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再见佘瑜】

八翼黑蛇皇的突然加入,瞬间改变了战场之上的情况,陈林瞬间落入下风,血煞蟒更是因为血脉压制,差点撕成两半。

药灵胎看着瞬息万变的战场,微微错愕:“那是白牙?怎么看起来状态不对,像是……魂体?!”

“确实是魂体,这家伙,看来是在天蛇山上被杀死了,怎么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雪叔仔细观察了一阵,也有些不解,他们两个逃的早,根本没看到白牙被九天尊分尸的一幕。

沉吟片刻,药灵胎自藏身的灌木丛中探出身子:“走吧雪叔,我们过去,等会就说是被战斗余波吸引过来的。”

他以后毕竟要入迦南学院,现在有十几名学员死在这里,这样的说法能少些麻烦。

“好,我们走!”

“嗷呜——”

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狼吟声,雪叔载着药灵胎,瞬间介入战场之内,浑身风雪呼啸,将大片树木冻成冰晶。

“斗宗?!”

看到来狼,三人顿时吃了一惊,目光中带着颤栗和惊悚,哪怕是认出狼王的白牙,也是满脸警惕。

“白牙,好久不见了!”

狼王毛茸茸的背上,药灵胎探出头来,带着笑容,他瞥了眼转身就逃的陈林,眼神漠然:

“雪叔,杀了吧!”

冰晶呼啸,狼王一爪子拍下去,顿时山林摇颤,任凭陈林如何嘶吼挣扎,脖颈之上青筋暴起,依旧徒劳,被碾成了一摊碎肉。

“唔,还有只小杂鱼。”

轻声嘀咕了一句,药灵胎看向已然是逃窜到百米外的陈晓,手臂轻轻一颤,顿时天地间响起阵阵音爆之声。

一道冰蓝色的战戟被他投掷而出,如同一抹蓝色闪电掠过半空,直接是将陈晓钉在大地上,带起一片温热的血。

咔嚓咔嚓!

极致的寒气爆发,这串血还没落地,便是直接被冻结在了虚空,至于陈林的尸身,也被冻成了冰雕。

钟长老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嘴角一抽,外院的一名精英弟子,竟然就这样被人秒了。

看着泥土之中,被斩成数截依旧在疯狂扭动的血煞蟒,药灵胎嘴角一掀:“要帮忙吗?”

“不用了灵胎兄,交给我吧。”

略有些沙哑的声音,突然自黑夜之中响起,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出来,正是佘瑜。

只是此刻,佘瑜的状态却很是糟糕,神色憔悴,眼神晦暗,连鬓角都是生出了一缕白发。

他挥了挥手,顿时肩膀之上,一条盘旋着的青色小蛇瞬间掠出,速度之快宛如瞬移,直接是洞穿了血煞蟒的眼睛,带起一片让人胆寒的鲜血。

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着脑子,血煞蟒的残躯疯狂扭动着,在地上轰出一个个大坑,最后身子一僵,就此没了生息。

吧唧吧唧的吞咬声在蛇尸内传出来,血煞蟒鳞甲下的皮肤不断凸起,一道纤细的身影不断穿梭,在大口撕咬着内脏和嫩肉。

瞳孔微微一缩,药灵胎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五阶魔兽空影青蛇,天生的暗杀者,六阶魔兽都要忌惮。

“白牙,你的状态不好,还是回来吧。”

招了招手,佘瑜一双眼睛青光大盛,两朵娇艳的花苞盛开旋转,像是灵蛇盘踞。

八翼黑蛇皇应了一声,瞬间化作一道黑芒,没入一朵青花之内,将其染成紫黑色。

正是这双后天修炼的残缺碧蛇三花瞳,佘瑜才能保留白牙的灵魂。

可惜,这毕竟是残缺的,三花瞳自带的空间,只能让他收服四条蛇类魔兽。

从狼王背上跳下了,药灵胎看向钟长老,轻声一叹:“节哀。”

这时,那些逃出去的学员也都跑了回来,默默收敛着同伴的尸体,空气中,隐隐有压低的啜泣声响起。

这些外院弟子,大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还不曾经历过太多鲜血,显得有些稚嫩。

手掌轻轻一招,青影一闪,空影青蛇落到佘瑜的手掌之上,青碧如玉的鳞甲之上,不染鲜血。

青蛇嘴巴一张,吐出一枚血色魔核,佘瑜没有犹豫,将魔核递给了药灵胎,毕竟这里的最强战力可是狼王。

“不用,佘瑜兄你拿着吧。”

摆了摆手,药灵胎掌心一吸,陈林的纳戒顿时被他收入囊中。

灵魂探进戒指内,片刻后,药灵胎嘴角一撇,几大箱子金币,几份玄阶斗技,真是个穷逼。

手腕一抖,药灵胎将纳戒扔给了有些错愕的钟长老:“贵学院这次损失不小,这纳戒里的东西,就给这些死去的学员家里做补偿吧。”

