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突围!】

“还好,我们处于阵法最外围,能解开!”

听到雪叔的声音,药灵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九天尊那嚣张的话语在耳边回荡,令得他面色一黑:

“难道因为佘鸿延寿的缘故,天蛇府依旧是西北大陆霸主,成为魂殿一统西北大陆的绊脚石,所以才提前发动计划?”

他回想着原著之中的剧情,狮冥宗联手魂殿在西北大陆掀起血雨腥风,应该是十几年后的剧情,那时候萧炎都去过天墓了。

果然,不能一直按着剧情去看待,因为自己的到来,未来会变得越来越不可知啊!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药灵胎嘴角满是苦涩,接连遇到魂殿出手,他真是倒霉催的。

雪叔的阵法造诣,不是一般的高,只见一枚枚晶莹的灵印飞出,宛如蝴蝶振翅,被他迅速融入阵法之中。

一道道漆黑的雾气,触手一般绞杀而来,携带可怕力量,但金色的雷霆炸开,至阳至刚,将这些雾气阻拦在外。

半刻钟时间过去,药灵胎颇为焦急地等待着,生怕被九天尊发现,心脏像是擂鼓般跳动,额头上满是冷汗。

以此同时,身后悬空山的战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无比激昂悠远的兽吼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像是要把这片天地吼碎。

佘鸿府主动用最后底牌了!

药灵胎心中一沉,因为这道突如其来的兽吼声,整座阵法顿时激荡不已,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像是要炸开了。

肉眼可见地,周围的雾气迅速消散,只见最外面,是一层黑色晶体般的薄膜,上面阵纹流转,将这片天地封锁。

“灵胎做好准备,我破开这处阵法时,会被布阵者察觉!”

狼王的声音回荡耳边,药灵胎面色一肃,浑身紧绷,做好了逃亡的准备。

咔嚓!

只听见一声玻璃破碎般的声响,数百道灵印如同蝴蝶般融入阵法之中。

霎时间,一道道狰狞裂痕遍布在阵法晶体之上,最终轰然破碎,炸裂出一人多高的缺口。

道道光束传来,那是久违的日光,如同剑一般刺穿这压抑的黑雾空间,药灵胎眼中闪过一抹决然:

“冲出去!”

龙翼若流光,风雪呼啸,狼王载着药灵胎,瞬息间自裂缝之中冲了出去,浑身斗气喷涌,像是燃烧起来,瞬间逃出了阵法的封锁!

高空之上罡风凛冽,拍在人脸上宛如刀割,冰凉的空气灌入耳鼻,几乎要把人浑身血液冻成冰块!

好在经脉内斗气翻涌,化作一道护罩,药灵胎才没有被冻死,他紧紧伏在狼王背上,抬头向下看去,入眼却是一片血腥。

昔日的天蛇帝都,在短短时间内,却是已经沦为一片地狱般的景象,到处都在厮杀,连皇宫都被点着,腾起一片狼烟。

依稀能看见,一名名笼罩在黑雾之中的魂殿护法出没,抬手间尸骨成山,在无情地收割着灵魂。

“不好!下面也有斗宗高手!”

药灵胎突然面色一变,却是下方的天蛇帝都之中,突然有一道诡异乌光冲出,直奔他们而来。

那是一团铺天盖地的黑雾,正是魂殿一位护法,磅礴的气势一股股激荡开来,修为赫然是让人惊悚的六星斗宗。

“哗啦啦!”

黑雾刚刚涌现,一道泛着幽深光泽的漆黑锁链,猛然自黑雾中爆射而出,像是一条恶蟒扑食。

铁链之尖,透着一点极为诡异的寒芒,锋利如刀刃,划破空气时,竟然爆发出尖锐的啸声,如同厉鬼嘶吼。

面对着破坏力惊人的魂链,狼王瞳孔之中一片冰寒,硕大的龙翼之上冰蓝色泽闪烁,天刀般狠狠斩击在锁链之上。

铛!!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魔兽那可怕的力量爆发开来,魂链直接被两片龙翼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龙翼之上冰蓝色的斗气绽放,一层厚厚的冰霜瞬间蔓延而出,释放出惊人低温,像是要冻结一切!

“桀桀!好强的小狗,竟然拥有龙血,想必灵魂的味道,尝起来一定不错!”

黑芒之中,沙哑刺耳的尖笑声传荡而出,只见在厚厚黑雾之中,黑色的能量顺着锁链暴涌而出,和那冰霜斗气狠狠碰撞。

两股可怕的斗气碰撞在一起,狂猛的劲风涟漪,自锁链中心爆发而出,周围的空气瞬间炸裂,像是一枚炸弹凭空炸开。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那股黑色斗气占据优势,直接是击溃了冰芒,瞬间重新掌控了黑色锁链。

哗啦啦的声音震天响,黑色铁链轻轻一震,顿时爆发出蛟龙一般都可怕力量,荡开龙翼,重新回归黑雾之中。

“真是可口的血脉啊,一想到那美妙的灵魂滋味,就忍不住流口水呢!”

阴恻恻的怪笑之声,像是鸦鸣一般嘶哑难听,在药灵胎凝重的注视下,黑雾一阵收缩波动,凝聚出一道浑身笼罩在黑烟之中的身影。

诡异的斗篷之下,一对殷红的眼瞳自深邃黑暗之中露出,冰冷而贪婪,漆黑的锁链碰撞,如同毒蛇般盘旋在他身边:

“能死在我鹜护法的手里,也不算是埋没你的血脉了!”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药灵胎面皮一抖,眼神怪异无比:“你是鹜鹰?”

“桀桀,竟然还有个小家伙,好鲜美的灵魂味道,竟然是个炼药师,真是让本护法大赚!”

鹜护法阴森地笑着,上下打量着药灵胎,凶残的眼睛之中带着满意:

“怎么,你听说过本护法的名头?”

当然听说过!

药灵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家伙现在不应该在云岚宗,帮助云山突破吗,竟然被他给碰上了。

“奇怪的小子,不过拿下你,直接搜魂便是!”

刺啦!

鹜护法直接动手了,手臂一抖,自身后突然冲出三条煞气弥漫的锁链,黑蟒一般暴掠而出,将一人一狼的退路尽数锁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