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初窥魂殿】

郭伏龙瞬间变身魂殿中人,这般诡异变化,哪怕是岸边的诸多炼药宗师,都不由得呆滞了片刻,更逞论是首当其冲的药灵胎。

“魂殿?怎么可能?!”

灵湖之畔,长生子一声嘶吼,目眦欲裂,浑身半圣气息毫不保留地席卷而出,却还是来不及。

阴冷而诡异的黑雾瞬间冲来,雾气翻涌间,一道黑影面目狰狞地看向药灵胎,双目噬血,冷笑连连,看面容与郭伏龙有七八分相似。

“桀桀!药灵胎,受死吧!”

哗啦啦的声响之中,一道道漆黑锁链爆射而出,宛如毒蛇一般划破天际,瞬间将龟甲射爆,似乎下一秒,就要洞穿药灵胎的血肉之躯。

铛——

冰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在郭伏龙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一道厚重无比的冰晶盾牌瞬间凝聚而出,挡下了这诡异阴狠的锁链。

咔嚓!

风雷大作,药灵胎毫不犹豫地向后爆射而出,雷光翼疯狂扇动,几乎化为一道残影。

“该死!没机会了!这家伙反应好快!”

没能杀死药灵胎,郭伏龙瞬间变色,毫不犹豫,捏碎了一道漆黑玉佩,顿时空间炸开,一道空间漩涡出现在这里。

没有任何迟疑,郭伏龙直接是冲入到空间漩涡之内,要离开小丹塔界。

“我丹塔,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长生子一声大喝,看到魂殿中人,瞬间双目血红,变得狂暴无比,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一掌拍出,瞬间风云变幻,天地间无穷能量汇聚,凝聚出一道数百丈庞大的手印,要将空间漩涡和郭伏龙同时拍成齑粉。

嗡嗡!

然而,令得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那道漆黑的空间漩涡轻轻嗡鸣,竟然向上释放出一片可怕乌光,挡下了半圣的一击。

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机,长生子心中盛怒,几乎咬牙切齿:“大天尊!!”

“没用的,这是我祖父炼制的,可挡斗圣一击,小丹塔大长老不在,没人拦得住我!”

谨慎地躲在空间漩涡之内,郭伏龙冷笑连连,毒蛇般阴冷的目光看向药灵胎:

“真可惜,这次没能杀了你,引起丹塔和药族敌对,不过你最好祈祷,这辈子不会再碰到我,不然,我还真想尝尝,帝族的灵魂有什么不同!”

看着嚣张无比地郭伏龙,药灵胎双目冰冷,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他一声大喝,瞬间取出青阳令:“长生子前辈,出手!”

轰的一声巨响,一轮青色的大日瞬间凌空出现,炽盛的高温绽放,几乎要焚尽这片天地苍穹。

于此同时,长生子也施展出了自己最可怕的斗技,打出一道朦胧光华,如同混沌一般色彩斑斓,像是在开天辟地。

两道无比可怕的攻击同时降临,几乎是瞬间而已,便是达到了空间漩涡承受的极限,咔嚓咔嚓响,似乎是要炸开。

“这种等级的攻击,快要到达极限了!”

郭伏龙面色瞬间大变,像是吃了个死孩子一般,一片铁青,他生怕两人再来一次这样的攻击,慌慌张张逃入漩涡深处。

然而,或许是因为濒临极限的原因,原本瞬间就可以完成的穿梭,却足足延长了数息。

终于,大半个身子都被空间漩涡吞入,就在郭伏龙忐忑的心情放下来时,一道冰冷喝声,却是如同九幽而来的低语声,让他瞬间跌入绝望之中。

“龟帝三式,封天!”

奇异的光华自眼前绽放,郭伏龙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便是看到一束星光般的光柱,自眼前炸开。

这些绚丽星辰光点,似乎是构成了一头神异至极的灵龟,龟甲之上仿佛容纳星河,美到了极致。

隐约间,一道沧桑而古老的龟吼之声,自他灵魂深处悠悠响起,像是穿越了万古岁月而来,接引众生灵魂归去。

随后,郭伏龙眼前一黑,灵魂相似被那无穷星光淹没,瞬间失去了意识。

看着被空间漩涡吞噬,身躯消失在眼前的郭伏龙,药灵胎的面色却是颇为平静。

他伸手一招,顿时虚空之中,数不尽的星辰光点绽放,凝聚出一道灵龟形状的封印,星光璀璨。

透过半透明的封印看去,只见在无数星光包裹之中,一道灵魂体静静沉睡着,正是郭伏龙。

“好霸道的魂技,无视空间距离,直接作用在对方灵魂之上,封印意识和魂体,这绝对是对付魂殿中人的杀手锏!”

药灵胎心中像是掀起了滔天大浪,震撼不已,比起前两式,封天当真是近乎升华般的招式。

尤其是魂殿之人,没有血肉之躯削弱星光,只是一团黑雾包裹着灵魂体,更容易被这一招所针对。

空间波动,长生子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这里,看到药灵胎手中的星光封印,眼中也是松了口气:

“灵胎,做得好,这种魂殿的小崽子,真让他逃了出去,可真是丢老夫的脸!”

微微笑了笑,药灵胎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灵魂深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眼前一黑,仰头栽了下去。

长生子眼疾手快,直接抓住药灵胎的身体,仔细检查一番,方才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灵魂力量过度使用,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抱着药灵胎,长生子踏空而行,宛如缩地成寸,一步便是来到了岸边。

看着有些惊愕和不知所措的郭长老,长生子的脸上,阴云汇聚:“这件事,必须严查!魂殿简直骑到我们丹塔头上来了!”

长长一声叹息,郭长老的身躯,像是苍老了数十岁,背脊直接佝偻下去:

“那就从我郭家查起吧,这件事,是老身的过错,老身自愿卸去小丹塔长老席位,听候大长老院仲裁。”

她乃是郭伏龙的姑奶奶,真的没想到,往日亲近的侄孙儿,却早已被人掉了包。

她穆然想起,郭伏龙三岁那年,其父母和一头八阶古蛟同归于尽,郭伏龙沐浴龙血侥幸存活,灵魂和血脉也发生了变异。

如今看来,这明显是魂殿之阴谋,在那时便以让人鸠占鹊巢,吞了郭伏龙本来的灵魂。

此时心中之悲痛,可想而知。

不仅是郭长老,其他的炼药宗师,心中也都是憋着一口气,丹塔何时被这样一个魂殿的小娃娃欺负过。

同时,他们的心中亦是有些发冷,魂殿的手段太高明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身边的至亲便是会换了个人。

“前辈,不如让我去灭了一个分殿,出了这口气!”

玄空子亦是沉声开口,浑身战意昂扬,胸中怒火中烧,不吐不快。

微微沉吟,长生子看着怀中昏迷过去的药灵胎,没有再迟疑:“唤回大长老,这次,和他魂殿斗一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