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袭击】

两只手掌碰撞,全都是同样的斗技,掌心处斗气凝聚成枯黄叶片形状,带有稀薄的腐蚀性,使得空气都在微微波动。

“砰!”

一声沉闷声响传来,二者一触即分,竟然是势均力敌,各自倒退了数步,脚掌踩在坚硬的石板路上,扬起大片灰尘,彼此忌惮地看着对方。

“二星斗者,到底是谁?!”

药灵胎眼神微凝,掌心微微刺痛,感受到了对方的实力,这人面容被斗气遮掩,身形与他相仿,想必亦是旁支的少年天骄。

更何况,对方也会枯叶掌,这是药族族学免费提供的几十道免费斗技之一,玄阶低级斗技,族学中那些斗之气九段的少年几乎人人都会。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如此针对我,光天化日下袭击同族!”

脚掌在石板上踏出深深印痕,药灵胎宛如一支利箭爆射而出,速度快得惊人,手掌挥舞,瞬息间打出十几道残影,专门针对敌人的面部。

浑厚的斗气在掌心内喷薄,仿佛十几片枯叶飞舞,将敌人笼罩,带着诡异的侵蚀力,与对方的斗气碰撞在一起,滋滋作响。

“枯叶掌大成,倒是有些小瞧你了!”

来人发出沉闷的笑声,让人分辨不出他的身份,面对迎面而来的十几道掌影,却是丝毫不慌:

“不过,药灵胎你也不过如此了,将紫华天命丹交出来吧!”

敌人同样出掌,后发先制,同样在瞬息间拍出十几道枯叶掌,将药灵胎所有掌影抵消,可怕的劲力爆发,乱石飞溅,这片石板路直接炸开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敌手,药灵胎丝毫不慌,他早已料到这种局面,只见斗气奔涌,在他胸部汇聚出一道狼首幻影,寒气森森,模样颇似雪叔。

“嗷呜!”

冰霜狼首发出一道悠扬吼声,猛地冲出,宛如一道冰蓝流光,蕴含着强横力量,击碎了对方笼罩在面部的斗气。

敌人猛地退后十几步,却还是晚了,面容暴露在药灵胎眼前,让他瞳孔微微收缩,有意外,更多却是在意料之中:

“果然是你,药黑虎!”

那是一名黑衣少年,今年十一岁,长相很英俊,只是双目有些狭长阴冷,鼻子更是弯如鹰钩,让人不寒而栗。

药黑虎天资惊人,在族学内都是数一数二的,常常仗着自己的五品血脉欺压同学,族学内许多长老对他并不是很喜欢。

最重要的是,对方是药黑煞的亲儿子!

“本来不想暴露身份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药灵胎,你一个三品血脉竟然能在这个年岁突破斗者,真是拜了一个好师尊啊!”

药黑虎冷冷地笑着,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嫉妒和艳羡,怒火升腾几乎要讲他吞噬,他可是五品血脉,成就斗者时也只是十岁左右。

药灵胎一个三品血脉,何德何能与他相媲美,若是当初父亲能抢到那株寒螭藤,换取帝血丹,他绝对能突破六品血脉。

甚至被斗尊长老看上,收为弟子,日后修为有成,突破斗尊,让自己这一脉重归嫡系。

这一切……本应都是他的!

掌心微曲,药黑虎越想越气,双手握爪,施展出一道可怕的斗技,漆黑的斗气自他体内涌出,于身后显化出一头庞大的黑虎幻影:

“暴露了也好,这样我就能无所顾忌,施展出我家传的斗技了,药灵胎,不要怪我,是上面的大人吩咐我来取丹药的!”

“玄阶高级斗技,虎煞断心爪!”

黑虎咆哮,药黑虎几乎化作一头人性野兽冲来,几乎要择人而噬,双手之上斗气缭绕,化作匕首般的虎爪,挥舞间空气发出尖锐声音,锋利地惊人,足以切开钢铁。

药黑虎出手十分狠辣,直取药灵胎双臂,想要废掉这个卑贱的三品血脉,抢走紫华天命丹碎片,而且丝毫不惧药卿尘的降罪。

锋利的劲气扑面,虎爪还未临身,药灵胎便是觉得肌肤刺痛,对方同样也是五品血脉,越阶挑战不过家常便饭,这一招足以斩杀五星斗者!

“咻!”

他没有选择硬抗,而是迅速后退,迅捷地像是一只兔子,兔起鹘落,向着药华老爷子的院落跑去,生怕药黑煞在附近埋伏。

对方是修炼了功法的二星斗者,他一个刚突破的小弱鸡,能胜也绝对是险胜,再加上一名可能藏在暗处的斗皇强者,还是摇人更为妥当。

“你跑不掉的,在你我没有决出胜负前,我父亲和药华都是不会出手的,这是那些大人物制定的规则!”

药黑虎一声怒吼,竟然燃烧精血,漆黑的虎爪之上泛起可怖血光,速度更是快了一大截,甚至拉出了残影,追上了药灵胎!

虎爪锋利,轻轻一划,便是撕裂衣裳,抓下一块血淋淋的肉来,火辣辣地疼,像是火焰在焚烧神经。

“该死!到底是哪个大人物在针对我?难道是药万归,他一个斗圣这么闲的嘛!”

药灵胎心中疯狂咒骂,知道自己必须应战了,深吸口气,压下心底诸多杂念,斗气灌注进双腿之中。

“砰!”

他猛地向下一跳,裤脚破碎,直接踏出一个深坑来,泥土四溅,足足飞上近十米高,落在不远处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冠之上,冷冷地俯视着下方。

“你就只会逃吗,懦夫,看我砸了这颗树,你还如何逃!”

