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鹜护法!】

“灵胎,保护好自己!”

狼王一声嘶吼,头顶龙角光华璀璨,释放出一道又一道星河般的冰晶匹练,和三条锁链狠狠撞在一起。

金铁般的脆响声不断响起,冰屑四溅,极寒气息爆发,晶莹的冰层瞬间弥漫而出,将漆黑的锁链冻结在虚空之中。

铛!铛!铛!

狼王硕大的爪子一拍,顿时潮水般的力量爆发而出,瞬间将三条锁链拍飞向远方。

像是三枚可怕的导弹倒飞而出,发出阵阵呼啸声,直接撞向鹜护法,可怕的劲风,湮灭了大片雾气。

漆黑锁链倒射入黑烟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沉闷声响,鹜护法斗篷下的身躯微微一颤,竟然像是退了半步。

与此同时,狼王头顶那一对龙角之间,一条条闪电般的蓝芒炸开,可怕的能量呼啸汇聚,凝聚出一股极寒风暴。

轰!!

眨眼之间,一道大腿般粗细的白色能量光柱,便是瞬间暴射而出,点点冰蓝神光绽放,狠狠划破虚空,重重撞击在鹜护法身上。

空间颤抖,能量光柱过后,一道道指头粗细的漆黑裂缝交织浮现,这一击,足以洞穿一座千丈巨山!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鹜护法袖袍一抖,顿时三条锁链交织成一个球体,将他的身形笼罩其中。

一道道诡异黑雾,不断自锁链之中弥漫而出,铺天盖地,和那能量光柱正面碰撞在一起。

嘎吱——

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道道惊雷般的炸响之声,天地之间宛如掀起惊涛骇浪,周围的虚空都在颤抖。

恐怖的光芒弥漫,几乎充斥在这片天地之中,可怕的能量冲击,像是一座活火山在喷发!

风暴席卷,瞬息间挤压满这片苍穹,雪叔不得不向后退去,避开锋芒。

药灵胎紧紧盯着风暴中心,狼王微微喘息,刚才那道光柱,已经是他最强的手段了。

待得能量平息,光芒散尽,看到那个漆黑色的球体浮现,药灵胎心中顿时一沉。

咔嚓咔嚓!

玻璃破碎般的声响不断响起,漆黑的球体瞬间崩碎,连那坚固不朽的锁链,都直接碎成了一块块废铁。

鹜护法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浑身都黑雾无比黯淡,殷红的双眼之中,更是充斥着疯狂:

“杂碎,你惹怒我了!!”

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鹜护法体内的黑雾,突然如同滚滚狼烟冲起,一层近乎实质般的黑色晶体,将他整条手臂包裹。

脚掌狠狠一踏虚空,音爆之声响彻云霄,眨眼间,鹜护法便是出现在狼王身前,狠狠轰出一拳!

冰冷的拳头表面,黑色晶体闪烁幽光,那股可怕的威势,令得拳头表面的空间,都是轰然破碎!

砰!!

狼王毫不畏惧,同样是一爪子派出,雪白的长毛飘扬,像是火焰在燃烧,锋利如刀的狼爪,切割在拳头表面。

然而,在比拼肉身这方面,向来强横的魔兽,却是输给了暴怒出手的鹜护法。

阵阵凄厉的狼吼声响起,血光迸溅,冰冷的狼爪直接被崩断了,皮肉破碎,滚烫的血染红长毛,隐约间可以见到森森白骨。

冰霜龙狼王直接被轰飞出去,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天蛇帝都那厚重的城墙之上。

可怕的冲击力倾泻,坚固的城墙直接被砸碎了,一人一狼的身形狼狈地撞飞出去,在城外的山林之中犁出一道狰狞的沟壑。

碎木纷飞,泥土四溅,漫天烟尘之中,药灵胎紧咬牙关,颤巍巍站起来,极致的痛楚传来,感觉浑身骨骼都要撞碎了。

他看着从天而降的鹜护法,眼神凶厉至极,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夹杂着尘土的血水。

“那头讨人嫌的小狗已经废了吗?”

看着趴在泥土残叶之中,一动不动的狼王,鹜护法的心情很是美好,慢条斯理地俯视着下方:

“没错,就是这种愤怒而不甘心的眼神,杀死你这样未来无限的年轻炼药师,简直要让我兴奋到gao潮了,桀桀桀桀!”

