服开启潜力。

冰霜龙狼王吞下一头寒螭幼崽,体内龙血十分浓郁,再服下丹药进一步提纯血脉,日后成就绝不会低于斗宗。

“还有这枚寒螭藤的种子,雪叔你一定要上心,寒螭藤的幼苗对我很重要。”

药灵胎再三嘱咐,狼王显然也是放在心上,郑重将种子收下,蕴养在头顶龙角之中。

“给雪叔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将寒螭藤培育出来的,还有这枚你父亲留下的纳戒,灵胎你拿去,能在修炼室内取出你祖传的地阶功法。”

狼王伸出硕大的爪子,毛茸茸的爪心内,一枚火红宛如宝石的高阶纳戒静静躺着,绽放出火热气息,看起来就颇为不凡。

药灵胎抿了抿嘴唇,没有拒绝,将纳戒收起来,这算是他父亲留下的最后的遗物了,一位斗皇巅峰的所有资产。

“对了,灵胎,你是什么时候将枯叶掌修炼至化境的,竟然瞒过了我,没想到你血脉虽低,看起来悟性却是惊人地可怕。”

雪叔正准备前去闭关炼化丹药,突然想起什么,话语中带着询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练着练着,就突破到了化境。”

药灵胎脸色微正,掌心不自觉地握住药帝鼎,他悟性其实一般,能将枯叶掌练至化境全靠这尊帝鼎相助。

药帝鼎不凡,当年药帝炼制这尊兵器时,或许是加入了类似菩提树枝的灵材,接触时竟然能令人悟道,像是盘坐在菩提古树下一般。

狼王闻言,也没有太过追究,转身向着自己的闭关地走去,药灵胎顿时松了口气,握着火红纳戒离开屋子,踏入了修炼室。

这处修炼室是他父亲所留,材质不凡,看起来黝黑如夜的冰冷大石,却绽放出点点星光,释放出浓郁的天地能量。

修炼室并不大,只有丈许方圆,除了一个暖玉蒲团外空荡荡的,药灵胎将密室紧紧关闭,径直将蒲团移了开来。

蒲团下,竟然藏着一个玄铁门户,材质颇为不凡,黑色之中透着暗金色泽,冰冷坚硬,巅峰斗宗也难以打破。

“这暗门好小,也就脸盆大,父亲是怎么下去的呢?”

药灵胎心中好奇,回忆起父亲曾教过自己的步骤,将手中纳戒摁在暗门的凹槽中,严丝合缝。

“咔嗒!”

一声轻响,火红的纳戒突然大放光明,像是被点燃一样,数不尽的火红纹络蔓延而出,弥漫在整个玄铁暗门之上,如同岩浆在流淌。

哧——

强烈的能量爆发,在药灵胎震惊的目光中,玄铁暗门瞬间分成数十块,冲出一道火红光柱,流转绚烂光华,缓缓凝聚出一个巨大的门户。

门户正中,一个黑色的漩涡不断旋转着,爆发出可怕的能量波动,似乎是通向一个未知世界。

“掌控空间之力,这是斗尊才能有的威能!”

药灵胎瞳孔微缩,深吸口气,迈步踏入空间漩涡之中,心中隐隐有些期待,看来自家还是有些家底的。

轻微的眩晕感传来,药灵胎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当他再度看清四周的景象时,却已然来到另一处密室之中。

这座密室很大,四周燃着长明不灭的青铜古灯,脚下青砖古旧,到处透着岁月的沧桑气息。

一座硕大的火红药鼎静静矗立,古老厚重,气势磅礴宛如山岳,鼎身之上雕刻着朱雀焚天之景,赤红能量汇聚在药鼎四周,竟如同火焰在燃烧。

“雀羽鼎,竟然在这里!”

药灵胎有些惊讶,这尊药鼎他见父亲使用过,传承悠久,是他祖上一位八品炼药师留下的,珍贵至极。

雀羽鼎之后,是一张比房屋还要大的供桌,上面密密麻麻,供奉着数以百计的神位,一旁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张广袤的族谱,默默诉说着一个曾经繁荣昌盛的大家族。

看着供桌之上的先祖神牌,药灵胎取出三根香点燃,供奉一番,自纳戒内拿出雪叔为父亲制作的灵牌,恭敬地摆放在最下方,母亲雪如烟的牌位旁。

砰!砰!砰!

只是三个响头而已,药灵胎却已然是红了眼眶,擦干眼泪,绕到供桌后方,将供奉在最上方的牌位轻轻旋转半周。

“咔嚓!咔嚓!”

供桌后的黝黑石壁上,一个暗匣打开,露出其中十几道散发流光的卷轴,各个散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看起来极为不凡。

这是药灵胎祖上传下来的功法斗技,最低都是玄阶高级,甚至他这一脉的传承功法,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地阶中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