药黑虎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就冲到树下,抬起头隔着重重枝叶和敌人对视,一掌拍击在粗大的树干上,炸开数道指头粗细的裂缝,漫天叶落如雨。

他此刻黑虎附身,体重增长十数倍,根本难以上树,只能疯狂拍击大树,每一掌都打出可怕的破风声。

这颗大树顿时摇摇欲坠,在疯狂摇动着,药灵胎的身形几乎站立不稳,但他的眼神却是平静地吓人。

“枯叶掌!”

呼出一口浊气,药灵胎施展的依旧还是这道斗技,掌随心动,四肢舒展间,竟然有一种难言的道韵。

“哗啦啦!”

天地疾风起,满树的叶片都在作响,脱落下来,碧绿的叶片变得枯黄,随着药灵胎施展斗技,于他身前凝聚出一道小山般大小的枯黄掌印。

这道枯叶掌是如此的可怕,闪烁奇异灵光,天地能量疯狂注入,掀起一阵可怕的威压,像是要将让这片天地都枯败下来。

光秃秃的树枝下,药黑虎近乎呆滞地看着这一幕,根本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化境?怎么可能?!”

同样的斗技,在不同的人手中,威力有时却是天差地别,故斗气大陆之上,将对斗气的掌握分为五个境界。

初窥、小成、大成、圆满、化境!

化境,乃是最高境界,代表此人对于斗技的领悟,已然是达到甚至超越了斗技开创者的境界。

化境虽强,但却极为看重天资悟性,非妖孽者难以达到,但一旦领悟,却足以将低阶斗技发挥出可怕的战力。

就如同此刻的枯叶掌,在药灵胎手中的威力,却已然不下于玄阶高级斗技,甚至要隐隐超出一线。

“药黑虎,试试我这一掌的威力吧!”

药灵胎面色苍白,丹田内空空如也,虽然斗气都被挥霍一空,眼神却是明亮地吓人。

他轻轻出掌,向下一按,双袖直接化作飞灰,掌心内光芒大盛,一道璀璨夺目的掌印飞出,漫天落叶飞舞,像是足以镇压天地乾坤!

掌还未至,一股可怕的威压便是爆发开来,如同山岳崩塌,大地直接陷进去了一层,坚硬的青石都碎成齑粉。

药黑虎背脊都被压弯了,像是负着山岳,要被压爬在地上,但他是何等骄傲的人,岂会向一个三品血脉臣服?

只见他背脊咔嚓咔嚓响,硬生生抗着压力挺直腰身,身体表面炸开无数血花,殷红的精血汇入身后那头黑虎,像是让黑虎复苏了,多出一种灵动之感,蕴含着一种可怕的威势。

“黑虎煞灵,杀!”

药黑虎满脸狰狞地咆哮着,浑身被鲜血染红,眼神可怕的吓人,身后黑虎仰头发出令百兽臣服的吼声,猛然迎上了头顶那小山般的手掌。

黑虎虽然只有丈许长,其中蕴含的威势却不弱半分,携带着遮蔽天地的煞气冲上苍穹,和枯叶掌印碰撞在一起!

“轰!”

两道恐怖的斗技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可怕的威力,发出一声可怕的轰鸣,甚至掀起了一阵小型风暴,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芒。

能量肆虐,在碰撞的核心处,一个接近一米深,十米宽的深坑被炸了出来,这种程度的攻击,哪怕是高阶斗者也要变色。

当能量湮灭,烟尘散去,药灵胎眼睛轻眯,竟然在深坑中心,看到了一道依旧站立的身影。

“哈哈哈……哈哈哈!药灵胎,我药黑虎……没有输!我还在站在这里!”

尽管浑身没有一块好肉,嘴中溢出的鲜血染红了胸膛,但药黑虎依旧在大声笑着,恣意而骄狂,背脊挺得笔直。

药灵胎静静地看着他,双脚一踏,自光秃秃的大树上跳下来,站在药黑虎对面,近在咫尺,甚至能看到对方刺破血肉的断骨。

双目对视,一双黯淡而执着,染着不甘的滔天火焰,另一双眸子,却平静若幽潭。

“药灵胎,放过我儿,以后我绝不会再针对于你,我发誓,这次绝对说到做到!”

远处,一道黑色的斗气风暴席卷长空,药黑煞那焦急万分的声音传来,竟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但另一股不弱分毫的气势爆发,却是药华老爷子在出手针对,拖住了对方,这是早就制定好的规则。

棋子之间的厮杀。

“咳……你要……杀我吗?”

药黑虎喉咙里不断溢血,如同一个血人,生机微弱地如同风中残烛,但他的眼神依旧那么凶狠,没有半分服输:

“今日你不杀我,日后我绝对会杀你!”

“我有那么傻吗,公然违反族规,然后被铁卫带走?况且今天过后,你就再也追不上我了,不过比起你父亲,你真是强多了。”

药灵胎平静的脸上突然笑了,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对方额头上:“睡一觉吧,不然不用我动手,你就会死了。”

砰的一声,药黑虎仰面栽倒,砸在大坑之中,扬起些许灰尘,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终于……解决了!”

看了眼远处对峙的两位斗皇强者,药灵胎身形一晃,差点也是摔倒在地上,他早已力竭,只剩下一股意志支撑着身体。

药灵胎心中有些暗恼,药黑虎挑选的时机太好了,他刚突破,还没来得及学习更加强大的斗技,不然也不会如此狼狈。

眼前微微发黑,正当药灵胎支撑不住时,一道冰蓝色的粗大光柱,突然冲天而起,那股缓缓升腾的气势,让斗皇强者都要心头压抑。

雪叔……出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