借花献佛嘛,毕竟日后可能是一个学院里混的。

果然,这话一出,那些学院们看向他的目光顿时亲切了不少,连得钟长老眼中都是异彩连连,连心中的戒备都是散去不少。

“这次贵学院的损失,算是我天蛇府御下不利,即便今晚过后天蛇府不复存在,我也会补偿迦南学院的。”

佘瑜适时开口,神色间带着惋惜和自责,药灵胎心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恐怕是想借助迦南学院的势力来报仇。

不过天蛇府被袭击,其实也有点药灵胎的锅。

按照原本的发展,佘鸿过几年就会老死,魂殿培养出的狮天突破六星斗尊,顺理成章成为西北大陆第一高手。

然后发动战争,统一西北,为魂殿提供大量灵魂,并寻找帝玉的下落。

但佘鸿突然延寿成功,天蛇府西北霸主的地位不可动摇,将狮天培养出能打败佘鸿的实力,消耗的资源又太多。

于是魂殿直接选择了掀桌子,先灭了天蛇府,然后扶持狮冥宗上位,一步步蚕食西北大陆。

此时佘瑜的落魄,某人真的要负不少责任。

“走吧,诸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将陈林的纳戒强行塞给钟长老,药灵胎看向佘瑜:“瑜兄有什么好的去处推荐吗?”

“不如去霖城吧,就是陈林驻守的城池,是我天蛇府麾下势力,距此地数百里之遥,位于一座山脉深处,颇为偏僻。”

指了指那滩肉泥,佘瑜推荐道:“霖城高手被我们尽数屠尽,此时正好群龙无首,只有消息不泄露出去,我们刚好能接手霖城一段时间。”

思索片刻,药灵胎同意了这个提议,钟长老也无异议,他本身重伤,所以故意选择山林行走,避开了一路上的城池。

此时有斗宗坐镇,胆子倒也大了一些,实在不行跑路就成。

一行人瞬间动身上路,气氛倒是比原先好了很多,斗宗强者守护,提升的士气不是一点两点。

路上,药灵胎通过旁敲侧击,也算是得知了佘瑜的情况。

白天时佘鸿府主爆种,启动护山阵法,召唤出黄金龙蟒虚影,将魂殿大阵击破,斩开了封锁的空间。

佘瑜直接是被老府主破开空间,送到了一处秘密基地,那里算是天蛇府早就准备好的后手之一。

只是经历过宗门大难,大长老和侍卫长的叛变,佘瑜老感觉那处基地里的人也不可靠,找个机会溜了出来。

后来遇到迦南学院被袭击,便是选择果断出手,准备以后逃到迦南学院之中,好好修炼。

因为伤员不少的缘故,众人足足走了两天时间,方才来到了霖城所在的山脉之中。

不知道是众人运气爆棚,还是说其他缘故,这么大的目标,足足几十个人,竟然没有被任何一名魂殿护法发现。

狼王仅有的几次出手,也不过是拍死了几头不长眼的魔兽。

终于,第三天接近正午,霖城已然在望,远远看去,那是一座隐藏在山谷之中的小城,称得上偏僻荒凉。

山谷隐蔽,霖城外,只有一条小路与外界联通,若不在这座山脉内刻意寻找,恐怕根本难以发现。

如果不是山脉之内,有一处天然血蛇窟,能捕获大量蟒蛇幼崽,天蛇府根本不会在此建城。

看着那座炊烟袅袅,看起来颇为平静的小城,众人紧绷了几天的心神,也是微微放松下来。

“嗯?后面有高手追来,是斗皇!”

狼王眉头一皱,猛地开口说道,学员们面面相觑,倒也不是很紧张,有斗宗大佬在,怕啥!

剧烈的破空声传来,药灵胎抬眼看去,来人是一名老者,背后斗气双翼颇为华美,身上穿着天蛇府的长老服饰,大摇大摆。

“是那处基地里的管事者!”

佘瑜的话语响起,带着戒备,药灵胎心中一动,这老者衣袍之上,代表天蛇府的图案颇为招摇,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老者遥遥飞来,看到佘瑜后片刻,眼睛顿时一亮:

“少府主,可算是找到您了,快跟我会天蛇府吧,府主大人临时突破,将魂殿来犯之人,全都打跑了!”

嗯?好熟悉的剧本!

绝对有阴谋!!

哈,骗不了我药大聪明!!!

药灵胎转动着聪明的小脑瓜,心里面瞬间闪过不少狗血剧情,背刺戏码,老套路了。

他目光打量着这位看似忠诚的长老,越来越觉得对方像是位老狐狸在演戏,可疑滴很。

猛地一挥手,药灵胎瞬间豪气干云,得意洋洋地开口,如同胸有成竹:

“雪叔,拿下他,这是个叛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