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种子】

“恭喜你,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弱鸡啦!”

药灵胎听到殇挖苦的话语,一张小脸顿时成了苦瓜脸,眉毛都耷拉下来:“殇,你就不能好好夸我几句?我才十岁半,成为斗者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吧!”

“行行行,夸你夸你,灵胎最棒,灵胎最帅,行了吧!”

殇不耐烦地摇着尾巴,一跃跳到某人头顶,舒舒服服地缩成一团,像是给药灵胎戴上一顶帽子:

“灵胎小子,你的属性是什么,我看看你师尊的收藏里,有没有适合你的功法,药族内提供的那几本大众功法太低级了,配不上你。”

“我是木属性为主,其次是火属性和冰属性。我记得族内提供的功法不低啊,十几本玄阶高级,还有一本地阶的火属性功法,难道师尊有天阶功法?”

药灵胎好奇地问道,虽然他下定决心要修炼《神木夺天诀》,但长长见识也是不错的。

“你师尊确实修炼的是天阶功法,不过你一个记名弟子就别想了,你修为太低,给你你也看不懂。”

殇大人翻了个白眼,小屁孩还真敢想,天阶功法它还没有呢:

“你运气不错,你师尊也是以木属性为主,火属性为辅,我这里有一本《青阳降生卷》,地阶高级功法,还是从你师尊修炼的天阶功法中演化而成,要不要?”

“地阶高级?还是从天阶功法中演变出来的?”

药灵胎闻言,顿时心脏不争气地跳了几跳,呼吸都粗重起来,差点都难以坚守本心,要修炼这本功法了。

“忍住!忍住!《神木夺天诀》可是药帝都眼馋的功法,还能逆天自造九神脉,《焚诀》都不一定比得上,天阶功法比起来都是个渣!”

药灵胎心中疯狂呐喊,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掌心隔着衣物,紧紧攥着脖子上的药帝鼎,指尖都捏白了。

冰凉的触感传来,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熄灭了药灵胎心中的火焰,他天赋不行,如今虽是五品血脉,斗尊依旧是一大坎。

萧炎能够凭借《焚诀》,不断炼化异火提升修为改善资质,再加上磕丹药作弊,这不是一本地阶高级功法能赶超的,天阶也不行!

因为《焚诀》难以得到,药灵胎根本无法复制萧炎的路,《神木夺天诀》便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深吸口气,药灵胎轻轻摇头,只觉得心尖都在滴血:“不用了殇,我们家里有一本嫡传功法,倒是更适合我。”

“哟,看来你祖上也不凡啊,出过了不得的人物,地阶高级功法都看不上,倒是有些小瞧你了!”

殇懒洋洋地调笑道,并没有怀疑太多,药族传承久远,哪怕是旁系分支,祖上也大都是从嫡系没落下去的。

指不定哪一家,祖上就曾出过斗圣,留有隐秘传承,进而再度崛起,这种事太常见了。

药灵胎见对方没有深究,心中也松了口气,心神一动,想起黑猫那控制时间的可怕力量,顿时有些眼馋:

“对了,殇,你是哪个种族的魔兽啊,我竟然没有见过,还有那种让时间静止的能力,是一种特殊斗技吗?”

“那是我的血脉能力,你一个人类就不要惦记了,老老实实当我的人宠就好,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殇大咧咧地笑着,看似神色傲娇,却并没有提及自己的种族,眼底深处,更是有寂寥和落寞一闪而逝:

“行了,灵胎小子,你再留在这青阳小筑也没啥大用,早点滚回家修炼功法,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吧!”

“别啊殇大人,我还有一件很要紧的事!”

见掌控时间没戏,药灵胎连忙高呼,想起凝结灵脉所需要的高阶灵药:

“我最亲爱的殇大人,您这么富有,嘿嘿嘿,能不能……借小子一株灵药?”

“灵药?”

殇闻言微微一愣,旋即不耐烦地挥了挥爪子:“你在这山谷里四处溜达溜达,四品五品灵药随便拿,运气好,能找到一株六品灵药也说不定,别来烦我!”

卧槽!便宜师尊这么有钱?!

药灵胎真的是被镇住了,不愧是顶级八品炼药师,当真是豪横无比,可惜,他想要的,最低也是八品灵药。

这关乎他凝聚出的第一条灵脉的强弱,必须要慎重考虑。

心中挣扎片刻,药灵胎小心翼翼开口:“殇,我想借的,是一株八品灵药,你能不能先借我一株,我保证会还的!”

“八品灵药,你怎么不去抢,你一个小小斗者要这么高阶的灵药干嘛,炼制八品丹药吗?”