无比变态的笑声在耳边响起,药灵胎的眼神几乎要杀人,没有犹豫,他直接取出青阳令:

“下辈子再见吧,杂碎!”

斗尊巅峰级别的威压瞬间爆发,天崩地裂,这片山林瞬间炸开了,成片的参天大树如同麦子般被收割,壮观无比。

“斗尊级别的力量?怎么可能?!!”

像是被握住脖子的鸡鸭,鹜护法血目一锁,发出一道惶恐至极的声音,心中瞬间陷入绝望之中。

他浑身黑雾完全爆发,遮天蔽日,想要冲破那山岳般的可怕威压毫不迟疑要远遁而去。

“龟帝三式,封天!”

就在这时,冰冷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鹜护法眼前,突然绽放出无比绚丽的星辰光华,美得让人沉沦。

星光封魂,再加上心神失守之下,鹜护法的灵魂和思想,直接是呆滞了片刻,连准备逃离的身躯都是僵硬起来。

虽然只要眨眼间的时间,鹜护法那磅礴的灵魂力量,便可以冲破星光封印,再度恢复意识。

但一直装作昏迷的雪叔,此刻却是豁然抬头,龙角之间光芒汇聚,再度爆发出一道可怕的能量光柱!

轰轰轰!!

像是一轮太阳在这里炸开,狼王所有的斗气都被压榨出来,龙角晶莹,一道道蛟龙般的寒气疯狂冲出,喷薄出璀璨至极的神光。

地动山摇,狼王面前的泥土直接湮灭了厚厚一层,鹜护法的身躯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击,直接炸碎了小半边身子。

可以清晰地看到,在那黑烟和斗篷之下,并非是血肉之躯,而是一个强大的灵魂体。

当能量光柱散去,此刻的鹜护法颇为凄惨,不仅半截魂体杂碎,整个灵魂体,更是淡薄地近乎透明,连那黑雾都只剩下可怜的一丝一缕,气势跌落到极致。

“小杂碎!你就等着我魂殿的追杀吧,天涯海角,我也要抽出你的灵魂,日日夜夜经受烈火焚烧!”

面对鹜护法的威胁,药灵胎掏了掏耳朵,手中青阳令牌光芒闪烁:“要不,再来一次?”

脸皮一颤,鹜护法目光凶厉至极地盯着他,像是要将他剥皮吞骨,药灵胎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有恃无恐。

“哼!小狗别嚣张,天蛇府注定会灭,没了佘鸿那老狗,我看这令牌用完之后,还有谁能庇护地了你!”

鹜护法显然是将药灵胎认成了天蛇府的人,恶狠狠抛下一句狠话,不在停留,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这里。

“雪叔,我们赶紧离开,帝都内魂殿高手不少!”

取出疗伤丹药给自己和狼王服下,即便头痛欲裂,七窍不断流血,被鹜护法的那强横的灵魂力反噬,药灵胎心神依旧没有丝毫松懈。

他看着不远处火光熊熊的天蛇帝都,面色无比凝重,心中有一种紧迫感。

“好!我们走!”

暖融融的药力在体内化开,经脉内,丝丝缕缕的斗气迅速恢复,狼王强忍着断腿处的疼痛,以斗气裹挟着药灵胎,飞速在山林之中穿梭着。

他们的速度很快,生怕鹜护法从帝都里再度带人前来,毕竟令牌只有一枚。

实际上,鹜护法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好在,就在一人一狼离开几分钟后,那笼罩了整座悬空山的魂殿大阵之上,突然爆发出汪洋一般的金光。

那竟然是一头龙蟒般的可怕古兽,虽然只是一道残影,但依旧有种裂天般的可怕气势,古老而磅礴。

伴随着龙蟒吐出一道硕大的金色光柱,顿时大片阵法炸开,连那片被魂殿封锁的空间,亦是被恐怖的波动撕裂。

数百道流光自阵法残**飞出,疯狂逃窜,全都是天蛇府的高手,几个闪烁,便是要消失在天边。

“魂殿所属,拦截这些余孽!全力出手!!”

九天尊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像是惊雷滚滚,天蛇帝都之内,所有魂殿护法都不得不听令,去拦截那些高手。

忍痛花费大代价,拉拢到两位护法的鹜鹰面色一黑,半透明的魂体一阵波动,怒火攻心,忍不住狠狠咒骂道:

“好运的小子!下次见面,本护法一定会将你剥皮抽筋,老夫这次,可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