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灵魂争锋】

“镇阁身法,三千雷动?”

药灵胎微微一愣,没想到雷尊者动手还挺快,不过看样子也是吃了不小的亏。

“正是三千雷动,这斗技挺不错的。”

长生子轻轻点头,神色间似是带着不喜:

“这次风雷阁做的有些过,一连灭了数十个斗宗家族,地盘几乎扩大了一倍,那些家族逃脱的血脉,聚在一起耗尽最后家财,请了神偷盗了好几卷三千雷动。”

记载三千雷动的卷轴材质不凡,其中封印着雷尊者的一丝风雷之力,珍贵至极。

眼中带着一抹奇特光芒,药灵胎想到了什么:“这些卷轴,风雷阁追回来了吗?”

“风雷阁对外宣称是追回来了,但也不过是不想太丢人罢了,肯定有卷轴遗落在外。”

摇了摇头,长生子眼中的神色微微复杂:“那神偷名声不凡,丹塔的东西都盗过,那些卷轴,估计早就离开中州,被销赃了,风雷阁的名头,在中州之外可不太好使。”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道这卷轴,最后会便宜了哪个小子。”

轻声一笑,药灵胎心中忍不住浮想联翩,没想到,黑角域那卷三千雷动,源头竟然在这里。

当次日的清晨笼罩着丹塔山时,这座平日里略显冷清的山峰,却是一下子热闹了不少。

厚厚的云层被金色的日光撕裂,洒落在灵湖之上,光泽灿灿,氤氲沸腾。

许多炼药宗师将目光投向这里,不少人都知道,今天是药族来人和丹塔天骄比拼的日子。

这些老家伙心神微微恍惚,忍不住回想起二十年前,那道横扫中州所有同辈炼药师的孤傲身影。

药灵胎静静站在灵湖之畔,湖水荡起涟漪,数头色彩斑斓的灵鱼游动,这场比试,就定在了这里。

“灵胎,这东西你拿着,有静人心魂的作用。”

狼王走来,用斗气托着一块吊坠,上面符文闪烁如星,凝聚着一道静心阵法。

这一个月,狼王一直在参悟自己的血脉传承,对阵法一道,竟然有了不小的收获。

“多谢雪叔。”

眼角带着笑意,药灵胎接过吊坠,只觉得一股清凉气息传来,竟然作用不小。

“他们来了。”

长生子的身影突然出现,抬头望天,只见空间轻轻波动,一连数十道身影出现在这里,瞬息间降落在湖边。

药灵胎目光一扫,瞬间找到了自己的两位对手。

玄空子身畔,一道曼妙少女娇躯颀长,一身黑色衣裙,气质冷傲,肌肤如雪,脸颊精致地宛如瓷器般。

“你好,曹颍。”

黑裙少女伸出手来,颇为好奇地打量着药灵胎,凤目狭长,虽然还未长开,却也透着一股难言的慵懒和妖冶,媚骨天成。

“药灵胎。”

敛去眼底的一抹惊艳,药灵胎同样伸出手,一触即分,淡淡的香气缭绕鼻尖,颇为好闻。

药灵胎又看向郭长老身边,那里有一名身材中等,却颇为魁梧的少年,看起来比他大了一两岁。

最重要的是,那魁梧少年脸颊之上,竟然长着青黑色的龙鳞,一双眸子更是如同蛇一般的竖瞳,散发着浓郁的龙威。

魁梧少年的灵觉十分敏锐,直接转过头来和药灵胎对视,顿时一股凶兽般的煞气扑面而来:“郭伏龙。”

郭伏龙的目光极为可怕,蕴含着磅礴龙威,摄人心魄,一股狂风席卷而来,好似一头无形的蛟龙张牙舞爪。

刺啦!

药灵胎静静看着这一幕,那可怕龙威抵达他面前时,却像是布匹一般被斩成两半,连狂风都是消散于无形。

就像是在他面前,有一柄透明的剑刃,斩灭所有。

郭伏龙显然也没想到是这样的场景,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心中慎重,这是个劲敌。

“这家伙,竟然拥有蛟龙血,而且还是天生龙魂,不好对付!”

药灵胎安抚下体内腾腾跳动的寒螭灵焰,拳头轻握,看来是场龙争虎斗。

“咳,这场比试,点到为止,以和为贵。”

郭长老手中凤杖轻轻点地,取出三份古老卷轴,弥漫药香:“胜者,可获得三份八品丹方。”

即便是药灵胎,听到奖励这么丰厚,也不由得微微挑眉。

他祖上出过八品炼药师,千年积累,传承至今,手中也不过有五张八品丹方。

长生子笑呵呵地一挥袖袍,顿时一枚丹药落入灵湖,化作一头数尺长的肥硕金色鲤鱼,飞快游动着:“得此丹者,胜。”

轰——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片刻,三人瞬间动了,身形一晃,各施手段,要进行争抢。

咔嚓!

药灵胎驾驭雷光双翼,浑身缭绕金色雷霆,双翼一展,瞬间化作金色残影飞行了湖面之上。

他双目急速扫动,很快便是盯住了那条金色鲤鱼,在水下飞速游动着。

哗啦啦!

心念一动,药灵胎释放出磅礴的灵魂力量,化作一道大手,将一团湖水捞起,水中鲤鱼涌动。

“那是我的!”

然而,一道龙吟声传来,水面之下,一条完全由灵魂力量凝聚而出的蛟龙破水而出。

蛟龙甩尾,顿时一道道灵魂力化作利箭射出,将灵魂巨手洞穿,千疮百孔,湖水裹挟着鲤鱼重新掉落下去。

药灵胎目光一冷,扭头看去,只见郭伏龙踏水而来,身畔蛟龙魂魄盘旋,天生近水。

“咯咯,两位兄长仁慈,不如将这头鲤鱼送给小妹如何?”

曹颖踏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而来,脚下步步生莲,以灵魂力撑起身躯,玉手捋开额前一缕青丝,妖娆脸颊上的笑容愈发妩媚。

三人各施手段,静静悬浮在湖面之上,将金色鲤鱼围困在其中,所有人眼中都带着势在必得之色。

嘭!

毫无预兆,三股无形的灵魂力量狠狠碰撞,撞击之处,一道可怕的狂风瞬间席卷开来,狂风大作,哗哗作响。

周围的湖水瞬间炸开,扬起漫天水花,可怕的威压绽放在天地间,像是来源于灵魂深处。

那条金色鲤鱼直接被炸出了水面,肥硕的身躯蜿蜒起伏,在漫天晶莹的湖水之中,如梦如幻。

药灵胎紧紧盯着鲤鱼,双手猛然结印,那缭绕在其身躯周围的磅礴灵魂力量瞬间冲天而起。

“龟帝三式,覆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