话音一落,殇当即就炸毛了,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一样,高声怪叫,这种灵药低阶斗尊都要当宝:

“这块山谷后面,有一块你师尊的私人药田,里面七品八品灵药成片,据说连九品灵药都有,你要是不怕死,可以偷偷去挖一株!”

听到对方故意的冷笑声,药灵胎也知道自己在做梦,但八品灵药关乎自己的道途,绝对马虎不得:

“殇,我知道你最好最帅气了,我也不需要成熟灵药,灵药幼苗甚至灵药种子都行,你就帮我这一次嘛!”

药灵胎本来是死马当活马医,抱着侥幸一问,谁知道殇闻言,一拍脑袋,脸上神情竟然有些尴尬:

“咳!那啥,你不说我都忘了,你提起灵药种子我才想起来,三个月前,你师尊给了我一枚什么寒螭藤的种子,让我交给你,时间一长我就给忘了,抱歉啊,灵胎小子!”

药灵胎:“!!!”

颇为无语地看着眼前,这只无比欠揍的黑猫,药灵胎简直有种打人的冲动,要不是打不过,绝对要让它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怎么,难道你还想要打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是记性差!”

虽然理亏,但殇大人已依旧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傲娇地很,这小猫修为虽强,年岁绝对不大,时不时像个孩子一样。

药灵胎头痛无比,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行行行,都是我不对,您老就大发善心,赶快把寒螭藤的种子交给我吧!”

“知道了,让我想想,我给扔……不是,我把那种子给藏哪了,那东西像是冰块一样,冻得要人命!”

殇有些心虚地开口,歪着脑袋沉思着,整个毛茸茸的猫脸都纠缠在一起,最后竟然一跃而起,消失在这片山谷里。

好在殇虽然为猫不太靠谱,但记性还算可以,药灵胎也就等了一个多时辰,终是等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喏,给你!”

殇大人踏空而来,称得上是神采飞扬,爪子一挥,丢垃圾似地丢出一物,话语颇为嫌弃:

“这枚种子冷得简直跟万载玄冰有的一拼,想要完全成熟恐怕需要近千年岁月,还要以螭龙气息滋养,也不知道你要它有啥用!”

“这就不需要您老费心了!”

药灵胎小心翼翼地接住种子,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感觉手掌直接冻得没了知觉,连忙以斗气包裹种子,这才好受了不少。

他仔细打量着寒螭藤种子,这枚种子小拇指大小,通体呈蓝色,清澈如天穹琉璃,森森寒气汇聚在种子周围,隐约间形成螭龙咆哮异象。

虽然像是握着一块玄冰,药灵胎心中却是无比火热,八品寒螭藤完全成熟,或许需要近千载时光。

但若是仅仅要让其发芽,成长为幼苗,有雪叔帮忙,几个月时间也就够了。

《神木夺天诀》借天地灵药神木凝聚人体灵脉,不管是成熟体还是幼苗,效果都是一样的。

几个月而已,他等得起!

一想到自己能够凝聚出第一条灵脉,拥有强悍莫测的灵脉神通,修行天赋更是可以进一步加强,药灵胎内心便是极为迫不及待。

“殇,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

药灵胎深深鞠了一躬,真心感谢,抬起头来,却见到一只肉乎乎的爪子突兀飞来,一爪拍在他英俊潇洒的脸上。

“既然没事了,那就赶快滚吧,本大人要睡觉了!”

砰的一声,药灵胎直接被拍飞了,像是流星一般划过长空,飞出青阳小筑,在泥土中砸出来一个小坑,身后正是来时的小院木门。

“死猫!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尝试当流星的感觉!”

药灵胎将头从土里拔出来,仰天悲愤嘶吼,右脸肿的像是馒头一样,上面印着一只可爱的猫爪爪,显眼至极。

他独自地坐在这里,用斗气滋养了半天,方才完全消肿,恢复了往昔的可爱与帅气。

对着身后的院子伸了三秒中指,药灵胎满含怒火地向着山下走去,那股实质般的黑色怨气,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没有人来找麻烦,药灵胎顺利离开药帝山巅,走了一个多时辰,远远的,已经望见了自家小院。

但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从旁边的巷子内冲出,一掌拍向药灵胎的胸膛,出手狠辣至极:“枯叶掌!”

凌厉的气息扑面,望着那道被斗气包裹面容的身影,药灵胎心中积攒的怒火,终于是有了发泄之地,同样是一掌拍出,施展出同样斗技:

“敢在药帝山出手袭击,好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